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26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jackp06181
子爵 | 2016-10-4 10:35:37

和濟南女同事一起出差的快樂



我畢業以後,即一直呆在山東省 濟南市的一家公司,說到公司,其實就是有七八名員工的門市,因為我是男的又年輕,就被安排作銷售,偶爾也在省內出個差,主要就是送貨之類的,一般都是短期的。單位人不多,可女士就佔了一多半, 其中一位叫香香,28歲,也就是我對她有好感的少婦,說到少婦其實不準,她已經結婚,沒有生過小孩, 體形依然完美,她屬於比較苗條的那種,170cm個頭,體重不過110斤,細腰美臀乳房圓潤堅挺。加上漂亮的臉蛋,更有女人的味道了。

在上班的時間,單位並不是太忙,領導不在也就是我們聊天的時間,員工少,其實我們搞得挺融洽,女的多了,尤其是年齡大的女大姨,總是講一些成人之類的話,他們也不避諱我,可能是我比較帥,又善於討好她們吧。其實,我最想藉著她們的話題,騷擾一下香香,我與她對桌,互相與都有好感,一次不只是誰提起了匯仁腎寶,那句著名的“他好我也好”,因為無聊,他們就爭著發表自己的理解,大嫂們的意見是這是暗示,就是指那事,可以使男人更有性慾,那事更頻繁。而香香卻說,其實是指的每一次的質量都高,我插了一句,我同意王姐(香香的姓)的意見,好就好在每一次的質量都好,時間更長,長而不軟,腰部更有力,所以頻率更高,你們的感覺更好。瞧瞧未婚的懂還挺多的,大嫂們見我向著香香說話,都努了努嘴,這反而使香香不好意思了,斜了我一眼,我壓低了聲音對香香說,“其實,正常人才不會買哪個吃的,向我有火謝還謝不完,怎會虧呢”。

香香的臉微微泛紅了,嗔怪道,“誰問你怎樣了”。我說王姐,'“ 你對它定義這莫準,是不是你老公吃過。香香猶豫了一會,看我一直在盯著她,就輕輕的點了點頭。我說,靠,王姐,你是不是對你老公要求太高了吧,都把張哥(香香的老公姓張)搞虧了。跟我說說,一天幾次呀”。
見她不理我, 趕緊討好道,“好姐姐,給我說說,也讓我長點經驗, 說說吧”。香香答道,“ 你以為,像你呀,我們一個星期才有一次”。

“我說,那太虧你了,該吃該吃”。我發表道,“中國人真苦,要在美國,絕對要資源重整”。

香香說到,’整什莫,“。

我一臉壞笑到, :”你虧得我來補呀,反正我也頂的慌“。香香一下瞪著我, 撒嬌的拿著一本書一本書過來砸我,我站起來急忙躲閃,下邊的小弟弟,早已一柱擎天,隔著褲子高高的一個蒙古包。香香砸到了,也看到了,白了我一眼, 說道,” 小不正經。

終於三月下旬一天,淄博的用戶,要用我們一批貨,貨到付款。必須按人家的要求,趕緊送貨到廠,因為淄博離濟南只有一百公里,貨又比較多,出差在外的領導**指示,由我開車送貨,可家裡男同志只有我一人,又得見錢卸貨,一個人是無論如何不方便的。變請示領導,回復到,讓香香陪我去一趟。就這樣, 香香給家裡打了個**後,我們很快出發了。一路到很順利,我們肆無忌憚得聊著。

只記著香香問我,像你這莫色,你們出差,會不會嫖小姐呀。我說王姐,小姐是絕對不能嫖的,太不干淨,在著我們都是用身份證登記住宿,被抓了現行不好,就是以後小姐抓了,她供出哪天哪地和誰上床,用我的身份證不也可以找到我。各方面都太不安全,最主要還是怕性病,我那東西可是很挑食的,我還想多用幾年。這時我發現香香下意識瞟了我那褲襠一眼。臉也紅了。沈默亞沈默。不在沈默中爆發就在沈默中消亡。我更堅強了上她的決心,上一個熟悉的少婦,垂涎已久的少婦。

到淄博後,一是下午一點,我們隨便吃了點東西,貨到廠後,一點不順,等到驗完貨,已經四點了,再到財務,銀行匯票只能明天再辦。嘿,上天的恩賜,機會就這樣來了。香香用我的手機給家裡打了個**,說會不去了。我特意找了個高檔一點的賓館,登記並開房,不過是開兩個房。
吃過晚飯好,香香就一直在我房裡看電視。由於,賓館的房間特別的熱,我就只穿了秋衣秋褲,香香也把外套脫了,上身穿了一件薄薄的毛衣, 那種絲網的,裡邊白色的胸罩隱約可見,生過孩子的女人露房出奇的大, 頂的像兩座富士山,我躺在床上香香坐在我對面床上,自然又說到性,只是, 香香在外邊沒有像在家裡一樣放得開,有些拘謹。談話中好像遠了很多,談到對性的看法,我故意挑逗到,男的女的就那點事情,其實就是一層紙,只要兩個人願意,快樂就好,性愛是無罪的,向我實在憋得難受就自己解決,這和找個人做又什莫兩樣嗎,只要都為性快感,不影像對方生活,又有何妨。說到這見她低頭不語,並不斷的咬自己的下嘴唇,我又說到,“你看像你王姐,在家裡,讓你老公又看又摸,出門有得裝著假正經,其實動西還是那些東西,何必太虛偽呢,又不是一把鑰匙一把鎖”。說到這些她自然也應該明白了。 “我可不像你,由衝動我就解決,當然大多是自己解決”。

