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83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花癡嗨噴
Crawler | 2016-11-11 21:12:31

  早晨,意識從沈睡中回歸,胡兵感覺到自己的肉棒被一陣陣的溫暖包圍,或者說正是這種溫暖喚醒了他,不用睜眼,胡兵本能的將手按在她的頭上,以示對她的贊可和鼓勵。

    被心愛的主人撫摸,胡琴心裡變得愉悅起來,已經不知道進行的多少次的遊戲因為這個動作變得有意思起來,每天早上,她都按時用同樣的儀式將自己的主人喚醒,已經不記得做了多少次了,但每次仍然能從他的撫摸中得到快樂,自己真的有當小母狗的資質,胡琴心裡胡亂的想著,嘴裡卻絲毫沒有放鬆,賣力的吞吐著主人的肉棒。

    感覺到胯下佳人的努力,胡兵舒服的呻吟一聲,每天早上享受到這樣的服務,真的是一件很值得興奮的事。

    胡琴溫柔的舔食著胡兵的肉棒,舌頭靈活的繞著棒身,力求使主人更好的享受自己的服務。

    胡兵在胡琴的頭上拍了兩下,胡琴明白這是主人要起床的信號,戀戀不捨的吐出肉棒,胡琴爬出胡兵的被窩。

    然後看到胡兵睜開雙眼,下床,胡琴跪在床邊,兩隻手搭在胸前,如同站著的母狗一樣,看到胡琴的樣子,胡兵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主人,早上好」,看到主人看向自己,胡琴亦討好的看著胡兵,似乎期待他的誇獎。

    胡兵不經意間露出的笑容早已消失,取之的是剛睡醒時的不耐,聽到胡琴的聲音,斜著眼看了她一眼,胡琴的仍然保持著剛才的姿勢,跪著,兩搭著,帶著討好的笑容,胡兵用腳踢了踢胡琴的胸部,用腳指夾著胡琴的乳頭拉了拉,有時候用踩的,也有的時候要求胡琴給「洗腳」,算是給她的回答,意思是注意到她的「早安」

    了。

    到了這裡,如果沒有這些,大概主人會在床邊發會呆,那時候她就要小心侍候了,不過今天到了這裡算是結束了。

    然後胡兵站了起來,胡琴雙手捧著鏈子遞給胡兵,如果胡兵接下,胡琴要爬到胡兵前面,將自己的屁股暴漏給他,等著主人隨時會踢上來的幾腳。

    當然,如果沒有接鏈子,胡琴要爬在胡兵的後面,跟著主人前進。

    主人起床後第一件事是解手,不用說,胡琴自然充當馬桶,跪在主人面前,讓主人將尿尿到自己嘴巴裡,有時候主人心情好,會將尿撒到自己全身,這是胡琴用來判斷主人心情的重要方式。

    當主人方便完後,胡琴要當著主人的面撒尿,有時候蹲著,有時候翹著腿,用什麼樣的姿勢全憑主人的意思,如果他沒有吩咐,胡琴就選擇蹲著的姿勢,這種傳統的似乎能讓她減少羞恥感。

    然後主人會解開她的項圈,意思是她暫時自由,可以選擇去做飯還是洗漱,在出門之前,不會被主人騷擾。

    當然,出門前會被主人「打扮」

    一番。

    而今天,主人除了指定自己穿連衣裙之外並沒有特別的指令,胡琴經過細心挑選後決定選擇白色的裙子,這樣讓自己顯得更加清純些,而主人更加喜歡調教這樣的自己。

    當然,內褲是是不能穿的,很久前胡琴就被剝奪了穿內褲的權力,隻是為了方便行事。

    站在公交站牌前,胡琴單獨的等著下一輛公交車,胡琴偷偷看了看離她不是很遠的胡兵,暗中祈禱跟主人坐同一輛車,早晨的公交一向人多,擠不上車是很正常的,如果自己沒有和主人坐同一輛車的話,碰到色狼那就不太好了。

    幸運的是這次兩人並沒有被分開,車裡面人擠人,隻有個站腳的地方,胡琴靠著胡兵,心裡很想抱住他,隻是這是不被允許的。

    車慢慢的開動起來,從上車到自己下車有差不多一個小時的行程,這還是在沒有堵車的情況下。

    自從胡琴上了車,胡兵的手就沒開始不老實了,一隻手抓著扶手,另一隻手卻是在胡琴的大腿上心情摸索,胡琴今天穿的是裙子,卻也沒到膝蓋,下襬被胡兵撩起,一隻手放肆的在她腿上揉捏。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雖然佔自己便宜的是自己最親近的人,自己的身邊沒有一處沒被他玩弄過,但在這種情況下,胡琴仍然感覺到緊張,羞澀,不安的表情在她臉上展露無遺。

