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1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困難時做忍者
Crawler | 2016-10-5 19:56:48

校園迷糊大王-八雲日本的鐵路一定是癡漢的天堂,作為一個經常在車廂獵食的癡漢,幾乎每天也有不同的獵物。尤其是那些幼嫩的女學生,有些恐怕只得十五、六歲,我才摸上她們那發育尚未成熟的乳房便已緊張得得發抖又不敢發出聲音,最後直到我的陰莖插入她們的處女穴奪去她們寶貴的貞操,她們仍只敢默默的流出淚來。
  由於我平常愛在那車程特長的「山守線」等候獵物,所以我平常也有差不多一小時的時間去享受這些處女,我總愛緊緊攬著她們柔軟的乳房, 陰莖便在她們緊窄的處女穴內進出,享受著破處開苞的快感,最後在她們幼嫩的子宮內填滿我灼熱的精漿,完成整個姦獵之旅的過程。再在那些女學生的校裙上抹乾淨殘餘在我肉棒上的鮮紅處女血和那些多餘的奶白精液,讓她們的裙上帶著處女失貞的血痕,忍受著陰道慘被破處強姦的傷痛離開車廂。
  今天我照常來到車站之上,只不過我萬萬猜不到今天竟有這一份意外的收穫。遠處俏立著一名年約十八的少女,雖然身材頎長,有著令人垂涎的美好身段,身上穿著一條黑色的百褶迷你裙,露出一雙雪白幼滑的大腿,深深吸引著每一位男性的視線。
   我貪婪的視線再沿著她那纖細的腰肢而上,稍為停留在覆蓋在白色T恤下的雙乳上,再滿足地慢慢移上少女清麗的臉龐。少女擁有一把及肩的烏黑短髮,再細看少女的臉龐,我幾乎發出了驚呼聲,那人果然是矢神高中聞名的美少女—塚本八雲!我也聽聞過她美豔卻矜持的傳聞,只見她好像是心事重重的,甫一上車便走到車廂角,倚著牆,默默地看著窗外,那陣憂怨的眼神叫人又愛又憐。我再三留心確認,同時慢慢走到少女的身後。
  大批乘客在這一站湧進來,不過 這沒關係,因為正好為我提供機會不動聲色地接近八雲。列車緩緩開出,乘客已經把車廂擠滿,但都各自做著自己的事,而我也站在八雲的身後,細心察看周圍的環境,直到肯定身邊的乘客不會為意我的動作,才悄悄向八雲迫近。我緊貼著八雲的背後,一手輕攬著她的腰肢,另一手已輕輕拉起她的迷你裙,手同時已按落在八雲 幼滑的大腿上。
  (啊......癡漢......)迷醉在窗邊景色的八雲當堂嚇了一驚,同時知道自己遇上了色狼,八雲也不是未遇過色狼的少女,由於在東京的地鐵這是常見的事,所以八雲也有過不少對付這種人的經驗,通常她也會狠狠的給對方一肘,令對方知道自己不是可以欺負的對象,從而知 難以退。但像今次一樣,一開始已整個人緊貼上來,甚至緊攬著自己,如此大膽的做法,八雲卻從來沒有想過。
  八雲的身軀輕輕抖震著,我同時加強了攻勢,攬著她腰間的手已慢慢向上昇,透進了T恤之內,隔著乳罩摸索著八雲柔軟滑嫩的乳房;一直停留在大腿上的手同時輕探進少女的大腿根處,隔著少女內褲那一丁點兒輕薄布料玩弄著少女的禁地。

(啊...... 好丟臉......不要......)八雲幾乎被色狼的大膽手段嚇得發出聲音,但一想到接下來的丟臉場面,只好死命忍著,邊扭動身體邊緊貼身前的玻璃窗,希望逃離色狼的魔掌。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隨著八雲的移動步步進迫,到最後甚至將八雲緊緊壓在玻璃窗前。
