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9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AFOX
Crawler | 2016-11-26 15:37:31

  尤子翔駕駛著他的新款紅色全球限量款奧迪A8在新建的公路上肆無忌憚的玩著漂移,新建的公路上深深印著幾圈輪胎印,將車停了下來,尤子翔看著手腕上新買的勞力士,嘀咕道:「沒意思,早知道不買這垃圾貨了,趁現在還有時間回家把卡拿上把那輛蘭博基尼提上」。

    從新啟動汽車,一個加速,汽車的身影就遠遠的消失在這片馬路上,隻留下一縷排氣管出來的白煙。新修的公路離尤子翔家不算近也不算遠,要經過一大片繞林公路能回到家裡,正聽著歌開著車往家趕的時候,路邊突然竄出一個身影,尤子翔一個緊急撒車,離這人影還有半米的是時候堪堪停了下來。

    懷著一肚子火氣,尤子翔打開車門來到車前一看,那道人影是一個40多歲的中年婦女,上身穿著一件黑色的花格柵,下身則是穿著一條淺藍色的緊身劣質牛仔褲,豐滿的身體把衣服緊緊的撐了起來,胸前的兩隊大奶子好似要破衣而出一樣,女人的屁股則是被緊身牛仔褲緊緊的勒成了一大坨,就像那農村的大磨盤一樣,就連那屁股下的縫隙都被勒了出來,顯得鼓鼓囊囊,就像一個大桃子一樣,腳上則穿著一雙大號膠鞋,起碼有43到45碼,顯示出女人的腳很大。

    看著眼前豐滿的婦人,尤子翔眼珠一轉,本想罵人的話嚥了下去,而是的來到婦人身邊,關切道:「姐姐,你沒事吧,要不要緊啊」。邊說著邊還偷瞄這女人的那雙大腳。

    看著眼前帥氣的青年對著自己問道,王豔擺了擺手說:「沒得事,剛才真是對不起了,你的車沒事吧」。

    尤子翔笑道:「人沒事就行,人才是最重要的嗎」。看著對著自己笑的青年,王豔說道:「小兄弟,你知不知道班車幾點來啊,我今天是做俺村的牛車過來的,不知道班車的時間點勒」。

    尤子翔雙眼一亮,急忙說道:「姐姐,這個點班車都停了,這樣吧,我送你回去吧,反正我時間也充足」。王豔推脫了一番坳不過尤子翔,隻能謝謝一番,然後坐上尤子翔的車開往自家的村子。

    在車裡經過一番互相介紹,尤子翔明白了坐在副駕的中年婦女叫王豔,今年42歲,是個寡婦,自家男人在一年前就死了,家裡就她一人,今天也是趕著村裡老李的順車來到這森林裡摘點野蘑菇去賣,隻是在山上正在找的時候腳下一不小心踩空了,才從哪3 米高的斜坡上摔了下來。

    汽車行駛了十幾分鍾,王豔突然說道:「子翔,你能不能路邊停一下,姐姐肚子疼,屁眼漲漲的,想拉屎」,聽到王豔說想拉屎,尤子翔的雞巴直接漲了起來,把褲子頂替了一個小帳篷,因為方向盤的阻擋王豔並沒有看到尤子翔下身的變化,隻是雙手捂著肚子焦急的看著尤子翔。

    汽車停在了路邊,王豔就捂著肚子,撅著個大屁股跑向了旁邊的灌木叢,不一會就傳來噗噗的放屁聲,尤子翔聽著王豔的放屁聲,心想:「好想聞一聞豔姐的大臭屁啊」,左手卻是慢慢的放進了褲襠搓揉起自己的雞巴來。沒錯尤子翔一直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喜歡中年婦女,而且是身材豐滿的女人,幻想著舔中年婦女的腳吃中年婦女的屎喝中年婦女的尿,給中年婦女做一條狗。

    正在尤子翔幻想吃王豔屁眼拉出來的屎的時候,王豔喊道:「子翔弟弟,姐姐沒帶紙,屁眼上還粘著屎呢,你給姐姐拿點紙來,讓姐姐擦擦屁眼,多拿點來,姐姐的屁眼子可是很大的」。

    聽到王豔的話尤子翔呼吸都加重了起來,這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一定要把握住,拿著一大疊衛生紙,尤子翔來到灌木叢後面,隻是眼前的景象直接讓尤子翔定在了當地,喉嚨輕微蠕動,做了一個吞嚥的動作。

