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5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kingazaz
伯爵 | 2016-10-1 06:47:28

本篇最後由 kingazaz 於 2016-10-2 04:15 編輯

如今,好多年過去了,這件事我始終沒跟任何人說過。最近我要結婚了,對象很不錯,他是個很上進、勤奮而且誠懇的人。但是也很無聊。這就是人生。

現在說說我與阿霖的故事吧。

阿霖是我的學生,我教他的那年他高二,才17歲,很年輕。

而我也從大學剛畢業不久,出來工作了二、三年,工作不算穩定,大多都接接家教,那時候大概25歲吧,青春正茂。

阿霖的樣子就是普通的高二學生的樣子,有點羞澀,中等身材,是年輕男孩那種精瘦而結實的樣子。不難看,但也不特別突出。

初見他的時候,他只看我一眼,就低下頭來。

那天我穿了一件樣式簡單的白色連身裙,外面套了米色針織外套,長長的頭髮披在肩上,看起來十分優雅、有氣質。

他的父母跟我說明,他家孩子從沒學過鋼琴,但是最近因為功課壓力大,突然便說想學琴,紓解課業壓力。

我不疑有他。

其實沒教過這麼大的學生,以往收到都只是國小、至多國中的孩子,可是我想說無所謂,他才高二,高二的小孩,能有什麼威脅性?

我錯得離譜。

一開始,阿霖表現得像個正常、乖巧的學生,雖然琴學得不快,天份也很有限,但很認真、很聽話,非常有禮貌。

唯一讓我有點介意的是,當他學琴時,我坐在他身邊,有時候他的手肘會輕輕地掃過我胸部,像是很不經意的那樣,撞在我最敏感的乳頭上。

雖然表面不說,但是我的身體還是不由自禁地起了小小一陣輕顫,好像裡面有什麼東西,短暫地醒了一下。我只有拼命克制自己,不露出異樣。

其它學生都不會這樣,可是我說服自己,因為這是個大孩子,那張椅子對我們來說太小了(實際上並不小),他也不是故意的,藉此壓下心裡那股不對勁的感覺。

那時候,我和男朋友分手有一陣子了,始終沒有新的對象。

我並不想自誇,但就算與音樂系眾多女孩相比,我的外貌條件也是數一數二的,大大的杏子眼、玲瓏的瓜子臉,小巧的嘴和鼻子,一頭柔順飄逸的長髮,身材也不差,修長的美腿,纖細的腰,還有前凸後翹的身材。以前的男友都曾稱讚我胸形和腰線很美。

在遇到阿霖之前,我並非什麼人事不知的小白花,我有性經驗,也對自己的身體有自信,但不曾沈溺在肉慾中。

大學到工作的這段時間,我交過兩任男友,跟他們都發生過關係,他們顯然都對我的身體很滿意。其中一任分手後,還很含蓄地說想維持「比普通朋友再多一點點的關係」但被我拒絕了。

對我來說,跟他們做愛,是因為那時候愛著他們,願意滿足他們的需求,但是性行為本身,對我是可有可無的。我從來沒有從裡面得到什麼快感。

所以,當阿霖這樣輕輕地撩撥,我就起了反應,這件事是古怪的。

「阿霖,不可以……」

我躺在床上,年輕男孩在我體內狂抽猛送,淫液擠壓發出的水聲和肉體拍打的聲音在房間內迴盪著。

「嗯…嗯…嗯…不可以,快停下來……」即使如此,我不受控制地呻吟著,這平常聽話的男孩,此刻卻異常兇猛,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我在大汗淋漓中醒來,底褲又黏又滑,連床單都濕了一小片,心裡感到羞愧,居然在夢裡幻想和自己的學生做愛。

即使如此,當遇到阿霖時,總能表現得鎮定如常。

那時候,我認為一定是因為太久沒有男友的關係,才會做這種春夢。

有天,假日下午,我如常到他們家教琴,打開門,迎接我的卻只有阿霖。

他的表情不太對勁,很鬱悶,只說爸爸媽媽不在家,就帶我上樓。

順帶一提,阿霖家其實稱得上有錢,他們家是一幢獨立別墅,一間琴室,就擺個鋼琴和沙發而已,門關上就有良好的隔音效果。

只是,平常練琴時,他爸媽為了表示禮貌和安全,不會完全關門,還會留一小條縫,讓琴聲流瀉出來。

這時候我和阿霖一起練琴,講新曲子,一個教,一個學,但他心不在焉,一直看窗外,眼眶微紅。

「你怎麼了?」我正準備板起臉訓斥他,他卻反而哭了起來。

一個大男孩就這樣哭了,讓我手足無措。

「我爸爸……媽媽他們,他們要離婚。」他脆弱地哭著,讓我失去戒心。

他靠在我肩上,只好輕輕摟著他,拍他的背。

阿霖也反手摟住我,我雖覺不妥,但也不好掙脫他。

情況越來越奇怪。

他把頭靠在我胸前,他哭泣時輕輕吐氣,就讓我最敏感的乳頭,隔著內衣一陣蘇麻,挺立起來,而他的鼻頭也不時地挨擦著,更加深了快感,他的手在背後遊移著,我愣了一下,身體輕輕拱起來,感覺自己享受著他貌似無意的愛撫,開始起了微小的反應。

嘗試著掙脫,他卻抱得更緊,等我意識到該激烈反抗的時候,我的內衣居然隔著薄薄的襯衫被解開了。

胸罩滑下來,隔著襯衫,看得到淺色微紅的乳暈。阿霖馬上找到了那敏感的一點,輪番用舌頭挑弄,還用牙齒輕輕啃嚙。

我措手不及,一時竟然沒有反抗,任由他吸吮蹂躪著我粉色的蓓蕾。敏感的乳尖很快發脹通紅,隔著薄薄的衣衫挺立出來。

「不可以……」我伸手要推他。

這樣的逃逗讓我渾身發軟,幾乎受不了這種快感,加上太久沒有男人,他每舔弄一下,我就顫抖一下,不自禁地夾緊雙腿,感覺體內一股熱流,淫液在雙腿之間緩緩滲了出來,這是騙不了任何人的生理反應,但卻不該發生。

