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69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AFOX
Crawler | 2016-10-25 10:46:44

  同樣的城市,不一樣的心情。我和妻下了大巴,打的來到牡丹夫妻所在的小區。在車上遠遠就看到有一對夫妻模樣的兩人在小區門口等候,丹哥瘦高,戴著眼睛,丹姐比妻略微豐滿,也比妻高一些。下車與牡丹夫妻打了照面,丹哥有點放不開的樣子,跟之前的鵑哥,丁哥比起來有點欠缺經驗的感覺。丹姐倒是挺熱情,一路上跟妻和我都聊得很開。

    雖然我注意力常常被動的集中在她薄薄的毛衣裡包裹著的豐滿乳房上,但我還是被丹姐那張小臉給吸引住了,如果不是早已知道丹姐的年齡,她看上去還真像二十出頭的小姑娘,非常可愛。

    一路上丹哥沒說幾句話,但是態度很和藹,幫妻拎著我們帶過去的禮物,時不時和妻搭搭話,妻後來也說對丹哥印象不錯,斯斯文文的。而丹姐就不提了,後來在床上帶給我的驚喜是一波接著一波。很快我們就走進了牡丹夫妻的兩室一廳的新居,之所以說是新居,是因為他們入住也才半年,而我和妻是他們新居的第一對客人。

    居家和酒店的感覺很是不同,當我踏入牡丹夫妻的新居,一閃而過的是莫名的刺激,我似乎在窺探一個陌生家庭的隱私,牡丹夫妻家中每一件物品都讓我有新鮮感,甚至於家中的氣味,都與我家不同,似乎摻合著牡丹夫妻的體味,讓我這個陌生人激動不已。

    午飯時間,妻和丹姐把早已準備好的食材做了一餐美味。飯後我主動承擔了和丹姐洗碗的工作,特別告訴丹哥讓他和妻好好熟絡一下,丹哥挺不好意思的向我點了點頭,隨後就到客廳陪小小聊天去了,而我和丹姐在廚房卻也沒有浪費半點時間。

    手裡雖然洗著碗,我心裡想著怎樣和丹姐更快的熟悉。我不時將清洗好的碗碟遞給丹姐擦乾,在遞交的某一刻,我的手指總是不經意間觸碰到丹姐的手。雖然稍縱即逝,但那種讓人心癢癢的感覺總在我心頭纏繞,那一刻不知道丹姐有沒有體會到同樣的感受。最後一個碟子清洗完畢,當我交到丹姐手上時,忍不住主動出擊,另一隻手把丹姐伸過來接碟子的手輕輕握住,然後靜靜等待著丹姐的反應。

    丹姐對著我一陣壞笑,笑聲很輕,客廳裡的妻和丹哥正看著電視聊著天,完全沒有注意到廚房這兒正發生什麼事。

    放好餐具,收拾好廚房,此時我已從背後摟著丹姐的腰,嘴唇在丹姐耳邊摩擦。之前在攝像頭裡看不出丹姐是這麼熱情的人,直到剛才的第一次見面,我相信我的直覺,所以才在洗碗的時候搞了一點小動作。丹姐的回應讓我有了底氣,在接下來的活動中也讓我更加遊刃有餘。

    丹姐輕聲說:「不出去沒事嗎?他倆在外頭還等著呢。」,我沒有回答丹姐,只是摟著她靠到門邊偷偷的看了下廳裡的情況。

    幾分鐘前還在聊天看電視的兩人正在幹嘛呢?隨後的場景讓丹姐有些驚訝。

    妻在外邊已經和丹哥舌吻了起來,兩人摟抱的緊緊的,丹哥的眼鏡已經摘了下來放在一邊。丹哥的雙手揉搓著妻的後背,不時伸到妻的胸前隔著妻的毛衣,胸罩揉搓著妻的乳房。妻閉著眼,忘情的將舌頭和丹哥的舌頭糾纏著,不時被丹哥吮吸到口腔內。丹哥在妻的衣物外邊揉搓一陣以後,將手探入了妻的毛衣內,隔著貼身的內衣,似乎在撥弄著妻的乳頭。不一會,丹哥已將妻壓在身下,妻的腿纏到了丹哥的腿上,腰間,上下摩擦著,私處抵著丹哥的大腿,雙腿夾得緊緊的。

    丹哥完全忘記了廚房裡我和丹姐的存在,被小小挑逗得下體漲得鼓鼓的,雖然還穿戴整齊,但還是下意識的用腫脹的下體在妻的私處摩擦。

    其實這是我和妻在來的高速大巴上早已商量設計好的場景,一方面是讓我們能佔據主導,一方面也讓妻盡情的發揮魅力。這樣的方式,在以後的交換活動中屢試不爽。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雖然是設計好的場景,但我還是被刺激得不行。褲子裡的陰莖迅速勃起,硬生生的抵到了緊貼著我下體的丹姐的屁股。丹姐察覺到我褲子裡的異樣,轉頭瞪了我一眼。我也不客氣,把丹姐摟著離開門邊,來到廚房的一角。

    丹姐的屁股仍然緊貼著我的下體,不時的扭動著,我雙手在丹姐的胸前一刻不停的按摩著,雖說隔著衣物和內衣,手掌仍然能感受到丹姐乳房的豐滿,柔軟,無比碩大愉悅的手感比鵑姐有過之而無不及。就這樣,我一隻手在丹姐的胸前肆掠,一隻手探到她私處搗亂。丹姐穿的是貼身有點彈性材質的褲子,私處的內褲幾乎都被勾勒出了線條。我的手指就在她陰唇部擠壓,揉弄,感受著丹姐雙腿間的燥熱和不安。

