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不倫戀情]

淫欲之種

[複製連接]
查看: 194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10-3 11:38:06

「老公,明天明強就要坐車到外地去比賽了,我打算一起去給他加油。」在
三人的飯桌上,我對老公說。

  「什麽比賽?」一邊看著電視新聞,一邊吃飯的老公說。

  「籃球聯賽啊。再贏一場,就可以打進決賽了呢。」我說。

  「哦。」

  老公的回答非常冷漠,就好像我在說一件和他完全無關的事。自己的親生兒
子,在籃球場上取得了這麽好的成績,他卻毫無反應,只是一直盯著電視屏幕。

  我看了看明強,他一直在低頭大口吃飯,胃口非常好,對于親生父親的這種
冷漠,他似乎已經習以爲常了。

  電視新聞里的女記者叫周舫緒,非常漂亮性感,最近經曆了直播時衣扣爆開
露出胸罩的事故,聲名大振。只要有她參與的新聞,老公從不錯過,他這麽投入
地看,到底是在看新聞,還是在看周舫緒呢?我知道自己沒有資格吃醋,但還是
不高興,因爲這件事,加上他對兒子生活的漠視,讓我覺得自己的老公,並不是
真正發自內心需要一個家庭。他只是身爲一個社會上的男人,服從了娶妻,生子
的規矩,所以才這麽去做而已。而至于老婆和兒子心里在想什麽,對他來說是不
重要的。或者說,等他掙了更多的錢,也會有一腳踢開我,再迎娶周舫緒的念頭
吧?

  吃完飯以后,我在廚房洗碗,老公穿過廚房進入衛生間,檢查一個出水不順
暢的水龍頭。明強走到我身后說,「媽,我來幫你」,然后突然貼著我的背,隔
著圍裙捧住了我的一對乳球,開始揉捏,手指也靈巧地抵住乳尖按壓。

  我身子一震,不由得壓制住從喉嚨里自然湧出的呻吟。明強也太過分了!他
爸爸就在手邊的那道門后面呢,只要他出來……不,只要他把腦袋稍微朝后偏一
下,就會看見這一幕。我不由得伸手,要把明強的手撥開來,但他那長期練習籃
球,打磨得飽含力量的手掌,始終紋絲不動……

  「這個水龍頭先別用了,我明天打電話叫人來修。」老公這麽說著,從衛生
間里出來了。我心髒嚇得快要停止,但明強已經很快地抽身離開,站在我旁邊,
裝作幫著洗碗的樣子。「這廚房小,你媽做家務,別在旁邊礙手礙腳的。」老公
這麽說,走出了廚房,根本沒有看兒子一眼。說起來,正是因爲他對兒子的行爲
不加關注,所以明強才能經常找到機會挑逗我,逐漸把我調教成他的淫奴。

  但是話說回來,如果老公很關心明強打籃球的事情,我也會很困擾吧。畢竟,
明天我就要隨明強登上巴士,將有一次難以預測的淫欲旅行在等著我……

  我突然有些愧疚,想補償老公一下。這天夜里,我和老公在床上,我主動帶
著魅惑的笑容,扒下他的內褲。他雞巴不大,陰毛卻特別茂盛,使得雞巴就像從
雜亂草叢里探出頭來的可憐小鳥。我把它含在嘴里,品嘗到疲軟狀態下包皮層層
皺縮的口感,用舌頭環繞著撥弄。說實話,我只是覺得口里多了一件有肉感的雜
物,與明強以及其他籃球隊員肉棒塞我口中的滿足感,根本不能相比。老公開始
呻吟,但是他竟然沒有如往常那樣,很快就硬起來。

  我�頭看看老公,他有些尴尬。「不好意思,今天一直陪客戶打高爾夫,累
了。」他說完,側過身,打開床頭櫃,拿出里面的一個小盒子,其中藏著偶爾會
使用的藍色小藥丸。

  「媽!來幫我一下!」就在這時候,竟然從明強的臥室里傳來了他的叫聲。

  我們夫妻臥室和他的隔著一個客廳,只要大聲喊起來,兩邊都能聽得到。

  「你媽沒空!」老公有些不耐煩地喊道。

  「我有個東西找不到了!明天要帶到車上的!」明強回應。

  「我還是去看看吧,馬上就回來。」雖然有些對不起老公,但是對于繼子的
呼喚,我真的沒法拒絕。穿著睡衣的我,加上一件外套,就離開了臥室。老公坐
在床上,還握著那枚小藥丸,猶豫著是吃還是不吃。

  我穿過客廳,敲開明強臥室的房門,走了進去。這是一個彷佛只爲籃球而活
的少年的房間,四處的裝飾只有籃球海報和球衣,書櫃里除了少量和課業有關的,
剩下的全部是籃球研究資料,畫冊,傳記。上半身裸露,穿著睡褲的明強站在我
面前,背后的檯燈發出黯澹卻靈動的橙色光芒,將少年的身體輪廓映照得挺拔而
誘人。

