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13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benggj010351481
準男爵 | 2016-10-2 16:48:39

兩天前,現在我應該是在學校上課的,不過……今天不是。什麼?你問我在

哪?誰知道,應該是台灣某山區吧!

  沒錯∼∼被你發現了!我翹家了!原因是我家那隻老母雞一天到晚在我耳邊

碎碎唸:『努力讀書啊,現在玩沒有用啊……』、『囝仔郎跨電視西愛吃小喔,

嘎拎母關掉,去讀書……』

  別懷疑∼∼上面那一句的確是出自一位偉大的母親嘴巴。

  正想著以前那隻老母雞對我的所作所為,肚子又不爭氣的叫了起來。唉∼∼

嘆口氣認命吧。我一邊把背包卸下來,一邊想著有什麼東西能吃。翻著背包找了

半天,除了剩下一包泡麵外其他都吃完了。

  什麼?你說泡麵好?廢話∼∼我當然知道好。不過你要知道,泡麵是需要泡

的,在這種鳥不生蛋,狗不拉屎的地方哪來的水給我泡麵!

  原本以為會走到大馬路之類的,沒想到竟然路越走越小,小到現在只剩下一

個似路非路的小徑能走。

  哼!都怪自己太笨了,剛剛應該跟登山社的拿多點東西的。唉∼∼算了!再

生氣也會肚子餓的。

  我四處打量著看看有沒有類似嫩樹根的東西,嘿嘿∼∼樹皮沒看到,卻看到

了一隻山鼠。想起以前在阿罵家吃山鼠肉的滋味,嗯∼∼真是肉鮮皮嫩。

  心裡在想念著以前的味道,動作可沒慢了半秒,一手就往草叢邊按了下去,

不過這隻山鼠似乎不像我家那些肥老鼠好抓,跑得挺快的。

  『別跑!你已經是我的了。』

  莫說抓老鼠容易,抓隻蟋蟀都還不一定抓得到的。像這隻山鼠很顯然閱人無

數,竟然好幾次都差那麼一步竟給它逃去。不過它越跑嘛,老子就越生氣,老子

越生氣就一定要吃它啊!好機會,看我縱身一撲……

  不過這撲可是樂極生悲的,山鼠沒撲到,倒是跌下了山旁的小坡。

  『此命休矣!』

  雖然我害怕得要死,不過恐懼可沒持續太久,這個不是因為我勇氣過人,是

因為……

  因為——我昏了。

  ……

  不知道昏了多久,不過我很慶幸自己還活著。突然感覺到背後暖暖的,似乎

有什麼東西靠著,待我轉身一看,我咧!不看還好,看了真是……真是……讓我

有生理反應。

  旁邊是一個年紀與我相仿、長頭髮大眼睛的女孩,嗯∼∼待我細瞧,這女孩

長得還真可愛,皮膚白裡透紅,透明得連血絲都看得到,像羊脂玉一般似的。睫

毛長長的,真是……讚!

  你要知道∼∼我也是個男人耶……雖然才17歲,不過也算吧!男人都是會

有獸心滴……(叔叔是練滴的,小朋友別學嘿!)真是,那寶貝硬得隱隱作痛。

  那女孩似乎發現我醒了,坐起來說:『你醒了,你迷路了嗎?』

  『呃∼∼算是吧!』我回答。

  『什麼叫「算是吧」,你連有沒有迷路都不知道嗎?』

  心裡想著要怎麼掰個藉口,翹家可不能讓她知道!

  不過這女孩似乎不怎麼關心自己問的問題,側著頭問我:『你是從哪裡來的

啊?』

  看著她側頭可愛的樣子,又是一陣難熬的腫脹感。

  我回答:『台中。』

  女孩皺了皺眉:『台中?沒聽過。』

  挖咧!沒想到有人地理比我還爛。

  『不知道就算了,也沒關係。』我說。

  她哼了一聲,表示答覆。

  『你叫什麼名字啊?』她又問。

  這女孩還真開放,我又不認識她,竟然跟我聊起來了,大概是從小在山區長

大的原因吧!

  『我叫陳逸風。』我胡謅了個名字。『對了,剛剛你……幹嗎抱著我?』

  女孩又皺了皺眉,似乎對我問的問題有些意見,不過她還是回答了:『不抱

著你,你會凍死啊!』

  我咧!還真好心……我現在嘴破喉嚨痛,用你舌頭幫忙一下唄!

  『如果你迷路了,就跟我來吧,我帶你來我家。』

  想著現在人生地不熟,看著女孩似乎不是什麼想誘拐我的壞人,也就跟她去

了。

  走了一會小徑,前頭竟然沒路了。正在緊張是否是一個陷阱時,只見女孩將

身旁的樹葉撩開,竟是一個足讓兩三人進入的小洞!

  『這該不會是你家吧?』我細聲問著。女孩沒回答,只是往前走。

  洞裡雖然不亮,不過卻有著外面透進來的絲絲光線,倒也詩情畫意。

  走了差不多幾十分鐘,眼前豁然開朗,又是一片青山綠水,不過卻多了幾間

座落在山腳的小屋子。

  我隨著女孩進了屋子,『姥姥,我帶客人回來了!』女孩大叫。

  隨著女孩的叫聲平息,有個宏亮的聲音回覆:『就來了。什麼客人啊?』

  往女孩的目光看去,看到一個腰雖半駝、卻仍然健步如飛,年紀在六、七十

上下的一位老人。女孩搬了張椅子讓姥姥坐下,又搬了張椅子讓我坐下,自己則

站在姥姥身後。

  我察覺到姥姥自從見到我後,就一直看著我,望了望姥姥明澈的目光,知道

她在鑑定我。或許用『鑑定』這個詞很奇怪,不過我實在找不出更好的辭措來使

用。姥姥的目光依然緊盯著我,那是種能看穿一切而又帶著一點風霜的眼神。

  顯然姥姥想看穿我的心思,但不知道這個臭老太婆為何對我有興趣?所以我

裝著男孩應該有的羞澀模樣。

  『你……是男孩吧?』姥姥問。

  『是的。』呃……什麼屁話嘛!難道我看起來像女的?我邊回答邊想。不過

又看到了姥姥睿智的目光,『還是小心點好。』我在心裡默默唸著。

  姥姥又問:『什麼名字?』

  『陳逸風。』我回答她我胡謅的名字。

  『嗯,小馨,帶風哥進去休息吧。』

  那女孩原來叫小馨,這麼菜市場的名字實在跟她的美貌搭不上。

  小馨領我進了屋子,問我:『你要先洗澡麼?瞧你髒的!』

  我回答:『我沒有替換衣物,算了吧!』

  『用我姐的吧,她身材跟你差不多。』小馨作了明智的決定。

  『呃……我是男的耶,穿你姐的太……』

  『男的?那是什麼東西?』

  我咧!這女孩耍白吃啊?不過我還是耐著性子跟她解釋:『男的就是……就

跟你剛剛叫我風哥的「哥」那個字的意思。』

  小馨很顯然的不知道我在說什麼:『那不是你的名字嗎?』

  算了,我服了她了:『好吧!那∼∼我先洗澡吧!』

  她帶我到了間「浴室」前,雖然我根本不認為那是浴室。為什麼呢?

