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60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五月渡瀘
Crawler | 2016-11-15 20:27:21

  我30歲,大學畢業後來到A市,通過公開招考進入一個監測站工作,這項工作枯燥乏味,需要經常到縣裡進行監測,而且是連續幾天,出差便成了家常便飯。   
    工作幾年後經領導介紹和現在的妻子結婚,並生了個兒子。老婆在一家大型企業上班,剛進公司,她們都要下基層實習,她的師父是一個40多的中年婦女。

    說是中年婦女,如果不看身份證還真不知道真實年齡,平時比較注重保養,身材很好。身高160,胸部不是很大,留頭長髮,下班後總是長髮披肩,典型的南方女人形象。她老公也在同一個單位,女兒已上高中,平時住校,每月回來一次。   
    聽老婆說她們夫妻生活並不幸福,如果不是為了女兒早已離婚。她老公部隊轉業後進入她們公司,也沒別的愛好就喜歡酗酒打牌。她女兒倒乖巧懂事,成績非常好,在市重點高中讀高二。   
    因師徒關係,我們一家子經常到她家吃飯,平時稱她師母,其實叫她大姐更為合適。每次去她家吃飯,師爹都會親自下廚弄一桌好菜,陪他喝上幾杯。一來二去關係越來越近了。   
    去年11月,單位安排我和一個新進同事到縣裡進行為期3天的例行監測。每次下縣監測都是安排住酒店,設備也就架設在酒店樓頂,我們的工作就是換下監測資料,記錄並保存。沒事就上網看電視打發時光。

    新進同事是本地人,正處在熱戀期。那幾天正和女友鬧得不愉快,我說你乾脆回去算了,我一個人值班,反正也沒什麼事,過幾天你再來幫我拆卸設備,考勤我幫你打。他聽了欣喜若狂,買了一條煙給我就跑了。    

    下午午睡後醒來設置好監測資料,感覺一個人很無聊想下樓買點水果,返回酒店發現大廳有個熟悉的身影,不敢貿然開口叫出,走進一看原來是師母。簡單聊幾句後,她說身體不舒服給公司請了幾天假,正好有空來見個朋友。   
    見朋友?好像她老家也不是這個縣的,怎麼會來這裡見朋友,而且是酒店。   
    看她一個人坐在大廳裡也無聊,便邀請師母到我房裡等她朋友。師母欣然答應了。   
    南方的冬天來得比較晚,正好這幾天又是低溫天氣,我把房間的空調溫度設置得很高,我喜歡穿單衣的季節,尤其是在室內,不喜歡穿棉衣,厚重不方便。

    進了房間我便脫了棉衣,只穿了件針織衫。   
    進入房間後我給師母泡了杯茶,洗了點水果,因為很熟悉也不拘謹,便聊開了。聊我的工作,聊我們兩口子的生活,最多的是聊我們的兒子。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下午6點,我們卻渾然不覺。師母在這段時間裡電話也沒響過,但我看得出她很急著見她的那個朋友,但她朋友始終沒有出現。

    天黑了,師母只好打朋友的手機,先是無人接聽,後來乾脆提示已關機。

    看到這樣的情況,我也不好多問,便邀請師母一起去酒店餐廳吃飯。晚飯過程中,師母不停撥打那個電話,一直關機未聯繫上。   
    飯後回到房間,我只好貿然問師母,她朋友到底是誰,怎麼約好了卻不來呢。她說那人是她的一個網友,交往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因她與師爹這幾天吵架就跑來找他了,結果 那男的卻避而不見,著實讓她傷透了心。   
    師母對我很坦白,她說師爹喜歡打牌酗酒,夫妻關係一直很不好,表面看起來兩口子關係好,但在家裡確實冷冰冰的,各睡各的床,各吃各的飯,誰也不搭理誰。日子一長,師母就上網聊天和這個男人好上了。她也知道這個男人有家室,有兒女,但沒工作,平時沒少問師母要錢,但師母要的是那種感覺,根本不在乎那些錢。

