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0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東北大花被
Crawler | 2016-11-16 21:56:48

  我是胡小思,今年二十歲,是大學一年級生,那個迷上暴露和淩辱自己女友胡作非就是我大哥。其實不止我大哥,本小姐的男朋友也是喜歡暴露和淩辱自己女友的人,他們可說是臭味相投。

    我最初也覺得他們很變態,怎會有男朋友主動把自己漂亮的女友送給別人淫弄,甚至還在旁拍攝留念呢?但作為他們的妹妹和女友,可能被他們感染了淩辱的思潮,又或是漸漸上喜歡這種又刺激又羞人,但又令人興奮不已的遊戲,我也漸漸樂在其中了。

    上個星期六,阿彪和我跟少霞和我大哥兩對情侶上郵輪渡假,其實是賭船而已,比起真正的環遊世界的大郵輪還差很遠。因為阿彪爸爸經常光顧這艘賭船,我們就能夠拿到免費的VIP房間,但這VIP房間也只是小小的,有兩張雙人床、一個浴室的套房而已。阿彪說船上還有無上裝酒吧,那些女服務生上身都沒穿衣服……嘿!恐怕他為的就是這個調調兒了。(可惡!)

    我們吃完晚餐就回房玩樸克,房裡充滿著我們四個人的嘻笑聲,我們玩的是鋤大2這種玩法,輸幾支牌就要給贏的畫幾筆。結果還玩不到十幾局,已經每個人臉上都是大花臉,互相指著對方笑得直不起腰來。

    我和少霞本來就是親上加親,所以我們經常會聯合來對付那兩個男生。哥哥在對付我和少霞的時候總是手下留情,反而可憐的阿彪,這個號稱是撲克玩家,今晚輸得四腳朝天,整塊臉差不多給我們畫黑了。因為我們一邊著喝啤酒一邊打撲克,所以在酒精刺激下,看到阿彪的大花臉,我取笑他是包青天,於是就越笑越瘋。

    「這樣下去不行了。」阿彪說:「我整個臉都沒地方再畫了,我們改個玩法吧!每人輪流說個罰則,然後再玩,輸的那個要按那罰則受罰!」我們也覺得這個辦法更好玩,當然拍掌附和。

    大家去洗了臉,就開始了新一輪的遊戲。剛開始大家還有點規矩,說「打手掌」、「刮鼻子」、「裝狗叫」等等這些像話一點的罰則,但後來每個人都被罰得有點失去理智了,加上每個人都喝了好幾罐啤酒,罰則越來越奇怪、越來越可怕,但氣氛卻越來越興奮。

    笑聲當然是興奮的源泉,但除了笑聲之外,我和少霞的胴體也是兩個男生興奮的原因。我們兩個剛才才洗完澡,渾身散發著芬芳,加上我們兩個都只穿著薄薄的睡裙,裡面連乳罩也沒穿,因為我們四個人已經很熟絡,所以連平時穿得保守的少霞,這次也像我穿得那麼清涼,看得阿彪和哥哥兩人的鼻水口水都差一點流出來。

    尤其當少霞像個無知的小女孩那樣趴在地毯上,像狗那樣裝狗叫,她那睡衣前面大V領口垂了下來,裡面整個上半身美好雪白的胴體幾乎全露在阿彪和哥哥眼中,阿彪更是看得發呆。我看見她兩個飽滿酥嫩的奶子也是又羨慕又妒忌,我哥哥和阿彪的褲襠裡更冒起了大帳蓬。

    罰則變得越來越奇怪、越來越可怕了,一時是「打一巴掌」,一時是「親親嘴」。接著輪到我說罰則:「打屁股!」大家這時候都有點興奮過了頭,頭腦都有點不清醒,根本不像在打撲克,反而像是在想要怎麼懲罰對方、作弄對方,結果糊裡糊塗地,阿彪贏了,少霞輸了。

    阿彪興奮地說:「哈哈!少霞姐,快點乖乖伏臥在床上給我打屁股!」她本來兩個屁股就翹翹隆起,特別有彈性,現在看到她可憐地伏在床頭上,而且要給男生打屁股,我感到特別興奮。

