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01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蘆洲王祖賢
Crawler | 2016-11-14 20:19:01

  28號晚上11點過,一個人倒在單位宿舍的床上昏昏欲睡。

  「叮叮叮叮叮叮」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把偶從天堂拉回了這張破床,電話那頭傳來阿海的聲音,「出來耍不?」「你娃上來幹啥子呢?」

  我問道。「看球撒,今天不是日本打伊朗的嘛。快點過來嘛,我在中天大酒店,媽的,剛才鬱悶了,小姐近來問要服務不,我問她多少錢,要600 大圓啊,我和小維在一起,兩個人就要1200,快過來陪我們一起出去找!」他答道。

  偶心裡盤算著明天早上7 點鐘還要上班,現在過去也只有TAXI了,從沙坪壩到解放碑又是三十多啊,本來不想去的,但這兩個癟三好不容易從涪陵上來一趟,不過去陪陪他們又不夠朋友,算了,偶今天晚上就捨命陪色狼了,自認倒黴。下床出門,打車直奔中天酒店而去。

  進了房間,抽了根菸,問到:「你們兩個爛人準備怎麼耍嗎?」「出來耍了這麼久了,我還從來沒帶回來包過夜,今天這裡反正房間也大,帶回來耍高興撒。」阿海躺在床上慢條斯理地回道。

  「靠,比賽所?我可沒得你們凶,老子要自卑的!走嘛,出去邊走邊商量。」

  平時偶「吃喝嫖賭抽」各方面的問題都是在沙區解決的,也懶得出門,解放碑這邊少說也有半年沒過來了,對這邊的場所我還真不熟,幸好有各位狼友的介紹啊,想到今天晚上終於可以派上用場了。

  「往哪裡走呢?」小維問了句。

  「你們要包夜的話就去髮廊裡找吧,要是吃個快餐或者玩點其它的花式呢,就去保健中心之類吧。不過明天早上我七點就上班,六點過就得走,要包夜我可不奉陪。」

  「那就不包夜吧,你看著辦。」

  阿海說。「好嘛,等我想哈。」這時候,各位大大介紹的渝中買春地點就一條條在腦海裡浮現出來,對了,就是它!它的傳說流傳了很久,它是眾狼友心中的天堂或者地獄,在這裡要麼欲仙要麼欲死,亮點!

  一個讓人神往的名字。沒有猶豫,沒有遲疑,打車直奔亮點而去。司機也不含糊,一聽說去亮點,就插話道:「那地方出名啊!」

  到了亮點樓下,「火鍋批發城」躍入眼簾,偶立馬冒出幾顆冷汗,不會來錯地方了吧?不過下面停了好幾輛車,其中一輛好像還是TMD 人民警察的,靠!來都來了,先上去看看吧,上到二樓,出現了茶座兩個字,好像有點譜了。三樓,檯球室,心又一涼,再上一樓,牆壁兩側沐浴圖印入眼簾,嘿嘿,偶心中暗笑兩聲,終於來到傳說中的淫地了。

  剛到門口,一個身著蘭色工作服的小妹妹就迎上來道:「先生,不好意思,現在客滿了,要不你們去樓下檯球室等一下吧。」

  不是吧……偶的萬丈熱情便被一盆冷水當頭撲滅,這感覺就如同剛在赤道附近曬著陽光卻被人硬生生拉到了南極。

  下到三樓一看,TMD ,還真有幾個SB在玩司諾克呢,靠,這不是在自虐嗎?

  我可沒這麼大耐性,箭在鉉上,不能不發啊,這當兒叫人去玩檯球,別說我了,就是亨得利也甭想進球!

  出了門又打了一個車,現在又去哪呢?思考著,「師傅,附近有沒有環境稍微好一點的洗浴中心啊?」司機想了一下,「凱旋路吧!」猛然間,一個名字浮現在我的腦海,以前angna 兄弟也介紹過這裡「叫櫻……櫻什麼呢?」「櫻花!」司機幫我補充了一下。車直往凱旋路駛去。

  沿著樓梯來到二樓,眼前豁然開朗,一個服務生迎了上來,「幾位裡面請!」帶著我們左拐右拐,來到了洗腳的房間,「幾位洗腳嗎,還是耍點其他的?」「有哪些項目嗎?說來聽哈撒。」「多啊,洗腳,波推,冰火,全套……」

  聽到冰火兩字,偶地神經突然收縮了一下,冰火啊,第一次聽到這個名一會,給我服務的妹妹就來了,藍色的裙子,165 左右,身材看著還算不錯,臉就一般了,不過也不醜,總體水平也能上80吧,透過裙子,深深的乳溝又讓我意淫了起來,要是波推的話那該多爽啊,就因為這條溝我也不想再換人了,就她吧!