「停下來,你太過份了。」我抗議,但身體卻自然而然地起了反應。

「老師,妳不想要嗎?」他說,一隻手抓住我的兩隻手腕,防止我掙脫。

即使他不抓住我,我整個人已經開始發軟了。畢竟,這時候,我已經濕了。

他把我壓在椅子上,雙手則被拉過頭頂,柔軟碩大的乳房鼓出來,緊緊地繃在襯衫底下,在他面前一覽無遺,出於一點點的害怕和羞恥,它們輕輕抖動著,似乎更讓他興奮不已。

我嘗試著掙扎了一下,發現阿霖雖然只是17歲的少年,但力氣已經比我大得多,只憑自己的力氣,我是無法擺脫他的。

「你、你放開我,這件事,我們就這麼算了,不然……」我結結巴巴地說,阿霖已經伸手解開了我胸前的鈕扣,渾圓雪白的雙乳彈跳出來,粉紅的乳頭在空氣中羞怯地挺立,在他面前暴露無疑,讓我無法專心。

「不然怎麼樣?」他說。

「不要!」我突然叫起來,他已經把手伸到裙子底下,扯下我的內褲。

我掙扎起來,想要夾緊雙腿,但他一路把內褲褪到底,最後掛在我的一隻腳踝上,好像在嘲笑主人的無能為力。

「老師,妳好漂亮。」他讚美著,一面把我按倒在鋼琴椅子上,雙腿被分開擺在椅子的兩側,粉色的肉唇濕淋淋地打開,裙子撩到腰際,私處完全暴露在他眼前,襯衫也被解開,我等於是在他眼前徹底赤裸了。

他不顧我極端羞恥,欣賞了一下我那裡稀疏柔軟的毛髮,還有濕潤了粉紅色肉縫的透明淫液,然後俯身下來,用嘴含著尖挺的粉色乳尖,舌頭在上面繞圈轉著,不時輕輕用牙齒啃咬一下。

我的腦子沒辦法思考,現在的快感比剛剛隔著衣服強了十倍不只,幾乎都要麻痺了,不曉得這年輕的男孩技巧怎會如此的好,在此之前,我從來沒遇過這樣的情形,我自認不是淫蕩的女人,但生理反應讓我無法控制地拱起身體,讓他更盡情地玩弄我、蹂躪我形狀完美的雙乳。

「啊……唔……你停下來,不可以……」其實我覺得舒服得不得了,快受不了了,可是理智仍然讓我矜持著。

如潮水的快感一波波襲來,他的唇壓在我唇上,舌頭在我嘴內攪動,盡情吸吮著我小巧柔軟的舌頭,剛好吞掉我的低聲呻吟。

「老師,妳想不想被我幹?」他移到我耳邊,輕輕地說。

「不可以……」我咬著嘴唇說。被一個沒成年的男孩這樣褻玩已經讓人無比羞恥,更不應該發生關係。

「不可以……」我幾乎是無意識地喃喃自語,道德的底線還在最後一刻堅持著。

「不可以……唔!」他抓著我的一條腿,稍微把我�高,然後隔著褲子,狠狠往我下面頂了一下,我的蜜穴不由自主地抽緊了一下,一陣傳遍全身,電流似的酸麻竄過,感覺到他硬到不行,而且,即使只是這麼一下,我知道他那裡並不小,搞不好比我的前男友還粗長得多,然後他低頭看著自己淺色的褲子,現在鼓脹得幾乎都要撐破了,那上面有我的愛液留下的水印。

「老師,這樣妳還說不要……」他沒有解開自己的褲子,只是摸了摸那裡的勃起,

「我再問妳一次,妳要不要被我幹?」

「不、不行……」我說。

他含住我的耳垂,往耳朵裡一陣陣吹氣,他的手伸到我的兩腿間,愛撫著我的陰唇,用手指上長繭的地方,用力揉著我已經腫脹充血的陰蒂。

「啊…啊…」我再也受不了了,低聲浪叫起來,他的手指很快被我的淫水弄得濕滑,他的大拇指繼續搓著我敏感的陰蒂,快感直達大腦,他往我的小穴插進了半根中指,雖然理智不願意,我的肉穴抽緊了好幾下,像小小的嘴唇一樣,貪婪地吸著他的手指頭。

「這樣還不要嗎?」他說,

一面問著,一面加深加大手上的動作,用手指用力地撚著我紅脹的陰蒂,我只覺得又痛又舒服,食指和中指則深深淺淺地刺激著我的蜜穴,手指被淫水浸潤後,更是在我體內放肆進進出出,暢行無阻。我想說不要,卻發不出正常的聲音,拼命克制,咬緊下唇,卻還是忍不住,在他的玩弄下咿咿唔唔地低聲浪叫著,不時扭著屁股,拱起腰部。

淫水加倍不受控制的流出,他控制著手指的揉捏,玩弄我腿間的肉縫,發出淫蕩的水聲,淫蕩的水聲刺激了我,淫水加倍流出,都弄濕了米白色的連身裙。

他一面玩弄著我,一面享受著我那飽含羞恥,又因為太過舒服而露出淫蕩表情的掙扎模樣。

「老師,我看妳平常都扮得像個小聖女,就很想知道,妳被男人抽插的時候,是什麼表情……」

他說,扯開我的衣服,沿著我的乳間、小腹、肚臍……直到腿間。

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有讓男人幫我口交,也沒有幫男人口交過,我覺得那樣很髒、很噁心,可是,當他用他的舌頭玩弄著陰蒂,一面用手指淺淺刺激著我的小穴,我的理智斷線了。

我發出了自己從來沒有聽過的聲音。

「求求你……唔唔……我不行了……求求你……跟我……啊…啊…啊…」我浪叫著,

他的舌頭緩緩在我的陰蒂上轉動吸吮,手指不時撥弄著陰唇,還把手指伸進洞口攪動,刺激得我都沒辦法反抗了,只能配合著他的動作,一下一下地挺著腰部,彷彿模擬著被他抽送的樣子。

