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33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你還真別說R
Crawler | 2016-11-26 15:37:31

  夫妻之間,不管丈夫有多帥,妻子有多美,性生活有多和諧,時間久了,總會倦的,總會慢慢的缺乏了以往的激情!無法否認,我和妻子之間也一樣!結婚幾年後,特別是有了小孩,我們之間的性生活便漸漸少了起來,就算是有,也像是彼此敷衍似的,沒有多少前戲,勃起,插入,射精,然後自顧自的睡覺。

    妻子其實蠻漂亮的,身材也很好,可是已經慢慢的失去了對我的誘惑力!最近兩年,每次和妻子做愛,我都會在自己腦海幻想著正在操著別的女人,或是性感的同事,或是風騷的熟婦,甚至是豐滿的友妻,只有這樣的幻想,才會讓我的勃起會更加的持久一點,但是漸漸的,這樣的幻想也失去了作用,直到腦海裡猛地出現一個情景:妻子被別的男人在幹,這樣的場景居然刺激的我興奮不已,下體勃起的硬度和堅持的時間也比遺忘好上太多太多。

    其實不必否認,相信很多的男人都曾有過這樣的想法,暗裡不停的幻想著妻子被別的男人強暴,交配,內射,以達到自己的性興奮,可明裡又覺得這種想法的陰暗和齷齪,可事實上,這樣的男人並不少,甚至有的人已經這樣在做。

    有了這種想法,好幾次我在和妻子做愛的時候,在她興奮起來時就不停的問:「想不想跟別的男人做愛啊?有沒有被別的男人操過?」

    之類的問題,起先妻子總是白我一眼,還罵我「神經病」,問的多了,妻子便生氣起來,問我為什?會問這?變態的問題,我便裝作很偉大的樣子來回答:「我覺得我們的性愛已經很平淡了,如果你在別人身上得到更大的性愛高潮,我是心甘情願的,只要你快樂,我也就快樂!」

    妻子主動的回應著我,很認真的回答我:「我從來沒想過被別人幹,我這輩子就只被你幹!你讓我已經很滿足了!」

    聽到回答,感覺到妻子的真情,心裡也便有些感動!可是事後再回味一下,就覺得不以為然,因為妻子在性上面總是缺乏主動,往往是我想了,才會給我,更有時候是要上幾次,才勉勉強強的敷衍我一下,而且也很少達到過高潮,不像年輕的時候,每一次都能來幾次高潮,很興奮的時候又喊「救命」

    又喊「我被你幹死了」

    之類的言語,這才是真正的高潮,喊出的話語也是情不自禁的!那時候便不免想,一個女人對自己的丈夫沒有性要求,有也是如此敷衍,那?這個女人要?就是性冷淡,要?就是外面已經有了別的男人,對自己的老公已經沒多大性趣了!想到這裡,一般的男人肯定會覺得自己的憋屈,為自己可能戴上了綠帽子而憤怒不已,但是坦白講,我卻沒覺得有多少難受,畢竟,我在外面也有著女人,結婚前有,結了婚也有,並且到現在也保持著一兩個的炮友,我並不像別的男人一樣,自己可以有無數炮友情人,妻子卻必須得忠誠於自己,如果知道妻子外面有男人,並且在他身上得到了我沒有給她的快感和高潮,我是不會介意的,我甚至希望她能通過這個來調節和我的性生活上的和諧。

    可是偏偏沒法問出點什?來或者看出點什?來,想想也好笑,我在外面有炮友,難道妻子問一下我就告訴她了?不過接下去的每次性生活我都會問這?些問題,有一次妻子忽然回答說有,已經被別人幹過,而且幹的很爽,還想和他做愛,聽到她這樣的回答,我半硬不軟的老二迅速雄起,那次把妻子也插的出現了少有的高潮,事後我又問,妻子回答我說是因為看了我檔夾裡留存的那些換妻,淫妻小說,所以這次就這?回答了我,沒想到我真的被刺激到很興奮,她悠悠嘆道:「難道你們男人都這?變態啊?把自己老婆送給別人玩,真能讓你們這?興奮?」

    我只能回答說,這也是性愛上的一個調節方式,妻子又告訴我說:「我不會的,我只有你一個男人!」

    斬釘截鐵,彷彿一個貞烈的女子要立牌坊!我們的性生活繼續在這種時好時壞,時興奮時平淡中進行著,期間,我也會找一下大嫂(我的另一篇文章《嬌羞卻堅定的解開了扣紐的大嫂》)用心的做上兩次,一切並沒有什?變化。