  那兩頭狼卻是換人換上癮了,一會說年齡太大,一會又說看著象未成年人,後來,來了一個白衣服的妹妹,看著挺可愛的,離著多遠就對小維說:「帥哥哥,你好帥啊。」

  靠,這Y 的就這麼容易滿足,就這一聲「帥哥哥」就讓他樂得屁顛屁顛地跟著人家就進了房間。偶當時那個寒啊,早知道這樣,還不如一開始就讓那兩個先來的妹妹喊他一聲不就得了,還省得換了好幾個……阿海就沒這麼容易滿足了。

  直到有一個合川的妹妹,讓偶也眼前一亮:小巧的五官,白嫩嫩的皮膚,看著就想捏一下,雖然不算高,但卻相當勻稱的身材。嘿嘿,這傢夥這次終於滿意了,看著他們都選好了,偶才轉回了自己的房間。

  帶著一絲緊張和些許的期盼進入了自己的房間,一看,妹妹正在往浴缸裡放水呢,浴缸底部鋪上了一層薄膜,在環境衛生上還做得不錯,「嘩啦啦」的水聲如同催命符一般,催得偶心裡面癢癢的,「撲通撲通」偶聽著自己的心跳加速,想著:「冷靜冷靜,要是等會來了個心肌梗塞就冤了。」

  激動歸激動,偶的一雙眼睛也沒閒著,趁著妹妹在放水的當兒,使勁打量了一番:高挑的身材前凸後翹,要是殺個背槍,來個老漢推車又或是后羿射日什麼的,一陣猛插,再用手在屁股上猛拍幾下,那種快感真是爽啊,呵呵,想多了想多了,把遙遠的思緒拉回了眼前,繼續滿足著眼睛的慾望。

  目光轉到了妹妹的手上,小說裡不是喜歡用什麼春蔥般的又或者出水蓮藕之類來形容嘛,那偶也套個現成的,大家喜歡用哪個就想成哪個吧,妹妹手臂上濺上了一顆顆小水珠,燈光下晶瑩剔透。

  偶當時真想衝上去舔一舔。最後,偶的眼神還是終於忍不住落在了那若隱若現的雙峰之間,看著兩隻圓圓的「小白兔」在壓抑中仍然歡快的跳動著,搖擺著,偶深深地吞了幾口唾液,小弟弟也不爭氣地昂起了頭,似乎也迫不及待地想跳出來看一看。

  如果說有一種眼神可以變成刀的話,那就是我現在的眼神,不僅是刀,而且是一把快刀,森森刀氣噴湧而出,將對方的衣杉化為一隻隻飄零的蝴蝶;如果有一種眼神可以噴出火焰的話,那也是我現在的眼神,熊熊火焰將一切化為塵埃,對,慾火,天下間又有哪一種火比慾火更盛,比慾火更猛!(偶怎麼看著前面兩句像是古龍的小說呢,呵呵)這時候,妹妹猛一?頭,笑著看了我一眼:「看什麼呢?」

  硬生生將正在意淫中的偶拉回了現實,「啊,還能看什麼啊,當然是看美女了,嘿嘿!」偶淫蕩地笑了笑。

  「水放好了,快出去把衣服脫了近來洗澡。」靠,等了好久了,就等你這句話呢,偶三下五除二將衣服褲子脫下來往床上一扔,便急匆匆地跑進了浴室。

  「呵呵,你幹嘛還穿著內褲,快去脫了,泡澡還穿內褲啊?」

  我……我這不是還有點少男的矜持嘛,臉皮薄,害羞嘛,哎……耷拉著腦袋又跑回床邊把偶的金盾內褲往衣架上一掛,這次總乾淨了吧,看著身上能擋風遮雨的地方除了那點不算長的包皮,就再無長物了,呵呵。

  進了浴室,這次輪到妹妹佔偶的便宜了,笑嘻嘻地在偶身上瞅來瞅去,哎……一報還一報啊,想不到這麼快就還到我身上來了,就這麼赤條條,明晃晃地被人看著,別說,我還真不是太習慣,「看啥呢?沒見過帥哥啊?」

