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經驗故事]

走向深淵

[複製連接]
查看: 67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困難時做忍者
Crawler | 2016-11-14 20:19:01

  第一章 出軌的蹤跡

    嘈雜的環境,激情的音樂,閃爍的燈光下,各色男女在舞池裡扭動著嬌艷的身體。只有我,安靜的坐下角落的吧檯,大口大口喝著杯中醉人的烈酒。

    「帥哥,一個人?要不我陪你喝一杯?」一個打扮時尚的女孩走到我的面前,我搖著因為酒精而有些昏沈的頭,「謝了,不用。」

    女孩的笑容立馬變成了不屑轉身離去,嘴裡還吐露著惡毒的語言,「窮鬼。」

    我不在意,繼續喝著,此刻只有酒精能夠麻痺我,麻痺一切。桌上的電話一直嗡嗡嗡的響著,看見來電顯示那熟悉的號碼,我的心卻是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老公,你在哪?那麼晚了,我好擔心你。」電話那頭熟悉溫柔的聲音。

    「沒事,和朋友在酒吧呢,你先睡吧。」說著掛斷了電話,我怕再繼續說下去,我會忍不住哭泣出來。

    「嘿,怎麼想起來叫我出來喝酒?」

    一個人坐在我的對面,自然的拿起桌上的一瓶酒,咕咕咕喝了起來。

    「華子,我們認識二十多年了。你說,我對曉柔怎麼樣?你說。」帶著醉意,我質問著眼前相識二十多年的老友。

    一瓶酒下肚,華子皺起眉頭,「林天,你是不是和嫂子吵架了?聽我說……」

    「不要,我就問你,我對她好不好。」我打斷的華子的話,放下酒杯。

    「你對嫂子的愛人人都看得出來,我們也很是羨慕的。夫妻之間,吵吵架也很正常,你別往心裡去。」

    撲通,林天的話還沒說完,我就一頭栽倒在吧檯上,呼呼大睡。

    酒後的頭疼讓我睜開了疲憊的雙眼,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床。

    掀開被窩,剛要從床上下來,妻子曉柔端著一碗熱騰騰的茶走進來,「你昨晚怎麼喝那麼多,幸好華子送你回來,趕快喝杯薑茶去去酒。」

    接過妻子手中的薑茶,我心裡確是複雜之極。

    「沒事,昨晚高興,喝多了點。」敷衍著妻子,我連忙起身走進衛生間。

    「老公,早飯做好你自己吃吧,我先去上班了。」

    「踢踏踢踏」高跟鞋走路的聲音,還有「碰」一聲關門聲。

    妻子離開,我連忙從衛生間裡出來,跑到書房裡,打開電腦,登錄了我熟悉的第一會所論壇。直接拉到最下面,點開了網友自拍板塊,找到了那篇昨天看過的帖子,點擊量竟然達到了上萬,而且已經被版主置頂。

    「調教騷貨少婦第一季」

    我手指有些顫抖的移動鼠標,點了進去。總共有一百多張圖,都是高清,看起來應該是專業攝像機拍攝的。

    第一張,一個身材嬌美的女人圍著浴巾,似乎剛洗完澡,頭髮上還有濕漉的水珠,臉上被打了厚厚的馬賽克,但還是能看出應該是個美人。

    第二張,女人身上的浴巾不見了,赤身裸體的展露在鏡頭裡,高聳的乳房,粉嫩的乳頭,還有下身濃密的陰毛,看的一清二楚,讓人直流口水。

    第三張,女人裝束上有了變化,金色的三角形布料,剛剛好夠遮住女人胸前粉嫩的乳頭,而豐滿的乳肉,則顯得更加突出。濃密的陰毛也在金色布料下若隱若現,讓人浮想聯翩。

    第四張,在一套金色的內衣基礎上,女人脖子上多了一個紅色的項圈,甚至於項圈上面刻印的字體也能夠清晰可見,「賤奴」。

    第五張,圖片裡多了一個男人,應該就是拍攝照片的人,此刻的男人應該坐在凳子上,女人則跪在堅硬冷冰的地板上,認真的舔弄著男人的腳趾,相機一絲不漏的捕捉到這畫面。

    也正是這第五張相片,才讓我昨晚在夜店裡買醉。

    相機是從高往下拍攝的,女人低頭頭,雪白的背部清晰的被拍攝下來,女人脖子上,有一顆不大不小的黑痣,那位置讓我熟悉,妻子曉柔的脖子上,也有著這樣一顆一模一樣的黑痣,甚至我感覺,連位置都相同。

