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科學幻想]

變態檔案

[複製連接]
查看: 234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菲菲不給入
Crawler | 2016-10-2 19:19:19

  第一話

  我現在要說的是一段親身的經驗,那是我大學時期所發生的事情。

  我有一個同班朋友,但不是很要好的那一種。他叫唯文,一向來我都覺得他的為人有些不大對勁,但又說不出來是什麼。直到那一天,因為學校裡分配的作業跟他同組,便到他家裡商議功課,也就在那時,跟他和他的女友有了進一步的相識和瞭解。而那之後,再經歷過了一番奇艷的遭遇,我才逐漸地發掘出倒底是怎麼地一回事…

  原來唯文是個變態狂,從小由於經常偷窺母親和別的男人偷情,漸漸地就在精神上出了狀況。當然這在平常生活上,是完全看不出來的。

  他的女友海媚,是個人見人愛的辣妹,好像只有十六歲多。她是屬於那一種看到就想「幹」她類型的淫樣蕩娃;尤其是她右唇上的那一顆小黑志,配上一頭染得金黃髮亮的短髮,令她看起來性感萬分啊!

  唯文的變態檔案就是喜歡看到自己的女友被別人調戲。那種淫景似乎可以令得他異常興奮!他平常就常要海媚穿得暴露,越露骨越好,似乎還恨不得她可以完全裸露給所有的男人看,更希望有人敢大著膽子去非禮她、吃吃她的豆腐,甚至於強姦她呢!

  好了,廢話不再多說,就聽我娓娓道盡以下我和他們的一段經歷…

  ======================================================第二話

  這一天,唯文地第一次約了我到他家去商量作業,亦也是我第一次見到了海媚。

  當時唯文和我就在他那大得驚人的房間裡,面對面地坐在書桌旁討論著我們各自對這次作業的基本概念。而穿著超迷你短裙的海媚,則背躺在唯文的睡床上,翹叉起了二郎腿,正看著娛樂雜誌。

  坐在斜對面的我,禁不住時不時地窺瞄著海媚,嘗試偷視那高高翹起的大腿之間露出的小內褲。我似乎隱約望見有幾根黑卷的幼嫩陰毛,竟外露出她內褲沿邊,令得我的老二頓時勃起,緊迫壓抑在我褲子裡頭,好不痛苦啊!

  我恍恍惚惚的神情,顯然都被唯文看在眼裡。就在我又把雙珠凝神窺視著海媚雙腿之間的時後,唯文突然伸過手掌來,重重地地推了我的肩膀一下,驚嚇得我差一點就跌落在地下。

  我回神一定,以為唯文準會因而呵斥我一番。然而。只見他竟然笑嘻嘻地,正以一付不知如何形容的陰異笑臉燈視著我。

  「哈…瞧你看得那麼辛苦,過去啊…不如把頭擺到我馬子那兒,仔細地看個爽吧!」唯文站了起來推了推我一下,嘻皮笑臉對著我說道。

  我一時愣呆著了。不知唯文的話是在取笑我,還是故意地說著反話來諷刺我。而原來躺著的海媚,也在這時放下了手中的哪本雜誌,交叉著雙腳坐起在床上,眼瞪瞪地望過來,嘴角邊也帶著詭意微笑。

  我原想開口對自己剛才那不禮貌的舉動道歉,沒想到竟然聽到唯文笑著對海媚說道。

  「阿媚…就拉下妳的小褲褲,讓阿慶哥哥仔細地瞧一瞧嘛!你沒看到他剛才的那個模樣,好像想要把妳給幹了似地…嘻嘻…」

  海媚聽了,便把上半身倒躺在床上,然後雙膝略�起一彎,伸手就把小內褲一拉而脫,根著還居然把兩腿張得開開地,肥嫩潤紅的穴戶因此完全地呈現於我的面前。這舉動簡直把我給驚楞住了,張大著口卻也說不出半句話來,眼光只一直地盯住在海媚的下體部份…

