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8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東北大花被
Crawler | 2016-10-3 22:43:13

  我老婆是一個很傳統的北方女孩子,身材算是不錯了,一米六五的個子,雖然手臂和腿上稍稍有些嬰兒肥,但是卻會讓她看起來感覺更豐滿。她的雙胸更是傲人,我至今還是不明白老婆為什麼會擁有38D的胸部,在我們身邊眾多的朋友裡我都沒有見過比老婆更豐滿的胸了,除了稍微有點嬰兒肥,真是沒啥缺點。

    經過大學兩年的瘋狂追求,終於在06年結婚。我們剛畢業的時候沒錢買房子,當時便和她的一個同事合租一個兩室的小房子。也是在結婚以後我們才有了第一次,那時候只要碰到老婆滑如羊脂的皮膚,小弟弟就很爭氣的挺起來,老婆也是很順從,只要稍微調情一下,小穴就變得很濕滑,可是我只要一進去就控制不住地加快頻率,所以每次當老婆還在喊「用力」的時候,我都已經精關不保,但老婆從來也不說什麼。

    隔壁的女孩子叫玲玲,長得雖然不是很漂亮,但是身材的確很棒,這跟她喜歡練瑜伽應該有點關係吧!她男朋友是個出租車司機,我喊他峰哥,雖然個頭不高,但是感覺很強壯的那種感覺,他一般一週來兩三次。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和老婆剛做完,打算去洗手間清理戰場,卻聽見隔壁玲玲哭似的叫聲。我倆忍不住好奇,貼在門上偷聽,除了肉體「劈哩啪啦」的撞擊聲,就是玲玲瘋狂的叫聲:「啊……不要啦……要死啦……嗚嗚……」

    「插死你!XX,操你的屄真舒服……」峰哥也呻吟的叫著。

    莫非我聽錯了,他怎麼喊我老婆的名字?我輕聲對老婆說:「峰哥好像在喊你的名字呢!」老婆應該是也聽到了,說了聲「討厭」就回屋了。

    回到床上,想起剛才的事,我的小弟弟又挺起來,我手撫摸著老婆的小腹,當我手指擠進老婆的小穴時,發現比剛才清理前還要濕!我問:「怎麼又濕了,是不是還想要啊?」

    「嗯。」

    「讓峰哥過來滿足你怎麼樣啊?」我一邊說,一邊輕輕撫摸著老婆的大腿,那裡是她最敏感的地方。老婆雙腿夾緊,我明顯感覺到上面傳來的燥熱。

    「老公,你來插我好不好?」老婆呼著熱氣在我耳邊迷離地說道,她的雙腿也分開,好讓我的手指挑逗她那兩片柔軟的蚌肉。

    「好老婆,我不會生氣的,我只是想讓你真正快樂,只要你心裡愛我就可以了。」

    老婆的眼神已經有點迷離:「嗯,只要你不生氣,讓誰來插我都好。」老婆的聲音有些顫抖,可是看著自己蔫蔫的小雞雞,我還是放棄了,不過我的心裡卻有了一個打算。

    「五一」的北方城市已經有了夏天的感覺,由於感覺中國的長假期人太多,還不如待在家裡。我和老婆這幾天也是無所事事,峰哥晚上正好過來了,我就提議一起出去吃燒烤,正好峰哥明天休息一天,我們就來到廣場附近的大排檔。

    我們四個人要了扎啤邊喝邊聊,老婆本來不喝,可是這裡也沒有別的喝的,因此也來了一杯。兩個女人在一旁討論衣服啊、化妝品啊之類的東西,我倆男人從南海談到利比亞、從三鹿談到東莞,最後跟所有的話題一樣還是談到女人。

    我說:「峰哥運氣不錯啊,玲玲姐這麼性感。」

    峰哥也有點喝高了,說:「沒法跟你家的XX比,你玲玲姐有XX一半我就知足了。」

    「哪有啊,玲玲姐那才叫魔鬼身材啊!」

    我剛說完,玲玲在旁邊說:「你們兩個大男人真無聊,要是那樣,換了不就得了?」

    我一看她臉紅撲撲的,也是有點醉意,「好啊!那咱們就換了,哈哈!」我以開玩笑的口氣說。

    「就怕你家XX不同意。」玲玲挑逗的說道。

    「換就換唄!誰怕誰啊?」老婆終於輕聲的說。我知道老婆的酒量,平時她絕對不會這麼說的。

    我和峰哥還要再喝兩杯,可是倆女人不同意,一看才9點,於是玲玲提議去KTV,反正無事。到了要一包房,本來不打算喝酒了,可是這裡正好搞活動,有個套餐贈一打啤酒,反正不要白不要。

