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76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菲菲不給入
Crawler | 2016-11-11 21:12:31

  四十八歲張揚明和四十五歲黃麗萍,他們是在珠海經餐飲生意,所以他們夫婦是長期住在珠海。但是,因為他們的十八歲兒子張永良和十六歲女兒張佩兒是在澳門唸書。所以,張揚明夫婦就把張永良和張佩兒留在澳門的別墅。這裡實在太清靜了,日間尚有一個負責煮飯和打掃的女傭梅嬸。晚上就只有張永良和張佩兒倆兄妹。

  張永良總是覺得太寂寞,但是張佩兒卻不然,雖然她的年紀比張永良小,但是早熟的她卻已經長得婷婷玉立,身邊有著一大堆男朋友,她經常肆無忌憚地講幾個鐘頭電話。

  張永良一向很疼愛我這張佩兒,無論甚麼事情都順從她。所以她對他的哥哥根本不存在避忌。她不但可以穿得很少在張永良眼前走來、走去,而且沖涼的時候,連門也不關。

  不過,張永良倒很自律,他是從來沒有對妹妹存有邪念。但是張佩兒卻對張永良漸漸發育成熟的身體十分好奇。有時候,張佩兒甚至還會跑過去撫摸張永良壯實的胸膛。每當張永良從泳池上岸時,她都十分注意他泳褲裡隆起的部位。

  有一天晚上,張永良因為參加學校的活動,沒有在家裡吃飯。夜歸回到家裡。當他經過張佩兒房間門口的時候,突然聽到有奇怪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

  張永良不禁奇怪地走過去看看。誰知不看猶好,一看之下,不由得他的心卜蔔亂跳。原來張佩兒一絲不掛地和兩個赤身裸體的男人地摟成一團。張佩兒和那兩個壯實的小夥子比較之下,她的肉體顯得特別潔白、細嫩。

  張佩兒趴在一個男人身上,用小嘴吮吸著他的陰莖。另一個男人跪在她後面,把粗硬的大陽具塞入她的陰道里頻頻抽送。

  張永良立即轉身回他的房間拿出一根木棒,衝進張佩兒的房間對著兩個男人大聲喝著說:「你們是甚麼人,膽敢欺侮我妹妹!」

  張佩兒一聽見張永良的聲音,連忙爬了起來,赤身裸體地對著張永良,說:「哥哥不要動武,他們兩個是我的同學,是我請他們來我們家玩的。」

  張永良不好意思繼續在房間逗留,只好退出來,回到自己房間,躺在床上胡思亂想。張佩兒晶瑩的肉體彷彿仍然在他眼前出現。

  張永良想到那兩個男子的陽具倒和他差不多大小,可是因為他們不是張佩兒的哥哥,所以就可以進入她的肉體風流快活。

  想到這裡,張永良不禁血脈憤張,褲子裡的肉莖也不由得膨漲起來。

  過了一會兒,張永良聽到外面有些動靜。他想大概是張佩兒送走了她那兩個同學。一切雖然恢復了平靜,但是張永良的心情怎麼也平靜不下來。他不禁伸手摸向自己的下體。

  就在這時候,張佩兒突然推門進來。她身上只穿著半透明的睡衣,玲瓏浮凸的胴體若隱若現。張永良連忙要把握住陽具的手縮走,但張佩兒已經看見了。

  張佩兒微笑地坐到張永良身邊,說:「原來哥哥也在自慰,不如讓我來幫你啦!」

  張永良連忙阻止的說:「千萬別這樣,我們是兄妹,不能亂倫呀!」

  但是,不等張永良說完,張佩兒的手兒已經捉住了他那一根硬梆梆的陽具,笑著說:「又不是和你性交,怎麼可以叫亂倫呢?」

  張永良無言以答,加上張佩兒柔軟的手兒握住他的肉莖很舒服,就以張永良任她所為,不加阻止。

  張佩兒的手兒把張永良的陰莖輕輕套弄,一對媚眼兒把他望得心慌意亂。張永良感到張佩兒實在太迷人了。

  張永良渾身血脈沸騰,一股精液從龜頭疾射而出,噴了張佩兒一臉。他連忙用紙巾擦拭她的臉蛋,同時說:「佩兒,對不起了!」

  張佩兒對張永良嫵媚一笑,說:「哥哥,你現在舒服了吧!剛才我和同學玩的事,你會不會告訴爸爸呢?」

  張永良搖了搖頭,說:「佩兒,爸爸和媽媽因為生意就比較少理我們了,只有我們倆兄妹相依為命,我當然會樣樣護著你,不過你也實在太荒唐了,怎麼可以一個對兩個,將來怎樣嫁人呢?」