  「怎樣啊?還不錯吧!去啊…向前去瞧個清楚啦!」唯文又催促著。

  我還搞不清楚這倒底是怎麼一會事。在猶豫之際,唯文竟溜到了我的身後,並大力地以雙掌使勁往我背部一推,促使得我跌跌撞撞地,跪趴在那床尾的邊沿…

  我舉頭一瞧,那美得發蕩的潤紅嫩穴就在我眼前,離我的顏面還不到兩尺呢!然而,海媚此刻竟然還慢條地移動著屁股兒,把陰穴擺到了我的眼前,令得我心跳急增,身體內的血都熱得幾乎沸騰起來。

  我此刻好像還嗅到了自那穴縫中飄發出來的浪味。那是一股我熟悉的女性體臭,但這時卻只感到芬芳萬分,令得我春心蕩漾,下體的老二勃得越來越膨脹,還緊壓著內褲,迫拉著我的鳥毛,疼得我不禁地伸下手去調整了一下。

  我不敢隨便的行動,只呆楞趴躺在那兒,瞪大著眼珠凝視著那穴縫之間。海媚的下體,連毛都還未完全長成呢!那嫩芽似的幼毛,好圈、好柔,美得我想就這樣地一直看下去啊!

  然而,我的理智沒不久便歸回到了我的腦袋瓜裡。我仔細一想,此時在唯文的面前如此看著他的女友那兒,怎說都覺得不太對勁。當我正想準備爬起身來時,右手居然被唯文緊抓著,我想是他開始發猋,想揍打我一頓了吧?

  意外地,唯文竟然是揮移我的手前去觸動著他女友那肥嫩的外淫唇!他跟著還罵了一聲,叫我別那麼地拘束和安份,並鬆開了我的手,促使我自己主動地去撫摸海媚的大腿內側和嫩綠桃源。

  我見他說得很誠懇,一點也不像是開玩笑,而海媚也特意地把潤穴更推近我的眼前,口中還「嗯嗯」地發出微細的浪浪呻吟聲。我也就壯起了膽子,開始不斷地撫摸。還把食指探入海媚的穴縫裡去。她那兒好濕,手指一插即刻溜滑而入。在活動著手指時,我幾乎可以感覺到她裡邊壁肉的潤濕和壓迫程度。

  「去啊!也去抱抱她嘛?讓阿媚也感覺一下你的體溫啊…別那麼地沒有情趣啦!快…脫去那身衣服吧!」唯文像個指導官似地,在一邊指手劃腳,並吩咐著我,說道。

  我再也不去想那麼多了,就乾脆聽著唯文的話;他說什麼,我就照做什麼!於是沒兩下子,就把身體上的衣服脫得只剩下一條內褲,然後衝上床去一把擁抱著海媚。

  好柔軟的身軀啊!我一邊撫摸著她、一邊情不自禁地猛吻她的臉蛋。我似乎看到唯文點了點頭微笑著,好像是在讚賞我的主動。這更加激發了我的信心,認定是他在鼓勵我,並儘量地為所欲為…

  ======================================================第三話

  我摟抱著海媚、親著她。我的手順勢撫摸她的木瓜似的胸脯。唯文此時也湊了進來,配合我的行動,也伸手過來撩弄著海媚的潤穴。我們倆一上一下,令得海媚極度呻吟,陣陣的「嗯嗯」細聲不斷地傳出自她那浪潤的嘴唇。

  唯文這女友最優秀的地方就是她那完美的巨大胸部。我一邊溫柔地撫握著那兩顆大肉球、一邊悠悠地舔著她的乳暈吸啜著她硬挺的奶頭,並慢慢地享受著…

  沒過多久,唯文便遞過嘴來,對我說海媚最喜歡人吻弄她的下體,只要被親啜了陰蒂,她就會有高潮而興奮起來,一定會瘋狂地想立即作愛的。說著,唯文便退了過去床邊的一張小沙發上坐著,並握起拳頭頂著下巴,凝神望著床上的我和海媚。