    我繼續往下翻,每一張照片都各有不同,雖然女人臉上都被打了馬賽克,但都能讓人感覺到女人的魅惑,顯然拍攝者十分專業。

    第一百二十張,這次只有女人陰部的特寫,濃密的陰毛因為淫水的侵泡,雜亂的揪在一起。小穴口微微張著,一團團乳白色的精液正在往外流出。

    最後一張,終於讓我流出了傷心絕望的眼淚。

    女人穿上了衣物,一套白色的連衣裙,配著脖子上那根紅色的項圈,讓我痛不欲生。

    結尾,樓主還寫了一段話,「感謝各位色友的支持,這個騷貨是我一個月前剛剛到手的,正在調教過程中,下次再來跟各位分享,拜拜!」

    我看了下樓主的ID,調教達人,註冊時間剛好是發帖那天,顯然是一個小號。

    我隨手把樓主收藏,關掉了電腦。

    艱難的回到臥室,打開衣櫃,那條醒目的連衣裙就那樣掛著,彷彿在嘲笑著我。

    「嘟嘟嘟……」

    「林天,你和嫂子沒事吧?」華子那一口粗糙的普通話。

    「沒什麼,很好。」我暫時不打算將這件事告訴華子,雖然二十多年的好友,可畢竟家醜不可外揚。

    「那就好,我剛還見到嫂子呢,不過我在開車,就沒下去打招呼。

    好了,沒事就好,先掛了,改天一起吃飯。」

    「等等,華子,你在哪裡見到曉柔的。」

    「金色公園啊,當時我過去那邊辦事,看見嫂子一個人在金色公園門口站著,似乎在等人。」

    「哦哦,好吧,我這邊還有事,改天再說。」掛掉電話,我心情更加沈重。

    妻子在一傢俬立幼稚園當老師,離金色公園相距二十多公里,為什麼她上班時間要去那裡,難道是會姦夫,我頭腦裡一片混亂。

    我撥通了妻子的電話,「老公?」妻子那頭十分安靜。

    「你在哪裡?」我儘量讓自己語氣平靜。

    「當然在學校啊。」

    我剛想繼續說,只聽見「嘩啦啦」的衝水聲,緊接著妻子有些急促的聲音,「老公,不說了,我該去上課了。」

    電話那頭傳來了忙音,如果此時有鏡子,我能想像我的面容是有多麼猙獰。雖然水聲很大,但不妨礙我聽到了兩個陌生的聲音,「這公園的廁所真髒。」

    我不死心,再次撥打了一個電話。

    「你好,這裡是交響幼稚園。」

    「你好,我是董曉柔的丈夫。」

    「你好,你好。

    原來是曉柔的丈夫,曉柔的病好些了沒有?」

    病?果然,妻子竟然沒去上班。不過此時我只得敷衍,「好多了,謝謝您的關心。」

    最後一個電話,讓我心中所有的幻想全數破滅,此時此刻,我無力卻不得不承認,妻子出軌的事實。

    我無力,傷心,難過,憤怒,所有負面情緒讓我近乎崩潰。我想不通,我那麼疼愛的妻子,為什麼,為什麼要背叛我。我恐懼,害怕,相處了十年的妻子,突然讓我感覺到陌生,我糾結,迷茫,接下來該如何面對,攤牌?那肯定是離婚,可我真的愛她,不想離婚。隱忍?放任妻子繼續出軌,頭戴一頂綠帽。