  事情的轉折發生在 一次她們醫學院成教考試的那幾天,妻子在當地醫學院成教繼續教育辦公室工作,邊上縣鎮的醫護人員的資格考試,繼續教育等都會到她們的辦公室報名,學習,並且參加考試,特別是考試,醫學院便會從別的地市或省市有關部門邀請過來一兩個老師幫忙監督,監考,歷年來都是如此,這幾天也是妻子最忙的幾天,白天忙著學校的事,晚上還要陪外來的老師吃飯,由於我也知道是她們整個部門的人一起陪吃陪玩,不過外來老師的住宿問題是由我妻子安排的,以前我也有好幾次聽她在我面前打電話給賓館訂房間,那家賓館也因為跟她們學校熟悉了,只要一個電話就能訂下來,我也從不去在意,其實我內心更是隱隱的希望真有什?事情發生呢!然後那幾天也基本回的比較晚,可是有那?一天,我發現妻子在八點左右回來,一回到家就直接拿著換洗內衣走進衛生間直接洗刷,然後出來時換下來的內衣已經洗掉,因為原本我們的習慣都是在睡前才會洗刷,換下的衣物都是到第二天才洗,所以妻子的舉動引起了我的註意,我再回想了下,彷彿以前只要她們學校安排考試有外來老師來的時候,也出現過幾次這樣的情景,回來就躲進衛生間洗澡,然後內衣褲直接洗掉,因為上了心,我知道這裡面一定有問題了。

    又隔了一日,妻子依舊是回來直接奔衛生局洗漱,中途她的電話響起,她出來接電話,我說要上個廁所,迅速進了衛生間,看到她的內衣褲剛丟在盆裡還沒來得及洗,我抓起她內褲一看,看到襠部有著一灘濕濕的印記,一絲白白的粘稠液體,我拿起來一聞,聞到了兩種味道,一種是妻子的體味,另一種只要是個男人都能聞的出來,那是精液的味道,我相信對這個氣味是沒有人會聞錯的。

    那一剎那,我心裡湧起的不是委屈,不是被戴了綠帽的憤怒,而是興奮,激動,一種亢奮的情緒,哼哼,平時在我面前裝的一本正經,背地裡早已經跟別人有了一腿,但是這種氣味是沒法留作證據的,我將內褲丟回洗衣盆,直接出了衛生間,看到妻子在門口等著,見我出去了,立馬閃進去洗衣服,我淡淡的說了句:「怎?這?勤?不是都明天洗的嗎?」

    妻子低頭搓著衣物,回答的聲音倒也聽不出什?狀況:「順手洗了唄!」

    當天晚上我要跟妻子做愛,妻子沒有拒絕,但也並不熱情,我又問往常的問題:「想不想被別的男人插?插過幾次?」

    妻子一邊哼哼著一邊回答著一直重複的答案:「不想,我不願意!」

    我也不多說,因為知道妻子肯定已經讓別人上過,腦子不停幻想,也便很興奮,速速的射了,當我躺下來的時候又很漫不經心的說:「如果想就告訴我,我真不介意!到時戳穿了反而不好!」

    妻子大概因為理虧,依偎著我,手指撥弄我的乳頭,說:「你別多想了,我不會的!」

    沒有證據,那?我是沒法從這種談話中戳穿她的,但是一個計畫在腦中形成了!我知道他們學校給外來老師安排的賓館叫「凱越賓館」,就在她們學校附近,第二天傍晚,跟一個妻子不太熟的朋友借了車,停在賓館門口不遠處等,果然,大約在6點多,我看到妻子一個人走進了賓館大門,我迅速拿起手機照了一張,又過了一會,看到一個高個子戴眼鏡的男子也走了進去,不過我不確定是否就是這個人,畢竟我沒見過,但是看到妻子是一個人走進去的,看來他們也比較小心翼翼,我在車上又等了10分鐘左右,期間抽了根菸,想想也差不多了,就直接走進了賓館,徑直往櫃臺走去,服務小姐站起來歡迎,我直接說:「你好,醫學院給我開的房間是哪一個?請把門卡給我!」