  我這時再也不諱忌唯文了。我把嘴舌猛往海媚的潤穴一送,有如靈蛇吐信一般,長舌不停來來去去地舔弄著她的陰蒂和陰唇縫隙內的嫩滑肉壁。一陣陣的「喔喔」呻吟聲立即自她嘴中哼出,淫浪愛液有如潮水般地一波隨著一波湧出,灑得我滿嘴都是黏液。

  「啊喲!喂,別再弄了,快放進去!我…我受不了啦…嗯嗯…嗯…」海媚一邊拍打著我的頭頂、一邊呻吟哀求道。

  我倒也很聽話,就直照這小淫娃的要求,挺著我的大龜頭使勁地往她濕潤潤的小縫隙中一擠,便順心地滑進她的陰壁裡頭。她此時立即有了很大的反應,那滑滑的肉壁把我給夾得好緊,一種說不出的快感直湧上我的背骨裡去。

  海媚一點也不放鬆,屁股奮力地搖晃頂上,使我不得不更加賣力地抽插著。我們倆一來一往,簡直就像是以命在相拚,互相瘋狂地衝擊、呼聲浪叫著,激弄得在一旁觀望的唯文也不禁地掏出自己那短小的肉腸,眼珠紅瞪瞪地打起手槍來…

  我激昂地戳、我奮力地幹,在這短短的十多分鐘內就已經令得海媚達到三次以上的高潮,所以一直聽到她急促的浪叫聲,和她下身那美妙洞穴裡射灑出來的熱濃濃愛液。

  「不行啦…我不行了啦!啊…啊啊…又…又要射了!不…不要停…不要停…加勁…加…加…對!就這樣用力戳…啊啊…好舒服…好…好爽啊!喔…喔喔…喔喔喔…來了…來了…」海媚一邊哭喊著、一邊瘋狂地搖擺著全身,還咬著我手臂,簡直像個瘋婆娘。

  因為我們的衝勁,床頭的隔板直撞到了牆壁,所以聲音變的更為地誇張,可是我又不想去阻止,因為這衝撞聲令得我們倆更加地激奮。我知道唯文也是一樣,因為他這時已經彆得忍受不住,靠了過來…

  只見唯文微妙地調整了一下我和海媚的姿勢,改為我在下,而海媚在上。唯文要海媚彎下著上身去緊抱我,繼續地搖著小屁股和我戳幹。而他自己就半跪半蹲地貼靠在海媚身後,然後用手把海媚的屁眼洞一撥,就頂著小小但堅硬的龜頭往她後庭裡插入!

  在這一剎那間,我可以感覺到海媚的下身肌肉急勁地緊縮著,壓迫得我的粗大肉棒幾乎都成了肉餅,這股慾仙慾死的快感隨著唯文在她屁眼兒裡的活動而一再地提昇,爽得我雙眼都翻了白,只半張著嘴在那哼哼呻吟著…

  房間內的冷氣機此時似乎發揮不出它的功能,我的身上開始在流著熱汗,而海媚的汗水也一滴滴地,自她的臉下巴點落在我嘴唇上。那帶有一點鹹鹹味道的汗水滴,更是激發出我的野性,令我百分百地完全潑出去了,雙手緊緊地按著海媚的屁股往下壓,而大屌就死命地往上頂去,每一次的戳插都直入花心,頂到她子宮的最深處,每一回都刺激著她的G點。

  海媚此刻完全崩潰了,我可感覺到她身軀的每一吋肌肉,除了那下身被前後兩根大小肉棍戳插的洞洞,其餘的都已經鬆懈了下來。海媚無助地任由我和唯文把她夾在中間,不停地上下進攻。她的呻吟聲亦是越來越小,我想可能是已經累得發不出聲了吧!

