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4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10-1 02:22:25

「這是我所有的錢了啊,沒辦法,現在醫院太黑了,哎,我們窮人就是這個
命。」小林子又開始述說社會的不公和自己哀怨起來。

  但是今天他的哀怨讓美娟格外的反感,「你是大男人啊,如果你要娶我,我
爸爸現在生病了,他現在需要手術,你除了會抱怨還會做什麼!」美娟憤怒的說
道。

  「那你讓我怎麼辦,我也不過是一個打工仔,你讓我上哪給你找30000
塊。」小林子也憤怒的回應道,這段時間他感覺美娟明顯對自己冷淡了,自己也
是憋著一肚子怒火。

  「好,你沒有辦法,我自己想辦法!」美娟憤恨的把錢扔還了小林子。

  「廠長,我爸爸生病了,需要手術。」美娟在趙廠長懷裡哭著說道。

  「哦,缺錢嗎?需要多少?」趙廠長笑著說道。

  「醫生說整個手術需要3萬塊,嗚嗚,我上哪裡找這筆錢,能不能我先預支
工錢,嗚嗚」美娟傷心地哭著,是那麼的無助。、「三萬是嗎?這裡是五萬,盡
量讓老人家做手術好點,還要給手術醫生紅包,還有老人家的營養,這樣寬裕點
。」趙廠長微笑著從自己抽屜裡拿出一疊厚厚的鈔票。

  「廠長,這真是太謝謝您了,你要我做牛做馬都可以。」美娟像看見救星一
樣看著趙廠長,突然覺得好溫暖,他的肩膀好厚實好有安全感。

  「那晚上,美娟要不你到我這裡來。」趙廠長突然露出淫邪的笑臉,肥手不
規矩的在她堅挺高聳的乳房上抓捏著,但是這次她出奇的沒有特別的反感。「你
這個色鬼,那你晚上可要憐惜人家哦。」美娟妖媚的笑著說道。

  「啊,啊,不要啊,廠長,你好猛啊。」在河邊的小白樓的三樓又在上演著
一副春宮劇,一個美艷的女人匍匐在肥胖的廠長胯下,白嫩的小手托弄著廠長的
睪丸,嬌嫩的小口吞吐著廠長黑黝黝巨大陽具,精緻妖艷的臉蛋上露出風騷的春
色,烏亮的長髮披散在她的香肩上不停的擺動。

  今天的美娟格外的美艷,她今天穿著一身紫紅的旗袍,這是趙廠長為了滿足
自己的癖好送給她的,以前她一直覺得太艷麗了,但是今天卻穿上了,做工精細
的旗袍緊緊的裹住她曲線玲瓏的身體,一雙性感修長的黑絲美腿跪在趙廠長的胯
下,像一個美麗的女奴一樣伺候著他。

  「嗷唔,小騷貨,你越來越騷了。」趙廠長興奮的說道。肥手扶著美娟漂亮
的頭往自己胯下按下去。巨大的陽具在美娟的小口中不停的抽插著,發出「嘰咕
,嘰咕」的聲音,口水帶著精液順著美娟的口角趟在了她胸前的衣襟上。

  「來,美娟,你爬下,把屁股�高,廠長我今天和你玩個新遊戲。」趙廠長
突然拔出陽具,然後淫邪的說道。

  「嗯。」美娟溫順的爬在他的身前,美翹的香臀高高的�起,露出紫色的丁
字褲,旗袍的下襬被拉至她的腰際,她很詫異。趙廠長比了比自己的陽具,對準
她的菊花,猛插進去。「啊!!」美娟痛的雙腿亂蹬,白嫩的小手死死地抓住床
單,殷紅的鮮血順著她的美臀,修長的美腿,映紅了她的絲襪,慢慢的在床上畫
出一個淒慘淫靡的圖案。「廠長,你這個畜生。」美娟淚水漣漣的哭號道。

  但是趙廠長顯然早有準備,雙手固定好她的腰肢,下體根本不理她的反抗,
狠狠地操著這個鮮嫩的美女,濕噠噠的淫液,少女的鮮血,還有自己的精液讓他
的陽具有了很好的潤滑劑和興奮劑。那個晚上姓趙的廠長終於嘗遍了美娟身上所
有的洞,美娟在那個晚上哭喊了很久很久。

  「美娟,那次是我不對,你不要生氣啊,我已經向工友借了2000塊錢,
要不你先拿去應急。」在電話裡小林子低聲下氣的對著美娟說道。

  「不用了,小林子,你還是存好你自己的錢吧,我以後的事情不需要麻煩你
了,我反正也不是你什麼人,對不。」電話的另一頭美娟冷漠的說道。

  「美娟,不要這樣說啊,美娟。」小林子哭喊著說道。

  「小林子,忘記我吧,可能我真的不合適,不要再打來了」美娟按斷了電話
,淚水慢慢的在她嬌美的臉蛋上流了下來。

  後來終於紙包不住火,小林子知道美娟拋棄自己做了趙廠長的玩物和情婦,
憤怒的他衝進廠裡,當著很多工人的面狠狠的扇了美娟一個耳光,又想衝進廠長
辦公室,想去找姓趙的理論,可是廠長辦公室不是那麼好進的。在外面就被保安
給制止了,2個粗壯的保安狠狠的把他虐了一頓,當他被打的匍匐在地上爬不起
來的時候,他依稀看見美娟躺在姓趙的懷裡不停的哭泣著,而姓趙的畜生怎不停
的安慰著,拿著他的髒手不停在美娟臉上拭擦著淚水。

  後來美娟就徹底淪為姓趙的玩物,為了姓趙的打過三次胎,後來聽說她還被
姓趙的送給別人玩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小林子斷斷續續的說道,一邊哭一邊不停的捶打自己。王陽聽完小林子的故
事感覺很壓抑,有種說不出感覺,自己好像要爆炸了,自己不知道那裡出錯了,
憑什麼,憑什麼,這難道就是屌絲的命!憑什麼!
ptc077   

回覆 評分 舉報        
6樓
發表於 2015-2-19 08:15:01 |只看該作者 |簡繁
 第三章

  何謂屌絲?

  是指收入少,地位低,長得醜,人命賤的人嗎?那麼那些人是天生人命賤的
?是農民,還是父母是下崗工人的?人天生就是分成三六九等的嗎?難道命運真
的就無法改變。王陽不停地問自己,自己是屌絲嗎?

  自己真的是屌絲嗎?從現在他的情況來看,沒錯,他是屌絲,他買不起房子
,沒有票子,沒有車子,根本就不可能有妻子,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裡,他是
生物鏈的最低端,干的是所謂叫做白領的體力活。

  每天小心翼翼,兢兢業業的活著,看著老闆的臉色活著,忍受著自己心愛的
女神被人佔有、玩弄、淩辱,每當自己一闔眼,他心中的怒火就開始燃燒,那是
一種不甘,不忿,他不想認輸,他不想一輩子做loser !