  一粒、兩 粒......我急色地扯脫了八雲T恤上的鈕釦,再拉下她那前扣式的乳罩,八雲那羊脂白玉般的乳房已暴露在空氣之中,我以手指輕夾著她那嫩紅的乳頭,更無恥地緊夾扭動著。(不...不行......竟然這麼......明目張膽地侵犯......)八雲的俏臉早已紅得像一個爛熟了的蘋果,而那被我夾在指掌中的可愛小乳頭更已動情的硬突起來。「夠......夠了呀......不要在那裡......」
  (啊......怎麼硬起來 了......)像有電流從被陌生男人的玩弄的乳尖在擴散,(自己怎能對如此下流的猥褻有反應......)八雲心想,竟然被人在電車弄得動情起來,不禁 暗恨自己的身體不爭氣,可是對方的技巧太高明,不時輕輕逗弄乳頭,弄得身體愈來愈酸麻。我吻上了八雲的面頰,八雲慌忙扭轉頸椎迴避,於是我順勢吻上她小巧的耳珠,一邊吸啜舔弄,一邊將空氣輕吹進八雲的耳朵裡。八雲表面看似默默忍受,但從她那越來越急速的呼吸聲,我已清楚明白她其實亦已燃起了身體反應。
   我找著了覆蓋在內褲之下的緊合肉縫,於是以手指不斷來回掃抹,強烈的快感刺激令八雲的雙腳早已站不穩當,變得需要我的緊壓才能維持平衡。我貪婪的將手指伸入八雲的內褲之內,緊貼玩弄著少女已開始變得濕潤的肉縫,和那深藏其中的敏感珍珠。(不要......不要......可是......好舒服!)連平 時自己自慰也得不到這麼舒服的感覺,八雲只覺腦內漸漸空白,原本掙扎的嬌驅也漸漸無力起來,幾乎要跌倒,現在反而只能倚在我身上。
我以整 個手掌心緊貼著八雲的陰戶,以中指輕輕探入少女的桃園洞口,不斷以指尖的一小節輕輕抽送著,淫水不斷湧出。(竟然插進來了......在電車 裡......被手指姦淫著 ...... )下身傳來一陣一陣的快感,八雲眼神漸漸迷矇起來,不斷輕聲嬌喘,手指不斷深入八雲的體內,輕輕擠開緊合的陰道肉壁,最後指尖的深入被八雲陰道內一度柔軟的薄膜所阻止,我高興地知道了自己找到了八雲那初次體驗的象徵。為了避免手指無意中傷及八雲珍貴的處女膜,於是手指緩媛向外抽出,並順勢拉下八雲早已濕透 的內褲。
  八雲由色狼拉下自己的內褲起已明白到對方的意圖,可惡的色狼不單不滿足於手足之慾,竟妄想染指自己清白的處女之軀。八雲一直努力維持著處女貞操,就是希望將寶貴的第一次獻給未來的丈夫,當然不願就此失去處女的貞操,於是慌忙扭動掙紮起來。(不行,絕對不可以!)
   可惜八雲的力量還不到我的一成,我無視她那疲軟的反抗,將她攔腰從後抱起,由於八雲的身材比我矮小,所以我決定以這種姿勢進入。我將八雲從後輕輕抱起,失去平衡的八雲只好以雙手緊按面前的玻璃以保持平衡,我乘著這一個短暫的空隙將雙腳擠進八雲的雙腿之內,橕開她緊合的大腿,讓少女的禁地徹底暴露出來。 (不要......啊......請不要做這樣下流的動作......)八雲只能在心底裡抗議,肉體卻只能任由我擺佈。周圍熙攘的人群,更令八雲不敢發出 太大聲響。(被人看見的話......丟臉死了......會被討厭......)