  這時我們三人都是汗流浹背了,床單更是濕得一大塊,也不知是汗水或是海媚的濤濤淫水所致。等約莫五分鐘後,唯文狂呼了一聲,不久便仰身退去,坐回到原來的那個小沙發上,呼呼地喘著氣。

  我和海媚也在唯文退出的那一刻,更自由地狂歡擺動,不久兩人也在同一時間內狂洩了!我那熱騰騰的精液,沖射著她那一波隨著一波而出的愛液。兩股精液混淆在一起,自海媚的陰溝中緩緩流出,剎是令我瞧得溫馨感動,不斷地在海媚耳邊讚美著她的激情。如過不是嫌那淫液汙穢,我還真想把嘴靠過去她陰唇親吻一下呢!

  然而海媚卻一點也不忌諱,只見她把一彎過身,就為我舔啜我那逐漸軟化下來的老二,真的是令我感動到幾乎脫口說出聲「我好愛你!」然而,看到在一邊淫淫笑著的唯文,我還是忍了下來沒說什麼,只以感激的眼光與海媚相對…

  ======================================================第四話

  在那之後,我日以繼夜地都在回想著這事件。唯文卻是和往常一樣處態自然。在學校裡見到他時,他幾乎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似地,什麼也沒提起。我從他臉上根本就看不出一個究竟…

  這一天,也即是事件發生的四天後。上完最後一課後,我便拖著疲憊沈悶的腦袋瓜,慢步行到校園後的機車停放處,正準備拿取我的車子時,竟然驚詫地瞧見海媚正在一邊蹲著,並在四處張望著。

  「嗯,妳…妳好!在等唯文嗎?他…好像還早我出來嘿!妳…沒碰見他嗎?」我不知該說些什麼,就糊亂地找了個話題。

  「嘻嘻,有啊!我剛剛就躲在一旁目送他從側門騎機車出去嘛…不過我沒讓他瞧見我…」海媚一看是我,便連忙拍拍屁股站起了身來,然後伸出手往右邊出口指著,並露出可愛非常的笑臉,對我說道。

  「那妳來這兒?嘻嘻…該不會是專門等我的吧?」我開玩笑地問道。

  「當然啦!人家…人家好想…好想你啊!」沒想到海媚居然會吐出這麼的一句話來。

  我頓時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傻呆呆地愣在我的機車旁…

  老實說,我一聽到她那舒服嬌喘的聲音,整個人就覺得真的好爽。只見她時而笑、時而嘟著小嘴的表情,精神都沸騰了起來,先前的疲憊即時一掃而空。在海媚的面前,我完全無法自拔。浸淫在我腦海浬的儘是那一段令我最HIGH的好時光。

  海媚頓時眼珠打了個滾,什麼也不再說,毅然地握著我手臂一拉,兩人都坐上了機車。

  「走,到我家去!今天那…那裡沒人,你想怎麼樣都行!」坐在我身後的海媚,突然在我耳邊輕哼了一句挑逗的話來。

  我悶騷的心跳開始急促起來,立即把機車的速度開到最快,依照海媚的指示而快速地駕駛到她家去。

  海媚的家是在一座十層舊樓的三房式房屋。那裡面的家具擺設都很簡便,反而是海媚自己的小房間裡,佈置得非常精緻,儘是掛一些可愛華麗的小裝飾。

  在這炎熱天,穿了一件牛仔短褲、中空小可愛的海媚,實在是個令人淫蕩饑渴的小辣妹。她放浪行骸,對性的態度也是異常狂熱,我敢保證說任何的男人只要瞧見她,老二肯定會硬起來,血液久久不褪。

  這小妮子,一走進房裡就立即躺在自己的床上。她合起了眼靜靜躺著的樣子真的是十分迷人,令我我忍不住地去親她的臉,但是她全無反應。我便大著膽吻她的嘴唇,這次海媚開始有些反應了。只聽她「唔唔」的呻吟聲,我便再度熱吻她,而且還將舌頭伸入她的嘴內撩撥…

  突然,我覺得兩股間有東西在遊移,睜眼往下瞄去,原來是海媚的手正在拉開我的拉鍊,滿臉淫蕩饑渴的死命地盯著我的小弟弟,似乎急迫地需要我的肉棒。當然,性對我而言,是多多益善的,反正這幾天精子已經存得用之不盡,放著也會不新鮮,就清出幾天的存貨吧!