  可是機會呢?在他和夏流同時畢業的時候,擺在兩個人面前的機會是如此的
懸殊,兩個人從起跑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他很難、很難贏過夏流,有什麼辦法
,有什麼辦法?!

  王陽暴躁的問自己,從古至今,歷史的長河裡演繹著不少屌絲的逆襲,最典
型的例子就比如說拿破崙傳奇,那是一個傳說,一個沒落的貴族最後通過自己的
奮鬥成為歐洲的皇帝,那是何等的輝煌;在比如說中國80年代那時候的暴富一
代,比如現在的電商傳奇,王陽有時候甚至惡毒的想著自己最愛看的小說家。

  忘語,這個鳥人以前不是典型的屌絲,現在這個死胖子絕對屬於高富帥,哦
,不對,矮富挫,貌似高和帥和這個死胖子搭不了邊,以前一個廠裡的工人,現
在不但在京城買了大房子,還娶了一個大美女做老婆,實在是不可忍耐!我要怎
麼改變。

  其實春節回家,對於王陽最煩惱的事情還遠不止這個,回來之後父母旁敲側
擊的打聽到自己的寶貝兒子還是單身,這怎麼行,現在王陽都已經27了,在農
村這樣的小夥子兒子都已經會打醬油了,還是快點把他解決好媳婦的事情,讓他
安定下來。

  以老人的眼光杭州雖好,但是太遠,哎,離開自己身邊那麼遠,萬一小孩子
走歪路怎麼辦,萬一小孩子被帶壞怎麼辦,現在外面花花世界太多,看王陽回來
那股勁,作為他的父母就感覺到一個不踏實。

  「王陽,媽明天帶你去一戶人家走動走動。」母親和藹殷切的目光正對著心
裡打著小九九的王陽。

  「媽,這,明天去哪?」王陽心裡其實已經和明鏡一樣了,回到家裡,從父
母的口音語氣中,自己知道快要被逼迫去相親了。

  畢竟他這個年紀在山裡的農村絕對屬於剩男型,有些親戚,有些街坊鄰居面
前不說,私底下都背後對他竊竊私語,「你看,這個陽子,都老大不小了,還不
結婚,八成不會有病吧。誰說不是呢,你看他走路的樣子,走路都鼻孔朝天去了
。你看他看人的樣子,有什麼了不起的。」

  這些事最常見的閒言碎語,在大山裡的農村沒什麼娛樂活動,農婦們在家就
是東加長西家短的聊天打發時間,用她們狹隘的眼睛去看別人,總以為外面的世
界就和這個小山村一樣。

  王陽無所謂,對於這些個閒話一笑了之,他可不想在這個小鄉村,這個小縣
城一輩子,一輩子重複自己父母走過的命運。可是他的父母受不了,無處不在的
閒言碎語,對兒子在異地工作的抱怨和思念,讓王陽的父母很武斷的決定需要立
刻馬上幫王陽找個媳婦。

  「小陽子,怎麼了?外面幾年,翅膀硬了,看不起人了,你看看你,都老大
不小了,還不成家,知道什麼叫成家立業嗎?要先成家再立業,不把自己先穩定
好,怎麼有心思去幹其他,明天就跟著你媽去。」王陽的父親終於火了,是被王
陽這種推推搡搡的態度的激怒了,這個孩子可真不懂事啊,為了他娶媳婦的事情
,自己老兩口操碎了心,他卻無動於衷,哎,不孝子啊!

  相親,其實如果實在八十年代的時候,其實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那時候
大家互相之間一般都是通過媒人來說媒,然後在家長一起坐下來,互相聊著各自
希望的話題,那時候還是以人品,學識,還有就是在哪裡工作為主要感興趣的話
題,但是到了現在2010年代,這時候雙方家長坐在一起,媒人介紹則更像是
菜市場的買賣,你家兒子學歷是什麼?

  「哦,我兒子是本科學校畢業的。」老兩口很自豪的說道。

  「本科,現在滿大街都是本科,不稀奇的。」媒人和女方家長不屑的說道,
「你們在鎮上買了房子沒有?」

  「這∼這個還沒有,但是如果小兩口真的好上了,我們會籌錢買的。」王陽
的父母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很尷尬的說道。

  「我們家小潔可不會跟你一起還貸款的。」女方的父母立刻點出了要害。

  只見王陽父母的臉更加紅了,連忙擺手道,「不會,不會,怎麼會呢,貸款
當然是我們王陽和我們老兩口來還得。」

  「你們家有汽車嗎?」女方的父母有問了一個常見的相親問題。

  「還沒有,如果需要,我們可以買的。」王陽的父母小心翼翼的說道,絲毫
沒注意在他們旁邊王陽的眼睛是那樣的悲哀和憤恨。

  接下來的問題都是一些硬件軟件的條件,硬件條件比如是「他們那邊」的聘
禮一般是多少的,「他們那邊」一般的規矩是怎麼樣的,「他們家的女兒」是不
會幹家務的,不會把錢拿出來的,等等,一系列應聘條件。

  突然一個不是很和諧的聲音從這個相親女嘴裡說出來了,「媽,我們走吧,
他們家條件不好,還是你上一次的人家好。」

  這一下,王陽的父母臉上實在很難掛住了,王陽可以感覺到自己父母的羞愧,
可以感覺到自己父親的無奈的憤怒,但是他自己反而很平靜。

  「好的,既然這樣,我們再見。」王陽突然站起身子,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留下震驚在原地的父母。

  「哎,你這人怎麼這樣啊。」女方的家長感覺到眼前這個相親男孩怎麼不給
臉,這種人還想娶自己女兒,做夢。

  「王陽,你給我回來!」王陽的父親一聲斷喝,這個小孩咋這麼不懂事呢!

  王陽突然甩開父親的手,飛一樣的跑了出去,留下滿臉錯愕的女孩和老人。

  「你這是做什麼,你知道現在給你找個媳婦爹娘多不容易嗎?」回到家中,
王陽父親看見王陽在自己房間裡整理就氣打不出來。

  沈默,王陽什麼也沒說,繼續疊著自己的衣服,看得出王陽想提前回去。

  「現在娶媳婦,你要知道,我們村很多小夥子都打著光棍呢?也就是你,讀
了書,人家才答應見見,你看看我們家對面的小林子,他的媳婦不是也跑了,現
在女娃嬌貴不知道!」王陽父親有點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沈默,王陽現在只用這樣一種方式回擊著自己的父親。

