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15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五月渡瀘
Crawler | 2016-11-5 16:24:41

  好累了,我伸了一下懶腰,看著辦公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我心中有些絕望,開始佩服父親了,不知道父親是這麼出來這些公事的。

    我叫王琳,今年二十五歲,是一家地產公司的總裁,公司是父親白手起家創建起來的。因為父親得了腦淤血,癱瘓在床,我不得不提前接替父親,掌管他的地產王國。

    咚咚,我的辦公室門,被人輕輕的敲響,我知道又來公事了。

    「進來」我說門開了,進來一個普普通通的男士,他叫張全,是公司裡的廣告策劃部的職員。他剛剛為新的樓盤提交了一份策劃案,我對他的策劃很感興趣,決定跟他談談。

    「新的方案做好了?」我問他「是的,請總裁過目」他說完,就遞給我一份文件,我打開看了起來。

    當……當……當……,張全輕輕的敲擊著,辦公桌的桌面,很輕,但我聽的很清楚,節奏單調而輕盈,我有些犯睏,於是集中注意力在策劃案上,當我看見策劃案裡有個奇怪的圖形,我很好奇,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圖形上,我看到圖形在旋轉,睏意越來越強烈,我閉上了眼睛準備休息一下。

    這個時侯,我聽見了一個空靈的聲音傳到我的耳朵裡,「放鬆,放鬆」

    這個聲音很柔和,讓人感覺非常的舒服,充滿了不可抗拒的誘惑。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放鬆下來,靜靜的體會著這樣的感覺,很舒服,我從來沒有如此舒服的感覺。

    空靈的聲音再次傳來「你的乳房有些不舒服,用手揉揉。」

    我聽到這樣的話,立刻感覺著自己的乳房果然有些不舒服,就用手隔著衣服揉了揉,立刻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傳遍全身,我從來沒有體會我這樣的感覺。

    空靈的聲音又說「把手伸進去摸,會更舒服」

    我不知道為什麼對這個聲音極其信任,我不由自主的按照它的說法做了,我解開套裝的紐扣,又解開襯衣的紐扣,把手伸進了胸罩裡面,用手撫摸著自己圓潤完美的乳房,這種感覺讓我舒服,讓我踏實。我發現我的乳房正在慢慢的堅挺起來,乳頭跟胸罩不停的摩擦著,也慢慢的硬了起來,我好奇的用手指輕輕的劃過乳頭。瞬間像是觸電的感覺,傳遍全身,我不由自主的輕輕的叫了一聲「啊……」

    空靈的聲音又說「是不是很舒服,把胸罩脫掉,用雙手慢慢的撫摸,會更加的舒服」

    我不可抗拒的按照它說的做了,我坐起身把手伸向身後,解開了我的胸罩的搭扣,把胸罩鬆開。乳房失去了舒服之後,更加的堅挺,我用雙手慢慢的撫摸著,手掌不時的劃過堅硬的乳頭,過電的感覺也不時的充滿全身,真的很舒服,我不由自主的叫了起來,表達我的感覺「啊……嘶……啊……」

    空靈的聲音再次出現「用手捏一下」

    我照做了,疼,但不是很痛,這樣做了之後,我感覺乳房不但沒有軟下去,反而更加的堅挺了。我握住我的乳房,不斷的撫摸揉捏,貪婪的享受著它帶給我的快樂和刺激,這是我從來沒有做過的。

    空靈的聲音出現的總是那麼準時「你的陰蒂也很癢,去撓一下」

    我當然照做了,我拉開褲子的拉鏈,把手伸進了我的內褲裡,用手指輕輕的撓了一下我的陰蒂,比我劃過乳頭更加強烈的感覺,刺激著我。我沒有等那個聲音再告訴我怎麼做,就不停的用刺激著我的陰蒂。我的身體不停的顫動的,但是我太喜歡這樣的感覺了,我大聲的宣佈著我的快樂。

    「啊……啊……嘶……啊……啊……嘶……啊……啊……」

    我不再理會聲音,而是自顧自的享受著,我的手感覺到了濕潤,我立刻知道我的陰道已經濕潤了,此時我的思想已經被原始的慾望佔據了,現在的我什麼都不在乎了。

    空靈的聲音又來了,「褲子太礙事了,它阻礙你獲得更大的快樂的」

    我將屁股一�就把褲子脫掉了,包括內褲。

    空靈的聲音又說「把雙腿打在扶手上」

    我把雙腿放在了扶手上,用手撫摸著自己的陰蒂,我感覺到了我的陰道空落落的,需要什麼東西來填充。我把手指慢慢的插進了自己的陰道里,慢慢的抽動著,但是感覺不是那麼的強烈。