  「什麽東西找不到啊?」我說。

  「我隨便說說的啦。」明強說。「老爸是準備要操你了嗎?你這樣過來不好
吧?」

  「討厭!沒事的話我走了——」

  我轉過身要離開,明強突然伸手把門關上,從后面抱住了我,褲子里的肉棒
頂在我的屁股縫上,然后他用手捏住肉棒,像雨刷擦過跑車鏡面一樣,來回在我
的兩瓣屁股上刮擦。這一下接觸,立刻讓澹澹的酥麻瞬間傳遍我全身的皮膚。

  「別急著走,」他說,「其實沒什麽東西要找的,我就是想玩玩你。」

  「老婆!」我聽見老公在臥室里喊起來,也許是明強關門的聲音引起了他的
注意。「快點回來啊!」

  「等一下啦!」明強竟然代我高聲回答。「媽在幫我找東西!只有她才知道
放哪的!」

  「這樣不好,他會懷疑的,」我盡量放低聲音說,「而且……」

  「而且什麽?」明強把一隻手探到我內褲里面,碰觸到了蜜穴的邊緣。「我
懂了——而且你已經濕了,要是回去他那邊,一定會被他發現的,對不對?」

  「你明明知道,你還……」我的確感覺到了自己蜜穴的溫熱濡濕感。

  「因爲,你是不會爲他而濕的。我知道你們床頭櫃里有凡士林,他每操你一
次,就會少掉一點。但是,小雪媽媽,」明強湊著我的耳朵說話,撩人的熱氣讓
我的耳廓發熱發紅,「如果是我,你很快就會濕的。在老爸面前,你只是一個不
會自己分泌淫液的性愛娃娃,但是在我面前……」

  「放我回去啦,別……」心跳已經快得讓我頭暈目眩了。

  「放你回去?你真的想這樣?不用擔心老爸啦,等一會他就自己睡著了。轉
過來,靠著門坐下。」

  明強用不一樣的語氣說出這句話。一種命令式的,不容置疑的,卻又誘人遐
想的語氣。我背靠著門,慢慢滑下來,乖乖地坐在了地板上,�著頭,看著他睡
褲中央以一個支點高高撐起的三角狀,開始嗅到陽具獨有的淫亵味道。我的呼吸
急促起來,奶子隨之微微地上下搖動。

  「你要我干嘛啦……」我害怕又期待地說。

  明強跪在我面前,因爲我整個身子幾乎癱了下去,而他又極高大,所以哪怕
他跪著,肉棒也恰好位于我的胸部正前方。我知道他要干什麽了。他伸手抓住我
的睡衣肩帶,往兩邊一扯——我感覺到,絲質睡衣迅速地摩擦過我巨乳上部皮膚
的表面,然后刮擦乳頭,滑了下去,我飽滿,挺翹又嫩滑的F奶就蹦了出來。明
強也把褲子褪下,讓他那生機勃發,令我心醉神迷的淫根傲然顯現。自從我被破
處以來,就深深迷戀于男人用我打奶炮的,強烈的被使用感。在這缺乏光亮的房
間里,明強肉棒和我巨乳的面對面,更是籠罩了一種隱秘的,背德侵犯將要到來
的淫亂氣息。

  「等一下……嗚……!!」

  明強把剛才從我蜜穴沾取的一些淫液擦在肉棒上,然后雙手從側面夾緊我的
巨乳,把巨根插進了我奶子擠出來的深深肉縫之間。他的肉棒皮膚是比較光滑的,
但實在太硬了,又凸顯很多血管,所以使我的乳溝內側感受到一種火辣的摩擦感。

  他前后移動臀部,驅使著絲毫不知憐香惜玉的肉棒在我的乳溝中進出,我感
覺到那龜頭,那柱體,從貼著腹部的乳溝最下方侵入,在一對巨乳朝中央貼緊的
密實肉縫里沖撞出了一條道路,每次挺進到極限之后,龜頭都會碰觸到我的嘴巴。

  爲了不讓我的身體隨著明強的撞擊,碰到背后的門發出聲音,我盡量把身子
往前傾,這樣也讓我們倆的身體更貼近了。

  「嗚嗚,嗯嗯……好熱,好熱喔,明強……啊啊……」

  啊,啊,明強又在操我的奶子了,無論幾十次,上百次,再怎麽我都不會膩
味……他肉棒的氣味沖出來了,我伸出舌頭舔弄了一下龜頭,淫蕩女人的頑皮味
蕾,接觸到男人陽具美妙的腥臊氣味,立刻直沖大腦……肉棒,給我舔,我要,
給我,給我……舌頭繞著龜頭的冠狀溝左右滑動,舌尖上下刮擦龜頭系帶,用手
掌握緊,按摩,擠榨明強的蛋蛋——我最可愛的明強,干你欠操繼母的欠操奶子,

               嗚嗚嗚——

  「老婆!」

  是老公!他高喊的聲音傳來,我嚇得心髒都要驟停,把明強的肉棒咳了出來。

  「再不回來我就先睡覺了!」他繼續喊。

  「你……困了就先,先睡吧!」我高聲說。現在的我,根本沒有可能做出別
的回答。

  老公沒有再回答,但我似乎聽到了他發出了一聲抱怨的咕哝。我能怎麽辦呢?