  我的手也開始伸入她的裙子內探索,觸摸她的小內褲時,發覺那裡已經濕潤起來了,而且她的全身也起了輕微的郁動。此時的海媚已經被我挑逗得而動情起來,忍不住地擁抱著我,並一邊為我脫掉衣褲,跟著也把自己脫個清光。

  我輕撫她肥大的乳房、含著她的乳頭吸吮,而且不時用舌尖繞圈子。海媚則用她輕巧的小手一直套弄著我那早已堅硬如鐵的陽具,還時不時地以我紅腫的大龜頭去摩擦她陰道口濕潤滑滑的陰唇。

  沒過多久,我便轉移目標往下吻。我的舌頭不停地舐她的陰核,而且不時地鑽入陰道內撩撥。海媚陰道的分泌越來越多,我看是時候了,便毫不猶豫地將大雞巴插入她那緊窄的陰道、並激情地擁吻她…

  在我狂妄戳插她的潤穴之際,海媚還把雙腿高高�起,以配合我的動作。她似乎很享受這造愛的樂趣,所以表現得非常之熱情。我用上九淺一深的方法,令得她高潮突起、不停地呻吟喚叫著。到了後來竟然還騎在我的身上搖縱,令我們同時到達了頂蜂。

  海媚緊緊地擁著我,而我那濃濃的精液亦噴射入她的陰道內。她這時更加興奮地擁吻我、還咬疼了我乾燥的嘴唇,流出了少許的血絲。然而,這更加使我為之瘋狂,還未等老二完全軟化,便又提起它往海媚的口中送去。

  那天,我們幹了一回又一回,海媚幾乎把我的精液都抽乾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第五話

  自那之後,海媚便常常背著唯文與我見面。

  記得有一次,我在校園圖書館內的一個小角落K書,海媚不知如何地竟也找到了來。她在我旁邊一坐下後,就伸手下來按壓著我的老二,並不停地揉撫它。她這大膽動作的確很冒險,但卻頓時令我內心的慾望高張,也顧不了那麼多了,便於圖書館的座位上彼此愛撫起來…

  當我的手伸進海媚的內褲,便碰到了一大片黏滑液體,原來海媚已經濕了好久,我的拇指輕撫著她勃起的陰蒂,中指則慢慢抽送在她的濕滑緊穴中。我的手掌,沾滿了又濕又滑卻略帶腥味的體液,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真是刺激啊!

  其實,在這小角落除了我這一桌,還有另外一張桌子,也是坐有人在K書。當我的手繼續刺激著海媚的陰蒂與陰道時,竟沒留意促使得海媚的呼吸聲過於急促,而引起了前桌那三位女生的注意。看她們不時地互相私語,並時不時地往我們這邊瞄望。我怕會出狀況,只好暫停下動作,示意海媚也自我控制一下,否則在公共圖書館一旦被發現而提訴,就算是一對情侶,仍會吃上妨害風化的官司的。

  「你怎那麼膽小啊?什麼都不敢嘗試,怕東又怕西,一點刺激感都沒有,我真是看錯你了!」海媚突然發起了脾氣,黑著臉頂了我一句。

  可能是她習慣了唯文平時的變態行為,專門喜歡嘗試一些刺激危險的玩樂方式。我連忙靠過去,並美言地道歉了幾句,說待會兒一定會再讓她爽個夠的!