    尤子翔看到的景象就是,王豔背對著尤子翔,撅著一個大屁股,深褐色的屁眼上沾著淡黃色的屎渣,黑的發亮的肉穴還掛著一滴沒尿幹淨的水滴,褲子則退到了腳邊,遮住了整雙腳,而王豔的旁邊則是一坨還冒著白煙的屎。

    王豔掉頭看著對自己吞嚥口水的尤子翔,嬌媚一笑說道:「好弟弟,姐姐手之前擦傷了,現在疼得很,擦不了自己的屁眼,你來幫姐姐擦擦吧」。聽著王豔的要求,尤子翔內心興奮到了極點,粗聲道:「好的,姐姐,我一定會把姐姐的屁眼擦得幹幹淨淨的」。

    尤子翔來到王豔的大屁股面前蹲了下去,此時尤子翔的臉與王豔的屁眼不過15cm,一絲屎臭味飄到了尤子翔的鼻孔裡,聞著這陶醉的屎臭味,看著眼前,微微縮合的大屁眼,尤子翔的臉慢慢靠了過去,伸出舌頭填上了那散發惡臭的屁眼上,王豔掉過頭看著舔著自己屁眼的尤子翔,媚笑了起來,罵道:「你這個小畜生,屬狗的啊,這麼喜歡老娘的屁眼麼,也不嫌髒嗎」。此時尤子翔的整個頭已經完全沒入了王豔的屁股裡,聽到王豔的話,尤子翔含糊不清的說道:「嗯,我就是一條狗,我不嫌髒,豔姐的屁眼是天下最美味的」。

    聽到尤子翔的話,王豔哈哈大笑了起來,罵道:「你這個小賤逼,從你在車上不停的偷看老娘的時候,老娘就知道你是個長著狗屌的賤逼玩意,不過還是不太確定,直到老娘說要拉屎的時候,你那個狗雞巴立起來的時候,老娘才正式確定,你是一個賤逼玩意,不要在舔了,賤逼,來叫聲奶奶聽聽」。尤子翔戀戀不舍的從王豔的肥臀中退了出來,把吃到嘴裡的屎渣子全咽到了肚子裡,但是並沒有站起來,看著王豔,叫了一聲奶奶。

    王豔穿上了褲子,動手就在尤子翔的臉上扇了一巴掌,尤子翔右邊臉頓時就紅了起來,從小到大尤子翔第一次挨打,但是此刻尤子翔內心卻是興奮無比,忙跪下身子,給王豔可起頭來,一邊磕頭一邊說道:「謝謝奶奶給賤狗的賞賜」。

    王豔滿意的看著尤子翔,說道:「你真他媽的賤,你說說看你全家是不是都是賤逼,你是不是被狗操了你媽,把你生出來的狗逼玩意,你祖宗十八代都他媽是狗雜種,都他媽愛一家子愛吃屎,對不對,狗孫子」。

    聽著王豔的辱罵,尤子翔立馬回答道:「奶奶說得對,我全家都是賤逼玩意,都是狗雜種,隻配給奶奶當狗,吃奶奶屎,當奶奶廁所」。

    聽著尤子翔的回答,王豔很滿意決定要給這條公狗一個賞賜,看著尤子翔盯著自己的屎看,王豔想到了一個好辦法,指著自己拉的那坨已經有些發黑的屎,對著尤子翔說道:「既然你這麼聽話,那奶奶就給你一個見面禮,去吧,把奶奶那坨高貴的屎吃掉,記著,要慢慢的品嚐,全部吃掉,奶奶在車裡等你,如果讓奶奶發現還有剩餘的話,扒了你這個小畜生的皮」,說完,王豔扭著肥碩的屁股回到了車裡。

    尤子翔看著眼前發黑的一坨屎,急忙把褲子來開,左手握著那已經脹大的狗雞巴,右手則是把那一坨已經發幹的屎拿了起來,放在自己的鼻子上邊,使勁聞了起來,一臉的陶醉,左手則使勁的擼起了自己的狗雞巴。

    這就是奶奶的屎,天下最高貴的東西,真香,張開嘴巴尤子翔熬不猶豫的的一口咬了下去,吃到嘴裡的味道有點幹澀,還有點發苦,但是對此時的尤子翔而言,卻是天下最美味的東西比自己吃過的天府鮑和澳洲無尾龍蝦還好吃,屎臭味慢慢在嘴裡散開,直到咀嚼的嘴裡隻剩一灘屎水,尤子翔才戀戀不捨的嚥了下去,就這樣,那一大坨黑屎被尤子翔一口一口的咀嚼下吃到了肚子裡,末了,尤子翔還把拿屎的那隻手仔仔細細的舔了個變,生怕錯過一絲美味。