    她問我,「小李,你知道40多歲的女人最想要什麼嗎?」   
    我說:「一個溫暖的家。」   
    她說:「對,但不完全正確。我們這個年紀的女人,不但要有個溫暖的家,而且要有愛,性愛。30如狼,40如虎你不會沒聽過吧。」   
    我點點頭表示默許。   
    她告訴我,她與師爹已有好多年沒同床了,性愛就更不要提。師爹每晚回來都是醉醺醺的,看了就來氣。   
    她所說的我也聽老婆提起過,也為她感到悲哀,40歲的女人,有誰不希望過上幸福的生活呢。   
    一聊便聊到了晚上10點,我說:「師母,這麼晚了,你就別回去了,我去給你開間房,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回市裡。那男的不出來見你就算了,薄情寡義的沒必要為此傷心。」   
    她聽了我的話,唰地眼淚就流下來了,我天生就怕女人哭,急忙去拿紙巾給她擦。

    剛擦了一行淚,她便緊緊的抱著我痛哭起來,我腦袋一下就懵了,呆呆的讓她抱著不知所措。她緊緊抱著我,哭得稀里嘩啦,這是讓人心疼。    

    正當我不知所措時,她問我:「小李,你覺得師母是個什麼樣的人?」   
    我說:「師母肯定是個溫柔賢慧的好妻子,只是師爹不珍惜而已。」   
    她又說:「我與那男的發生了關係,你覺得師母在你心中還是這樣的形象嗎?」   
    「我……」一時無法回答。   
    她見我一時無語便說:「師母其實要求很低,只想過正常人的生活,活守寡的日子我無法忍受。我需要愛,我需要性,需要性你懂嗎?」   
    「我……」仍然不好怎麼回答,我害怕,我徬徨……

    「今晚你能陪我嗎?」她懇求道。

    這下徹底把我搞懵了,我不知道怎麼辦,她緊緊抱著我,我的心臟拚命在跳,此時此景,讓我無法抉擇。 
    「你是不是嫌棄師母?」她問。

    「不,不,我是覺得不合適,你是我師母啊。」我答道。

    「是你師母怎麼啦?我才比你大十幾歲,何況是我主動的,又不是你主動提出來的,師母真的想要,想要個男人溫暖我,這你都不能做到嗎?你怕你老婆知道是嗎?我不說,你不說,又在外地沒熟人看到,你是正常出差,有什麼好怕的呢?」她幾乎是懇求道。

    之前我對老婆是忠心不二,從來沒在外面搭理過女人。今天碰到師母,遇到她的懇求,我不好拒絕,也無法拒絕。男人都是狼性的,何況是在這種環境裡。   
    她見我沒有回答,她的手便慢慢滑向了我的下面,30歲的男人此刻早已是堅挺如鐵柱。她的手隔著我的褲子在我小弟摸了又摸,慢慢地將最湊了過來。我這才發現,她的淚早已乾透,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你愛我嗎?」師母問。   
    「愛!」我直截了當的回答。     
    她說:「今晚師母就是你的,讓我們來好好享受性愛,讓你感受40歲的母老虎的渴望,渴求。」   
    說著,她一手拉開了我的拉鍊,舌頭在我嘴中不停的翻滾,用力的吸著我的嘴,讓我喘不過氣來。   
    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讓我欲罷不能,盡情享受她給我帶來的一切。   
    「你為什麼這麼拘謹?不能放開點嗎?」她見我不是很主動說道。    
    「師母,我要如何迎合你呢?」    
    「師母都是你的,你想怎麼玩都行,儘量放開吧,我的心肝寶貝!」師母說出此話近乎瘋狂。    
    她慢慢脫下了我的上衣,解開了我的皮帶,唇從我嘴上移開,慢慢地吻向我的脖子,我的胸部。     
    酥酥麻麻的感覺,讓我欲罷不能,從未有此類感覺,以前跟老婆做愛,都是我主動,她被動,今天的性愛方式讓我徹底領悟了什麼叫性愛,和諧的性愛。    
    之前我的手一直抱著她的腰,不敢越雷池半步,慢慢地我的手不自覺地伸進了她的上衣,滑向了她的乳房。她的呼吸也越發加大,當我的手觸碰到她乳頭那一刻,她顫抖了一下,呻吟了起來。   
    她的乳房不是很大,但很堅挺,不像是40多歲的感覺,乳頭不大,硬硬的很舒服。 
    「小李,幫我把衣服脫了好嗎?」   
    我倆相視而處,我是頭一次如此近距離地觀察我的師母。   
    她的臉,潔白而又光澤,皮膚沒有皺紋,很有彈性,嘴很小,屬於櫻桃小嘴那種,很是性感。當我們眼對眼的那一剎那,我臉紅了。 
    「害羞了嗎?」師母問道。 
    「不,我感覺師母像是只有18歲的少女。」