    曖昧的燈光加上酒精的刺激,老婆和峰哥跳起舞,由於放假在家,所以老婆也就穿了一件很寬大的T恤,下面穿一條運動短褲。我看到峰哥的手試探著放到老婆的腰上,見老婆沒有反對,便在臀部遊走並不時地撫摸一下大腿。這時玲玲和我也已經擠到一起,互相蹭到的大腿讓我感覺到玲玲的皮膚一點不比老婆差。

    可能看到我和玲玲的親暱,再加上峰哥的不停挑逗,老婆的矜持逐漸變得按捺不住,兩個人已經變成貼身舞,峰哥鼓起的帳篷磨蹭著老婆的小腹,而峰哥的手藏到T恤裡面,我估計已經突破了老婆的防線,我已經能聽到老婆的呻吟聲。

    這時玲玲也不甘示弱的說:「就讓他倆玩吧!就當今天晚上換了老婆。」我可不客氣地抓起玲玲的乳房,搓揉了起來,雖然不如老婆的大,但是堅挺很多。

    這時峰哥也把老婆放到沙發上,褪下老婆的短褲,裡面穿著一條薄薄的肉色純棉內褲,小穴那裡已經有水漬的痕跡。峰哥食指輕輕的把內褲拉向一邊,露出老婆那讓每個男人都心動的嫩穴、雪白的肌膚、烏黑有點捲曲的陰毛,已經發情的老婆蜜汁都快流到屁眼了。峰哥毫不猶豫地用舌頭舔過去,並不時地掃過老婆的陰蒂,老婆抱著峰哥的頭,閉著眼睛不停地呻吟著。

    當我的手伸進玲玲的短裙時,她竟然沒有穿內褲,這讓我更加興奮起來。我的手掌摸到她的陰部時,從那火一樣的溫度總感覺到了玲玲那騷動的心,同時我的舌頭在玲玲嘴裡被她吸得不願出來,我也只好享受著這個難得的機會。

    轉眼看到峰哥一手摳弄著老婆的小穴,一手抓住老婆的乳房,並且粗野地吮吸著老婆的小嘴。老婆已經徹底被攻破,呻吟著說:「我要……」我看見她的手也伸進峰哥的褲襠裡面了。

    峰哥按捺不住,從短褲的側面掏出雞巴,猛地插進我老婆的小洞,「啊……太大了,輕點……用力……受不了……」我估計要是沒有震耳的音樂,整個大樓都能聽到老婆的叫聲。

    而玲玲也不甘示弱,已經把我的雞雞放進嘴裡,賣力地又是吸又是舔,讓我感覺比幹老婆的小穴都舒服。沒一會我就想射精了,我的雞巴在玲玲口中抽插的速度突然加快,感覺自己的雞巴從來沒有漲得像今天這麼又粗又硬,幾乎塞滿了她的喉嚨。

    終於我的精液在玲玲嘴裡噴射出來,不斷射出來的精液充滿的她的小嘴,讓我驚訝的是玲玲竟然全部都吞了下去,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作為一個男人的征服感。

    雖然自己還是結束得太早了,而那邊卻激戰正酣,峰哥把老婆的雙腿扛到肩上,像打樁機一樣狠狠地抽插著老婆的小穴,老婆連叫的力氣都沒有了,只看到好像抽搐的樣子。不記得多久,反正得有近十首歌,峰哥才緊緊地抱住我老婆,把全部子孫灌入她的肉洞裡。

    等我們回到住的地方已經淩晨2點多了,酒也清醒了不少,不知怎麼回事,在玲玲洗臉的時候,我看到她那滾圓的屁股,突然又有了一點蠢蠢欲動的感覺。

    我問:「峰哥,我們今天晚上是不是還得換著睡啊?」

    峰哥說:「對呀,今天晚上還沒過去呢!」

    也沒有徵求兩位老婆的同意,我倆就分別鑽進對方的房間。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到玲玲的房間仔細觀察,房間挺整潔的,在靠窗戶的地方有個晾衣架,上面掛著兩條黑色的絲襪,還有一件看起來很小的丁字褲。

    我很好奇地走過去,絲襪是屬於那種直接穿到大腿的,跟那件黑色的丁字褲好像是一套,都是滑滑的感覺,聞聞有淡淡的肥皂味道,我的小雞雞也慢慢有了感覺,不知道玲玲穿上是什麼樣子?