    就在我悵然若失的時候,一個粗大而堅硬的棍子,慢慢的插進了我的陰道里,我立刻感覺到我的陰道充實起來,突然一陣疼痛傳來,我瞬間明白了什麼,我的處女膜被戳破了。

    「啊……疼死我了」

    我的失落沒過多長時間,就被陰道傳來的火辣辣的刺激給驅趕的無影無蹤了。

    我當然知道那個東西是什麼,是男人的陰莖,我從來沒有想過那個東西會有這麼大。我的陰道被陰莖填的滿滿的,龜頭一下子就頂到了我陰道里最柔軟的地方,過電的感覺又來了,而且極其強烈。我受不了了,大叫起來。

    「啊……」

    陰莖慢慢的要退出去,我當然不希望它這麼快就走了,我用力的收縮我的陰道,試圖夾緊它,不讓它走掉。陰莖退到陰道口,就停住了接著就再次向我的陰道伸出衝擊著,過電的刺激感覺再次出現,我貪婪的享受著。陰莖進進出出,不斷地抽插著我的陰道,我大叫著我的性福宣言。

    「啊……好爽啊……好棒啊……」

    突然,陰莖抽插的速度在加快,我的身體也不斷的顫抖起來,我的陰道不由自主的收縮的更緊了。一股滾燙的液體衝進了我的陰道里,正好擊中了我最柔軟的地方,我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我根本無法控製。

    陰莖很快的退出了陰道,我的心情也逐漸的平復下來。

    空靈的聲音再次出現「舒服吧,把衣服穿好」

    當我穿好所有的衣服,空靈的聲音又說「你要牢記這個聲音,它會讓你極度的快樂,就想剛才一樣,只要你聽到它說,讓我做愛吧,你做愛的慾望就會充滿你的全身,除了它誰也給不了你這樣的快樂。你只屬於它,你不要和其他的男人做愛,那樣會讓你終身痛苦的,你要牢記,不管男人如何的優秀,你的身體都不會有任何的反映,知道嗎」

    我回答,「我記住了,我知道了」

    空靈的聲音說「我走了」

    我突然醒來,看見張全正坐在我的對面,正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我尷尬的笑了笑說「對不起,我沒想到會睡著了,你先回去吧,我看過之後,在找你談」

    張全起身,告辭離開了。當張全離開之後,我才想起剛才的夢,心說,我這麼會做這樣的夢呢。我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第二天,我在辦公室裡,看著昨天張全留下的策劃案,感覺還是不錯的,但是我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我記得裡面有個奇怪的圖形的,這麼沒了。我立刻叫秘書給張全打電話,讓他來自己的辦公室一趟。

    張全來到我的辦公室,把門關上之後,我聽見了卡的一聲,我心中一驚,那個聲音我太熟悉了,是我的門鎖發出的聲音,他把我的門給鎖上了。他要幹什麼,我的心中有些發慌。

    張全走到我的身邊,用一種空靈的聲音說「讓我們做愛吧」

    我聽到這話,身體一陣,我立刻明白了昨天我不是在做夢,而是被張全給催眠了,那個夢難倒是真的,那我……我不敢在想下去了,這時我發現,全身開始燥熱起來,我扭動了一下身體,伸手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想緩解一下燥熱的感覺。這一點都沒有用,燥熱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水很快被我喝光了,站起身走向飲水機,打了慢慢一杯涼水,然後走回自己的座位。

    這個時候,我感覺到自己的乳頭在跟胸罩摩擦著,乳頭已經硬了起來,我這麼會這樣。我自認不是一個敏感的女孩,我從來不對男女之事有所期望啊,為什麼現在會想到這個,身體變得如此的敏感。這個時候,我才注意到,張全已經坐在了我的座位上,正用色迷迷的眼神看著我。

    我身體的燥熱越來越強烈了,我感到口乾舌燥,我又猛喝了一通水,但是沒用。燥熱沒有退去,身體反而癢了起來,我頹然的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燥熱和騷擾越來越強烈,我不自覺的用手隔著衣服,在自己的胸部上抓癢癢,不經意間我的手指隔著衣服劃過了乳頭,一股酥麻的感覺瞬間流遍全身,這種感覺就和夢裡的一樣,太舒服了。