「嗚…求求你…我想要……」我哀求他,幾乎要哭出來。

「老師,妳真淫蕩,剛剛不是堅決說不要的嗎?」他嘲笑,繼續用他的舌頭和嘴玩弄我。

「那…」我艱難地說,不時因為太過舒服而中斷,發出斷斷續續的浪叫,

「那是剛才…唔…唔…啊…現在……啊啊……」我的小穴又因為快感而收緊了好幾下,我語不成句,沒辦法好好講話。

彷彿為了折磨我,他充耳不聞。

我扭動著臀部,讓他更深入。

這時候他已經放開了抓住我的雙手,但這時候我已經屈服了,身體被快感所俘虜,只想讓他插進來,狠狠地抽送。

我的雙手反過來抓著椅背,不自覺地用一種性感的姿勢搖動著我纖細的腰和圓潤挺翹的屁股。

「妳想不想被我幹?」他問。

「嗯…」理智回來了一點點,但又很快消失,「我…我想要…我想要…」

「那…老師,我想看妳摸妳自己。」

「求求你…」我說,竟然自己主動伸向摸向他的胯下。

「不行。」他推開我,「老師,我想看妳自慰。」

這時候我已經被性慾徹底控制,他叫我做什麼我都願意,居然像個傀儡似地,乖乖聽著阿霖的話,用左手抓著自己的胸部,指頭摩挲著尖挺的乳頭,手掌還上下揉弄著它,在男孩面前搖動著、賣弄著,一邊低聲地浪叫著,右手則伸進肉縫間,拼命搓弄著紅腫後硬得發痛的陰蒂。

沒有男友的時候,我也會在夜裡躲在被窩裡偷偷自慰,但我的陰蒂從在沒有脹得這麼硬,也從沒這麼濕。

在男孩面前不顧形象地自慰,令我羞恥,但羞恥又興奮,我竟然快要高潮了。

「好了,」阿霖說,又把我的雙手拉開。

然後他站起身,解開他的褲子,巨大充血的肉棒彈跳出來。

即使已經有心理準備,我還是被嚇了一跳。

我並不是沒有見識過,但跟我前兩任男友比起來,它大又粗得驚人。阿霖抓著他的巨根,摩擦著我早已濕到不行的洞口。

我的小穴一陣酸麻,又抽緊了幾下,他顯然很滿意我的反應,現在他贏了,可以盡情玩弄我。

他一點也不急,淺淺地把他龜頭插進洞口,再拔出來。

「嗚…不要這樣…求求你…」

「妳剛才求我什麼?」他問。

「我說……」他又伸出手指繼續玩著我小穴,

我不行了,「求你跟我做愛……」

「妳要說,求我用肉棒插妳……」

「求你…用你的肉棒插我……」

「要怎麼插妳?」

我說不出話來。

「老師妳也讀過大學,應該不會想不到該說什麼吧?」

他的手指一邊蹂躪著我的下體,一邊說,「妳告訴我,我應該怎麼插妳?」

「狠狠地…用你的大肉棒插我的小穴……」我吞吞吐吐地說,羞恥都拋到了九霄雲外。

「這樣還不夠,妳要怎麼求我?」他說,「不但要讓我幹妳,還要求我幹死妳。」

「好…求求你,狠狠幹我,用力…幹死…啊!」我還沒說完,他就「噗哧」猛然一下子,插進了我的蜜穴中。

「啊啊啊啊……」我拱起腰。

我感覺得到,他已經把我的小穴塞滿了,卻還沒有整個插到底。

「老師,妳的經驗不多吧?滿緊的,以前妳的男朋友都沒有好好幹過妳吧?妳長得這麼漂亮,又這麼淫蕩,真是可惜。」阿霖說。

他用一隻手抓住我的左腳踝,把它�到肩上,用嘴親吻我纖細小腿的內側,這個動作又讓我抽搐了一下。

「老師,妳知道妳很敏感嗎?」阿霖說。我的腿非常修長,架在他肩上更是顯得纖細、雪白又美麗。

我咬緊下唇,說不出話來,快感引起一波波不由自主的顫抖。我都已經拋棄了自己的尊嚴,現在滿腦子只是希望他狠狠插到底,用力地幹我。

他用另一隻手把我的右腿往上推,整個撐開了我的私處。

他調整好姿勢,突然用力一挺,整根巨棒都沒入了我的肉穴。

「啊!」好痛。

因為疼痛,我突然清醒了。意識到自己正躺在鋼琴椅上,被比自己小了好幾歲的年輕男孩玩弄抽插,瞬間理智又回來了,羞恥的感覺淹沒了我。

「我…我不要了。」我說,想要推開他,坐起身。

「不可能,老師,這可是妳自己要的,不能反悔。」他說,微微獰笑著,露出了他的真面目,把我按在椅子上,緩緩地在體內抽送起來。

他一面抽送著,一面低頭看我們交合的位置,緩緩把肉棒抽出來,再緩緩推到底,最後一下,他總會用力一頂,發出輕微的「噗哧」,而我也會忍不住「唔」地呻吟一下。

幾下之後,流出的淫汁徹底地潤滑了他的肉棒,我的肉穴不再感到緊繃的疼痛。

阿霖動了起來,巨根進進出出地,摩擦著我敏感充血的肉壁。

「唔…唔…唔…」我搖動著屁股,拱起腰部,讓他一下一下地往內抽送著。

阿霖雖然只是高中生,陰莖還比我交過的男友大得多,我很快就潰不成軍,淫聲連連。以前的男朋友,就算在緊要關頭,我也很少發出叫床聲,此時卻像是沒辦法控制似地,斷斷續續地發出叫聲。

腦中雖然知道,自己不該被年紀這麼小的男孩玩弄,但是羞恥心反而讓我更興奮,快感比以往都來得強烈。

他繼續調整著他的姿勢,突然在抽插中,我感覺他頂到了某個特別的部位。

「唔啊……那裡……」我浪叫了一聲,身體突然一陣麻軟,腦子空白。

從前我以為人家說什麼G點、花心之類,都是騙人的,只是男人自己的幻想,現在我突然發現,都是真的,他頂到了那裡。

阿霖沒有放過我的反應,他又惡狠狠地再頂了我一次。

「唔啊!」我不由自主拱起肉穴,讓他更深入。

「老師,舒服嗎?」他問。

「嗯…嗯…好舒服…啊啊啊……」他不斷送進又抽出,進進出出,我的雙腳不受控制地抖動著,淫水像潰堤的河水一樣湧出,沿著大腿流下來,根本沒辦法說出完整的句子了。

阿霖狂抽猛送著,我渾圓的奶子在他的抽送下前後跳動著,粉紅色的蓓蕾充血,他一下用嘴含著,一下又用手用力地揉著,我的雙手往後抓著椅角,一隻腳還掛在他肩上,挺起我的腰,讓他用力地玩我,激烈地抽送。