    服務員查了下告訴我:「您好先生,醫學院這次在我們這裡只開了一間房,而且已經有人入住了!」

    我故意罵罵咧咧:「靠,這個醫學院也太小氣了,只給我們開了一個房間啊?行了,我知道了,請問是房號是多少?門卡也給我吧!」

    「房間號碼是302,但是對不起先生,門卡已經都被拿走了,要?你自己再聯繫一下她們,問問看!」

    我點了下頭,對服務員說了聲謝謝,便直接上了3樓,來到了302的門前!此刻我的心砰砰亂跳,我環顧了下左右無人,便將耳朵輕輕貼在門上偷聽!這個賓館並不是一個高級賓館,所以門的隔音不是非常好,我可以隱約聽到裡面傳來了很急促的呻吟聲,雖然低,但是我還是聽出了這肯定是老婆的呻吟,中間他們低沈的耳語著什?,但是這個聲音就聽不到了,我退開幾步,往門下望去,一陣驚喜,原來這個門並不是完全密封的,稍微留了一點點的縫隙,我從上衣袋裡摸出一隻細細的錄音筆,輕輕的插入門的縫隙,雖然不夠深入,但是我想應該能錄的比較清晰的,在我放錄音筆的時候,我也趴在縫隙邊聽了一下,妻子的喘息很急促,隱約聽到她在說:「再深一點,再深一點,啊……啊……!」

    我的雞巴很不爭氣的翹了起來,真是刺激!聽著老婆在別人的插弄下這?呻吟,比我自己幻想的更加讓我興奮!我怕會有人經過,所以只聽了一點點就站起來,往邊上走開,拿起手機撥通妻子的號碼「嘟……嘟……」

    響了很久,妻子沒接,我又重新撥,又響了很多下,妻子的聲音才響起:「餵!」

    大概是剛剛經受了快感高潮,妻子的聲音雖然已經壓抑了喘息,但還是能聽出有一絲的顫抖,我只問了句:「什?時候回來啊?」

    「8點左右吧!」

    我看了看表,7點都還沒到,看來那個男的也挺強的,連續做了3天了,現在還要再做一個小時,起碼這個強度現在的我是做不到的,我「哦」

    了一聲,便掛斷了電話。

    我在賓館邊側的一個小陽臺上又抽了幾根菸,大概又過了40分鐘左右,走到門口,拿起錄音筆便走了。

    一到家裡,我便迫不及待的拿出錄音筆,連上音響,瞬間,妻子的呻吟和喘息聲便在房間裡響起:「啊…啊…再深一點,再深一點,就這樣頂著,好舒服!」

    一個男聲也急促的喘氣著:「我馬上要出來了!」

    妻子的聲音:「嗯,射進來,給我!」

    男聲一聲低吼,彷彿便秘已久拉出來一樣,舒爽的吼了一聲,我的雞巴早已硬起,掏出來正要大飛機,卻沒想到他們結束了,只好作罷,看看後面他們是否還繼續。

    接著聽到的是他們夾在一起的喘息,中間偶有談話「寶貝,幹你就是舒服!」

    「我也是!」

    「知道??每天我在家裡都等著你們來通知我到你們學校去監督,授課!」

    「哼!你有這?好?還想著來監督,代課?」

    「哈哈,當然最主要的因為這裡有個洞可以進啊!」

    「混蛋,就知道你沒安好心!」

    「那你自己說,你喜歡被我幹嗎?」

    沒聽到妻子的聲音,大概是點頭了什?的,接著便是「??」

    的接吻聲,接下來似乎沒有什?發展,也有偶偶私語,但有時聲音太低聽不清晰,有時也夾雜著他們的笑聲,聽著妻子膩膩的,帶著撒嬌的聲音,心裡也不是個滋味,她是有多久沒在我面前表露出這種姿態來了!終於,又過了半個多小時,聽到男聲說:「寶貝,來!」

    「你怎?又這?大了啊?」

    「幹你是永遠都幹不夠的,誰叫你這?風騷?這?迷人?」妻子的相貌還算是漂亮的,乳房雖然不大,但很挺,而且很有彈性,摸上去一點也不軟塌塌的,特別是她的兩個乳頭,儘管也有過母乳餵養,但是她的乳頭卻還很小很翹,平時就算不是過性生活,乳頭也是挺立在外面,不像一般的女人一樣塌陷在乳暈裡,腹部除了一條生孩子的刀疤外,倒也沒什?贅肉,在我眼裡,妻子全身最漂亮性感的要屬她的屁股,圓圓的翹翹的,平時穿個短裙包裹著的臀部,走在大街上還真有很高的回頭率,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妻子的腿不長,脫光了看,就是妻子的上身和下身的長短差不多,如果妻子的腿再長一點,加上她一米六十五的身高,絕對是個性感的長腿美眉。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猛然聽見妻子驚呼:「你又要那裡啊?」

