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6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蘆洲王祖賢
Crawler | 2016-11-14 20:19:01

  人物介紹:(本文人物全部架空,與現實無關聯,請勿對號入座)婁藝蕭:小品快遞小喬中穿著紅色連衣裙黑絲高跟的漂亮人妻,心地善良,經常愛心捐助。

    修睿:婁藝蕭老公,家電維修公司老闆,常年忙於事業疏於照顧家庭。

    程明:偉大的主角,在本文中飾演快遞員,常年上門取快遞順便與人妻啪啪啪。

    故事梗概:(原小品梗概,為方便大家閱讀,如看過這個小品的可以直接略過)快遞員小喬(文中被程明替換)經常去美女人妻婁藝蕭家取快遞,一來二去關係便好了起來,以姐弟相稱。

    大年二十九那天,小喬再次上門取快遞時,正好遇到正在修冰箱的婁藝蕭老公修叡,在婁藝蕭去裡屋收拾東西時,和他攀談起來。

    小喬不知道他是婁藝蕭老公,隻把他當修冰箱的,聊天過程中產生諸多烏龍,便出現了很多笑料,一邊聊天,小喬一邊向修叡講述自己跟婁藝蕭的良好關係,以及自己經常來她家取件的經曆。

    不知道修叡是婁藝蕭老公的小喬,從修叡的口吻中,小喬懷疑他對婁藝蕭「有所圖謀」,在婁藝蕭收拾好東西出現後,當場要揭穿他的「不軌心思」。

    婁藝蕭聽了他的話笑著告訴了他真相,沒想到二人竟是情侶的小喬頓時便羞愧的要捂臉潰逃,好在二人均未則怪他,反而欣賞他的好心,要把修叡妹妹介紹給他當女朋友,最後故事團圓結局。

  ......................................................................

    隨著掌聲響起,小品拉開了帷幕,穿著一身紅色連衣裙,黑絲高跟的婁藝蕭從裡屋小跑出來。

    「老公∼∼∼∼你到哪兒了?」

    穿著維修服,絡腮鬍子賽李逵的修叡從門外跑進來。

    「老婆∼∼∼∼我到家了。」

    「你又去哪兒了?」

    「這不給客戶修家電去了呀?「「就知道給客戶修家電,大過年的還往外面跑,咱家冰箱壞了這麼久了我什麼時候能指得上你呀?」

    「你看你看又來了,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們公司的員工吶,外地的居多,大過年的,給他們放假回家過年了,隻能我這個老闆衝到勞動第一線啦,誰讓咱是暖男老闆呢?」

    聽了修叡的話,婁藝蕭是氣不打一處來,挖苦道「得了吧,你暖男,你有咱家冰箱暖嗎?我跟你說,咱家現在取暖基本靠冰箱,裡面的雞蛋啊,都快孵成小雞兒了。」

    修叡幽默的回她一句:「正好,開個養雞場。」

    「唉呀,別貧啦,快點兒修吧,修完還得上咱媽那兒過年呢。」

    「噢對,我得抓緊修,修完了趕緊走,嘿嘿……」

    正在修叡努力修冰箱的時候,我們的主角程明出現在他們家門外了。

    程明穿著一身紅色衣服,顯得十分喜慶,對各位作個揖:「各位讀者們,大家過年好。快遞小明走上台,大年三十我取件來,喬裝打扮接喜氣,祝願大家好運來。」

    「不說了,我得幹活了」

    砰砰砰,敲門聲響了起來。

    「誰呀?」

    修叡?起頭喊了一聲。

    「噢,我還有批衣服要寄山區,估計是我叫的快遞來了」

    說著,婁藝蕭小跑過去,把門打開。

    穿著一身紅的程明迎面而來,給了婁藝蕭一個大大的擁抱「姐,新春快樂」

    「哎呦,小明怎麼這身打扮啊」

    婁藝蕭對於程明把她抱在懷裡,胸部擠壓在他身上,臀部也被雙手揉搓著的身體上的狀況並沒在意,反而對程明的這身打扮頗為驚訝。

    「這不讓您開門見財神嗎」

    「真有心呢,難怪咱全小區大姑娘小媳婦們都給你們公司寫信表揚你」

    「應該的,工作必須嚴謹細緻,姐,你穿內褲了?摸起來應該是上回被我剪爛那條紫色的吧」

    「嗯,就是那條,每回你來都要弄壞姐的內褲,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一條勉強能穿的」