我雖然長得瘦,但屁股也很豐滿,他一下一下頂著,頂到底部的時候,就會撞在我柔軟的臀部上,發出啪啪的肉聲,間或夾雜著淫靡的汁水聲。

啪啪啪…噗哧…啪啪啪啪啪…噗哧…

阿霖或淺或深地抽送著,我的理智、尊嚴都不見了,只想要他不斷地把他巨大硬挺的肉棒,用力插到我身體深處。

「唔唔唔…啊……啊…插我…用力幹我……好爽…不要停下來…求求你……」我胡言亂語地淫叫,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沒幾分鐘我就達到高潮,滾燙的小穴用力地吸著男孩巨大的肉棒。

阿霖卻還沒射,繼續狂抽猛送著。

「啊……啊……我要死了…好爽…好舒服…我不行了…我到了…啊…唔…」還沒停下來,我淫蕩地扭著胸部和臀部,讓阿霖更深入地抽插,淫言亂語地叫著,高潮一波接著一波,好像永遠沒有盡頭似的,我顫抖抽搐著,不間斷的高潮幾乎要讓我昏死過去,而阿霖繼續用力插送著。

「很爽吧,妳以前的男友都有沒有讓妳這麼高潮?」

「好…好爽…啊…啊…沒…沒有,你是第一個…他們都沒有你大,沒有你厲害……唔…唔…好舒服…幹死我吧,我不行了,我要死掉了…」我繼續呻吟著。

最後,阿霖堅硬的巨根狠狠地頂到最深,每一下都發出「噗哧」的水聲,伴隨著我歇斯底里的淫叫,他也快要到了。

「啊……啊啊……」最後,他發出低聲的呻吟,抓著我的肩膀,用力猛送到底,把灼燙的精液全部都射在我的裡面。

高潮之後,我軟癱躺在椅子上,動彈不得,渾身潮紅,力氣都被用光了。

阿霖的陰莖還留在我身體裡面。

我想起來,但他又抱著我,把我壓在椅子上,不讓我離開。他還有點硬,雖然射了,卻沒整個軟掉。

不久,他撫摸著我的柔軟巨大的雙乳,用手指輕輕捏著乳頭,挑逗地擰著,我的身體不知不覺又興奮起來,小穴也再次湧出一波波的愛液,我雖然覺得自己像個十足的蕩婦,滿心羞恥的感覺,但是做也做了,後悔也沒用,身體的快感還沒退掉,又再次升上來,征服了我,於是我也不像第一次一樣那樣的抵抗不從了,阿霖在裡面漸漸地硬起來,充滿了我的小穴,於是我們又做了一次。

這次就沒有第一次來得那麼激烈了,但是我仍然再次達到高潮。

在遇到阿霖之前,我從來沒有過高潮的經驗,一來就是兩次,還是比自己年紀小的男孩。

接著兩個人都有點累了,於是我稍微清理之後,抵擋住強烈襲來的睡意,拖著身體離開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清醒的羞恥感陣陣地襲來。

我對自己說,這種事情太可恥了,而且很危險。被發現跟自己的學生做愛,別人知道了,會怎麼想?這種事,絕不能再發生。

清醒後,我感到深深的懊悔和痛苦。我甚至考慮馬上辭職。

但是,那樣也很危險,如果阿霖一個不願意,把這件事鬧大了,我該如何是好?

於是,我決定暫時還是一切如常,等到我確定事情可以控制,再辭職離開。

但是,接下來的兩個禮拜,我還是假託家裡有事,請了兩次假。

我要把自己的心情整理好了,才能夠再次面對。

只是,在這兩個禮拜內,每當我想起這件事,下面總是不受控制地,又濕了。

我偷偷自慰了好幾次,次數之頻繁,遠勝以往。

就好像身體裡面有什麼被打開了,打開之後,就再也回不去了。

後來我還是回去繼續教琴。原因無他,我也是要賺錢、要生活的,我收的學生不多,況且,貿然離去,只會更啟人疑竇。

日子平靜了一陣子,我們一個教、一個學,若無其事。

這段時間,阿霖表現得比我更正常,他的父母也沒發現任何異樣。

終於,過了一陣子,我決定時機已經成熟,打算在這幾次鋼琴課就提出辭職。

當我們開始上課時,阿霖拿出一支MP3。

「老師,」他假裝天真地跟我說,「我跟妳說,這個MP3有錄音筆的功能,我有把我們上課的內容錄音下來。」

「是嗎。」我心不在焉回答。

「是真的。」他硬把連著機器的耳機塞到我手上,「妳聽聽看。」

我勉強聽了一下。

「好…好爽…啊…啊…沒…沒有,你是第一個…他們都沒有你大,沒有你厲害……唔…唔…好舒服…唔…」

耳機裡清晰地傳來我的淫言浪語。

聽到這裡,我的臉色都變了。他居然錄了音。

「你想怎麼樣?」強壓著震驚,我問。

「老師好絕情。那天我不是讓妳很舒服嗎?妳還稱讚我厲害,」他說,「不然妳誠實親口告訴我,那天我沒有把妳幹得很爽?」

我的臉一陣紅一陣白。

「你要怎樣,才要把錄音檔還給我?」我問。

「很簡單啊,」他突然從口袋裡拿出一樣東西。一樣像小香腸般形狀短胖的棒子,上面連著管子,最後接了一個像遙控的東西。

雖然我沒用過,可是,我知道那是什麼。

他把那東西放在一邊,然後,拿著樂譜翻起來。

「就這首吧。」我一看,是「給愛麗絲」,很簡單的一首歌。

「要幹嘛?」

「妳從頭到尾彈一次,在妳彈的期間,我可以對妳做任何事情,妳不能抵抗,只能彈琴。如果妳能從頭彈到尾,完整彈完整首歌,妳就贏了。我把錄音檔還妳,不再煩妳。」

我考慮一下,這首三分多鐘,並不長,應該可以的。

於是我答應了。

第一個樂音開始的時候,他拉了張椅子,坐在背後,在我耳裡塞上了耳機。

「不行…」我想抗議。

「老師妳不至於這樣就彈不下去吧?妳看著譜,按琴鍵也可以吧?這不是問題。」他打斷我,在我耳邊播放起先前的錄音。

這招幾乎馬上打敗了我,一聽到自己在耳機裡面發出胡言亂語的淫叫聲,馬上想起那天的事情,想起自己不顧尊嚴哀求他幹我,淫蕩地扭動屁股和纖腰,還有被不間斷地用力抽插直到高潮,還有一波波強烈快感,只想被一直用力狂插猛插,直到因高潮而馬上死掉的想法,身上的肌膚就開始潮紅發熱,不由自主地身體發抖,肉穴幾乎馬上泌出淫水,浸濕了內褲。