  為了減少尷尬,偶就先嚷嚷著。「呵呵,你身材這麼好我看哈不可以所?」妹妹的笑聲中多了幾分放蕩。

  我身材好嗎,往自己身上看了看,的確還不胖,不過以前好不容易練出來的幾塊腹肌都在這幾年快被腐蝕完了,幸好肱二頭肌還在,呵呵,總算找到點自豪的資本了,那就算偶身材好吧。

  「要不要嗎?我就免費把這身材借你用幾天嘛,就是少了點東西,呵呵,你用起來可能不爽了。」

  偶出來耍的時候從來都是眼睛、身體上要使勁佔便宜不說,嘴巴上也不能放過的。

  「還要借啊,就直接送我得拉。」「那可不行,偶還要靠這個身體吃飯呢,現在混口飯吃不容易啊,送你了你來養我啊?」「行了行了,快進去吧。」

  這才發覺,進浴室了這麼久,偶還一直光著屁股站在外面乘涼呢,說進就進吧,「撲通」一聲偶就鑽進了這古色古香的木製浴缸裡。水溫剛好合適,多一分則太熱,少一分則太冷。

  偶剛一躺近來,便昏昏然欲睡,飄飄然欲仙也!溫熱的水剛好泡下我的身子,只有小弟弟在水面上一浮一沈的,不由得感慨,此景只應天上有啊!然則,最舒適之處確實偶頭部所枕之處,軟軟的柔柔的,還帶著一絲彈性,真想摸一摸啊(呵呵,大家別鄉歪了)。

  偶就拉著妹妹的手問道:「我後面枕著的上什麼東西啊?好像那個啊。」「白癡,這是水袋啊 妹妹在外面看我一副陶醉的樣子說道:「我來幫你洗洗吧。」

  「你在外面幫我洗啊,那多沒意思,要洗就近來洗個鴛鴦吧。」

  「呵呵,不行啊,我們這裡規定了冰火不能脫衣服的。」

  我狂暈……這是哪門子規矩啊,管它的,入鄉隨俗吧,這浴桶裡要是多進一個人還不一定能裝下呢,正想著,妹妹已經拿著香皂在偶的身上,手上塗抹起來(香皂也是一次性的,環境衛生還做得真不錯)

  偶閉上眼睛享受著,抹著抹著就抹到了偶的胳肢窩裡,偶又是超級怕癢的,沒兩下就實在忍不住笑出了聲,把妹妹雙手一拉,差點把她拽了近來,偶笑著說:「換個地方吧,這裡就別在碰了。」

  「癢才好啊,越癢越舒服啊。」

  「那可不行,要不讓我也摸摸。」

  嘴巴上說著,手也沒含糊,偶勤學多年的抓奶龍爪手也不是白練的,說著就往妹妹胸前抓去。

  正要得逞的當兒,卻聽見「骨碌碌骨碌碌」的聲音,嚇得偶邊縮回手,邊問妹妹:「什麼聲音啊?」

  「好像是漏水了吧?屁股起來,我看看。」沒辦法,偶只好往上挪了挪屁股,妹妹的手在浴缸底部摸了摸,「看你怎麼搞的,把這裡頂了這麼大一個洞!」

  我……我冤枉啊,我奮力力爭道:「我的小弟弟都在水面上浮著呢,我拿什麼去頂個洞啊?」

  妹妹一臉壞笑地說:「誰知道你怎麼頂的啊,反正肯定是你頂的。」

  這不是不講理了嗎,我就算有這種實力也沒這種機會呀,再說我要是真有這樣厲害早去申請吉尼斯世界記錄了!

  既然妹妹一口咬定是我幹的,也沒辦法了,打腫臉沖胖子,認了吧。

  繼續對她說道:「我真有這麼厲害,那你不是要橫著出去了啊?哈哈!」

  妹妹瞪了我一眼,抓著我小弟弟捏了一下:「洗完沒?水都要漏乾了,快出來吧。」

  偶一看,水已經快連屁股都淹不完了,趕緊把身上的泡子擦乾淨,再一個標準的鞍馬動作翻出了浴缸。

  出得浴缸,卻突然想起一件非常非常重要,刻不容緩的事來,衝著剛走出浴室的妹妹喊道:「我要尿尿!」……妹妹轉過身,用纖細的手指朝著浴室地上一指……「不是吧?就撒在這裡啊?」