    張全依然用空靈的聲音對我說「總裁,怎麼樣啊,是不是很難受,很想做愛啊,來吧,我會讓你快樂的,到我這裡來」

    我努力的保持鎮定,說「不,我不過去」

    但是,我感覺越來越癢,身體也越燥熱難耐,腳步不由自主的向張全走去,我根本就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樣。

    我走到張全的面前站住,張全還是用空靈的聲音,說「難受的話,就把衣服脫了吧,那樣會很舒服的」

    我大叫著,「不,我不脫,絕不」

    但是,我的手不受大腦控製的,自作主張的解開了自己職業套裝的外套紐扣,解開自己的襯衣,我努力的想控製自己的身體,但是它完全不停我大腦的指揮,我完全的傻了。

    張全換上空靈的聲音命令「總裁,你做到我大腿上來」

    我心理抗拒著,但是我的身體卻做到了張全的大腿上,張全用手肆意的在我的乳房上揉捏著,我的身體忠實的把感覺反映給我的大腦,我的慾望立刻充滿了我的大腦,我沒有想到我自己居然是這樣的女人,男人輕微的挑逗,我的慾望如此的強烈。

    我努力的不去看張全,那張可憎的臉,把目光移向窗外,希望能轉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不去想那些男女之事,但是我根本就做不到。

    張全一邊玩弄著我的乳房,一邊說「總裁,你就是一個騷貨,一個蕩婦,看,輕輕的挑逗一下,你就變成這樣了,不要在裝了,釋放你的本性吧,好好的享受做愛的快樂吧」

    張全把目標轉移到了我的下體上,用手玩弄著我的陰蒂,過電的感覺比夢裡更加強烈,我的陰道也顯得很空,需要有東西來填補,我想到了張全的陰莖,我無法剋製自己不這麼想,越是剋製願望越強烈。

    我知道,我完了,我徹底的完了,我現在不是那個掌握別人命運的總裁了,至少在張全面前我不是。

    慾火完全的控製了我的思維,我想到了夢裡的感覺,現在的我渴望著那樣的感覺。什麼自尊,什麼矜持,什麼品行,都是扯淡,快樂的是最最重要的,我不知不覺把自己給放棄了,這是我始料未及的。

    我這個時候,我發現我居然能控製自己的身體了,從張全的身體上蹦下來,拉開了張全褲子的拉鏈,把張全的陰莖放了出來,結果我發現它軟趴趴的。我用手抓住它,擺弄著卻絲毫沒有起色,我看了看張全。

    張全用空靈的聲音說「總裁,你知道口交嗎?」

    我立刻明白了,連忙用嘴裹住張全的陰莖,然後上下運動我的頭部,為張全口交,我雖然沒有做過這個,但是我看過被稱之為A 片的東西里面有。

    張全的陰莖騷哄哄的,但是在我感覺卻是別有風味,我用舌頭舔著張全陰莖的龜頭,張全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點聲音,我心中莫名的幸福起來,突然覺得張全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呢,我從來沒有意識到這點呢。

    我學著A 片裡的樣子,為張全口交,我用眼睛不時的看著張全,張全臉上一副幸福的表情,我的心中更加的舒服和快樂。張全的陰莖已經很硬了,我站起來,到坐在張全的大腿上,將自己的陰道套上了張全的陰莖,然後上下運動自己的身體,快感傳遍了我的全身,我幸福的大叫著。

    「啊……啊……啊……啊……」

    我運動了一會,張全突然站起來,把我頂向了辦公桌,我慌忙用手直住自己的身體,張全的陰莖退出了我的陰道,我靜靜的等著張全的重新進入。

    但是,張全卻遲遲沒有進入,我回頭看了一眼張全,張全一臉的壞笑看著我。

    此時我慾火焚身,身後去抓張全的陰莖,張全一閃身躲開了,我想直起身子,卻被張全用手死死的壓在辦公桌上,不能動彈。張全還用手不斷的從後面挑逗我的陰莖,慾火焚身的我更加難受,更加渴望男人的陰莖。