「彈啊,為什麼不彈?」他說,

「妳不彈的話,我也不會停下來。」

我只好開始彈。

那天我穿了一件襯衫,還有牛仔褲。他先是解開了我的胸罩,還有衣服,兩隻手愛撫著我的豐滿的雙乳,一面用嘴吸吮和輕舔著我的耳垂和脖子。

他摘下了我的耳機,那裡面爆出一串我用淫聲浪語要求他狠狠幹我的話音。想到那不間斷的高潮,我底下的黏滑的蜜液已經氾濫成災。

「老師,妳的脖子好美,」他在我耳邊吹氣,

「妳的胸部,好像比那天更大了,是因為我的關係嗎?想到我的時候,妳有沒有自慰?」

我的臉紅了。

「妳以前的男友一定很喜歡妳的身體,」他繼續說,

「因為妳太美了,他們才會那麼快射出來,沒有辦法幹到讓妳爽翻天…我呢,就不一樣了…」他用手捏了一下我充血的粉色乳頭。

我一走神,不小心彈錯了一個音。

「彈錯了啊,」他說,「那這裡要重複彈一次,不然怎麼完整呢?」

如果我繼續彈下去,應該能很快彈完。可是我怕自己不符合他的要求,只好又從四個小節前開始彈起。

這時候他開始對付我的牛仔褲。

從那天之後,我就刻意穿成這樣,就是因為它難以脫下,可以防止他再度對我做出什麼事。

他拉下拉鍊,伸手探進我的內褲。

由於我的陰唇、陰蒂甚至是陰毛,剛剛被他這麼一弄,早就被淫汁浸得濕透了,他的手指毫不費力地便插進了肉縫之間,開始上上下下地搓揉玩弄著我的陰蒂和陰唇。而且,因為我穿了緊繃的褲子,他進進出出的時候,同時深深地摩擦著我的花唇和陰蒂,快感比普通時候還強烈,電流似地一波波地衝擊著我的大腦,比上次的感覺更加強烈。他刻意揉擦著我腫脹充血的陰戶,肉縫和指頭摩擦著,發出嘖嘖喳喳輕微的水聲。

「好…好舒服…」我居然忍不住呻吟出來。

「老師,妳已經這麼濕了,還要繼續嗎?妳還要繼續彈?」他伸出他的手指,上面佈滿黏滑的愛液。

我羞恥地別開頭。

「那就別停啊,」他繼續玩弄我,「妳不是要彈完整首嗎?」

他的手指在我下面進進出出,不時伸出中指,滑入我濕熱的蜜穴中,再抽出來,反反覆覆地抽插著。一隻手還捏著我的巨乳,不斷玩弄敏感的蓓蕾。

「唔…唔…」我開始呻吟著,配合他的手指。

理智到這裡又漸漸遠離我而去了,我的腦子開始不受控制地幻想,我想要他把我的美腿架在他肩膀上,像上次一樣,用他巨大的雞巴毫不憐惜地插進我的肉穴,瘋狂地進進出出,毫無保留,兇猛地幹我,幹得我像浪女一樣淫叫連連,幹得我全身都失控,把最後一絲力氣,都用在夾緊他的肉棒上,直到高潮,最後再把他射出的精液,一點都不剩地灑在我身體裡。

可是不可以。

不能這樣下去。我對自己說,這是不對的,一定要結束這一切。

我腦子一片空白,手指底下的樂聲已經不成曲調,我還是抱著最後僥倖的希望,慢慢地彈著。

「啊!」我又叫起來,他稍微�起了我的腰部,脫下了我的牛仔褲。

「你不可以…」我說。

「這裡可以不算失誤,妳剛剛彈錯這麼多,我都讓妳繼續彈。妳可以繼續彈了。」他說。

「你爸媽進來了怎麼辦?」我問。

「放心吧,他們只顧自己,我們就算殺了對方,他們也不會進來的。」他說,把牛仔褲拉到我膝蓋上。

他一面說著,一面拉開我內褲的一角。內褲已經濕透了,裡面也一樣,他一手掰開我的花唇,一面用小香腸似地硬棍摩擦著我的肉縫,直到它被愛液浸得濕淋黏滑,然後他把它留在那裡。

下體卡入了異物的感覺很不舒服,可是我因此而清醒了起來,手指頭的動作又靈活了起來,一首「給愛麗絲」聽起來總算像樣了些。也許我可以彈完。

他一手扶住我的腰,一手打開了玩具的電動開關。

一陣強烈的酥麻,透過我的陰蒂,傳送到大腦。

「唔…啊啊啊啊…唔啊…」我失控地浪叫起來,不停地扭著臀部,感覺肉穴裡的蜜液幾乎是用噴濺的方式流出來,弄濕了我的臀部。

「老師沒有玩過這種玩具吧?」他說,「想要的話,這套就送妳了。以後妳想念我的時候,可以拿出來用。」

我還在淫聲叫著,但是因為怕他爸媽聽到了,我用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這樣做的結果,因為無法發洩體內傳來的陣陣快感,陰蒂充血的肉壁上傳來的一陣陣酥麻加倍強烈,我無法控制自己,只能拱著我的腰,一下又一下,彷彿正被隱形的肉棒狂插著,肉穴不由自主地反覆收縮,雙腿一陣又一陣夾緊那個高速振動著的玩具。

