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90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2016-10-9 23:27:59

  終於結束了高中生涯,迎接了大學一年級新鮮人。

  家境清寒的我拼盡全力的終於考上全台第一學府,學校雖有我補助獎助學金,但到台北高消費的地方,交通費、住宿費實在負荷不起,於是便想找份工作可以兼顧課業。

  家教是的工作比較彈性,可以在課餘時間上班,時薪又比一般便利商店多,面試了幾家,手邊有了幾個家長資料,我選了個時薪最高的一份。

        第一次到他們家中,是間華麗的建築別墅,穿過花團錦簇的花圃後到達門口,迎接我的並不是孩子們的家長,而是裡面的管家。

  聽管家說,家長長期在美國工作,兩個孩子幾乎都是管家在照料著。

  小妹妹今天才要上國一,而還有個大男孩則是高三正準備要考大學,因為我願意同時段教導兩位小朋友,所以他們願意付給我更高的薪水。

        每週一跟三我課堂下課後,晚上便到別墅教學直到晚上10點。

  琦琦是個叫何馨琦的小妹妹,每次我來總是喊著芫姐姐,陳芫是我的名字,看著他甜美的笑容,很難想像他的哥哥是如此得難以相處。

        也許是叛逆期,哥哥何信徹總不是很不情願的上課,不是在我講解時故意趴著睡覺,就是跑到一旁玩起平板,讓我覺得非常頭痛。

        「那徹哥哥有聽懂這題嗎?」我試著親近他叫著。

        「靠杯喔~你很噁心,甚麼徹哥哥。」

        我尷尬的笑了一下。

        「那…信徹,你這題懂嗎?」

        「這題上個家教早就教了,你可不可以教點難的阿!」

        「咳…那我看看。」

        這個何信徹雖然底子還不錯,雖然父母親不在,但幫他們請了許多家教,無論課業、藝術、音樂、舞蹈、體能等等,來彌補他們無法親自陪伴孩子的遺憾。

  跟他們相處了幾個月,或許父母長年不在而疏於管教的關係,信徹對人的行為跟態度都很差,就連琦琦都有點怕他這個哥哥。

        「那不然,你看看這題,這個解題方式有兩種,如果你會了一種方法,可以試著用另外一種方法解。」

        我將書本放在他正在玩的手機前頭,畫面一下被擋住的他,惱怒的一把推開我,他的手不經意壓了一下我的胸部,柔軟的胸圃讓他稍微停頓了一下。

        我雖感覺到他的觸碰,但隨即想說他不是故意的,也沒有跟他計較甚麼,重複一遍我剛剛說的的話。

        「那信徹你看看這題?」

        他煩躁的拿下我手上的書本。我看他開始閱讀起來,就轉頭去看琦琦的作業寫的如何?一點也沒發現他的目光一直盯著我胸前的兩團。

        「琦琦,你作業都快做完了耶!」

        「嗯嗯,芫姐姐,老師今天上課的內容我都已經學過了,所以我都會寫。」

        我心想,果然家裡兩個小孩資質都挺好的,照這樣下去不用半學期應該可以將整學年的課業都讓他們學習完。

        我笑笑,「好,那琦琦你今天作業寫完就可以休息,看你要去看電視還是要去看課外讀物都可以。」

        琦琦才剛升上國一,我不想給他太多壓力。

        「好,謝謝芫姐姐。」

        琦琦寫完作業離開房間後,就剩下我跟信徹了。我看著他還在研究我剛剛給他算的那個題目。

        「如何?有需要我提示一點點嗎?」我接近至他旁邊。

        「你很煩耶!」

        他用手肘撞了一下我,不偏不倚又撞到我胸上。我皺了眉頭不想再靠近他,總感覺他好像有意,便在旁邊翻著書等他有問題再問我。

        突然他�起頭來說,

  「陳芫,你去幫我倒一杯果汁上來,冰箱右下角那邊。」

        我正想說為何不請管家,想了想算了,反正一直坐著乾脆起來活動活動。

        「嗯,那你繼續算。」我轉過身往門口去,沒注意到他露出奸詐的笑容。

        我端著果汁進來時,他已經算好了。我便拿過來檢查他的算法,他則在一旁看著我,喝著果汁。

        看著他喝著果汁,我也覺得渴了拿起我的保溫杯喝了一口水,殊不知水裡已經被人加了料。

        約莫過了十五分鐘,我突然覺得全身發熱,全身發軟似的,看著書上的字有些飄移,總覺得頭有點暈眩而輕扶著。

        一旁的信徹看見藥效發作,一手就握住我的胸圃,我嚇了一跳,想把他的手拉開,才發現我一點力氣都施不上。

        信徹雖然小我一歲,但男生的力氣終究很大,他將我橫抱起來走入他的臥房,我感覺我被放在他的床上,然後他轉身鎖上門。

        「信徹,你…你要幹嘛?」

  我微微想要爬起來,但是全身痠軟的又再次倒回床上。

        「想幹嘛?當然是幹你阿!」

        我睜大眼不可思議的看著他,他只是一個高三的學生,怎麼會如此思想邪惡。