    我沒有辦法,只好求他「張全,快點進來」

    張全用本來的聲音問「什麼進來啊」

    我說「你的陰莖啊」

    張全說「不對」

    我想了一下,知道了張全的想法,說「大雞巴」

    「進入哪裡啊」

    「我的騷逼」

    「為什麼啊」

    我聽到張全的問題,終於明白了張全的目的,於是說「我要,我受不了了,快點給我,哦」

    張全說「不對,你說的不對,重說,你說不對,我不幹」

    我只好說「用你的大雞巴快來幹我的騷逼吧」

    張全說「這就對了」

    隨後,我就感覺到了張全的陰莖再次進入了我的陰道里,瘋狂的抽插著,我的感覺越來越爽,不停的呻吟著。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啊……啊……啊……啊……」

    張全對我喊「你就是一個騷貨,我要干死你」

    被快感佔據的我回答「對,我就是一個騷貨,就是要讓你幹,快點,干死我,我爽死了,啊……啊……」

    我感覺到我的陰道裝不下張全的陰莖了,他每次的進出都讓我稍微有一些疼,但是我喜歡這樣的感覺。

    「啊……你的雞巴好大啊,我要死了,你快干我啊,干死我」

    「啊……哈……啊……哈……」

    這個時候,桌子上的電話響了,我身子一陣,張全也停了下來,但是並沒有把陰莖拔出去。我清醒過來,立刻抓起電話,是秘書朱穎打來的,朱穎告訴我,規劃局的老趙要跟我通話,我立刻想起公司正在跟規劃局請地。

    「王總,我是規劃局的老趙啊,你們的請求被批準了,你明天安排人來局裡辦一下手續吧,就這事,好了,你忙吧」

    「好的,謝謝啊,改天我做東大家聚聚……」

    這個時侯,張全又運動起來,我立刻摀住自己的嘴掛斷了電話,然後大聲的叫起來,「張全,你這混蛋,放開我,我要告你強姦。」

    張全根本就不理會我,繼續運動著,我的大腦重新被快感佔據,我的抗議變成了呻吟。

    「啊……啊……我不行,不要啊……慢點……我不行了……我要死了」

    張全的速度開始加快,伴隨的是他粗重的喘息聲,我突然意識到了,他要射精了,不行我不能讓他射在裡面,我今天可是危險期,我可不想懷上這個混蛋的孩子。我努力的掙紮著,一種無盡的屈辱用上我的心頭,快感隨之消失,接著張全用力的一頂,一股滾燙的液體擊中了我的G 點,我瞬間失去了力量。

    張全拔出了他的陰莖,我沒有力氣去幹點什麼,只能靜靜的趴在辦公桌上,看著張全用手紙清理乾淨自己,走出我的辦公室。

    過了好半天,我才感到自己的力量恢復了一些,站起身子,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情,身體蹲下讓張全這個混蛋的子孫都從我的陰道里流出,清理的自己的身體之後,穿好衣服頹然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我努力的想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二」這個時候,腦子卻是一片混亂,內心異常的糾結,報警?不報警?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難題。我既不想就這麼被張全控製,又不想這種事情曝光,一向行事果斷的我,卻在這個問題上猶豫了。

    砰砰……,房門再次被敲響,我的心咯?一下,心想:「不會是張全回來了吧!『門一直在響,我猶豫再三,把心一橫,對門外喊:」進來「門開了,進來的並不是張全,而是秘書,忘了介紹她叫朱穎,今年二十四歲,名牌大學的畢業生,大學畢業就加入到我的公司,後來被我發現調到身邊做秘書。

    朱穎走到我的辦公桌前,雙眼盯著我看了半天,我的內心有些慌亂,生怕她看出什麼來,只好故作鎮定的問:」朱穎,有什麼事情嗎?「朱穎這才反應過來,說:」銀行的李科長來電話,說貸款批下來了,讓人過去辦手續!「我想了一下,說:」你讓財務安排一個人去辦一下吧,哦,對了,你讓法律處去規劃局辦理用地手續,他們知道該什麼辦,你通知一下就可以了!「朱穎轉身準備離開,走了幾步,卻又走回到我的辦公桌前。我很納悶,就問:」朱穎,你還有別的事情嗎?「朱穎猶豫了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說:」王總,好像張全在您的辦公室呆的時間很長?「我一聽,知道朱穎意識到什麼,立刻吼道:」朱穎,不要胡說八道,趕快出去做事!「朱穎看了看我,低下頭轉身離開了我的辦公室,我望著她的背影,心裡顯得有些絕望,我完全沒有想到朱穎這麼快就發現了。