接著,他把那個玩具下移,半塞入我濕的一塌糊塗的蜜穴中。

「彈啊,怎麼不彈了呢?」他說。

從跳蛋的開關打開開始,我就失控了,根本沒辦法彈琴。

我嘗試著手把放在琴鍵上,但是根本按不下去,我整個人都軟的,流出的淫水四溢,小穴不斷抽緊顫抖,反覆吞吞吐吐那個高速振動的玩具。

「我…我不行了…求求你…」我嗚咽著,伸手想去拔那個東西,

「我不要再繼續了…唔唔……」

他抓住我的雙手,欣賞著我失心瘋般地搖動的屁股,還有惚恍潮紅的臉蛋。

「老師,那妳說,妳以後還要不要被我幹?」他問。

「好…好…我給你幹…拜託…好麻…好癢…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我說。

「那妳喜不喜歡被我幹?」

「我…喜歡…好喜歡…被你幹…」我崩潰了,終於說出實話,

「上次…上次被你幹完之後,我就想要…一直都想要…每次看到你…都想脫下褲子…被你的大肉棒插進來…狠狠幹我…」

他看起來很滿意了,欣賞著我的模樣,「老師,妳是我做過的對象裡面最美的,我也想要…好好地調教妳。」他說,又過了十幾秒鐘,才終於關掉那個玩具。

當那個玩具「啵」的一聲從我的體內拔出的時候,蜜液沿著大腿流下來,一直流到地板上,我感覺到的不是解脫,而是更加的飢渴。

阿霖脫下我的褲子和衣服,讓我一絲不掛地站著,完美的身材徹底暴露在他眼前,他讓我跪在沙發上,高高�起我的屁股,然後掏出他的巨物,從後面插入我的小穴裡。

剛剛被玩得太久了,蜜穴濕潤到不行,大肉棒沒有遇到任何阻礙,一下子就插到底。

「啊…」終於被插入,我忍不住呻吟一聲。

阿霖從後面扶著我的細腰,一下一下地抽插,每一下都抵在我豐滿的臀部上,發出啪啪的肉聲。

「啊啊啊…頂到了…好舒服…唔…唔…不要停下來…唔…唔…」我拼命忍住,害怕被阿霖的爸媽發現,卻還是忍不住,不斷發出淫聲。

老實說,在性愛姿勢上,我還算保守,從沒試過從背後進來,現在我才知道,感覺這麼強烈。一波波強烈的快感從後面湧過來,比起上次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我哀求著,

他不過抽插了十幾下,我就感覺了,高潮要到了。

阿霖突然從後面抓住我的長髮,我轉過頭去,和他瘋狂地接吻,好像不要命似的,同時我的肉穴一陣陣震顫著,一股熱流溢出來,我又達到了高潮。

第一次高潮過後,阿霖的肉棒還硬著,沒射出來,他背對著我,把我半拖半抱著,來到房間的角落,那裡不知道為什麼,放了一面落地鏡。

他讓我一腳站在地上,拉開了另外一隻腳,然後掏出他的陰莖,從下面慢慢地插入我的體內。

因為站在鏡子前,我眼見他把巨大的肉棒緩緩地插進我的小穴裡,光看著這個情景,又讓我因為興奮而濕了。

他抱著我,一隻手扶住我的腰部,從下面往上,一次一次用力抽插著,幾乎都頂到了最深處。

阿霖比我高了快半個頭,用這個姿勢往上插入,每次都會頂到花心上,讓我發出一聲聲抑制不住的淫叫,我看著鏡子裡,我們交合的位置都映入了眼簾中,小穴被他的大雞巴插進抽出,他的肉棒實在太粗了,每次插進去的時候,陰唇都會跟著沒入裡面,抽出來的時候,陰唇跟著翻出來,伴隨著濕滑的淫液,慢慢地沿著我的腿間滑落。

他用力頂的時候,我連站在地上的那隻腳都被他頂得離開地面,不要說有多深了,我被幹到後來,只能抓住鏡子的兩側,渾圓飽滿的乳房隨著他的抽送前後晃動著。

「嗯嗯…唔…小力點…我怕…」我斷斷續續地說,怕我們發出的聲響太大了,會引起他爸媽的注意。

「怕什麼?現在才怕,已經太遲了,妳這個淫蕩的小母狗。」他粗聲粗氣地說,

為了懲罰我似的,「啪、啪、啪、啪、啪」用力撞在我的屁股上好幾下。

「呃啊…求求你…不要…」嘴裡說著不要,屁股卻下意識地翹高了,迎合他的巨棒,我失神地看著鏡子裡乳房彈跳,被男孩當成性玩具一樣,被猛烈抽插的身體,覺得羞恥,淫蕩的快感卻傳到身體的每一處。

他從鏡子中看到我豐滿的雙乳,失控似地在鏡子前面跳動著,顯得更興奮,一手抓住我的奶子,兩下用力,讓他的大雞巴一下又一下,跟我的肉穴用力結合,這下子我又是被幹得浪聲連連,淫水流到地板上,都濕成一片了。

「爽不爽…」他問。

「嗯…嗯嗯…好爽…」

他抓住我的頭髮,讓我把頭轉過去,我們兩人的舌頭激烈地交纏翻攪著。

後來,他讓我站在牆邊,彎下腰,站著讓他抱著屁股,猛力地抽插。

「嗯嗯嗯…啊啊…我要死了…我站不住了…抱住我…好舒服…」我呻吟著,高高翹著圓潤的屁股,承受著他的大雞巴,「求求你…我要到了…好爽…唔…唔…」

一波波的快感,跟著他抽插的動作,摩擦著敏感的肉壁,我搖動著屁股。

「老師…妳的腰…好細…妳好美…我從來沒有幹過妳這麼漂亮的……」阿霖也喘著氣說。

最後,他把我按在牆上,背對著他,一隻腳掛在他的手臂上,他的一隻手抓住我的胸部,用力地揉捏著,捏得都變形了,我卻覺得舒服,又痛又舒服,希望他狠狠地折磨我,於是我扭著屁股,淫水又是一波波流出。他把我按在牆壁上,一陣又一陣用力毫不留情的猛力抽插,直到我達到高潮。

「啊啊啊啊啊……」我失控地浪叫著,淫水噴濺出來。

他繼續一下又一下地進進出出,反覆抽插,我抖得不成樣子,好像永遠沒有盡頭的高潮,我馬上就要昏死過去了。我毫無羞恥地狂叫浪叫,從小培養起的氣質、矜持、禮教,都消失了,浪叫著,淫言浪語求他不停插我,用力操我,直到我死掉為止。