  第一、沒門,

  第二、連個水龍頭都沒有,

  第三、沒馬桶,

  第四、沒肥皂,

  總之,浴室該有的東西都沒有。

  小馨把我推了進去:『快洗吧!我等等拿衣服給你,還得燒水呢!』說完就

離開去幫我拿衣物了。

  我發呆似的看著我面前的東西,要怎麼說呢?首先,前面是一個類似水管的

東西從牆壁延伸出來,就像我們的水龍頭一樣,不過它似乎無法控制水量,水不

斷地從那管內流到了一個石製大桶子內。那桶子真的很大,差不多有兩個人那麼

高,應該要好幾人合抱才抱得起來;那大石桶上方和底部都鑿了一個洞,讓水流

出來到一個較小的石浴缸內。

  我觀察了一陣子,發現從底部流出來的水都是熱的,而上方所流出來的水是

冷的,流到石浴缸以後冷熱混合自然就成了溫水。不過這下方的水為什麼是熱的

呢?我摸了摸石桶的下方,媽呀!差點沒給燙死。想到小馨剛剛說要去燒水,我

想應該是下面有火爐之類的東西吧!

  雖然弄懂了這個『浴室』的構造,不過我還是不敢洗,倒不是因為這裡給我

的陌生感,而是……這『浴室』沒門啊!我還沒試過在沒門的浴室裡洗過澡吶!

  這時我聽到了腳步聲,過了幾秒後,小馨出現在我身後。她似乎對我現在還

沒開始洗澡很不諒解;『怎麼還沒開始洗?』

  『呃……能不能把門關起來?』

  『門?大門就有門啦,不會有人跑進來的。』

  『不過……會被人看到耶!』

  『看到?看到有什麼關係?』

  我沈默了幾秒鐘,想想應該要怎麼跟她說,不過突然間小馨恍然大悟的說:

『喔∼∼你怕一個人自己洗澡?』

  挖操!我幹嗎怕,誰在家裡不是自己洗澡?

  『呵∼∼長那麼大了還那麼孩子氣。』小馨用種似笑非笑的眼神看著我。要

不是現在人生地不熟,成套的髒話就出口了。

  『我跟你一起洗吧!』說完,小馨把我的衣物放下也走進了浴室。

  『嗄?』我差點認為我的耳朵有問題。

  『我跟你一起洗澡吧,反正我也要洗了。』小馨又重複了一次。

  我捏了捏自己的臉頰,不會吧?還好我是年輕人,如果是我們家那兩個老番

癲聽到這種事,一定會心臟病發作。

  我呆呆的看著小馨把頭髮給束了起來,她轉過頭來看我說:『快啊!你還怕

啊?』

  我吞了吞口水,這可是一個天大的好機會耶∼∼我可還沒有跟一個女孩共浴

的經驗,而且還是跟張從容完全不同的典型。

  看著小馨把外衣褪下,又一柱擎天了。『沒辦法,不能怪我,是她自己叫我

跟她洗的。』我自言自語著。

  我也脫下了衣服,這時小馨已經把衣物都脫光了,看到她那副潔白的身軀和

那……簡直可以說是極品的小屁屁,是最好看的心型,雖俏而無贅肉。

  又脫下了褲子,正在遲疑要不要把內褲也給脫了的時候,發現小馨似乎一直

在注視我的下體。她似乎發現了我看著,連忙害羞的將臉轉開。

  算了,豁出去了!我將內褲也脫了,讓那已經一柱擎天的陽具直接跟小馨面

對面。

  小馨看到了我的下體,臉上泛上了紅暈說:『難怪姥姥說你不一樣。』

  『嗄?』我不解的問。

  『我終於知道男孩子是什麼意思了。』

  不會吧,難道剛剛她是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在給我增笑。

  『洗吧!』小馨說。我看著她背對著我舀水,喔∼∼她那胯下的桃花園吸引

著我,真想過去插她個兩把,雖然我沒有經驗,不過我相信我能勝任的。

  她突然轉了過來:『怎麼了?還不洗,等一下水會涼掉喔!』

  這時我眼光注視的地方依然沒有改變,不過前後位置調換罷了。小馨陰戶上

的毛還未長齊,只有稀疏幾根野草覆蓋著。她看到我注視著她的身體,既沒有躲

避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這時我真的是完全相信她剛剛不是在增笑了。

  她舀了一盆水當頭沖下去,拔了浴室邊邊的草搓揉了幾下,立時出現了白色

的泡沫,她就拿了白色的泡沫在身上塗塗抹抹。我學著她的樣子也舀了一盆水,

沖了沖身體,也拔了幾根草搓揉著,一樣也出現了白色的泡沫,我就將它當作肥

皂來擦。

  突然感到背後有人在幫我搓揉,我轉過頭去,看到小馨在幫我抹背。

  小馨大概是看到我眼神有異,問:『怎麼了,幫你擦背不好麼?你自己應該

洗不到吧!』

  『沒有,沒什麼……』我回過頭去,不想讓她發現我的窘困。

  『你別高興,等等你也要幫我洗。』小馨笑著說。

  『嗄?』

  『我也洗不到自己的背啊,你當然要幫我洗。』

  『嗯。』我應諾著。

  就在我正享受著如天仙般感受的時候,小馨停止了動作,拿著小凳子坐到我

前面說:『換你了。』

  『喔……』我懊惱的說。不過看到她那白皙的背脊,一切愁雲慘霧皆化為清

風了。

  我拔了幾株草幫她刷背,嗯∼∼真滑啊!眼角餘光瞥到了她還未發育完全的

胸部,跟屁股一樣,雖然不大,不過卻很挺,而且脂肪和血管相當豐厚。這是我

第一次那麼近看女孩的胸部,真的是很透明,連血管都看得到。

  刷著刷著,手下意識的往下滑去。離禁地越近,我的心就跳得越快……終於

皇天不負苦心人,讓我初次感受到女孩子臀部的魅力,看到那攝人的純白色和享

受到柔軟的觸感。

  這時小馨突然講話,嚇了我一跳:『你……那個地方能借我摸一下嗎?』

  不會吧?我在心裡暗暗唸著,她說的『那個地方』是哪裡啊?

  我故做鎮定的問:『哪裡?』

  『你身體跟我不一樣的地方。』小馨羞著臉說。

  『我不知道你說哪裡,你自己來吧!』我騙說。

  小馨轉過身來,深吸了一口氣,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果然,她手停留的地

方真的是我的陽具,她輕輕摸著我的陽具,我忍不住發出了一股呻吟聲。小馨

頭看著我緊張的問:『會痛嗎?』

  開玩笑,爽都來不及了,哪來的痛……我連忙回答:『不會。』

  聽到了我這樣說,她放下了心,繼續撫弄著我的陽具,『啊∼∼』我又忍不

住叫出了一聲。

  眼角餘光看到她那粉紅色的陰戶閃著波光,沒想到長那麼清純的小女孩會這

麼淫,這麼小就會流淫水!

  她似乎想要仔細觀察我的大可惡,她的頭越來越靠近我的陽具。喔∼∼天啊!