  奶子上,嘴里都帶著明強肉棒的氣味,小穴也濕透了,這樣爬回老公的床上
嗎?

  「這下子沒有人打擾我們了,小雪媽媽。」明強說著,俯下身把我抱起來。

  他堅實的臂膀環著我的身體,就像摟著小孩一樣輕松,然后把我扔到了他的
床上,用充滿慾望的眼神看著我。不行,這太羞恥了,我突然害羞起來,我之前
明明是想讓老公開心一下的,怎麽突然變成了這樣的局面?繼子豎著淫美的大肉
棒看著我,而他的父親還留在自己的臥室里,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就算他知
道,我也沒辦法離開……

  但是看看周圍,我突然心安下來了。這里是明強的房間,也是我們第一次破
除倫常交媾的房間。從那以后,每次在這房間里被明強肏屄,無論蜜穴的快感有
多強烈,我總是會有一種安全感。畢竟,這是我和明強第一個共同擁有的世界。

  任何時候,我都能清晰地回憶起這背德,淫亂的一切的開端……

   ————————————————————————————

  雖然我嫁給現在的老公已經三年了,但是在結婚兩年后,才第一次見到明強
本人。他之前一直在歐洲一個福利很好的小國留學,至于爲什麽突然回來,我有
問過老公,卻只得到語焉不詳的回答。而我,也不敢直接問明強。

  當時的他離十六歲生日還有三個月,身高比現在矮一些,大概一米七八,但
還是令我很驚訝。他和父親的關係,從那時候就很冷漠,對我的搭話也是愛理不
理的。而且在剛回來的一段時間里,他說話帶有一些奇特的外國口音,后來慢慢
才矯正。這一切讓我覺得他並不是繼子,而是一個很令我頭疼,甚至有點害怕的
遠房后輩。

  我和明強之間的關係打破僵冰,卻是由于一件十分悲慘,令我不願回憶的事。

  最初我是因爲母親急需巨款治病,才嫁給了我並不愛的老公。可是在與病魔
斗爭兩年后,在我父親已經豎立十年的墳墓旁邊,還是添上了屬于母親的新墳。

  那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日子,只覺得世界從各個方向朝我崩塌下來。失去了
雙親,家中只有我並不愛的老公和繼子,而且爲了討好老公,我一心做家庭主婦,
很少去外界聯系,失去了很多朋友。這樣的我,似乎再也不可能得到一個完整的,
有希望的人生。

  而噩運,似乎就是不願意放過我。

  一天夜里吃過晚飯,因爲大姨媽快來而衛生巾存量不夠,我一個人去了便利
店。因爲心中煩悶,我一直低頭走路,突然間啪嚓一聲,我感覺左手碰到了什麽
硬硬的東西,一陣腫痛。轉頭一看,原來是撞到了路邊一輛跑車的后視鏡。因爲
打得不重,所以鏡子沒出什麽問題。

  「站住!」從車里突然傳出一個男人粗野的喊聲。「撞了老子的車,就當沒
事一樣走掉?」

  車窗玻璃搖下來,我隱約看見里面坐著兩個看起來很蠻橫的男人。「對不起!」

  我心中一陣害怕,道了歉就快步往前走。

  「這娘們,怎麽像僵屍一樣,都不看路的。」一個男人說。「你看她一扭一
扭,屁股還蠻騷的……」我聽見另一個男人說。

  我連忙加快了步伐,頭也不回,幾乎是往前跑了。現在回想起來,也許是我
的害怕逃跑,反而更加刺激了他們犯罪的欲望。我聽見他們打開車門,然后一連
串急促又沈重的腳步聲跟在了我后面,而且來得非常快,當我剛想到應該大聲叫
救命的時候,一隻手已經從后面伸過來,捂住了我的嘴巴,另外兩隻不知道屬于
誰的手,緊緊摟住我的腰,把我往旁邊的小巷里面拖去!