    阿彪就在屁股上「啪」地打了一下,她的屁股真是又嫩又有彈性,竟然跳動兩下。她剛要爬起來的時候,我突然說:「不行!我剛才講的罰則是打十下,不是打一下!」少霞一邊呼冤,但還是乖乖地伏在床上讓阿彪打她的屁股。

    我們四個人都很熟了,打屁股這種動作也不見得有什麼特別。而且阿彪也是輕輕打她,所以少霞就沒有反對,結果阿彪的手又在她屁股上拍了幾下。

    這時我又突然大呼小叫起來說:「不是這樣打,這樣只算是打睡裙吧?隔著衣服怎麼算是打屁股?要手肉打屁股肉才對!」

    少霞嬌嗔地叫起來:「小思,妳這個壞妹妹……」然後回頭向我哥哥求救:「非,快來救我,你妹妹欺負我啦!」

    我看各人都玩得瘋了,哥哥聳聳肩,表示沒有辦法,要遵照罰則。阿彪就把少霞按在床邊,她那條短短的睡裙把她兩條白嫩嫩的美腿都露了出來。阿彪將睡裙向上一掀,我就把她的小內褲脫了下來,兩個白嫩嫩圓鼓鼓的屁股露在我們三個人的眼前,兩個屁股間那個肉縫也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陰毛就更不用說了,從兩股間冒了一小撮出來。

    阿彪當然也看得呆住了,他兩腿間那支大炮好像就要立即射出炮彈來,真是機不可失,就用手掌「啪啪啪」地在她屁股上輕輕拍打著。

    好不容易才被罰完,我看見少霞臉紅紅的,笑得嘴巴都合不攏。少霞伸手來抓我的耳朵說:「還說我們是好姐妹,妳竟然整我,我不認妳這個妹妹!」我被她抓住耳朵,忙說:「對不起!嫂嫂,別生氣,下次給妳整回我。」

    輪到哥哥說罰則:「愛幹什麼就幹什麼!」阿彪就大叫:「好!」結果這一局是哥哥贏了,我輸了。

    「阿非,你要替我報仇啦!剛才你妹妹整我,這次你一定要整回她!」少霞姐拉著我的手臂說。我裝得好害怕的樣子,雙手交叉護在胸前,可憐兮兮地說:「哥,你想要對我幹什麼?你趁爸爸媽媽不在家裡,就想要欺負我……」哈哈!連這種話也說出來。

    哥哥就乾脆裝成是色狼那樣,向我垂涎著說:「嘿嘿……小思妹妹妳這麼可愛,我早就想得到妳了,爸爸媽媽今晚都不在家,妳還是乖乖給我玩玩吧!」說完還把手伸向我的小臉蛋上,摸摸我的臉蛋,輕輕托起我的小巴,裝成一副調戲我的樣子。

    他還轉頭向少霞和阿彪說:「怎麼樣,戲我演得不差吧?」阿彪這傢夥,看著我被調戲,還一臉很興奮的樣子。這個阿彪,老是喜歡淩辱女友,看他不停吞口水的樣子,看來他還真的希望我被調戲呢!

    「來,好妹妹,給哥哥親親……」哥哥說,反正我們都玩得半瘋半癲,我就繼續裝下去。我也是貪玩的人,當他假裝親著的時候,我裝得像被強吻那樣,發出「唔唔……嗯嗯……」的掙扎聲,還裝得很吃力地說:「唔……不要……哥哥,我是你的親妹妹,嗯……不要再親人家的嘴巴……」

    我假裝怕被強姦的樣子,哥哥半弓著腰,色迷迷的樣子淫笑著說:「親妹妹又怎樣,肥水不流別人田嘛!反而妳遲早給其他男生弄,倒不如給哥哥爽爽!」

    我也突然笑著說:「哥哥,看來你真的要整整我,讓少霞阿嫂子消消氣,否則今晚你跪通宵她也不肯原諒你!」笑著說完之後,我又變成為受害女生那個樣子,還一手拉著他那隻搭在我大腿上的手,好像要盡力推開他,掙紮著說:「不要……哥哥,你不能這樣……」