    男的不壞好意的壞笑:「嘿嘿!」

    「不要了吧,前兩天被你弄的好痛啊!」

    我一聽這個,回過味來,興奮的心情中終於夾雜了一絲憤怒,妻子的屁眼都被她搞了?為了這個屁眼,我不知道求了多少次,她都不肯,有次我想強行插入,把她弄的很生氣,幾天不理我,可是沒想到,在這個男人面前,她在我面前一直死守嚴防的菊花洞就這?被輕易的插入,而且還明顯不是一次兩次的事情了。

    男人的聲音:「難道你一點都沒感覺到舒服?!」

    「就算有一點點,但還是痛更多!」

    「曉華,那我輕輕的來好伐?我最喜歡插你屁眼了,你知道為什?嗎?」

    「為什??」

    「你讓我插了我再告訴你!」

    「哼!誰稀罕啊!」

    又一陣沈默,或許是在做準備工作,然後終於聽到妻子「啊」

    的一聲呼了出來,那個男人已經插入妻子那我從來沒進入過的屁眼了!儘管對這個事有點不爽,但是聽到他們開始做了,我畢竟還是興奮的成分更多一點,掏出老二慢慢的擼了起來,聽到妻子「啊…啊…」

    的聲音,雞巴也越來越硬,不過明顯的,妻子這次的呻吟並沒有太多快感,據說有些女人被捅肛門也能達到很大的高潮,妻子這裡至少暫時沒有給她帶來快感,但是儘管這樣,妻子還是願意把屁眼敞開了讓那個男人捅,可想而知她對那男人的好!男人的喘息聽著倒是很有些亢奮,然後聽到他一邊喘氣一邊說:「知道我為什?最喜歡插你屁眼嗎?因為你屁眼的第一次是給我的!你對我說你從來沒讓你老公插過,我心裡真的很開心,很驕傲!你老公插過的地方我都插過,我插過的地方你老公還有沒插過的,寶貝,答應我,你的屁眼只屬於我,我不允許你的老公也插進來!」

    妻子的喘息也快速起來,也慢慢的含有了一絲快感興奮,不知道是因為她肛門的快感來臨,還是那男的在做著其他什?刺激她的動作。

    「嗯…嗯…我這裡…嗯…只屬於你,我不會讓…嗯…嗯…我老公插進來的!我……嗯……全身……嗯…都是…嗯…你的…!」

    這一段話大概刺激了那男的,喘息越來越大,而妻子嘴中也只剩下斷斷續續的「嗯嗯…」

    聲,其實我何嘗又不是被他們的喘息對話給刺激的越來越興奮呢??我的左手擼的越來越快,一邊想像著妻子光著身子,那個男人躺在她身上狠狠的捅著她的屁眼,終於,下體一陣酥麻,精液射了出來。

    而那男的也到了,便秘暢通的低吼又一次出現,然後又是夾雜在一起的喘息,然後就什?聲音都沒了,那個點大概是我已經拿起錄音筆走了!發洩了後,泡了杯茶,點了根菸,坐在沙發上休息,等著妻子回來。

    這一天,妻子比前兩晚回來的要更晚一些,看到妻子走進,又默默的走入房間,我跟了過去,看到她果然又從衣櫃裡拿內衣褲準備去洗漱,想到現在的妻子陰道里和屁眼裡都灌過別的男人的精液,我下體便就湧起了一陣衝動,我走進房間,將妻子推倒在床,二話不說就隔著裙子脫去了她的內褲,內褲上果然又有著一灘濕漬,妻子掙紮了一下「你幹什?啊?」

    我一邊解著自己的褲帶,一邊回答:「幹你!」

    「一會睡了再說啊,你昨天不是剛做過嗎?」

    我惡意的回答:「幹你是永遠都幹不夠的,誰叫你這?風騷?這?迷人?」

    這是那男的今天剛跟她說的話,妻子明顯呆了一下,我乘著這個空隙,俯下身去,直接將雞巴對著她的陰道頂了進去。

    妻子的陰道里還很滑,很濕,想起這裡面還殘留著別的男人的精液,而妻子又為了那男人所流出的淫液,雞巴出乎意料的勃起到很硬,我一手狠狠的抓住妻子的乳房,一邊便狠狠的抽動起來。

