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64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kingazaz
伯爵 | 2016-10-1 06:49:30

本篇最後由 kingazaz 於 2016-10-2 04:16 編輯

我叫英吉,現在是某大學部的大學生。 六月份好不容易考完期末考,隔天假日, 我躺在宿舍的床上睡到自然醒,一醒來我的肚子餓發慌,但又懶的在大熱天出門,於是隨手找了張披薩DM打起外送號碼來。

嘟嘟嘟……嘟嘟嘟……

「咯咯∼您好,請問需要什麽服務嗎?」電話一接通,對方傳來一個甜美的聲音問我。

「呃,我要一個海鮮綜合大披薩再加一瓶大可。」

「好的,馬上替您準備,請問您那邊的地址是……」

「我這邊地址是XX市XX路XX巷XX號5樓。」

「好的,那本女神現在就替您送過去。」對方愉悅的笑著把電話掛掉。

靠,本女神? 現在是怎麽回事? 難道這張披薩DM是山寨的嗎! ?

我放下電話,內心還在納悶時,房間內突然出現一陣刺眼的閃光照耀整個天花板,等閃光消退後,一個長髮飄逸的高挑美女出現在我的面前,而她的雙手正拿著披薩和可樂。

「我靠!你、你是誰啊 !?怎麽會出現在我的房間!?」我被這突然出現的美女嚇的大叫。

「咯咯∼您好,我是諾倫三女神之一的薇兒丹蒂,您可以直接稱呼我的名字薇兒丹蒂即可。還有,您要的披薩和可樂我也替您帶來了。」神秘的美女微笑著對我說。

看著眼前自稱薇兒丹蒂的美女,深紅色的飄逸秀發下是一副完美的瓜子臉,明亮的大眼、尖挺的鼻樑、 性感的嘴唇,怎麽看都是世上少見的絕世美女,淡白色的奇異服裝也遮掩不住她的好身材,豐滿的巨乳和修長白皙的長腿,披薩店請她來外送的鐘點費應該不便宜吧!

「靠!這會不會太扯了點!?現在的披薩店還真競爭,連外送人員都還要找美女來玩COSPLAY和變魔術啊!」我驚嘆的自言自語。

「好啦∼看在你這麽有誠意的裝扮上,我就不告你入侵民宅了,這些東西總共要多少錢?」我問薇兒丹蒂說。

「咯咯∼這些都不用錢,而且今天我來的目的並不只有送披薩而已。」薇兒丹蒂臉蛋甜美的笑著說。

「呃,不只是送披薩!?」

我疑惑的回了一句,內心暗暗滴咕:媽的! 果然是整人節目嗎!

「是的,我等女神是奉了奧丁大人的指示,要在這充滿痛苦的世界宣揚愛的存在。」薇兒丹蒂一臉正色的回答。

「奧丁?……宣揚愛?……所以……」我越聽越納悶的問說。

「所以在我能力可及的範圍內,可以幫助您實現一個願望,讓您知道這世上還有奧丁眾神的存在。」薇兒丹蒂表情真誠的解說。

「幫我……實現一個願望?」我用懷疑的眼神看著薇兒丹蒂。

「是的,我知道您現在一定不會相信我的話,那我就證明給您看看阿斯嘉特神域的能力吧!」薇兒丹蒂說完,馬上放下她手上的披薩和可樂,接著再舉起她白皙的右手五指一張,一股疾風把我和她一起包圍,身體也隨著浮了起來,下一瞬間,一望無際的遼闊海洋出現在我的腳下!

「嗚哇!我的媽啊!現在、現在到底是怎麽回事!?」我手腳不聽使喚的揮舞,並恐懼的大叫,深怕自己會立即掉入腳下的深海裡!

薇兒丹蒂微笑的看著我,一陣風又將我們帶回我的房間。

「嘻嘻∼怎麽樣?現在您相信阿斯嘉特的存在了嗎?」薇兒丹蒂問我說,漂亮的臉蛋還暗藏惡作劇的笑意。

「相信、相信,我相信了啦!你不要再玩這危險的法術了!」我拍著胸口急忙回答,雙腿還有些發軟的顫抖。

「咯咯∼既然您相信的話,那麽可以請您說出您的願望了,在我能力範圍內一定會幫您完成的。」

「呃,好、好,你先讓我好好想一想。」

等平息剛剛受到驚嚇的心情,我開始說服我自己眼前的絕世美女真的是從阿斯嘉特來的女神,一定是佛祖平時看到我常常當免費的司機載嬌弱的正妹同學上下課,或是看到路上的野貓野狗,會餵牠們吃過期的超商麵包,所以才會想要來個國際交流,要奧丁這招喚獸來獎勵我的善行!

想著想著,我摸著下巴,打量這外表高貴亮眼的薇兒丹蒂,內心忽然浮現出有些似曾相識的感覺,似乎也有個男人打電話叫外送,就莫名出現一個女神要你許願的奇異故事,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是在哪裡有看過。

「怎麽?您想到了嗎?」薇兒丹蒂親切的問說。

「還、還沒這麽快啦∼」我雙手急忙揮舞。

「好的,那就再等您想到羅。」薇兒丹蒂完全沒有一絲不耐煩的微笑。

我趕緊快速的思考了一會,這種可以許願實現的故事,大家都是從小聽到爛了,如果只有一個願望,勢必要捨棄掉一些念頭,要做出最好的選擇前,有件事一定要先確認一下。

「在許願前,我可以先問一個問題嗎?」

「當然,請問吧。」

「那就是我可以許像『再多3個願望』這種技術性的願望嗎?」我小聲的問薇兒丹蒂說。

「連您自己都知道這方法是技術性犯規了,這種願望當然不行啊!」薇兒丹蒂秀眉微皺的回答,看來她也應該遇過不少人想許這種願望。

「哈哈∼也對啦∼當我沒問好了。」我趕緊傻笑說。

媽的,看來只能老老實實的許一個願望。 這樣一來,金錢、健康、 女人 、社會地位要忍痛選一個了。

正當我猶豫不決的時候,目光剛好停留在薇兒丹蒂她那豐滿的胸部上,又圓又大的青木瓜胸型,若貼在我的臉上肯定會窒息而死吧!

