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5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花癡嗨噴
Crawler | 2016-9-30 22:49:55

  和妻子簡妮走在綿延的公路上,這是我和妻子離婚前的最後一次旅行,根 據我們夫妻倆達成的協議,這次徒步旅行結束後,我們就像正式辦理離婚手續。 我們夫妻倆打算離婚的原因很簡單,她是一位性慾極強的女人,今年27歲,也許 這一年齡段的女人性慾都非常強烈,我總是抱怨無法滿足她的性快樂,每次做愛 ,她都要求我持續射精7、8次,然而,我是一位健壯男人,有著正常的性能力, 我承認,我無法滿足妻子那近乎於苛刻的要求。於是,我們夫妻之間的矛盾產生 了,我妻子曾經三番五次地暗示,她要到外面找男人,滿足她的強烈地性渴望, 結果,我只能選擇離婚。

    雪越下越大,今天早晨的天氣預報說,這是20年來最大的暴風雪,然而,出 發之前,我卻不相信。我望著大雪紛飛,心裡不禁有點後悔,現在已經是中午了 ,如果大雪繼續下滑,我和妻子很可能在黃昏之前趕不到下一個小鎮,到那時, 我和妻子簡妮很可能要在冰天雪地的荒郊野外過夜。這太糟糕了。

    天氣越來越冷,我和妻子緊緊的依偎在一起,艱難地向前行走。妻子簡妮開 始埋怨我,她建議我們倆還是返回出發的小鎮,然而,我們已經走了一大半路程 ,返回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聽到妻子的話只是感到洩氣。

    我們艱難地走在被厚厚的積雪覆蓋的路旁,偶爾有幾輛大卡車從我們身邊經 過,捲起飛揚的大雪。這時候,我妻子簡妮想出來一個主意,她想搭乘大卡車到 達下一個小鎮,可是,在這冰天雪地的荒郊野外,根本沒有一輛車願意停下來, 讓我們搭車。我和妻子茫然地望著一輛輛從我們身邊駛過的大卡車,心裡有一種 說不出的酸楚滋味。

    我妻子簡妮並不灰心,她不停地伸出手,設法攔住大卡車。幸好,一輛公路 養路車終於停在我們身邊了,我和妻子趕緊鑽進了汽車裡。這樣公路養路車是一 輛小卡車,有兩排座位,前排坐著一位司機,二十七八歲的樣子,後排坐著一位 年輕的小夥子20歲出頭。我坐在前排司機的身邊,而我妻子簡妮坐在後排的那位 小夥子身邊,我們對這兩位好心人千恩萬謝。

    "為什麼這麼大的暴風雪,你們倆還出來旅行?"那位司機問道。

    "我們想在天黑之前,趕到下一個鎮子!"我妻子簡妮趕緊回答道,我也隨聲 附和地點點頭。

    "可是,今天晚上,我們這輛公路養路車根本不會到達,你們要去的下一個 鎮子,而是要在中途的工棚過夜,明天早晨,我們才會開車到下一個鎮子。"那 位年輕的小夥子,熱情地向我妻子解釋說。

    我聽到那位小夥子的話,心裡有些失望,畢竟,我和妻子身上只穿著薄薄的 夾克,緊身牛仔褲和旅遊鞋。那位年輕的小夥子搖頭晃腦地繼續說,"上午,我 們剛剛幹完活,暴風雪越下越大,我們擔心大雪會封路的,所以就急急忙忙地趕 回工棚。你們倆真走運,遇到了我們,不然的話,你們倆要在冰天雪地的荒郊野 外過夜了。哈哈!今天晚上,你們倆根本不可能到達下一個鎮子,等明天除雪車 清掃出公路以後,車輛才能夠通行。"

    我聽到那位小夥子的話,我知道,我們已經別無選擇了。我望著車窗外的雪 越下越大,很慶倖自己和妻子能躲在這溫暖的駕駛室裡。駕駛室的空間很小,我 們只能擠在一起,幸好,在這寒冷的下午,相互擁擠反倒可以互相取暖,小卡車 的駕駛室裡噪音很大,就連相互交談都很困難。通過交談,我知道他們的工棚在 20公里外,厚厚的積雪已經將公路覆蓋了,所以小卡車行駛得很慢。

    我透過反光鏡看到,我那漂亮的妻子和那位小夥子緊緊地擠在一起,我注意 到,那位小夥子頻繁的用色咪咪的眼睛打量著我的妻子,而簡妮將頭扭向一邊, 她在假裝望著窗外的大雪,很顯然,她想避開那位小夥子的目光。此時,我也透 過反光鏡仔細打量起我的妻子來,的確,她是一位光彩照人的大美女,長長的秀 髮,明亮而清澈的大眼睛,橢圓的臉蛋兒,白皙的皮膚。她的乳房豐滿而挺拔, 高傲的挺立著,在顛簸的汽車裡,上下襬動著,散發著對男人特有的誘惑力。

    "我叫魯昆!"這時候,那位司機大聲地自我介紹,他在提高嗓門兒,設法壓 住噪音,"坐在後排的那位小夥子,是我的徒弟,他叫孟鼎。我們是這條公路上 的養路工,本打算幹一天活,可是,暴風雪越下越大,所以,我們只好提前收工 ,不然的話,在天黑之前無法返回我們的工棚。"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孟鼎附和著他的師傅點點頭,我和妻子簡妮心不在焉地聽著他們的話,我茫 然地望著雨刮器,不停地刮掉擋風玻璃上的積雪。我心裡在想,儘管我和妻子今 天晚上無法趕到下一個小鎮,這著實讓我們有些失望,然而,今天晚上,我們不 得不要在工棚過夜了,我們沒有什麼可抱怨,畢竟我們的還有一個棲身之地。