我拉開褲鏈,讓等候已久的陰莖重獲自由,火熱碩大的龜頭已急不及待的抵
在 八雲的蜜唇上,吸著沿自處女的氛芳氣息。我放開雙手改為揉弄著八雲的雙乳,失去支持的身軀隨即向下滑沈,處女的蜜唇毫無選擇地吞下男人的肉棒。八雲慌忙以雙腳緊夾著我的腰腿,顯然不想就此失去處女之身,但是八雲的力量明顯不足以支撐她的整個體重,因為我仍感到我的陰莖正一分一毫的深入八雲的體內。(快要橕 不住了......)
  我輕輕拉扯把玩著八雲的小乳頭,八雲的雙腿已開始發抖,櫻唇緊閉,雙目飽含淚水,而我的龜頭已抵在八雲的處女膜 上,我不願八雲再浪費我操她的寶貴時間,於是放開她的乳房改為抓著她的腰肢,再狠狠地向下一拉,碩大的龜頭狠狠貫穿了八雲寶貴的處女膜,擠進少女緊窄的陰道內。「啊......」
  八雲咬著下唇忍受著失身的劇痛,大口喘著氣,眼淚已不由自主地流出,八雲不願自己落淚的醜態落入身後的色狼 眼中,於是垂下頭呆望著地板,竟不經意地看到男人那粗大的陰莖正逐少逐少地進入自己的體內,自己的陰唇更被大大的撐開,勉力吞下男人的巨物,而失貞的處女血絲更由自己的陰道口,沿著男人的陰莖,滴
落男人的長褲上,染紅了純白的布料。(好丟臉......竟然在這樣的地方......失去貞操......)
  我努力地開發著八雲的處女陰道,心裡只得一個感想:窄!!不是一般的
窄,八雲的陰道比我曾操個的那些女孩更窄更嫩,但內裡的陰肉卻已懂得一直吸啜緊咬著我的陰莖,套弄得我異常舒服。
   碩大的龜頭不斷深入,到最後狠狠的頂著八雲的子宮口,不過我的陰莖仍有寸許停留在八雲的體外,我再次吻上八雲的俏臉,今次她終於無法躲避,我深深吸啜著她的紅唇,舌頭同時粗暴地伸進她的唇內,交纏著內裡的一點小丁香,我吸啜著八雲嘴腔內的津液,同時將我自己的灌注回她的唇內。
  (天 哪......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八雲心中充滿無奈及絕望,從沒有性愛經驗的八雲,想也沒想過,自己的第一次竟然是貢獻給連名字也不知道的陌生男人。一心希望貢獻自己的第一次給暗戀的男人,可是竟然在這兒失去自己的初吻、失去自己的貞操。八雲只能迷茫地看著窗外,(我已經不再純潔 了......如果這是噩夢......求求你讓我醒來吧......)
從八雲的表情我已知道她已沒有一開始般痛楚,呼吸也已經平伏起 來,是好好操她的時候了。我從她那緊窄的嫩穴中抽出了一半的陰莖,再狠狠地抽回八雲的穴心內,「啊......」強猛的衝力將八雲幹得緊伏在玻璃之上。八 雲那一雙柔軟的乳房更被玻璃擠壓得扁平,紅嫩的乳頭則不斷磨擦著冰冷的玻璃窗。八雲低聲道︰「不要......我還是第一次......請不 要......這麼激烈......」我無視八雲的求饒,陰莖大力抽插,八雲只得死命咬著自己的手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唔......唔...... 別那麼......用力......」表情是多麼可憐,我一邊用舌頭玩弄她的耳珠,一邊加快抽插速度。
  列車停在交通燈位之前,對面剛 巧停上了另一班列車,八雲亦發覺到對面的乘客意外地發現了自己的醜態,其中有些年輕的男乘客更一邊細看著自己裸露的乳房,一邊淫穢的自瀆著。「不要......不要看......求求你們......」強烈的羞恥心令八雲再次努力掙紮著,最低限度希望能拉上T恤減低乳房的暴露。我卻不讓八雲如此理 想,我緊緊地扭玩著八雲的乳房,同時更賣力地抽插著八雲的嫩穴,激烈的動作令對面的近百乘客也清清楚楚地看到我們正在性交,甚至在討論著我們的戰況。

  八雲本身能閱讀別人的心音,自己雖不想看到,可是對面的議論卻清清楚楚地映入眼簾:
  「看!那個女的多浪,好像被幹到高潮了。」
  「你看她流了那麼多水,一定爽翻天。」
  「那男的真壯,那話兒差不多有十寸長,難怪那女的爽得昇天。」
  「那男的這般長,那女的如此嬌小如何擋得往?」
  「我看那男的大雞巴鐵定插進了那女的子宮內,不然她的小穴如何吞得下那
里根大炮?」
  ......