  「救唔唔命姆…………」我含糊地發出了一點求救聲,在完全被拖進小巷之
前,看到街道對面拐角正好走出來兩個聊天聊得很歡快的巡警,而他們沒有注意
到我……

  那些摟著我的手,把我狠狠地往地上一扔,我痛得發出叫聲。這是一個死胡
同,有黯淡的路燈,兩邊是很古舊的居民樓。我�起頭,看著眼前的男人,不是
兩個,而是三個。每個人的神態,衣著,還有刺青,都揭示了他們的暴徒身份。

  領頭的那個人,右邊臉頰上有兩道很深的,年代久遠的刀疤。他在我面前蹲
下,用右手使勁捏住我的面頰,痛得我淚水都要湧出了。

  「你撞了老子的新車!走路這麽急是趕著要回家伺候老公啊?騷婆子!」

  他松開手,我感覺到嘴里湧出一陣鮮血的甜味。是他剛才捏得太狠,結果我
的牙齒刺破了嘴唇內側。本來心情沮喪的我,現在完全被壓倒性的恐懼佔據了。

  「求求你放過我,這些都給你們……」我用發抖的手拿出錢包。

  「你看老子是要飯的嗎!賤娘們!」領頭的人站起來,一腳踢中我的右手,
錢包飛脫出去,手掌也痛得動不了,彷佛掌骨碎掉了一樣。

  他身后一個胖子,用腳掀開了我掉在地上的購物袋,往里面看。「莊哥,她
買的衛生巾,」他對領頭的人說,「看來她是來了大姨媽,或者是快要來了,可
以隨便內射啦。」

  「把你的衣服脫掉,掏出奶子來給我們看一看。」稱爲莊哥的老大說。

  「不……不要!求求你!」我�起頭,看見旁邊的居民樓三樓,有一扇窗戶
打開,似乎有人探頭出來看,就朝上高喊。「救命!救——唔!」

  莊哥的另一個手下沖上來,給了我一個耳光,打得我眼前一黑,面頰彷佛被
燒熱的炭火燙了一下。而莊哥�頭高喊:「少管閒事!不然老子等下就上來收拾
你們!」于是那扇打開的窗戶,我唯一求救的希望,就這樣關上了……

  打我的手下,雙手使勁一扒,直接扯壞了我的衣服,讓我套在紫色胸罩里面
的奶子暴露了出來。我低頭一看,因爲咬破口腔而從嘴邊流出的鮮血,正沿著我
的脖頸,緩緩流到奶子上。那三個暴徒看我的眼神,馬上不一樣了……

  「張六,」莊哥對扯壞我衣服的暴徒說,「你先操一下這婊子的嘴,把她嘴
里的血都擦乾淨. 」

  「遵命,大哥!」發出欲望喘息的張六馬上站起來,拉開了褲子拉鏈,把半
軟但是逐漸在變大的肉棒露出,朝我的嘴湊過來。「不要!放過我——」我已經
被嚇得淚水直湧,一邊呼號,一邊使勁搖晃頭部。

  「老實點!」那個胖子沖上來狠狠踢了我肚子一腳。我感覺內髒都被挖空了
一般,痛得呼吸困難。我透過淚眼,隱約看見莊哥扇了胖子一個耳光,還說:
「傻逼!下手那麽重干什麽!老子可不想強奸屍體!」而胖子低著頭道歉:「對
不起,老大!」

  他們之間的沖突,並沒有延緩我要受到的折磨。張六一隻手抓住我的頭發,
一只手握住肉棒,猛地塞進了我的嘴里,完全不顧我的狀況,開始扭動臀部,讓
肉棒在我嘴里肆意地攪動……

  「噢噢!好爽!」張六喊叫著。「婊子,好吃嗎?我兩天沒洗澡,昨天還操
了別的女人,有尿騷味又有逼味的肉棒味道怎麽樣?」

  唔唔,啊啊,真的好惡心,陌生男人有尿騷味的肉棒,好重的氣味沖到鼻子
里面,都進來了,插到喉嚨里……沖刺,摩擦,攪動……大龜頭壓在我的舌頭上,
我的嘴唇好痛……眼前一片模煳什麽都看不見了,只隱約看見一團黑黑的……是
他的陰毛,好臭啊,他強奸我的嘴,陰毛就在我的臉上摩擦,我的淚水和口水把
他的陰毛打濕了……

  「干!啊啊!要射了——」

  張六發出呻吟,然后肉棒一陣抖動,把連續五六波又腥又燙的精液灌進了我
的嘴里……嗚嗚呃呃……他把肉棒盡量插到深處,傾瀉精液,我的鼻子埋在他的
陰毛里面……他身子往后一退,肉棒「啵」一下從我疲勞的嘴里出來了,我一低
頭,把精液咳出來,那些又濃又白的渾濁液體里,還溷雜著一些血絲……心髒還
在劇烈地跳,但是似乎已與我無關,看著這一灘又紅又白的濁液,耳邊出現了奇
怪而尖銳的耳鳴……這就是……強奸,被強迫吃臭雞巴的感覺嗎……這就是羞辱
……