不一會,薇兒丹蒂發現我正盯著她的胸部看的出神,語氣突然微怒的問說: 「怎麽?我的胸部是有什麽奇怪的嗎?」

「沒、沒有啊!我只是在看你背後的書架啦!」我急忙臉紅的狡辯說。

「哼!別再假裝了!你會猶豫這麽久,其實是你想要跟本女神做愛對吧!欣賞人家脫的一絲不掛且吹彈可破的肌膚,雙手再好好用力的蹂躪人家胸口這對充滿罪惡的大乳房,然後看我會不會發出淫蕩愉悅的呻吟是吧!?」薇兒丹蒂面無表情的逼問我,情緒也開始激動了起來。

「不、不、不!身為一個平凡的人類,我怎麽敢對女神有任何邪念啊!!」我手忙腳亂的解釋,只求薇兒丹蒂不要誤會。

「你就別再狡辯了!……沒錯!跟男人做愛的確是在本女神的能力範圍內,你真的想要許這種願望當然沒問題,看在奧丁大神的份上,我可以吃點虧,現在大家都把衣服都脫一脫吧!」薇兒丹蒂氣急敗壞的繼續罵我說。

「呃?這願望沒問題!?……靠!等等……我、我真的沒有想要跟你……」我急忙的大叫制止,雖然薇兒丹蒂外貌條件非常的棒,但這種難得的許願機會,只有跟她做一次愛就結束,我才是虧大了啊啊啊啊∼! !

「夠了!請你安靜的閉上嘴!像你這種低級下賤的願望,本女神遇過太多次了,只是沒想到現在這世界的男人都這麽膚淺,一點雄心壯志都沒有!」薇兒丹蒂一邊激動的罵著,一邊脫下她自己的衣服,不一會,只見薇兒丹蒂一絲不掛、毫不害臊的站在我的面前。

在我眼前赤裸嬌軀的薇兒丹蒂,不但有著高挑纖瘦的身材,九頭身的完美比例,全身肌膚白皙如雪,胸口的一對雄偉的山峰,又圓又挺的懸晃,峰頂微微隆起的粉嫩乳暈又圓又大,葡萄般的乳肉芽也嬌豔欲滴。

再往她的股間看去,夾在雙腿間內凹處的肥美大陰唇,兩片肉瓣緊密的擠出一條神秘的縫隙,縫隙頂端則是倒三角的深紅恥毛,不多也不少。

「哼!你是欣賞夠了嗎?衣服還不快點脫掉,接下來你想要本女神先怎麽服侍你?」薇兒丹蒂發現我看的出神,口氣不悅的問說。

「唔……我、我、我也……」一時間我慌張的說不出話來。

「好了!你不用再說了,我知道你想要本女神先用這對淫蕩的大乳房幫你乳交是吧!先前想和本女神做愛的男人都是這樣要求的,你也不會例外吧!」薇兒丹蒂雙手托住自己兩粒大奶子的下緣乳肉,自顧自氣憤的說。

「沒……沒、沒有……」我趕緊搖頭否認,深怕薇兒丹蒂一個不爽,就把我丟進大海餵鯊魚。

「哼∼沒關係啊!你就大方的承認嘛∼」

「嗚∼∼真的沒有啊……」我裝無辜的再度否認。

「算了!不跟你浪費時間了。」

薇兒丹蒂白了我一眼慢慢走進我,她那對豐滿的大奶子也跟著腳步上下抖動著,等她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的鼻子可以聞到薇兒丹蒂身上特殊迷人的香味,以及欣賞她臉上無瑕的肌膚與輪廓!

薇兒丹蒂隨即蹲了下去,雙手抓住我運動短褲的兩側用力一拉,我胯下勃起已久的粗大蟒蛇瞬間彈了出來,並朝著毫無防備的薇兒丹蒂臉蛋揮棒過去! !

「啪∼!」的一聲,清脆的安打聲迅速爆出! !

「可、可惡∼!你居然敢用這下流的東西羞辱本女神!?」面對大肉棒的襲擊,薇兒丹蒂急忙撇過臉頰、閉上眼睛生氣的大罵。

「嗚嗚∼∼沒有、沒有!我、我不是真的故意的啊!!」我嚇的雙腿發軟的大叫解釋。

薇兒丹蒂睜開眼睛準備繼續罵我,但一看到我那根近30公分的大肉棒,薇兒丹蒂馬上倒吸一口氣,驚呼的摀住自己的小嘴。

「好……好有精神的大傢夥……」薇兒丹蒂睜大眼不敢置信的看著,臉頰也泛起羞紅的紅暈。

「就、就是因為太有精神,所以才會彈了出去啊……」我尷尬的趁機解釋。

薇兒丹蒂知道自己失態,板起臉嚴肅的罵說:「哼∼你少得意了,不過是比大部分的男人大支了點,當本女神沒見識過嗎?」

「沒、沒有… …」

「沒有最好,你現在坐在床上,乖乖的讓本女神服務就行了。」薇兒丹蒂繼續使喚我說。

「呃、好、好……」

我把身上的褲子和上衣都脫掉後,依照薇兒丹蒂的指示,坐在單人床上,雙手撐床、雙腿左右大開,好讓薇兒丹蒂方便幫我乳交。

等我將姿勢擺好,薇兒丹蒂眼神略帶興奮的靠了上來,纖細的右手輕握住我的陰莖根部,看著還露出2卅3部分的大肉棒,薇兒丹蒂伸出鮮紅的舌頭從尿道口輕輕的舔起,滑過整片龜頭後,櫻桃色的雙唇隨即套了上來,配合口腔裡的舌頭,薇兒丹蒂賣力的幫我口交起來!

滋滋∼∼滋滋∼∼噗滋滋∼∼滋滋∼∼

「唔唔∼∼親愛的薇兒丹蒂女神,你、你不是要先幫我乳交嗎?……怎麽……怎麽……」我享受龜頭傳來的快感好奇的問說。

「滋滋……少給本女神廢話……滋滋……不先潤滑一下怎麽幫你乳交……」薇兒丹蒂沒好氣的回我說。

「也是……也是啦∼唔啊啊∼∼薇兒丹蒂,你、你的技巧好好喔∼」我全身如觸電般的稱讚薇兒丹蒂。

「滋滋……廢、廢話!……還不都是你們這些……變態的男人要求的……滋滋……害人家好好一個女神……居然會熟練這淫穢的技巧……」薇兒丹蒂一臉不悅的回答,但她的小嘴絲毫沒慢下來過。

接著薇兒丹蒂繼續幫我口交數分鐘,從她嘴裡流出的香淫口水,慢慢的佈滿我胯下那粗大肉棒的表皮上。

看著薇兒丹蒂這樣一個如此嬌貴的絕世美女神,居然肯含著我的大老二,還一副吃的津津有味的模樣,頓時間有種自己也是阿斯嘉特大神的幻覺。

欣賞這宛如母狗上身的女神不一會,下體突然一陣劇烈抽蓄,我趕緊大叫制止說:「薇兒丹蒂,快、快停下來!我、我好像要射啦∼!!」

「滋滋……怕什麽……當本女神沒吃過男人的精液嗎……滋滋……」薇兒丹蒂白了我一眼,嘴下功夫仍沒歇著!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啊∼啊啊∼!!」噗滋∼! 噗滋∼! 噗滋∼!

可惜我話還沒說完,胯下的陰莖先是一陣頂天的快感,接著立即急速抽搐了十來下,又濃又稠的精液全噴入薇兒丹蒂的口腔裡! !