  當著近百人的面前露天性交,早已耗盡了八雲的羞恥心,只好盡力扭動嬌軀,希望擺出自己正慘被強姦的姿態。
  但是在對面的觀眾眼中卻成了另一回事:
  「看,那女的多配合,真會享受。」
  「那男的不再用『老漢推車』,改為後接直立式了。」
  也有些女觀眾抵受不了:
  「那女的真淫蕩,竟要她的男友在車廂中幹她。」
  「他的傢夥真大,若我男朋友有他一半長就好了。」
  ......
   (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不相識的男人強姦著......而且還被認為是淫蕩的女人......)在連番的聲浪中,眾人卻一致認為八雲是和男友在進行著 露天性交,甚至有不少人認為是八雲主動引誘身後的男人,令八雲傷心欲絕。尤其是男人熟練地翻弄著自己的性感帶,不單粉碎了八雲的自尊心,同時挑起了少女最原始的情慾,令八雲深深感到自己的無能。(死了更好......)
  列車再次開出,八雲亦舒了一口氣,雖然列車只不過停了五、六分鐘,但在八雲心中就好像停了大半個世紀,尤其是當著近百人面前慘被強姦玩弄,就更令八雲無地自容,幸好現在只待男人發洩過後,射了出來,惡夢便會徹底完結。

才剛想到射出來,八雲隨即已想到兩個問題:由一開始至今,男人已足足幹了近大半小時,到底何時才完結?還有更重要的是,憑陰道的感覺,八雲幾可肯定身後的男人是沒有戴上套子而採取打真軍的,自己是萬萬不能任由對方射入體內。八雲於是鼓足餘勇,再次扭動著嬌軀掙扎。
  我感到八雲的反抗,於是貼近她的耳邊:「八雲,妳剛才不是很享受的嗎?還是妳需要有觀眾才高興?」八雲只好哀求:「求你放過我好嗎,我的處女身已給你破去,你也好應該滿足。」
  我大力的抽頂了幾下:「沒錯是替妳開了苞,但我的小弟弟仍未滿足,妳感到他仍多堅硬,八雲妳也未洩的吧?待我們一同洩出來,讓我將精液灌滿妳可愛的子宮。」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八雲知道哀求只會更進一步刺激男人的慾望,只好咬牙切齒地不再發出任何的聲音,只希望男人早早完事,讓自己早日脫離惡夢。
   我看到八雲的表情,心裡已明白到她的打算,故意拖慢抽插的速度,令每一下的緩抽慢抽也準確地擊在八雲的G點之上,強烈的快感果然付八雲大吃不消, 「啊......啊......不行......為什麼......這麼強的感覺......」才十多下已高潮洩身出來,身體不自主地夾緊著強姦自己的肉棒。
  八雲的身體是屬於慢熱類型,足足被我狎玩了近半小時才首次作出高潮的反應,但是這種女性的高潮卻比一般人更為激烈,八雲那本已極 之緊窄的陰道更作出了極限的高潮收縮,緊緊咬著我的陰莖不放,而少女的穴心更不停吸啜著我的龜頭,意圖擠乾內裡的每一滴精液,強烈的快感使八雲全身顫抖,差點張嘴浪叫,急忙間惟有咬住自己的手背,潔白的牙齒幾乎咬破手背,雪白的脖頸泛起了羞恥的潮紅。(竟然洩了......被人強姦得洩了......而且 還是在電車內......我應該不是這麼淫蕩的女人啊......)八雲知道自己在色狼的無恥姦弄下達到高潮,難過得流下淚來,同時暗恨自己的身體為何如 此敏感。