  「哈哈,看來射太多了,都從鼻子里出來了。」張六說。「莊哥你看!我用
精液把這臭婊子嘴里的血洗干淨了。」

  「賤貨,」莊哥說,「不要浪費精液,用手接住,塗到你又肥又騷的奶子上
面去。」

  我照辦了,雙手接住嘴邊的帶著血絲的精液,塗得滿手都是,然后伸進奶罩
里,揉搓……爲什麽要這麽做?我不知道,已經沒有思考能力了,只要他們放過
我……他們說什麽,我就做什麽……他們是用力量和肉棒欺負,壓制我的男人,
我是一個幾乎無親無故的女人……就這樣吧,他們眼里發出興奮的光,一個個挺
著雞巴,如果這是我的命運,那我就接受吧……奶子被帶著血絲的精液搓得滑溜
溜的,皮膚上像出現了一副詭異的畫,淩亂的白色與紅色的漩渦狀線條……啊啊,
我的奶頭挺起來了,如果他們喜歡……只要他們願意放過我,我就討他們喜歡吧,
只是千萬不要再打我了,我受不住痛……反正我的生活已經沒有希望了,要輪奸
我也可以,我不會再反抗……

  「莊哥,」張六一邊繼續揉搓肉棒,一邊說。「這女人真是騷得不行!」

  「胖子,你現在干她一炮。干完了把她帶回酒店,洗干淨了,我再玩。」莊
哥說。

  「謝莊哥!」胖子說,邁著肥胖的大腿走到我面前,一把把我推倒,然后脫
掉褲子,把他滿是橫肉的身體壓到我身上,我幾乎透不過氣來。他用圓滾滾又短
小的手分開我的大腿,扯下我的內褲。他散發著酒臭味的嘴在我耳朵邊發出呼哧
呼哧的聲音,我看不見,只感覺從他肚子一層一層積累的肥肉下方,突出了一個
又硬又粗的東西,頂住了我的穴口。

  胖子伸出舌頭在我臉上舔來舔去,還強行和我舌吻,幸好我有一點兒神志不
清,不然一定會惡心得反胃。他使勁抓我的奶子,非常笨拙又大力地捏住奶頭牽
拉,搓弄,我痛得呻吟起來。「很爽是不是?這樣就叫了?等我干進去了你更爽!」

  胖子叫嚷著,然后下身一挺,我感覺他像肥肉堆積而成的坦克一樣碾壓過來,
而他的肉棒撲哧一下滑進了我的小穴。

  「啊啊!這騷娘們好緊!好舒服!這奶子被干得一跳一跳的,太勾人了!老
子干,干,干死你!」胖子把我的雙腳�了起來,想架在他的肩膀上干我。但是
他的肉實在太厚了,一米五八的我也沒有大長腿,只能搭在他肥油堆積的肚子上
面,而且還分得特別開,弄得我大腿根部撕裂一樣地痛。他一邊干我,一邊脫掉
我的高跟鞋,用腳底去摩擦他的男人奶頭。我聽不到肏屄時噗呲噗呲的聲音,只
能聽見他肥大的肚子撞擊在我大腿上的聲音。

  隨著他的一聲咕哝,加上連續的急促喘氣聲,最后是長長的一聲「啊——」,
他把滾熱的精液射進了我的陰道里。他一定很爽吧,隨著身子前傾,肚子高高地
鼓脹起來……胖子抓住我的頭髮,把膩滑的肉棒插進我的嘴里,我並沒有主動舔
舐,只是任由他臊臭的雞巴像牙刷一樣在我嘴里攪動,把淫液和精液攪和得到處
都是,嘴里又腥鹹,又酸痛。啊,這個長著雞巴的肉球,我成了這樣一個男人的
性玩具嗎……

  「呼!爽死了!」胖子說著,站起來。「莊哥,那我們現在帶她去酒店嗎?」

  「騷貨,」莊哥看著我說,「你坐起來,用手扒開,讓精液流出來。胖子,
你再把雞巴插進她騷嘴里面。張六,你這樣拍個照做個紀念。」

  于是我看見張六拿出了手機準備拍照,胖子又把雞巴塞進我嘴里,是從旁邊
塞進來的,就像我嘴里橫著放了一截香腸,把左邊的面頰頂起來了。我已經渾身
無力,神志不清,與其說是因爲性的快感,而不如說是遭受意外的強奸劫難,整
個人從身到心都遭受不可違反的折磨,我的「理性」和「意志」都被最原始的,
暴力和性的力量給碾碎了。于是我照辦了,雙腿分開坐著,手慢慢往下移,滑過
我沾染了精液和血絲的奶子,滑過依然在劇烈起伏的小腹,直到按在我的兩片陰
唇上,朝左右輕輕分開。我低頭看,濁白的精液從穴里緩緩流出,其邊緣較稀薄
的地方還帶著一些氣泡,我聽到了手機拍照的聲音,這一幕已經成爲數據永久地
存在了,我這被迫淫蕩的樣子……我感覺體內有什麽東西,非常重要的東西,被
這精液裹挾著,一併流溢出去了,再也不會回來……任何人看到這一幕,都會覺
得我是一個毫無廉恥的騷貨吧……

  「莊哥,拍好了!」張六說。

  「可以了,帶她去酒店,多玩幾天。」莊哥說。

  「看什麽看?快滾啦!」我突然聽見張六的吼聲。

  「臭小鬼別多管閑事,回家喝奶去!」然后是莊哥的聲音。

  有人來了?……我可以……求救嗎?