    「啊∼」

    婁藝蕭趴在程明懷裡,正有些抱怨的說著他弄壞自己內褲的惡舉,不料程明突然把手伸進裙下,硬生生把內褲扯了下來。

    「小明,你又這樣!」

    婁藝蕭有些不高興,在程明懷裡扭動幾下想要掙脫,但力量不夠,反倒是雙乳和程明身體不斷的磨蹭,讓程明頂在她下面的那根棒狀物體更加堅硬了。

    程明雙手侵入婁藝蕭裙底,仔細體味她的翹臀與黑絲美腿,附到她耳邊淫笑道:「姐,貧困山區的孩子們還食不果腹,衣不遮體呢,你這身上還穿著多餘的布料,是不是太奢侈了」

    「呃,好像是啊,是姐不對啦」

    「還有這褲襪,浪費多少布料!」

    「是姐不好??啊∼」

    婁藝蕭滿口歉意,原本嬌軀被程明越抱越緊,卻忽然被程明按倒躺在了地上,和她一起掉到地上的,還有程明因為解開腰帶而滑落的長褲。

    程明欺身上前,一隻手抓住婁藝蕭雙腳腳踝使她雙腿並在一起,然後向上?壓在她身上,另一隻手隔著褲襪在她的黑絲玉腿上撫摸起來。

    「這都是多好的布料啊,浪費多少錢,省下來能幫助多少個需要幫助的孩子」

    說著,程明右手輕輕的打了一下婁藝蕭圓潤的屁股。

    「嗚嗚嗚??小明??都是姐的錯??姐不該貪圖漂亮的」

    受到程明教育的婁藝蕭抽泣起來,十分懊悔。

    而程明淫笑著跪坐下來,把硬了許久的肉棒按壓在婁藝蕭兩條黑絲美腿之間,隔著褲襪磨蹭起來。

    「姐,別光顧著哭了,配合一下,讓我檢查一下褲襪的剩餘利用價值,看能不能幫助一些需要它的人」

    「嗯,小明,來吧,姐一定配合」

    「你把雙腿併攏,特別是大腿,對,就是那樣,膝蓋要扣緊,夾住我插在你雙腿之間的那根棒子,我會把它抽出來再插進去的,千萬注意別放鬆」

    「放心吧,姐肯定把腿夾得緊緊的,小明你儘管插」

    看著婁藝蕭努力併攏黑絲美腿,夾住自己肉棒並邀請自己來插,程明也十分雞動,雙手按住婁藝蕭纖腰,堅硬度MAX的大肉棒在她腿間抽插起來,感覺到她被厚黑絲包裹著的大腿傳來的絲滑觸感和舒爽的擠壓,險些立刻便射了出來,趕忙收縮精關,插得倒是更用力了。