最後一波的高潮終於來了,我的愛液一波一波湧出,阿霖也低吼了一聲,拔出他的陰莖,我感覺背上一陣灼熱,原來他把白濁的精液都灑在我的背上,還有烏黑秀麗的頭髮上。

被他剛剛的一陣猛幹,我弄得都力氣全失了,倚著牆壁軟癱下來,遮住我的胸部,羞恥的感覺好像又不小心回到我身上了。

他還不放過我,又把我抱到沙發上,撩撥著我的身體,一陣子之後,我的身體又熱了,原本已經枯竭的淫液又源源不絕地湧出,於是他�起我的一條腿,掛在沙發上,用側身的方式再次插入了我的蜜穴。

雖然剛剛才經歷過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但是我又很快地沈溺其中,再次在他的抽送之下達到高潮。

我想我也許是個天性淫蕩的女人,才可以這樣毫無障礙地一次又一次高潮,阿霖也是看穿了這點,才會對我下手。

三小時的鋼琴課,沙發上、鋼琴椅上、鋼琴上、牆邊、窗邊,用站著、坐著、躺著、跪著、側身、趴著……在每個地方、每種姿勢都做過了。他玩遍我身上的每個地方,黏濁的精液佈滿我雪白的胴體,而我,也高潮了無數次。

最後,時間到時,我們只能匆匆收拾一陣,然後便結束了這場荒唐的鋼琴課。

幸好我出門的時候,他爸媽沒來招呼我,否則我真怕馬上就會被他們揭穿。

在那之後,我徹底放棄了擺脫阿霖的念頭,甚至,我已徹底沈溺在狂熱的性愛當中。

每次鋼琴課,找到機會,我們就會來上一次,甚至好幾次。

後來,他爸媽好像也漸漸發現了我們之間的事情,不再像先前一樣漠不關心,而是三不五時會找機會來刺探我們的動靜。

我們變得更小心。

這段期間,我也學會了幫阿霖口交。

在從前,這也是我不可能去做的事情。但是在阿霖面前,我做什麼都可以。

當他爸媽不在的時候,他會站起來,脫下他的褲子,掏出他多半已經勃起的陰莖,而我。就會扶著他瘦削結實的臀部,用舌頭繞圈舔弄著或吸吮著他敏感的龜頭,用整個口腔吞吐他的肉棒,不時舔著肉棒上的每個皺摺,甚至是把他的睪丸含著舔弄,一面套弄著他昂揚的巨根,不斷玩弄著,他教導我怎麼才能讓他爽,我會樂此不疲地玩弄著他,直到他射進我嘴裡,我會應他的要求,把精液一滴也不剩地吞下去。

有時他會在我彈琴跟教琴的時候,偷偷伸手到我裙下玩弄我的陰蒂和小穴。然後,假如我們確定他爸媽短時間不會回來,就會站起來,把我的裙子撩到腰上,讓他扶著肉棒,馬上由後面插進去,快速用力地狂抽猛插。每次這種刺激和緊張的感覺,總能讓我們兩人一下子就雙雙到達高潮。

我變得越來越淫蕩,需求也越來越大,只要看到阿霖,我就不知不覺自己濕了,幾乎不用他再撩撥。

我的胸部變得比以前大,皮膚也比以前滑嫩潔白,都是性愛滋潤的結果。

曾經問他,他的性愛技巧都是從哪學來的?

他說,他們家是有錢人,爸爸以前曾經養過小三,而且,還把小三帶回家,跟他們住在一起。

後來,爸爸跟小三的感情也冷淡了,又出去拈花惹草。

小三為了報復,就引誘他,讓他跟她做愛,還教會他要怎麼取悅女人,讓女人高潮。

「不過,我爸給她錢,那個小三後來就被打發走了。」

後來,變成他自己開始摸索著,如何玩弄女人、掌控她們。他特別喜歡去接近他爸的那些女人。那些女人認為他是孩子,都沒有戒心,還急著討好他,等到她們發現的時候,一個一個都淪為他的性奴。

「也許這是對我爸的一種報復吧。」他說。

我不是沒想過,被年紀這麼小的男孩玩弄失身,還變成性愛奴隸,是多麼可恥的一件事。

可是,阿霖的技巧,已經超越了一個孩子該有的程度。而且,因為他們家很有錢,他不時會買些禮物給我,都是些漂亮而且我買不起的奢侈品。

同時,他也不斷地告訴我,我是如何的美麗動人,跟他以前的那些女人都不同。

凡此種種,都讓我離不開他。

我們維持了這樣的關係好一段時間,直到阿霖上大學的那年。

他上了大學之後,一開始,我們還見了幾次面,後來,便漸漸地冷淡了。

我變得很焦慮,不只是擔心他變心,還因為我的身體沒有男人的玩弄抽插,常常覺得有什麼鼓脹著,欲望在身體裡無法宣洩出來。

性愛對我而言,已經變得不可或缺。

我心知肚明,他可能對我厭倦了,大學裡那麼多青春美麗的女孩,我怎麼比得上她們?

