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35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菲菲不給入
Crawler | 2016-10-2 19:18:15

  我跟隨我現在的主人已經一年了。我的主人比我大19歲,是個美麗的女人。年輕的時候,她是當地紅極一時的妓女。現在在一家性虐待俱樂部裡做女王。

    有一天,她突然感到生活很空虛,想要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奴隸。於是,托熟人介紹,她找到了我。一見到她,我就被她深深吸引住了。雖然,論年紀,她都可以做我媽媽。但感情是沒有年齡界限的。當即我就決定要做她的奴隸。

    半個月後,我辭去原來的工作,來到她家,做起了專職奴隸。主人家裡的地下室是一個小型的行刑室,各種刑具應有盡有,作為訓練我的地方。平時主人不在的時候,我就幫女主人整理房間、洗衣、做飯、打掃。主人在家的時候,我就是她的性奴隸。我喜歡她像玩具一樣玩弄我、像狗一樣淩辱我,用各種她喜歡的方法享用我。我平時一日三餐便是主人的屎尿。一日三餐以外,主人在家的時候,我還兼做她的廁所。主人想要方便,便直接拉在我嘴裡。如果主人半夜有需要,就拉在我的食盆(主人稱之為狗盆)裡,作為我第二天的早餐。有時她在外方便完之後,還會把黃金聖水用袋子裝著帶回來給我吃,她時時刻刻都記著我,我真為有這樣一個主人而驕傲。當然,如果我做了什麼錯事讓主人生氣,主人就會狠狠地懲罰我,還會讓我好幾天餓肚子。如果我讓主人高興,我就會得到額外的獎賞——主人吃剩下的東西。無論什麼,哪怕是從主人嘴角漏掉的一滴水,我也會心滿意足的。

    我真的好喜歡我的主人。

    星期六,主人告訴我今晚要帶我去一個地方。

    這是我這近一年來第一次踏出主人的房子。

    車開了近一個鐘頭,我們到了郊區。主人把車停在一個破舊的停車場。又帶著我走了十多分鐘,來到一家普通的民房。房前是一個不起眼的小雜貨鋪,看鋪子的是一個胖女人。主人上前和那女人談了幾句,接著給她看了一張什麼卡片。那女人把我上下打量了一偏。

    「是公共奴隸還是私人奴隸?」女人問。

    「私人奴隸。」主人回答道。

    「跟我來吧。」女人帶我們到房內的一間屋裡,讓我把衣服脫光,給我戴上脖鏈和鐐銬,又用一個印章在我手臂上打了個記號。

    主人牽著我穿過黑暗的過道,在一個隱蔽的地方找到了一扇鎖著的大鐵門。那女人打開了鎖,讓我們進去。門後是一條樓梯,順著梯子我們到了地下室。

    那裡是個寬敞的大廳,燈光低暗。這是一個性愛俱樂部,我做奴隸前也曾參加過類似的俱樂部。俱樂部裡放著淫糜的音樂,懸掛著的大電視裡放著色情電影。天花板上掛著很多大鐵籠,裡邊鎖著一些赤身裸體的男人。幾個男人在台上表演著,身體全裸,身上拴著鏈條,隨著音樂跳舞唱歌,扭動粗大的腰肢,取悅台下的女人。女人的身旁放著皮鞭等各種器具,可隨時鞭打台上的男人,還有那種套馬的套子,想要哪個男人就自己用套子套,套住了就可以把他牽下台來,帶進旁邊的房間裡任意享用,或直接就讓他在大廳裡服侍。

    這裡經常可以看見一些女人牽著各自的男奴,或鞭打他們,或讓他們舔自己的身體,或對他們做各種猥褻的動作。

    不遠處陳列著幾排架子,上邊排放著各式各樣的刑具,一個女人在旁邊演示這些刑具的使用方法,在她腳下趴著五六個奴隸,作為她的演示對象。任何女主人只要有興趣便可以拿這些刑具來對付自己的奴隸。

    主人不喜歡我被別人鞭打玩弄,所以不讓我離太遠,把我牽在身邊。

    刑架對面還有一排架子,下邊鎖著十多個奴隸,這些都是公共奴隸。來這裡的女主人絕大多數都帶著自己的私人奴隸。但也有一些女人沒有私人奴隸,她們只要到吧檯做一下登記,便可以任意挑選公共奴隸來享用。如果沒玩夠,只要交納一定的手續費和租金便可將他們租回家。至於我們這些私人奴隸,只要主人喜歡,也可以把我們暫時抵押為公共奴隸,用來交換其他奴隸。

