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經驗故事]

縱慾女娃

[複製連接]
查看: 218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五月渡瀘
Crawler | 2016-11-14 20:19:01

  我名字叫邱秋瑛,是一生長在鄉下且保守女孩,家父早死,全重 全落母親一人,家姐妹眾多,我是排行姐妹中老 ,下尚有一個弟弟,小時候生活困苦,我於比其同年齡的女孩早熟了一些,且時常看到姐姐與姐夫間作愛的情形,在加上我上課的付近多娼妓寮,下課經過時也經常看到男女作愛的精彩動作,又因好奇,也常偷看大人們作愛的情形,於是在國中二年級時與一大我一年的學長發生了性關係,於是從之後在這長期的淫華的日子裡,我確是已走向墜落了。一種早熟的墜落,再添上環境肉慾的誘惑,使我完全消失了別善惡的能力。也許上帝曾賦予人們這種智慧。所以一旦我天賦的良智醒覺時。我痛恨極了,愆慮與羞慚極了。我痛恨自己淫蕩得太厲害了。我愁慮自己往日的空無所有。

    於是在一番肉慾與理智的互戰下,我決定改變已往放蕩的生活,我要繼續完成我的學業。

    在一個細雨飄飄的中午,整理了一些日用品,留下一封信給沈溺肉慾的母親,說明我今後的打算與去向,就此不告而別。

    我長期住在中壢一家旅館,這家館倒是很清靜。一切的服務使我滿意,高興使自己能有一個清靜的機會,時間一天天,一月月……過去。

    在某一天的早晨。一陣亂繁的腳步聲將我從睡夢弄醒,這是我自搬進來後還是第一次有這樣的雜聲。我好奇的推開門叫來待者問道:「有新搬來的客人是嗎?」

    「小姐可能不知道,這樓上八號房住了一位黑人,專與人補習英文的。」侍者笑答。

    「啊!是位美國黑人,給人補習英文的,那可真太好了。我正想補習,因找不到教授在惱煩著呢?」「是啊!這位黑人也真奇怪,從前每天只教一個,多了就不教,而且還只女性,聽說是免費教授呢!」待者好像很得意,對這位黑人保持著相當興趣。

    「今天好像不止一個,似乎很雜」我有點生氣的說。

    「今天,聽說他這個月收了四個女生,今天說行什麼結業典禮。」待者因為沒讀過什麼書,所以什麼結業、開學之類的,總有點莫名其妙,所以,「啊!我知道了,謝謝奶!」我準備走進房去,「我看小姐一人,現在可賺大錢了?」侍者以一種很羨慕的口吻說著,就走了。

    見侍者走後,便匆匆梳洗一遍,在餐廳隨便的吃了點點心,就準備拜訪黑人英語老師。

    五樓的房間全空著,僅只黑人一個住八號房,走到門口,見門未上鎖,正想踏進門,一種非常熟悉的味道衝進鼻子,一片離亂的衣服橫陳地上,使我心中不由一怔,暗暗沒想到,「難道這位黑人老師,是在以教書為餌,而做出那種不可告人的勾當來嗎?」我的理智與肉慾又在交戰了,到底是立刻回房?還是到裡面去看個究竟?我佇立良久不能作一決定。

    一想到黑人,使我聯想那黑黝黝的高大身材,那滿身帶有騷味的氣息,那黑得發亮的毛臂,更有那黑長的大陽具,與那超人一般的性感……就像動物園裡的大黑猿,野蠻中帶著刺激,饑渴中更顯出力量。

    我的理智與好奇在激起慾念中失敗了,我又如忘記了一切,輕手輕腳走進了房裡。

    「啊!老師……親愛的老師……弟子求饒了…饒饒弟子吧…珍珍在等著呢…她浪得不得了了……」這曾經是我整日叫喊的聲音,現在又於內房中傳出,好像比自己叫的更誘惑。

    我伸頭朝內一望,真是新奇不同凡響,只見四位如花似玉的年青少女,全赤裸裸的一絲不掛,一個又高又大的黑人,下面的陽具是粗大無比,平仰在一張床上。一位少女正騎馬蹲式的狼命將自己一個紅嫩屄在上下不停的填弄套,一付極浪的形態,真是淫態畢露。

    另一位肥肥的少女坐在床頭,八字分開著兩條大腿,讓一個小屄張得大大的,那黑人正用長滿黑毛的手,在掘呀掘呀,就如黑毛刷一樣的掘得她一身浪肉抖顫不已,嘴裡尚「漬漬」的哼。