    「嗯哼……哥,你不可以這樣……」我發出誘人的叫聲,就拉著哥哥的手從大腿往上滑去,一下子把自己的睡裙拉了上去,直扯到纖腰上,兩條白晢晢的大腿和小內褲全都露了出來。

    哥哥看得有點發呆,我自問身材還挺誘人的,如果我不是他親妹妹,我想他就一定會撲上來,好好地幹幾炮!要是給爸爸媽媽看見這種情況,他們一定會氣昏的。

    哥哥想不到我玩得這麼瘋狂,生理上禁不住有了反應,褲襠裡冒起了個大帳蓬。我抓住哥哥另一隻手,「呀」的叫了一聲,把我睡裙的一邊肩布扯了下來,然後向後躺倒在床上。哇咧咧,我那件睡裙本來就沒有多少布,裡面也沒穿上乳罩,這麼一扯一躺,整個右邊的乳房抖露了好大半出來,雖說他是我自己的親哥哥,被他看到這種光景,我也不禁羞紅了臉。

    「哥……哥,不要……我是你親妹妹,不要強姦我……」說著,我還硬把他拉倒在我身上,哇咧咧,我隔著衣服也感到哥哥粗硬的雞巴。我佯裝在他身底下掙紮著,把身體扭來扭去,那件薄薄的睡衣就越褪越下,右邊興奮的乳頭也露了出來。

    哥哥連忙退出身來說:「不行了,不行了,我投降、我投降!」我嘻嘻笑了起來,還舉起V字的勝利手勢。

    「哇塞!非哥,你真沒用,一個大哥哥,還要向妹妹投降?」阿彪在一旁好像看得不過癮說:「看我替你報仇吧!」說完就朝我的身上撲過去。

    「哎呀!哥啊,不行啦!家裡突然被大色狼闖進來,快來救我!」我被阿彪壓在身上,半嘻笑半呼救。阿彪是我男友,我才不要你救呢!

    「壞蛋,我哥哥嫂嫂在看呢!你幹什麼?嗯……嗯……你不能……嗯……」我一邊抗議,一邊發出誘人的聲音。這個大色狼男友阿彪,根本沒把我哥哥和少霞姐放在眼內,就把我剛才自己扯脫的肩布繼續拉了下去,那個嫩美的奶子就完完全全抖了出來,然後就用嘴巴去吸吮,弄得我「哼哼嗯嗯」的浪叫起來。

    少霞也很懂得搞氣氛,轉身把房裡的大燈關掉,留下床頭昏黃的燈光。「不要……」我無力的抗議聲,充其量只能算是叫床聲,只是扭扭腰,那件小內褲就被阿彪脫了下來,掛在左腿的腳丫上。

    「不要嘛,人家的小妹妹會給哥哥看見……」我佯羞道。阿彪這個壞傢夥,平時就是喜歡暴露女友、淩辱女友,這時聽見我這樣說,就變本加厲地說:「就給妳哥哥看看妳的小洞洞!」說完就把我的兩腿屈曲起來,然後向兩邊打開。

    我無力地掙紮著說:「不要啦……羞死人了……人家的哥哥在看……啊……啊……」我頭腦有點迷亂又有點興奮,兩腿開開的讓哥哥和少霞姐繼續看著自己的小妹妹。

    阿彪的手指當著他們的面就朝我的肉縫裡插進去,我的淫水馬上流了出來,其實我已經很興奮了。阿彪還故意把肉瓣向兩邊剝開,讓他們看到我紅紅嫩嫩的小肉洞。啊!這樣看看不算是亂倫吧?我給他們看得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而少霞姐好像發現新大陸,目不轉睛地看著我的肉洞和胴體。「嗯啊……」我發出可憐的呻吟聲,阿彪摟抱著我跪坐在床上,讓我張著兩腿跨坐在他懷裡,他放出那隻又粗又大的爛鳥,在我的陰唇中磨來磨去,然後不倚不正地斜插進肉穴裡,慢慢侵入我的體內,弄得人家氣息急喘。