    在這裡,雖然我們奴隸的地位是最低賤的。但是作為私人奴隸,至少還可以得到主人的保護,而公共奴隸則完全被任何人任意玩弄。我看到六個女主人圍著一個很年輕的奴隸,用盡各種手段折磨他。這個奴隸已經被打得遍體鱗傷,卻還要受到非人的虐待。這便是我們做奴隸的命運。但也只有我們奴隸才可以真正體會到被主人虐待是的快感與享受。

    還有一個女主人,斜坐在一張由奴隸蜷身綁紮做成的椅子上。有一個奴隸正給她舔腳,另一個奴隸給她舔穴。在她旁邊還趴著一個奴隸,她正用手中的皮鞭狠抽那奴隸的後背。

    看到這些情形我早就興奮起來,陰莖急劇膨脹,渴望主人能用她最拿手的手段來虐待我。看著其他奴隸在吃他們主人的大小便,我早已飢渴難耐。

    主人帶我到處參觀,突然有人叫主人的名字。原來是主人的一個朋友,她原來和主人一樣也是個紅妓女,後來不做了,在一家夜總會做媽媽。她經常會帶自己的奴隸到主人家和主人一起玩,因此也可以算是我的第二主人。此時她正坐在一條『奴隸椅』上姿態幽雅地喝著啤酒。而她前面的那張桌子比較有趣,玻璃桌面下是兩個光著身子的男人,上半身俯著,綁在桌面下,四條腿就是四個桌腳。我的女主人走過去,她招呼她坐下,又拖過一張『奴隸椅』,兩人聊了起來。

    主人也沒讓我閒著,叫我給她舔腳。

    「我可以用一下你的廁所嗎?」一個女人走過來問主人。

    「可以,請便。」主人微笑了一下,答應了。

    我還沒反應過來,那女人以一把抓住我的臉,把我的嘴對準她的陰部。一股滾燙的尿液破洞而出,直直地噴進我嘴裡。她的尿液雖然沒有主人的那麼香醇,但是已經讓我感到享受了。那女人排泄完之後,呼了一口氣,滿意地把陰部在我臉上擦了擦。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你的奴隸不錯啊,養了很久了吧?」女人排完,也拉了條『奴隸椅』坐在一邊和主人聊天。

    「哪裡!哪裡!養了還不到一年,賤得很,這次帶它出來玩一玩!」

    過了一會兒那女人提出交換奴隸,女主人也來了興趣,雖然那女人也很迷人、高貴,可我卻只喜歡跟主人在一起。

    「主人,不要拋棄我,我只喜歡做你的奴隸啊!」我央求說。

    「閉嘴,我讓你說話了嗎?我現在想玩其他奴隸,要拿你跟別人換,不要你了。你是我的奴隸,我想把你怎樣就怎樣,你有什麼資格反對啊。」

    「你這個奴隸,怎麼訓練的!」那女人看著主人,搖了搖頭,「跟狗有什麼好說的,教訓一下就行了。」她示意主人用皮鞭。

    主人顯得有些尷尬,無奈的笑了笑,掄起皮便朝我臉上就是狠狠地兩下。

    「看你還敢多嘴,你答不答應啊!」

    我本想再企求,立刻又被主人補了一鞭,只好不情願地答應了。

    主人把我交給對方,又牽過對方的奴隸,我們兩個奴隸各自服侍著對方的女主人,。過一會兒,女主人牽著那男人要進房間去,臨走時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回去好好收拾你!」

    新主人沒有帶我進房間。繼續坐著看奴隸表演,只是讓我給她舔靴子。過了一會兒,她向服務生點了一杯烈酒。

    「起來!」新主人命令我。

    我乖乖站起來。新主人一把拉住我的雞吧,用手抽動幾下,一下子插進酒杯。我那完全裸露的龜頭一接觸那高濃度烈酒,一股鑽心巨痛剎時散佈全身。我的雞吧好像要被酒精腐蝕,似乎在一點一點腐爛。

    新主人把我的雞吧在酒裡攪了好久才取出,然後把那杯酒全部喝了下去。

    「跪下!」新主人命令。

    我低著頭跪在新主人面前。

    主人用皮鞭抽我的後背和大腿。

    皮鞭揮過處呼呼做響,不久便在我身上留下道道鮮紅的血痕。剛才渴望久時的快感頓時被激起,頓時感到無限享受。我喘著粗氣,用乞求的目光看著新主人。

    「爽嗎?」

    「爽…爽……」

    「還想要嗎?」

    「要,我還要。」

    「求我啊,像狗一樣。」

    「求主人打我。求求您。」

    「再求。」

    「求主人鞭打我,求求您,我會用我全部來滿足您的,求求您…」在家的時候我也經常求主人,但通常求一次主人就會滿足我。但這次新主人讓我乞求了很久才繼續鞭打我。打的時候,新主人禁止我叫喊,也不讓我動,要我安安靜靜地跪著享受她的皮鞭。我只要稍微動一下,主人就會打得更狠。