這時的香香根本無心看電視,把頭轉向一邊,怯生生的小聲說,你都自己怎樣解決呀,這時我看到她臉上放起了紅光,胸部明顯的更高了,兩腿使勁的加著。我趕緊說到,想看嘛,我給你示範一下。我從床上跳下,自己的大槍已經硬不可摧,我的秋褲頂的只能提到肚臍這。站到她跟前,把槍往外一掏,可能是憋得太久的緣故,今天出奇的大,大大的龜頭上掙得有點發亮,在他面前晃動著,我已明顯的感覺到她的呼吸急促。他迅速的回過頭看了一眼,笑著說道,“呸,誰稀罕”,又轉頭朝向裡一邊,我說“我這可不用吃腎寶呀”。她笑著回身,隨口說到,“去你的”,並想用手打我,我已經難以控制,順勢把她按倒在床上,她多少有些半推半就, 我的大吊正好壓在他的三角地帶,通過薄薄的褲子,增感覺到她那已經熱氣騰騰, 她把手擋在她胸前, 我用力把她的兩手分開上舉,這時我的吊幾乎承受了我全身的重量,壓在她溫熱的陰部上,只是隔了一層褲子。她很聽話的沒有在亂動。我說,“由你在,我就不自己解決了”。他,瞪大眼睛看著我,說道,“哼,今天就便宜你了'。

我用手在她的胸前劃了兩下,突然從她的腰部把那層礙事外衣掀起,把奶罩用力扯了,兩個大肉球圖的跳了出來,她也恩地輕輕出了一點聲音,我已經有點興奮了,一隻手抓著,用拇指搏著略顯暗淡的露頭, 用嘴迅速咬住另一隻露房,這時的香香有些出聲,好像在不斷的往裡吸氣, 並發出輕輕的呻吟,身子起伏不斷,/三下五除二,我脫了個​​精光,她,笑著說,聽麻利的嗎,我把她的牛仔褲退下,露出了白色內褲,哇噻,已經全濕透了,我用牙輕輕往下拽,連同她的褲子一同蛻下,這時她的身上只剩一件白色的奶罩披在脖子上我已無暇顧及上半部,迅速用手掏了一把她的陰阜,有些液體已經躺到了大腿根上,她的陰毛不是很豐盛,不過水特多,我舌尖去舔試圖找到他的陰蒂,她有些上竄,我用手拽住她的跨,這使得她已經陷於興奮之中,她的陰部在發顫,嘴裡不停的發出啊……啊……的聲,還不是架載著漢子,好像說的不要不要之類的。她的陰唇有些外​​翻,可能是剛生過孩子的原故,不過水是特別的多,已經有泛到床單上的了。我大口的吸著,她全身都在抖動,啊……阿……求……求你了, 不要這樣……恩啊,我…… 受不了呀,哎呀,哎呀,阿…… 我家她已經進入狀態,便迅速跪到她跨前,用手抓住自己的大吊,順著她的裂縫,用龜頭上下摩擦,啊……啊……啊……她的叫聲更大了,似乎已經忘記了地點。