    這時玲玲也洗完了回到屋裡,看到我在研究她的內衣,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峰哥總喜歡我穿著絲襪,昨天弄髒了,剛洗的。你們男人不是都喜歡這些東西麼?那我就還穿上吧!」果然夠體貼。

    等玲玲穿好以後,我才驚歎為什麼男人都喜歡絲襪,穿上黑絲襪的玲玲感覺很妖嬈、性感,跟白嫩的皮膚形成鮮明的對比。我跪在她的面前輕輕撫摸著她的腿,她的雙腳輕輕的磨蹭著我那早已漲得要爆的大雞巴,我有點把持不住了,把玲玲轉過來趴在床上,我的雞巴插在她兩個大腿之間,簡直太美妙了!

    隔著丁字褲,我感覺出玲玲也漸漸想要了,於是我一邊慢慢地抽插,體驗這種從未有過的感覺,一邊不時地用龜頭頂一下玲玲小洞洞的位置。玲玲的呻吟聲逐漸變大,終於忍不住道:「老公,進來,受不了了……」於是我直接把丁字褲拉到一邊,雞巴對準那早已氾濫的水洞插進去。

    「啊……老公,太舒服了!用力……」玲玲開始淫叫起來。我也感覺自己跟老婆做時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竟然抽插了數百下才射出來,而且是射到玲玲的絲襪上,而玲玲早已泛著白眼在床上不停地抽搐著,看來明天她又得把絲襪洗一遍了。

    老婆告訴我,峰哥很厲害,那天晚上她被幹得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反正感覺一直在山頂飛似的感覺。

    從那以後,我開始了讓老婆快樂的旅程,其中有她的同事、網友,也有酒吧偶遇認識的陌生男子,一直到我們的寶寶出世才漸漸地少了。

  為了老婆的快樂(續)  由於在KTV的時候內褲弄髒了,而且小穴也被峰哥灌精,所以老婆回來後就直接拿衣服去洗了個澡。不知道是喝了酒還是老婆的淫慾被打開了,老婆洗完澡竟然穿上了我從網上給她買的內褲(說是內褲,其實更像是幾片布條,有點像相撲運動員穿的那種,但是比那個可要卡哇伊很多。以前我總想讓她穿,但是她死活不肯,說那根本不是內褲),沒有戴奶罩,只是穿了一件很薄的睡衣就出來了。

    等老婆回到我們的房間時,發現峰哥正在欣賞她的長靴,最近天暖和了,但老婆還沒來急收起來。當時老婆也有點意外,沒想到峰哥會在,因為老婆一回來就直接去洗澡了,根本不知道我已經鑽進玲玲的房間,一時就愣在那裡。

    峰哥看到穿著紫色薄睡衣的老婆襯著更加白嫩的皮膚,黑色的長髮還帶著水珠,一對奶子若隱若現,睡衣的下面也就剛剛能蓋住那卡哇伊的相撲褲,口水差點流出來,站起來說:「你老公去玲玲那裡了,今晚我陪你吧!」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本來在朦朧灰暗的KTV裡面都激情過的兩個人,來到明亮的日光燈下,還是不免有點尷尬的感覺,「嗯。」老婆沒好意思說什麼。

    峰哥雖然已經慾火焚身,但他還是想慢慢享受這個天生的尤物,他拿住我老婆的手放到他那緩緩�頭的陽物上面,有時候手的觸覺也許比別的地方更能讓人迷失;而峰哥輕輕的把老婆攬入懷中,放到床邊,老婆那雙迷人的眼睛此時已經醉意朦朧。