    「你奉承我嗎?我都45了,要是只要18歲該多好。」

    「不,師母,你真的只有18歲,皮膚如此好,平時保養得不錯。」

    「你少耍嘴皮子,要是你師爹平時好好滋潤我,我肯定更年輕,我認識那男人日子淺,我有4年沒做過愛了。」   
    「4年?那你怎麼過來的?像我老婆現在天天都想做。」我好詫異。   
    「4年,自己解決唄,有什麼辦法,又不能求人。黃瓜、玉米、茄子……這些你們想像過的東西我都用過。」   
    「有沒有真實感?」我好奇地問。   
    「肯定沒有真實感啦,左手摸右手的感覺,我只是想尋求那份快感而已。為此還得了婦科病。」   
    「那男的技術好嗎?能滿足你嗎?」   
    「技術?滿足不了,他是圖我的錢,每次都要吃藥,勉強維持,但有總比沒有好吧,女人需要真實的性愛。」說著她一下把我推倒在床上。   
    「小李,你喜歡口交嗎?」   
    「口交,喜歡,但我老婆從來不給我做,她嫌髒。」

    話剛未落音,我就感覺小弟被溫暖的東西給包裹住了,好舒服。師母真在為我口,看她的樣子,也很享受。    
    我頭一次介紹異性口交服務,有種說不出的快感,欲仙欲死,比活塞運動還要舒服。師母的舌頭不停滴在我龜頭上打轉,一進一出都很有力道,而且感覺不到牙齒的存在。   
    我�起頭看著她如癡如醉的樣子,發出了興奮的呻吟。 
    「師母,不要了,我有感覺了。」   
    「沒關係,讓師母用嘴幫你解決吧,不用管,射我嘴裡。」    
    射她嘴裡,我從未有這樣的體驗。大腦皮層一陣收縮,千軍萬馬一股腦地射向了她喉嚨的深處。  

    但她始終沒有鬆口,全部都吞了下去,並用舌頭將我的小弟舔掃得乾乾淨淨。    
    從未有過的快感讓我既興奮又失望,失望的是射精如此快,沒讓她玩夠。   

    我坐起來,深深吻了她一下,慢慢地為她褪去衣服。    
    11月份的南方有些冷,但她穿得不多,一件棉衣,一件針織衫,一件內衣。當我褪去她針織衫的那一剎那,發現她內衣是粉色的,是我最喜歡的顏色,目測她的雙乳大概是34B,比我老婆的大一點,雙乳被內衣勾勒得非常完美,深深的乳溝,潔白的乳房,沒有贅肉感的腰部…… 
   「喜歡嗎?」她問我。 
    「喜歡,我最喜歡粉色的內衣,師母你的乳房真美。」 
    「都沒完全脫掉,你怎麼知道我的乳房美呢?」 
    「外形就能看出來,潔白,堅挺,而富有彈性,完全感覺不出是40歲的女人的乳房。」    
    「你見過40歲女人的乳房?」她詫異地問道。    
    「沒,沒,A片裡看到的。」

    「小色鬼。」說完她把我的手搭在了她雙乳上。    
    她直直地站在我的面前,雙峰就在我眼前,而我沒有直接褪掉她的胸罩,而是去幫她脫牛仔褲。    
    那條深藍色的牛仔褲把她的雙臀包裹得非常圓潤,接觸了幾年,頭一次發現她雙臀有這麼美,腿比較細,沒有贅肉感,證明她平時保養得非常好。    
    當褪到只剩內衣褲時,我靜靜地欣賞了起來。    
    「我漂亮嗎?」師母問道。    
    「漂亮,非常漂亮,原來師母保養得這麼好。」 
    「我們家遺傳的,我姐姐她們平時不怎麼保養,身材,皮膚都很好。」