等我射完精,薇兒丹蒂才依依不捨的鬆口,並將沾到腥白精液的手指,送到嘴邊貪婪的吸吮著,讓人有種錯覺,這白色的汁液似乎有如鵝肝醬的美味般。

「咯咯……看來人家遇到一個好貨色了呢……居然有半神人的味道……」薇兒丹蒂一臉興奮的自言自語。

「呃、薇兒丹蒂你剛剛說什麽?」我有些虛脫的問說。

「嘻嘻∼別問這麽多,等一下你就放輕鬆的好好享受吧!還有,之後你叫人家姊姊就好了。」薇兒丹蒂一改先前嚴肅的表情,臉蛋露出歡愉的氣息笑著說。

「嗚∼可是我剛剛都射過精了,怎麽好好享受啊?」我滿臉不甘心的回答,對於這個可以向女神許一次願望的機會,居然只有口爆在薇兒丹蒂的嘴裡,既然不能成為假伯斯第二,好歹也要中出在薇兒丹蒂淫屄深處啊啊啊! !

「嘻嘻∼你別忘了,姊姊可是阿斯嘉特的命運三女神,掌管『現在』可是人家的職務呢∼」薇兒丹蒂自信滿滿的笑說。

「掌管『現在』?……所以……」

「沒錯,所以只要姊姊施個小咒語,就可以讓你的大雞……大傢夥永遠維持在勃起的『當下』,無論怎麽射精都不會軟下去呦∼」薇兒丹蒂用她那氣質無暇的臉蛋,帶著興奮的神色解釋說。

「真的嗎!?所以我今天可以把薇兒丹蒂姊姊當母豬一樣,一路猛幹到姊姊不成人型嗎!?」聽到薇兒丹蒂的說明,我興奮的大叫起來!

「哼哼∼就憑你一個平凡的人類也敢誇下這種海口!?」薇兒丹蒂突然收起和悅的笑容,板起臉孔冷笑說。

「嗚嗚∼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該亂講話,請薇兒丹蒂姊姊您不要生氣。」我趕緊在口頭上道歉,免的等一下不能把這女神當母豬幹!

「你自己知道就好,乖乖的不要動。」

只見薇兒丹蒂閉上眼睛,小嘴念念有詞,接著雙手一揮、十指全朝向我的半軟老二,一團白色的光芒注入我的下體。 沒多久,我可以感覺到腹部有一股暖流往陰莖根部聚集,30公分長的大砲神奇的再度緩緩勃起! !

「嗚喔喔喔∼!好棒、好棒的感覺!老二變的好有力氣啊啊∼!」我不敢相信的大叫!

「咯咯∼當然,姊姊可是無所不能的女神呢!」薇兒丹蒂得意的微笑。

受於神奇法術的影響,我的肉棒不但完全勃起,陰莖上還浮現不少青筋,整根大肉棒又熱又麻,恨不得現在就找個肉屄好好的大干一場!

「唔,姊姊,我受不了了!現在我就想要幹姊姊下面的嫩穴啦∼!」我忍不住哀求說。

「嘻嘻∼別急嘛∼你還沒享受過姊姊的奶炮呢∼」薇兒丹蒂表情略帶淫媚的笑著安撫說。

「奶炮?……不是乳交嗎?」

薇兒丹蒂沒回答我的問題,左右手掌托高自己胸前的爆乳,性感的雙唇同時含住兩粒高聳的乳頭,臉頰也立即內縮吸吮起來。

吸吮了幾口,薇兒丹蒂把乳頭從嘴里拉出,粉嫩的乳暈上還殘留些許濃稠的乳汁,薇兒丹蒂再用雙手將她的大奶球左右夾住我硬到不能再硬的肉棒上,小嘴一吐,乳白色的汁液全滴落到紅腫的龜頭上,最後,薇兒丹蒂開始抓住自己的奶子,上下交錯的幫我乳交起來! !

「嗚喔喔喔∼!好棒!好爽啊!姊姊的大奶子居然有會乳汁!?」我驚訝又爽快的大叫。

「哼哼∼還不是你們這些變態男人要求的,姊姊只好迎合你們的淫慾啊!」薇兒丹蒂似怨非怨的解釋。

「所以、所以……姊姊你有生過小孩了?」我有些驚訝的問說。

「咯咯∼你就別亂猜了,姊姊可是阿斯嘉特的女神,這點小伎倆自然會有人幫姊姊調配泌乳藥水啦∼」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嘿嘿,我看過不少乳交的A片,沒不到還有這麽特別的奶泡式乳交啊!」我驚嘆的笑著說。

「咯咯∼那等一下你還想不想吸姊姊漂亮粉嫩的乳頭啊?每個喝過姊姊乳汁的男人都讚不絕口喔∼」薇兒丹蒂突然表情神秘的笑著問我。

「真的嗎!?當然好啊!」我興奮的大叫,對於薇兒丹蒂胸前那白皙無暇的爆乳,老早就想要好好的品嚐品嚐了。

「嘻嘻∼那你這次要把滾燙的精液,大力的射在姊姊的臉上,姊姊才準你吸人家的大奶奶喔∼」薇兒丹蒂作勢微吐舌頭、嬌嗲的說

「當、當然沒問題!我會用力的把精液全射在姊姊的臉上的啦∼!!」我情緒激動的大喊,胯下的肉棒已腫脹的要爆炸般,巴不得眼前這頭母豬女神可以馬上幫我解套射精! !

「嘻嘻∼姊姊最喜歡像你這種有乾勁的年輕男人了∼這樣人家服務起來才會有滿滿的成就感呢∼」薇兒丹蒂原本充滿正氣不可侵犯的臉蛋,現在也開始流露出滿心期待的淫笑。

薇兒丹蒂說完,馬上用力的擠壓她的乳球,賣力的幫我打奶炮! 兩團又白又滑的大乳球,在薇兒丹蒂白皙的手掌擠壓下,緊緊的包覆住我的整根大陰莖,最頂端的香菇頭,不斷的和兩旁細膩的肌膚作摩擦,加上乳白色的奶汁潤滑,在如此觸覺與視覺的雙重享受下,很快的,一股炸裂的射精快感急速湧現! !

「啊、啊、啊!……姊姊、姊姊,我要射了、我要射了啦∼!!」

「快、快、快射在姊姊臉上!」聽到我快要射精的叫聲,薇兒丹蒂也跟著急促的嬌淫大喊。

噗滋∼! 噗滋∼! 噗滋∼!

一道道腥白的精液從穿越雙乳夾擊的龜頭噴了出來,薇兒丹蒂也興奮的張開小嘴,伸出艷紅的舌頭、緊閉雙眼、享受這些蛋白質的砲擊!

一瞬間,薇兒丹蒂那清純無潔的臉蛋,不論臉頰、鼻子、嘴唇、舌頭,甚至是前額的頭髮,全都沾有黏稠牽絲的精液團。

過了數秒的射精,精液噴泉終於停止,但神奇的是,我胯下的肉棒依然是屹立不搖,隨時可以再度姦淫擄掠!