    叮咚……,我的電腦音箱裡,傳來了有新郵件的提示音,我順手打開電子郵箱,一封我不認識的地址發來的郵件出現在我的郵箱裡,我打開一看,心中再次被重重的打擊了一下。郵件裡沒有多餘的字,只有一個附件,我打開附件,是一些照片,我立刻認出就是剛才張全欺負我的場景。我立刻意識到,我的辦公室裡肯定被安裝了什麼偷拍裝置。

    我努力的保持剋製,仔細查看照片的每一個細節,發現好像是視頻截圖,根據拍攝的角度,發現是在我辦公室的窗戶左上角的位置。我立刻站起身,走到窗戶邊向那個位置看去,果然在窗簾背後發現了一個小小的盒子,盒子上有一個小小的孔。我拉過一把椅子,站在椅子上剛剛好能夠到那個盒子,沒費什麼力氣,我就把盒子拿了下來。我看到盒子裡,裝著一個小小的無線攝像頭,電源連接在旁邊的燈座上。我小心翼翼的把電源弄斷,那種攝像頭從椅子上下來,坐回老闆椅裡,看著攝像頭髮呆。

    我在心裡盤算著,張全沒有我的辦公室門禁鑰匙,他是怎麼進到我的辦公室的呢?我想了很長時間,我的腦袋靈光一現,朱穎,我的辦公室門禁鑰匙,除了我自己,只有她手裡有。再聯想都剛才朱穎的反應,我立刻意識到朱穎知道些什麼,甚至朱穎很可能跟這些事情有牽連。

    我一想到這裡,不禁感到背後發涼,如果朱穎真的參與了,那我……?

    我抓起電話,卻又放下了,我的內心再次糾結起來。我真的想搞清楚張全想幹什麼,卻害怕聽到張全的聲音,具體因為什麼,我也說不清楚,我總覺得,一聽到張全的聲音,就會發生狀況。

    鈴鈴……,電話再次響起,我順手拿起電話接聽,裡面傳來了張全的聲音:」王總,照片拍的怎麼樣啊,給個意見?「我的心莫名的顫抖了一下,故作鎮定的說:」張全,我正要找你呢,沒想到你居然先來電話了,說吧,你到底想幹什麼?「張全哈哈大笑說:」王總,別著急啊,這麼快就把謎底揭開,就太不好玩了,我會把謎底留到最後的,您就等著瞧吧?「我有些憤怒,說:」好,既然談不了,就等著警察來跟你談吧?「我說完就想掛斷電話。

    張全卻在電話裡大叫:」王總,不要啊,不要報警啊!「我沒有掛斷電話,說:」很好,那我們可以談談了嗎?「張全發出了一絲怪異的笑聲,說:」王總,您沒明白我的意思,我勸您最好不要報警,否則您會後悔的,我是為了您好,我一草根,已經上了您這個高高在上極品美女總裁,我知足了,可是您呢?我提醒您一下,這段視頻我已經放在網絡上了,並設置了定時發送,如果我不能取消這個功能的話,您認識的不認識的都會欣賞到,如此狂放的表演,如果讓他們知道了表面上的貞潔烈女,背地裡卻是一個淫娃蕩婦,您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了,對您垂涎三尺的可是大有人在。

    您可要想清楚啊!「我放下電話,頹然在靠在老闆椅裡,心裡說不出的苦悶。張全說的沒錯,我自己非常清楚有多少人在打我的主意,如果不是我小心應對,恐怕早已經……我真的不知道,該什麼處理了,就這樣渾渾噩噩的熬到下班的時間,我趕緊收拾一下,離開了公司,開著我的紅色法拉利跑車回家。家,才是我最溫馨的港灣。

    入夜,我躺在自己柔軟的大床上,腦子裡卻依然還是一片混亂,雖然早已是睏的要死,就是無法入睡,腦袋只要一粘枕頭,白天的場景就毫無顧忌的在腦海裡跑來跑去,那種感覺一遍遍的衝擊著我的神經。無奈,我只好打開燈,走出房間,來到書房裡,從書架上拿出一本我不太喜歡的小說,回到臥室坐在床上看了起來,試圖轉移注意力,好讓自己能忘記白天發生的事情。

    不幸的是,我根本無法集中注意力看書,腦子裡還是那些畫面遊來蕩去。

    我快崩潰了,只好再次下床,找了一些安眠藥吃了,重新回到床上,關燈躺下等著藥效發作。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安眠藥的作用終於起效了,我昏昏沈沈中睡著了。

    陽光照在我的臉上,我從睡夢中醒來,習慣性的看了一下時間,心中一驚,已經是早上十點,從來沒有遲到的我,居然也遲到了,我不用想都知道,公司的那幫元老們會說什麼!