已經腫脹到痛了。她好像是因為太『專心』在研究我的可惡,嘴唇不小心沾到了我

的陽具,『嘶∼∼』我又呻吟了一聲。

  她似乎發現了我語氣中的興奮,於是把我的整隻陽具吃到了嘴裡,『啊……

啊……』雖然我已經儘量忍住,不過還是……

  她將我的陽具吐出來又吃進去,吐出來又吃進去……又不斷地用她的舌頭翻

攪我的陰莖,再加上她含糊的呻吟聲,在多管其下的威力下,我終於忍不住了。

  興奮感越來越甚,看到了小馨看著我的眼神再偷看了一眼她的小穴,發現淫

水已多得潺潺流出了。『啊∼∼』我終於忍不住,精門一開就射在小馨的嘴裡。

看著小馨嘴角流出來的精液,剛軟下來的陽具又有一份興奮感。

  小馨似乎不覺得我的精液髒,逕自全數吞下。哇!還真有膽量,她大概不知

道哪是什麼吧?

  小馨吐出陽具,對我說:『果然跟姥姥說的一樣。』

  『什麼?』我皺了皺眉問她。

  小馨又紅了臉:『我去幫你拿衣服時,順道問了姥姥,「男孩子」是什麼意

思?姥姥沈默了一下,好像在想怎麼回答我比較好,我就知道這絕對是一個正經

的問題。之後姥姥就說:「像風哥那樣的人就是男孩子,他們天生就比我們女人

強壯,而且他們的身體也跟我們不一樣,當男人與女人的身體能完全融合時,就

有了誕生生命的力量,那種力量就在男孩子與我們不一樣的地方。」』

  我沈默了一下,走出浴室穿上衣服,其實這套衣服也不難看,看起來像是自

己編織的。

  小馨緊張的走過來問:『風哥……你生氣了?』

  『沒有,我只是覺得很複雜。』我給她一個微笑說。

  小馨用她的大眼睛望著我,這時她的眼神跟她一開始見到我的眼神很明顯的

不一樣,就像……有一點愛意和崇拜的眼神吧!

  『小馨,別把今天的事情告訴任何人。』我把臉裝得很莊重的告訴她。

  果然不出我所料,『不會的,我不會把風哥賜給我力量的事情告訴給任何人

的。』小馨說。

  原來是因為姥姥把我說得太神聖了喔!哈哈∼∼『擁有誕生生命的力量』。

算了,也不用那麼快說破,反正這種感覺也滿好的……

隨後小馨也把衣物穿上,領我到了一間一樣沒門的小房間前,對我說:『風

哥,你睡這吧,這是我妹的房間。』

  我本來想問這樣會不會不方便,畢竟這是女孩的房間,不過想想她們根本就

沒什麼男女觀念,也就算了。

  『嗯,謝謝,不過你妹睡哪呢?』我問。

  『跟你一起睡啊!』小馨回答。

  腦袋又是一陣暈眩∼∼不好吧,孤男寡女耶∼∼

  小馨見我不說話,又說:『我本來想您一起睡的,不過我妹房間最大。』

  我咧!還用您。這時候我是不是應該回答『你有這個心就好了』?

  我望了望房內沒人,又問:『嗯,謝謝,你妹什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耶!出去玩怎麼會有一定的時間呢?』小馨笑說。

  『你妹幾歲?』我又問。

  『比我小一歲,剛滿17。』小馨回答。

  『你只有一個妹妹?』我問。

  『還有一個姊姊,大我一歲。』

  『嗯∼∼謝謝,你也去休息吧!』

  『好,我房間在隔壁,有事情能叫我。』小馨說。

  說完小馨就離開了。我獨自走到房內,打量著房間的四週,房間很單純,就

一張床和一張桌子,桌子上掛了個煤油燈。

  『沒想到這年頭還有人用煤油燈的。』我想著,獨自坐到了床沿邊,沒什麼

睡意,倒不是因為想家,也不是因為認床睡不著,而是這房間內少女的氣息讓我

很不習慣。

  坐在床沿邊發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聽到了走廊上響起了陣陣腳步聲,想想

應該是妹妹回來了。

  果然被我猜中了,一個小女孩站在門口說:『你就是那個客人啊?』

  『嗯。』我邊回答,邊打量著小女孩。

  跟小馨長得蠻像的。(廢話,姊妹嘛!)不過身材比小馨矮了一點,臉蛋也

嬌小了一些,看起來更是可愛。

  留著俏麗的長短髮,劉海中分,身材也比姊姊勻稱些,姊姊看起來太瘦了。

  小女孩自我介紹:『叫我雅郁就行了。』

  想想她們姊妹的名子最後一個字都跟香氣有關係,不知道大姊會叫啥?

  『嗯∼∼你好,我叫……』

  『我知道,風哥。』小女孩叫著。

  我本來想自我介紹的,不過卻被小女孩給搶著說走了。

  小女孩似乎覺得能搶在我介紹之前說走我的名子很得意,我也配合著她故做

驚奇,『你怎麼知道?』我滿臉驚奇的問。

  『嘿嘿∼∼姊姊告訴我的。』雅郁回答。

  『喔∼∼不用叫我風哥,叫我逸風或是阿風都行的。』我苦笑說。

  『我姊姊叫你風哥,我就叫你風哥。』小女孩堅持說。

  『隨便你吧!』我說。

  她丟了套跟我身上衣服差不多不過單薄些的衣服給我,『換上吧,睡衣不知

道會不會太小件就是了。』雅郁說。

  我將上衣先脫了,正要套上睡衣時,突然想起來,待會要換褲子怎麼辦啊?