  「待什麼會兒?我現在就要!來…她們看就讓她們看個夠啦!咱倆就在這兒秀給大家看,我想這感覺一定會刺激得飛上天的!來…快…」海媚說著,竟然就站起身,一屁股趴坐到了我的大腿膝部上來。

  我頓時傻了眼,沒想到海媚竟敢公然地在這纏綿禁地如此亂來。她還迫不及待地扯上了自己的小可愛,裡邊如往常般,沒穿胸罩。頓時之間,那豐挺的雙峰一下子便彈了出來。海媚立即抓起了我的手,往自己的胸乳前猛按壓著。

  我真的完全亂了分吋,像個失了魂的白癡呆楞坐在那兒,根本就不知該如何是好!海媚此刻還搖擺起潤圓的屁股來,把我的老二給摩擦得疼痛極了,但也開始硬挺膨脹了起來。

  海媚當然也感覺到了我老二的變化,她就有如餓瘋了的母狼一般,翻開短裙將自己的小內褲往下一拉,然而急速、熟練地拉開我褲頭的拉鏈,握引著我那高高勃起的肉棍,便往自個兒的潤穴裡塞入。

  由於姿勢的不便,只瞧海媚試了好幾下,才終於使膨脹脹的大肉棍全然地滑入了那淫水充沛的潤穴內。我這時也鬼迷心竅地失去了理智,完全無法自我,竟然也荒唐起來,儘所能地側過頭去吸允著海媚的硬挺乳頭,還恨不得此時我有兩個嘴巴,能一口氣將她的兩個奶子,全部都吞下去。

  我堅信此時的舉動,已經驚動了前桌的那三個女生。本來只有一個是面對著我,其餘兩人是背著的,然而,不知從何時起,另兩人竟然也移了位,都是處於可望到我們的位置…

  海媚此時恍惚地半閉著雙眼,翻白的眼珠子更勾起我無限的性慾。我的嘴不停地遊走在海媚的唇間與雙乳,我的大屌更加馬不停蹄地繼續它的任務,時而間斷、時而持續,戳弄得海媚已充血飽漲的兩片花瓣幾乎都翻了開來!

  突然間,我感到下體有一點點黏濃濃的感覺,低都望去,原來是海媚的月經來了,竟還沾黏到我的老二上。難怪她今天特別潑辣、火爆,原來是大姨媽來訪。然而,海媚似乎沒有發覺,完全耽溺在那戳抽中的餘韻。她還似乎因此而得到了加倍的快感…

  等她高潮之後,我便在她耳邊悄悄地說了月經的事。她忙低頭一看,然後「噗」的一聲笑了開來。

  「嘻嘻,安啦!來…讓我來為你舔乾淨它!」

  她話還未說完,就已經蹲了下去。只見她掏握著於褲中的硬屌,然後將肉棒整根含住,並開始為我吹奏出人世間最悅耳的直笛樂曲。我望著蹲跪在地上的海媚,隨著我的肉屌在她嘴唇間滑行,她嘴角邊便留下了一絲絲略帶腥紅的液體。沒想到海媚竟然連自己的月經血也敢吸吃入肚!

  此時,我可清楚地看到那前桌的三個女生。她們雖然拿著書本擋著臉面,但從她們時不時地側眼偷窺,我知道我和海媚的好事已經完全看在她們的眼裡。看到她們到至今都沒有什麼動靜,我知道她們是絕不會去舉報我的,更使我放心地為所欲為。

  其實,海媚說得很對。這樣公然的偷偷戳幹真的感覺不錯!全身的神經線都繃得緊緊的,刺激得熱衷血液直衝腦袋瓜。還有就是在那前桌的三個少女偷窺的目光之下,更激發得我昇起了一種野性的自豪!