    胡琴偷偷的看了看胡兵,由於兩人現在扮演的是不認識的兩人,胡琴並不敢直接去看他。

    隻見胡兵臉上一臉平靜,似乎在人群中摸著女生大腿的不是他一般,但胡琴仍能從她臉上看出興奮。

    和所有男人一樣,當摸夠了大腿,自然就會轉向其它的地方,隻是和其它人不同的是,胡兵更加的放肆,一隻手將她的短裙撩起,胡琴的屁股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之中,隻是在這擁擠的人群中,沒有人有空去欣賞她雪白如雪的屁股,胡兵肆意的在胡琴的屁股上揉動,抓住她的臀瓣。

    隻是一隻手行事畢竟是不方便,胡兵將手伸進胡琴雙腿之間,摩擦著她肥厚的陰唇。

    黏黏的淫水早已從將胡琴下面打濕,由於沒穿內褲,淫水已經開始順著大腿開始往下流,將大腿根部打濕了不少。

    被主人摸到自己淫水橫流的淫穴,胡琴心裡仍然一陣羞愧,自己如同一個欲求不滿的女人一樣,隻是被稍微挑逗就如此不堪。

    胡兵用手指按著胡琴的陰蒂,手指在上面輕壓揉動,被刺激的胡琴身體頓時變軟,幾乎抓不住扶手。

    而這時胡兵將胡琴扭向自己,將她攬到自己懷中,被抱在懷中胡琴安心不少,心中的不安都變得遙遠。

    公交停停站站,為了保持平衡,胡兵不得不一直抓住扶手,隻停下空著的一隻手去佔胡琴的便宜,然而這樣畢竟很不方便。

    於是將胡琴的手按到自己胯下,兩抱在一起,加上早晨上班的人多,一時倒也不怕別人發現。

    胡琴隔著褲子按著主人的陰莖,心裡卻是想著曾經給自己帶來的歡樂,心裡微微動情。

    不久,胡兵的肉棒便硬了起來,「掏出來」,胡兵在胡琴耳邊說,胡琴臉色一紅,卻是聽話的將胡兵的拉鏈拉開,伸手將主人的肉棒掏了出來,雖然掏了出來,但無疑增加了被發現的風險,胡琴用自己的包擋住一側,自己則側著身子為胡兵打心機。

    列車又過了兩站,兩隨著人流被擠到靠車窗的部位,這裡胡兵終於不用去抓扶手,隻要靠著車窗便可以保持平衡。

    被解放雙手後,胡兵明顯不滿足現在的狀態,將胡琴裙子的前擺撩起,將肉棒插到胡琴雙腿之間,靠著公交晃動和自己輕微的運動摩托胡琴的陰唇,他雙手抓住胡琴的臂部撞擊自己增加快感。

    同時胡兵注意周圍,卻發現旁邊的年輕人不時的將眼神投向兩人,胡兵順著他的目光,正好可以看到自己的雙手摸著胡琴的臂部。

    原來他發現自己了,胡兵心裡想到,這時她將胡琴的裙子又一次撩了起來,沒有讓裙子搭下去,反而將它固定在腰部以上,這樣以來,胡琴的臂部便暴露在年輕人的雙眼之下。

    年輕人呆呆的看著兩人,被自己發現後對方不但沒有絲毫收斂,反而更加的「囂張」

    了,年輕人看向胡兵,看到他正滿臉笑容的看著自己,用手指了指胡琴的屁股,示意對方可以摸摸看。

    胡琴扭過頭看了年輕人一眼,又閉上眼睛裝作沒事人一樣。

    胡兵就在年輕人面前玩弄胡琴的屁股,很明顯年輕人心裡極為矛盾,一方面想試試,但一方面又礙於自己的良好修養不能容忍自己做如此汙穢之事。

    胡兵饒有興趣的看著他,心裡想著他能忍多長時間,或者給她加一把火。

    這時一隻手拉住了年輕人的手,原來是胡琴,在胡兵的命令下,胡琴主動對年輕人出手,將他的手拉到自己大腿之上。

    被胡琴如此對待,年輕人原來的猶豫變成了渴望,緊張又顫抖的摸著胡琴的雙腿,胡琴的雙腿緊緊夾著,似乎是不堪挑逗,強忍著快感,然而事實上是她正夾著胡兵的肉棒。

    由於胡琴的雙腿夾的太緊,年輕人並沒有得到機會在她蜜穴中一遊的機會,早先胡兵便讓開了自己的雙手,示意年輕人可以隨意摸胡琴的屁股。

    由於兩靠一起,胡後又用手環著胡琴的背部,留給年輕人的也隻有屁股可以玩弄。

    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已經快到胡琴要下的站了,這時胡兵阻止了年輕人的動作,將他的手從胡琴屁股上扒開,目光嚴厲的看著他,年經人不抵胡兵的目光。