不過仔細想想,換睡衣又不用脫內褲,我怕啥啊?就把上衣套了上去,再迅捷地

換上了褲子。

  我換好衣服後,雅郁正剛好找到了自己的睡衣,顯然剛剛她給我穿的是大姐

的睡衣。想到雅郁要在我面前換衣服,陽具又硬了起來。

  只見雅郁完全沒有顧慮到我的存在,把外衣脫了下來露出了白皙的背脊。雅

郁轉過身來拿睡衣準備套上,讓我看到她那剛發育的胸部。

  『真奇怪,沒穿內衣胸部還那麼挺。』我自言自語著。

  雖然不大,也沒像她姊姊那樣豐厚的脂肪,不過卻依然讓我的小弟硬得很厲

害。

  接下來看到她也將褲子脫下,不出我所料,果然沒穿內褲。她陰戶的毛才剛

開始長,陰唇嫩的跟水密桃一樣,我手忍不住放到了陽具那搓揉了幾下。不過換

褲子的動作能持續多久,等雅郁穿上了褲子,小弟自然也就軟了下來了。

  『上床吧!』雅郁爬上了床說。

  突然間聽到,還會誤會她的意思吶!『嗯。』我回答。

  我也上了床睡到她旁邊,不跟她面對面。不過雅郁像要激發我的獸心似的,

從後面把我抱住。

  『怎麼了?』我問。

  『什麼怎麼了?』雅郁反問我。

  『你怎麼抱我?』

  『不抱著你,你會凍死啊!』雅郁理直氣壯的說(以前好像誰也說過)。

  被她這麼一說,的確是蠻冷的,現在本來就是冬天,這裡又是山區,雖然棉

被厚厚的壓在身上,還是有寒意透了進來,被雅郁一抱果然溫暖許多。

  雅郁見我沒再說什麼,又將我抱著緊了些。我壯著膽轉過身與雅郁面對面將

她摟在懷裡,這麼近看著雅郁那細緻白皙的可愛臉龐,讓我有些反應;聞著雅郁

身上散發的淡淡香氣,讓我又熱了起來,很顯然這和我們學校的三八英文老師身

上所擦的廉價香水的刺鼻臭味不同。

  看著雅郁漸漸熟睡的臉龐,我膽子也大了起來,將手慢慢地移往雅郁的陰部

去,因為雅郁本來就沒穿內褲,所以我完全能感覺到雅郁陰戶的柔軟和形狀。我

隔著褲子對雅郁的陰戶慢慢摩擦,『嗯∼∼啊∼∼』雅郁小小聲的呻吟著。

  聽到雅郁那銷魂且不失童稚的叫聲,讓我雞巴硬得發痛。

  我慢慢地加強摩擦的速度和力道,隨著我的力道加強,雅郁淫叫的頻率和叫

聲都越來越高:『啊啊∼∼嗯∼∼嗯啊……』

  慢慢的我感覺雅郁的睡褲已經被淫液弄濕了,陰戶也熱了許多,我看到雅郁

那可愛的臉龐已經紅得像顆蘋果似的。

  我想:時機到了!∼∼我身體慢慢往雅郁下方移去,慢慢的脫下了雅郁的睡

褲,雅郁白皙的軀體慢慢浮現在我眼前,大腿——再來就是那可愛的陰戶。雅郁

還是處女,所以她的陰戶是粉紅色的,像顆水密桃似的,洞中還有液體在閃閃發

著光。

  我把嘴巴湊上去用力地吸了吸,『啊∼∼啊∼∼』雅郁的軀體因為舒服,不

停地抽動著,還未完全發育的胸部也因為軀體的抖動而跟著跳動。

  我小心地把舌頭深到陰道裡去嚐嚐肉壁的感覺,而盡量不碰到處女膜,『啊

啊∼∼啊∼∼好舒服啊∼∼風哥……』雅郁叫著,原來她早就醒了我對她的陰戶

不斷的又吸又用舌頭在裡面攪動,讓雅郁叫得更銷魂了。因為太舒服,但是又不

能有太大的動作,雅郁不斷地把屁股高。

  『嗯嗯嗯∼∼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好舒服啊∼∼啊∼∼』

  我感受到雅郁陰道內的肉壁已經開始在抽搐,我知道她要高潮了。

  『啊啊啊∼∼嗯∼∼怎麼……那麼∼∼嗯啊啊啊∼∼舒……服∼∼』雅郁大

叫。

  隨著我的攻勢越來越快,雅郁全身的肌肉都在抽搐著。終於隨著的雅郁淫叫

聲,陰道內肉壁的強力擠送,流出了一灘淫液。

  『換你讓風哥舒服了。』我輕聲在她耳邊說。我將雅郁的腳張開,又看到了

她那迷人的嫩陰戶,我用手引導著慢慢插入了雅郁的小穴。

  『啊∼∼好痛!』雅郁咬著下唇說。

  『等會就不痛了。』我看著她咬著下唇的可愛模樣,還真有點心疼。

  我把流出來的血擦掉後,就開始抽插,『啊啊∼∼風哥,輕點,好痛的……

啊∼∼』

  我不理她,依然繼續插著她。

  『啊啊∼∼好痛,好痛∼∼』雅郁已經咬到下唇都流血了。雖然我很不忍,

不過還是繼續插著她,只要把她緊緊的小穴插鬆點就行了。

  『啊啊∼∼我不要了,好痛!』雅郁流下了一滴淚珠,大叫道。

  我漸漸放慢了速度,我知道再強求只會導致嚴重的後果。沒想到我放慢速度

後,雅郁臉上露出了舒服的表情。

  『啊∼∼啊∼∼嗯啊∼∼』雅郁輕聲呻吟道。

  我知道現在雅郁的小穴鬆了點了,對我們男人來講,小穴太緊也會不好抽插

的,於是我慢慢加快了速度。

  『喔喔∼∼啊∼∼好棒∼∼我要∼∼我要∼∼風哥……』雅郁臉上浮起了既

滿足又淫蕩的笑容。

  我開始用力抽插她的小穴,便插邊玩弄她已經直立的乳頭。

  『啊∼∼啊∼∼那種感覺∼∼啊啊啊∼∼又要來……了……』

  隨著雅郁高潮帶來的抽搐,也讓我的陰莖打開了精門,我連忙把陰莖抽了出

來——可不能讓人家懷孕。

  我把精液射到了雅郁的臉上,乳白的精液再映上雅郁那白細稚氣的臉孔,真

是——可愛!

  『風哥,好棒!真的好棒……』雅郁閉上眼睛,喃喃自語著。

  我又躺了下來,把她摟入懷中,我們的下體緊緊地貼著。雖然因為剛完事,

小弟弟還是軟的,不過這樣完全貼緊在陰戶上,仍給雅郁相當程度的刺激,我們

就這樣下半身裸著睡到了天亮……

  隔天早上起來,發現雅郁不在旁邊,想想雅郁應該先出去了,於是我也把自

己的衣物穿上,照著昨天的記憶想走到大廳,還好我記性不錯,不然在這大到像

迷宮的屋子裡可是很容易迷路的。

  繞了幾圈之後,終於走到了昨天小馨引我進來的大廳。

  看到小馨、雅郁、姥姥及另外一個我不認識的女孩圍著一張大飯桌吃飯,那

個我不認識的女孩應該就是雅郁她們的大姊了吧?

  大姐的臉蛋不像她們妹妹那般的玲瓏可愛,是個道地的瓜子兒臉,所以看起

來比較成熟,跟小馨一樣留著長髮。大姊雖然看起來成熟,不過水汪汪的大眼睛

還是流露著幾分稚氣,身材玲瓏有緻,身高比我矮一點。

  雅郁先看到我,招呼著我說:『還以為你不醒了呢!來吃飯吧!』

  我慢慢吞吞的走向飯桌,原因是想到昨天我跟雅郁做那檔子事,雅郁叫那麼

大聲,不知道有沒有被姥姥聽到?如果有的話,我就死定了我,姥姥可不像雅郁

那麼天真。不過姥姥似乎沒有發現,反而對待我的態度及眼神都不像昨天剛見面

時那麼的銳利。

  我坐到雅郁和小馨的中間,這時小馨已經幫我備好碗筷了。我呆呆的看著空

飯碗,沒有什麼欲望想吃。

  小馨看我不動碗筷,轉頭問我說:『怎麼?不會要別人幫你盛飯吧?』

  『沒∼∼只是在想想事情罷了。』說著,我拿起了眼前的碗筷盛了一些粥在

碗內,再用筷子夾了一些空心菜,就扒了起來。

  因為心裡在想著下一步要怎麼做,所以一轉眼就把粥給扒光了,想想這有可

能是我在這的最後一餐,得吃飽點才行,不然等一下繼續走山路,一定過不了一

兩個小時又餓了。

  直到肚子慢慢有了充實的感覺,也不知道吃了幾碗飯後的事了。正準備起身

告辭,大姊突然像下定了決心般的站了起來,對我紅著臉說:『您好!您可以叫

我馝兒。』

  見大姊突然起身,我連忙也手忙腳亂的站起來回了禮:『呃……好好好。』

  我才剛要告辭,大姊卻突然自我介紹,害我下一步都不知道怎麼做了。

  沈默了幾秒鐘,氣氛非常之尷尬,不過我仍然硬著頭皮說:『來這裡也過了

一夜了,謝謝你們在我有困難的時候適時地伸出援手,還招待我在這裡過夜、洗

澡。不過我也不好意思在貴府叨擾了,所以……我先告辭了。』

  以我這種個性打這種官腔是會要我的命的,還貴府吶!∼∼媽呀!