  「嗯,地板是透水的。」我這才注意,浴室的地板上還鋪著一層塑料制的透水板材,哎……想到現下這立足之地也不知曾經有多少「遷客騷人」在此「拋精子撒熱尿」,偶的背脊上不禁冒出幾顆冷汗!算了,既然是革命先輩戰鬥過的地方,偶這種革命小將自然也得隨著前輩的足跡光榮地走下去!轉身,掏槍……錯!應該是托槍!(偶當時一絲不掛,又何來掏之一說呢,呵呵)。

  對著地板上的縫隙就來了一通點射「叮叮咚叮叮咚」清脆的聲音甚是悅耳動聽,比之琴瑟之音亦不遠也。

  正洋洋得意之際,卻不經意間低頭看見了自己的射程,哎……感慨萬千啊!想當年迎風射三丈,嘆如今卻順風濕褲襠!

  雖然沒穿褲子,但濕濕腳指頭也是在所難免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尿罷收槍,轉身出了浴室,往床上一躺,左滾右滾,床還挺大的,藉著這幾下總算把身上的水珠擦乾了,妹妹看我躺下之後,笑嘻嘻地轉身出門,「不會吧?

  還沒開始就完了?」「著什麼急啊,馬上就回來。」邊說邊帶上了門。

  沈悶的關門聲彷彿一記重鎚,把我的心敲到了嗓子眼,心跳也隨之加速起來。幹點什麼呢?

  對了,抽支菸吧!用微微顫著的手從煙盒裡抽出了一支菸,「嚓嚓」不爭氣的打火機陽痿了一般,打了幾次都沒反應,再試,終於點燃了。

  深深吸了一口,緩緩地吐出。看著縈繞在眼前的煙霧,看著歸於平靜的雙手,「不會吧?難道面對著這傳說中的所謂的冰火我竟然會怕?!」

  不對,不是害怕!是興奮!是面臨著即將到來的前所未有的體驗的一種興奮。

  不知是尼古丁有安神定氣的作用呢還是對分泌荷爾蒙的腎上腺有抑製作用,反正兩口煙入喉,神清氣爽。

  緊張,不安,興奮,激動都已煙消雲散,取而帶之的是氣定神閒,真可謂是「事前一支菸賽似活神仙」

  啊,這一動一靜之間,彷彿已達「劍心通明」之最高境界。我想所謂的談笑之間,於千里之外取人之貞操也不過如此而已。

  (呵呵,玩笑開大了)「吱呀」一聲,門打開了,妹妹拎著兩個一次性的透明塑料杯子緩緩而來。

  這時候,我的思想雖然可以用老僧入定這四個字來形容,但是偶地小弟弟卻沒這麼好的休養,看著妹妹曼妙的身材,起伏的酥胸,以及杯子裡那一紅一白兩大美色,他娃又青筋暴漲,滿臉怒氣地?起了頭來。

  妹妹來到床前,將兩個杯子置於床頭櫃之上,偶也趁此機會好好打量了一番杯中之物。兩個杯子,兩杯不同的液體。一杯之中,晶瑩透徹,絲絲冷氣似欲沖杯口而出,不知是光線問題還是眼睛問題,一層薄霧似盤旋於杯之四側歷久而不散。靠,難道此水取之於千年寒冰之上?

  望此杯中之「冰」,偶已不寒而慄矣。

  再看另一杯中,其色如火似血,雖靜謐於杯中似又將噴湧而出,燒盡世間一切邪惡的紅蓮火焰?

  不對,偶可不是邪惡之人。如果是火的話,這也是燃燒世間男子的烈欲之火。遠行的思緒飄回了眼前,看這眼前這一杯冰水,一杯紅酒,紅白印襯之間,不正是冰與火最好的寫照嗎?

  曾幾何時,聽一位前輩說過,「冰火」切忌溫差過大,過度的溫差雖說幸福了你,卻害苦了你的小弟弟。

  這零度的冰水,常溫下的紅酒,不正是一對最好的搭檔嗎!