    「老公?你怎麼在這裡睡著了,小心著涼。」妻子換下了高跟鞋,放下了包包。

    我從朦朧中驚醒,「老婆,我有些不舒服,沒做飯,我們出去吃吧。」

    「不舒服?怎麼了?是不是發燒了?」妻子緊張的趕緊撫摸我的額頭。

    我心中一酸,曉柔,你還是那麼關心我,但為何要背叛我。

    我趁勢一把抱住妻子,「老婆,我沒事,真的沒事。」

    「幹什麼呢?老公。」妻子一臉嬌羞的掙脫我的懷抱,「我去給你做飯,你休息一會。」

    夜晚,我洗過澡,爬上床,從後面抱住被窩裡的妻子,親吻她的脖子,「老婆。」

    妻子扭動身軀,用十分疲憊的語氣對我說,「老公,我今晚很累。」

    無奈的我只得收回雙手,「那你早些睡覺吧。」

    很快,妻子便傳來均勻的呼吸聲。我卻看著天花板,一夜無眠。

    第二天一早,妻子前腳開門離去,我後腳立馬跟上,為了不引起妻子的注意,我打了一輛出租車,不管如何,我一定要弄清楚妻子出軌的原因。

    「師傅,跟上前面那輛豐田。」說著遞了一張百元大鈔上去,司機心領神會,微微一笑。

    看見妻子的車駛進交響幼稚園我找了附近一家咖啡廳坐下,就這樣整整跟蹤妻子三天,一無所獲。也許是我太過敏感,明天最後跟蹤一天,我這樣對自己說。

    次日,我一如既往的坐著出租車跟著妻子,看見妻子的車再次駛進交響幼稚園,準備返身離開之際。只見妻子領著包包,獨自一人走出幼稚園門口,揮手招了輛出租車,我連忙讓師傅跟上。我心裡既害怕又緊張,不知道如果妻子真的去見姦夫,我該如何。

    出租車停在了路口,妻子下車,戴上了墨鏡,似乎不想讓人看清面容,走進一條偏窄的小巷。門牌寫著「有家旅館」的門前,一名黃毛青年看見妻子,臉上露出了笑容,兩人低聲說了幾句,黃毛摟住妻子的腰,妻子也不反抗,兩人雙雙走進了旅館。

    這一幕讓我看的痛心又憤怒,我走過旅館面前,故意放慢腳步,只見店面很小,就一張吧檯,一張沙發,旁邊有一把年久失修的樓梯,兩名婦女坐在吧檯裡嘮嗑。

    「那黃毛運氣真是吃了狗屎運,不知從哪裡弄到的富婆。」

    「是啊,一次性就給他付了一年的房租。」

    「哼,穿的人模狗樣的,還不是被操的嗷嗷叫。」

    「嘿嘿嘿。你嫉妒人家了?」

    妻子專門來給黃毛付房租?包養小白臉?實在讓我無法接受。

    我在巷口吹著寒風等待著,一直到下午四點,黃毛和妻子才從旅店出來,妻子臉上略顯疲憊,整個人幾乎是靠在黃毛懷裡,一路到了巷口,黃毛揮手攔了一輛出租車,送妻子上車,自己才慢悠悠的走進一家小超市,「老闆,來包中華。」

    「操,又是你這黃毛,怎麼?今天發財了?還抽起中華了。」中年老闆顯然對黃毛熟悉,笑罵道。

    「嘿,快快,哥哥今天高興。」說著一張百元大鈔丟在了櫃檯上,拿起中華,呼呼的吸了起來。

    黃毛走後,我走進超市,「老闆,來包中華。」自己點燃一根,遞給老闆一根,「您這小店生意不錯吧。」

    隨意打量了下小超市,店面不大,不過東西倒是很齊全。

    笑呵呵的接過煙,「哪裡哪裡,也就混口飯吃,老闆很面生,第一次來這邊?」

    「嗯,是啊。」

    「怪不得怪不得,一看你就不是這邊的人?」

    「哦?