  不過姥姥聽到我這樣說,皺了皺眉:『你不是小馨帶回來的客人麼?既然是

客人,就放心的住下來吧!反正我們家裡大,人又少。』說完望了望我。

  姥姥看我沒有反應,又說:『在這附近也只有兩、三戶像我們這樣的靠山吃

飯的農家而已,如果沒有急事,留下來陪陪我們也好,我們沒有接觸外人也幾十

年了!』

  我看了看身旁的小馨和雅郁,雖然她們不敢在姥姥說話時插嘴,不過我從她

們的眼神是迫切希望我留下來的,我想想這次離開了這裡,會不會餓死在路邊都

說不定呢!在這裡有飯吃、有水喝、有人能談心,最重要的是──有妞能泡,幹

嗎不待在這裡吶?

  於是我也就回了姥姥:『好的,既然你老人家會寂寞,我「湊巧」又沒什麼

事,就在這裡在麻煩你們幾天吧!』

  姥姥聽到我這樣說,高興得笑呵呵的,小馨和雅郁也如釋重負的舒了口氣。

  這時我才把目光轉移到大姐的身上,馝兒看到我在看她,臉上泛起了紅暈把

臉轉開。小馨看看我,又看看馝兒,似乎不知道為什麼馝兒會有這個舉動。

  不過她的疑惑沒持續太久,小馨為了沖刷剛剛的尷尬場面說:『姥姥,今天

早晨空氣好,我們帶風哥出去逛逛適應一下環境好嗎?』

  『你啊∼∼就想著玩,去吧∼∼但是中午前要回來吃飯。』姥姥笑著說。

  小馨看到姥姥應許了,邊拉著我跑出門邊說:『姊姊,妹妹老地方見喔!』

  說實在的,以一個女生來講,能跑得像小馨那般快的應該也沒幾個,雖然說

我不是跑得很快,不過也還不至於被一個女孩拖著跑吧!不過……我現在竟然要

用全力才跟得上小馨的腳步。

  跑了幾分鐘後,因為是用跑百米的速度往前奔,這時候我已經累得上氣不接

下氣,不過礙於是「男人」的面子,還是咬著牙向前衝。

  終於∼∼小馨帶著我在一條小河前停了下來。

  『在這裡泡泡腳,等妹妹、姊姊來吧!』小馨喘著氣說。因為剛剛跑步的劇

烈運動,小馨的臉紅得就像是秋天的蘋果。看著她喘氣和臉紅的模樣,竟然讓我

也看癡了。

  小馨也不管我有沒有聽到,一屁股坐到河邊,把小腳浸到河水中。過了幾秒

鐘,我也回了神,坐到小馨旁,把腳上的鞋和襪子也都脫掉,把腳浸到河中。

  剛剛跑步跑的滿身大汗,把腳浸到沁涼的河水中真是說不出的舒適。再看看

小河,清澈見底,又因為太陽的反射顯的波光閃閃,盒中還有些許魚蝦呢!

  『等一下我們去哪裡?』我轉頭對小馨說。

  『玩啊∼∼』小馨依然望著河水說。

  對著這家人的天真對話我已經有所領悟,所以又耐著性子的問:『去哪裡玩

呢?』

  『玩就玩,還要分什麼地方?哪裡都能玩啊!』小馨轉過頭一臉疑惑。

  『呃……算了,反正我也不太熟悉這裡的路,就由你們當嚮導吧!』

  『嚮導?那是什麼?』小馨問。

  『那是……呃……反正就是帶人玩樂的人啦!』我回答。

  這時小馨忽然低下頭去,紅著臉看著自己的手指。

  『怎麼了?』我問。

  『沒啊!』小馨說。

  『那怎麼突然不說話了?』我追問。

  『只是突然想到……想到風哥也是我的嚮導。』小馨說。

  『嗄?我什麼時候……帶你玩過了?』我疑惑的問。

  『那天……在浴室我就很高興啊,風哥就是我的嚮導。』小馨害羞的說。

  『喔,那樣你很高興啊!』我自言自語的說。想想她們根本沒有男女觀念,

為什麼想到我跟她……會害羞吶?

  『風哥你不公平!』小馨轉過來嘟著嘴說。

  『嗯?哪裡不公平了?』看到小馨嘟嘴的樣子,真想給她親下去。

  『你昨天……昨天晚上……晚上……在妹妹的房間……』小馨似乎不好意思

說。

  挖勒!被發現了。忘記叫雅郁別跟別人說,完了,她跟姊姊說就代表……姥

姥也……

  『雅郁跟你說的?』我緊張的問。

  『嗯……風哥……你……能不能也……對我那樣……』小馨的臉更紅了。

  『那……她還有沒有對別人說?』我又問。

  『你先回答我的問題啦!』小馨似乎對我的雞同鴨講很不諒解。

  廢話∼∼當然好啊,哪有人能拒絕這種事?