  「陽子,你這是要去哪裡,大過年的。」王陽的母親哭著不然王陽繼續收拾
東西了。

  「媽,爸,對不起,我做不到,我自己的路我還是想自己走。」說完,王陽
拿起自己背包就往外面走。

  「滾,你敢走出這個家門,你就不要回來!」王陽父親突然發怒道,什麼時
候輪到自己這個小子來橫了。

  「媽媽,爸爸,對不起,我一定會混出個人樣才回來。」王陽突然跪在地上,
對著自己的雙親磕了一個頭起身關門離開,留下自己孤單落寂的父母。

  王陽一步一步的走著,眼淚卻不自主的流了下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
好不甘心,憑什麼!現在在王陽的腦子掙扎,憤怒充斥自己,他恨!他怨!原本
感覺蠻長的村間小路,現在似乎感覺好短。

  「咦,陽子,你這是去哪啊?」小林子一隻手拿著酒瓶,搖搖晃晃醉眼朦朧
的看著自己的小夥伴。

  小林子自從被美娟甩了後,也沒有什麼好好的工作,一直待業在家,是村裡
典型笑料,他自己也借酒消愁,每天買醉。

  「小林子,我想走出這個山村,你一起走嗎?」王陽鬼使神差的問了一句。

  「出村子?去那?」小林子有點迷糊的問道。

  「去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去拿回尊嚴,去拿回我們失去的東西!」王陽憤
恨的說道。

  「去,我要我的美娟,嗚嗚……」小林子有流下了眼淚。

  「住口!」王陽突然斷喝道,「男人哭什麼,走,跟著哥,我們一起出去闖。
走,現在就走!」王陽有點瘋狂。

  就這樣,小林子在家裡略微收拾一下東西就跟著王陽出發了,其實這個年,
小林子也不想過了,因為村子裡對他這個被戴綠帽子的男人同樣是閒言碎語,他
比王陽還要不堪更多。

  「我們去哪?」在路上,小林子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去發財!」王陽回道。

  的確是發財,大年三十的晚上,月黑風高,王陽和小林子偷偷地爬進了鎮政
府的大樓內進行盜竊,可能是運氣,可能也是命運,成功的很容易,年初一和年
初二,在相鄰隔壁的鎮上的政府同樣發生著這一幕,在兩個人的出租房內,看著
面前堆積如山的毛爺爺,王陽和小林子迷醉了。

  他們初步點了一下,三個鎮長和書記辦公室中總共盜取人民幣一共六十多萬
,還有很多名貴飾品。在山南鎮書記的辦公室內還發現了一本日記,裡面盡然詳
細記錄了各種辦事記錄,甚至最後還記錄自己的相好電話,這個人渣,居然有8
個情婦。

  王陽憤恨的看著眼前這本邪惡的日記,8個情婦,我們的書記都給她們專門
分門別類,比如這個周�雪,才22歲,是一個藝校的學生妹,每週六晚,比如
這個吳茉莉,今年已經40了,是一個典型的美婦,看著她們爭奇鬥豔的照片,
王陽和小林子嫉妒,眼饞。

  「哥,我們下一步怎麼辦,還是繼續偷嗎?」小林子有點傻傻的看著滿床的
百元紅鈔問道。

  「不了,但是我們需要和這些個領導談談條件。」王陽笑呵呵說道,「小林
子,我讓你拍的照片都放了嗎?」

  「放好了,哥。」小林子立刻回道,他現在對王陽很佩服,至少現在他們手
裡卻是拿到錢了,至於這些錢是偷來的,他不想去多想,只是他有些奇怪,每次
王陽去偷的時候居然都用手機把辦公室周邊和發現禮品的櫃子啊抽屜啊什麼的一
起拍了,還耽擱了不少時間,小林子對這個有點抱怨還有疑問,但是他相信王陽
哥,所以也沒有問。

  「小林子,這些錢我們可以拿,但是我們需要點手段。」王陽的語氣中充滿
的掌控局勢的自信。

  王陽和小林子在自己的出租屋內是興奮和迷茫,但是瀰漫在三個市委大院內
的卻是憤怒,擔心,徬徨。

  「怎麼回事?怎麼會被盜竊呢,市政府門口的保安都是吃屎的嗎!居然大過
年的被盜竊了!」在三個市長及書記辦公室內,保安隊長都在無奈的接受著口沫
飛濺的辱罵。

  「一群廢物,把那個晚上當班的保安給我辭了!滾!」

  憤怒的聲音難以平抑各位書記和市長的擔憂,那可是一大筆錢啊,如果被人
知道自己在過節期間如此收禮,這……萬一被曝光那可就糟了啊,當然最擔心的
就是山南鎮的書記,他發現自己的秘密小本子放在那麼隱秘的小格子裡也會被盜
竊,哪裡的東西如果被曝光……他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脖子哪裡有點涼颼颼的。

  雖然被盜竊的是市長及書記的辦公室且盜竊金額巨大,但是風聲卻是很小,
對外面聲稱就是一個小賊,來市委大院盜竊,但是呢,市委書記和市長的辦公室
實在是太清廉了,也就盜走了1000塊錢左右,警方也正在追查,這是其中一
個,另外兩個鎮根本就沒有報案,但是暗地裡警察已經被關照加緊排查。

  很快警察就找到了在出租屋內的王陽,沒有驚恐,沒有慌張,王陽很淡定。

  在山南鎮的派出所內,王陽正在被審訊著。

  「說,你的盜竊贓物藏在什麼地方!」一個年輕的警員惡狠狠的問道。

  「警官,我想和山南書記私下聊一會,如果方便的話,請您告訴他,再這之
前我不會回答任何問題。」王陽還是一臉淡漠的說道。

  「王陽,你是一名大學生,你本來有著美好的前途,你這樣對得起你的父母
嗎,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還不趕快交代你的犯罪過程,把贓物交出來!」邊上
一個年級偏大的警官語重心長的說道,那個樣子是如此的誠懇。

  「呵呵∼我說過,我想和書記當面聊會天,你可以在這裡把我打死,但是在
這之前我不會說任何事情。」王陽決絕的說道。

  那名警官繼續說了一會,看王陽軟硬不吃,甚至對他進行一頓暴打,但是王
陽死死的咬著牙齒,死活不說,一句話也不說。

  第三天的晚上,大概22點左右,王陽突然被提審。

  站在他面前的就是山南鎮書記林偉業,「你不是要見我嗎?說吧。」林偉業
也很淡漠的看著對面已經有點不成人形的王陽。

  「書記,您好啊,我想你應該知道我找你來的目的吧。」王陽笑了笑說道。

  「你要怎樣才能把小本子還給我?」林偉業瞳孔微微一縮,冷冷的說道。

  「書記,我只不過想混口飯吃罷了,所以我想做點小營生,需要您照顧下。」
王陽回答道。

  「哼,我怎麼知道你會不講信用,你把我本子還給我,你放你出去,你拿走
那些錢都給你,就算你這幾天的湯藥費。」林偉業有點不耐煩的說道。

  「呵呵,書記,我王陽賤民一條,無所謂湯藥什麼的,但是我就是想找個大
人物照我,我看林書記就是我命中貴人,至於那個小本子,我出去後立馬就還你,
書記我揭發你對我沒有任何好處,我王陽也是一個貪財好色的人。」王陽笑嘻嘻
的說道,有點陰冷的聲音迴蕩在拘留所內顯得有點妖。