    丹姐在我雙手的挑弄下,全身緊緊的貼著我不停的扭動,在她回頭時,我的唇和丹姐的櫻桃小口結合在一起。丹姐的舌尖開始還有點閃爍,躲著我的舌頭,在她下體,我的手指的更加用力的刺激下,她的舌尖也漸漸放棄了抵抗,在我的口裡主動攪動著我的舌尖,品嚐著一個陌生男人的唾液。

    也許是得到了丹姐的默許,我更加得寸進尺,將一隻手探到了丹姐的內褲裡,中指很快就與丹姐的兩片陰唇親密接觸,更深入,丹姐的下體已經開始分泌體液,如果此時剝掉丹姐的下半身外物,伸出我的中指,上邊一定還有丹姐陰道的淫液,或許正牽絲都說不定。

    可惜我沒有第三隻手能把丹姐剝個精光,我另一隻手還在丹姐溫暖的乳房上依偎著,不時還和丹姐的乳頭調著情。丹姐眼神迷離,全身心沈浸在我的手和嘴帶給她的愉悅中。就這樣玩弄著丹姐的肉體,我下體的陰莖幾乎都要噴發了,因為廳裡已經傳來妻淫叫的聲音,呻吟不斷,我和丹姐都知道,此時此刻,丹哥的陰莖已經在小小濕漉漉的陰道內抽插起來。

    我在丹姐的耳邊向她懇請,希望她用口幫我釋放下下體的慾望。或許是廳裡妻的呻吟聲刺激到丹姐,又或許是丹哥正抽插著小小,讓丹姐有少許的補償心理。

    丹姐蹲下身,拉開了我下身的拉鏈,當她用手從我的內褲裡抽出我硬得發亮的陰莖時,我似乎看到丹姐的眼裡有種別樣的眼神,欣喜又帶著慾望,直到後來從小小口中,我才得知那時的丹姐的眼神別有異樣的原因。

    客廳裡妻的淫叫聲已經停止,但廚房裡我的喘息聲才剛剛開始。我俯視著自己的下體,粗大的陰莖在丹姐的口裡進進出出,每一次進入,都深深的抵到丹姐的喉嚨,每一次抽出,都伴著丹姐口腔裡滿滿的唾液。

    丹姐一隻手按摩著我的睪丸,一隻手沾著她依附在我陰莖上的唾液,套弄著我堅硬的肉棒,我的陰莖能明確的感受到丹姐五根手指緊握的力量,伴隨著丹姐口腔的壓迫感,我的陰莖享受著無比的興奮,似乎比在小小陰道內還舒服。我已陷入丹姐高超的口技帶來的快感中,沒有去多想客廳裡的妻的呻吟聲的停止的原因。

    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在丹姐某一次深喉時,我的手下意識的給陰莖多套弄了兩下,一股白色的精液情不自禁的全都噴射到了丹姐的口中,高潮時的興奮,讓我沒有時間考慮就這樣在丹姐口中爆發是否得當,但高潮過後我立馬覺得不對勁,平日裡習慣在妻口內射精,此時竟忘了,我的陰莖在陌生女人的嘴裡。

    丹姐再一次讓我有了驚喜,還在我考慮口爆的行為是否得當時,丹姐已經將我射在她口中的精液吐在了手心上。一邊用嘴包裹著我還略顯興奮的陰莖,繼續吮吸著,將最後一滴精液都壓榨出來,用舌尖清理得乾乾淨淨。

    「完美的口技!」,我不禁自發的感嘆,我都不知道這時候的讚美會不會有些尷尬,丹姐仍然是一臉壞笑,嘴裡念叨著什麼,我沒有聽清。她直起身,在我耳邊呢喃:「等下該你幹活了!」。

    丹姐在一旁洗手,而我剛才高潮的餘波還未過去,丹姐之前的那句話又讓我的手指蠢蠢欲動,忍不住將手伸到她內褲裡,三個手指頭在她陰唇部按揉,中指直直插入她陰道內感受她肉壁的蠕動。

    此時,丹姐的私處氾濫成災,我感覺還可以再順利插入一根,於是又將食指插到她的陰道內,中指和食指毫無阻力,穿過她陰道口在陰道內撩撥著,我以為這樣能讓丹姐感覺更舒服,沒想到在我摳弄一陣後,丹姐突然轉頭告訴我:「再多一根!」,我不得不將無名指也順勢插了進去。

    此時,我能清楚的感覺到三根手指頭將丹姐的陰道撐的開開的,她的陰道內壁被我的手指不停的摳弄,蠕動得更加劇烈。淫液似乎止不住的從陰道內流出,順著我的手指,將我整手弄得都是丹姐私處的體液。

    我的手指正在丹姐的陰道內摳弄得起勁,客廳裡傳來妻的呼喚:「洗碗洗到什麼時候啊?」,這是妻的暗號,表示我可以出去「接頭」了。我依依不捨的抽出沾滿丹姐淫液的手指,丹姐嬌嗔的哼了一聲,似乎接下來還有更多事情要發生,這不禁讓我想起包裡的那兩件小玩意兒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