  『嗯∼∼等有機會吧!』雖然我哈得要死,不過還是拘謹的說。

  『怎麼可以等有機會?你要答應人家啦!』小馨急得眼淚都掉出來了。

  看到小馨掉淚,我趕忙說:『好好好,我答應就是了。』

  小馨這才破涕為笑:『謝謝風哥,風哥放心吧!雅郁除了告訴我以外沒跟其

他人講。』

  我才鬆了口氣,又泡了一會水,馝兒和雅郁也都來了。雅郁手裡還提著一隻

竹籃,裡面裝了些水啊點心之類的。

  『走吧!』雅郁說,說著把我給拉了起來。

  『去哪?』我問。小馨也不回答,自顧自的往前走,我見她不回答,也不再

問,就隨著她們三姊妹走。

  只見她們沿著小河走了好一會兒,就到了小河的發原處,原來是一濂從石壁

上留下來的小瀑布。見她們三姊妹往那一小瀑布走,走到了小瀑布前。小瀑布流

水雖然不是很激烈,不過像下的衝擊力仍然激起陣陣的水霧,水霧朝人面撲來真

是說不出的舒服受用。

  『風哥小心,水底生苔,很滑的。』小馨轉頭對我說。說完鑽入了那小瀑布

內,雅馝、雅郁也隨著躍入。

  看到這等景象我一怔,不過隨即知道這小瀑布後定然是別洞天,於是也鑽近

那小瀑布內。不出我所料,進去後是個極大的石洞,雖然現在是冬天,不過沒想

到這洞穴內卻如此寒冷,大概只有十幾度吧!害我打了個哆嗦。

  『哇!真大!』看到這小瀑布後竟然有著如此大的洞穴,我忍不住讚嘆。

  『嗯,往前走還更大。』小馨和雅郁同時回答我說,我也跟著往前走,邊走

邊欣賞著這石洞內的風光。

  這石洞頂上有個極大的開口,剛好能使陽光從上面照下來,這陽光不只照亮

了陰暗的洞穴,也讓陰寒的洞穴多了點暖意;或許因為地勢低,容易集水,洞穴

內的地上都是一灘一灘的積水。

  這時轉了個彎,通過一處狹小的岩壁,我終於了解到小馨的「更大」是什麼

意思,我萬萬想不到轉了個彎竟有如此大個分別,剛剛的岩洞已經是十分大了,

現在這個岩洞卻又是方才岩洞的數十倍,當下望了望四週,想想應該比我們教室

的總佔地還大個幾倍吧!

  小馨她們顯然對這奇景已見怪不怪,仍是往前直走,越走地勢越低,待得再

走個幾十分鐘,光線已十分黯淡,不過等我的眼睛在微弱的光線適應好後,我發

現前面竟然有個洞透出些許陽光。再往前直走,那洞越來越大,到得那洞前方十

公尺處,我已知那就是洞的出口。

  那洞口前也有著水流流下,想來又是一處瀑布。雅郁率先鑽了出去,等她們

三姊妹都出了洞,我才依依不捨的出了這石洞。只見在我眼前的是一處小湖,四

週長著相當高大的植物,湖水泛著樹木投射的綠光,要說她像個世外桃源,倒不

如說像個秘密基地。

  她們鑽進了一處樹叢,我也跟著進入,登時聞到相當濃厚的硫磺氣味。這溫

泉四週很有著刻意圍住但不失自然的花叢,溫泉上圍繞著淡淡的霧氣,如果不仔

細看,會以為只是一叢長在湖邊的草叢,絕不會猜到是在湖面圍起的溫泉。

  在我還在細細打量這溫泉時,小馨回頭說:『風哥,現在冬天泡溫泉很舒服

的。』一邊講還一邊褪下外衣。喔!不,一定要克制,這次三個人耶!

  待我回過神來,雅郁她們三姊妹已經脫得一絲不剩準備走入溫泉了。靠!老

天爺真是不公平,現在竟然有三個活的美術品站站在我面前,我真是為全人類女

性感到不值,現在我開始保佑其他女性不要看到她們,不然有十之八九大概活不

下去。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風哥,下來啊!』雅郁叫著我,這時我才發現雅郁的下體有點腫,嗚∼∼

真是讓我感到愧疚,我是畜生啊,明明知道人家還沒開苞還狂插,要知道喔,我

昨天插她的力道可是……可是……呃,想不出形容詞,對了……就像要拿橡皮擦

想要「擦」掉原子筆的字跡那麼大力喔!

  再細看她們三人的肌膚,呃……用上我所有會的形容詞吧:細緻白皙,白裡

透紅。不只白裡透紅,根本就跟白玉一樣透明!

  而且可能是因為山上沒有空氣汙染,臉上沒有一顆痘痘,而且皮膚細緻到連

毛細孔都看不到。媽的!根本不是我們班上那些滿臉橘皮組織的女生能比的。

  邊欣賞她們完美的體態和肌膚,我也脫下了衣服和褲子,雖然我幹過雅郁,

也有跟小馨洗澡過,不過在脫內褲時我還是有一點遲疑。不過獸心總是戰勝羞恥

心的∼∼終究還是脫了下來。

  唔∼∼好冷!我趕快進了水。一腳踩進水裡不是我想像中的鬆軟沙子,而是

類似石板的物體,看這石板面積顯然是非常之大,令人感到質疑的是:四個小女

生怎麼搬得動那麼大的石板?水的溫度適中,不太冷也不太熱,剛好夠能驅散身

上的寒意。

  水溫大約是在39∼∼43度之間,這「自製」溫泉哪裡都是完美的。唯一

美中不足的就是──水太淺了,差不多只到我膝蓋在上面一點而已。不過隨即恍

然大悟,溫泉是要坐著泡的嘛∼∼哪裡有人站著泡的?