  張佩兒笑著說:「嫁人的事我現在還不想,現在最重要是玩地開心一點。其實,你剛才只看見我和兩個男同學玩,有一次,我們在阿健家裡大被同眠,那次共有四男、三女,玩起來才夠刺激哩!」

  張永良說:「玩是玩,你可要小心,萬一玩出事來就麻煩了。」

  張佩兒笑著說:「這我知道。我們都做足預防措施的。其實哥哥你也已經發育成熟了,應該交個女朋友了呀!」

  張永良說:「我比較內向,男朋友都不多個,你要我到那裡去找女朋友呢?」

  張佩兒說:「我明天晚上就帶周永昇和他的妹妹來一起玩,隨便有個女人,都好過你剛才自己弄自己呀!」

  張永良雙頰發燒,說:「佩兒你又笑我了,小心我打你!」

  張佩兒笑著說:「喲!惱羞成怒啦!我才不怕哩!」

  張永良捉住張佩兒的手腕,她卻把她的嬌軀依偎入張永良的懷裡,笑著說:「你打吧!我隨你怎樣處置都行!」

  張永良嘆了口氣說:「你要不是妹妹該多好!」

  張佩兒說:「永昇妹婿的樣子不會比我差,她一定會令你滿意哩!」

  張永良說:「佩兒你還是回去睡吧!萬一我忍不住侵犯了你就不好了。」

  張佩兒笑著說:「你剛才已經被我弄出來了,我才不信你還能對我怎麼樣。」

  張永良說:「我被你這麼一挑逗,已經又硬起來了。你快走吧!」

  張佩兒雙手摸到張永良粗硬的大陽具,撒嬌地說:「哇!你這麼強呀!比我那些同學還要利害極了,要是你不是我親大哥哥就好了。」

  張永良說:「所以你還是回去吧!萬一我們都失去理智就不好了。」

  張佩兒聽了張永良的話,仍然戀戀不捨地握住他的肉莖,脈脈含情地說:「哥哥,是不是只要你不在我身體裡射精就不叫亂倫呢?」

  張永良答道:「我不知道,但是可能你剛才用手弄我已經就是亂倫了。」

  張佩兒粉面通紅,雙眼濕潤地望著張永良,說:「既然已經亂了,為甚麼不亂個痛快,哥哥,讓我試試你這裡好不好呢?」

  張永良說:「佩兒,你剛才已經和同學玩過,明天又仍然可以和永昇玩,還是忍一忍吧!不要挑逗我吧!」

  張佩兒瞪著張永良,說:「是不是我不夠吸引力,為甚麼你不肯理我呢?」

  張永良連忙哄著張佩兒,說:「一點兒也不是,只因為我們是兄張佩兒,我不能!」

  張佩兒不等張永良說完,就用她的櫻唇堵住我的嘴。接著,又牽張永良的手去摸她的乳房。張永良的手一接觸她的乳房,便捨不得再放開了。

  張永良把張佩兒的乳房又搓又捏,她舒服地呻叫出聲。張佩兒把腳兒用力將張永良的褲子蹬下去,然後把頭鑽到他雙腿中間,張開兩片薄薄的嘴唇把她的親生哥哥的龜頭銜在她的小嘴裡。