  我充分享受著八雲的高潮:「終於洩出來了嗎?當然,我如此厲害,石女也始我幹出水來,何況是妳這種嫩處女。更爽的還在後頭,待我操多妳二、三千下,保管讓妳爽得欲仙欲死,高潮得尿也洩了出來。」
  八雲待高潮的餘韻過後,已決定狠下心,終止男人的惡戲:「我要你立即停止,不然我會叫出來的。」
  我笑笑吻上了八雲的臉頰:「妳不會的,妳看看腳邊的旅行袋,裡面的錄影機拍下了我們親熱的整個過程,妳要拿來做證據嗎?」
  八雲當堂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男人不單奪去了自己的處女貞操,更拍下過程進行威脅,令自己永遠陷入萬劫不復的地獄裡,任由男人今後的玩弄。八雲在迫於無奈下發出了輕聲的耳語:「你到底想要什麼?若是錢的話我可以給你,求你饒了我吧......」

  我聽到八雲的哀求,充滿了勝利者的快感,一邊加快著抽插的速度,一邊道:「錢嘛!本大爺不會少過妳,本大爺要的是快樂,我要你做我的性奴隸,日日夜夜由我來調教你。」八雲漲紅著臉,緊咬雙唇,堅決地搖頭。
雖 然如此,但我卻從八雲的雙眼中看出了熊熊慾火,於是確定的道:「很快妳便會成為我的性奴隸,妳會為我做任何事情,甚至求我去姦妳、插妳、用精液灌滿妳,讓妳為我懷孕為止。」同時加強了陰莖的抽插,並且上下其手地玩弄著八雲身上的性感帶,捏弄她的乳頭,肉棒或輕或重地抽插著,每次抽插都依稀聽到「噗嗤噗嗤」 的水聲。八雲只覺身體裡的慾火逐漸上升,儘管意志想要拒絕,理性的堤防卻在性感波濤的不斷衝擊下搖搖欲墜,羞恥得流下淚來,低聲哀求道︰「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再弄了......我快受不了......」我沒有回話,只是用嘴封住她的唇,用我的舌頭攪拌八雲的櫻唇。
在我的法式濕吻下,八雲只覺腦內一片迷糊,終於抵受不住身體的強烈需要,死忍著只在喉間發出動人的呻吟聲,同時雙手反後想將我抱緊。 吻後我倆的唾液形成一條淫蕩的細絲,我揶揄道︰「夾得好緊哩,八雲,這是你的第一次吧?第一次就在這麼多人面前幹,是不是很刺激呢?」八雲羞得緊閉嘴兒,可是身體卻不受控制地追求進一步的快感。(不行...不行......不可以再沈淪下去......可是...好舒服......想更舒服......) 男人在耳邊諷刺,無情地打擊八雲僅有的自尊,誘惑八雲放棄最後的矜持。「別害羞哩!淫水都快要流到地上了。」「乳頭立得這麼直,你果然很淫蕩嘛!其實你也很想被我玩弄吧?」「怎麼了?已經會自己扭腰了嗎?陰道也緊咬著我的肉棒不放。嘴上說不要,身體卻挺老實的嘛。」