「呼呼∼好棒的味道……半神人的精液……」

薇兒丹蒂淫媚的自言自語,並不時用手指刮起在她臉上的精液拼命往嘴里送去,現在這個自稱阿斯嘉特的女神,越來越有淫蕩母豬附身的錯覺。

「呃、姊姊……什麽是半神人啊?」第二次聽到半神人這名詞,我一頭霧水的問說。

「沒、沒什麽!你不是很想吸姊姊的大奶奶嗎?現在姊姊允許你可以盡情的玩弄喔∼」薇兒丹蒂急忙收拾她剛剛忘我淫糜的姿態,臉蛋泛紅的將她身上那兩粒大奶子挺進到我的嘴邊。

「我、我、我真的可以吸姊姊的奶頭嗎?」懼於薇兒丹蒂還是女神的身份,我有些恐懼的問說。

「哎呦∼你別害怕嘛∼既然姊姊都答應要跟你做愛,那就要做到最好啊∼姊姊保證之後再也不會對你發脾氣了好不好!?」薇兒丹蒂看出我內心的擔憂,馬上溫柔親切的安慰我,柔情似水的語調更是讓人松下心防。

「真、真的嗎!?」

「咯咯∼當然是真的啊∼你還可以用雙手盡情的捏爆姊姊這對充滿罪惡的大奶奶喔∼!」

「好!那、那我就不客氣羅∼!」看著薇兒丹蒂一臉羞澀又充滿期待的模樣,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將雙手往她那對豐滿的大奶子抓去,一碰觸到乳球細膩光滑的肌膚,十根手指頭立刻狠很的向乳肉深處用力一掐,乳暈周邊的奶肉跟著瞬間爆凸,上頭的乳頭肉柱也馬上噴出數十道細小的乳白汁液,濺的我的雙手都是奶水! !

「哇哈哈哈∼!!姊姊的大奶子真棒!居然還可以噴出這麽多的奶水啊!」

「噫噫噫……輕一點、輕一點……奶水會全卡在乳腺裡面啦∼ ∼」薇兒丹蒂輕皺眉頭,第一次露出痛苦哀求的表情。

「嘿嘿嘿∼∼姊姊的大奶子是什麽罩杯的啊!?真的超級大的啦∼!!」我一面問薇兒丹蒂,一面張開嘴巴、伸出舌頭,搖頭晃腦的接收空中的濃郁乳汁。

「以、以你們人類的世界來說……姊姊的奶奶是、是G罩杯的等級……噫噫噫……不要、不要這樣玩……乳汁、乳汁好浪費喔∼∼」薇兒丹蒂雙眼不捨的看著我回答。

「哇靠!G罩杯!?那不就跟母牛沒兩樣!?老子這次真的是賺到啦∼!」我興奮的大吼大叫說!

「嗯嗯啊啊……因為、因為喝下泌乳藥水……大胸脯會脹奶嘛……」

「嘿嘿,原來是這樣,那現在我要好好品嚐姊姊的乳頭羅∼」

「嗯嗯……好、好啊……快一點吸吧……」我低下頭一口氣就把薇兒丹蒂的雙乳頭含進我的口腔,雙手十指再度狠狠的猛掐,瞬間,我的口腔裡爆出大量又濃又甜的奶水,甚至滿到從我的嘴角溢出,這口裡爆漿的快感簡直是『爆乳撒奶牛丸』啊! !

「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姊姊的奶頭好麻、好癢喔……噫噫噫……不行、不行啦……奶水、奶水又流出來了……把它喝光、喝光啊……」薇兒丹蒂嘴角一面愉悅的呻吟,眼角卻流露出不捨她自己奶汁的目光。

媽的,你這淫蕩的母豬女神還真是節儉,奶子裡的奶水這麽多,你是在心疼什麽? 該不會是還想要留些庫存給下一個男人喝吧! ? 靠! 與其便宜下一個人,不如老子現在就把這兩粒奶裡的奶水榨光光! !

「呵呵∼好、好、我知道,只是剛起床肚子正餓,姊姊大奶子裡的奶水我要喝光光喔∼」我故意試探說。

「嗯嗯嗯……好、好啊……盡量吸吧……啊啊啊……等等……不行、不行……喝光啦……」薇兒丹蒂先是答應,但隨後又反悔說。

「為什麽不能吸光光啊?姊姊不是說過可以讓我盡情玩弄的嗎?」

「噫噫噫……不可以、不可以……現在喝光了奶水……還要等好幾天才有足夠的份量嘛……」

「哦∼難道在我後面還有人要喝嗎?」我故意繼續問說。

「嗯嗯嗯……就是、就是……沒、沒有了……是姊姊自己想喝啦……這樣可以嗎!?」薇兒丹蒂欲言又止的紅著臉,最後才硬說是自己想喝。

聽到薇兒丹蒂的解釋,我心中暗罵,看你這母豬女神心虛的樣子,應該是晚一點還有客要接吧,所以才會這麽在意你的奶水會被我喝光吧!

「好吧∼那我就留點給姊姊自己解渴羅∼」我假裝一臉極度失望的說。

雖然知道薇兒丹蒂很可能拿她的奶水給下一個男人喝,但畢竟薇兒丹蒂還是有神力的女神,把她惹毛了我也不會好過,暫時還是先忍忍。

「嗯嗯嗯……對、對不起……讓您失望了……噫噫噫……不如、不如……我們現在馬上進行下一階段……就讓姊姊下面的蜜壺……好好的服侍您好嗎?……姊姊的蜜壺……可是天界知名的名器喔∼∼」薇兒丹蒂臉頰羞紅的建議說。

「好啊,姊姊都這樣自誇了,我當然要試一試啊!」既然有免費的嫩屄可以乾,我當然是不客氣的說好啊!

「好的……那可以請您起身,好讓姊姊準備好姿勢行嗎?」薇兒丹蒂又恢復到最早親切和藹的模樣,一臉嬌羞的對我請求。

等我從單人床上起來,薇兒丹蒂馬上平躺在床上,緩緩的弓起白皙修長的雙腿,有如翻過來的青蛙般的姿勢。 接著,薇兒丹蒂紅著臉,將她纖細的雙手繞過大腿,再輕觸自己的敏感陰戶上,六指左右一撥,掀開左右兩片大陰唇,立即露出裡頭鮮紅肉多的凹陷前庭,晶瑩剔透的天神淫水更是多到溢了出來!

「請、請、請閣下好好觀賞本女神的下流陰戶……淫蕩的大陰唇裡頭……滿滿的都是淫蕩骯髒的肉膜與淫汁……請、請閣下用您尊貴的手指……好好的監定這鮮美鮑魚是否合乎您的味口……」薇兒丹蒂撇過頭,紅通通的臉蛋不敢望著我,極度羞恥與呆版的說出這段幾乎是介紹商品的說詞,一瞬間,受寵若驚的震撼與快感重重的打入我的身體! !