  一種難予形容的快感使張永良全身幾乎麻醉了。他如果不是剛才被張佩兒的手兒弄出一次,張永良相信很快就回把精液噴入她的嘴裡。

  張佩兒一邊吮張永良的肉莖,一邊把她的睡衣褪去。忽然,她騎到張永良的身上,把濕潤的陰道套上他那粗硬的大陽具。

  張永良第一次進入女性的肉體,對手又是自己的親生妹妹,真是百感交集。張永良覺得很不應該使事情發展到如此。但他見到張佩兒陶醉的表情,又覺得很安慰。

  張佩兒不停地扭腰擺臀,使她的陰道腔肉和張永良的肉莖擠壓研磨。張永良覺得龜頭癢麻。便爭扎要和她的肉體脫離,並告訴她快要射精了。

  張佩兒讓她的肉體和張永良脫離,但是立即用嘴含著他的陽具拚命吮吸。張永良我終於把精液射入她的嘴裡。

  張佩兒把滿嘴的精液吞嚥下去,然後溫柔地依偎在張永良的懷抱。他他們都累了。沒有多說甚麼,就悄悄地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張永良醒來的時候,張佩兒已經不在身旁。她上學的時間比張永良早,看來已經不在家裡了。張永良回憶了一會兒昨宵發生的事,也匆匆起床返學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黃昏,張永良回到家裡時,女傭梅嬸已經把飯菜做好。一會兒,張佩兒也帶周永昇和他妹妹周嘉雯來到了。

  雖然張佩兒告訴過張永良,周嘉雯已經和她們貪玩的一群大被同眠過。但張永良覺得她不像張佩兒那麼大方。她很斯文,說話的時候也是陰聲細氣的,十足一個溫柔的女孩子。

  晚飯過後,他們坐在廳裡看電視。梅嬸收拾好東西也離開了。張佩兒即把周嘉雯拖到張永良面前,說:「哥哥,我把周嘉雯交給你,你要好好應付,別讓人家失望哦!」

  說著,張佩兒就把周嘉雯的嬌軀推坐在張永良的懷裡。周嘉雯嬌羞地望了他一眼,垂著頭兒,一聲不響地依偎著張永良。

  張佩兒坐到周永昇身邊,把手兒伸入他的褲摸了兩摸,就把他的陰莖掏出來。笑嘻嘻地對張永良,說:「哥哥,你還楞著幹甚麼呀!」

  張永良被張佩兒一說,才把手伸到周嘉雯的酥胸。她的身材比張佩兒稍微豐潤,乳房也特別飽滿,張永良把手伸到她內衣裡貼肉地撫摸,覺非常滑美可愛。周嘉雯不但毫不推拒,還挺著胸部任他撫弄。

  另一邊,周永昇和張佩兒已經脫光了衣服,一絲不掛地摟在一起。倆人還未合體,正在互相調情。

  周永昇一手摸捏張佩兒的乳房,一手挖弄她的陰戶。張佩兒的手裡握住周永昇那條粗硬的大陽具,回過頭對周嘉雯,說:「嘉雯,我哥哥頭一次玩這樣的遊戲,不如你主動一點,幫他脫脫衣服吧!」

  周嘉雯聽了張佩兒的話,即開始替張永良寬衣解帶。很快的,張永良就被她剝得精赤溜光。周嘉雯的手兒輕輕握住張永良的陽具,媚眼向他一拋。張永良立即會意,於是,他也動手脫她的衣服。

  周嘉雯的上身裸露了,一對白嫩尖挺的乳房出現在張永良眼前。張永良雙手捏著,把嘴湊過去吮了吮兩顆嫣紅的乳尖,然後放開,繼續把周嘉雯的褲子褪下。

  張永良見她的恥部光潔無毛,一個白饅頭似的陰戶漲卜蔔的,中間一道粉紅色的桃縫既可愛又誘人。

  張永良把周嘉雯的嬌軀抱在懷裡。愛撫著肉體的每一部份。周嘉雯和張永良嘴對嘴熱吻著,小手兒緊緊握住他的陽具,任張永良撫摸著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渾圓粉臀,珠圓玉潤的玉腿和玲瓏的小腳。

  張永良望到張佩兒和周永昇那邊,此刻周永昇的頭朝張佩兒腳的方向趴在她上面,他雙手捉住張佩兒一對白嫩的腳兒,埋頭於雪白的粉腿,用舌頭舔弄她的陰戶。張佩兒也扶著男人的肉莖,把紅卜蔔的龜頭又吮、又吸。