    「姐,你的腿夾的我好爽」

    「會很舒服嗎?那你繼續來啊,啊∼看你急得」

    看著程明一臉爽歪歪的性急樣子,婁藝蕭忽然覺得有點好笑,忍不住笑了起來,雖然臉上還掛著些剛才流下的淚水。

    程明加速抽插起來,被婁藝蕭嘲笑急性子的他臉上有些尷尬,腦筋一轉,便有了新的主意。

    「姐,你今天穿胸罩了沒有,胸罩也是十分浪費的」

    「沒,胸罩我可沒穿,不信你瞧」

    聽到程明問詢,還帶著些對自己穿內褲絲襪而愧疚的婁藝蕭連忙出聲否認。

    「這可瞧不出來的」

    「眼神真笨∼那你來摸摸」

    「哦,好」

    程明嘴裡雖然答應了,但手上卻未見動作,仍是挺胯揚槍在婁藝蕭雙腿間活動著大肉棒,若無其事的看著她。

    「哎呀∼你快點呀」

    「快點什麼?」

    「程明!快點來摸摸我穿沒穿胸罩啊!」

    聽到程明裝傻的話,婁藝蕭也有些氣急了。

    「嗯?我聽不懂啊」

    「你??你!」

    「姐,你別急啊,你要是說『快來玩我的奶子』,我應該就懂了」

    「真的?為什麼得這樣說?」

    「這個就不用細究了吧,姐,不然你試試?」

    「嗯??小明??你??你快來玩我的奶子∼」

    「哈哈,好?,不過你得來幫幫我,我不知道你的奶子在哪兒啊」

    看到臉色泛著紅暈說出這句話的婁藝蕭,程明忍住了伸手去抓住她胸口兩團柔軟的衝動,再次調戲了她一下。

    「來,讓我抓住你的手??嗯,對,就是這裡??啊∼??」

    婁藝蕭雙手引導著程明的雙手,伸進自己的衣服,放到了那對嬌乳之上,早已忍耐已久的程明忙把這對妙物握在手裡,狠捏了一把。

    「怎麼樣,這回你知道了吧??哎,你摸出來了沒,沒驗證完別收手啊」

    婁藝蕭終於讓程明摸到了她的乳房,可以證明自己確實沒穿胸罩了,感覺到把玩自己雙乳的大手忽然撤離,忙抓住程明雙手,按回自己兩隻嬌乳上。

    「呃,好吧,那我再玩一會兒姐的奶子」

    「這才對嘛,知道姐沒穿胸罩了嘛?」

    「嗯嗯,姐的奶子好軟啊,手感真棒」

    程明把玩著手中柔軟,肉棒享受著婁藝蕭黑絲美腿的擠壓,令他幾乎要陶醉了。

    「姐,你的腿真贊呢,不光形狀優美,細嫩緊緻,夾得我的大肉棒好舒服」

    「啊,是嗎?」

    「是啊,你的奶子也很棒,白嫩柔滑,握在手裡剛好,真是越玩越想把它們捏爆」

    「謝謝,小明很有眼光啊」

    婁藝蕭對程明莫名其妙的誇獎有些不知所措,隻得隨口感謝一下他的誇讚。

    「姐,我誇你的腿和奶子,你不能這樣回應哦」

    程明享受著婁藝蕭雙腿為自已腿交,嘴裡仍沒放過她。

    「不能這樣說?那要怎麼樣?」

    「你得說『請狠狠的插我的腿,用力捏玩我的奶子吧』之類的話來表示感謝才行」

    「哦,這樣啊」

    婁藝蕭雖然有些不明所以,不過程明的話她還是很相信的,聽到程明這麼說,她便開始構思起來,應該怎麼表示感謝。

    「嗯??小明??喜歡的話,請用大肉棒狠狠的插我的腿吧??還有奶子??也請儘管玩弄,我來按住你的手,不許鬆手哦!」

    婁藝蕭一本正經的說著這般淫蕩的話語,刺激的程明慾火更上一層樓,雙手緊緊握住一對嬌乳,肉棒在她雙腿間抽插也更加用力,婁藝蕭的一雙黑絲美腿不斷被程明身體撞擊,兩隻玉足搭在程明左肩上,原本套在腳上的高跟鞋在衝擊下已經從腳跟脫落,僅前端掛在她腳尖上,隨著程明的衝擊不斷搖擺著。

    被搭在肩上不斷搖晃的兩隻黑絲小腳誘惑著,程明也忍不住了,抓住婁藝蕭一隻右腳,把肉棒從她腳跟處插進她的高跟鞋內,把她的高跟玉足套在肉棒上狠狠擼動,又把她左腳上的鞋子拿掉,直接握住這隻裹著厚黑絲襪的小腳丫送到嘴邊一口咬住,含在嘴裡舔舐。