    在黑人頭上還蹲著一個女人,黑人張嘴伸出一根大舌尖,在沒命的舐著,只舐得那少女淫水直流,白嫩屁股搖幌不停。

    尚有一位少女不閒著佇在床下,狠命抱著黑人的一隻毛腳,在屄心上亂摩著。嘴裡還在浪叫著:「老師…親愛的老師…我們十二萬分的感激你…你指導了我們真正的學問,我們要永遠在你指導下…努力學習…受你磨練。」

    「啊!真美…救命的老師…你這枝偉大的筆…也寫下了我生命上寶貴的一章…」那套插的少女極度興奮的說了這幾句。

    「我永遠想念偉大的老師啊!你性感舌尖曾說出許多動人的故事,如今你確默默無語著,更告訴我尊師重道的教誨,這一切的一切啊,將命我終身難忘。」那位被舐的少女朗詩般的說。

    「親愛的黑人老師啊!作家的手執筆奔放,由你的手,可改出極佳的文章,如今你…用心的改吧,盡情的挑著,掘出我的文思,讓我也能作出熱情的文章!」那位肥肥的少女,將屄一幌幌的磨著說,騷水也潺潺的向外猛洩,也真如寫文章似的,流滿了一枕頭。

    我看得出神,早日的一絲理晶之苗,如今似逢狂風暴雨般的被吹跑一幹二淨,本為可安心向上的一個心,如今被逗得淫亂饑渴,急不及待,一隻手不由自插進濕熱的屄縫裡。

    在這位黑人輪流的幹、舐、踢、磨之下,那四位得意高足,真是舒服痛快得個個浪抖。

    嘴裡不停哼著,每個從第一種水,一直流盡第三種淫水,才於黑人盡倩玩弄作樂下,軟嬌無力的安睡了。

    怎能忍受這種誘惑,即使我是從未嚐鮮的嫩屄也看得惑性大發,躍躍欲試而況我曾是一性慾特強的女人。

    一種已往高度快感如潮湧進心頭,渾身燙熱確實難過,許久未嚐的此時漲熱無比,陰唇顫抖不已縫裡似人淚滴,而喉頭奇乾。

    那些盡歡的少女與黑人老師,他雞巴雖軟下但還是如此美,龜頭圓潤陰毛聯到肚皮,黑黝黝一片除了黑與亮,什麼都看不見似的。

    我愛黑色,渴望黑暗臨降,黑色天地才是人生最高境界。唯有黑幕籠照才是生命活躍的開始。

    最初也是在黑夜享受著性的滋潤,若醉若狂亦於黑夜、黑、黑、黑……在整個思想籠照一片黑色的誘惑,黑色衝動,黑色渴望,黑色奔放……不顧一切的脫光衣服來到床前,一手將那黑雞巴握個正著一嘴含住、咬、舐…突的雞巴似鐵一般硬起,黑人老師亦被激動的慾念給撩逗的性慾醒來了。

    他一見我先是一怔,繼而明著過來的將我抱住,由頭至腳的打量,我一身細皮白肉是那樣美而高貴,高誓乳峰柔軟光滑,圓屁股白裡透紅,紅裡帶水。

    腿是這麼的勻稱,白嫩酥胸,臉蜜紅暈迷人,似花賽玉,更有一座高凸豐滿的屄……「奶真美,早已注意,今真是想不到。」黑人緊擁著狠命的給了一個長吻。

    「啊!天啊!你真是偉大的老師,多愛你身上所發出的氣味」一股黑人身上特有的騷味,打心底的使人騷起,夠味極了。

    「什麼?奶也稱我老師,當不起!」他一面用手摸揉酥胸一面笑說。

    「今天慕名而來的。」我解釋著。

    「既是誠意,那我們就正正方方的上課吧!」他說著就將我放下作出要穿褲子的樣子。

    「啊!親愛的老師,這不也學習?何況得先繳學費不是嗎?」我抱住他兩腿,用大屁股在他身上扭動。

    「奶很會說,但我是免費教授。」他挺起陽具在屁股上貼著,震燙得我是渾身的發浪,騷癢的屄呀呀呀……「好,那就不繳學費的,算作見面禮如何啊?」我試著坐騎在他身上,他 將我按在床上,整個身子壓下,直壓得喘不過來。

    「對,奶送禮,我送湯,兩不相欠」的陽具準向小屄而來。

    「請不要壓得太緊吃不消的。」我移動屁股。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壓越重越好,屄壓扁了,雞巴壓斷了,就叫連環句廉槍,在裡一勾勾的,小屄才止癢啊!」我聽了哈哈大笑,他將我一抱,屁股一挺:「剛才玩得不過癮,我最愛壓浪肉,奶細皮白肉的,真痛快,可要好好�架啊!」