  無數念頭在心中一閃而過,時間卻只流失了短短數秒而已。眼神還凝注在「冰」與「火」的當兒,兩隻手臂卻已被按在了枕邊,不能動彈,側頭一看,妹妹的雙手已經壓在我雙臂之上。

  溫軟香艷的舌尖不知何時已輕輕抵入了我的耳洞之中柔柔地打著轉,一圈,兩圈,偶正閉上眼享受著這溫熱的唾液滋潤著耳洞的感覺,熱熱的,濕濕的,哪知耳垂上卻傳來一陣微弱的痛楚,再一看妹妹輕咬耳垂之後,香唇已遊弋在了喉頸之間,吮吸著,輕咬著,我的喉嚨深處也彷彿已經著火了一般,深深吞了幾口唾沫。

  「漫遊」卻並沒有停止,突然間,一股莫明的深邃的快感傳遍了全身,這股快感正是來自左胸之上,再一看,妹妹已經將我左乳整個含入了嘴中,這一剎那間,我可以深切地感受到妹妹的牙齒嘶咬著乳尖的快感。

  痛著,也快樂著,妹妹牙縫之中,一根溫柔似玉的香舌也沒閒著,牙齒輕輕地撕咬配合著舌尖近乎瘋狂地舔砥,偶的乳頭早已鼓脹發硬,這一刻,我也完全相信刺激男人的MIMI所帶來的快感實在是不亞於女性。

  妹妹這時突然?頭笑道:「你肯定沒結婚吧?」

  廢話,這還用說,我還是問了一句「你怎麼知道,不會是想我當你老公吧?」「呵呵,一看你的乳頭就沒怎麼被人咬過,當然就知道了。」不愧是專業級的,連這都能看得出來?!偶不禁想要感慨一番。

  「啊……」還沒時間發出感慨,卻不由得先呻吟了一聲,妹妹的舌尖竟已觸到偶的「會陰」大穴之上,頃刻之間,這區區一寸之地早已是春色無限。

  妹妹淺埋著頭,雙眼微閉,舌頭一伸一縮,如蜻蜓點水般在會陰之上遊走著,一絲絲熱氣隨著妹妹遊動的香舌,隨著這帶著體溫的唾液,直透全身每一個毛孔之中,我的PP也不禁一陣緊縮,全身不自覺地微微一顫。

  不行,忍住,偶強斂心神,壓抑著陰囊中奔騰著的千軍萬馬。

  妹妹舌尖的行動卻並未停止,此刻已從會陰移到陰囊之上,「撲滋撲滋」聲音自胯下傳來,妹妹正用那薄如翼,甜如蜜的櫻桃小口吮吸著偶的蛋蛋。

  雙唇一張一翕之間,偶的蛋蛋也隨著妹妹的吞吐而一收一縮,眼看這香艷之景,身受這溫柔之情,試問天下間又有誰人能抵這消魂一吸呢?嘿嘿!終於停下了,「呼……呼……」

  藉著妹妹這片刻的休兵,偶也深呼吸了兩口,「嗚……」哪知妹妹在這當兒又襲來了,看似柔弱無力的一雙玉手輕輕將我雙臀按住,舌尖卻如靈蛇般鑽入了偶的「後庭」深處。

  哇呀呀……這還了得,隨著這條靈蛇遊動的節奏,偶當時差點叫出了聲來,再一看偶的小弟弟,早已昂首向天嘯,衝冠為紅顏了!此時便是明教教主「陽」頂天在世,偶的小弟弟也定能和他一爭長短!

  這幾秒鐘我也不知怎麼過來的,只覺得頭腦中一陣空白,一絲絲微弱的酥麻如同電流般傳遍全身,生活便是QJ,無力掙扎就閉上眼好好享受吧!

  說得好啊,此時此地,除了享受還能幹啥呢?

  不過享受是享受,偶可捨不得閉眼啊,不但沒閉眼,連一雙手也出動了,慢慢地,我半弓起了身子,一隻手悄悄往妹妹裙下摸索而去,渾圓的,充滿肉香的屁股落入我的掌握之中,正繼續往密林深處前行之際,妹妹身子卻往後一挪,靈巧地閃了開來。靠,靈波微步?!也逃不過我的龍爪手!

  蓄勢待發之際,妹妹已移到了床邊,玉手輕移,小嘴微張,小半杯冰水已入妹妹口中,「嗯……恩……」

  妹妹一邊從喉嚨裡發出似嬌喘又近乎呻吟的聲音一邊向偶的胯下之處爬去,看著妹妹微微隆起的腮幫,紅生雙頰的臉龐,不禁有一擁入懷的衝動。

  呵呵,不過這下可好了,你可是想喊喊不出,想逃逃不了,此時不好好享受一番,更待何時啊!