    慢慢地峰哥把雙唇湊過去,老婆長長的睫毛一顫,胸脯也劇烈地起伏著,顯然第一次在自己的床上跟別的男人親熱還是第一次。終於峰哥吻在老婆那兩片嬌小的嘴唇上,從她嘴裡散發出淡淡的幽香,趁老婆喘氣的機會,峰哥舌尖撬開她的雙齒,終於有機會品嚐到那綿軟滑熱的丁香瓣上,並且肆無忌憚地侵犯著老婆口腔裡面的每一個角落。

    峰哥雙手並沒有急於進攻老婆的乳房,而是在她後背一直到臀部輕輕的撫摸著,被老婆抓住的肉棒也已經準備好衝進一切可以進去的洞府,可是峰哥只是用他那光亮的龜頭摩擦著老婆那光滑的大腿。

    老婆的呼吸已經變得急促起來,而峰哥並沒有馬上戰鬥的打算,一手繼續撫摸著老婆的後背,另一隻手抓住那讓人無限遐想的屁股。慢慢地他的手指已經觸碰到老婆的菊花瓣,一般人那裡都是極其的敏感,老婆也不例外,猛地收縮了一下。

    這時那紫色的睡衣已經成為障礙,峰哥把它褪去,看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雙峰,滾圓堅挺,他那由於開車而粗糙的手溫柔地擠壓摩挲著老婆隆起的胸脯,然後又變成大力的揉搓,並且舌尖對著那粉紅的小葡萄不停地挑釁。

    快感從乳房陣陣地傳來,老婆像一隻放棄抵抗或者是不想抵抗的羊羔,雙手無力地放搭在峰哥那結實的背上,感覺一股股熱流不停地在小腹亂撞,想要找個出口發洩出來。

    當峰哥看到老婆那幾片布似的內褲時,已經不滿足於對乳房的玩弄了,他轉過身體,用他那醜陋的陽具對著老婆的臉,而雙手把那窄窄的布片撥弄到一側,上面已經沾滿了溢出的黏液。他掰開老婆的肉縫,裡面蜜汁橫溢,帶著一點點臊味,峰哥開始用他那高超的口技進攻著老婆最隱秘的部位,而他那早已勃起的雞巴在老婆嘴邊不停地晃動。

    也許是感謝峰哥的服務,也許是嘴裡想含點東西,反正老婆竟然主動把它含在嘴裡,用力地吸吮,口水流得她滿嘴,把峰哥的雞巴吃得濕淋淋的,還一直發出「嗯……嗯……嗯……」的聲音。

    峰哥這裡一邊用舌頭掃蕩著老婆最隱秘的部位,從菊花瓣一直到那已經露出小頭的陰蒂,而兩根手指也不停地在小穴裡面攪和,裡面的愛液已經順著白嫩的大腿流到床單上。

    突然老婆像窒息了一般,峰哥猛地加快手指的抽插速度,「啊……」隨著老婆的尖叫,一股淫液竟然噴了出來。「靠!看不出來你這麼淫蕩,都趕上我家玲玲了。」不等老婆停止顫抖,峰哥把他那被老婆含得油光錚亮的雞巴就著老婆的愛液猛地插進去,「哦……啊……」老婆本來無力的手又緊緊抱住峰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老婆的陰道本來就很緊,加上我開發不力,所以峰哥這個大號的雞巴一進來即感覺被一層柔軟而富有彈性的肉壁緊緊裹住,陰道內側發出一陣陣有如吸吮的蠕動,將雞巴緊夾著,從她子宮內噴射出的陰精也一次次的撒到他的龜頭上,讓峰哥真是舒服極了。

    「啊……用力……要死了……老公……」老婆已經分不清幹她的到底是不是老公了,只是感覺到一陣陣的快感把她拋向雲端。「幹死你……小母狗……插死你……」峰哥也狂抽猛插,從來沒有這麼賣力過。

    兩人足足操了半個小時,老婆不知道洩了幾次,最後峰哥猛地抽出陰莖,抓住龜頭,「滋……」峰哥跪在老婆身前,精液像由大號的水槍噴出一樣,從老婆的恥骨一直噴到老婆的下巴上;而老婆除了陰唇和小腹還在顫動,已經像個死人似的。