    鞭子打在我已經裂開的皮肉上,多一分疼痛就都一分我對主人的崇敬和永遠效忠主人的決心。

    「好爽!」新主人呼了口氣。「奴隸,感謝我啊!」

    「是,謝謝主人,謝謝主人的恩賜。」

    「現在來給我舔穴吧。」新主人張開腿,我爬過去,把頭埋進了她的大腿根處。

    新主人的逼的主人有些不同。主人的陰唇較厚,而且很緊,所以外表看上去很平常。而新主人的陰唇小而薄,因此裡邊鮮紅的肉都向外突,用舌頭一挑便露出玲瓏可愛的陰蒂,就像一朵盛開的鮮花。但是,它們同樣都充滿主人的魅力,散發著主人特有的沁人的尿香,讓人深深體味到主人的高貴與聖潔。

    新主人讓我舔她,自己則又點了一杯酒,邊喝邊欣賞其他的奴隸表演。有時看到可樂的地方邊咯咯直笑。一用力,便會從逼裡噴出少量的聖水,同時還源源不斷地有春液往外湧。在我們奴隸心裡,這些是主人給我們的恩賜,如果漏掉一點,往往就會帶來主人極其嚴厲的懲罰。

    舔了約半個鐘頭,新主人一腳把我踹開。

    「不錯,你今晚把我服侍地不錯,我很滿意。要吃嗎?」

    我知道,最大的享受終於要到了。主人的大便和一般的食物不同。它們就像鴉片,只要一沾上,便永遠也離不開它。雖然我每天都在吃她,但似乎永遠也吃不夠,時時刻刻都在想念它的味道。因此,我們奴隸把這視為最大的享受。

    「要,我要吃。」

    「你主人沒教你該怎麼說嗎?」

    「是。求主人恩賜於奴才您的香便!」

    新主人讓我仰臥在地上,跨著我蹲著,屁眼正對我的嘴。

    新主人用了一下力,大量黃綠色的屎液噴湧而出,覆蓋了我整個臉。也許新主人那時有些拉稀,大便都程液狀,在屎液還殘留著許多為消化的食物。屎液在地上繁開,不久,我周圍的地上便有一大灘的大便。

    「舔乾淨吧。」

    新主人讓我舔完她屁股上的大便,又讓我去舔地上的。我把頭埋在地面上,儘量仔細地把地上的大便都蒐羅到嘴裡。新主人還故意把靴子踩在大便上,等我舔完地上的接著給她舔靴。我們的行為還引來許多女主人的駐足觀望。

    「奴隸,來插我吧。」

    就在吧檯上,我口中叫喚著女主人,把雞吧插進她的身體。就在我把雞吧送進她那神聖的聖地的時候,我感覺整個人就是屬於她了。我完全失去自我。此時的我以不再是一個人,我只是工具,是玩具,是永遠為主人效忠的奴隸。

    「啊!奴隸!」新主人把我壓在身下,瘋狂地佔有著我、蹂躪著我……我們緊緊抱在一起……

    半個鐘頭後,我失去了任何體力。新主人還不滿足,把我踢下吧檯,又叫了兩個奴隸繼續幹。足足幹了一個鐘頭才結束。

    這時,主人也結束了,牽著奴隸從房間出來。

    「你的奴隸不錯啊!」主人把奴隸還給新主人,把我牽過去。

    「你的也是,不過就是耐力差了些。」

    新主人的奴隸似乎被玩的很開心,抱著主人的腳依依不捨。

    「賤人,你想不要我了嗎?」新主人生氣了,當場掄起一腳把他踢出幾丈遠。尖尖的靴尖在他的下巴上戳了一個大洞,鮮血直流。那奴隸立刻爬了過來,抱住新主人的腳苦苦哀求……

    主人沒有讓我看下去,牽著我離開了那個俱樂部。

    回到家裡,由於先前的錯誤,主人狠狠地懲罰了我。那三天,主人一直把我所在籠子裡,什麼都沒讓我吃。

    後來,主人經常帶我去那個俱樂部,我也經常被換給去其他的女主人。反正我覺得這樣不錯,即使長久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做奴隸的什麼都不用管,只要順從主人就可以了。做主人的呢?其實也什麼都不用管,儘管依著自己心意用奴隸滿足自己就夠了。性愛中相互擁有相互依戀的滋味,也只有這主人和奴隸的關係才能讓人得到最深的品嚐,只要雙方內心愛護對方,這種感覺就是人世間最美妙的。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