  轉眼間,妹妹已經爬到了兩腿之間,無骨般柔嫩小手在偶的小弟弟上輕輕地套弄著,只見小弟弟的一身薄衣上下翻飛,偶享受著這不同於自己的手所帶來的快感,雖說比起自己解決的時候少了一分力道,卻多出了一分呵護。

  忍不住了,偶的手實在是不能再閒著,身子稍一前傾,右手已伸入妹妹胸前衣襟,渾圓的「小白兔」已有一隻落入我的掌握之中,柔柔的,滑滑的,凝脂般的肌膚真可謂吹彈可破啊,魔爪繼續向下滑去,哎呀,竟然還有護身BRA !

  原來手中所握竟只是那衝破重重障礙,破BRA 而出的小半隻!腦中一片眩暈……大!真大!!!

  手上加了把勁,用力撐開了那礙事之物,五指齊張,改「龍爪手」為「大力鷹爪功」,用力一捏之下,靠,竟然還有一小半逃出了魔爪,哎……嘆天之不公啊,既生偶之手,何生爾之波啊!

  無奈之下,只得變爪為指,暗勁使於拇指,食指之上,兩指一張一合,妹妹的左乳之上的「櫻桃」已被硬生生地夾住,偶拚命地用兩個指頭上的神經末梢感受著,乳尖微微向內凹陷(靠,不會冰火之後還有杯香濃可口的鮮奶作贈品吧!)

  整顆乳頭肥碩而圓嫩,此時在我的雙指挑逗愛撫下這顆「櫻桃」已經是血脈亢張,挺拔欲立了。

  偶正沈浸在這濃濃肉香之中,雙腿之中,擎天之處,卻傳來一陣「電擊」!

  妹妹已然改手為口,將偶小弟弟的「腦袋」整個含入了櫻桃小口之中,一絲絲玄冰氣勁緊緊包裹著偶地龜頭,麻麻地,酥酥地,似乎還夾雜著些微的痛楚。

  妹妹雙唇緊夾著偶小弟弟的腦袋,有節奏地時緊時鬆,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寒冰洞窟之中,偶的龜頭摸索著,掙紮著,漸漸地,也只能迷失在這一片冰的海洋裡。

  妹妹見我逐漸習慣了這冰水溫度之後,小嘴開始慢慢向下挺進著,一寸,兩寸,三寸,四寸,五寸,六寸……(好像沒這麼長)

  幾乎將我的整根肉棒都含入了口中,「啊……」

  我不自覺地呻吟了一聲,整根肉棒被混合著妹妹唾液的冰水所覆蓋著,一股冰涼的感覺傳遍了小弟弟的「全身」,微微的麻木之中卻又有著前所未有的快感!

  只怪小弟才疏學淺,已找不到恰當的詞語來形容此刻的感覺,此刻的心境。

  不得已,只能用上最俗的一個字「爽」!此時,妹妹的小嘴已開始有節奏地吮吸著偶的肉棒,兩片薄唇緊緊地貼著偶小弟弟的「前胸後背」。

  隨著妹妹低頭深吸,?頭輕送之間,偶也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用力揉捏著妹妹的酥胸,陣陣快感傳遍了全身。

  妹妹逐漸加快著速度,不時地還從喉嚨深處發出「嗚……嗚」似哀怨之聲,一股征服感不禁湧上心頭,隨著妹妹小嘴套弄的節奏,偶也挺起屁股不斷地抽送著。頃刻之間,小弟弟早已遍體通濕。

  片刻之後,妹妹口中的冰水或已順著肉棒流出,或已流入妹妹腹中。趁這當兒,妹妹也空出了小嘴,溫柔地一邊撫摩著偶的小弟弟,一邊?頭向偶嬌嗤道:「好大一朵蘑菇啊,要是做的話一定爽死了。」

  我長噓了一口氣,回道:「是啊,我從小就是吃蘑菇長大的,香菇,平菇,外加千年靈芝。

  你要體驗的話,改天我們抽個時間真刀真槍來一次就是撒,嘿嘿!」偶滿臉淫笑地看著妹妹。

  妹妹白了偶一眼,移到了床邊,端起了盛滿紅酒的杯子,看著這代表著「火」的紅酒順著杯子流入妹妹口中,偶心中不由得再一蕩。同樣的雙唇,同樣的香舌,當肉棒再次深入其中,卻有了一番不同感受。