    「來吧!親愛的老師,學生可是訓練來的,請使出絕招吧!」我迫不及待的說。

    黑人老師雞巴在屄口上磨擦著,騷水朝下是直滴,我嗯哼的浪叫著,他笑笑的嗯了一聲,粗黑雞巴幹插進一半,渾身立感一麻,這粗大的雞巴真令人吃不消。

    他再微微笑的嗯啊的將盡根雞巴插入,直抵屄心,我是又怕又喜的。

    怕是他尚未狠幹已抵子宮,如狠起來怕不幹穿?喜的是多久未嚐滋味,如今一根特大號,等於中了特獎。

    試著扭轉屁股,並無甚阻礙,還一下下的磨到屄心,好不痛快,浪叫著:「啊!親親……我的黑老師……幹屄的老師…學生…美…死了…舒服…嗯…唔…嗯…哼…」

    他見我高興浪叫,就用大龜頭在屄壁上磨擦,上勾下衝,一身浪肉混混動著叫道:「哎唷……癢死了……屄癢…死了……救命的老師…快…別磨…快幹……重重的幹小屄要你…重重……幹……」

    高舉雙腿,而雙手緊摟脖子,屁股轉動得更厲害,屄心亦配合他龜頭的揉擦:「啊…好……你真有一套…被你弄得…痛快…我要猛幹了…啊…好啊……」

    他加快了速度,一下下結實的插進了子宮,兩個卵蜜蛋敲打著屁股還不時打在屁眼上,美、舒。

    「啊…真是美…極了……弟子……屄可舒服…上了天啦…唔……嗯……唷……痛快死……了……真……會插……每下都叫我發浪……啊……我愛你……」

    我愈動愈浪,粉頰泛起兩朵彩霞,神情淫蕩,漸漸狂野著魔似嬌哭,嘴裡浪喊著:「唔唔……天啊……媽呀…美死人了…好…老師…舒服……啊…嗯哼…幹死了…小屄被幹死了……啊……」

    黑人老師被蕩聲引發性起,猛把陽具頂下,大龜頭使勁在屄上磨磨轉轉的。

    「啊唷……我忍不住了……舒服極……要丟了…快狠狠……幹…親祖宗…快轉猛力磨…丟…要……丟了…再轉……快磨…丟了……」

    我將陰壁收縮緊密,一股濃熱淫水從子宮噴得黑人老師發寒的抖顫,也將熱辣辣的精液,一陣一陣的射進子宮。

    雙雙的進入極樂後,黑人老師緊抱著雙奶不願鬆手,雞巴在屄裡跳跳的。

    「哈哈,那來打野食的把老師弄得不想動彈,簡直搶姊妹們的飯嗎?」

    老黑與我怔了,原來四個女孩早伏於床邊,看我與老黑死去活來的幹,直到完事,她們又異口同聲的喊著。

    在此情況下,我羞慚的將黑老一推,翻身衣褲拾起的朝樓下跑去,幸樓下此時無有人行走,不然赤裸裸的我,原形畢露羞態萬千叫人好看嗎?

    我全速的衝入房裡,猛力的關上門,狠狠的洗一身的淫水和騷味,軟綿無力的倚睡床上不知何時朦朦朧朧的沈睡下……醒時已夜深人靜,寂寞街燈照著落寞近乎變態的人兒,回想已往,想到白天與黑老師的一幕,無言的自責,尚有何言?

    一純良少女因好奇衝動而踏進肉慾而一變再變成為浪蕩淫婦,人慾橫流是漫無止境的隨波逐流。

    曾多次欲跳出,但許是自信過頭,確反而陷得更深更深,期望力量的揮發抗拒,然而,反顯得軟弱無能……該如何?……蕩吧…盡情的……忍耐吧……無比的忍嗎……?

    與黑老幾次的交往後,不得不撤兵的地步,是因那幾位學生情人對我的仇視,將我看成天字第一號的敵人,並警告我如纏著他不放,她們將毀容以答報我這「 程咬金 」。

    這倒止住我的淫蕩,只得悄悄的搬離那家旅社,暫避她們的,唉!怨什麼呢?!

    也許是認為已享受慾望之滿足,也許有人以為享盡人生的一切一列,但在肉慾之催殘下,難道就如此的混過一生?。在蕩淫的生活裡,垂等著衰老的降臨?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