    小卡車緩慢地行駛在覆蓋著厚厚積雪的公路上,黃昏時分,我們終於到達了 那座工棚。那是一座磚砌的工棚,門外搭著一個門廊,顯得年代很久。魯昆將小 卡車開到門口,他關上了發動機。一下子,周圍靜下來,只有狂風夾雜著暴風雪 的怒吼聲。我們四個人鑽出小卡車,孟鼎手裡拎著一個大包,我和妻子簡妮跟在 他的身後,跌跌撞撞地跑向工棚的門口。然而,我做夢也沒想到,我和妻子一走 進這座工棚裡,我妻子簡妮竟然被他們幾個養路工人輪姦了,而且,更讓我想不 到的是,簡妮竟然是主動要求被他們輪姦。

    我們幾個人倉皇地鑽進了溫暖的工棚裡,暴風雪被留在了我們的身後。"他 媽的!快關上門,保住屋裡的熱乎氣!"這時候,屋子裡傳來了一個男人甕聲甕 氣地責?聲,我�頭一看,只見一位30歲左右的高大的男人,正站在燒得通紅的 爐子旁,怒視著我們幾個人,他顯然不高興我們的突然闖入。

    "閉嘴,林東,你嚷嚷什麼,我們不是已經他媽的把門關上了!"魯昆很很的 頂了一句。我和妻子默默地站在魯昆、孟鼎的身後默不做聲。林東本想接著罵, 可是,當他看到一位漂亮的少婦站在後面的時候,他的臉上一下子堆上了笑容, "噢,還有一對漂亮的娘們,這太好了!"

    "林東,我不是讓你閉嘴了嗎,別對這位漂亮的小姐無理,她叫簡妮,是這 位小夥子的媳婦兒,過來,向簡妮小姐道歉,你他媽的不要再說髒話了!"說完 ,魯昆用嚴厲的目光狠狠的掃了一圈周圍的人。

    林東挑釁似的瞪了一眼魯昆,不過他還是屈服了,他低聲下氣地說,"對不 起,簡妮小姐。剛才,我沒有看見你進門,說實話,你是我見到過的最漂亮的女 人。"

    "沒關係!"我妻子簡妮嬌滴滴地說,"林大哥,我可以靠近一些爐子嗎,在 車上,我都快凍僵了。"

    林東身子一側,讓開路,接著,他跑到燒得通紅的爐子邊,向裡面加了幾塊 煤,他連聲說,"請坐,請坐,小姐,我給你搬一把椅子來。"

    屋子裡的氣氛一下子緩和下來,我也向林東作了自我介紹,跟他握手互相問 候。林東的大手很有力量,握得我的手生疼。他們取來了三把椅子,其中一把椅 子的靠背不見了,我懷疑他們是用來生火了,我們幾個人圍坐在熱乎乎的爐子周 圍取暖,我妻子坐在我的身邊,儘可能的遠離粗魯的林東,由於椅子不夠,魯昆 和孟鼎只好坐在爐子邊上的床鋪上,他們探出身子取暖。

    通紅的爐子裡噴射出耀眼的火苗,溫暖著整個房間,不一會兒,我們就從凍 得瑟瑟發抖中緩過來。又過了一會兒,我和妻子熱得脫掉了夾克,我妻子穿著一 件粉紅色的T恤衫。我注意到,妻子簡妮那豐滿的乳房高高地挺立著,儘管她帶 著乳罩,可是她那硬硬乳頭的輪廓依然依稀可見。這時候,我偷偷一眼瞥見林東 正在貪婪的盯著我妻子的乳房,他不斷地舔著他的嘴唇,像是要吸吮我妻子的乳 頭似的,頓時,整個屋子一下子陷入了緊張的氣氛之中。

    就在此時,魯昆打破了尷尬的局面,他拎著一個大茶壺,探出身子放到了爐 子上,"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們準備做飯!"林東說道。他的胳膊有意無意地碰了 一下我妻子豐滿的乳房,我注意到,他偷偷地,然而卻是貪婪地盯著我妻子的豐 滿的胸部,接著,他笑嘻嘻地望著我妻子那張漂亮的臉蛋說,"說實話,簡妮, 你太漂亮了,這麼多年來,我們從沒見過像你這麼漂亮的美女。"我妻子尷尬地 向魯昆笑了笑,她的臉上泛起羞澀的紅暈。魯昆轉身走進了裡面的一間小屋,去 取柴火。

    我聽到魯昆的話,感覺有點心驚肉跳。我望著漂亮的妻子,她並沒有看我, 而是低著頭,她的臉上掛著迷人的微笑,像是若有所思的樣子,作為丈夫,我知 道她是一位性慾強烈的女人,當她聽到魯昆露骨的挑逗的話的時候,她在做何感 想。我一想到這些,我的腦子裡一下子浮現出一幅奇怪的畫面,我看見我的妻子 全身赤裸、一絲不掛躺在床上,正在一個接一個地輪流跟魯昆他們做愛,她的嘴 裡不斷地發出快樂的哼哼聲。這時候,我的大陰莖情不自禁地勃起了,我的睪丸 裡的精液在攪動。以前,我曾經在雜誌上不止一次的看到過文章,一些丈夫特別 喜歡偷看,他們的妻子跟幾個男人做愛,甚至,被幾個男人輪姦的場面。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