    「叫天生麗質吧,哈哈。」我直誇道。    
    「小色鬼,你真會說話。以後我就叫你小色鬼吧,你也別叫我師母了,怪難為情的,我比你大不了多少,叫我萍姐吧。」 

    「萍姐?好啊,但在外人面前我還是叫你師母,畢竟你是我老婆的師父啊!萍姐,我想給你拍張照。」    
    「不行,萬一被人發現了怎麼辦?」她回絕了。     
    「就拍一張,拍完看看我就刪掉,你親自刪掉總可以了吧。你是一件藝術品。」    
    「藝術品?跟你們讀了書的做愛就是感覺不一樣,說話都很文雅,不像你師爹他們,上來就想幹,沒前戲,不懂一點情趣。」 
    「你擺幾個你自己認為最嫵媚的姿勢,讓我拍幾張吧。」

    「行。」    
    她爽快地答應了,也許她從未有過這樣的經歷,也想試一試這種感覺。    
    她認真地擺了幾個姿勢,讓我隨便拍。    
    「你怎麼不全部都脫了我的衣服呢?」她疑惑地問道。   

    「這樣不是更美嗎?欲速則不達,現在是我們兩的空間,今晚你屬於我,我屬於你。」

    「小色鬼,拍完了沒有,我幫你解決了,你總要幫我解決啊。萍姐我實在等不了啦。」    
    看來40如虎的年齡確實沒錯,她一刻也不想多等。直接湊了過來,把我的臉貼在了她的小肚上。    
    我迎合著她,雙手抓著她豐滿的雙臀,舌尖在她小肚腩上不停的打轉轉。她扭動著腰,嘴裡發出愉悅的呻吟聲。      
    我一直往上吻,褪掉了她的胸罩,兩隻可愛的小白兔顯露在我眼前,乳頭髮黑,乳暈不是很大,雙乳圓潤而不是尖形那種,稍微有點下垂。我一手抓一隻瘋狂地吻了起來。    
    「啊,啊……輕點,輕點,啊,啊……」      
    我哪顧這麼多,瘋狂地吻了起來,她的手也沒閒著,不停的挑逗我的小弟,由於剛射過,還在不應期,小弟反應沒那麼靈敏。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專攻了一會她的雙乳,我轉戰她的耳垂,舌尖不停的挑撥她的耳垂和脖子。    
    「啊,舒服,舒服,好舒服,小色鬼,你的舌頭真的厲害,爽死我了。」    
    我邊吻邊褪掉她的內褲。順勢摸了一下她的內褲底,居然沒有濕,上了年紀的女人都難濕嗎?但我老婆只要稍微一挑逗,就會春水氾濫。    
    當我褪去她內褲的一剎那,她張開了雙腿,我停止了親吻,看著她的酮體。她是我的第2個完全暴露在我面前的酮體。

    「師母,不,萍姐,你太美了。」我變吞口水,邊說道。    
    「你最喜歡萍姐哪個部位呢?」

    「我哪都喜歡,但還有個部位我沒看到,被一片森林給遮擋了。」

    「森林?陰毛吧,你想看嗎?」

    「想,不但想看,我還想吻,想幹。」      
    她順勢躺床上,張開了她的雙腿,在一片茂密叢林中,我發現了一座粉色的金礦,紅粉而又肥嫩。

    「想不到萍姐你的妹妹還是粉色的,好美。」    

    「粉色的喜歡嗎?」     

    「喜歡,不是女人年紀大了,這裡都會慢慢變黑嗎,就像你的乳頭一樣。」

    「操的次數少了唄,肯定顏色就沒那麼深啊,乳頭是餵奶後形成的。小色鬼,你對這個還蠻有研究啊。」她笑道。      
    我慢慢把臉湊了過去,沒有異味,身體有股淡淡的香水味道,難道是她之前上洗手間有過準備,洗過了的嗎?      
    突然,她一把把我的頭按到了她的跨下,嘴剛好對著她可愛的粉色陰唇。     

    「啊……」    
    她太猴急了,以為我不願意為她口交,在家每次和老婆做愛我都會為她口交,而她卻不給我做,多少讓我有點失望。

    對於口交我還有點經驗,不過對付老婆的那一套不知道能不能滿足她。

    我雙手抓著她的雙峰,舌頭不停挑逗她的大小陰唇,邊挑逗,邊吮吸,讓她的呻吟聲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促,但我始終沒有去挑逗她的小豆豆,我知道對付這種上來年紀的女人,得一步步來,不能猴急。    
    我不停挑逗吮吸和揉捏中,她的春水慢慢地流淌了出來,而我的小弟也慢慢地恢復了狀態。小弟的復甦,讓我越發瘋狂,我如癡如醉地吮吸著她粉嫩的肥鮑,她的呻吟聲也轉變為了「嗯嗯啊啊」的叫床聲。    
    也許她看過日本的A片,叫床聲有那種日本女人的味道,很是讓人陶醉。