    「啊,程明,你這是做什麼?」

    「什麼東西弄到我腳上了??啊??熱的,黏黏的液體??什麼嘛?」

    在婁藝蕭的疑問聲中,程明不管不顧,狠狠插著她一隻穿著高跟黑絲的玉足,嘴裡咬著另外一隻,放開精關,在她高跟鞋腔裡怒射一發。

    「姐,你的絲襪剛才做了貢獻了」

    「是嗎?怎麼了?」

    「讓需要它的人,我,感到快樂了唄,我可是在你腳上舒舒服服的射了一發」

    「哈哈,那真是太好了」

    婁藝蕭笑著說道,之前對於自己穿絲襪浪費布料的事情,內心十分愧疚,現在看到自己的絲襪可以讓需要它的人得到快樂了,自然十分開心。

    「那這些黏黏的液體是?」

    「嗯,這些是你用絲襪讓我得到快樂的回報,一些可以保養足部的好東西」

    程明說著,把婁藝蕭的右腳送進那隻被精液灌滿的高跟鞋,頓時好多精液溢了出來,婁藝蕭穿著黑絲襪的右腳也被完全浸泡在程明的精液裡了。

    「這樣是不是有點浪費啊?」

    婁藝蕭看著溢出的精液皺眉。

    「不必擔心,這樣的液體我肉棒裡還有好多,再擠出來就可以」

    「是嘛,那就拜託你了哦,我的左腳可還沒保養呢」

    婁藝蕭嬌俏一笑,向程明的肉棒伸出了左腳

  ........................................................................

