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0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10-4 00:14:36

閨密十八

  認識李春香那年,她18歲,我25歲。雖然有人說,25歲正是女人最燦爛的年華,可我在18歲的李春香面前,總感覺自己很老。我租住的樓區是舊式筒子樓,里面租住著很多像我這樣的底層打工族。

  我在那里見到了李春香,她眼睛很小,打扮土氣,但是青春逼人,這是我對李春香的第一印象。我們同租一個小套房,共用一間很小的客廳。春香是河北鄉下來的,未上完高中就出來打工了。她一見我就熱情地笑:“我來幫你拿東西。”

  城里姐姐鄉下妹和那些浮躁的90后不同,春香很好相處,主動幫我提水、拖地,甚至幫我洗衣。老到得不像18歲,倒像是老江湖。受寵若驚之余,我卻有私人空間被人占有的不快。鄰居秦嫂偷偷地告訴我:“小心點這丫頭,手腳不干淨,家里窮慣了,哪受得了這花花世界?”秦嫂是八卦婆,我對她的話當耳旁風,一笑置之。

  秦嫂的話第一回讓我對春香有了芥蒂是7月的一天下午。我忘了鎖小門,等回到宿舍,發現春香趴在我的案頭,筆記本電腦打開著。春香見我突然回來,驚跳起來說:“看你有電腦,所以打開玩玩。”我嘴上沒說什麽,心里卻厭惡極了,怎麽能隨便闖進我的房間,還打開我的私人電腦呢?想起秦嫂的話,我不再馬虎不鎖門,筆記本電腦也鎖進皮箱里,並設了密碼。

  但表面上我對春香還是不錯的,零食總會分她一些,偶然回報式地幫她提水。春香吃西瓜不吐籽,吃瓜子時嘴唇上拖著一大堆瓜子皮,吃飯叭叽聲很大,掃地不掃角落。除了年紀,這也是我和她成不了親密朋友的原因。自認爲優越的我,和她不搭調。

  春香身體壯實,干活麻利,但她有個毛病,就是生理期要死要活,躺在床上直哎喲。我們同租一套房,我不管她誰管她?我伺候著她,送水送飯,噓寒問暖。爲了哄她開心,我把筆記本電腦拿來放音樂給她聽。

  第一回和春香爭吵是發現她偷用了我的化妝品,還粗心地忘了蓋蓋子。我質問春香,春香說她要參加廠慶活動,看我不在就用了點,她不屑地說:“廖姐,你小氣什麽?不就是一點擦臉油嗎?我還給你好了。”用20塊一瓶面霜的春香哪知道,我這牌子100多塊呢。這個不拘小節的女孩,我怎麽跟她說得清,說多了,反顯得我斤斤計較。

  從此,我把東西放得更仔細了,可千防萬防,我還是丟了東西。這回丟的是—條黑色蕾絲內褲。那內褲風騷得很,說白了,就是穿給男人看的。除了春香還會有誰呢?我上廁所、提水洗衣的小空當,常忘了鎖門,她要拿很容易。

  但捉賊要拿贓,這事我只能隱忍不發。

  沒了愛情,但還得要自尊

  我戀愛了,男友王尚平開了一家酒吧,挺精明的樣子。我說我想結婚,王尚平依了;他說要跟我那樣,我也依了。

  我在王尚平面前剝了殼,同時也把心對他剝開了。我把他領到我的宿舍,春香那天穿著無袖小衫,屁股包得圓圓的,略顯壯實的她顯得很豐滿。王尚平和春香一對眼,就呆了好幾秒,那丟魂的樣子讓我吃醋不已。一個鄉下妹。和活色生香、花枝招展的我哪能比?她不過就是年輕,才18歲。

  從我宿舍出來后,王尚平180度大轉彎,對我不理不睬,索性電話不接,短信不回了。我被甩了!懊惱之余,我發現第三者居然是春香。那天我坐在的士上,看到街邊王尚平和春香對站著,表情很熟絡。

  我沖到王尚平的酒吧,王尚平冷冷地說:“我們不合適,你找更好的男人去吧。”我在衆人的同情和不屑的目光中被甩了出來,臨走前,我看到王尚平沙發上的一件女式新毛衣,他有其他女人了。

  這件新毛衣一天后就穿在了春香身上。春香偷了我的男人,還恬不知恥沒事似的跟我講話,我用惡毒的眼神和冷漠的話語把她擊了回去。她不再搭理我,背地里說我“更年期提前”。

  不久,壓抑的我終于找到罵春香的由頭了。

  我丟了500塊錢,只有春香可能拿,我們有共同的大門鑰匙,那天我忘了鎖小門。我聲色俱厲地質問春香,招來了左鄰右合,春香吵起架來也厲害。她說我是母老虎不講理,我就當著衆人的面強行搜她的床,在她枕頭套里發現塞著10張50元。我前面也說過了,我丟的是10張50元。

  春香哭了:“這是我新發的獎金。”有人叫喚著要去報警,房東害怕了,息事甯人地讓我放過春香。

  第三天,她搬走了。她會不會搬到王尚平那里呢?想起春香昔日的點點滴滴,如果她沒有搶我的男人,她不拘小節的小毛病我都可以認爲是可愛純朴。

  我輾轉打聽到春香的下落,她沒搬到王尚平那里,而是租住了一間條件很差的房子,4個人一間房,樓下就是紅燈區,魚龍混雜。

  偶然間遇到了王尚平,我努力平靜地上前打招呼。他裝模作樣地請我喝了咖啡,我問他有沒有新女朋友。他沒說話。我說:“不會是春香吧。”“春香是我的表親,沒出三代的,你想到哪去了?”他說。我的心咯噔一下,他們真的是表親?

  徘徊在春香居住的樓下,有男人把我當酒女往樓上拉,我嚇得趕緊逃,和春香迎個正面。我直截了當地要求和她談談,春香不記仇,爽快地答應了,還認真地對我說:“那天錢真不是我偷的,否則天打五雷轟。”她這話,讓我內疚極了。

  妹妹春香

  王尚平是春香表舅家的孩子,在河北早有家室。遇到知他底細的春香,一切都瞞不住了,所以他才會疏遠我。那件毛衣是王尚平爲了討好春香封她的嘴送的。王尚平雖然不要我了,也不希望他在我心中是個尋花問柳的浪蕩子。

  這就是真相。春香不是我的仇人,而是我的恩人。她警告王尚平:“你要是再胡搞,我告訴家里人。”這是王尚平最害怕的。

  我強忍著淚水說:“春香,搬回去吧。那房還沒租出去。你現在這個地方真嚇人。”春香遲疑地說:“可我真的沒偷你的東西。”我豪爽地將鑰匙交給她一把,說:“以后我的東西你隨便用。”其實春香不知道,那500塊是我故意栽贓她的。再順便說一下,我的蕾絲內褲曬被子時從褥子里掉出來落在過道上,秦嫂因此笑話了我好久。

  春香19歲生日,是在我們原來的宿舍過的,她端著那紅色的酒精液體說:“廖姐,我戀愛啦,我男朋友說明天請我大吃大喝,一醉方休。”我搶過酒杯,嚴肅地說:“別學喝酒,你不能被男人灌醉,你才19歲。”

  我就是在19歲生日那天因酒醉失貞的。我要保護春香,保護她的純潔天真,因爲我把她當妹妹。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