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不倫戀情]

父讎

[複製連接]
查看: 157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eterjr
伯爵 | 2016-10-2 00:20:51



  章煒回到了家里,把書包一扔就直嚷著∶「哇,好香啊!今天又炒什麼好菜
了?」

  湄方在廚房里一邊把熱菜起鍋,一邊笑著回應兒子∶「真會拍馬屁,只不過
是你很久沒吃到的金針炒豆腐罷了,還心到拍馬屁到這樣。」

  章煒慢慢踱步到廚房里,一手脫下腳下的襪子,一手就在母親豐腴的臀部上
捏了一把∶「這里哪是馬屁啊,明明是香屁嘛!」

  湄方白了嬉皮笑臉的兒子一眼,正色說道∶「還不快去洗把臉,臟死了,待
會兒就吃飯了。」

  吃完飯後,湄方坐進舒服的沙發里,兒子馬上依偎了過來。她沒說話,解開
胸前的扣子,讓自己高挺的乳房開始哺餵饑渴的兒子。

  都已經高一了,兒子還是像以前嬰兒時一樣用力吸吮著自己的乳頭。她把兒
子摟在懷里,輕輕梳弄著他短刺的頭發,十幾年來,這個姿勢從來沒換過,唯一
不同的是,當年抱在懷里的小嬰兒已經慢慢蛻變成一個英俊挺拔的少年郎了。

  「今天在學校還好吧?」湄方打開了話匣子,滿足了兒子對母乳的渴望後,
就是兩人聊天對話的開始。

  話說章湄方十九歲那年認識了在餐廳駐唱的稽勤,幾個月瘋狂的愛戀之後,
讓純情少女又驚又喜的是,她發現自己懷孕了!

  知道消息後的稽勤只是冷冷的說∶「把孩子拿掉!」然後甩頭就走。

  哭紅了眼的湄方,在不知所措的情況下回到家里,接著就是在市場做生意的
父親帶了幾個兄弟把稽勤抓來狠狠揍了一頓。第二天,稽勤和湄方被押著在法院
辦了公證結婚,沒有新婚的喜悅,只有一次又一次的無奈。

  稽勤突然開始走紅,從一個沒沒無聞的餐廳小歌手,搖身一變成為炙手可熱
的偶像巨星。他不再留在湄方的身邊,金錢與名利堆起的高�逐漸矗立在兩人之
間,那道堅不可破的銅�鐵壁,讓兩人幾乎無法再順利交談。

  兒子出生那天,稽勤意外的在醫院守候了一天,湄方看著愛人欣喜地抱著新
生的嬰兒,心中也有一陣難以形容的喜悅。

  「孩子可不可以先從母姓?」

  稽勤的這句話卻讓湄方興奮的心情一下子降到了冰點。她知道稽勤的用意,
正要跨足亞洲華人圈的偶像巨星,如果被發現不但已婚,而且還有了小孩,恐怕
那重重的一跌會讓他再也爬不起來。

  她已不再愛戀著眼前這個自私的男人,但是為了自己心愛的骨肉,她可以忍
受任何的屈辱。

  一咬牙,她點了點頭∶「那好,孩子,就叫章煒吧。」

  男人似乎松了一口氣,開始愉快地逗弄著懷中的寶貝兒子。

  雖然衣食無虞,湄方卻幾乎像是寡母在獨自扶養兒子。

  稽勤越來越走紅,也越來越難得一見,只有在起初幾年兒子生日當天,才會
悄悄回到豪華空蕩的家中,為章煒慶祝生日。

  湄方一開始就堅持要餵兒子母乳,也只有在為兒子哺乳時,那種雙乳腫脹充
實的感覺和兒子乳齒咬嚙吸吮乳頭的微微刺痛,讓她忘卻了世上一切的煩惱。

  到了章煒該斷奶的時候,她幾乎有點舍不得。

  又拖了好長一段時間,實在不行了,她想要狠心拒絕兒子,可是湄方完全無
法抗拒寶貝兒子那企盼的眼神,就這麼一拖再拖,在章煒上小學的前一天,他只
好叮嚀兒子千萬不要把這件事說出來,免得成為班上同學的笑柄。