    阿彪竟當著我哥哥和少霞姐眼前跟我做愛,讓我羞得臉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擱了,可奇怪的是,小穴裡的淫水卻情不自禁地湧了出來。「妳給阿彪插進去的感覺怎麼樣,爽不爽?」真想不到少霞在這個情況下,竟然嘻笑著,像個小記者那樣來訪問我的感覺。

    「妳這個壞嫂嫂……妳自己給我哥哥插進去爽不爽?」我吃力地說。可話音剛落,這時阿彪已把我的屁股捧起,然後一上一下地搖動起來。我屬於嬌小型,而阿彪這個人卻很強壯,所以他套弄起來好像沒什麼用力,抽插得又深又快,把我幹得爽得要命,發出一陣急切的喘聲後就忍不住呻吟起來。

    我覺得既害羞又新鮮,雖然在男女性愛方面的經驗也不少,但總沒試過當這種真人春宮秀的主角,而且觀眾還自己的親哥哥和未來嫂嫂。少霞還低下頭去看著阿彪的大雞巴在我的小穴裡進進出出的情形,看著那紅嫩的陰唇在抽插時頻頻翻動,而且還把淫汁帶了出來。

    阿彪每一下抽插都把我操弄得渾身發抖,每一下挺進都彷彿在我體內的熊熊慾火上加一把油,我再也顧不了哥哥他們在旁邊圍觀了,緊緊摟著阿彪的身體放縱地叫床起來。突然阿彪把我的纖腰用力抱著,大雞巴深深地捅進我的小穴裡,我爽得渾身一抖,馬上就給他弄上高潮了。

    哥哥看著阿彪和自己妹妹做愛的情形,已經點燃了體內的慾火,把手向少霞姐的睡裙底部摸進去,果然不出所料,她只是嗯哼一聲,也沒有什麼反抗,哥哥就從後把她攔腰抱著,雙手在她身上重要部位摸捏著,看來少霞姐的絲質小內褲中早就水汪汪的了。

    「不要……」當哥哥要脫掉少霞姐的小內褲時,她忙推開哥哥的手。

    「怕什麼?阿彪和小思都敢在我們面前弄,我們怎麼不敢在他們面前幹?」哥哥繼續遊說:「妳只脫掉裡面的小褲褲,睡裙不脫,就不會給他們看見了。」

    哥哥順利地把少霞姐的小內褲脫掉,掀起她的睡裙,把粗壯的大雞巴在她兩個圓圓翹翹的屁股蛋上磨弄,雙手當然也很自然地隔著睡裙撫摸著她兩個又圓又大的奶子,還在挺起的奶頭上捏弄著,少霞姐很快就忍不住哼啊發出聲音來。

    這時輪到我和阿彪當觀眾了,只見少霞姐雙手扶著床沿翹起屁股,哥哥則從後把少霞姐的纖腰抱著,大雞巴已經對準了她的小穴,龜頭在陰道口磨動幾下,少霞忍不住把屁股自動往後挺,我知道她已經被挑起慾火來。

    哥哥「噗哧」一聲,雞巴已經深深插進少霞的嫩穴裡,把她弄得嬌叫一聲。我上前學著少霞姐剛才的記者口吻說:「少霞姐,妳給我哥哥插進去的感覺怎麼樣,爽不爽嘛?」哥哥繼續抱著她的纖腰用力抽插,她也顧不得被我恥笑,就已經忍不住悶哼起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阿彪這時把我的身體向床的另一邊移動一下說:「非哥,這裡讓給你們。」說完朝他身邊的床上拍了兩下。其實我們這間VIP套房裡有兩張床,哥哥大可以把少霞姐抱到另一張床上繼續幹,但他那種喜歡暴露女友的心理又來了,就把少霞姐推向阿彪和我這一張床上,她根本還沒有反抗,就給我哥推到床上來,伏在我身邊給他從後面抽插著。

    「嗯……阿非……這樣好羞人……會給阿彪看見……」少霞姐扭動著屁股,算是作了抗議。但哥哥一面在她兩個又嫩又翹的屁股上揉撫著,一面把她的睡裙掀了起來,而且一直掀到她的腋下,少霞姐那白嫩嫩的胴體就像美人魚那般完完全全地裸露了出來。

    阿彪色迷迷地看著少霞姐那兩個圓圓翹翹的屁股,哥哥那根沾滿淫水的陰莖在少霞姐小穴中出出入入的情景也清晰可見,我也看得面紅心跳,哈哈!