   「小明,快進來」

    婁藝蕭面色潮紅的引著赤裸著下半身的程明進來,一步一步的走進屋裡,踩過的地闆都留下些水漬。

    「你先幫我把這些打包了,我再進去收拾一下」

    「好?」(婁藝蕭進裡屋,程明開始拿透明膠封箱。

    這時冰箱響起嗡嗡聲……)「什麼聲?」

    程明有些納悶,便走過去看看。

    「這冰箱怎麼這動靜啊?是不是壞了?」

    「正修著呢」

    修叡從冰箱後面鑽出來,把程明嚇了一跳。

    「唉呀我去!這還有個人啊」

    修叡打量一下程明「你是送快遞的啊?」

    「昂∼∼∼」

    「穿得像唱大戲的。哈哈……」

    程明挑了挑眉毛:「你是修家電的啊?」

    「昂∼∼∼」

    「我看你像張飛變的。」

    修叡樂了,對程明笑道「兄弟你聊天挺會抓特點吶,怎麼大過年也不休息嗎?」

    「你這不也沒休息嗎?幹咱們這服務行業的啊,隻要客戶召喚,必須馬上出現。」

    「說的太好了,啊,辛苦了,來,喝一個。」

    修叡從冰箱拿兩瓶飲料,扔給程明一瓶。

    修叡正喝著,程明突然大喊:給我吐出來……修叡立馬噴出……「幹啥呀?」

    修叡被程明整的一頭霧水。

    「你幹啥呢?」

    「我喝飲料呢。」

    「從哪拿的呀?」

    「冰箱裡呀?」

    程明怒斥道:「你修冰箱的,就可以隨便喝裡邊飲料啊?你要是修下水道的,那裡邊東西就可以隨便扒拉唄?」

    「兄弟你說話怎麼那麼埋汰呢?」

    修叡被程明調侃,臉上有些掛不住。

    「不是埋汰,你喝人飲料你不得給人打聲招呼?」

    「我還用打招呼嗎?」

    修叡心中委屈,我是這家男主人啊。

    「哎呀,你多啥啊?還大大咧咧的,真以為自己是張飛呢?額哈哈哈哈……」

    程明出言嘲諷道,說著說著自己笑彎了腰。

    修叡氣急「你說你這人,我好心好意給你拿瓶飲料,然後你還說我……」

    「行了,大過年的,都不容易啊,這事兒啊,我替你抗了。」

    程明一拍胸脯,作豪邁狀。

    「他替我抗了?我明白了,他把我當成修家電的了!」

    修叡這才想明白了關鍵。

    「兄弟,跟你說實話吧」

    修叡笑著走上前去,打算告訴程明他是這家男主人的事實。

    「我呀,其實是……」

    砰的一聲,裡屋的門被打開了。

    「小明……」

    婁藝蕭抱著個小箱子,從裡屋走了出來。

    婁藝蕭看見修叡站在程明旁邊,問道:「你在這兒幹嘛呢?」

    「我跟他說兩句話」

    「你冰箱修好了嗎?」

    「沒有啊。」

    婁藝蕭怒道「沒修好聊什麼天兒啊,趕緊修,修完好走啊!」

    「噢,修修……」

    修叡逃也似的回到了冰箱後面。

    「小明,來,你看我的衣服」

    婁藝蕭得意的站到程明面前,讓他欣賞自己的傑作。

    「姐,你把胸口剪兩個洞出來幹什麼啊?」

    雖然是自己下的暗示,但程明還是裝作不知情的問道。

    婁藝蕭得意道「當然有妙用,這一來呢,我為國家省布料,二來呢,也放便你來驗證我有沒有穿胸罩啊,一舉兩得」

    「姐,你這想法真不錯」

    程明雙手通過婁藝蕭胸前的兩個洞握住了她的雙乳,輕輕揉捏幾下。

    「那你萬一胸口冷了怎麼辦?」

    「不是有你在嗎?」

    婁藝蕭白了程明一眼「冷了我就把你的手拿到胸口取暖不就可以了,怎麼,你不願意幫姐?」

    「嘿嘿,怎麼會,怎麼會,隻要姐有困難,幹啥我都隨時願意」

    「這還差不多」

    婁藝蕭說完,掀起自己的裙子,露出雙腿之間被剪開的褲襪襠部。

    「我把這兒也剪開了,反正有你在,不會讓我感到冷的對吧?」

    「是是是,義不容辭」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聽到程明連聲肯定的答複,婁藝蕭才露出滿意的表情。

    「對了,姐,有個事」

    「怎麼?」

    「我剛才渴了,沒忍住,跟冰箱裡拿瓶飲料給喝了」

    聽到程明說起這事,婁藝蕭柳眉微皺,一臉不爽的看著程明。

    「小明,不是我說你啊,你也太把自己當外人了啊!」

    婁藝蕭用力的拍了一下程明,臉上帶著埋怨。

    「當初你可是答應姐,喝茶喝水的時候,要用姐的嘴來當杯子喝水。飲料多的是,想喝就喝,可你得學會用杯子喝水啊」

    「姐,我一時忘了這茬,您消消氣」

    「哼」

    婁藝蕭扭著雙腿,坐到了沙發上,氣鼓鼓的看著程明「姐現在有點冷」

    「好?,姐,我來給你賠罪」

    程明忙不疊的來到婁藝蕭身前,分開她的一雙黑絲玉腿,掏出肉棒頂到她雙腿之間私密之地,本該被褲襪遮住的地方現在卻因為褲襪襠部被剪開而毫無遮攔。

    「啊∼」

    一根烙鐵般堅硬灼熱的棒子插進婁藝蕭的下體,讓她不禁尖叫出聲,性急的程明還未做任何前戲,便直接捅了進來,還未有幾分濕潤的陰道讓二人都沒得到多少快感,甚至還讓婁藝蕭有些難受。