  章煒念小學三年級時,湄方覺得實在不應該這樣無止境的縱容兒子,於是帶
著他找進婦產科醫師。

  「這孩子缺乏安全感,就像許多小孩子習慣尿床或是吸手指頭一樣。」

  醫師安慰湄方∶「唯一的方法還是要靠你幫他斷奶啦!」

  湄方沒有照醫生的話做,在這個只有兩個人的清冷家中,沒有安全感的不僅
是自己兒子而已。回到家中,她扯開衣襟,讓兒子滿足地吸吮了好久。

  從此之後,在家中只要兒子嚷著要吃香奶,湄方隨時都會毫不猶豫地解開上
衣,將心疼的寶貝兒子摟入懷里。

  不過逐漸長大中的章煒畢竟也會有男孩子長成的矜持,五、六年級時的章煒
就只敢在就寢後躺在母親身旁時,才會摸黑著拉開湄方的睡衣,在母親細膩光滑
的胸脯上肆無忌憚地吸吮著。而如果是在白天不小心窺見春光外泄的母親胸衣或
是短裙下的三角褲時,甚至會羞赧地將眼神避開。

  念國中後的章煒,身材逐漸高大成熟起來,湄方也幾度猶豫著是不是該和兒
子分房而睡。可是她實在舍不得離開兒子,更何況,兒子也只有每天在睡前才和
自己溫存一下而已。

  「應該不會怎樣吧。」看著快要國中畢業的兒子,她在心里安慰著自己。

  所以即使兒子已經比她高壯許多,她還是依舊在漆黑的夜里內將兒子抱進懷
里。尤其在她心中,更無法抵擋兒子在自己胸前蠕動時造成的奇妙感覺。

  畢竟,她也才三十出頭而已,嬌美少婦熊熊烈火燃燒起的寂寞情欲只有在兒
子吸吮完自己堅挺高聳的乳房之後,才能稍稍獲得紓解。

  一個深夜,她從沈睡中醒來,只見兒子狼狽忙亂地坐起身來,她扭開燈看了
一眼,明白了一切。在睡夢中,男童長成時第一次分泌的黏稠精液,無法抑制地
射在男孩自身的內褲上。

  她沒作聲,有點想要嘲笑的感覺,湄方起身拿了條乾凈內褲要兒子到浴室換
掉。

  回來後的兒子,尷尬地默不作聲。

  有點捉狎,她調侃笑著問兒子∶「怎麼了,剛才夢見哪個美女呀?」

  這下可把自己的兒子給譏諷到了,章煒囁囁嚅嚅了好一陣子,從來沒騙過母
親的他,吞吞吐吐的說∶「剛才夢見和媽媽脫光了衣服抱在一起,你要我快點吸
奶,吸著吸著,媽你突然抱住我,我就射出來了。」

  湄方沒想到兒子竟然這麼回答,面紅耳赤地接不下話,卻又有點心跳加速,
只好假裝生氣說∶「你這個小鬼,沒大沒小的,還敢在夢里對媽媽胡思亂想不尊
敬,明天開始你給我搬到客房去睡!」

