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10-3 00:22:09

“你!搬到教室的角落里!”老班聲色俱厲。我和老爸的冷戰還沒結束呢,又一陣“寒流”襲來。

  我要和杜小希一起幸福“老師,我還想和尹茉茉做同桌,我也搬到角落里吧。”身后響起杜小希濃重的嗓音。在劈里啪啦一通響之后,她呼哧呼哧地搬到我旁邊。班里起了一陣騷亂,無數道目光向我們射來。我不在乎,旋即把頭一埋,開始全心全意地憐憫自己,因爲很快就會有一位繼母大人住我家,上演“虐女事件”。

  老爸的公司破産不久,曾經恩愛的爸媽便勞燕分飛。媽媽隨一個男人去了海南,老爸痛苦了幾日后便頻頻和一位阿姨約會。我呢?把頭縮在胳膊彎里,一次又一次對著自己冷笑。

  我的冷笑馬上有了回應,是杜小希。她看著我,說:“尹茉茉,我們笑出聲來老師也聽不到,這地方可真好!”

  她是我的同桌,有著濃重的地方口音,總把“啼哭”說成“踢壺”。我不愛理她,嫌她煩。可她不急不惱,照樣嬉皮笑臉地跟在我后面。甚至在我被家庭變故沖昏大腦,成了“反面教材”后,她仍極力地維護我。真正在乎我的,竟然是一個從未被我當成朋友的人。而我的老爸,關心的不過是他自己。一系列的冷戰之后,他還是把那個女人帶回了家。

  那個周五下午,我抓一把考試卷等他,那些少得可憐的分數他失去了理智,他只幾下便把它們撕得粉身碎骨。我丟給他一個比刀子還要鋒利的眼神,然后沖出門外。

  那次賭氣出走,最先找到我的,是杜小希。初秋的天氣有些冷,當她找到我時,我正蜷縮在一個拆遷了一半的破房子里。她緊挨著我坐下,那一刻,我武裝得很強硬的心一下子柔軟下來。我抱住她號啕大哭。哭累了,她把我拉出去,走進一家面館,要了兩份熱湯面。

  面條來了,我吃不下去,杜小希急了,說:“快吃呀,這麽好吃的熱湯面!每次回家,我媽總是先給我做一碗,墊補一下……”

  “有媽的孩子,都是幸福的。”我幽幽地吐出一句,悶下頭去吃面條。杜小希自知失言,吐了吐舌頭,說:“告訴你個秘密,她是我后媽!”杜小希說得一本正經,我卻驚訝得差點把下巴掉下來。

  此后的課外活動,我照例坐在雙杠上發呆,杜小希照例大話西遊。她絮絮叨叨地說她后媽如何慈愛,如何關心她的成長,末了,抖著身上的運動裝,說:“瞧,我媽買的,漂亮吧?哎,茉茉,你現在和你媽相處不錯吧?”我嗤之以鼻:“哼,她才不是我媽呢!”

  杜小希突然激動起來,一把抓住我的手:“不然,你要讓你老爸一輩子單身嗎?你能保證自己會永遠在他身邊照顧他嗎?”我愣住了,我從沒想過這些。不過,老爸的哮喘病發作時,那個女人煎湯熬藥,端茶倒水倒是真的。受杜小希幸福邏輯的影響,我默許了那個女人的存在。看到我的變化,老爸激動的眼眶變紅,而后媽,笑得雙眼淚光閃閃。

  我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而杜小希,卻沒有了任何消息。幾經輾轉,我找到她家,一個蓬頭垢面的女人沖了出來,在聽清“杜小希”三個字后,回了聲“不在”,便呼地一下把我關在了門外。旁邊,一位坐在門前曬太陽的老婆婆沖著我搖頭:“小希去南方打工了。她這個后媽,實在不像話!”

  恍惚間,我忽然想起杜小希描述過的美好生活,眼淚糊住了我的眼睛,我在她一直沈寂的QQ號里勉強敲下了幾個字:“杜小希,你一定、一定要幸福!”不然,尹茉茉永遠都不會原諒你!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