  鼻息之間還能感受著紅酒的芳香,肉棒到處卻已沒有了方纔的酥麻,取而代之的彷彿是一縷溫馨,一絲甜蜜。

  暖暖的紅酒激盪著,包容著,就如同一粒微小卻茁壯的火種,慢慢地,慢慢地,將我身體裡那勢將燎原的慾火逐漸地點燃。

  一縷紅酒順著妹妹的嘴角,沿著偶的肉棒緩緩向下流去,頃刻,偶的密林之中,小腹之上,已被這點點嫣紅之色所點綴。

  身體享受著妹妹火一般熱情的服務,小弟弟品位著紅酒火一般的香純,眼中看著妹妹嘴角之處,肉棒之上,腹股之間那點點火紅之色。

  人生於此,夫復何求啊!

  妹妹不斷交替地喝下冰水與紅酒,偶和小弟弟也不斷地品嚐著這「冰」與「火」的極至所帶來的快感!

  直至「冰」將盡,「火」將熄……(此處省略一萬字,寒自己一個!-_ -||)

  望江河之滔滔,感天地之萬象,嘆日月之無常,惜風雲之突變,光陰如梭,斗轉星移(啊!?說到哪了?)……

  妹妹額頭上早已是香汗淋漓,偶左手輕撫妹妹耳旁鬢髮,右手往返於「雙峰」之間,看著「埋頭苦幹」的妹妹,一張床上可謂春色無邊。

  妹妹這時候突然?頭半責怪半哀怨地說道:「怎麼還不出來啊?」怎麼還不出來,是啊!

  怎麼還不出來呢?猛然間醒悟:今日午後於亞洲原創區下一好片,觀賞之,性奮之,手淫之……難怪此刻虎虎生威,受冰火之極樂而屹立不倒!如實與妹妹傾訴之,銀牙緊咬,粉拳緊握,偶頓時成了活沙袋。

  「到鍾了還出不來可不要怪我喲。」妹妹伏在我身上耳語到。

  「嘿嘿,沒關係,山人自有妙計!」

  話音未落,右手已如風般伸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拉動了妹妹裙後之拉鏈,妹妹嚶嚀一聲往後退去,連衣長裙卻在這一退之間自雙肩滑落。

  嘿嘿,尤物當前,豈能放過!妹妹後退的當兒,偶也飛身撲去,右手把妹妹攔腰緊緊摟住,左手將BRA 用力往上一掀,兩顆帶著乳香的肉彈一躍而出!

  天物於前,豈有暴搴之理!一張嘴立刻奔赴「前線」,品嚐著這一對渾然天成之物。

  偶這時可說是口,舌,齒,手並用,連抓帶揉,連咬帶舔,狠很地在雙峰之中戰鬥著。

  此時妹妹已不再抵抗,一隻玉手在偶背上輕掐著,另一隻手早已緊緊抓住了我的肉棍!

  而我此時同樣沒閒著,妹妹的兩個肉彈一個在我左手揉捏之中,另一個也被我緊咬不放,我的右手也同時深入了妹妹密林深處,洞口早已是水漫金山。

  不再憂鬱,中指直接挺進洞中,「嗯……」妹妹在這一剎那呻吟了一聲,也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靈與肉在互相愛撫之中漸入仙境……也不知是在妹妹套弄了多少下之後,只覺得丹田中一股熱浪即將噴湧而出,「快幫我含住!」偶帶著絲微顫抖對妹妹說道。

  妹妹也聽話地將我的整個龜頭包入口中,玉手繼續在肉棍根部套弄著。

  「啊……啊」火山終於爆發,偶低沈地呻吟了兩聲,一股熱浪射入了妹妹口中。

  我無力地癱軟在了床上,妹妹用舌尖在偶龜頭上打了幾個轉,舔拭一番之後才奔進了浴室,「嘩嘩」水聲自浴室傳來……這篇文章寫到這裡也該結尾了,不然就有畫蛇添足之嫌了。

  最後再簡單說兩句,妹妹洗漱完畢之後,我也進去洗了下JJ,然後妹妹給我來了個全身按摩,勞累之後,來了全身按摩滋味還不錯啊,之後再聊了會天。

  房間的床單在我們出房後就拆下來換洗了,衛生上倒還不錯。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