  不過正待我跨出一步準備坐下時,忽然覺得腳下一虛,挖勒∼∼不過馬上就

又踩到了地面,這次果然是細小鬆軟的河砂。

  那時我的姿勢實在是很滑稽(一腳在石板上一腳踏在河砂上。就是一高一低

啦),所以雅郁、小馨、馝兒都笑了出來,不過在我回頭過去後,她們都忍住了

笑,大概是怕我尷尬吧!現在我才知道,原來不是水淺,而是要讓我們坐在石板

上。

  嗯嗯∼∼果然不錯,坐到石板上後,溫泉水正好到脖子的下方,不過我相信

這不是天然形成的偉大神蹟,所以我等雅郁坐到我身旁來時問:『這溫泉是你們

自己圍的嗎?』

  『是啊,我跟姊姊們一起圍的。』雅郁得意地回答。

  『挖勒∼∼花了多久時間啊?』我又問。

  『兩個月。』雅郁說。

  掯∼∼這三個小妮子還真有毅力,竟然花了兩個月搭出這個溫泉。不過看了

看這溫泉的構造,我也不禁佩服她們三姊妹。

  我們坐的石板比湖畔稍低一點,剛好使水量得到控制,而石板下又是一個低

漥地區,使我們能沿著石板坐著而不至於盤腿而坐;在我的左手邊當然就是湖畔

所以我能看得清楚她們在石牆底部開了一個洞,又在那洞的上方十幾公分處又開

了一個洞,看來大概是要讓滾燙的溫泉水和冰冷的湖水對流才不至於燙著吧!總

之,這種高深的自然現象對我這個理化考個位數的人來說是不會懂的。

  不過我四處都找遍了還是找不到溫泉的源頭在哪裡,於是跳下了石板在哪低

漥區走走瞧瞧,我走了大約兩三公尺,突然聽到雅郁一聲驚呼,又聽到原本在和

小馨聊天的馝兒大叫:『風哥,別……』

  不過我還沒聽到馝兒說完,我就感覺到一股相當熱的水流從地面上冒出來直

沖我的腳底,我本能的往後跳了一步,不過已經來不及了,我的腳底有一種熾熱

的劇痛感。

  『啊∼∼』我因為燙傷的痛楚而叫了出來,馝兒和小馨連忙一人一邊的把我

扶到了石板處讓我坐下。

  小馨站在我面前問:『風哥,有沒有怎樣?』

  因為我是坐在石板上而小馨則是站在低漥處,使我們的高度剛好相等,面對

面看到小馨水汪汪的大眼睛流露著幾分愧疚和關心之意,我連忙說:『沒事,沒

事,不用擔心。』

  小馨自責的說:『都是我,沒有跟你講說那邊不能去。』

  『沒關係,那是我自己走到那邊的。』我安慰她說。

  不過我的安慰好像沒什麼用處,小馨聽我這樣講,反而哽咽的說:『嗚∼∼

對不起啦,嗚∼∼』

  馝兒和雅郁聽到小馨哭,也流下了眼淚,霎時間三人哭成一團。我也不知道

該做什麼,只好尷尬的坐在旁邊。

  就在我不知道怎麼辦時,我突然靈光一閃,剛好可以再趁這個時候……隨即

搖了搖頭,有這種想法連我自己都覺得不恥。

  不過我說過的,獸心總是戰勝羞恥心的∼∼我看了看自己的腳板,只不過是

長了幾顆水泡罷了,沒啥了不起。我對她們三人說:『呃……能不能請你們幫個

忙?』

  『好好好,當然好。』她們三姊妹幾乎是同時說好的,顯然她們不想錯過這

個能夠彌補罪惡的佳機。

  不過我馬上裝出一副很憂愁的樣子說:『還是算了吧!』

  雅郁聽我這樣說,急忙道:『風哥,你要我們做什麼都行。』

  看到她們三個眼神裡由衷發出的情感,我不禁有點動容,想想她們見到我也

才幾天,尤其是馝兒(大概才幾小時吧),竟然對我會有這等情感,唉∼∼不禁

暗暗愧疚。

  不過心裡是在愧疚啦,口裡還是說:『那請小馨再做一次上次我們在浴室做

的事吧!』

  雅郁和馝兒把視線轉到了小馨身上,意思像是說:『快啊!快啊!』

  我站了起來,小馨紅了紅臉,爬上了石板,跪在我面前,看了看我。被她的

眼伸一勾,更讓我覺得心神蕩漾。

  一開始小馨還有點害羞,只敢伸出舌頭舔我的龜頭,眼角餘光撇向馝兒和雅

郁,見她們兩人互相點了點頭,也過來舔我的龜頭。

  這個時候我才能細看馝兒的陰部,陰毛顏色不深但是很濃密,不過只有在陰

道的上方長,沒有長到陰道口,每根都細細的,被溫泉水一淋更是柔軟,真是─

美!

  『嘶∼∼喔∼∼』我呻吟了一聲。別怪我掛不住男性面子,因為你沒有被三

個貌美天仙的女孩同時吹的經驗。

  小馨她們倒也食髓之味,進一步的把我的龜頭含到嘴巴裡,用舌頭攪弄個我

的陰莖。當一個人把我的陰莖含住時,另外兩個人就會很有默契的一個舔我的陰

莖根部、一個舔我的睪丸,就這樣一直循環。

  最後我被她們弄得受不了,就叫其她兩人停止,低聲向小馨說:『能不能轉

過來,屁股對我?』

  小馨的臉更紅了,點了點頭,轉身把她的美臀對向我,這時候馝兒還舔著我

的陰莖。小馨雖然把屁屁對向我,不過依然把腳夾得很緊,雖然她們沒有男女觀

念,不過這大概是每個人生理上都有的反應吧!

  『腳張開點好嗎?』我對小馨說。

  小馨回頭看了看我,又是那攝魂的眼神,把腳張得開一點。我把陰莖抽離馝

兒的嘴巴,走向小馨,然後蹲下把我的嘴巴湊上小馨的陰戶。

  『嗯∼∼啊∼∼』小馨淫叫著。

  我嘴巴埋在小馨陰戶裡,含糊不清的說著:『這是對你剛剛的處罰,不準反

抗。』說著把舌頭伸進了她的陰道,用舌頭舔著肉壁。

  『嗯∼∼啊啊……是……是∼∼嗯……風……哥……』小馨說。

  我只感覺小馨的小穴裡不斷地一直分泌淫水,我都把她吸進嘴裡,『嗯∼∼

啊啊啊……』小馨因為快感不斷地扭動著身體。

  我依依不捨的離開了小馨的陰戶,小馨喘著氣,意猶未盡的看著我。

  『嘿嘿∼∼還沒結束呢!』我做做樣子,用兩手把她的小穴掰開,沒想到小

馨的陰道口那麼小,比她妹妹還小,真的是名符其實的嫩屄。

  我慢慢地把陰莖放了進去,『嗯……啊∼∼啊,風……』小馨不斷地叫著。

  我的陰莖才進去不到三分之一,就感覺到了一層障礙,在跟雅郁溫存過後,

我當然知道那個是處女膜,就停了一下,用手撫摸小馨那尚未完全發育的乳頭,

柔聲對她說:『等一下會很痛喔,要忍耐喔!』

  『啊∼∼是……請風哥盡量∼∼嗯……處罰。』因為被我摸著乳頭而產生的

快感使小馨喘氣說。

  聽她這樣說,我快速地把陰莖全部插入,處女膜破裂所流出的血痕快在溫泉

中消失。

  『啊──』小馨尖聲叫著。大概是因為小馨的陰道口小,所以陰道也格外刺

激吧!

  我開始慢慢地抽插著,一開始小馨像是非常痛似的一直抖動著身體,過了一

會後,她那柔軟但堅翹的屁屁開始會隨著我陰莖擺動讓我更舒服,而且她小穴也

是緊緊的包住我的陰莖,真是──爽!

  『嗯∼∼啊∼∼好棒……風……嗯……哥……』小馨又開始淫叫。

  聽她這樣說,我又加快了速度,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大力,小馨的淫

叫聲也一次比一次大聲。就這樣插了她幾十下後,我放慢了速度。

  『嗯∼∼嗯∼∼啊啊……』隨著我的速度減慢,小馨的淫叫聲也慢慢轉為柔

和,這時我才注意到我的陰莖把小馨的陰道口撐得多大。

  我愧疚的問她:『會不會很痛?』

  小馨一邊喘著氣,一邊回答:『不會,不會……很……』小馨講到一半,突

然停了下來。

  『舒服?』我替她接下去,小馨點了點頭。

  我又把陰莖抽了出來,小馨依依不捨的看著我大可惡。

  『把屁股高些。』我說,小馨依言把本來就很翹的屁屁翹得更高了。

  我把小馨的穴掰開,裡面還閃著水波,我把手指伸了進去來回抽插,還聽到

『撲滋、撲滋』的水聲。我把她的小穴又掰得更開,將手指在她的陰道裡左三圈

右三圈的轉動。

  『嗯∼∼啊啊∼∼』小馨叫得很銷魂。

  我一邊用手指轉著她的陰核,一邊用另一根手指插她的小穴。因為我轉她陰

核的手指是食指,比較靈敏;而插她小穴的手指是中指,比較笨拙,剛剛好是剛

柔並濟,不然太過份刺激女性陰道,反而會變得很糟糕。

  就這樣,在我不斷的旋轉和抽插下,我感覺到她陰道內壁不斷地蠕動,『嗯

嗯啊∼∼啊啊啊∼∼好∼∼舒……服啊∼∼』隨著小馨的身體不斷的抽動,我的

手指不斷被她的陰道吸進去,這時已經不是我用手指在插她了,是她不斷地用屁

股在摩擦我的手指。

  隨著她愈見高亢的叫聲和更大動作的身體扭動,還有陰道肉壁的蠕動,隨之

而來的是溫熱的液體溢滿她的陰道,還從陰道口流了出來,沿著大腿成為溫泉水

的一部份。

  嘿嘿∼∼解決掉一個了!接下來……我轉向雅郁,看她用一副很……很羨慕

的表情看著小馨,還邊輕輕撫摸著昨天被我插到通紅的的陰部,裡面還一閃一閃

的閃著波光,看來裡面一定淫水氾濫了,嘖嘖∼∼快要忍不住了!不過想到昨天

我對她那麼粗暴,她應該是蠻痛的吧!