  我睜大迷離的眼——啊!!竟然是我的繼子明強,他就站在莊哥身后不遠的
地方。雖然天氣有點冷,他只穿著籃球球衣和短褲,好像是剛剛練習回來。因爲
黑暗,我辨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他毫無疑問地看見了,我這個應當和他還有他爸
爸組建溫暖家庭的繼母,口里含著一個猥亵胖子的肉棒,還扒開小穴讓精液流出
的淫蕩樣子……

  「不——!不要!!不要看!!」受此刺激,我的理智突然回來了,吐出胖
子的雞巴,立刻把腿併攏,想站起來。

  「操你媽!咬到老子了!」胖子突然痛得嗷嗷叫,我吐出雞巴的時候牙齒擦
到了一下。他的巨掌猛地揮過來,打得我眼前一黑,癱倒在地。

  「喔?看來你們有什麽特殊的關係?」我聽見莊哥說。「是情人?還是姐弟?

  怎樣,想不想搞——「

  接下來,我聽到好幾下�烈的擊打聲,還有男人的慘叫。「莊哥!」張六這
麽喊著,隨后出現了幾聲擊打,張六也不斷發出疼痛的哀嚎。「媽的!你別過來!」

  胖子叫喊著,然后我聽見了拳擊聲,嘔吐聲,最后是巨大軀體墜地的悶響。

  我恢複了視覺,艱難地撐起身子來,看見三個暴徒都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明強拔出手機存儲卡,往地上一砸,踩了一腳。然后他朝我走過來,不知怎
麽的我有點害怕,身子縮了起來。他從地上拾起我被扒掉的衣服,扔在我身上,
說「穿好」,然后背過身去。

  我抖抖索索地穿好衣服,全身很多地方都在痛,穿得慢。我站起來,說:
「我……我好了。我們……回去嗎?」

  明強轉過身來。「不回,怎能被老爸看見你這樣子?」說完了,他走過來,
抓住我的胳膊,拉著我往前走。我左右看看,胖子仰面躺著,鼻子附近血肉模煳,
張六趴著,痛苦地捂著肚子,嘴邊有血和嘔吐物的溷合。莊哥也趴在地上,一隻
手按著后腦,手上染著鮮血。明強是這麽厲害的嗎?我看著他肌肉強壯的胳膊,
就是這胳膊讓我免遭進一步的淩辱……

  當我們走過莊哥身邊的時候,他竟突然伸出一隻手,抓住了明強的腳踝,把
我嚇了一跳。

  「臭小子!」莊哥艱難地�起頭說。「別以爲這樣就算了……」

  「踩他。」明強說。「啊?」我沒有反應過來。「我說,你踩他一腳。別怕。」

  明強又說。

  我猶豫了片刻,就�起穿著高跟鞋的腳,狠狠地踏在了莊哥的背嵴上,發出
咯吱的一聲。莊哥慘叫,松開了抓住明強的手,明強便帶著我繼續往前走。雖然
這一下不能補償我被他們羞辱的痛苦,但是心里不由得産生了一些快意:這個老
大也挺慘的,不僅沒有親自搞到我,還被打了一頓。

  「先收拾一下再回家吧。」明強說。他帶著我到一家不起眼的旅館開了房,
前台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們,想來是因爲我髒兮兮的樣子吧。進了房間,瞬間感
覺到了安全的處所,我整個人都沒力了,癱軟在床上。

  「你去洗澡,我出去一下,等下回來。」明強說完,不等我回答,就出了門。

  于是我拖著依然虛弱的身子,到浴室里,把熱水開大,反複沖刷自己。我翻
開陰唇,把蓮蓬頭靠近,忍住灼熱和疼痛,讓熱水在很近的距離沖刷穴口。乾淨
了嗎,好像干淨了,又好像還有……今天晚上經曆的一切突然殘酷地在大腦中閃
現,我慢慢滑下來,坐在浴室地板上開始痛哭……

  哭累了,也洗完了,我光著身子躺到床上裹在被子里,很快睡著了。

  我迷迷糊糊醒來的時候,發現有什麽軟軟的東西,輕輕地在我身上碰啊碰…

  …好像是在奶子上,癢癢的,嗚嗚……我睜開眼睛,一開始還以爲是明強在
用手指摸弄我的奶子,心中不由得�跳了一下,但是仔細一看,發現他是用棉棒
給我塗藥。我奶子上面有幾處抓傷,他掀開一點蓋著我的被子,露出奶子的上半
截,仔細地在傷口處塗抹。突然間,我的臉變得煞紅。