    附和著她的叫床聲,我更加賣力地吮吸著,潺潺的暖流,一股股地從她陰道中流出來,她的屁屁一翹一翹地迎合著我的吮吸。    
    我突然轉向只吻她的菊花,她雙腿一緊,屁股一翹,「啊……」地發出一大聲叫喊。

    我明顯感覺到她產生了快感。    
    「不要,不要,髒。」

    我哪管她這麼多,從她的股溝到她的陰蒂不停地來回舔舐,這招徹底讓她放開了叫喊。  

    「啊,啊……好爽,小色鬼,你真厲害,啊,啊……從來沒有人這麼為我弄過,啊,好舒服,啊……」     

    她的屁股翹動頻率越來越高,聲音也越來越大,雙手緊緊抱著我的頭不放。      
    我感覺她的高潮要來了,對她的陰道發起了猛攻,舌頭在她陰道里不停打轉轉,一隻手不停滴挑逗她的陰蒂,水流明顯加大了,我沒有浪費她的一滴汁液全部都吞到了肚裡,我大半張臉都沾滿了她的愛液。    
    「加油,使勁,不要停,不要停,加油,我愛死你了,爽死我了。」

    「啊……」隨著她一聲叫喊,她臀部猛地往上一翹,從陰道里噴出一股暖流,她高潮了。      
    高潮後,她的手仍然沒有鬆開我的頭,我知道她的意思,是讓我幫她打掃戰場。和老婆做愛口交我都是幫我清理戰場的,也許我有種病,說不出的病,我喜歡愛液的味道。       

    清理完戰場,我倆相擁而睡,她抱著我,我看到了她臉上洋溢著幸福感。

    「小色鬼,你真的厲害,我從來沒有這麼做過,也從來沒有過高潮,高潮的感覺是如此的美。你不知道和你師爹他們做愛,他們沒有什麼前戲,讓我很厭倦,更別提為我口交了。每次他們都草草收場,從開始到收場不超過10分鐘,10分鐘,我狀態都沒有進,怎麼會有性愛的感覺。你吮吸的陰道里的水沒覺得不舒服嗎?」     

    「沒有啊,每次我和老婆做愛都會口交,帶動她的性慾,但她從來不給我口交,她有潔癖。」      
    「口交對女人很重要,尤其是對我們上了年紀的女人,陰道敏感程度降低,沒有前戲根本沒有水流出來。不像年輕人,稍微挑逗下,下面就水汪汪的,隨著年齡增大,這樣的感覺越來越少了。小色鬼,我愛死你了。」她邊說邊玩弄著我的小弟。

    這女人真的厲害,感覺她還沒玩夠,還想玩,要不是我年輕力壯,早就繳械投降,不應期也會延長很多。

    「小李,你覺得師母風騷嗎?」

    「萍姐,你怎麼會這麼問呢,每個人都希望有性愛,只是無法表達而已,當你和心愛的人赤身裸體在一起就完全要放開,不要被傳統思想所禁錮,那樣的性愛不完美,也不真實。」

    「對,現在我發現你們兩夫妻感情好的原因了,性愛是很重要的一個方面。我徒弟有你這樣的老公真幸福。小色鬼你的小弟又不聽話了,不停地抖動。」      
    「還不是你萍姐的功勞,他想你的粉色小妹了,哈哈」      
    「小色鬼……你想操萍姐嗎,我感覺用操這個詞更能激起我的性慾,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其實我早就想操你了,只是你不給我機會。」      
    「怎麼不給你機會,機會就擺在這裡,想不想操呢,我的妹妹好想你小弟操的。」      
    我順手一摸她的小妹,怎麼還是濕漉漉的,床單都濕了一大片。      
    「萍姐,你好騷啊,我沒挑逗你怎麼還在流水呢?」      
    「人家自己弄的嘛,要是不弄,怎麼等得急嘛。」       
    「好,讓我操翻你,但我不戴套啊,戴套不舒服,沒那個感覺。」      
    「人家沒讓你戴套,來吧,我實在等不及了。」   