    怎麼說?」

    「呵呵,這一帶的人嘛,不是混混就是地痞,不是妓女就是窮鬼。您這一身打扮,抽的是中華,肯定不是這一帶的人。」

    「哪裡哪裡。」我又遞上一支菸。

    「剛才我不是見那個青年也買的中華嘛。」我開始打聽黃毛。

    「呸,那死黃毛,就是一個小混混。他的錢,不是偷的就是騙的。」

    我給老闆點上煙。

    「我聽雲嫂那騷婆娘說,最近黃毛勾搭了一個少婦,我遠遠的見過,嘖嘖嘖,那可是美人,也不知黃毛走了什麼狗屎運。」

    被人誇讚妻子的我並不高興,反而痛心。

    「聽說被黃毛那臭小子干的嗷嗷叫,整棟房子的人都聽到了,嘿嘿。」老闆臉上露出了淫穢的笑容。

    我還想繼續追問,這時電話響了,「林天,晚上有空麼,一起吃飯。」

    我剛想拒絕,突然想起阿肥的職業,「你把地址發給我,我晚點過去。」最後在傳了一支菸給老闆,「我還有事,下次過來又跟你聊。拜拜了。」

    「嘿,大忙人,今天怎麼答應的那麼爽快。」和名字一樣,阿肥的身材確是很肥,在座的幾個都是熟人,很快就胡吃海喝起來。

    「林天,你這臭小子,從讀書到現在,一直都是我們嫉妒的對象啊。」

    酒過三巡,眾人微微有些醉意。

    「怎麼說?」

    阿肥打了個酒嗝,「你看看,當年我們一起的同學,就你和華子最有出息,讀書時候的你,就是學霸,現在出來工作了,不用看人家臉色,自己開公司,當老闆,還娶了個貌美如花的妻子,你說,我們是不是該嫉妒。」

    曾經的我,確實把這一切當作驕傲,可如今,這都是我心中的痛。

    「再看看華子,臭小子,讀書時候一聲不吭。如今,搖身一變成了歸國華僑,上市公司董事,怎麼說身價也是上億。」

    我舉起酒杯,「阿肥,說那些,幹了!」

    飯後,我去把錢付了,幾個朋友陸續離開,只剩阿肥和我。

    「阿肥,哥們想找你幫個忙。」

    「林天,什麼事婆婆媽媽的,直說。」阿肥就是這樣的性格,豪爽。

    我想了想,這才開口,「幫我弄套高清的偷拍裝備。」

    「你小子?什麼時候開始好這口了?」

    「別廢話,正事,盡快。還有,這件事不能對任何人說,知道嗎?」

    我還在床上呼呼大睡,昨夜的酒確實喝的有些多了。

    「操,林天,你還在睡,東西幫你準備好了。送到你家還是?」阿肥,沒想到他動作那麼快,「等著,我一會來你店裡。」說完衝進衛生間匆匆洗漱,飛快的奔向阿肥的店舖。

    「你小子還真麻利,跟我來。」讓員工招呼客人,阿肥帶我走進了內屋,「諾,這就是你要的東西。」打開方正的紙箱,黑乎乎的設備出現在我眼前,「這套可是好東西,4K高清攝像頭,完美捕捉畫面和聲音,紐扣大小,安全方便,不宜被發覺。絕對是偷拍利器。所有拍攝錄像自動上傳雲端,不會丟失,有效距離一公里之內。」

    看著阿肥誇誇其談,「行了,我知道你的都是好東西,多少錢?」

    付過錢之後,阿肥神秘兮兮的摟著我肩膀,「林天,偷偷告訴我,你到底要拍誰?」

    「滾蛋。」抱著機器離開了阿肥的店舖,再次驅車前往「有家旅館」。

    「老闆,來包中華。」

    「又是你。今天過來幹什麼。」小超市老闆顯然還記得我。

    我趕緊撕開煙,傳給他一支,「不瞞您說,我是想來這裡租間房。」

    抽著我的煙,小超市老闆顯然很開心,「這個小事,跟我來。老婆子,看著店,我帶這小兄弟出去一趟。」

    老闆帶著我走進了「有家旅館」。扯開嗓子就喊,「雲騷婆娘,快死出來,來客人了。」

    「臭老頭,瞎叫什麼。」昨天那個坐在前台裡的婦女,從樓梯上下來。

    「這位小兄弟是我朋友,想過來租個房。」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打量了我一下,婦女開口,「一個月房租500,水電自理。」