    不過程明的慣有風格便是一力降十會,把婁藝蕭壓在沙發上就是大力狠插起來,肏的婁藝蕭嬌呼連連。

    「姐,被我肏的暖和了嗎?」

    程明邊肏婁藝蕭邊問她。

    「啊啊∼??好??好暖和??嗯∼??小明真??真能幹啊??」

    「呵呵,姐,我肏你肏的有點口渴了」

    「嗯∼??啊∼????姐??姐喂給你??啊∼」

    婁藝蕭被程明大力肏幹著,在他迅猛有力的撞擊身子不斷顫動,幾次伸出手去拿那個飲料瓶,卻在即將拿到時被幹的手軟,拿不住瓶子。

    「喔∼??小明??姐被你弄得好暖和??渾身暖洋洋的??沒力氣了??」

    婁藝蕭嬌喘著說道,不能幫程明倒水讓她感到十分愧疚。

    「沒事,姐」

    「小明??你??啊??你把飲料拿過來??嗯??倒進姐的嘴裡??啊??用??用杯子喝」

    「好?」

    程明答應一聲,一邊肏著婁藝蕭一邊拿過那邊的飲料,擰開瓶蓋,向婁藝蕭嘴裡倒了一點。

    「唔嗯∼」

    婁藝蕭不小心自己嚥下一點,這讓她更加著急了,忙把眼睛閉上,仰起脖子張開小嘴,等待程明飲用她嘴裡剩下的飲料。

    「嗚∼」

    感覺到小嘴被吻住,一張大嘴在吮吸著自己口中的液體,發出稀溜溜的聲音,婁藝蕭這才放下心來,努力把口中混合著香津的飲料送進程明嘴裡,供他解渴。

    「從姐嘴裡喝的飲料就是比直接喝要好喝啊」

    程明滿足的舔了舔舌頭,調笑道。

    「嗯∼??想??想喝水了就跟姐說??姐喂你」

    在那邊修空調的修叡偷偷看過來,見到婁藝蕭溫柔嬌羞的樣子,真把他大吃一驚,甚至沒注意扳手從手裡滑落,掉在地上弄出不小的聲響。

    婁藝蕭也被這聲音吸引到了,向那邊望了一眼,正看見偷懶往這邊看的修叡,頓時怒起,對他大吼一聲:「快修∼∼∼∼啊∼」

    修叡嚇得趕緊縮了回去,心道這才是那個他熟悉的老婆啊。

    那邊程明也對著婁藝蕭發起了最後的攻勢,把她壓在身下,肉棒像打樁機一樣不斷抽出插入,弄得婁藝蕭腦中再無其他念頭,被一波波湧來的快感佔據,隻知道雙腿緊緊纏住程明腰間,雙手也在程明背後扣住不分開。

    「啊∼??好深啊??好??好滿足??嗯∼???啊∼∼∼」

    程明猛肏之下,肉棒再次暴漲,本來便沒有完全插入的肉棒在變得更為粗長一些後,直捅而入,婁藝蕭緊閉著的子宮頸面對這根肉棒幾乎沒有抵抗之力,被輕鬆捅開直插子宮深處,把大量濃稠的精液盡情灌注進這個婁藝蕭孕育生命的神聖所在。

    「好多??好燙啊????」

    程明的肉棒像高壓水槍一樣不斷的在婁藝蕭子宮內爆射出灼熱的精液,每一股精液重重的衝擊她的子宮壁時,都能帶起她一震小高潮,源源不斷的遠超之前的快感讓婁藝蕭感覺像要升天了一樣,終於,在程明射出最後一股精液後,發現婁藝蕭已經被刺激的暈了過去。

    「唔,這逼真夠騷的,都被我肏暈過去了,還這麼用力夾我的肉棒」

    程明淫笑道。

    雖然剛剛射出一發精液,不過對於他來說轉瞬便可以恢復最佳狀態,肉棒還是保持著巔峰,插在婁藝蕭的子宮裡,享受著她緊緻的陰道與子宮的擠壓。

    婁藝蕭雖然被程明肏暈,可盤在他腰間的一雙黑絲美腿卻一點也沒放鬆,還有扣在程明背後的雙手,這下程明也沒法與她分開了,隻好任由她纏在自己身上,狠狠捏了兩下她圓潤挺翹的屁股出氣。