「呃、薇兒丹蒂姊姊不是跟過很多男人做愛過了嗎?怎麽現在好像……」我按耐住內心即將爆發的獸性,疑惑的問薇兒丹蒂說。

「姊姊、姊姊才沒那麽好上好嗎……因為、因為大部分的男人……被姊姊口交跟乳交之後,就勃起不能了……幾百年下來……目前只有、只有閣下進行到這個階段嘛∼」薇兒丹蒂羞澀的解釋。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就不客氣羅∼」知道這不是薇兒丹蒂桃色陷阱,我才放下心中僅存的疑慮。

於是我伸出中指往薇兒丹蒂的嫩屄摸去,指頭順著濕滑的大陰唇內壁胡亂的畫圈撫摸,隨著豐富的肉褶上下起伏,享受這濕嫩柔軟的觸感,並好好欣賞眼這難得一見的女神美鮑!

「噫噫……嗯嗯……噫噫……」薇兒丹蒂不時的呻吟。

「嘿嘿∼真是漂亮又淫蕩的嫩屄,我等不及要把雞巴插進去好好享受啦!」愛撫了好一會,我激動的對薇兒丹蒂大吼!

「噫噫……不、不、不可以……別這麽急啊!……儀式、儀式還還沒做完……嗯嗯嗯……接下來請閣下用您嘴巴、舌頭……好好的吸吮本女神蜜壺分泌的聖潔之水……阿斯嘉特女神的蜜汁……可比甘醇美酒……」薇兒丹蒂急忙臉紅的製止我,並還要我再品嚐她的淫水。

「哇塞!真的有這麽神奇嗎!?姊姊分泌的淫水是甜的!?」我半信半疑的跪在地板上,低著頭用舌頭輕舔薇兒丹蒂的陰戶前庭,吸吮了一口從肉穴分泌出來的淫汁,一碰到嘴巴里的味蕾,果真有如甘泉般甜美!

「我靠!阿斯嘉特女神的淫水真的是甜的!比奶水還好喝啊∼!!」

「那、那就請閣下用您尊口……好好品嚐這下流靈肉分泌的蜜汁吧∼!」

「放心!我絕對會吸到姊姊你爽到升天的啦!!」放完話,我馬上將我的嘴巴變的跟章魚嘴般,狠狠的吸住薇兒丹蒂鮮紅多汁的嫩屄,舌頭也不停的在薇兒丹蒂的尿道口、陰道口瘋狂的滑舔,並不斷的變換戰地,攻擊大陰唇交界處的凸起陰蒂,在我的挑逗吸吮下,薇兒丹蒂的陰道源源不絕蜜汁傾瀉而出,濺的我的臉上、鼻子都是甘甜的淫水! !

咻滋∼咻滋∼咻滋∼咻滋∼咻滋∼咻滋∼

在我接連續吸吮品嚐這爆乳女神的蜜壺,薇兒丹蒂也放浪的淫叫起來。

「嗯啊啊啊……好棒、好棒……小穴、小穴會吸吮的舒服啊……屁股、屁股好像被電一樣……又麻又癢……酥麻的快感……真的讓姊姊受不了啦!……啊啊啊……哥哥的嘴巴好厲害……搞的姊姊好爽、好爽……噫噫噫……陰蒂、陰蒂被吸起來了!……用力吸!用力吸啊啊啊∼!!」

躺在我床上的爆乳婬女神,被我這樣狂吸數分鐘,肥圓的屁股竟然開始不自覺的顫抖,白皙豐腴的大腿情不自禁的夾住我的頭,有失女神身分的淫語更是沒有停過! !

「媽的!你這淫蕩的女神,下面的淫水多到快嗆到我啦∼!」我急忙�頭換氣咒罵說。

「噫噫噫……對、對不起……對不起……人家太興奮的嘛∼∼既然哥哥已經品嚐過本女神的蜜汁……接下來、接下來……就可以把……大傢夥……」秀發淩亂的薇兒丹蒂,雙眼迷濛的對我說。

啪∼! ! 「噫噫……」

「我知道!現在老子終於可以用大雞巴幹你這淫蕩的母豬女神了嘛!」我不客氣的重打了薇兒丹蒂屁股一下,導致薇兒丹蒂驚嚇的菊花急速收縮,嫩穴竟也擠噴出一道淫水出來!

「嗚嗚嗚……哥哥、哥哥不要亂說……人家才不是什麽母豬女神∼∼薇兒、薇兒丹蒂可是尊貴的……諾倫三女神啦……」薇兒丹蒂被我這一羞辱,想挽回顏面的低聲反駁。

「隨便啦∼你這頭母豬的大腿還不打開一點!?」

「噫噫……好、好的……」薇兒丹蒂羞紅著臉孔,雙手勾住自己的白皙大腿左右大開,大陰唇兩旁的恥骨肌立即浮起,紅嫩的鮑魚間的縫隙,甜美的蜜汁緩緩流著。

「好、好哥哥……你的大雞雞……可以進來了……」薇兒丹蒂極度羞恥的低聲說著。

看著躺在床上的薇兒丹蒂,姣好的淫蕩肉體擺著極度淫蕩撩人的姿勢,胸口掛著的G罩杯大奶如奶油般攤平,並雙腿大開展現一個女人最隱密的私處任憑觀眾欣賞,尤其是薇兒丹蒂全身肌膚白皙如雪,嫣紅的恥鮑肉更顯的突兀,洞口直流的淫水,更加表示等待外物的侵犯! !

「嘿嘿∼那老子就不客氣了!」

我先用左手把薇兒丹蒂的兩片大陰唇撥開,右手握著陰莖讓龜頭對準目標,腰部微微一挺,粗大的香菇立刻推進陰道內1寸,鮮紅的前庭肉褶也硬是被撐了開來!

接著我緩緩的把大肉棒插入薇兒丹蒂的嫩穴裡,一面欣賞薇兒丹蒂的表情變化,只見這淫蕩的母豬女神,美麗無瑕的臉蛋秀眉緊皺、艷紅的雙唇有些扭曲的變形,上下兩排潔白的貝齒緊緊咬住強忍,手掌也緊抓著床單! !

「嗚噫噫噫……好大、好粗的大雞巴……小穴、小穴都被塞的滿滿的……」

看薇兒丹蒂有些吃不消的表情,我的內心不由得一陣得意,而這母豬女神的嫩屄也不愧有名器的稱號,豐富緊密的陰道肉褶緊緊的咬住我的陰莖,隨著老二每一寸的深入,前端的龜頭都被摩擦擠壓的快感直來! !

「喔喔喔∼∼姊姊的小穴真是名器,夾的我好爽啊!!」好不容易把整根大肉棒插入薇兒丹蒂的屁股深處,我忍不住爽快的大喊!