  「你手上是不是有副本!」林偉業沈默了一會說道,看得出林書記有點無奈,
沒辦法自己的把柄被他捏住了。

  「副本,沒有,只不過我有點照片藏了起來,雖然我很信任書記的為人,但
是你也知道,像林書記這樣大人物,捏死我一隻小螞蟻實在太容易了,甚至沒有
這些照片這個拘留所我都走不出去的。」王陽有點淒涼的笑道。

  「你膽子很大啊,居然敢威脅我,你就不怕我現在就對付你。」林偉業突然
猙獰的說道。

  「當然,只是我想書記這樣的大人物是不會容許自己身上有一點危險的,而
告發書記您對我一點好處也沒有,我以後還想依靠書記平步青雲呢。」王陽說出
了自己的目的。

  「你還想讓我幫你平步青雲?!」林偉業被氣得有點好笑。

  「怎麼不行,書記,我可以做您的一條狗,我什麼都沒有,我想要錢我想要
女人我想要做官!」王陽沒有跟著笑,只是對著林偉業說出了自己的心裡的那句
話,語氣中帶著點憤恨。

  林書記現在感覺自己很麻煩,在他眼裡,眼前這個王陽就是一個實足的亡命
之徒,平時自己的絕不願意去招惹的,但是現在沒辦法,只有硬著頭皮上了。

  「好吧,你既然想好好過日子,那你把小本子先還給我,以後就看你以後表
現了。」林偉業無奈且不耐煩的說道,他實在受不了和這樣一個在他眼裡什麼都
沒有的小青年多囉嗦。

  很快王陽就被放了出來,拘留一天,出來之後王陽立刻兌現自己的諾言,把
拿到的錢和小本子還給了林偉業,而他在林偉業的指示下辦起了一個小公司,主
要是賣賣辦公用品啊、水果之類「辦公用品」。

  有林偉業這個縣委書記照著,王陽和小林子的生意做得紅紅火火,縣委大院
內的採購很多單子都被他拿到,而王陽也很會做人,他把此前偷來的錢都悄悄的
還給了那些個市長和市委書記,而且還加了10%的利息。

  通過林偉業的關係照顧進來的生意也拿出一大部分利潤孝敬給了這位「嗯人
書記」所以一來二去很快林偉業就覺得這個小夥子還是不錯的,雖然手段用的下
作點,但是怎麼說還是一個明白人,而且嘴巴也很緊,做事也很牢靠,就開始信
任起來。林偉業還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幫助大學生就業嘛。

  王陽做人也是很乖覺,對於書記和領導小嘴那叫一個甜啊,對於這樣的奴才
,領導很滿意。

  時間過得很快,2年時間讓王陽和小林子從一個一無所有的窮屌絲變成了一
個城裡人,在山南買了新房子,買了一輛別克小汽車,這個日子過得紅紅火火,
村裡給他們的介紹對象也開始變多了,村裡人都聽說了,王陽現在在山南做大老
板了,開了個大公司,還是國有企業,專門給市委大院送貨呢,真是個光明前途
的青年啊!

  給王陽和小林子介紹對象的人也開始多了。此前王陽在老家相親的那個拜金
女也再次通過媒人過來說媒,想找個先機,可是王陽卻死活不願意,不管是父母
要求的,還是媒人介紹的,死活不同意。王陽不想認輸,不想認命!

  小林子卻很快沈淪了,應該說小林子還是很想穩定的,林偉業後來幫小林子
搞進了一個下屬單位,做一個司機,平時油水還不錯,工作也不累,逢年過節的
福利的也不差,在村裡也算是一個有為青年。

  再說小林子雖然被美娟傷了,但是當媒人把一個新的姑娘介紹過來的時候,
小林子沒把握住,後來姑娘肚子大了,只得奉子成婚了唄,為此王陽還嘲笑了他
好一陣,但是小林子不管如何,他對王陽沒話可說,沒有他的王陽哥,他現在還
在做著娶媳婦的夢呢,哪像現在,媳婦都指著自己肚子硬要塞過來一般。

  但是王陽真的就快樂嗎?王陽不想找嗎?王陽自己也不知道。

  突然有一天,林偉業突然找到王陽神秘兮兮的說道,「小陽子,我需要你幫
我一個忙!」

  「叔,你咋說這話呢?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叔你說吧。」王陽滿臉笑容熱情
的說道。

  「小陽子,這個事情的,其實也比較麻煩,可能要你稍微犧牲下。」林偉業
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看他的臉色感覺有點奇怪。

  「額,叔,什麼事啊?」王陽奇怪的問道,其實當林書記說要他犧牲一下的
時候他心中就咯噔一下,心中還是一陣竊喜的,能為領導犧牲,不是每個人都有
機會啊。

  「是這樣啊,小陽,你知道我有一個叫做周�雪的小女娃吧。」林書記有點
疙疙瘩瘩的說道。

  「是啊,怎麼了,叔?」王陽繼續問道。

  「額,不小心,這個女娃子懷孕了。」林偉業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王陽,「
而且我讓她去做過B超,是個男娃,你也知道,我到現在為止就一個小女兒,如
果這個是男娃我想讓她生下來,但是小週一個孩子如果突然生下來,卻沒有父親
容易引起非議,而且小孩子也不能報戶口,所以我想要不你娶了小周吧,反正你
也沒結婚,這樣就可以順利的把小孩生下來,至於小周人長的沒話說,我想不也
不會介意吧。」林偉業說道最後都有些不敢看著王陽說了。

  王陽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他想上週�雪嗎?想,周�雪今年24歲,藝校
畢業,那個身材,那個臉蛋沒的說,長得和明星一個一個樣。但是想幹她和娶她
是兩個概念,更何況還要附帶肚子裡別人的孩子。王陽已經憤怒的無法言語了。

  「小陽子,其實你別這樣啊,我知道,這件事你很為難,但是你也要照顧一
下叔啊。」林偉業繼續勸解道,「小周,知道自己懷孕後,幾次想把小孩拿掉,
我好說歹說才勸好了,你也知道,叔現在膝下無子,叔已經50歲了,這個小孩
實在不容易啊。放心叔會補償你的。」

  王陽雖然憤怒,但是他很快就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知道這是一個也是機會,
一個可以把林偉業套在自己身上的機會,「叔,你知道,這真的很難辦的啊。」
王陽表現出很為難之色。

  「王陽,我知道,這個對你很委屈很不公平,但是你相信叔,我一定會補償
你,你不是一直想要接大工程,叔保證幫你,你也不用擔心小周,她的模樣你是
知道的。」林偉業看王陽並沒有把話說死,就心中一喜,立刻就趁熱打鐵起來。