    哥哥可真是玩瘋了頭,他抽送了一會又把少霞的身體反轉過來,要從正面繼續幹她,才一變換體位,少霞姐胸前一對白嫩健美的乳房便馬上顯露出來,「不要嘛……不要啊……人家快要羞死了……啊……」她趕快摀住自己的胸口。

    阿彪猛盯著少霞姐那對奶子看得直吞口水,少霞姐卻被他看得滿臉發燒,索性閉起眼睛不敢再看我們,只「啊……啊……啊……」地哼叫著任由我哥哥猛抽猛插。

    我和阿彪看得心頭火起,他突然將我推倒在床,讓我並排躺在少霞姐身邊,然後抓往我雙腿往他肩膀上一放,大肉棒就往我小穴裡猛插……就這樣,我們兩對小情侶就在同一張床上做起愛來。

    原來一邊自己做愛、一邊看著別人做愛,那種感覺真是興奮到極點,在這個淫靡的房間裡,我獲得前所未有的興奮;少霞姐也開始配合著哥哥的動作扭擺小蠻腰,放浪地呻吟著。

    阿彪一邊幹我,一邊還伸手過去旁邊摸少霞姐的兩個大奶子,哥哥還配合地把奶子從下面托起來,使原來圓挺的奶子更加豐滿,簡直可以比擬日本AV女星那種F杯或G杯的大奶子。阿彪越摸越興奮,竟把頭也伸過去,將臉埋在少霞姐的胸脯上。哥哥的手也順勢伸過來在我胸脯上抓著,還用手指捏玩著我的乳頭,那種給兩個男生上下夾攻的酥麻感覺真的好舒服。

    哥哥這時竟然和阿彪同時拔出雞巴,兩人互相調換了位置,只見阿彪�起少霞姐的兩條修長粉腿,翻身壓住她,他那條剛才還幹著我的大雞巴就插進她的小穴裡,還發出「嘖嘖嘖」的水聲。少霞姐也已經被玩得忘了情,不但沒有拒絕,還緊緊地抱住我男友,把自己兩腿勾在他背後,好讓他的雞巴更深入地抽插著,把她插得浪叫起來。

    可惡!妳可真會揀啊!這可是本小姐專用的大雞巴啊!它正在插妳,那叫人家怎麼辦?我見哥哥還愣愣的挺著雞巴站在床邊,便想也不想就伸出我纖細的美腿,雙腳一勾,把哥哥拉到我身上。少霞姐,我們就交換男朋友玩玩吧!

    我抓住哥哥的雞巴就往小穴裡送,哥哥也順勢壓上來,屁股快速地擺動,每下抽插都力戳到底,我即時淫叫起來,哥哥像是受到鼓勵,更是賣力,把我插得浪汁四溢,不停地擺動著屁股來配合他,我的大腿都給他弄得一塌糊塗了。

    遭受阿彪和哥哥的輪流抽插,這時我也快高潮了,哥哥再插十多下,我就被他操上了高潮,高聲尖叫著將哥哥牢牢摟死。但哥哥似乎還未有發射的意思,上身雖給我抱緊,下身卻勇猛依然,在我小穴裡埋頭苦幹。

    「啊……哥哥……啊……你好厲害啊……快啊……用力啊……幹我……」我給幹得失了神,只懂在哥哥身下放聲呻吟。哥哥受到我的淫叫感染,開始受不了了,身下的妹妹被他幹得浪吟連連,好像被親哥哥亂倫強暴的樣子,心理產生異樣的快感,一陣激動,身體不受控制,射出滾滾陽精。