「噫噫……能夠讓閣下感到滿足亦是我等女神的榮幸……嗯嗯……接著、接著閣下想要的性交方式是溫柔純愛?還是粗暴狂野的方式?」薇兒丹蒂忍著下體的不適再度詢問我的意見。

「哇塞∼這做愛儀式還有分溫柔純愛跟粗暴狂野?」

「是、是的……不知道哥哥喜歡哪一種?」

「呵呵,我是沒差,那姊姊你喜歡哪一種啊?」

「嗚嗚∼∼姊姊、姊姊不知道……只要……夠、夠刺激就好……」薇兒丹蒂低聲呻吟說。

「哦∼所以姊姊喜歡男人粗暴一點嗎!?那我了解啦∼!!」於是我抓住薇兒丹蒂的小腿,身體馬上往床上壓下去,薇兒丹蒂的美臀也立即上翹懸空,接著在深吸一口氣,猛烈的搖起我的虎腰,連帶著粗大的陽具,每一下都是猛烈的重擊! !

磅∼! 磅∼! 磅∼! 磅∼! 磅∼! 磅∼!

「噫噫啊啊啊∼!!……不可以、不可以這樣啊!!……薇兒、薇兒丹蒂會受不了啦∼!!……嗚嗚啊啊啊∼!……大雞巴、大雞巴太粗了啊……人家的屁股會被刺穿啦!!……噫噫噫噫……好熱、好熱……會燒起來、會燒起來了啦! ……嗚嗚嗚……屁股、屁股會壞掉啦∼∼! ! 」

隨著我猛烈的撞擊,不但床板激烈的搖晃吼叫,就連身材纖瘦的薇兒丹蒂也被我幹的浪叫與求饒! 胸口那對G罩杯的豪乳,也像海浪一樣,波濤洶湧的前後搖晃著,面對突如其來的砲擊,薇兒丹蒂雙手緊抓住我的手臂,睜大雙眼,一副哀求的目光看的我,但她的嘴角仍誠實的呻吟淫叫著!

「嘻嘻∼怕屁股會壞掉啊?那母豬女神現在覺得爽不爽啊!?」

「嗚嗚啊啊啊……不要、不要欺負人家……薇兒丹蒂才不是母豬女神啦∼! ……啊啊啊……哥哥的……大雞巴、大雞巴……慢一點、慢一點啊……姊姊從沒吃過這麽粗的大雞巴……太大力干人家的小穴……姊姊真的會受不了啦∼! ! 」

「靠!明明爛屄濕的要命,還怕會被老子搞壞掉嗎!?你這頭母豬到底覺得爽不爽啊!?」

「爽、爽、爽!!……噫噫嗚嗚嗚……薇兒丹蒂被哥哥的大雞巴幹的好爽、好爽啊啊啊∼!!」薇兒丹蒂閉上眼睛又羞又恥的大喊! !

「操!你這淫賤的母豬!會爽就好!!再多捅幾下你的濫屄,你就會習慣了啦!!」

「噫噫噫噫……好、好的……哥哥教訓的是……是薇兒丹蒂太不敬業了……小穴、小穴要好好習慣客戶的尺寸才是……」單純敬業的薇兒丹蒂被我罵的直喊知錯了。

「幹!這才像話啊!」我得意的打了薇兒丹蒂粉臀一下。

持續乾了薇兒丹蒂十來分鐘,薇兒丹蒂似乎慢慢習慣我的30公分大砲的驚人體積,原本痛苦的表情逐漸轉變成愉悅淫蕩的笑臉,晶瑩剔透的香汗也流滿她完美的神聖肉體上。

「啊啊啊……哥哥、哥哥……啊啊啊……薇兒、薇兒丹蒂被哥哥幹的好爽、好舒服啊……噫噫噫……這麽強壯又粗大的雞巴……連阿斯嘉特都難得一見呢……啊啊……飛起來了、人家飛起來了……居然不用翅膀也能飛起來啊啊啊∼!」

「嘿嘿∼是嗎!那老子就乾到你飛向宇宙吧!!」

啪滋! ! 啪滋! ! 啪滋! ! 啪滋! !

磅∼! 磅∼! 磅∼! 磅∼!

在薇兒丹蒂法術的加持下,除了老二變的堅硬不倒之外,體力似乎也用之不竭,接下來的活塞運動,每一下的撞擊,都讓薇兒丹蒂的臀部爆出激烈的聲響!

被大雞巴頂到花心深處的薇兒丹蒂,宛如忘記自己崇高的女神身份,忘情的放浪淫叫!

「啊啊啊……爽死啦∼爽死人家了∼!……啊啊啊……好棒的雞巴……幹的薇兒丹蒂好幸福、好幸福啊∼∼啊啊啊……感謝奧丁大神的恩惠……才能讓薇兒丹蒂遇到這麽棒的男人啊啊啊∼!!……嗚嗚噫噫噫!!!……要尿尿……人家想要尿尿啊啊啊∼!!」

隨著薇兒丹蒂激烈的淫叫,下體的陰道也急速緊縮,我的龜頭也被刺激的達到頂天,要射精的衝動也爆發了出來! !

「嗚啊啊啊!!老子,老子也要射啦∼!!」我低吼叫完,陰莖根部劇烈抽搐,從睾丸出發的精子團大軍,一路經過長達30公分的尿道,透過馬眼狂瀉而出! !

「噫噫噫噫!好熱!好熱!哥哥的精液都衝進人家的屁股深處了啊啊啊!」

好不容易射完,我停下的動作攤在薇兒丹蒂柔軟的胸脯上,粗大的肉棒並沒有因為射精而軟掉,依然硬梆梆的停留在薇兒丹蒂的陰道裡。 薇兒丹蒂高潮的淫水不斷的從肉棒和陰道間的縫隙流出。