    我開車來到公司,走到自己的辦公室門口,發現朱穎並沒有在自己的座位上,一想到她有可能跟張全有牽連,心中的怒火就直往腦門上竄,在心裡暗罵:」死妮子,看我怎麼收拾你!』。

    我掏出門禁鑰匙,推開辦公室的門,我被看見的狀況驚呆了。我看見朱穎正趴在我的辦公桌上,製服裙子被拉到腰間,內褲早已不知去向,她的身後竟然是張全,光著屁股雙手抓住朱穎的腰,陰莖正在朱穎的陰道里進進出出。兩人竟然沒有注意到我的到來,仍然沈醉其中,忙的不亦樂乎。我呆立在當場,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直到朱穎想換個姿勢,就睜開了眼睛,隨即就看見了憤怒的我。

    朱穎立刻停了下來,張全也看見了朱穎的表情,他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我來了。他先是給了朱穎一個眼神,然後他挺著陰莖,向我走了過來。我這才反應過來,轉身準備離開,結果沒有逃掉,被張全一把抓住。

    我看見朱穎跑到辦公室門口,把辦公室的門鎖上了,我用眼睛狠狠的瞪著朱穎,朱穎看見了我的眼神。她躲到一邊,說:「王總,我也不想這樣,對不起!」

    我被張全用力一推,整個身體靠在了牆壁上,張全隨後就貼了上來,我揮舞雙手向張全打過去。張全用胳膊抵擋住我的拳頭,找準我的一個空擋,抓住了我的手腕,將我的手高高的舉起,死死的壓在了牆壁上。

    我晃著腦袋,大聲的喊:「不要,我要報警,我要告你!」

    張全卻不為所動,依然我行我素的在我的身上侵犯著,他的嘴試圖親吻我的唇,我左右晃動腦袋,來躲避張全的嘴。張全一看沒有成功,隨即轉移了目標,親吻起我的脖子,滾燙的唇在我的脖頸上來回摩擦,癢癢的感覺讓我有些迷茫。

    「不,張全你這個混蛋,朱穎快了幫我!」

    我一邊扭動著身體,試圖擺脫張全的控製,一邊呼喚著朱穎,希望她能來幫忙。令我失望的是,我無論怎麼做都無法擺脫張全的控製,朱穎也站在遠處無動於衷,甚至連看我一眼都不看,我只能在理智和慾望間掙扎。

    『我不能放棄!』在心裡,我對自己這麼說,我繼續晃動自己的身體,努力的尋找機會擺脫張全的控製。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感覺一雙手,抓住了我的乳房,用力的來回揉捏著,我這才發現,只顧著晃動身體了,居然沒有發現張全已經把手拿開了,我的雙手已經恢復自由了。我連忙用手去推張全,卻感覺雙手無力,根本推不動張全。

    就在這時,張全的臉湊到了我耳邊,用空靈的聲音說出了那句讓我恨得牙根癢癢的話:「我們做愛吧」

    我的身體隨即有了明顯的反應,心跳在加快,體溫在上升,呼吸變得急促,慾火在一點點的侵蝕著我的意志。在張全的挑逗下,慾望已空前的速度控製了我的意識,內褲已經濕乎乎的了,陰道在慢慢的擴張,乳房在慢慢的脹大。剛才的身體扭動,讓乳頭也堅硬起來,這一切都在提示我,我的身體已經做好了準備。

    『為什麼,為什麼,這是為什麼?』我在心裡一遍遍的問自己,我自認不是一個淫蕩的女孩,但是怎麼就經不起這麼簡單的挑逗呢。

    張全卻沒有停頓,他發現我不在抗拒,以極其緩慢的速度,脫光了我身上的衣服。他的手指在我的乳頭上劃過,那種過電的感覺又來了,我的身體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我看見了張全一臉的淫笑,卻發現這種表情並不討厭,反而有些期待。