    哥哥的精液還真不少,灌得我小穴滿滿的,還有不少從陰道口流出來,然後他把軟趴趴的雞巴從小穴裡拔出來,躺到一邊,而我也昏睡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悠悠醒來,看見一個身形肥胖的陌生人已經把我壓在身下幹著,大肉棒在我的小穴內進進出出,我不禁嬌聲呻吟起來。

    「啊!呀……你是誰?快起來……呀……停……停呀!啊……」我扭側頭一看,見到少霞姐躺在另一張床上,一個身材健碩的男人站在床邊,抓著她的腳踝把雙腿大大地分開,粗腰正一下一下的前後擺動抽插著她的陰道。毫無疑問,我們都正被這兩個陌生人強姦著。

    「小辣妹,別裝純情吧!妳們一上船我們就留心上了,今晚就和我們玩個痛快吧!阿強,我們來個比賽,看看誰先把她們弄上高潮。」

    「比就比,怕你肥安不成?」說完,他們便在我們身上比賽起來。兩人快馬加鞭,加大抽插的力度,大雞巴兇狠地在肉縫中進出,下下到底,直插花心。

    「啊……」壓在我身上的那個肥安,屁股晃動得越來越快,又深又重地操著我的小穴,我立時美得全身發抖,緊緊地抓著他的手臂,淫水流了一大灘不說,陰唇還在不停地抖動,小穴緊縮,把他的雞巴夾得緊緊的,雙腿也纏住他的屁股拚命地搖動。

    「啊……好……好捧啊……嗯……插死人啊……嗯……」那邊的少霞姐也在「哼哼嗯嗯」地高聲浪叫起來。我望望她屁股下面的床單,跟我一樣被流出的淫水染濕了一大灘。

    我們兩個嬌美的女孩子,就這樣張大嘴巴高聲浪叫,兩腿扒開的任由那兩個男人姦淫著。

    兩人幹了十幾分鐘,我和少霞姐就高潮了,紛紛洩身癱軟在床上。肥安這時也已是強弩之末,再幹了不久就用力把大雞巴狠狠地深插幾下,「噗噗噗」的射在小穴裡。阿強見肥安洩了,也不再堅持,很快便射出精液,整個人軟倒在少霞姐的身上。

    「我們也不想傷害妳們,乖乖的陪我們去喝一會兒酒,見見我們的朋友;聽話的便放妳們走,否則就要妳們好看。聽到嗎?」阿強惡狠狠的說。

    我和少霞姐對望一眼,心想反正剛才已經被那兩個男生淫弄過,還怕什麼?他們剛才一次過上了兩個大美人,自然要向豬朋狗友們炫耀一下,我們也就半推半讓的同意了。

    肥安給我穿上一件粉紅色吊帶小背心加熱褲,少霞姐則穿米白色大圓領緊身T恤配百褶裙。我們去到酒吧,找不到他們的朋友,我和少霞姐就陪他們喝酒,喝了幾杯,我和少霞姐都有點醉醺醺了,即使他們毛手毛腳的在我身上摸索著,我也讓他們隨心所欲。

    坐了一會,他們的朋友來了,一共三人,我們又被帶去迪斯科跳舞。阿強和肥安擁著我在大舞場裡,興奮地跟著強勁的節奏亂跳一通,我和阿強很快就吻在一起了;而肥安則從後抓住我的胸脯揉著,下身就給他們倆挺起的小帳蓬頂著。我被他們挑逗得渾身火熱,不斷扭動身軀,偏偏他們就只是用四隻手在我身體上摸索著,我恨不得他們馬上就把我來個「就地正法」。

    少霞姐呢?她和其他人就坐到一個陰暗的角落裡,那三個人在她身上大肆上下其手。一個高高廋廋的和她對吻著,還抓住她的手在套動他的雞巴;另一個黑皮膚的壯漢就把少霞姐的上衣拉高,埋首於她白皙的乳房上;最後一個胖子則把少霞姐的內褲脫了一邊,掛在小腿上,他就蹲在少霞姐兩腿之間埋頭猛舔。少霞姐則一手套弄著雞巴,另一隻手抱住那黑皮膚的漢子,不時發出愉快的叫聲。