有天,我去他租屋的地方找他,正好撞見他和一個女孩在一起。

他看到我,跟那女孩說了幾句話,就把她送到樓下去。

我想,他一定假稱,我是他姊姊,那女孩才沒說什麼。這想法讓我心如刀割。

他一回來,進到屋裡,我就發作了。

「那女人是誰?」我問。

一開始,他還顧左右而言他,試著安撫我,但我越來越激動。

「我要去告訴她,你是怎樣的人!你別想騙過誰!」我冷笑著,轉身就要走出去。

突然,我整個人重心不穩,倒進了沙發中。

原來是阿霖用力推我的。

他撲到我身上,壓著我,用力撕開我的衣服,表情很猙獰。

其實我內心很害怕,然而仍然發瘋似地捶打著他:「你放手!你滾開,別用你的髒手碰我!」

「賤女人!」他罵,用力抓住我掙扎不休的雙手,用桌上隨手拿到的一條繩子,把我的雙手綁在背後。

他的動作很粗魯,把我的衣服和裙子都扯開之後,一隻手用力地抓住我的乳房,用力地揉捏著,一面嘴巴用力地吸吮著我的奶頭和身上粉嫰的皮膚。

「不要…不要…」我仍然抵抗著。

在他暴力的蹂躪之下,我雪白的肌膚上很快出現幾處又紅又紫的瘀痕。

他突然把我翻過來,脫下我的內褲。

他摸著我柔軟的臀部,輕輕地揉捏著,他甚至用手指淺淺地插進我的肛門處。

「不要!」我扭動起來,「不可以,不要碰那裡!」

他收了手。然後,突然之間,他高高舉起他的手掌,用力打了我渾圓的屁股一下。

「呃啊!不要!」我驚慌地想閃躲。

「愷亭,妳不乖,不乖就是要懲罰…」

他繼續重複著剛剛的過程,打著我的屁股,直到我的臀部發紅腫起。

奇異的是,雖然他打我,讓我覺得非常疼痛,但伴隨著這份疼痛,又同時隱隱有快感,從我的體內流出。

然後,幾乎沒什麼前戲,他掏出他已經腫脹的肉棒,粗魯地塞進我的下體中,在我還沒完全濕潤的乾澀小穴裡抽插起來。

「啊…啊…不要…不要…」我哭起來,因為很痛,還有他像野獸一樣的神情。我覺得自己只是讓他洩慾的玩具,這點讓我很痛苦。雖然,我知道我本來就是。

他不理我,兀自用力地抽送著。

「啊啊…你放開我,求求你,我不要了…」我說,痛苦地扭動著。

雖然,這次我是被強迫的,但阿霖已經很久沒有碰我了,在這麼久沒有性愛的情況下,再怎麼不情願,蜜穴在幾次的刺激之後,漸漸泌出了淫液,濕潤了他巨大的肉棒。

加上這時候我的雙手被綁縛在背後,上半身趴在沙發上,膝蓋跪在地上,屁股高高地翹起來,更方便他從背後用力地抽插,用力頂到我敏感的花心。

他繼續抽送著,每一次都又深又猛,一對巨乳在他的撞擊下前後激烈地跳動,肉棒則在我體內進進出出,我則本能地搖動著屁股,讓他每一次都能深深地送到底,頂在我的花心上。

我知道他已經不愛我了(如果他曾經愛過我),可是我的身體仍然起了快感,噗哧噗哧的肉慾水聲迴盪在公寓的空間裡,展示我的身體仍然沈溺在肉棒抽插帶來的快感中。

他繼續抽插,

「唔…唔…唔……」我呻吟著。

「愷亭,」他抓著我的腰,邊抽送邊說,

「妳已經變得這麼淫蕩了,再多的男人,大概也不行了,普通的性愛,再也不能滿足妳了吧…」

「你…你…唔…唔…啊…啊…是什麼意思…」肉壁收縮傳來的陣陣快感,讓我不能思考了。

他的手摸著我的屁股,然後伸出一根手指,插進我的菊花裡。

「不要…不要碰那裡…」我叫起來,畢竟還是有底線的,無法接受肛交。

「別動!」他打了我的屁股一下,我叫了一聲,肉穴卻不由自主地抽緊了好幾下,湧出一波淫液。

一開始我還抗拒著,但是,他插進我臀部裡的手指突然摸到了一個位置,讓我不自覺地抽搐興奮起來。

「看吧。」他一面說,一面摳弄著我,肉棒和手指同時玩弄著我身上的兩個洞,甚至在我的菊花中插入了兩、三根手指,奇怪的是,這時候我卻沒有感覺任何不適,甚至希望他能繼續深入。而他的另一隻手也沒閒著,伸進我的雙腿間,玩弄著濕淋淋的陰蒂。

快感同時從三個地方傳來,我的肉穴緊緊地收縮著,發熱的菊花被恣意玩弄著。

「妳想不想讓我操妳的屁眼?」阿霖在我耳邊低語。

我咬唇不語。

「唔…唔…啊啊啊啊啊…」他轉動著他的手指,強烈的快感貫穿了我。

「好…好…只要…只要狠狠幹我就好…」我無意識地扭動著屁股說。

阿霖突然從旁邊的抽屜裡拿出了兩樣東西。是一根假陰莖和一罐潤滑液。原來他早有預謀。

他抽出他濕淋淋的肉棒,用手指沾著我源源不絕湧出的蜜液,把它們塗抹在我的菊花上,然後用他黏滑的龜頭抵在我的臀縫間。接著,他又在我的臀上和裡面,還有他的陰莖上都抹了大量的潤滑液,然後,慢慢地挺進去。

一開始很不舒服,我馬上就想放棄,求他饒了我。阿霖卻又哄又騙地,幾乎加進了半罐潤滑液,那種不適的感覺漸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漸漸升起的快感。

阿霖把假陽具塞入了我的小穴當中,一前一後地開始對我肆無忌憚地蹂躪著,交互抽插著,快感同時從兩個位置升起。

「愷亭,舒服嗎…嗯…好緊…」阿霖也忍不住低聲呻吟起來,

「喜不喜歡…喜不喜歡被這樣子幹…」

「嗯…嗯…嗯…好舒服……」我又淫叫起來,不能相信自己竟然輕易地就接受了這種事,還從中獲得快感,但身體的事實卻騙不了人,

「啊…啊…啊…」我浪叫不已。

淫水就像洩洪似地,在阿霖一進一出抽送假陽具時不斷流出來。臀間也傳來一陣陣的快感,比起陰道的刺激,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啊…啊…啊…我快不行了……」這快感太過強烈,兩邊的肉壁都同時傳來又急又猛的快感。

「啊啊啊啊啊……」我喊叫起來,高潮突然到了,比以往都來得深且猛,高壓電流似的痙攣感傳遍了全身,淫水噴濺出來,竟然有一部份濺到阿霖的身上。

然後,因為承受不了這樣的快感,我竟然雙眼翻白,倒在沙發中,昏死了過去。

在那次肛交之後沒多久,阿霖把我甩了。他突然搬離了他原本的租屋處,從此音訊全無。

我失了魂似地,不斷找他,而後,又瘋狂地夜夜笙歌,每夜找一個不同的男人過夜,有時是兩個、三個…荒唐了好一段時間。

接著,我又漸漸恢復了正常,和普通的男人戀愛,用保守的方式做愛,然後結婚。

這故事就是這樣了,我已經回到了常軌上。

或者,我自以為我已經回到了常軌上。

那天,我居然在臉書上,被阿霖加了好友。

看到他和他新女友甜蜜的新動態,若無其事的模樣,我想著,他像對我一樣地對她嗎?

心頭突然像裂開一個口子,鮮血汨汨地流了三秒。

也只有三秒而已。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