「呵呵∼姊姊的身體真是淫蕩,幹的我好爽啊!」我笑著對薇兒丹蒂說。

「嗯嗯嗯……人家、人家才不淫蕩,剛剛只是身體的正常反應嘛∼」薇兒丹蒂還沈醉剛剛高潮的餘溫,害羞臉紅的狡辯說。

我內心一陣暗笑。

「好啦,我現在口渴了,薇兒丹蒂姊姊可以餵我喝可口的乳汁嗎?」

「當、當然可以……」薇兒丹蒂羞澀的答應。

「啊∼∼∼」

我張開嘴巴,薇兒丹蒂立即握著自己的奶子,將乳頭送進我的嘴裡,等我嘴巴一合上,薇兒丹蒂賣力的擠壓自己的乳暈,好讓濃郁的乳汁在我的嘴裡噴發。

在薇兒丹蒂有如母親哺乳般,我喝了幾口略帶鹹味的加料奶水,心滿意足後「嘻嘻∼看姊姊也留了滿身大汗,你自己要不要也喝上幾口啊?」

「嗯,好、好……」薇兒丹蒂像我的寵物般,乖乖的捏起自己另一粒粉嫩的乳頭,清秀氣質的臉蛋像前一仰,臉蛋羞紅的吸吮自己的乳頭,兩側的臉頰快速的內凹吸起奶水。

「嘿嘿∼我的老二還是硬梆梆的,接下來要在幹薇兒丹蒂姊姊第二遍羅∼」

「當、當然沒問題,姊姊、姊姊的身體可以讓你玩弄到大雞巴軟掉為止。」

「好!那這次換姊姊自己主動要屁股,我要躺在床上。」薇兒丹蒂跪在一旁讓我正躺在床上,對於我那直挺挺的大凶器,薇兒丹蒂害羞的偷瞄。

「好了,姊姊可以坐上來了。」

身材豐滿姣好的薇兒丹蒂,纖細的雙腿一跨,右手扶著我的老二,左手撐開自己嫩穴的兩片大陰唇,確認龜頭有滑到她陰道的入口處,隨即肥臀一沈,我的大肉棒緩緩的沒入薇兒丹蒂的屁股裡。

「噫噫噫……怎麽……還是感覺這麽粗啊……」薇兒丹蒂輕皺眉頭說。

看薇兒丹蒂慢吞吞的樣子,我故意抓住她的小蠻腰往下一拉,薇兒丹蒂肥美的屁股立即一棒到底! !

「噫啊啊啊!!不、不可以!!大雞巴、大雞巴會刺穿子宮啊啊啊!!」薇兒丹蒂全身顫抖、雙拳緊握的激動大叫!

「嘿嘿∼怕什麽,姊姊不是阿斯嘉特的三女神嗎?這點小事沒問題吧!」「唔唔唔……話不能這麽說啊……」薇兒丹蒂摀著嘴,鼻頭發紅的說。

「少廢話,完成客人的需求不正是你們女神的工作嗎!?難道要我投訴你們的奧丁大神嗎!?」我拿出工作的理由要求薇兒丹蒂說。

「嗚嗚嗚……不要、千萬不要這樣……閣下教訓的是……薇兒丹蒂不該抗拒客戶的要求∼」

「哼!那還不快給老子搖起屁股!」

「噫噫……好、好的……」薇兒丹蒂在我的催促下,眉頭緊皺、咬緊牙關,忍著粗大異物在體內的不適感,跪在床板上的雙腿上下搖擺,兩片豐厚的陰唇肉咬著陰莖上下吞吐著!

「噫噫啊啊……不行、不行啦!……薇兒、薇兒丹蒂真的受不了啦∼∼大雞巴、大雞巴頂的好深、好深……好像會刺穿到肚子裡啦∼!!……啊啊啊啊……人家、人家的身體好熱、好熱……屁股麻掉了、麻掉了……」

「靠!你這假正經的母豬女神,屁股還不搖快一點!你這樣對的起奧丁大神交給你的任務嗎!」

「嗚嗚嗚……不要、不要再逼人家……人家已經很盡力了嘛∼」薇兒丹蒂哭喪的潔白臉龐,雙眼哀求的看著我,

「媽的,你這沒用的母豬,老子現在口渴了,擠你的奶汁噴到我的嘴裡。」

「嗚嗚嗚……好、好的…… 」薇兒丹蒂勉強打起精神,雙手的拇指和食指掐住自己大奶子上的乳頭,四根手指一用力,數十道的乳白汁意宣洩而出! !

「嗚啊啊啊……好浪費、好浪費喔∼∼人家珍貴的奶水……都散落在床上了啦∼∼噫噫……」

「你這笨蛋母豬,不會瞄準一點嗎!?」

「嗚嗚嗚……不、不行啦……人家的屁股吃下大雞巴後……就已經全身無力了啊……啊啊啊……薇兒丹蒂現在好舒服、好舒服……身體快要融化了啦∼∼」

我故意要薇兒丹蒂擠她的奶水給我喝,看著她一臉不捨又沈醉在肉棒的淫威下,淫蕩的搖著她的肥臀,紅色的秀發也跟著飛舞,臉蛋滿是淫香的汗水。 而纖細的雙手著自己的乳頭擠著奶水,沈重的乳肉下緣硬是拉扯被抓住的乳暈,有規律的上下搖晃,這一副淫賤的母豬乳搖的畫面,實在是非常的賞心悅目啊! !

等薇兒丹蒂的乳汁噴的我滿臉都是後,我馬上命令薇兒丹蒂停下動作,並跪在床上背著我,翹起肥圓白皙的屁股,被粗大肉棒擴大孔徑的淫屄不時流出含細小泡沫的淫水,我伸出雙手姿意的在薇兒丹蒂的美臀上撫摸幾圈、得意的欣賞了幾秒後,雙手拇指撐開股溝下方的鮑魚肉,紅色的杏鮑菇頭頂住肉洞口,隨著腰部一挺,粗大的陽具順利的捅進薇兒丹蒂的嫩穴深處。

「噫噫啊啊啊∼!!……大、大雞巴……又粗又熱的大雞巴又插進來了!」薇兒丹蒂手肘撐床,仰著腦袋淫蕩的浪叫。

啪! !

「媽的,老子的雞巴搞了你這母豬這麽多次,你的騷屁股現在應該很習慣了吧!?」我打了薇兒丹蒂的肥臀抱怨說。

「噫噫噫……是、是的……母、母……薇兒丹蒂的淫穢肉體隨時都可以讓大雞巴狠狠的奸淫一番了!!」

聽到薇兒丹蒂嬌淫的回答,並且差點自稱自己是母豬,我內心征服的優越感慢慢的浮現,看來阿斯嘉特來的女神也沒多神聖高貴嘛,再加把勁,搞不好就可以把這女神幹到變成真正的母豬哩! ! XD

「哼哼∼這可是母豬你說的喔∼那老子要使出全力干你啦!!」我大吼一聲,雙手緊抓住薇兒丹蒂細滑的蛇腰,用力的搖起我的屁股,揮舞30公分的大砲拼命的往這淫蕩女神嬌嫩的肉屄裡猛幹! !

啪滋! ! 啪滋! ! 啪滋! ! 啪滋! ! 磅∼! 磅∼! 磅∼! 磅∼!