    大概我剛剛那句話把妻子給噎住了,估計她還在消化那句話究竟什?意思,妻子默默的承受著我的抽插,慢慢的,倒也開始呻吟起來。

    「你怎?了?怎?這?猛?」

    「沒事,就是想幹你,幹自己的老婆!」

    妻子也動情起來,雙腿環繞著我的腰夾起來,雙手扶住我的頭跟我接吻。

    我一停不停的抽動著,妻子出軌的刺激讓我的性能力達到前所未有的強度,幾分鐘下來不停的抽送,已經氣喘兮兮,妻子面色發紅,也是漸漸的達到高潮,她可能也沒想到我今天居然這?堅挺,這?勇猛,是這兩年所沒有過的!我看到妻子漸漸的要達到高峰,猛地停下來問:「想不想讓別的男人幹你?」

    妻子搖頭:「不想,就想被你一個人幹!」

    事到如今,她還這?裝,我心裡一怒,猛地就說:「那你剛剛去幹嘛了?你們晚飯是在凱越賓館的302房間吃的嗎?」

    我可以明顯感受到身下的妻子身體猛地一僵,呆呆的看著我,語氣再也沒有了理直氣壯:「你什?意思?」

    我沒有回答,站起來打開音響,妻子和男人在賓館偷情的聲音便傳了出來,而我繼續將老二插入妻子的陰道,慢慢的抽插著!這個時候妻子的表情是很豐富的,看到她眼眶裡慢慢濕潤起來,我知道她要準備道歉之類了,果然,妻子低聲的說:「老公,對不起,我…!」

    我一把摀住她的嘴:「不要跟我說對不起,我跟你說過,如果你想被別人幹,就去幹,只要你快樂,我也會開心的,我不是隨便說笑的,只是這個事情我本來想是聽你自己說出來的!」

    妻子一把抱住我低聲哭泣,我抽動個不停:「現在告訴我,你想不想被別的男人插?」

    過了一會兒,才聽到她低聲說:「想!」

    「那你有沒有被人幹過?」

    「有!」

    「有過幾次!?」

    「很多次!」

    「被別的男人幹爽不爽!?」

    「嗯,很舒服!」

    一切的對話都在我的意料中進行著,我知道現在我無論是問什?問題,她已經沒有必要再對我撒謊了。

    「除了我外,你被幾個男人幹過?」

    這是額外加的問題,以前連前面的問題都沒回答,更別說這個了,然而妻子的回答「兩個!」

    靠,居然已經有了兩個男人,但是這種情況下,數位已經是很蒼白了,我只是覺得我自己的性能力又回到了20多歲時,有力,有硬度,妻子在一邊承受我衝刺的情況下,一邊又回答我問題的狀態下,大概也感受到了那份刺激,那種久違了的高潮胡言亂語也終於再次出現:「老公,你頂到我最裡面了!啊…啊…老公,你好棒!!…老公,射進來,我再給你生個兒子!」

    這一刻我是有點喜悅的,妻子終於又回覆當初的風騷,儘管這個風騷是有別的男人引起的,但是這也是我的盼望啊!我緊緊抱住妻子的身子,用力的頂著她,在她耳邊說:「老婆,我說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允許你跟別的男人做愛,你看,我們有多久沒像今天這樣了,我要的就是這樣,性生活還是像以前一樣充滿激情!只是你自己要小心,別對他有感情!」

    妻子不停的點頭:「老公,謝謝你!」

    我猛地撐起身來:「老婆,我想捅你後面!」

    妻子點點頭,翻過身來,微微的撅起屁股等著我的插入,我望著她的屁眼,明顯有著被幹過的痕跡,還沒有完全閉合,心裡也不知道是什?滋味,以往時候想要插她菊花,她是死活不同意,今天被我抓住把柄,才這?毫不猶豫的向我敞開,如果不是這個原因,我估計還沒法得逞。

    整個屁眼還紅紅腫腫的,也能明顯的看到還有點濕意,我挺起還很堅硬的雞巴直接插入,毫無阻礙,順暢的一插到底,妻子輕輕的哼了一聲。

    捅菊花我並不是第一次,但是妻子的屁眼卻是我第一次插入,感覺真的很爽,但是隱約中又有一股酸味,因為第一個進入的畢竟不是我,而是她的姦夫,男人都有一種處女情節,此刻的感覺就好比自己的妻子被奪走了第一次。