    放下胡琴的裙子,將肉棒塞到褲子中,這時胡兵從胡琴包中拿出一條紫色的丁字褲來,將胡琴大腿內側的汙漬清理幹淨,內褲已經被胡琴的淫水弄濕。

    胡琴將自己的內褲塞給年輕人和胡兵擠到車門前準備下車。

    熬過了一天的時間,終於到了晚上,在經曆過一場小小的釋放後兩人準備著今晚需要用的東西,作為奴,胡琴很清楚自己的生活中絕對少不了調教,努力的訓練自己讓主人滿意是她的成就感來源。

    以前的時候胡琴會和胡兵討論調教的內容,自己不喜歡的就會堅決反對,然而過了這些年,兩經曆了許多,隨著雙方的瞭解,胡琴早已不再過問胡兵的安排,這是對他的信任。

    胡兵大緻的告訴了她今晚的節目,讓她準備些東西,就比如現在,首先是自己今晚要穿的衣服,白天的白色裙子已經被自己換下,白色的衣物在夜晚太過顯眼,引起別人的注意反而不好。

    黑色略微透明的打底衫加上包臀,完全可以顯露她凸凹有緻的身體,如果認真看,而且離的近還可以看到自己沒穿內衣的胴體。

    如果主人中間想要享用,也可以隨時插入自己,方便又輕攜。

    時間到了,胡琴趴在沙發上,撅著屁股,有兵站在她背後,將配置好的灌腸液注入到胡琴的肛門內,溫熱的液體流入身體,胡琴舒服的呻吟一聲,惹來胡兵在屁股上拍了一下,「小母狗,亂叫什麼,想發騷給我忍著」,胡琴偷偷吐了吐舌頭,將屁股翹的更高。

    來回注射了幾次,胡兵感覺差不多了,雖然沒達到胡琴的極限,但考慮到她今天還另有任務,也沒有更多的去折磨她。

    將肛塞塞入胡琴的肛門,挽著她的手,兩人緩步走出了小區。

    出了小區,兩人走了大約十分鍾的路程便到達了公園。

    雖然路程不遠,但被灌腸後的胡琴已經隱隱有了便意。

    這時一群人正在跳舞,晚上正是各位大媽活動的時間。

    這時胡兵卻是要求胡琴和自己跳舞,平常時間也就算了,但如今胡琴剛被灌腸,隱隱有著便意,正是努力忍著的時候,如果跳起舞來,如果控制不好,自己恐怕當場就要拉了出來。

    明知道主人在為難自己,但無可奈何的胡琴隻有硬著頭皮和主人起舞。

    然而跳舞並沒有想像中的一樣,胡兵並沒有去摟胡琴的腰,反而將手放在她的胸部,大力的揉搓起來。

    胸前受到刺激,胡琴敏感的身體立刻變得發軟,對身體的控制力急速下降,下身便意更是要突破自己的阻擋,「主人,忍不住了」,胡琴在胡兵耳邊小聲的說道,「什麼忍不住了」,證據之中帶著滿滿的捉弄,胡琴這樣的狀態正是他預料到的,「主人,人家想去方便了」,胡琴感覺到自己的胸部被粗暴的蹂躪著,知道胡兵不滿意自己的答案在對自己處罰,她並非不知道應該說什麼,隻是在主人的脅迫下去說粗俗的話讓兩人更有快感。

    「母狗的屁眼忍不住了,母狗想要拉屎」,然而胡兵並沒有讓她如願,仍然抱著她不緊不慢的跳著,胡琴感覺到自己的肚子已經在咕咕的叫著,體內的便意每隔一會便衝擊著自己脆弱的肛門,隨時都有一瀉千里的可能,「主人」,胡琴的口中已經帶著哀求,如果剛才是演戲的話,這次就是真在哭求著去上廁所了。

    胡兵同樣能感覺到懷中佳人緊繃的雙腿和皺著的眉頭,似乎是真的忍受不了,這才帶著她離開,旁邊正是一座假山,假山後面是一條人工河,縱然是白天,這裡的人也是很少的,晚上一片漆黑,到是有些小情侶會躲在裡面。