  我的肉棍頓時間被她舔得泛成淡紅色,龜頭則亮亮發光。雖然老二已經被舔淨,然而海媚還是繼續地為我口交。看著她露出享受的表情,我也突然地奮起了高潮臨前的快感。

  不久,一股暖流便隨著我的脊髓順勢而下,我知道自己將要射精了。然而,此刻在數女的窺目下,我好想再多玩一下。於是,我立即讓海媚的嘴先離開我老二,然後倒吸了幾口氣,才逐漸感到腰脊的刺激感不再那麼地強烈。

  然而。此時海媚的表情彷彿像是一個貪吃糖果的小孩。霎時間,心愛的糖果被人奪去,好生失望的樣子,頗令人發噱。於是我叫海媚站起身來,上身靠貼在桌上,張開雙腿,兩手扶在桌旁兩側。我也站了起來,手中握著我的飽漲警棍,狂妄地在這公共場所的一個角落中,採探海媚飄散發情氣味的潤濕淫穴…

  我此時似個變態魔,毫不客氣地用我的硬屌,直搗海媚的桃花源,似乎想把她那淫窟給戳破來的。

  海媚被我的熱肉棒磨蹭到淫水與經血又開始直流,雖然看起來有點噁心,但卻有激情的作用。連那前桌的三位女生也看得放下了書本和矜持,六顆眼珠目不轉睛地望了過來,凝視著我倆做著好事。

  我又感覺到高潮即將來臨,並繼續快速地抽送我的肉棒,「啪答、啪答」的節奏,響徹整個角落間。我一邊幹著海媚、一邊注意前桌的三位純純美少女,還不時向她們目送秋波,挑逗得她們的臉蛋都紅得有如玫瑰般似地,呼吸也急促了起來,直咬著嘴唇邊沿…

  此時,我的忍耐已到臨界點,一股熱燙腥濃的白稠精液,毫不保留地奔向海媚的子宮,我則貪戀著短暫卻激昂的高潮,繼續用我為軟的肉棒,前後頂弄著海媚的陰道,直到我的硬屌幻化成一條死蛇,我才心滿意足地離開海媚的浪穴。

  之後,海媚滿臉歡笑地熱吻了我,然後才帶著輕飄飄的步伐往圖書館出口處走去。頓時,這小角落只留下心緒久久無法平靜的我,和那三位目瞪口呆的美少女不停的竊竊私語聲…

  ======================================================第六話

  和海媚鬼混了一段期間,我開始略感到海媚的陰道不若以前的緊實,淫水的分泌量也不若以往氾濫。而我在上廁所時,也時不時地感到尿道一陣灼痛,為了安全起見,我乖乖地跑了一趟泌尿科求診,醫生竟然告訴我是中標了,但幸好提早求於診治,只處於病症發前期,打了針、吃過藥後便無大礙了。

  經過這一次得教訓後,我再也不敢與海媚做愛。我找了她出來談論,她這才一五一十地向我懺悔她的風流韻事。原來海媚除了跟唯文和我之外,還不改其淫娃的本色,像個花蝴蝶似地翩然飛舞在花叢間,到處玩著風流的遊戲,和無數男孩們有過肉體的接觸。因此,才會不幸地惹上這一身性病。

  我勸導她得馬上也到診料院去加以求助。而那之後,便和她失去了聯絡。我偶爾也問起唯文,只聽他吱吱唔唔地,也說不出個究竟。

  後來,我在海媚家附近的醫院碰巧遇到了她。當時,略微消瘦的海媚帶著墨鏡,正緩步地步出醫院門口。她見到我時也大吃了一驚,原來愛慕虛榮的海媚現在竟然當起了酒店的公關小姐。雖然她最初的病況已經醫好,但由於肆無忌憚地內外場兼做,一方面是為了酬勞高,另一方面可滿足她滿腔無處宣洩的性慾,期間便又惹上了各種類的性病症,弄得身子越來越差,還得常常來醫院檢查。

  她向我坦承了之後,便籍說自己還有些事,得先走一步。

  這海媚也真是可憐,如此的俏美可愛,當上公關小姐時都還沒到十八歲呢!唉,只希望現今光怪陸離的男女亂象,能有撥亂反正的一天…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