    陰莖被妻子的屁眼包裹的很緊,很舒服,我慢慢抽動起來:「今天怎?這?爽快的就答應了?以前不是不讓我插的嗎?」

    「我怕痛!」

    妻子回答,我微微冷笑:「那被他插就不痛了?」

    妻子明顯被我情緒的浮動給弄的不知所措,她將頭埋在枕頭上,輕輕回答:「對不起,以後我再也不見他了!」

    「為什?不見?你捨得嗎?老實回答我!」

    妻子無語,我狠狠的頂了幾下,大概太用力了,妻子的呻吟有點痛楚,我不依不饒:「說啊,你捨得嗎?你跟他做的時候不是很舒服嗎?」

    妻子大概也慢慢摸清了我的思路:「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不見他了!」

    「我同意!」

    「那我就見,你自己也說,我被別人幹會讓你很興奮,那我就去被他幹,我也很舒服!」

    妻子的回答也亂語起來,我想這種刺激不單單是針對我的,對她也有了一定的刺激,我「撲哧撲哧」

    的迅速抽動起來,音響裡的呻吟喘息似乎也在襯托現在的性愛,讓人聽在耳裡極為亢奮,妻子的呻吟似乎此刻露出了一絲快感,「啊啊…好舒服」,腦中的幻想加上屁眼的緊裹,我很快的就射了!我氣喘籲籲,躺在床上不停的喘著氣,妻子起身去衛生間拿了熱毛巾給我擦拭,我心裡暗自得意,以往這些都是我做的,可是此刻妻子出軌的把柄捏在手裡,到底讓妻子來了一個大轉折,我心想這也不錯啊,雖然自己戴了個帽子,但是至少我也不虧,因為我外面也有女人,能這?想便自然不憋屈在心裡了,而且有了這一次的證據,以後就算我的事也敗露了,至少不會鬧出大問題來。

    妻子做好善後工作,乖巧的在我身邊躺好,依偎在我懷裡,雙手開始輕輕撥弄我的乳頭,妻子的這個動作我一向很喜歡,男人的乳頭也是個敏感區域,妻子撥弄乳頭也是我們的性愛裡必不可少的一個動作,時輕時重,時慢時快,很多時候,我會讓她這樣的撥弄出快感,然後直接忍不住射精。

    妻子什?話都沒說,激情過後,人的理智也會慢慢回來,不會像性愛時那?無所顧忌,妻子不知道該怎?說,那?就讓我來說:「你心裡還是喜歡和他做的吧?不用否認,不喜歡就不會發生那?多次關係了是嗎?」

    妻子默默點點頭:「我也沒想到會這樣!」

    「他比我厲害多了吧?」

    這又是男人的自尊心作祟了,每個男人都想自己是最好的,可是有時想想,如果你是最好的,為什?妻子還會跟別人做呢?妻子搖頭:「也不是,但是跟他做,我也不知道為什?,會很興奮!老公,對不起,我本來真沒想過會這樣,那一次我喝的有點多,他把我帶賓館裡,說話哄我,又那?對…對…我,我沒忍住,所以…」

    「好了,老婆,你也不要對我有太大的愧疚,我老早就跟你說過,只要你喜歡就去做,只是以後希望你們一起的時候你跟我說下,好嗎?你在他那邊享受了快樂,我希望回來的時候對我這個老公也能讓我享受下快樂,沒有他,按照我們現在的狀態,遲早也會出事!」

    妻子默默點頭,我估摸著心裡快活著吧,自己的老公允許她與姦夫繼續享受著出軌的快樂?!坦白講,我們的性生活確實從那次攤牌之後變得比以往更加和諧,更加如魚得水,妻子在床上的表現也會越來越風騷,越來越膩!但是我知道,妻子對那個男人是有一定感情的,女人不像男人,男人和別的女人做大部分還是為瞭解決性衝動,而女人如果對一個男人沒有好感,一般也不會對別的男人敞開自己的雙腿,當然,實在太饑渴的女人我也無法估計,她們醫學院的考試、授課還是像以前一樣一兩個月一次,有時那個男的不一定來,那時候的那幾天,妻子的臉上明顯能看出來不開心,如果來了,妻子在那幾天的笑容也會比較多一點,有時還鬼鬼祟祟的給我打電話:「老公,今晚我回來的晚一點,你先睡,等著我!」

    看來還準備著兩班連續上呢,這女人吧,正經的時候是貞潔的烈婦,而一旦放開,真是騷到了骨子裡!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