  「你醒了?」明強說,沒有�頭看我。「我剛才去了一趟二十四小時藥店。」

  「可,可以了啦……又不嚴重……」

  他不回答我,把棉棒扔進垃圾桶,從身邊的盒子里拿出一根新的,和另外一
盒藥粉,似乎是不同的品種。他用新棉棒沾了藥粉,突然靠近我,一隻手稍微捏
住我受傷的嘴唇,開始在嘴唇內側的傷口上塗藥。他是那麽認真,眼睛只注視棉
棒和我的傷口……他離我那麽近,我已經嗅到了他的氣息,我的繼子,拯救了我
又悉心照顧我的人,那不可阻擋的男人味……我發出了輕微的「啊」的聲音,嘴
里開始分泌很多唾液,心跳快起來,身體變得敏感,開始感覺到柔軟的被子在輕
輕摩擦我的乳頭……我,我想……

  「可以了。」明強說完,丟掉棉棒。「我還買了應急避孕藥,要吃嗎?」

  「不,不用!我馬上就——」我把快要說出來的「來月事」吞掉了,和繼子
討論這些事,突然覺得無比害羞。

  「反正我留在這個袋子里面,你想吃就吃。現在快十一點,我先回去了。你
多休息一會兒,不過記得給老爸打個電話,隨便編個理由。」

  「等一下——」

  明強不回應,直接打開門走出去了,使勁把門關上。隨著關門的余響在房間
里回蕩,我也覺得心里空落落的……從那一刻開始,我知道,我再也不會用和過
去一樣的眼光看著明強了。因爲這之前相處的冷淡,「繼子」這個概念還沒有深
深地刻進我的大腦,我第一次真正地認識他,是作爲一個「男人」……但后面發
生的事證明,「繼子」和「男人」兩個身份的交疊,徹底將我拉進了對他迷狂的
欲望漩渦……

  從那時候,我開始有意無意地誘惑他,而他給我的回應往往是不確定的。

  比如我洗澡的時候,故意打開門縫,讓他給我遞衣服,他沒有偷看,卻在把
衣服遞進來的時候,確確實實地摸了我的手。

  比如他在臥室里用電腦看籃球比賽,我穿著露出乳溝的服裝,去給他送咖啡,
他讓我坐在旁邊的床上,等他喝完把咖啡杯帶走,卻始終沒有看我一眼。

  又比如兩人搭乘十分擁擠的公交,他把我壓在角落,我的奶子都緊貼在他的
前胸上了,嘴巴還呼著熱氣,他卻只盯著右手里握著的手機屏幕……

  漸漸的,我開始無時不刻在想他,想抱,想親,想他干我,抱緊我狠狠地插,
干我嘴,干我的穴……我甚至半夜里在老公的床上想得睡不著,開始手淫……

  終于在半年后,也就是他十六歲生日之后三個月,那天老公不在家,我在他

        的臥室里——那一幕我記得清清楚楚——

  「啊!啊嗚嗚!明強,嗚嗚,干我——用力——」

  瘋狂呻吟尖叫的我,躺在明強的床上,波浪黑發散亂開來,最能凸顯我優美
又略帶肉感身材的薄紗性感內衣被撕破了不少,穿著黑絲的雙腿高高翹起,腳尖
因爲強烈的快感而繃直了,嘴邊和奶子上,都挂著剛才明強操我嘴,又打奶炮之
后留下的精液。明強健壯的雙手各自捏住我的一對肥白大奶,腰部快速地前后運
動,極其性感的腹肌和人魚線直接引向茂盛陰毛下,那正在我蜜穴中抽插的粗壯
肉棒。那撲哧撲哧的聲音,簡直是天底下最美妙的音樂,我只能用最放肆的淫叫,
去搭配這音樂。

  突然間,明強把肉棒拔出來,拍打了一下我的大腿,然后躺到床上面去。我
會意,爬到他身上,右手握著他已經滑溜溜的肉棒,慢慢翹起屁股坐下來,直到
把肉棒插入。因爲太長了,不能整根一起吞進去,也就不方便直上直下。于是我
身子略往前傾,讓他的肉棒和我的蜜穴之間形成一個小小的斜角,然后開始前后
搖動起來。明強雙手捏住了我的屁股,一起使力。那種粗壯又火熱的柱狀體在蜜
穴里不停前后出入的感覺,實在太滿足了,我一心想著我要讓明強爽到,就盡量
夾緊穴肉,但是明強的肉棒實在力量太大,不僅夾不住,還讓我的陰道肉壁感受
到更強烈的牽拉感,引發極致的快感。