  「叔,可是你知道我原來連女朋友都還沒有,這,叔……」王陽露出委屈之
極的樣子,眼睛裡淚光閃閃。

  林書記自己也覺得這個事情確是欺負了王陽,但是沒辦法啊,現在周�雪可
是指著肚子裡的孩子逼宮啊,如果不同意,周�雪可是立馬會翻臉,說不定還把
自己給舉報了,自己離婚去和周�雪更加不可能,如果讓自己岳丈知道了,那自
己的前途也就玩完了。

  所以林書記還是很耐下心子來勸王陽,「我說小陽子,我們男人嘛,首先就
要注重事業,至於女人,等你有了錢有了勢還不是分分鐘的事,這個事叔知道虧
待你了,但是叔不會忘記你的,你放心以後你就是我侄子,叔一定會全力幫你的。」

  王陽看了一下,話已經說到這裡了,如果自己再不答應,那就只有和姓林的
翻臉了,這個代價是他現在不願意承受的,「那既然叔你把話說到這裡了,說實
話我王陽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我王陽有今天,在城裡有車有房都是叔照顧的
,我一定會把叔的事情辦好的。」王陽似乎下了很大決心似地,緩緩點頭道。

  林書記終於送了一口氣,還有點小激動,麻煩事終於完美解決了,哎,我的
兒子啊,這個王陽這是很乖覺,以後還是要好好照顧一下他的。現在林偉業怎麼
看王陽就怎麼順眼,小青年不錯啊,有前途。

  王陽的父母被如此突然而來的驚喜所震住了,什麼小陽子和一個城裡的大美
女要結婚了,但是聽說始終不如眼見為真,真的看見王陽領著一個天仙似的美女
走進家門的時候,那種喜悅一下子塞滿了王陽父母的腦門,這閨女長得,真是美,
村裡的農婦們也帶著羨慕。

  村裡的姑娘則帶著嫉妒,看著王陽和他的美豔老婆開車小汽車風風光光的來
,有風風光光的去,那種恨啊!當初怎麼自己就瞎了眼沒看上這個好男人那,村
裡的姑娘都快把自己給恨死了。

  婚禮很順利,也許是林書記關照好周�雪,從頭至尾周�雪很配合的完成和
王陽的表演,王陽的婚房早就準備好了,車子王陽也買好了,也許為了補償王陽,
林偉業給了王陽50萬讓他去置辦婚禮,一切都是很順利也很美好,當眾親友和
王陽的父母看見如花似玉的新娘被王陽牽起手走進婚姻的殿堂,他們都激動地留
下了幸福的淚水。

  「我很高興,我能看見自己的侄兒王陽今天娶了這位如花似玉周�雪女士,
王陽平時在工作中認真負責,年輕有為……」林偉業洋洋灑灑的宣讀著婚姻宣言,
並且還做了王陽和周�雪的證婚人。

  下面那些山裡農村來的鄉下人那裡見過縣委書記啊,那是多大的官啊,看王
陽還被人家認作了侄子,這是多大的造化啊,那些農村的小姑娘們就更加恨自己
當初不識人啊。

  喜慶的婚房,紅豔豔的蠟燭,搖曳的燭光,醇厚的美酒,晶瑩的高腳杯,那
是幸福的殿堂,可是相對而坐著的新人的臉上卻已經沒有了幸福的顏色。被送進
洞房後的周�雪就沒有了好臉色,說實在被林書記強逼自己下嫁給王陽這個山裡
的小子,自己是一百個不願意的,但是林偉業說了,他要這個兒子,但是如果他
不可能離婚,如果自己死纏著不放,那就真的一拍兩散,那麼自己一分錢拿不到
不說還會遭到姓林的報復。

  周�雪知道林偉業的手段,所以無奈的認命了,林偉業看周�雪有點屈服了
,就繼續勸慰道,什麼王陽現在有自己的公司,也算是有房有車一族,而且自己
和他結婚後更加會好好補償自己,況且他再怎麼狠也不會虧待自己的兒子吧,就
這麼軟硬兼施之下,周�雪無奈的答應了陪王陽演這場鬧劇。

  可以說王陽和自己在林偉業的撮合之下閃電結婚了,對於王陽自己倒也一開
始沒有太大牴觸,長得還算不賴,自己看過那個婚房,還不錯,有那麼一百三四
十平米,裝修的也不錯,有輛尼桑代步車,算是一個10分屌絲吧。

  唯一讓她鄙視的就是這個男人咋這麼沒骨氣呢,明知道自己懷了姓林的骨肉
還願意娶自己,居然還在家裡風光大辦,實在無語,不過也是,否則這麼一個鄉
下來的瓊屌絲怎麼可能搭上林偉業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老畜生的線,還在城裡買
了房和車,唉,算了,不想了,自己也老大不小了,就將就的嫁了吧。

  想著想著,周�雪看向王陽的目光開始柔和起來了,以後要跟這個男人過日
子嘛,總是要好好對待一下不是。

  王陽還是那樣微笑著看著眼前這大美人,應該說周�雪比他此前接觸到李莉
也一點不錯,雪白俊俏的瓜子臉,堅挺小巧飽滿的美乳把自她的婚紗頂的老高,
修長模特一般水蛇的身材,自己都可以想像的出把這個絕色大美女壓在身體下是
如何的快活了。

  那雙筆直美腿,包裹著細格網狀白色絲襪,纖巧的玉足上穿著水晶一般的高
跟鞋,這樣的大美女如果放在王陽以前讀書的三本院校絕對是校花級別的,如果
是3∼4年之前自己剛畢業那會,自己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老婆會是這樣的妖嬈
,應該說自己很滿意。

  嗯,只是現在有點尷尬,他可以看的出眼前這個女子並不是很認同自己,也
是無奈陪自己演這場戲,眼角有時也在剎那不經意之間路露出看不起自己,是的
看不起自己,王陽現在也有點看不起自己,自己幫姓林的養兒子,接受了他享用
了的破鞋。

  可是那又怎麼樣,自己想上位,有更加好的選擇嗎,只要兒子在自己手裡,
林偉業就一定會盡全力幫自己,眼前這個妖嬈的女子等會也會在自己胯下呻吟,
沒錯,自己是被侮辱了,自己是下賤,但是古有韓信忍受胯下之辱,自己什麼都
沒有,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自己不會放棄!