    看到那邊埋頭幹活的修叡,程明笑了笑,托著婁藝蕭的屁股,向他那邊走去,掛在身上的婁藝蕭隨著程明行進不斷被拋起落下,肉穴也更好的磨蹭著程明的肉棒,萃取更大的快感。

    「小李逵∼」

    「不是張飛嗎,怎麼又變成李逵了?」

    修叡沒好氣的說道。

    「這不都有鬍子嘛」

    程明雙手抓著婁藝蕭屁股,用力讓她的身子上下運動,使得自己的肉棒在婁藝蕭蜜穴中也運動起來,龜頭更是不斷在她嬌嫩的子宮裡頂撞著。

    「看到沒,關係不到,別喝飲料∼關係夠鐵,才能叫姐∼」

    說完,程明抱著婁藝蕭邊走邊肏回到了沙發上。

    修叡對二人淫亂的姿勢動作視而不見,反倒是若有所思的說道「聽這意思他倆關係挺鐵啊?」

    「不是一般特殊!」

    沙發上的程明聽到修叡的話,驕傲的喊道。

    「那我倒要問問了,怎麼個特殊法啊?」

    修叡一臉納悶的跟了過來,坐在二人旁邊,婁藝蕭緊緊纏著程明的身體,被他以女上位不斷肏幹著,修叡身上還被二人的交合處衝擊而濺到好幾處水花。

    「你想知道啊?」

    「啊」

    「聽我跟你說啊,這是咋回事呢」

    程明頓了頓,清了清嗓子準備講故事。

    「是這樣,我負責這片小區的快遞,我姐是個愛心志願者,經常捐東西,一來二去的,我們就熟了」

    「哦,那她都捐什麼東西呢?」

    「一般是捐一些生活用品給需要它們的人,我也是其中之一,每回我上門的時候,隻要我提出要求,姐都會十分爽快的把她身上穿著的內衣脫下來捐給我,讓我帶回去打手槍」

    「然後呢?」

    「姐的內衣殘留著她身上的味道,我一般擼起來就忍不住射到上面,然後再還給她時,她真是個善良的女人啊,從來不會嫌棄,每次都是當著我的面把沾滿我精液的內衣換上」

    「那有點不衛生啊」

    「後來,我每回上門的時候,姐都會幫我倒杯水,她的嘴就是我用的杯子,每回喝起來,水都是甜的。」

    「這些都說明了,我姐心裡有我」

    「她心裡有你!?」

    修叡驚道。

    程明呵呵一笑「我姐是個善良的女人,她心裡總能裝著別人」

    「哦,這個解釋還說得通」

    「那回我姐得知我沒有女朋友很寂寞,主動把她自己捐給我使用,我第一次肏她的時候,把大肉棒插進她小屄的時候,嘖嘖,隻有一個感覺」

    「啥感覺?」

    「前半段緊的像處女,後半段根本就是處女,我姐當時第一次被我肏都蒙了,沒想到原來可以插這麼深」

    「可惜了,這麼好一個女人,沒有男人照顧著」

    程明摸了摸懷裡婁藝蕭的胸部「看看這又大又軟的奶子」

    又拍了拍婁藝蕭的腿「看看這又長又勻稱的腿」

    「浪費多可惜?」

    聽程明說這話修叡就不高興了,質問道「你有何依據,說這個家裡沒有男人?」

    「這裡我經常來啊,當然比你瞭解」

    「經常來?比我瞭解?」

    「那當然,我姐基本上每天都要找我來寄件,我當然對她家有沒有男人十分瞭解啊」

    「而且我姐經常很有情趣,有一天想要體驗貧困山區女童的生活,換上一身童裝寄件,當時看的我就硬了,忍不住撲過去把我姐抱住了,先狠狠肏了她穿著白色童襪的腳丫,再把嘴巴蜜穴屁眼一個不剩的肏了個遍,當天我們兩個人連在一起整整一天,就連填快遞單都是我用後入式肏著她,把單子放在她背上填寫的。」