  章煒其實還只是個被寵壞的小孩,一聽要被母親趕出房,急得沒了分寸,脫
口就說∶「媽,我以後不敢夢見你了啦,你不要趕我出去好不好?拜托啦!」

  聽得湄方「噗嗤」笑了出來∶「你不想夢見媽媽啦?好呀,塬來我養了個不
肖子,疼你這麼久都白疼了。」

  章煒也覺得自己講話有語病,忍不住開始大笑,湄方看兒子笑這麼開心,心
頭一熱,忍不住一伸手,將兒子摟了過來∶「來,乖煒煒,讓媽媽抱抱。」

  章煒滾進湄方懷里,撒嬌的說∶「媽,我要吃香奶。」

  湄方只覺得全身滾燙,解開睡衣,就把兒子按進深邃的乳溝里。

  章煒也不知哪來的勇氣,一邊在母親胸前吸舔著,一邊竟然伸手開始扯開湄
方身上的睡衣,湄方有點不安,卻不曉得為什麼竟沒有反抗兒子的舉動。

  這也是多年來第一次,湄方在明亮的燈光下,全身僅剩下一件性感三角褲赤
裸在兒子眼前。

  吸吮了好一會,章煒突然把燈關掉,然後不安分地將手探進湄方下身的內褲
里。湄方幾乎要暈眩了,可是她也不聽使喚地,緩緩將手伸進兒子早已撐起的內
褲里面。

  就在她的手指碰觸到那再也熟悉不過、卻是自己第一次這樣握住的兒子

  陰莖時,章煒也將手指摸索進母親幽密草叢中的深處,兩人幾乎是同時「啊!」

  的輕喊出來。

  湄方輕輕的開始套弄那初初成熟的玉筍,兒子則是熱情大膽的不斷探索著母
親下身神秘柔嫩的細縫。兩人互相拉下對方的內褲,像要繼續著剛才遐夢中的景
像,湄方開始和章煒熾熱狂野地撫摸對方赤裸的身軀。宛如在玩遊戲般,母子兩
人交疊扭滾在一起,又放肆地調戲著對方光滑的身軀。

  她心中沒有任何淫蕩的邪念,只是愉快地享受和兒子肌膚相親的快感。

  章煒也是,長這麼大,吸吮過這麼久,也是第一次如此捧住母親高挺的乳房
用力揉捏著。

  在昏暗朦朧之中,湄方挺起豐滿的胸部讓兒子盡情舔吻,又翹起圓渾的雙臀
任由兒子大膽把玩,兩個人都忍不住發出噫哦的滿足聲。

  當章煒輕佻地在她全身上下到處亂摸時,湄方也老實不客氣地伸手在兒子身
上勾引挑動著。不管兒子的雙手撫摸玩弄到哪里,湄方也依樣摸索挑逗到兒子身
上。甚至當章煒誇張地跨坐在湄方頭上,猥褻地用下體不住磨蹭著湄方臉頰時,
她只是笑著將兒子推倒在床上。

  廝磨笑鬧到將近天明,兩人還是一點倦意也沒有。

  湄方心疼兒子,趁著章煒又想爬到她身上,一個翻身把兒子撲倒,然後開始
輕巧的幫兒子打起手槍。章煒沒想到母親這麼突然開始動作,舒服的癱在床上任
憑母親擺布。

  湄方雙手不住套弄著兒子硬挺的陰莖,章煒哪禁得起如此逗弄,就在湄方熟
練的引導之下,噴泉般的白色乳漿毫不遲疑地灑射在湄方細嫩的大腿內側和小腹
上。

  她一點也不在意,隨手用脫去的睡衣將精液揩去後,抱住章煒,略帶責怪的
說∶「好啦,壞兒子,再不睡,今天你就別想去上課了!」

  射完精的小少男,又是興奮又是疲累,依偎在母親懷里,還想逞英雄的他,
卻是陣陣睡意湧來,沒一會兒,就熟睡在湄方懷里。

  看著兒子熟睡的模樣,湄方心里百感交集,一整夜的纏綿,讓她心里又是甜
蜜、又是不安,畢竟在自己身旁的,是自己心愛的親生骨肉,這以後會發生什麼
事,連她心中也是一片茫然。

  想著想著,湄方也迷迷糊糊進入夢鄉。

  沒兩個鐘頭後,鬧鐘把沈睡中的一對母子給吵醒了,章煒昏昏沈沈的強睜開
眼,沒頭沒尾冒了一句話∶「我現在是在作夢還是真的?」

  湄方聽了忍俊不住,笑著說∶「是啦,是啦,你還在作夢啦,快起來準備去
上課!」章煒才真正意識到事情的發展。

  小男孩天亮後反而變得異常靦腆,在章煒心中,雖然滿是對漂亮母親的依戀
之情,卻也一時無法承受一夜之間如此重大又詭異的沖擊。他快速沖下床,然後
用幾近逃避的方式,穿好校服離開家門。

  湄方看在眼里,哪有不明白的道理,他輕嘆一口氣,只希望事情不要不可收
拾才好。

  當天晚上章煒回家後,母子兩人裝作若無其事般繼續用餐、看電視,只是氣
氛稍微沈悶了些。

  到了就寢時,章煒有些遲疑,可是終於還是躺臥在湄方身旁。

  不過,這一夜,十幾年來的第一次,章煒竟然沒有偎進湄方懷里啜飲母親香
甜的乳房。湄方暗自感傷,或許昨夜的事她真的錯了!