  「老婆。」王陽色眯眯的看著這個被林偉業玩爛的破鞋。

  「你幹什麼?」周�雪警惕的看著王陽,她發現眼前這個男人就是一個好色
之徒,而且不要臉。

  「幹什麼?我們結婚了,洞房花燭夜,你說干什麼,我的大美女老婆,呵呵∼」
王陽本來還算英俊的臉已經變得扭曲,現在王陽的臉上只有瘋狂的色慾,那是一
種野性的獸慾。

  「姓王的,你知道我是林偉業的人!」周�雪憤怒的。

  「但是你現在是我的老婆,我明媒正娶的老婆,你如果想把事情鬧大,那你
就喊吧。」王陽無所謂的說道,被色慾扭曲的臉上只有無恥還有無賴。

  「你無恥!」周�雪怒道。

  「沒錯我無恥,但是你現在是我老婆,我現在就是要干死你!」王陽再也無
法忍耐了,他早已把身上的禮服扒下扔在地上,就像一隻禽獸把美貌的周�雪按
到在婚床上。

  「畜生,不要啊。」周�雪白嫩的小手握著粉拳無力的捶打這個在自己身上
發洩獸慾的王陽,「啊!!」潔白的婚紗在王陽狂暴的撕扯中被撕裂、撕爛。

  王陽的手撫摸著周�雪裹著白色絲襪修長的腿,王陽很快就脫下了褲子,髒
兮兮的東西已經硬得向上翹起著,王陽光著屁股騎到了周�雪身上,周�雪以為
他要插進去了呢,就�起了腿,可王陽竟然掉過身子,粗大的陰莖伸到了周�雪
的嘴邊,他的頭伸到了周�雪的雙腿中間。

  「你要幹什麼?」周�雪從來沒有經受過這個,用手推著王陽的身子,王陽
的陰莖在眼前晃來晃去的,顯得十分醜陋。

  「騷貨,用你的舌頭舔。」王陽一邊說著,一邊已經低下了頭,把薄薄的真
絲丁字內褲拉到了一邊,熱乎乎的嘴唇已經碰到了周�雪飽滿豐美的陰部,周�
雪渾身一顫,兩條腿不由得夾緊了,連體的白色絲襪讓周�雪的下身顯得更是妖
豔,王陽細緻地舔著周�雪的陰唇、陰毛,甚至是尿道口。

  周�雪在強烈的刺激之下不停地顫抖,也許是出於自己的自尊,她現在心裡
還是看不起王陽來著,就是不願意去含王陽的陰莖,連眼睛都不敢睜開看。

  王陽舔了一會兒,翻身起來,騎到了周�雪的胸上,周�雪的婚紗禮服已經
撕爛的都成一片一片了,王陽把陰莖頂到了周�雪的嘴上,一股臭烘烘的味道直
沖周�雪的鼻子,周�雪緊緊地閉著嘴,扭過了頭。

  「快點,騷貨,跟我裝什麼處女?」王陽把陰莖不停地在周�雪粉紅的嘴唇
上撞著。

  周�雪來回晃動著頭,眼角已經有了點淚光,終於張開了嘴。

  王陽美美地享受著美人吹簫的滋味,雖然林偉業叫周�雪舔過,但是人家林
偉業可是山南一把手,明顯的成功人士,王陽這個鄉下來的窮屌絲算什麼!

  王陽的東西很快就被舔含硬了,周�雪的口上功夫的確了得,畢竟她也算是
身經百戰,在被林偉業包養之前,甚至在被包養的時候,像自己這樣的大美女從
來不缺男人,很快就讓王陽有要射的感覺。

  他一看這樣,也不敢多耽誤,將肉棒抽了出來先透兩口氣,又憋了兩口氣,
轉過身來,把肉棒頂到了周�雪的下身,周�雪此時順從地把兩腿翹了起來,穿
著水晶高跟鞋的一雙長腿夾著王陽的腰。

  王陽的肉棒挑開丁字內褲直接插了進去,進入了周�雪的身體,那濕滑的陰
部連點阻擋都沒有。周�雪此時渾身上下一件衣服都沒有脫,只是剛才掙扎的時
候掉了一隻高跟鞋,連內褲都穿在身上,可是卻已經被王陽的陰莖插進了身體。

  王陽抱起周�雪的兩條長腿,撫摸著滑軟細膩的絲襪,下身開始快速抽送起
來。周�雪的陰道溫潤濕滑,雖然被林偉業開發的有點鬆垮,但是她很注意包養,
做美容時候每次都關照做陰部護理,而且自己平時又注意鍛鍊。周�雪一雙裹著
白色絲襪的長腿在王陽的胸前捲曲起著,一隻腳上還穿著水晶的高跟鞋,

  周�雪的雙眼緊緊地閉著,忍受著這個無賴的姦淫。

  就這麼姦淫了一陣子,周�雪趴在床上,白色的婚紗裙襬捲到了腰上,白嫩
嫩的屁股蛋子翹在王陽的小腹下,內褲被拉到了腿彎,一頭長發披散在枕頭上,
整個臉埋在枕頭裡,不時發出按捺不住的淫蕩呻吟聲。

  「我的寶貝,要射了,好爽,啊……」王陽一陣哆嗦,整個身體一下壓到了
周�雪身上,周�雪也是渾身一顫,下意識的翹起了屁股,不情願地接受著王陽
那濃濃液體的噴射和澆灌……

  射了以後,兩個人沒有分開,王陽的陰莖還濕漉漉地插在周�雪的身體裡,
慢慢享受回味著周�雪這個性感妖嬈的女人所給予的美妙性交滋味……

  外面的天依舊是如此的黑暗,漫漫長夜只有少量的星星點綴這夜空,王陽可
還不想就這樣放過周�雪,他下流地把手指伸進了她屁股縫裡,在周�雪粘乎乎、
濕漉漉的地方摸索著。周�雪下身流出的精液在屁股底下的床單上流成了一灘乳
白色的液體。

  很快王陽老二就再次被激怒了,第二次強姦,王陽也表現得異常持久。最後
周�雪被折磨得下身乾澀疼痛,毫無快感,畢竟自己根本不喜歡眼前這個的男人
,開始的一點兒快感終於很快在自責痛苦中過去了,剩下的就是無盡的忍耐。

  男人剛剛經歷過噴射的陰莖依舊如此雄壯,好像戰場上已經殺紅了眼的將軍,
縱橫捭闔,所向披靡。周�雪就像丟盔卸甲的敗兵,狼狽不堪,殘喘在男人身下,
無力動彈。任憑陰道被翻弄得漿水四溢,微微腫脹,也只有傾力忍受。

  將近半個小時,周�雪突然感到陰道里有點熱流,卻沒有太多的精液進去。

  王陽轟然趴倒在她身上時,周�雪一下清醒了,用力掙脫了男人,愧疚自己
一時有些下賤的表現,自己真的太下賤了,一點自尊都沒有了。周�雪一個人抱
著胸脯跪在沙發的一頭發呆,臉上佈滿早已乾涸的淚痕。

  王陽徹底盡興了,躺在床上懶洋洋地看著被自己裡外蹂躪個遍的周�雪,突
然很認真的對她說,「小雪,你放心,我王陽會照顧你一輩子的。」說完,也不
管周�雪同不同意,就走過去把她拉進自己懷裡,抱著睡了起來,手臂牢牢的固
定住,周�雪幾次想反抗,也是徒勞,慢慢的慢慢的,也就認命似的在王陽懷裡
睡著了。