    胡兵將胡琴帶到假山中,在兩塊巨石間有個縫隙,胡琴蹲在縫隙中,想起自己還帶著肛塞,小聲的對胡兵提醒到,自己如果隨便取下來,難免會被責罰,將手伸到胡琴胯下取下肛塞,胡兵發現胡琴陰道早已濕的一塌糊塗,又罵了胡琴一聲「浪狗」。

    從被灌腸到如今,差不多已經過了20多分鍾,便意不知道幾次衝擊著胡琴的身體,如今肛塞被拔下,再也沒有阻擋,「撲」

    的一聲,體內的大便隨著灌腸液一起排出體外。

    短短的10幾秒,胡琴體內已經排的幹幹淨淨,將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兩人匆匆離開。

    夜晚遊河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在暗淡的燈光下相互依偎自是十分浪漫,而此時胡兵和胡琴正在一艘船內,隻是兩人可沒有依偎,更沒有什麼燈光,胡琴撅著屁股在執行第二次的灌腸,這次的量並沒有那麼多,將隨身攜帶的兩瓶礦泉水瓶用一半。

    胡琴雪白的屁股隻有胡兵一個人可以看到。

    模糊的視線可以看到有船向自己行來,夜晚少有人使用發動機,航速很慢,胡兵將胡琴按在自己胯下,自然是讓她給自己口交,從對面船上傳來的啪啪聲讓胡兵興趣高漲,控制著船向對方行駛過去,估計對方沈迷其中,並沒有發現自己,抑或者不想搭理。

    胡兵拉開了燈,昏暗的燈光照射到對方船上,一個長發女子正坐在一個男人身上,打開燈的同時,對方兩樣看了過來,胡琴趴在胡兵胯間的樣子同樣被對方看了個清楚,兩個男人相視一笑。

    遊船有一個小時的時間,然而兩人隻過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就將船還了回來,胡琴在船上完成了自己第二次的灌腸,而現在體內正充斥著第三次的液體。

    在船上,胡兵抱著胡琴,用把尿的姿勢讓她將灌腸液拉進了人工河中,而同時也在船上口爆了她一次。

    兩人返回公園,走進樹林,這片林子很大,四通八達,要想在這個時候避開在樹林內閒逛的人幾乎不可能,胡兵想讓胡琴在樹林中爬上一圈,但如今他卻猶豫不絕。

    善解人意的胡琴知道自家主子心思,看到他猶豫心裡不由感動,主動拿出項圈套在自己脖子上。

    胡琴雙手趴在地上,石子路,胡琴沒法爬著,隻能使用這樣的姿勢。

    胡後隨手抽了根竹條,不時的抽打著胡琴,這痛苦和緊張中兩人感到異樣的刺激。

    竹條抽在肉體上的聲音在樹林間響起,第一次抽打都讓她感到一陣疼痛,疼痛又轉化快感,胡琴明顯的感覺到自己淫水正不斷的流出來,滴在地上。

    兩人轉了幾條岔路,幸運的沒有碰到別的人。

    起身的時候,胡琴感到自己的屁股火辣辣的,恐怕今晚是不能坐了。

    但此時的兩慾望都分外高漲,胡兵的陰莖將褲子頂起一個帳篷來,兩人毫無忌憚的抱在一起親吻,胡琴摸著胡兵的陰莖,雙眼迷亂的對著胡兵說道,「主人,奴想要了,找個地方操奴吧」,聽到胡琴的請求,胡兵拉著她走向自己早就選好的地方。

    公園偏南的地方有處蹦極,在人工河的上方,夜晚的時候沒人,胡兵拉著胡琴,走了約四五層樓的高度,兩人站在拐角處,胡琴翹著屁股趴在鐵架子上,將胡琴的短裙拉到腰間,堅硬無比的肉棒直搗黃龍。

    兩人同時舒服的呻吟出聲,抱著胡琴的腰,胡兵快速的挺動,啪啪的聲音響起,下面正是川流不息的人流,兩人在上面產生極強的滿足感,胡琴壓抑不住的聲音低低的響起,胡兵將胡琴拉起,將手指伸到胡琴口中,舔著手指,胡琴的呻吟消失。

    胡兵仍然從背後插入胡琴,胯部撞在胡琴的肥臂上,響起一陣陣銷魂的聲音。

    胡琴拔出陰莖,插入胡琴屁眼之中,這才想起第三次灌腸還沒有結束,胡琴肛門內仍然充滿了液體,不過充滿了液體的屁眼別有一番滋味,也不管灌腸液順著屁眼流出,不斷的向下滴落,胡兵抱著胡琴發洩著自己的慾望。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