  不發一語的湄方,思量著或許該把客房整理一下,就當作兒子的新臥房吧。

  不過她沒把這個想法告訴兒子,畢竟在她心中,要這麼猝然和兒子分房而睡,
是十分不舍的。

  而從那天開始,雖然兩人依舊同床而眠,章煒卻再也沒有碰過湄方一下了。

  一個月後,考完期末考的兒子,興奮的和同學去參加暑期夏令營。

  兩個禮拜的時光,讓湄方格外惦念著兒子,每晚獨守空閨,更是讓她心中有
股說不出來的落寞滋味。

  「媽,我回來了!」

  守候了許久的湄方,終於等到章煒回來,才睽違兩周而已,兒子不但曬得一
身黝黑,而且顯得更加壯碩健康。

  章煒興高采烈不停地向湄方述說這兩周生活的點點滴滴,母子間又回複到以
前的感覺,這是讓湄方最感到高興的。

  而在晚上就寢後,讓湄方驚喜交加的是,章煒突然翻過身在黑暗中解開湄方
睡衣的鈕扣。

  「媽,我好想你喔。」

  章煒不再多話,熟悉熾熱的嘴唇咬住了年輕母親胸前兩枚早已翹挺的乳椒。

  湄方低聲開始呻吟,這才發覺自己早已離不開兒子。她抓住章煒的手,引導
著章煒開始搓揉自己豐腴又柔嫩的雙峰。

  接下來的一整個暑假時光,不管是白天還是夜晚,湄方都任由兒子隨時索討
自己越來越豐挺的乳房和嬌媚裸露的細嫩肌膚。

  就在仲夏快要結束的時候,湄方讓章煒嘗到了男女交歡時甘美的滋味,也讓
兒子看到了母親恣情享受肉體歡愉時的嬌羞與美艷。

  「不要告訴別人,知道嗎?」

  那天傍晚,夕陽柔美的餘暉映照入浪漫醉人的臥房內。

  湄方無限柔情地褪下衣物,然後將自己全裸的身軀投入兒子熱情的懷抱,窗
外灑落的粉紅陽光點點落在赤條條的母子身上。

  像初夜少女般,她顫抖著將兒子怒挺的陰莖帶入體內,接下來,纖弱嬌柔的
母親女體只能全心全意承受、伺候著寶貝兒子兇猛的撞擊。

  她喘息著讓章煒粗壯的陰莖反覆插入體內,在起伏的浪潮中,她在口中不住
喊著章煒的名字。

  恍惚間,在渾沌玄黃的洪荒宇宙中,只有母子兩人濃濁沈重的唿吸聲在互通
著。

  兩人幾乎是不停歇地作愛著,不知道作了多少次,章煒每回短暫的停歇,讓
湄方連回神都來不及,她只能心神蕩漾地不停配合兒子狂野的節奏全力迎合。

  不到幾天,章煒已像識途老馬般,牽領著湄方沖向一次又一次肉欲激情的巔
峰。

  每天屋里盡是歡樂甜美的氣氛,空氣中彌漫著陣陣淫娃浪子的笑聲。

  裸裎相見的湄方和兒子只要四目對望,就會開始不停的做愛,她徹底狂放地
張開雙腿,讓兒子放肆地猛插狂頂自己的小穴,甚至盡情地讓兒子將精液射滿塗
布在臉上。

  有了「愛情」的滋潤,湄方越發顯得嬌媚動人,而兒子也像只小公雞般,昂
首闊步驕傲地巡視自己不容他人侵犯的秘密花園。

  這天下午,湄方斜躺在沙發里,三角褲被兒子扒下後丟得遠遠的,一絲不掛
的章煒將臉埋進湄方腿間濃密的草叢里,正不停地用舌頭舔弄著母親的私處。

  湄方愛憐地說∶「瞧你這不正經的樣子,以前還只是玩玩媽的上半身,現在
連這里也要玩,害得我渾身不自在,受不了,只想整天和你作愛!」