  「王陽,你不嫌棄我嗎?我懷裡有著林偉業的兒子。」清晨周�雪睜著自己
哭紅的眼睛望著窗外輕聲的問道。

  「小雪,你現在是我的老婆,我們都是可憐人,我很憐惜你。」王陽在周�
雪耳後輕輕的迷迷糊糊的呢喃道。

  「嗯,王陽,我們願意嫁給你,只要你以後好好對我。」周�雪似乎認命了
一般,拉了拉王陽抱在在自己身上的手臂,讓他抱的自己更加緊了點。

  「小雪,我也是,你是我的老婆,好了再睡一會,我們今天還有很多事情要
做呢。」王陽也輕輕的說,就像夫妻之間的囈語。

  「嗯,老公∼」周�雪答道,嘴上有了一絲笑容。

第四章

  王陽趕緊起床來給周�雪做早飯,畫面依舊溫馨,就像他開始對待李莉一樣
,因為他太需要周�雪這個籌碼了,就這樣平靜的度過了婚禮,王陽帶著他的新
娘回到了山南,走的時候,王陽村裡的相親們可謂有著十里長街送總理的勁頭,
去送這個他們村裡了不起的孩子。王陽的父母也是笑容滿面。這下他們的兒子真
的給他們爭光了。這不是也正應了那句話嗎,要想生活過得去,誰的頭上能沒點
綠?

  回到山南的王陽在林偉業的幫助下,生意做得愈發的紅火,一天早晨正在盤
點貨物的王陽手機毫無徵兆的響了。他一看是林偉業。

  然後滑動手機用特別親暱的語氣說道:「叔叔,有什麼指示?」這一聲叔叔
,叫的林偉業是心花怒放。

  「我的好侄子阿,我第一是要祝你新婚快樂。另外阿,聽說你回來了,打算
給你安排一下,接接風。還有就是說因為周�雪在懷孕期間,我阿擔心她出現什
麼意外,所以我介紹個妹妹給你認識哦?她叫葉菲菲,模樣長得沒的說哦~」電
話那頭林偉業發出幾聲男人都懂得淫穢的笑聲。

  「那真是太謝謝林叔你了,您可不知道,這幾天可把我憋壞了,晚上我做東
。咱們在老地方再談。」王陽心裡其實十分明白,這是林偉業這老東西是擔心自
己兒子有什麼意外,所以提醒王陽在周�雪懷孕期間別碰周�雪。然後呢,為了
彌補自己,要給自己介紹一個炮友。不過這也正中了王陽的下懷,每天看著這麼
漂亮周�雪,他確實已經憋的很辛苦。

  而在電話那頭的林偉業打這個電話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把自己的另一個情
婦葉菲菲介紹給了王陽,給他做玩物,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說道葉菲菲呢,其
實葉菲菲是周�雪的同學,兩個人藝校畢業後,她們回到家鄉做起了車模,在一
次偶然的機會,林偉業發現了做車模的葉菲菲,看到葉菲菲長的非常妖嬈,對她
立刻色心大起。林偉業用了一些手段,然後在他的威逼利誘下,葉菲菲只有乖乖
就從了他,被林偉業包養起來,後來周�雪不慎懷孕,被林偉業逼迫下產子,這
個時候林偉業當然不會顧及周�雪許多了,但是在她腹中的林偉業唯一的兒子,
絕對不允許王陽這個楞頭青精蟲上腦去操周�雪,林偉業經過深思熟慮就把自己
已經玩膩的葉菲菲安排給王陽做他的臨時情人。

  傍晚的山南縣城依舊車水馬龍。依稀就是在當年那個金碧輝煌的酒店中。還
是兩男一女,只不過主角從夏流、李莉、吳池換成了林偉業、王陽、葉菲菲。但
是他們做的卻是一樣的勾當。一樣的那麼齷齪。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之後林偉業笑著摟過身邊的葉菲菲說道:「這個就是我
的侄子,我倆可以說是忘年交,關係好的很。而且他呢,是你同學周�雪的老公
。這樣,你陪王陽侄子把這頓飯吃飯,我單位還有點事情,需要處理一下。」憑
著女人特有直覺,葉菲菲忽然感到不妙,但是她真的不明白林偉業葫蘆裡賣的什
麼藥。還沒有來得及多想,林偉業把葉菲菲往王陽身邊推了推,如此的強勢而且
有力,然後自顧自穿上外套,徑直走了出去。

  就在林偉業出去之後,葉菲菲有些茫茫然的時候,她剛要問問這是怎麼回事
,王陽手機收到一條信息,是林偉業發來的。內容是:「我的好侄兒阿,這是阿
叔給你創造的機會,你可要爭氣,不要讓我失望明白嗎。」王陽看完信息之後心
中猶如千萬的草泥馬奔騰而過,這個王八蛋。他惡狠狠的把手機扔在桌上,但是
他不也是在扮演著這個王八蛋的角色嗎?這個無情的社會就是這樣,人可以吃人
,而且不會吐骨頭。

  一旁的葉菲菲好像也看出了端倪,從她被林偉業丟下推向王陽的時候,她就
有感覺了,她被送人了,成為貨物的她並沒有太多的悲哀,這種事情她從學校裡
就經歷過,長得漂亮的她在這些有權有勢的男人手中就是一件貨物,一件洩慾的
工具,沒什麼好抱怨的。很快她就適應了自己角色,那張妖艷精緻的臉蛋,含情
默默的看著王陽,然後笑呵呵的往王陽身邊湊了湊說道:「王大哥 真是一表人
才,如此年輕就受到老頭子的重視。」

  王陽也感覺到這個葉菲菲並不是一盞省油的燈,他沒有繼續繞什麼圈子,有
些輕佻的看著眼前這個美艷的獵物,直接的說道:「我現在有三句話想說,第一
,我感覺我比林偉業更加懂得生活;第二我感覺我比林偉業要強壯;第三也是最
重要的,你無法拒絕我。」說罷還沒有等葉菲菲回答,王陽把杯中半杯多的白酒
一口悶了下去。徑直走到葉菲菲面前,俯視的看著自己的戰利品,酒精的作用下
的葉菲菲美艷而妖嬈,胸前那一對大白兔把套裝頂的飽滿欲裂,看上去是如此的
美味而誘人,王陽無法再忍耐,二話不說直接撲了上去,像一個色鬼貪婪的吞噬
自己的美味獵物。

  王陽知道自己事業的發展機會來之不易,他很珍惜每一次機會,他深深的明
白,幫助領導做一百件好事,不如幫他背一個黑鍋、和他一起做一件壞事。黑鍋
他背了,現在他在做那件壞事。他深刻的領悟並且貫徹了林偉業的精神。

  一旁的葉菲菲也非常識趣兒的一把抓住王陽的肉棒。賣弄的說道:「你不要
這麼粗魯好不好。放心,我會伺候好你的。」說話間她已經乖巧低下了自己那張
而美麗精緻臉蛋,張開塗著精彩唇膏的小嘴,含情默默的含住了王陽巨大的肉棒
開始上下吮吸起來,就像在品嚐著很美味的東西。