    最後我和少霞姐被這五人帶去了他們的房間,房間在船上二樓,由於那裡是些廉價房,沒有窗戶。我們進房的時候,裡面已經有四個男人在賭錢,不過當時我們都喝醉玩瘋了,也沒理會那麼多。

    進房之後,他們兩三下就把我和少霞姐脫個清光,有幾個男人過來摟住我,少霞姐就給另外幾個男人推倒在床上。

    「喂!阿強,這兩個漂亮的妞兒是哪裡來的?」其中一人問道。

    「她們是別人的馬子,我見他們男友去了無上裝酒吧泡妞,怕她們餓壞了,便去餵飽她們。」這時少霞姐已經把肥安的雞巴含在嘴裡為他口交著,肥安邊幹著她的嘴巴,邊搶著說。

    「大家有福同享、有女同操嘛!所以便帶她們來,讓大夥一起餵飽她們。」阿強也淫笑著說。

    「好!」其他人齊聲叫好。有的人已經忍不住匆匆脫下自己的衣褲,一邊用手握著雞巴套弄,一邊向我們圍攏過來。

    這時有個傢夥將我從背後抱了起來,另外兩個人將我的雙腿分開後�起,我白皙的軀體已經被騰空架起,兩條渾圓結實的美腿被最大限度的分開。站在身前的紋身漢褪下了褲子,用雙手托住我扭動的屁股,粗腰一挺,抵著我嫩唇的大肉棒便直插花心,「啊……」我立即發出性感的叫聲。

    那紋身漢快速而有力地挺動著臀部,一次又一次地抽送起來……一會後他們又把我放下,紋身漢繼續在我身上大上大落的幹著,另一個人就把雞巴送進我嘴裡。只要小嘴或小穴一有空,另一人就立刻補上,我給他們多人不斷輪姦著,之前給挑起的慾火終於得到滿足。我看著圍在身邊的肉棒或大或小、或長或短,心裡非常興奮。

    「啊……痛啊……輕一點……好痛啊……再輕一點……啊……」我突然聽到少霞姐大叫一聲,轉頭一看,只見少霞姐坐在一個男人身上,另一個男人則站在她身後挺動著下身。「唔……唔……」跟著第三個人走過去,將雞巴塞進少霞姐的嘴裡。

    啊!現在少霞姐身上所有的洞洞都給插著了啊!我心裡又緊張又害怕,既覺得這樣給三個男人圍著姦淫很剌激,卻很難接受給別人插屁眼。

    紋身漢忽然狠狠地用力插了幾下,然後推開那個正在幹我嘴巴的人,把大雞巴拔出後就往我的嘴裡塞,陽精就「噗噗」的射出來了,我給他射個滿口都是,還有一些射在我瞼上。這時我正在喘著氣,便索性「咕嚕」一聲把精漿全吞下肚去。他低頭看著我將雞巴舔得乾乾淨淨,才從小嘴中退出來。

    「哈哈哈!這小妞騷得很啊!又吞精、又會舔。乖,快舔乾淨臉上的精液,等一會哥哥再餵飽妳。哈哈哈……」其他人都紛紛看著我,我嫵媚地看了他們一眼,用手把臉上的餘精通通掃到手掌心裡,再�頭看他們一眼,才伸出舌頭把手上的餘精舔個乾淨。其他人拍著手叫好,跟著也學著紋身漢一樣,依法去炮製少霞姐。

    我想他們可能一輩子也未曾幹過這麼漂亮、這麼騷,而且還肯吞他們精液的女孩,所以他們整晚都是先把肉棒狂插我們的小穴,然後把精液射在我們臉上和嘴裡,再要我們把精液吞下。我也數不清到底吞了多少次,總之到最後所有人再也射不出時,才讓我們返回自己的房間。

    我們簡單梳洗後,才叫醒阿非和阿彪他們一起去吃早餐。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