    王豔坐在副座看著打開車門,坐進來的尤子翔,說道:「奶奶的屎,好不好吃」。「好吃,奶奶的屎是天底下最美味的,狗孫子最喜歡吃了」。

    聽到滿意的回答,王豔對著尤子翔說道:「既然你已經是我的吃屎狗孫子,那你的一切就都是我的了,現在奶奶要去你家,從今往後奶奶就是你最高貴的主人,而你就是奶奶的吃屎狗」。

    尤子翔想都沒有想,立馬答道:「狗孫子尤子翔的一切都是奶奶的,從今往後奶奶就是狗孫子尤子翔的主人,尤子翔就是奶奶屁股底下一條吃屎的狗雜種」。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很好,等到了家裡,奶奶再給你這個狗雜種立個規矩,現在立馬開車去你家,奶奶要看看新家是什麼樣子,等回到家再給奶奶舔舔腳,奶奶現在的大腳丫子熱死了」,說著王豔脫掉了自己的膠鞋,一雙穿著黑色開線絲襪的大腳丫就出現在尤子翔的面前,車裡頓時出現了一股酸臭味,而這股臭味正是從王豔那對大腳丫子上傳來的。

    王豔皺眉捏起了自己的鼻子,想不到自己的這雙大腳這麼臭,怪不得今天趕牛的李叔做的遠遠的,原來是嫌棄我的臭腳丫子,想到這不由得看起了旁邊的尤子翔,此時的尤子翔則是瞪大雙眼看著王豔的大腳丫,嘴巴大張著大口吸著車裡的腳臭,猶如吸毒一樣,越吸越上癮。

    看著尤子翔的癡態,王豔哼道:「奶奶讓你吸了嗎,你這個賤種,快點開車回家,回到家奶奶讓你吸個夠,舔個夠」,說著王豔把自己的手放在絲襪裡對著腳掌使勁一扣,扣出一指甲黑泥,塞到了尤子翔的嘴裡。

    尤子翔的嘴使勁吸著王豔的手指頭,指甲的黑泥很快被吸了感覺,指頭從嘴裡抽了出來,尤子翔看著王豔,感激的說道:「感謝奶奶給狗孫子的賞賜」。

    發動了車子,尤子翔忍著內心的喜悅拉著自己高貴的奶奶主人向著自己山頂別墅開去,等待尤子翔的就會是他畢生難忘的體驗。

    尤子翔駕著車來到一座三層別墅面前,王豔下了車看著眼前的大型別墅,內心非常的激動:「想不到這小畜生住這麼大這麼漂亮的房子,還真是個會享受的下賤貨,不過這所房子馬上就是我王豔的了,這裡的一切都應該是我王豔一人的」。

    「狗孫子,你家裡就你一個人嗎」,王豔對著尤子翔問道,她也是怕尤子翔的父母也在,萬一報了警把她抓了怎麼辦呢?

    「回奶奶的話,狗孫子家裡有自己一個人,狗孫子的父母都在國外做生意呢」,聽到尤子翔的父母不在,王豔在沒有任何的顧慮,當即讓尤子翔跪趴著領著自己進到別墅裡面。

    別墅裡的擺設當然是奢華至極,看得王豔兩眼直冒光,而尤子翔則是盯著王豔的大臭腳直流口水,從震驚中回複過來的王豔看著尤子翔那下賤的模樣,內心中升起一股子自豪,『哼,再有錢還不是我王豔臭腳下的一條狗,我就替他那對狗父母管管這個下賤的狗兒子』。

    王豔來到真皮沙發跟前一屁股坐下,對著跪在自己腳邊的尤子翔說道:「狗孫子,來先給奶奶把鞋脫了,奶奶的腳都快要熱壞了」。

    尤子翔小心翼翼的伸出雙手準備拖王豔的膠鞋的時候,王豔順手就給了尤子翔一個耳光,罵道:「賤逼,誰允許你用手了,你那下賤的狗爪子配摸奶奶高貴的鞋嗎,用你那吃屎的狗嘴來給奶奶脫靴」。