  王陽把葉菲菲摁到胯下,葉菲菲也非常配合的用力的在吮吸,她在學校期間
就被人包養玩弄,輾轉在各種男人的胯下,被林偉業包養後也經常給他吮吸,功
夫早已練的如火純青,王陽低頭看著自己胯下葉菲菲,在他粗暴的動作中散開套
裝,露著豐滿堅挺的乳房、修長而筆直的大腿屈曲的盤跪在地上。

  王陽覺得心中一種征服感油然而生,這是第一個他可以隨意玩弄蹂躪的女人
,也是他戰利品。王陽絲毫不管葉菲菲的死活,巨大的陽具把葉菲菲的殷桃小口
塞得滿滿的,一把抓住她的頭髮用力的在她的嘴裡抽送,發洩他心中的禽獸的欲
望,他需要把這個女人操死在這裡,在他眼前不時浮現出現一些畫面,好像自己
曾經的女神李莉正在被夏流壓在身下蹂躪,那種畫面讓他無比的憤怒,這個賤貨


  很快葉菲菲就適應了王陽節奏,王陽用了下眼色讓葉菲菲趴在桌子上,她兩
只原本堅挺高聳的奶子被壓成餅一樣塗在桌子上,她盡力撅起翹挺屁股好迎合著
王陽肆意的抽插著,讓自己的新客人滿意,王陽時不時的用手抓住揉捏著葉菲菲
的翹臀、奶子,巨大的手勁雪白的皮膚上在留下青色瘀斑,也夾雜著葉菲菲痛苦
的呻吟。葉菲菲被操痛並快樂著,但是在飯店她並不敢大聲的呻吟,只能儘量的
壓低自己的聲音。兩隻水靈靈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祈求的看著王陽,屈辱而哀傷,
卻不知道這樣的柔美是男人最好的興奮劑,忽然王陽感覺渾身一哆嗦,急忙把大
肉棒拔出來,塞進葉菲菲的嘴巴裡一股濃濃的精液直接灌入了葉菲菲的喉嚨。

  他盯著葉菲菲說道:「吞掉。」冷冷的,毫無感情。只有兩個字。葉菲菲自
然也識趣兒的照做了。因為她明白了,王陽現在是老頭子的紅人,老頭子給自己
的命令是盡一切手段滿足他,雖然很痛苦。

  其實葉菲菲知道林偉業和周�雪的關係,她們兩個是無話不說的閨蜜,但是
現在周�雪嫁給了王陽,雖然帶著肚子裡面的孩子嫁給了王陽,但是也算是一個
不錯的歸宿,而自己呢?卻成為小姐妹老公發洩獸慾的工具,不由悲從中來。這
個王陽和林偉業的關係絕不一般,可以說是年輕有為也有點不折手段,現在和林
偉業走的那麼近。對於她來說其實沒什麼好選擇的,一個年近半百的小老頭和一
個二十多歲的精壯男子,如果從生理的需求上來說,林菲菲自然會選擇精壯男子
來伺候,林偉業可從來沒有餵飽自己過。

  「我的精液好喝還是林偉業的精液好喝?」發洩完獸慾的王陽躺在椅子靠背
上,又喝了一口酒得意的問道。

  「當然是王哥好啦。這還用問嗎?你把小妹都快壓死了」柔柔的聲音充滿了
魅惑也點燃了男人的慾望,王陽怎麼也沒有想到葉菲菲會回答的如此肆無忌憚,
看來還是低估了葉菲菲識時務的能力。

  「那麼你就老老實實的當我的情人吧,以後我需要你的時候會給你打電話,
你以後就是我洩慾的工具和包養的玩物,我不希望看你和別的男人有什麼其他曖
昧關係」王陽眼皮沒有�一下的說道,直接命令的說道,沒有商量,就像接受一
件東西那樣理所當然,而做為貨物的葉菲菲眼中除了在一剎那間流露出憤恨和屈
辱,但很快卻只能無奈的順從,那種她無法反抗。第二天早上,林偉業一醒來,
看到手機沒有信息。因為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他覺得王陽成功了,在洗漱的林
偉業手機響起來了。王陽的信息,打開只有一句話:「堅決不辜負領導的信任。


  和林偉業預期的一模一樣。王陽是個聰明人。想到這裡,林偉業會意的笑了
笑去吃早飯了。

  王陽昨天和葉菲菲達成所謂的「情人」協議後,開始一杯接一杯的喝了起來
,把酒言歡間,葉菲菲趁著酒意有意無意的吐露出了她自己坎坷而貧困身世,雷
同的命運、截然不同的兩條路,讓她和王陽之間有了一絲若有若無的情意,也讓
王陽對她產生了一絲情意。其實在王陽的眼中這個葉菲菲活脫就是第二個李莉,
同樣的美艷妖嬈,同樣的拜金,現在他在享受著征服的快感,就這樣二人從酒店
喝到賓館。相擁著渾渾噩噩的睡去。

  王陽殊不知,今日的他同樣扮演著曾經夏流所扮演的角色,也還有一個「王
陽」在遠處默默的觀望著王陽、葉菲菲。但是這個「王陽」卻只能惡狠狠的用手
再無情的用拳頭捶打著一顆參天大樹。直到拳頭都鎚打出血來,還未停止。看著
都讓人心疼。但是這個孩子卻除了抱怨這個社會的不公平,別無辦法。他沒有王
陽這麼幸運,那麼有頭腦可以抱上林偉業這樣的大腿。但是現實卻是這個弱肉強
食的社會中,他只有遠遠的暗暗的盯著王陽和葉菲菲的卿卿我我。

  看著王陽的臟手肆無忌憚的不時伸進葉菲菲的衣裙內,揉搓著他女神的奶子
,在親她,在抱著她、在調戲她、在摳她,蹂躪她侮辱著她。而他卻無能為力。
只能瞪著他那雙兔子一樣紅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這兩個人。然後仰天長嘯的默
默離去。

  鄰睡之前王陽還是藉口去廁所偷偷的履行了一個丈夫應有的職責,就是給妻
子打了一個電話:「今天不用等我,我有個應酬估計會到很晚。太晚了我就不回
去了,你先睡。」

  周�雪先是一楞。然後默默的說道:「哦」,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前幾天
還跟她海誓山盟的王陽,竟然會如此迅速的改變嘴臉、退下偽裝。甚至周�雪安
慰自己想到老公真的在談生意。當然周�雪並不知道自己老公在外面鬼混的對象
竟然是林偉業介紹的,而且竟然是她的同學葉菲菲。但是周�雪最後還是妥協了
,只能盡心伺候王陽,誰叫他先對不起王陽呢,他倆的婚姻本身就是一個笑話。
當然這是後話。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