  「快說,你是誰?」明強一邊操我,一邊說。

  「我……我是……是主婦祈雪……」

  「不對,你是誰?」

  「我……我是……明強的媽媽!嗚嗚,嗯嗯——」

  「那你在干什麽?」

  「我……我在明強上面……嗚嗚……在干明強的肉棒!兒子的大肉棒在插我
的小穴!嗯嗯咿咿——」

  「小雪媽媽,蕩婦小雪媽媽,你喜歡明強的肉棒是不是,大肉棒頂在你的子
宮口,你還想要,對不對?嗯?」

  「嗯嗯——是——好爽——用力干我——操翻我吧,我是你的,我的奶子和
騷逼,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干我,嗚嗚,大雞巴兒子,你是小雪的騷肉棒兒子,
嗯嗯啊——好舒服——」

  隨著肉棒一陣顫抖,大量灼熱的精液噴射出來,明強緊緊抓住我的屁股連射
了六、七發,每一下都擊打著我的子宮口,也把我帶到了最淫蕩,最至上的高潮
……已經黏糊糊的蜜穴內部不受控制地開始痙攣,穴肉一下收一下放,死死握住
明強的肉棒擠榨,要榨取最后一滴精液,于是在又射了三發之后,明強才把肉棒
拿出來。

  我整個人癱軟下來,腦袋恰好靠在明強的肉棒旁邊。我含住肉棒舔舐,然后
順著雞巴根,一直往上舔到他的肚臍,沿途收集所有倒流在他身上的精液,一滴
也不剩地吞進喉嚨里。好重,好鹹濕的味道,但是好美味……我小鳥依人地靠著
明強的臂膀躺著,滿懷愛意地看著他……

  「小雪媽媽,你比我想像中還要更騷一點。」他突然說。

  「別說這麽直接啦!」我又羞紅了臉。

  「不過還可以更騷,更淫蕩,」他說,「你願意嗎?」

  「爲了你,我做什麽都……嗚嗚……」我說不下去了,因爲他開始用手指頭
玩弄我的陰蒂。雖然一直說著色欲的事,但是我的心中充滿了幸福……

  從那以后,我和他在淫欲亂倫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只要是他提出的玩法,我
一定會滿足。如果是一些沒法馬上適應的事,比如多P,他則會逐漸引導我。現
在想起來,最初看似是我誘惑他,但其實也是他用很高端的手法在誘惑我吧。還
有這些瘋狂的性愛點子,以及他的老練程度,根本無法想像是一個十六歲少年的
行爲。雖然他看起來就很早熟,但我還是嘗嘗會猜想,是不是他在歐洲留學的那
些年,經曆了什麽不尋常的事?

  但是,這點疑問對我來說,畢竟是不重要的。正是明強的愛欲調教,把我救
出了絕望的深淵,讓我覺得生活有了希望。我每天偷偷吃短效避孕藥,滿心期待
著明強今天又會有什麽點子(因爲我老公結扎了輸精管,我再吃藥可能會引起懷
疑,所以都瞞著他)。如果回想那天被強奸,我心中只有恐懼,再也不想經曆那
一幕,而如果是明強讓我和不熟悉的人玩類似強奸的遊戲,我肯定是能全心投入
享受的,這就是「性的暴力」和「性愛」的不同吧。就像SM愛好者一樣,他們
正是信任著對方不會「違反對方意志造成傷害」,並且有「安全詞」,所以才會
真心享受那些看起來可怕的事。

  我和明強關係的拉近(近到連爲一體了呢),同時也讓我們和他父親之間的
關係更加疏遠。對于這一點,我不是完全沒有內疚的,但這似乎本就是一個無法
解決的難題……

   ————————————————————————————

  ……被明強干了兩次之后,我回到了老公的臥室,他果然已經睡著了。地板
上有兩團衛生紙,我拿起來聞了聞,是精液的味道。以前老公也會手淫,但是用
完之后,都是把紙扔進垃圾桶的,這一次扔在地上,難道是要隱晦表達對我的不
滿?

  不過這件事,並沒有真正影響我的心情。第二天早上,我還是非常興奮地打
扮好,帶上行李,隨著明強來到體育館的外面。一輛18座的中型巴士等著我們,
這是學校專門提供給籃球隊的。去的人除了球隊,經理,教練,助理,還有啦啦
隊。明強已經對我承諾過,除了已經干過我的隊員,他不打算讓其他人也知道我
的「繼母」身份,隊員們也承諾守口如瓶。我要扮演的身份是一個「助理」,當
然只是名義上的而已。

  三個女子高中生啦啦隊成員在我前面上了車。她們充滿著青春的氣息,一直
叽叽喳喳聊個不停,水手服的裙子非常短,幾乎稍微翹起來就會看到內褲,似乎
是特別改制過的。而我已經瞥見,一位少女的裙下,應當是蜜穴所在的地方,挂
出了跳蛋的電線……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