(我...已經不行 了......再也忍不住了......腦子一片空白......)八雲只覺全身火燙,意識迷矇,只感覺到腰肢無意識地扭動,追求更多的快感,陰道的嫩肉隨著肉棒的每一下抽動敏感地痙攣,不自主地溢出更多蜜汁,大腿間早已濕淋淋了,淫水更彷彿流到小腿、腳根,雪白的乳房緊漲得叫人受不了,乳頭高高翹立著, 不時受陌生男人的逗弄、揉搓。小嘴只能大口喘氣,渲洩體內的快感,偶爾卻要緊咬下唇,避免發出太大的呻吟聲,在快樂與墮落的狹縫中不斷掙扎,一陣一陣的電流在全身亂竄。(好舒服......好棒......從來未試過有這樣爽的感覺......)突然八雲身子一顫,嬌驅緊繃起來,我感覺到陰道一陣收縮,淫 水大量洩出,我就知道八雲又一次被我幹上高潮。看著眼神恍惚、小嘴微張、不住喘氣的八雲,我得意地拍拍那火紅的俏臉:「我在做什麼事令妳如此舒服?」
  八雲又經歷了一次高潮,媚眼如絲,紅著臉,迷糊道:「你在幹我......姦我。」
  我笑著接著問:「我姦得妳舒服嗎?」
   八雲緋紅著臉,氣喘著道︰「不行......求你饒了我吧......太羞人了......」我裝作不悅道:「我要妳說,如何?舒服嗎?」接著雙手玩弄 著乳房,肉棒突然插到頂,八雲只覺一陣強烈快感湧上腦海,差點叫起來,急忙雙手掩著自己的嘴,回頭用哀憐的眼神望著我,有氣無力的答道:「你姦得我......很舒服!」

   我得意地笑著問:「我如何姦妳?快說清楚......」接著肉棒加速抽插,雙手繼續揉搓乳房,舌頭舐著她雪白的耳背,全身性感帶受襲,八雲只覺腦內天旋 地轉,快感一陣一陣湧上來,雙腳站都站不穩,官能上的快感噴著火,將八雲身上所剩下的微薄的羞恥、躊躇、理性以及害怕完全奪走。(不管了......甚麼 都不管了......好舒服......我想要更爽......)旋即攀上第三次高潮。我故意停下來,獰笑道︰「如何?我在問你啊。」
  八雲一邊忍受著第三次的高潮快感,一邊低聲道:「你......用你的肉棒插入我的小穴內,破了我......的處女身,還不斷幹我、姦我......操得我不停的洩出來......」
  我細緻地玩弄著八雲已經硬漲不堪的雙乳:「妳還要我繼續幹嗎?」
(這 男人真是個惡魔......)八雲努力地想維持最後一絲尊嚴,咬唇不語,我用肉棒在八雲的G點上研磨,八雲只覺下身又麻又酸,經歷了三次高潮的陰道變得異 常敏感,卻在那男人控制下不能達到高潮,陰道的空虛感令八雲快要瘋掉,(不行......我快要發瘋了......好想高潮......)無奈下慾望戰勝 了一切:「求你繼續幹我......快姦我。」
我再迫問道︰「用什麼?用什麼幹你?」八雲急得快要瘋了,雙頰火紅,只能顫聲道︰「求求 你......用你的......大...大肉棒...幹我...」話未說完已經羞恥得想死,這些話從前八雲只要是聽到都覺得羞恥,想不到今天卻是自己親 口說出來,懇求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姦淫自己。(我真下流......羞人得想死......)