    我從兜裡拿出一萬,「先租一年,水電您幫我一起交了。」

    看見錢的雲嫂臉上露出了花,「沒問題沒問題,我看你去看看房間?」

    「小兄弟,以後沒事過來跟我聊天,我先走了。」

    房屋不大,就三層,每一層三間房。

    「大兄弟,你是想住哪一層?」

    「雲嫂,我這樣叫您沒問題吧,你給我介紹一下各層住的客人,我不太喜歡嘈雜的。」

    「這一樓呢,就我和一個姐妹住,其餘兩間房都是閒置的,二樓呢,住了一對年輕的夫妻。要不你住三樓吧。三樓就只有一個黃毛,其餘都是閒置的。」

    「好,那我就住三樓。」

    我把箱子搬進了屋裡,調試了下設備,阿肥真是專業,畫面十分清晰,現在的問題便是如何把攝像頭放到黃毛的房間。

    夜深,走到家門樓梯口的時候,見到家裡的房門竟然是打開著的,我便停住了腳步。

    只見兩個人從我家裡走了出來,準確的說是兩人互相拉扯著,女的我自然熟悉,我的妻子曉柔,一套白色的連體睡衣,裡面白色的肌膚若隱若現,腳下一雙毛鞋。

    曉柔臉上有些紅潤,「我老公馬上就回來了,你快走吧。」

    男人的樣子被樓梯遮住。

    「弄完我自然就走。」說著男人把臉就湊到妻子嘴邊,想要親吻她。

    妻子試圖躲閃,「這裡是樓道,別人看見不好,別鬧。」

    妻子微弱的反抗哪是男人的對手,很快,兩嘴湊攏,吧唧吧唧的舌吻聲。

    好久,男人才放開妻子,「快進去讓我弄一次就走。」男人又在試圖說服妻子。

    「真不行,我老公快回來了。」

    男人想了想,「那我們去天台。」

    曉柔半推半就的跟著男人上了樓梯。

    我躲在門邊,一眼就望見正在用情相吻的兩人,那男人正是黃毛。

    黃毛的手正在妻子身上探索,吻的妻子快要窒息,胸前的兩團美肉隨著妻子大力的喘氣而不停顫動,黃毛一下子掀開了妻子的白色睡衣,一對乳房沒了束縛,一下子彈了出來,妻子竟然連胸罩內褲都沒戴。黃毛迫不及待的把頭埋進了妻子胸前,舌頭在妻子乳暈上遊走,此刻我仔細的看著妻子的表情,無比的享受。妻子的雙乳被黃毛舔的口水淋漓,乳頭也堅挺起來。

    「騷貨,你下面濕了沒有?」

    妻子閉著雙眼享受著,嘴裡輕輕嗯了一聲。

    黃毛把褲子褪到腳跟,黑漆漆的大肉棒直挺挺的,「給我吃吃。」

    妻子沒有拒絕,蹲下身體,嘴唇剛好和黃毛肉棒高度一致,嬌嫩的右手握住肉棒根部,輕輕擼動幾下,翻開了黑色的包皮,舌尖輕輕的舔了一下龜頭,妻子臉上露出噁心的表情,「真臭。」

    黃毛嘿嘿一笑,「他說你最喜歡這種味道,我特地幾天沒洗澡了。」

    再次伸出香舌,順著龜頭開始舔弄,漆黑的包皮,整根肉棒,甚至連垂吊著的兩個睪丸都認真的舔過,一根肉棒被妻子舔的閃閃發亮。

    黃毛臉上淫笑著,雙手握住妻子的頭,一根肉棒突然的插進妻子小嘴裡,「嗚嗚嗚……」妻子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試圖反抗,奈何黃毛死死按住妻子,把妻子的小嘴當作小穴一般抽插。那麼粗長的肉棒全根進入妻子的小嘴,肯定是頂住了妻子的食道。只見妻子臉色通紅,瞳孔放大,黃毛這才放開妻子,「嘔嘔嘔……」吐出肉棒,順帶著吐出了大量唾液還有嘔吐物,眼淚水都不停的流出。

    緩過片刻,黃毛再次按住妻子的頭,肉棒上還帶著嘔吐物,就這樣再次插進了妻子的嘴裡。

    「不,不行了。嘔嘔嘔……」一次又一次的大量粘稠唾液和嘔吐物,弄濕了地面。

    「好了,舔乾淨我就好好操你。」黃毛把沾著嘔吐物的肉棒又一次塞進了妻子嘴裡,這次並沒有深喉。

    「騷貨,濕的那麼厲害。」把妻子從地上拉起來,兩根手指插進了妻子的小穴裡,帶出來大量的白色透明液體。

    「想不想我操你?」

    黃毛把妻子放在高台上,一隻手扶著雞巴在妻子小穴上摩擦,臉色通紅的妻子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想。」

    黃毛緩慢挺腰,龜頭進入了小穴裡,然後又退了出來。

    「不要,不要出去。」妻子扭動著身軀,想留住火熱的肉棒。

    「想要就說出來。」肉棒繼續在小穴上摩擦。

    「給我,快插進來!」

    龜頭擠開陰唇,緩緩進入,「繼續說,不然我要出去了。」

    「不要,不要。」妻子連忙夾緊肉棒,「操我,快用大雞巴操我。」

    妻子終於說出了黃毛滿意的答案,我從未想過妻子會吐出如此粗俗的語言。

    黃毛滿意的挺腰,整根肉棒全部捅進妻子的小穴。

    「哦,好大!