    聽到王豔的話,尤子翔的嘴巴來到的王豔的腳邊,咬住王豔膠鞋的後腳跟,慢慢用嘴脫了下來。

    鞋子脫掉後腳臭味立馬飄散開來,而尤子翔則是沈醉其中,深深的聞著這中年婦人的臭腳味。

    王豔看著尤子翔的賤樣,覺得應該跟尤子翔立個規矩,在簽個合約啥的,這樣等以後尤子翔翻臉,就可以用合約控制他。

    想到這裡,王豔的黑絲大腳,點了點尤子翔的頭,說道:「狗孫子,既然你當了奶奶的狗,那就一定要守奶奶的規矩,奶奶現在要跟你簽個合約,等簽了合約奶奶會讓你享受極緻的樂趣」。

    聽到王豔的話,尤子翔立馬去臥室拿了一張白紙一支筆和一個印泥,看著準備東西妥當,王豔對尤子翔的服從很聽話,當即把整個黑絲大臭腳整個踩在了尤子翔的臉上,說道:「這是奶奶給你的獎賞,你一邊聞奶奶的美腳,一邊寫吧,奶奶說一句,你寫一句,等寫好了,奶奶就讓你吃奶奶的香腳丫,如果讓奶奶發現你偷舔奶奶的腳丫子,奶奶把你的逼嘴給你刪爛,現在豎起你的狗耳朵,好好聽著」。

    尤子翔聞著臉上黑色臭腳散發出來的酸臭味,褲襠裡的雞巴立馬硬了起來,正準備想舔臉上的黑絲大臭腳的時候,聽到了王豔的話,立馬不敢有其餘的動作,拿起筆,聚精會神的聽著王豔接下來要說的話,隻是聞著王豔的臭腳散發出的一股酸臭味,尤子翔就好似心中有螞蟻再爬,嘴角無意識的留下了一絲口水,臉上的黑絲臭腳隻能聞不能看,對尤子翔確實是一種折磨。

    不一會條約就寫好了,具體內容如下

    奶奶的規矩

    第一條:尤子翔狗兒子的一切都是王豔奶奶的,包括自己

    第二條:在王豔奶奶的面前尤子翔就是一隻吃屎狗而不是一個人

    第三條:王豔的奶奶的屎和尿都有狗孫子尤子翔吃掉

    第四條:尤子翔狗孫子今後隻聽王豔奶奶一個人的話

    第五條:在家裡尤子翔狗孫子必須全裸,晚上隻能睡在王豔奶奶的腳邊

    第六條:王豔奶奶的身體的一切都比尤子翔高貴,包括王豔奶奶的屎和尿與濃痰和鼻屎

    第七條:尤子翔狗孫子每個月的生活費都是王豔奶奶的

    賤逼狗孫子:尤子翔高貴奶奶:王豔

    名字上面各按了一個紅色的手印子

    王豔小心翼翼的把合約疊了起來放在了自己的褲子口袋來,有了合約王豔心裡踏實了許多,就算尤子翔不想玩了想反悔,她王豔也可以用這個合約來治他。

    「好了,狗孫子,現在把奶奶襪子脫掉,奶奶讓你吃吃奶奶的香襪子」,尤子翔此時早已脫了一身衣服全是赤裸,腿腳的雞巴直直的立了起來,聽到王豔的話,尤子翔咬著襪子的頭部,一點一點的墜了下來,王豔的襪子一被脫下,一隻肥厚的腳丫子就出現在了尤子翔的面前,因為經常幹活,王豔的叫上有著厚厚的老繭,腳邊都已經退了皮,腳趾縫裡則是一些黑色的像泥一樣的東西,脫下絲襪之後腳臭味更上一層,連王豔自己都被自己的腳臭味熏的有些噁心。

    王豔使勁捏住自己的鼻子看向尤子翔,隻見尤子翔舌頭一卷整隻黑絲襪子吃到了嘴裡,尤子翔的牙齒一咬,整隻襪子被擠出了一堆腳汗,還有一些像泥一樣的軟軟的物體,尤子翔閉上雙眼慢慢的咀嚼起來,而雙手則是擼起了自己的雞巴。

    看著尤子翔那副一臉陶醉的樣子,王豔真不敢相信世界上真有這麼噁心這麼變態的人,不過看著尤子翔的樣子,王豔的肥穴也慢慢有了感覺,左手伸進了自己的褲襠裡,一摸,一手全是黏糊糊的淫水,手指開始慢慢在自己的肥穴裡面抽插起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