  我當然不會負美人所託,於是更賣力地展開 了活塞運動,肉棒大出大入,速度快得驚人,每一下都努力刺激G點,每次抽插都帶出不少淫水,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深深刺激著八雲的神經,爽得她只能以指尖刮著玻璃,忍受陣陣痙攣的快感,剛剛湧起的羞恥心迅即被一浪接一浪的快感覆蓋。(要死了......舒服死了......更多......更多......)八雲像剛離開水的魚,張大嘴不斷嬌喘、低吟,我為免引起其他人注意,便把左手手指放在八雲嘴裡,八雲亦順從地吮著,彷彿在口交一樣,而我右手則捏弄她的小 陰核,肉棒快速抽插。雙重夾擊之下,八雲只覺快感不斷襲來,柔軟的奶子上下晃動,下體傳來十足的充實感,全身都有強烈的電流,口中喃喃道︰「不行......不行......要丟了......又要丟了......」「感覺好強......洩了......洩了......」「不要...... 受不了......再弄下去......要壞...壞掉了......」
往日的矜持已經一去不返,今天在我眼前的八雲,已經變成一個只懂追求慾望的發情女人。難以想像一小時前,八雲面對陌生的男人會覺得不安。想到這裡,我不禁微微冷笑起來,矢神高中的第一美人,在這數不清的高潮下,從此便淪為我的玩物了。

  我緊緊攬著八雲的嬌軀:「我也差不多要射了,我要全射到妳的子宮裡,
妳準備好昇天了嗎?」
  八雲最後一絲理智已被連續不斷的強力高潮所摧殘,發情的用盡力點頭,
哀求道:「求你全射進去,我要你填滿我......」
   想不到平日矜持、對男人敬而遠之的八雲竟會說出如此淫穢露骨的說話,不過我當然會滿足她那小許的要求:「我要妳一生體內都藏有我的精漿!」說完便將陰莖直插入八雲體內的最深處,滾燙的龜頭每一下都粗暴地戳進八雲嬌嫩的子宮深處,被蜜汁充份滋潤的陰道死死地緊緊箍夾住肉棒。最後任由灼熱的奶白精漿,火山爆 發般狂射進八雲的子宮內。
  「好...好棒...好爽......啊......出...出來了...啊...啊......」被灼熱的精液灌注入子宮之內,那強烈的快感爽得八雲攀上了最極限的高潮,強烈的快感麻痺了八雲的神經,爽得八雲失禁起來,金黃色的液體沿著八雲的大腿流落地上, 染濕了車廂的地版。而我卻滿足地任由射精中的分身停留在八雲的體內,我以碩大的龜頭緊塞著八雲的子宮口,將更多的精液隨著陰莖的每一下脈動噴進八雲的子宮之內,而八雲的子宮亦非常合作地不停收縮蠕動著,以吞下更多的精液。(竟然被人姦到高潮......還失禁了......)八雲一邊被強烈的羞恥感自責, 一邊身體卻不由自主地沈醉於這前所未有的快感中,貪婪地需索著我的吻。
  不過八雲那細小的子宮實在裝不下我所射出的量,無數多餘的精液 仍由我與八雲的接合處不斷流出,我用手指沾了一些由八雲陰戶倒流而出的精液,再將那滿佈精液的奶白手指插入八雲性感的小嘴內,不停玩弄著她的小香舌,並將精液塗在上面,以填補不能在車廂內口交的缺憾,而陷入半失神狀態的八雲亦合作地吃乾淨我指頭上的精液。
  我看看手錶,列車已差不多到達 目的地,於是我由八雲的體內抽出已軟化掉的陰莖,為了不讓八雲子宮內的精液倒流而出,我撕下她那可愛的小內褲,將那些許布碎塞入她陰道之內,阻止了精液的流出。我滿足地看著眼前的傑作,才溫柔地為八雲扣回被扯開了的T恤,隨即便混跡在下車的乘客之中離開了列車。
  車門再次關上,列車緩緩 開出,八雲仍失神地緊靠在玻璃之上,(噩夢......是噩夢吧......)但從地版上的尿液水漬,與及自己陰道內仍不時傳來的陣陣撕痛,甚至深藏在自 己子宮內仍微溫的男人精液,都一一老實地回佈著她已被姦汙的事實。(姊姊......播磨學長......我已經......已經......被汙染 了......)
  一想到慘被色狼奪去寶貴的貞操,為有之後可能要面對因姦成孕的問題,年輕的少女已無法再強忍著眼眶的淚水,任由淚水畫過仍緋紅的臉,跌坐在淫水及尿水的水漬上低頭飲泣,雙手緊攬著身邊的手袋,感受著子宮內那份永世難忘的記念品,無助地被列車載往下一個車站。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