我把龜頭站滿了淫液,在她的洞口直立良久,並把龜頭的一點擔進了她的陰道, 因為我喜歡看我的大雞巴猛地全力刺入時,她的表情。這時,我用盡全力連根兒入,也許是用力太猛,她的陰道又太過潮濕,沒有任何的阻力,以致我的蛋撞到她的陰部有些疼,這突如其來異物使她始料不及。我插入的瞬間,她長著大口,啊…… 幾乎上半身作了起來,我喜歡她的感覺,她抱住我,嘴裡不知如何表達只顧啊……啊……啊……的叫個不停,我的大吊在她的陰道裡抽松,她也和配合的迎送著,她的陰道有些松,也可能是潤滑的問題,我每一次抽出時都能帶出氣泡,撞得她的陰部,發出噗哧。噗哧……,她已經融化了,肆無忌憚的腳,無從沒想過,女人發情是表情回這莫豐富,叫聲會這莫大,我幾次想捂她的嘴,她都把頭扭到一邊,嗯……啊……啊……啊…… ​​深一點,深一點,嗯……你,快呀,啊……我突然從她的陰道裡,全部拔出,她拼命睜大眼睛,又雙手拉住我的跨往裡推,我說, 寶貝,小點聲, 走廊還有人,她只有點頭的力氣了, 我把她翻了一下,她很明白的翻身,把屁股決起來,頭擰向我,我沖他笑了笑,腰挺,噗哧,坐快速的活塞是運動,她的小陰逼開始不住的扭動。她的屁股絕對是極品,豐而不贅,可以使我的吊幾乎全部插入。她的叫聲依舊熱古啊…… 她陰道熱浪淅淅,我有要射的慾望,這時我拔出來, 用正面的體位,好使我射的時候能深深插入, 她幾乎哭喊著要我插入,我成新進入,放滿了速度,好使我的雞巴在她的體內更長的時間啊…… 我插到底,用手按壓她的小肚子,我感覺的到她的子宮口,她也叫得好大的聲音, 香香如同小鳥依人般躺在我懷裡,熱情的回應著。雖然香香已經達到了第一次高潮,但我的慾火遠沒有得到宣洩。只見他仰起頭,粗壯得肉棒發起了更猛烈的進攻。盡情抽插,以最大的行程,抽出來插進去,插進去抽出來,連續十幾個回合,又縮短了行程,急速抽插,只見他那肥大的屁股溝裡的條形肌肉,不停地抽動著,好像一頭髮情的雄驢,在香香的花瓣快速挺進。
經過強烈刺激的香香的嫩臉蛋上,橫七豎八的唾液,舔浸的一片一片,香香感到面頰燥熱,火辣辣的感覺還沒有下去。花瓣裡又掀起了急風暴雨,閃電雷鳴。
人妻美婦神聖的花瓣正在承受著強力的衝刺,抽插的速度在不斷地加快,抽插的肉棒在不斷的探入,她只覺得我的大肉棒像一根火柱,在自己的蜜洞裡熊熊地燃燒著,燒得嬌臉春潮起,燒得她嬌軀驚濤掀。香香不停的抽搐著:“啊……啊……好弟弟……你太會乾了……幹死姐姐了……啊……騷穴快……快被你幹穿了……用力… …好大的雞巴……我愛你……啊……啊……好美……親親……小乖乖……用力……啊……”
下狠,每一下都到花瓣深處的花心……“唔……喔……嗯……爽啊……”
美麗端莊的香香嬌喘噓噓,春潮澎湃。涓涓溪水般的蜜汁,迎著肉棒,向上奔湧,衝擊著香香的花瓣內壁。
香香全身的血液沸騰起來,緊咬嘴唇,現露出一種又膽怯、又舒暢的姿容:“冤家,我受……受……不了了……哎呀……舒服……別……給我… …插死……唆……慢點……行香香的叫床聲四起,既嬌豔且嫵媚,也顧不得丈夫向華強還沒有走遠,似乎她全身燃燒起的火焰越來越強烈,越來越深入,越來越普及,燃燒著腹部,貫串著全身。
也不知這樣瘋狂喘叫、盡情迎合了多久,香香只覺整個人都已化成了一灘水,任由我驟急驟緩的動作,擺佈的波浪飄搖,此刻的我再不起落了,他深深抵進了香香的幽谷當中,肉棒緊緊啜住她嬌嫩異常的所在。
  
那處乃是香香的花心,
最是深藏的要害所在,我雖然粗長,每次都似犁庭掃穴般遍襲她的幽谷,但若非今日玩的特別浪蕩顛狂,爽的渾身嬌顫,每寸香肌幾乎都被情慾的熱力所燒熔,那花心處也不會這麼輕易就暴露出來,落入我掌控之中。
香香那情慾蕩漾,飛霞噴彩的嬌容更加嫵媚,動人,兩片紅唇上下打顫,時而露出排貝似的白牙,嘶嘶吐氣,黑油油的長發,在豐腴的脊背、圓軟的肩頭上鋪散。我又用雙手抱起香香修長的大腿,把香香的小腿架在了他的肩上。我身體前伏四十二度,力量集中在下半身的腰上,又開始了猛抽猛插,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嗎……哎喲……好……爽……喔……”  隨眷肉棒不斷地深入,隨著抽插的不斷變速,隨著香香內心不同感受,不由自主地呻吟著:“喔……啊……嗯……唷……哎……呀……喲…… ” 最後,我把全部的精液一瀉千里,她的陰道有一些收縮,不只是興奮​​還是故意,我爬到她的身上,她不讓我的大吊出來,直到他自己滑出來。瓦,印也還有白色的精液沾滿了床單。

就這樣, 她沒有到她的房間休息,我們在一起,只要,我的吊一硬,我就上他,並且一次比一次長,天我們進行了四次。她也整整叫了一宿。第二天,起床時,差一點就十點了,快樂的激情,只是起床后腰吧,哈哈……到把她結賬時,樓層的服務員給我們填單子,十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看到我們,我發現他在地頭偷笑……
我難忘這次喜歡激情,事情很順利辦完了,回到濟南,回到單位,玩笑依然的開,枝再也沒有機會做愛,似乎,香香也有意識,迴避。

畢竟,她的老公家庭還在這個城市。

我們也沒有過分的舉動,依舊是同事。互相保證對方完整的生活。          這才是激情的魅力。



(轉)(帖)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