    當天晚上我睡在玲玲房間,而峰哥當然也沒有回來。由於連續作戰兩次,峰哥一直睡到上午快11點了才醒過來,而老婆本來就喜歡睡覺,所以還在還在做春夢。峰哥輕輕的坐起來,仔細欣賞這個透露著極其淫蕩的戰場:老婆呈一個大字形躺在床上,身上的精液已經成為一片片白色的殘渣,恥骨上本來就不太密集的陰毛變成一縷黏在一起,昨天被幹得發紫的陰唇也恢復了往日粉紅的姿態,只能看到一道小肉縫。

    峰哥那醜陋的大號毛毛蟲輕輕蠕動了一下,他一邊玩弄著我老婆的陰毛,一邊扶了一下自己的雞巴,那明顯要比陰莖粗一號的大龜頭徹底從包皮裡面鑽了出來,在老婆白嫩修長的腿上來回地摩擦著,若用一句成語來形容,就是「磨槍霍霍向綿羊」。

    老婆也被峰哥挑逗得慢慢地醒過來,看到一個強壯的猛男挺著碩大的陽具面對一絲不掛的自己時,老婆又害羞的閉上眼睛。這時峰哥有看見放在牆角的黑色長靴,他又有了新的慾望,就是想看看老婆那漂亮的白腿穿上黑色的長靴是什麼感覺,但他看到老婆還是有點羞澀的樣子,怕老婆不同意,於是就先繼續挑逗老婆的情慾。

    他這次直接進攻老婆最敏感的地方,用口水先弄濕老婆的陰蒂週圍,然後用他那靈巧的舌頭舔著週圍粉紅的嫩肉,隨著老婆的呻吟聲,一絲暖流又從洞口慢慢地流出來,峰哥毫不猶豫地吸進嘴裡。

    老婆主動抓住峰哥的陽具套弄起來,而且用火一樣的目光看著這個醜陋的東西,但是還是不好意思主動說出來。峰哥看老婆動了情,就問:「舒服嗎?」

    「嗯!」

    「想讓我的雞巴幹你嗎?」峰哥直接很直白的說。

    「嗯,想……」老婆很難開口,因為即使在我面前,老婆也幾乎沒有說過這麼直白的話。

    「想要什麼啊?是想要我的雞巴嗎?」峰哥還是不依不饒的想讓老婆自己說出來。

    「想要你插我,想要……」老婆確實想要了。

    峰哥下床拿過老婆那對性感的黑色的長靴讓老婆穿上,老婆沒有拒絕。

    「靠!太他媽的性感了!」峰哥粗口都出來了。

    的確,老婆修長的雙腿穿著一雙黑色的長靴,豐美微翹的臀部微微露出幾根黑色的陰毛,裡面的蜜汁也讓本來黑暗的地帶有點發亮。峰哥讓老婆趴在床邊,從後面盡情地欣賞著,然後挺著雞巴放到老婆的洞口,藉著愛液的潤滑在陰蒂附近打著轉,偶爾還會把龜頭伸進去一點。

    老婆只是感覺裡面火熱而空虛,而她想要的東西卻遲遲不肯進去,這樣的情況下就是修女估計也要瘋掉了。老婆把手伸到身後,抓住峰哥的陰莖往前一送,而自己的美臀也往後猛地一撞,整個雞巴一舉刺入早已瘋狂的淫洞裡,眨眼全根盡沒,老婆和峰哥同時大叫一聲。

    峰哥也沒有了剛剛的耐性,將老婆的細腰下壓,猛烈地抽插起來。這種男人的征服感是很美妙的,一個穿著長靴的長腿美貌女子趴在床上,看著自己巨大的肉棒在她陰道中粗暴地進進出出,龜頭不時地頂到一個隱秘的花心上。

    老婆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嬌啼婉轉,柔美的小嘴急促的呼吸著:「啊……啊……啊……哎……啊……啊……哎……唔……啊……哎……啊……啊……」伴隨著峰哥小腹撞擊老婆豐滿屁股的聲音:「啪!啪!啪……」我想任何一個男人看到,哪怕只是想到都會慾火上湧,有屄幹屄,沒屄的也會蹂躪自己的雙手了。

    沒想到峰哥也會發狂,快速又用力地從後面幹著我老婆的嫩穴,結果沒五分鐘老婆竟然就高潮了,還噴出一陣陰精。峰哥本想再堅持一波,可是實在忍不住了,大叫一聲,緊緊地抱住我老婆的胯部,把精液射到她陰道最深處。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