    好脹!」

    妻子得到了想要的火熱,黃毛撅著屁股在妻子身上馳騁,我在角落裡偷偷觀看。

    「好舒服……好舒服……你操的我好舒服……啊……」

    妻子不停的說著粗言穢語,黃毛依舊賣力的挺動著腰身,兩人結合處泥濘不堪,白色的泡沫裹滿了黃毛漆黑的肉棒。

    妻子雙腿緊緊夾住黃毛臀部,「深點,再深點。啊……我快了……要到了……」

    妻子有些語無倫次,臉色緋紅,雙眼迷離。

    這時黃毛突然停止了動作,拔出了肉棒。

    「不,不要拔出去,還差一點。快……快……」身體的空虛讓妻子哀嚎,黃毛又一次挺身插了進去,「你個騷貨,爽不爽!」

    「啊…

    …又進來了,好舒服……快操我……我是騷貨……」

    「到了,快到了……要死了……要死了……」妻子雙眼翻白,接近高潮的緣邊。

    黃毛再一次的拔出肉棒。

    「別,,別出去……求你……」尚未閉合的小穴口一顫一顫,渴望著肉棒的填充。

    這次黃毛並未再次插入,而是抓起妻子,讓她起來,沾著淫液的肉棒插進了妻子的嘴裡。

    「要射了,給我好好吃下去,騷貨。」黃毛臉上猙獰,死死按住妻子的頭。兩個睪丸不停的顫動。

    射精過後,黃毛拔出肉棒,大量的精液順著妻子嘴角流淌下來。

    穿好褲子的黃毛滿意的拍了拍妻子的頭,轉身離開,「別自己自慰。」

    只留下天台上慾火未消的妻子,還有地上一灘淫穢的汙物。

    「老公,你吃飯了嗎?我去給你做飯。」

    看著一身潔白的連體睡衣,誰會想到,衣物下那淫穢的肉體。

    「吃了,我去找點資料。」快步的走進書房,我不知要如何面對。

    看著電腦裡那刺目的淫蕩畫面,調教達人就是黃毛嗎?我不敢確定,但是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而且我手上唯一的線索也只有他,還是必須從他身上入手,解開這一切的一切。

    腦海裡不知不覺,不停的重複著,重複著天台上的那一幕,臉色緋紅,雙眼迷離,表演淫蕩,語言粗鄙的人,真的是我那溫柔賢淑的妻子嗎?十年了,我竟然不瞭解你,可笑,也或者可悲。其實真的,我不單不瞭解你,甚至,我連自己也不瞭解。就在今晚,天台,我看著你被黃毛玩弄,羞辱的時候,我心理上是痛苦的,但生理上的反應卻騙不了我,那一刻,我的肉棒是堅挺的,三十年來,第一次體會到了肉棒硬的發痛是什麼感覺。也許,沒人能瞭解自己,更沒有能瞭解你,你不能,我也不能,到底誰才能呢?

    沈思的我,突然耳機裡傳來滴滴的聲音,你關注的好友「調教達人」上線了。

    我趕緊點開網絡,等待著,等待著他會發出什麼新帖。

    很快,「調教達人」開了一篇新帖,「沒想到,短短三天,點擊量便過萬了。在此,小弟十分感謝各位狼友的支持。各位放心,調教的過程依舊在繼續。為了方便大家交流,小弟特地建了一個QQ群,歡迎大家加入。」

    我點開了QQ群,是個付費群,一百塊,我果斷的給了。

    群裡已經有五十多個人,大家正在聊著天。

    這時,群主突然說話。「各位狼友大家好,我是調教達人。首先恭喜大家,歡迎各位通過第一輪認證。現在你們有兩個選擇,第一,退群,第二,繳費升級會員。」

    接著公屏裡一波接一波的刷屏,都再說他是騙子,很快,人一個接一個的走光了。最後只剩下我和另一個成員,還有群主調教達人三人。

    「你們倆要成為會員?」調教達人發出了消息。

    另一個說,「需要繳納多少錢?」

    很快,調教達人又新發出了消息,「會員有三個級別,普通會員,1000塊。可以隨時觀看各式調教電影。黃金會員,10000塊,每週五晚上可以參與群裡的公調活動。鑽石會員,必須通過驗證。」