    『不,不能這麼想,我是被迫的!』我隨即對自己說「這就是你,心底最深處的你,就是這個樣子!」張全的聲音依舊空靈「不,不是這個樣子的!」我竭力的否認。

    「誰的乳房這麼挺,誰的乳頭這麼硬啊,誰的淫水流的這麼多啊,這難道不是你嗎?」空靈的聲音再次響起「不,我是被迫的!」我的話像是否認,又像是解釋。

    「被迫的?那你為什麼不反抗啊?」空靈的聲音追問。

    「我沒有力氣!」連我自己都很難閒心,這是個理由。

    「為什麼沒有力氣啊」空靈的聲音繼續窮追猛打。

    「因為……,我……」我被張全的問話給問住了。

    『是啊,為什麼沒有力氣?』我在心裡問自己,這下連我自己都說不清了。

    張全嘆了口氣,依舊用空靈的聲音說:「王總,還是我來告訴你為什麼吧!

    你沒力氣,是你壓根就不想反抗,不反抗,是因為你心底裡喜歡和渴望,而你有想讓自己心裡平衡,所以才會這麼說。您就是典型的即當婊子又立牌坊!」

    「你胡說,我才不是那樣的人呢!」

    「那您最好先把手從我的雞巴上拿開!」這次張全恢複本來的聲音。

    我這才發現,我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抓住了張全的陰莖,哦,這是怎麼回事啊。

    張全這個時候,又伸手在我的陰蒂上輕輕的劃了一下,酥麻的感覺衝擊著我的神經,身體隨之顫抖了一下,不自覺的叫了一聲:「啊……」

    「看看,誰在叫啊!」張全再次改用空靈的聲音說。

    「我……」我叫了半天『我』,也沒想起該怎麼反駁張全。

    張全趁我愣神的功夫,手抓著陰莖用龜頭摩擦我的陰蒂,那種酥麻的感覺再次襲來,讓我根本無法抗拒,再次叫了起來:「啊……」

    「看看,王總,你還說你不是一個淫娃蕩婦嗎?」張全的話響起,還是那麼空靈張全一把抱起我,把我在了辦公桌上,此時慾火焚身的我,求之不得。

    張全分開我的雙腿,手指在我的陰蒂上來回的摩擦,陣陣的快感刺激著我。

    我閉上眼睛,意識漸漸的迷離起來,喃喃的說:「我要!」

    我腦子被張全的陰莖佔據了,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覺得張全的陰莖,如此的好看。

    「要什麼?」張全恢複本色聲音「我要大雞巴!」

    「幹什麼?」

    「操我!」

    「恐怕是不行了?」

    「為什麼?」

    「你自己看!」

    我睜開眼睛,想張全的胯下望去,發現他的陰莖正軟趴趴的低垂著,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我又看了看張全的表情,發現他現在是一臉的壞笑。我立刻知道他想幹什麼了!『算你狠』我心裡暗罵。

    我立刻從辦公桌上跳下來,來到張全的面前,慢慢的蹲下,用手抓住張全的陰莖套弄起來。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它一點反應也沒有,我知道張全在搞鬼。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張全卻擺出一副無奈的表情。

    我只好張開嘴,將張全的陰莖含住,陰莖的味道依然是騷哄哄的,我卻覺得這味道很好聞。我用力的裹住陰莖,拚命的來回晃動頭,張全的陰莖慢慢的硬了起來。有效果了,我繼續努力的為張全口交,張全的陰莖血管一跳一跳的,我感覺很好玩。我看了看張全的表情,發現他依然是一臉壞笑,我完全搞不清楚他想幹什麼。

    就在我瞎琢磨的時候,突然一股熱流衝進了我的喉嚨,差點把我給嗆到。

    我立刻將張全的陰莖給吐出來,然後用舌頭舔了舔,也說不清楚是什麼味道。

    我把東西吐到手上,才發現竟然是白色的液體,「媽的」忍不住爆了粗口,這混蛋居然在我的嘴裡射精了。我這才意識到,剛才我做了些什麼。這時候,張全把褲子穿上了,然後和朱穎徑直離開我的辦公室。

    辦公室門關上的一瞬間,我才反應過來,趕忙跑到門口把門鎖好,飛快的穿好衣服,我可不想出醜。我給自己沏一杯咖啡,坐在老闆椅裡看著窗外的景色,努力回想著剛才的事情,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怎麼了,我到底怎麼了?」我問自己,我實在是想不明白,我怎麼就稀里糊塗的給張全口交了呢!張全的那句話再次衝進我的大腦:「你就是個淫娃蕩婦!

    『我是一個淫娃蕩婦嗎?』我這樣問自己!

    【全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