    說完她一個翻身把我壓身下,握著我的小弟插入了她的陰道。那感覺好爽,她的陰道完全不像生過孩子的,溫暖而緊實。      
    她在上面不停地做著活塞運動,那對小白兔在我眼前一晃一晃特別可愛,她還時不是時俯下身子讓我吮吸她的乳頭。一頭散髮在她一上一下的運動中飛舞著,她那淫蕩的表情著實讓人著迷。      
    「啊,啊,啊……舒服嗎?」      
    「萍姐,舒服,沒想到你技術這麼好。在哪裡學的?」   

    「小色鬼,秘密。」      
    「嗯,啊,嗯,啊……萍姐累了,你來操我吧。」   

    「萍姐你喜歡什麼姿勢?」   

    「什麼姿勢都可以,求求你,快點。」       
    我一把把她翻過來,以老漢推車的姿勢迅速插入。      
    「啊,爽死了,啊……快,快,快點操我,喔喔喔……」      
    我一邊賣力地抽插,一邊拍著她豐滿的雙臀,「啪啪啪」的聲音就有一首交響曲迴蕩在房內。    
    「小色鬼,使勁,使勁操我,啊,頂到了,頂到了,啊……加油加油,寶貝。」      
    「萍姐,你這隻母老虎是不是今晚想把我吃了啊?」 

    「你要是喂不飽我,我就把你吃了,啊……爽……啊,舒服,舒服,啊……我叫聲好聽嗎。」       

    「好聽,感覺像A片裡的叫聲。」      
    她的叫聲越來越大,剛開始還用手支撐著身體,這會前半身完全爬在了床上。      
    「啊……啊……啊……」

    「萍姐這個姿勢舒服吧,我老婆最喜歡這個姿勢了,要不我們換個玩法?」      
    「怎麼玩?」      
    我立馬把小弟從她體內抽出,用嘴瘋狂地吸吮著她的小妹。      
    「啊……」她徹底趴在了床上。      
    「怎麼又用嘴啊,啊,好舒服,爽死了……啊……」      
    她的胯下早已氾濫成災,愛液一股股地往外流,她的性慾真的很強,不知道這麼多年她和師爹沒性愛怎麼過來的。      
    我賣力地吮吸了一陣,將她翻過身來,發現她早已滿頭大汗,她有沒動怎麼會這麼熱?      
    我緊緊地抱著她,小弟快速插入,採用九淺一深的姿勢不停抽插著,並將剛吮吸完她的愛液全部退到了她口中,她一口就將它全部吞下。我倆下面瘋狂抽插著,深吻著,她的呻吟聲越來越低沈,也許是我堵住了她嘴巴的緣故。    
    「嗯嗯嗯……啊啊啊……操我,幹我,求你,快點,再快點。」      
    我知道她的高潮又要來了,我使勁吃奶的力氣向終點衝刺,抽插頻率明顯加快了很多,她雙手不停地揉著雙乳,面色紅潤加深,呻吟近乎哀求。    
    「快,快,快……我的小心肝,快,快,使勁,使勁操我……。」      
    「萍姐,堅持住,我也要射了。」      
    「射,我要,射我B裡,快射我B裡,我要……」      
    聽到她的哀求聲,我小弟越發膨脹。      
    「啊……」       
    隨著她一身叫喊,我的子嗣全部都射到了她身體裡,她癱軟在床上,我倆同時到了高潮,半天都沒回過神來。這是我與老婆從未有過的快感。      
    「萍姐,你會懷孕嗎?」      
    「放心,不會,我上環了。小色鬼,舒服嗎?」

    「舒服,要是天天和你一起,命都要短幾年,萍姐你太厲害了。」

    「不是我厲害,是你厲害小色鬼,我從未有過的高潮,今天和你在一起有了兩次,很美妙。但我還想要怎麼辦?」    
    「還想要?萍姐,你今晚想索我的命啊?我小弟累了也要休息一會啊。」   

    「比起你老婆,我們哪個更會做愛?」    
    「這還要問,肯定是你啦,不過你作為我老婆的師父,這個怎麼不教她呢?」   

    「你真的壞,這個都教,她會以為師父是什麼人啊,來,親愛的,抱我一起去洗個澡吧。」    
    說完,她深深吻了我一下,我抱著她走進了浴室。

    那晚我們又做了2次,被她弄得快到了精盡人亡的地步。    
    30如狼,40如虎果真名不虛傳。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