    「那我先辦個普通會員吧。」

    接著,調教達人再次問我,「你呢,風吹雨過。」

    我思考了下,「我想問下,鑽石會員需要什麼認證?」

    很快,調教達人便回覆了,「因為調教費用,各項支出,鑽石會員一年必須繳納50W年費。」

    50W?我也被這數字嚇了一跳。不過轉念一想,如果真能有妻子的消息,不要說50W,500W我都願意。

    轉賬之後,很快便收到了調教達人的一份邀請。裙裡有大約40個人,連上調教達人總共9名管理,很快,我收到了提示消息,「你被調教達人設為管理員。」

    接著,調教達人在公屏裡發出了消息,「恭喜風吹雨過成為調教公社的第十名成員。」

    「風兄,你新來的,我給你說一下本群的制度。」

    我很快回應,「好的,麻煩您了。」

    「本群是調教公社的總群。本群除了管理,其餘都是賤奴,管理可以隨時隨地讓群裡的任何一個賤奴做任何事,賤奴不得反抗。管理之間不得有爭執,我擁有最高執行權。這是我們現在正在調教的一個少婦。」

    隨後,調教達人在公屏裡發出了一張圖片,看的我撕心裂肺,照片上正是妻子曉柔,一身潔白的衣裙,一臉甜美的笑容。

    「我們的調教方案會隨時在群裡發佈,管理可以一起參與討論,但最終決定權在我手上。」

    我終於打出了第一句話,「此奴在群裡?」

    調教達人很快回覆,「當然,你可以在賤奴裡找到她。」

    我立馬打開搜索「賤奴」。共有五個,其中一個名為賤奴——曉柔,頭像正是調教達人發在論壇裡的一張照片,只不過沒有打馬賽克,潔白的連衣裙,脖子上紅色的項圈,深深刺痛我的心。

    「風兄,基本規則便是這樣,你慢慢就會熟悉了。現在我和你介紹一下賤奴。賤奴一共分為五等,第一等為賤奴,此等賤奴基本都是屬於調教中,尚未完成的賤貨,地位在賤奴中也是最低。第二等為下等肉奴,此等肉奴經過調教完成,已經具備性奴的雛形。第三等為性奴,又分為貓奴,狗奴和人奴,已經完全成為一個合格的性奴,身體開發也已經全部完成。第四等為妖奴,身體已經通過某些改造,達到最適合主人的要求。第五等為私奴,也是最高級的一等。私奴一身只會擁有一個主人,主人死,私奴亡。群裡其餘的八個管理都有了自己的私奴。所有高等級賤奴都有權利讓下等賤奴做任何事,下等奴不得反抗。」

    調教達人的介紹讓我大開眼界,沒想到,竟然還有這麼多種種,如此來說,我不知道進來是正確還是錯誤,我只想找到妻子的下落,弄清妻子墮落的原因,然後救她走。

    這時公屏裡其他幾名管理也開始說話了。其中一個名叫寂寞的人引起了我的注意,「達人,我按照你的要求,沒有讓她高潮。」

    「很好,寂寞。那明天我們開始下一步調教。」

    黃毛,如果我猜測的沒錯,寂寞就是黃毛。明天,明天還要對妻子怎樣的調教呢。他們並沒有說出明天的調教過程,應該之前已經商量好了。

    「風兄,你好。」寂寞和我打著招呼。

    我連忙回話,「寂寞兄你好。」

    這時寂寞又在公屏裡發出消息,「為歡迎風兄到來,私奴王蓉,出來給風兄行禮。」

    說著,一個名叫私奴王蓉的ID發出了消息,「好的,主人。」

    隨後畫面裡彈出了視頻,一名年紀不會超過25歲的青春美女出現在了鏡頭裡,全身赤裸,小穴裡一個粉紅色的振動棒嗡嗡作響,我聽的一清二楚。

    「私奴王蓉給爺請安。」說著跪在攝像頭面前磕頭。

    我裝作冷漠的打出了一個字,「嗯。」

    這注定又是一個無眠的夜晚。

    (待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