  章煒�起頭俏皮的說∶「就是要媽媽受不了啊!」

  湄方嫣然一笑,轉身翻進章煒的胯下∶「我也會讓你受不了喔!」張口就將
兒子的陰莖含了進去。

  在母子兩人的性愛遊戲中,塬先只是湄方會毫不猶豫吞下兒子射在嘴中的精
液,後來是章煒不停吸吮吞咽著湄方泛濫成災的淫水;兩人現在最愛玩的遊戲就
是互相玩弄對方的性器直到泄精在口中後,又在熱吻中交換著倆人黏糊的體液。

  今天顯然章煒又有了新點子,他坐起身欣賞母親貪婪舔舐的動作,直到快爆
發時,「媽,不要吞進去,快餵給我!」章煒呻吟著喊著。

  湄方也被兒子的話語挑起了強烈的淫欲,她忍住吞食精液的沖動,將含在口
中的滾燙精液,一股一股地慢慢滑進兒子渴望的口腔中。

  章煒示意母親張開雙腿,湄方有趣地照做了,然後她明白了兒子的遊戲,在
兒子面前,湄方有的只是大膽淫蕩,沒有羞恥害臊這回事。

  她半躺下來用力掰開小穴,章煒用舌頭將白稠的精液,慢慢註進母親濕潤的
小洞里。湄方興奮地呻吟起來,她拉起章煒,狂烈地將兒子口中剩餘的精液吸入
嘴里。

  章煒壓住湄方,黏滑的精液讓他的陰莖順利進入母親體內,他喘息著開始起
伏,湄方迷離的眼神中滿是愛憐,卻又被兒子挑弄到嬌喘連連,嫵媚的身軀不停
扭動著。

  「煒煒┅┅你真強┅┅媽媽┅┅嗯┅┅好愛你┅┅!」

  「媽┅┅我也是┅┅你┅┅真騷┅┅真美┅┅」

  章煒連番挺進,讓湄方在他身下喘息著,少男和少婦的春天就停留在兩人綺
旎的世界里,一刻也溜不走┅┅升上高中後的章煒,儼然扮起家中男主人的
角色,尤其是在夜晚百無禁忌的臥房內。

  他總是輕薄又戲謔般地,扯開母親身上性感俏麗的貼身衣物。

  「還不快脫!」

  暗夜中的湄方,此時扮演的只是一位柔順乖巧的小妻子。

  她服從地解開身上衣物的束縛,如同解開世上一切道德倫理的羈絆般,然後
溫馴地蜷入兒子丈夫的懷抱。

  章煒的狂讓她高潮疊起,章煒的柔讓她目眩心蕩,而章煒的膩更是讓她迷戀
不能自己。

  兩個人幾乎已忘了另一個男人的存在,除了,就除了在電視上又看見「他」
的花邊新聞時。

  章煒和母親只稱唿「他」這個字眼,只因為身為國際巨星的「他」,早已不
配被稱為父親。更讓兩人心痛的,越是聳動的傳聞,就越讓「他」成為眾人崇拜
的性感偶像。

  電視前的母子,面無表情的看著螢光幕上播放的畫面,一名過氣的女星正和
十歲的小女兒聲淚俱下指控「他」先後玷汙非禮過母女二人。

  章煒猛然騎上了湄方,電視嘈雜的聲音像海浪般陣陣襲來,就在「他」出現
鏡頭前侃侃而談,強調自己的無辜時,章煒更是如野獸般發狂地駕馭著湄方,而
她也是迎合著發出淫穢滿足的浪喊,恍如母子二人要在「他」面前諷刺地演出一
幕最不堪入目的表演。

  新聞即將結束,高潮來臨前的章煒拔出陰莖,快速塞入湄方口中,在兒子濃
漿大量噴入口中的那一剎那,眼淚,緩緩從湄方的眼角滴落而下┅┅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