    修叡本能的覺得程明說的哪裡不對,但有想不出來是哪裡,隻能獨自懊惱的想著。

    「你啊,是我在我姐家裡見到的第二個男人,嗯,除了我自己之外的」

    「第二個?那頭一個是誰啊?」

    「那天我來取件,我姐一開門,我一眼就看見有個男的赤裸裸的就躺在沙發上!」

    「赤裸裸的?」

    「媽呀,又不嚴謹了」

    程明捂著嘴笑道。

    「還搭著條浴巾」

    「那有什麼用啊!」

    「不是,後來我一打聽才知道,原來他呀,是她家鄰居」

    「你看你不說清楚,鄰居,過來??」

    修叡聽了程明的話,原本有些放心了,忽然反應過來,大聲說道「這鄰居也不行啊鄰居!」

    「不是,人家那理由賊合理,家裡熱水器壞了,上這來洗個澡」

    修叡怒髮衝冠「他家熱水器就爆炸,也不能上這兒洗澡來啊!」

    「是呢,後來就讓她媽給抱走了」

    「他媽?」

    「還給抱走的?」

    修叡有些迷糊了。

    「對啊,一個兩歲小男孩,這麼高吧,橫豎一邊寬,體型跟你差不多,哈哈」

    「跟誰差不多啊?小男孩你不說清楚了嚇我一跳」

    「吵吵什麼玩意啊?小男孩不是男的啊?」

    「是倒是,就是這玩意你形容的??太不嚴謹了」

    「就怨你,誰讓你在這瞎打聽」

    「不是我瞎打聽啊,是你說的太引人入勝了」

    程明又跟修叡聊了一會兒??(此處簡略大量無肉劇情)這廝果然對我姐有所圖啊!程明心中想到,我一定得保護好我姐,這麼好的一個人,不能讓其他男人染指。

    這樣想著,程明又在婁藝蕭子宮內射出一發子彈,或許是被他射精刺激,婁藝蕭迷迷糊糊的醒轉了。

    「小明,好像還有一箱,你打包好了沒有」

    婁藝蕭醒來第一件事,便是詢問快遞。

    「姐,先別提這個了,我剛才跟他聊天,發現,發現他對你有所圖!」

    婁藝蕭也是一頭霧水,修叡是她老公,對她有所圖是從何說起?「他還說你長的水靈!」

    這回婁藝蕭倒是笑了起來,聽到老公誇自己還是很讓她開心的。

    旁邊修叡也跟著笑起來。

    「把你猥瑣的笑容收起來!」

    程明怒斥一聲,嚇得修叡趕緊住嘴。

    「姐,以後別啥人都往家裡領,一切不以修冰箱為目的的修冰箱,都不是好冰箱」

    「我是她老公」

    修叡弱弱的說了一句。

    「哈哈哈哈」

    「你喝多了?」

    程明像聽了天大的笑話一樣,對修叡的話隻當醉話。

    「他是你姐夫」

    抱在懷裡的婁藝蕭忽然說了一句話。

    程明對修叡說「聽見沒,還說是人老公呢,我姐都說了,你是我??姐夫!?」

    反應過來的程明大吃一驚,隨後捂臉感覺沒臉見人了,之前原來是鬧了個大烏龍。

    「不行,我今天太不嚴謹了」

    「我告訴你??」

    「給我小點聲!」

    修叡這回終於翻身,想嘲笑一下程明,話剛說一半,被婁藝蕭喝住。

    「有話好好說!」

    「小明啊∼你聽姐夫說,這事真不能怪你,姐夫還得謝謝你呢,通過這事啊,姐夫知道了自己對這個家照顧的還是不夠,這段時間,多虧你幫我照顧你姐了」

    「這倒是,這段時間我姐的屄裡就沒斷過我的精液,看把我姐滋潤的,比之前還漂亮了」

    「所以,老婆,從今天開始,我決定以事業為重,賺錢養家,既然小明把你照顧的這麼好,以後還是要拜託小明了」

    「這才像個男人樣」

    婁藝蕭笑道「你呀,好好跟人小明學學,他當老公啊,肯定比你強」

    「我給誰當老公啊,我連個對象都沒有」

    程明傷心的樣子打動了婁藝蕭,婁藝蕭轉過頭去,對修叡說道「老公,我跟你商量個事唄」

    「什麼事?」

    「小明是個好小夥,我想把妹妹介紹給他」

    「可以啊!」

    「那就這麼說定了」

    婁藝蕭俏皮一笑,轉過身來對程明說「到時候介紹你們認識,讓你給我和妹妹倆人當老公!」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