  張永良摸周嘉雯的陰戶,發現桃溪已經非常濕潤。張永良讓她雙腿分開跨坐在他的懷裡,周嘉雯手兒輕輕捏著張永良的硬物對準她的桃縫,把身體向他一湊。像昨晚張佩兒弄張永良我的時候一樣,一陣溫軟和舒適又包圍住張永良的龜頭。

  張永良望望周嘉雯的臉,她的臉蛋紅紅的,眉目間有無限春意。周嘉雯扭腰擺臀,讓她的陰道和張永良的肉莖緊密配合。

  張永良又把她的乳房貼在他的胸部,這時的張永良享盡溫柔,他捧著周嘉雯的粉臀站立起來,把她的嬌軀抱進他的房間。

  張永良讓周嘉雯躺在床沿,扶著她兩條白嫩的粉腿,然後扭腰擺臀,張永良把粗硬的大陽具往她的小肉洞狂抽猛插。

  這是張永良頭一次揮舞著我肉棍在女子的肉體橫衝直撞,從周嘉雯的反應來看,張永良應該做得非常出色。周嘉雯不但陰道里分泌出大量陰水,眼眶也濕潤了。她被張永良弄得如癡如醉。

  張永良告訴,周嘉雯,說:「我快要射精了。」

  周嘉雯立即像八爪魚似的把張永良緊緊摟抱。張永良終於在她的陰道里射精了,他軟綿綿地壓在周嘉雯的肉體上,她也很滿足地將張永良緊緊地摟抱。

  張永良的陽具漸漸在她陰道里縮小,終於滑出了來,周嘉雯溫柔地幫他抹乾淨陽具,張永良見到她那迷人的小肉縫裡洋溢著他剛才射入的精液。

  雖然周嘉雯已經不是處女,但是她畢竟是第一個讓張永良在陰道里射精的女人。張永良和周嘉雯親熱地依偎著。

  客廳裡出來張佩兒放浪的呻叫聲,原來她和周永昇就在沙發上肉搏。張佩兒的嬌軀橫陳,粉臀擱在沙發的扶手。恥部挺得高高,讓男人的肉莖在她的陰道里抽抽、插插。

  突然張永良問:「嘉雯!你哥哥有沒有和你這樣玩呢?」

  周嘉雯說:「哥哥很風流,他那麼多女朋友都應付不來哩!」

  張永良追問:「你們之間曾經嘗試過嗎?」

  周嘉雯紅著臉含羞地點了點頭,問:「那你和佩兒有沒有玩過呢?」

  張永良說:「佩兒很頑皮,她昨天晚上騎在我身上用陰戶套我的陽具。但我不敢在她的陰道里射精。所以你是我第一個讓我佔有肉體的女人。」

  周嘉雯低聲說:「我的第一個男人就是哥哥,他和我們的後母偷歡,踫巧被我看見了,他們怕我說出去,就把我拉下水。後來哥哥帶我去參加他和同學的露營活動。我就是在那次活動認識你妹妹兒的,她和我同睡一個營幕。那天晚上,我們還沒有睡,幾個男同學就來摸營,因為女孩子只有三個,男孩子卻有七、八個,所以每個女孩子要應付好幾個男人。我記得曾經被三個男同學弄過。不過那時候黑燈瞎火的,到底被誰弄了都不知道。所以你剛才你我和那樣玩才是最開心的一次哩!」

  張永良撫摸著周嘉雯的乳房,說:「你的乳房很有彈性,好逗人喜歡哩!」

  周嘉雯握住張永良的肉莖,說:「你這裡也很壯,是我所試過最棒的一條。」

  張永良問:「你哥哥現在還有玩你嗎?」

  周嘉雯低聲說:「偶然都會的,他才沒有你那些顧忌哩!每次他弄我,都一定要在我肉體裡發洩的。他倒很會玩花式,但因為我是他的妹妹,所以和他玩的時候,我的腦子裡老是有一些陰影,玩起來總不能盡興。」

  張永良撫摸周嘉雯光脫脫的恥部,說:「阿雯,剛才有沒有弄痛你呢?」

  周嘉雯笑著說:「我早就不是處女了,還疼甚麼,雖然你比較大,我還是可以容納得來的,假如你有興趣再玩我,我都樂意再陪你呀!」

  張永良說:「好哇!我們今晚再來一次!」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