  我轉移目標似的看了看大姐,喔喔∼∼馝兒一樣是一副按捺不住的樣子邊撫

摸自己的陰部,好吧∼∼就決定是你了!

  不過要怎麼開始呢?(我總不能就叫她『過來跟我來一炮』吧……)

  馝兒看到我轉頭看她,欲言又止的吞了吞口水,接著指了指自己:『換我了

嗎?』

  我點了點頭:『呃……對……換你了。』

  接著馝兒以一副上台領獎的表情走到我前面,我望著全身赤裸的她,不知道

從哪裡開始才好。

  馝兒的手要遮不遮的擋在陰部前面反而更惹得我注意,我伸手撫摸著她那柔

軟的陰毛,然後順勢往下把手指插進她的陰道口,然後又說了一次今天我對兩個

女孩說過的話:

  『等一下會很痛喔,要忍耐喔!』

  馝兒看似勇敢的點了點頭,因為她的小穴本來就很濕,所以我就一鼓作氣的

把整根食指插到她的陰道裡,當我感覺那層薄薄的、卻又是某些男人一輩子都無

法突破的障礙破掉時,馝兒也隨著一陣顫抖。

  我一樣在今天用同樣柔和的語氣對第二個即將被我荼毒的女孩說:

  『痛嗎?沒關係,待會就不會了。』

  馝兒咬著下嘴唇,對我點點頭說:『沒關係……為了要彌補風哥嘛……』

  去∼∼這聲賺死了,痛個幾秒小水泡,換到爽了半天操翻人,這輩子沒聽過

著麼劃算的事情。

  我點了點頭表示「嘉許」,並一邊慢慢的將我手指在馝兒的嫩穴裡上下移動

著。在我一開使抽動的時候馝兒還是一樣皺著眉頭,還不時夾緊大腿,不過過了

一會大概慢慢感覺到快感,終於愁眉舒展。我看時機成熟,就叫她轉過身來,彎

腰高屁股,就把我的陰莖慢慢的插了進去。

  『嗯……嗯∼∼』隨著我的慢慢進入,馝兒也慢慢的呻吟著。

  我雙手托住她的屁股,腰部開始慢慢前後移動。馝兒的穴當然也跟小馨和雅

郁一樣,又緊又會吸,再加上我的手觸碰著她那潔白無瑕的小屁屁,真是賞心悅

目到極點!

  『嗯……嗯∼∼嗯……風……哥……』馝兒在我的抽插下又嗲嗲的叫著我的

名子。

  『怎樣?你要說什麼?』雖然是在問她問題,不過抽插可沒有停止,反而加

快了一點速度和力道。

  『啊啊啊∼∼我……我想叫風哥∼∼嗯……再大力一點……』馝兒邊呻吟邊

說。

  哼∼∼那有什麼問題!就把力道再加大,快速地插著她的小穴。

  『嗯嗯嗯∼∼啊∼∼好舒服啊∼∼嗯……』

  我又加快了速度,這時已經將所有的力量都放在腰部上!

  就在猛力地抽插了將近十幾下後,我突然有射精的感覺,於是馬上停止了抽

插,隨著我的動作停止,馝兒的叫聲也慢慢地轉向為喘息,眼睛半睜的回頭看著

我,好像在問我為什麼停止一樣。

  我把怒勃的陰莖抽出馝兒的小穴時,因為我故意抽得很慢,馝兒又『哼哼哎

哎』的呻吟了幾聲。

  馝兒一邊意猶未盡地將手放再小穴上慢慢地撫摸,一邊問:『風哥……結束

了嗎?』

  『還沒呢∼∼換個姿勢。』我對故作神秘的笑著說。

  馝兒如釋重負興奮的對我說:『好啊!風哥要我怎麼做。』

  我叫她躺到水較淺的那塊大石上,並把她的雙腳分開壓到她的胸前,叫她自

己托好,這時因為腰彎的幅度相當大,馝兒的小穴已經對著天了!我由上往下的

插入我的陰莖,因為是垂直進入,所以我的大可惡能完全插進馝兒的小嫩穴裡。

  我又開始猛力地抽插,而且因為這次是由上往下,所以力道更是大了點。

  『嗯嗯∼∼啊啊∼∼嗯∼∼好……棒啊!』愈見高亢得呻吟,我知道馝兒要

高潮了,力量加得更大。

  『啊啊啊!∼∼不行了∼∼好舒服∼∼嗯嗯……』

  『嗯∼∼啊啊∼∼嗯……啊啊啊啊啊∼∼』

  隨著馝兒高潮引起陰道內壁的蠕動,刺激得使我在沒預料的狀態下射在馝兒

的小穴裡。

  在過了幾秒中剛爆發完的無力感以及無意識的狀態後,我突然想到事態嚴重

了,立即從馝兒的身上移開,如果讓她懷孕了,那怎麼辦啊啊啊?!

  『馝……馝兒,快……你快點用水把你的……呃……尿尿的地方洗乾淨。』

  馝兒看到我一副緊張巴拉的臉,也不由得著急了起來,也沒問為什麼,就聽

話的起身用溫泉水洗著小穴。

  『那個……裡面也要洗,洗乾淨些。』我強調說。

  馝兒一開始只是用水細心地清洗著洞口,聽我一說,趕緊把食指伸入洞中清

洗,不過過了幾妙後突然停下來,轉頭問我:『風哥是不是要我把你……』馝兒

停了一下:『把你「尿」出來那些白白的東西洗掉?』

  我忙不疊的猛點頭:『嗯,要洗到連一點點都不剩。』

  馝兒突然停止了動作,準備要起身,說:『人家以為是什麼大事咧……放心

啦,馝兒不會覺得髒。』

  靠!你以為的沒錯啊,這正是一個「性命」攸關的大事啊!雖然我看到書就

想吐,不過我寧願當個好學生也不願當個好爸爸……

  事後在我絕對堅持下,馝兒終於洗乾淨了她那可愛的小穴,甚至在我要求完

美下,我親自用手指檢查了馝兒的小穴,結果又激起了馝兒的「性」緻,當然無

可避免的又大戰了一場。不過唯一的小小缺憾是因為我跟馝兒打了兩砲,害得雅

郁和小馨不平衡,尤其是雅郁,急得連眼淚都飆出來……

  不過那時候因為我實在太累了,縱使有三名可愛的美少女極盡挑逗之能事,

還是──無效果。不過當然在隔天又被雅郁和小馨兩人拖去「賞賜」了一番。後

來又東窗事發被馝兒知道,又跟我「預定」了時間。

  唉∼∼年輕人……得饒人處且饒人,冤冤相報何時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