「我操!!你這淫賤母豬,大雞巴幹的你爽不爽啊!?」

「噫啊啊啊啊∼!!……爽、好爽、好爽啊!!……哥哥的大雞巴……是這世上最棒的大雞巴啊啊啊!!……啊啊啊……母、母……姊姊、姊姊的屁股被塞的滿滿的……好充實、好幸福的感覺喔∼∼噫噫噫噫∼∼不行、不行∼∼姊姊會瘋掉、姊姊會被大雞巴幹到瘋掉啊啊啊∼!!」

啪! ! 啪! !兩下清脆響聲,薇兒丹蒂兩邊的屁股肉,各立即浮起紅腫的手掌印。

「什麽姊姊!現在起,你的名字叫做母豬!知道嗎!!」我狠狠的咒罵說。

「噫噫噫……是、是的……薇兒、薇兒丹蒂現在起就是母、母……母豬女神了……」在我的逼問下,薇兒丹蒂仍猶豫了一會,才緩緩的說出。

「哼哼∼那現在母豬女神現在覺得爽不爽啊!?」

「啊啊啊啊∼!!……爽、爽、爽……母、母……母豬……豬……現在覺得好爽、好舒服啊∼∼」薇兒丹蒂礙於自己女神的尊嚴,口是心非的淫叫。

「操!!那這樣搞你,你這母豬是不是更爽了啊!?」我不爽的咒罵,右手捏住薇兒丹蒂腫成花生一樣大的陰蒂用力一壓,薇兒丹蒂全身如觸電般,立即抽蓄顫抖一大下! !

「嗚嗚啊啊啊啊∼!!……別、別這樣!!……母豬、母豬女神被哥哥的大雞巴幹的好爽、好爽喔∼!!……噫噫噫噫噫∼ !!……薇兒丹蒂天生就是淫賤的母豬!……母豬最喜歡被大雞巴乾了!……熱呼呼的又粗又硬的雞巴!……比大神的更有感覺啊!!……嗚嗚嗚嗚……母豬、母豬已經不能沒有大雞巴的日子了啦∼!!……啊啊啊啊……」薇兒丹蒂身為女神最後的矜持瞬間瓦解,像是中了淫毒的妓女瘋狂激烈的放肆淫叫! !

「那最好!老子最喜歡幹母豬了!現在就看老子怎麽幹死你!」我隨即使出吃奶的力氣,雙手環抱住薇兒丹蒂的細腰,粗大的陽具在熊的力氣和公狗的速度兼具的腰部驅使下,有如鑽木取火般的猛烈的砲擊薇兒丹蒂這母豬的下賤肉壺! !

「啊啊啊啊啊∼!!……燒起來了、屁股燒起來了啦!!……母豬、母豬會被大雞巴幹死掉啦∼!!……嗚嗚嗚……半神人的雞巴……怎麽會這麽厲害啦! ……姊姊、姊姊快來救救薇兒丹蒂……啊啊啊啊∼∼! ! ……不行了、不行了! ……母豬又想尿尿了啊啊啊∼! ! 」

薇兒丹蒂近哀求的淫叫後,下體立即急速收縮,大量潮吹的淫水噴了出來!

白皙的大腿持續的抽搐發抖! ! 薇兒丹蒂的嬌軀也攤平在我的床上。

「哼哼∼這麽快又洩啦!?老子還沒幹夠哩!!」我得意的看薇兒丹蒂洩身癱軟在床上的模樣,一臉失神無力的表情,和她剛出現在我房裡的正氣高貴的外貌大不相同,現在的薇兒丹蒂,只不過是一個在地球某個角落的欠人幹的母豬罷了! !

我抱住薇兒丹蒂的腰部,這母豬的身體有如斷線的風箏攤軟無力,我強拉�起薇兒丹蒂的紅腫的肥臀,還硬的跟鐵棒的雞巴,再度插入薇兒丹蒂濕爛的開花肉穴,隨即搖起我的屁股,盡情享受這難得可以任人姦淫的女神靈肉! !

「嗚嗚噫噫噫……哥哥的大雞巴怎麽、怎麽還這麽硬啊?……法術的效果應該停了啊!?……嗚啊啊啊∼∼再這樣幹下去……母豬、母豬真的會死掉啦!! ……噫噫噫……請哥哥饒了母豬吧! 蜜壺、蜜壺會壞掉啦……嗚嗚嗚嗚∼! ! ……快停下來! 大雞巴快停下來啦! ! 母豬、母豬的屁股又要洩了啦∼! ! 」

才幹沒十分鐘,薇兒丹蒂臉紅氣喘的嬌淫大叫,紅的跟猴子屁股一樣粉臀再度噴出淫水! !

「你這騷貨!老子才幹沒幾下又噴了啊!?」我不耐煩的罵說。

「嗚嗚嗚∼∼主人、主人、對、對不起嘛∼∼母豬、母豬就是忍不住啊∼! ……還有求求主人,不要再乾下去了啦! ! 嗚嗚嗚……」

「操!老子都還沒爽夠咧!你乖乖的再當母豬吧!!」不理會薇兒丹蒂的哭求,我硬的老二繼續猛幹這沒用的命運女神,不、是母豬女神才對!

持續又乾了薇兒丹蒂近1個小時,薇兒丹蒂已經高潮十來次,體力虛脫的她清純的臉蛋已全變了一個樣,明亮的雙眼已完全翻白,躺在枕頭上的性感雙唇無力的張開,鮮紅的舌頭外露在枕頭上,香淫的口水流滿嘴邊,纖細的雙手無意識的擺放在床上,身體也流出像是被大雨淋濕的汗水。

「噫噫噫……要撐住……要撐住啊……薇……薇兒丹蒂……你可是阿斯嘉特……神聖的……母、母豬女神……不能……絕對不能沈淪在……大雞巴的……淫威下啊……噫噫噫……噫噫噫……不行、不行……屁股又要洩了啊……」薇兒丹蒂幾近無意識的喃喃自語,但不管腦筋是有清醒,淫蕩的肉體永遠都是老實的高潮噴水!

「嗚嗚嗚啊啊啊!!要射了!要射了!老子終於要射了啊!!!」乾了近萬下的活塞運動,老二總算有要射精的快感,緊緊抱住薇兒丹蒂的雙腿,陰莖一陣激烈的抽搐,大量滾燙的精液全數噴進薇兒丹蒂的陰道深處,且量大到足以擠壓入子宮內! !

經過近十秒的射精,我的老二也緩緩的消退變小,我累的躺在地板上,薇兒丹蒂也像是獲救般,閉上朦朧的雙眼喘氣休息。

我看著躺在床上的薇兒丹蒂姣好無瑕的肉體,要是可以永遠的干下去該有多好,突然目光瞄到前女友留下的養狗狗鏈,內心突然浮起一個念頭。

趁著薇兒丹蒂還神誌不清的時候,我拿起狗鏈套在她的脖子上,輕拍她絕世美麗的臉龐。

「你這母豬還不醒來,主人有事要你辦!」

「噫噫噫……好、好的……請問主人有什麽吩咐嗎?」薇兒丹蒂勉強的睜開雙眼,下意識毫無防備的問我說。

「嘿嘿∼就是我的願望想好了,老子要你這淫蕩的母豬當我一輩子的性發洩肉便器!!」

「好、好的……契約自此生效,母豬女神將是主人一輩子肉便器……」薇兒丹蒂全身發著光、一臉精神恍惚、帶著外翻的舌頭微笑說著。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