        「信徹,你不可以這樣,你不可…以這樣,這樣是不對的。」我連要大聲說話都有點吃力。

        我看著他緩慢掀起我的T-shirt,想抓住他的手,但他輕一揮就把我手拉開,上衣被拉至上面,而蕾絲胸罩稍微一往下拉,翹立的粉色乳頭夾在上衣和下胸之間,更顯的立體。

        「靠腰!陳芫你的胸部真的好大,每天穿著T-shirt我都看不到。」

        他胡亂在我凸起的圓丘上舔吸著,然後右手大力的捏著我的乳頭,,直到白皙的肌膚上留下他的淺淺的指痕,痛的我直喊停。

        「信徹,你快停止…痛…。」

        漱~漱~他把我的胸口全舔了一遍,流滿他口水的胸微微發涼,直讓我覺得噁心。

        他想解開我牛仔褲,我仍想抓著他的手指,他也輕輕一撥我的手就被推開,他拉下我的長褲,我翻過身用盡全力想爬至門口,還沒離開雙人床鋪,就被他一把拉回。

        「陳芫,我還沒玩完,等我玩完你再走。」

        他看著我身上唯一的內褲,我害怕得緊抓著我最後一層防線,但他卻輕而易舉的直接扯脫下。我既羞愧又惱怒,卻抵擋不了他。

        他又將我翻過來,扳開大腿,粉紅色的陰唇讓他好奇得更拉開我的腿。

        「信徹…不要…我求求你…。」

        「陳芫,你這死讀書的應該還沒交過男朋友吧!一定還沒有爽過吧!」

        他說的沒有錯,我把所有時間都花在讀書上面,根本沒時間去教男朋友,有時間也都在打工。

        我羞辱的流下眼淚,看著他在我最隱密地帶觀賞著、逗弄著。

        他將中指沿著濃密的毛叢,朝我閉合的深處插入,當緊致的肉壁包覆著他的中指,他不停得旋轉、抽插,奇異的感覺從我下腹竄出,美妙的汁液隨著他抽插,汩汩流出滲入床單。我咬著牙,忍著不發出聲音。

        看到我嫵媚的不停扭轉身體,信徹再也受不了,將他以脹紅的雞巴掏出,當龜頭輕輕擠在半開得裂縫處時,讓我僅存得意志崩潰,讓我痛得喊出聲音。

  「信徹,不要…我痛…不要這樣…痛…。」

        他卻挺身直入,直至所有淹沒在我體內,肉壁的彈性緊箍住陰莖,讓他舒服的不禁前後抽插著。

        「阿──。」我疼得直叫著。

        酥軟的身體無力的被一根粗大的肉棒頂著,讓我直繃著身體不敢動。他無視我的疼痛,�起我的雙腿,好讓他可以更深入裡面。

        「信徹,不要…我痛…阿阿…痛…。」

        「我好舒服唷!陳芫的裡面好緊、好軟唷!哈哈~」

        我緊閉著眼睛聽著他在我耳邊不斷的淫穢語言,隨著他次次的衝到頂點,一股熱流流竄我全身,讓我不禁全身顫抖,雖然全身無法施力,但是感官卻一點不減,每當他的雞巴充實了擠進我的陰道,讓我不禁舒服的叫出聲。

        「嗯嗯…阿…嗯阿……。」

        「陳芫,你真他媽得有夠淫蕩,濕成這樣,天生就是要人來幹你的。」

        「你他媽的陰道是給人插暴的。」

        「馬的,好濕,你他媽得淫蕩到高潮啦!哈哈哈哈」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他不斷用淫穢的語言羞辱我,雖閉上眼仍停止不了耳邊的淫語,羞恥的語言反而使我體液更多更濕。

        噗滋!噗滋!

        他將我翻過身,掘起緊俏的屁股,從後面插入,我根本毫無抵擋他的力氣,配合他的衝刺呻吟著。

        直至抓著我屁股上的手指愈來愈用力,他衝刺更加的用力和深入,我緊抓著被縟承受強力的刺激,只見他一陣抽蓄後將精液滾滾流入我的子宮內。

        「聽說這個藥效有八個小時,晚上我們再繼續玩阿!」

        我無力的趴在床上,他離開房間後聽見他上鎖的聲音,然後隱約有聽到管家的聲音,可是我沒有力氣叫出聲音來,而且他因為怕我叫出聲,故意將房間音響調到最大聲。

        我想他可能是跟管家說我回去了,然後過了不知道多久,門鎖打開了,他將一杯水灌入我喉嚨,然後含住我的嘴巴,不停的在我嘴裡攪動、吸取著剛剛的水,水滴隨著我嘴巴流出到我的脖子、鎖骨,直到我雙峰間的山谷。他沿著我的脖子一路吸舔到我的胸,然後再嚙咬著我挺立的乳頭。

        「阿…。 」

        「陳芫,舒服吧!又想要我的雞巴了吧!」

        我已經沒有力氣渦話,濕透的小穴仍未乾,又因為他煽情的挑逗又流出許多愛液。

        他將我抱起來跨坐在他上面,當硬挺進入時我忍不住又呻吟了一下,他將我稍微抱起來,由下往上抽動著,酥軟的感覺又開始蔓延全身。

        「不…信…阿阿…不要…嗯阿…。」

        這個晚上,我被關在他的房間內,我不知道他在我體內洩了幾次,直至我的陰唇發紅微微疼痛著,他都還沒有停止。

  自從被信徹強姦後,他將我們的過程全部錄起來,並且威脅我說如果說出去就說是我引誘他,到時候我不但會被趕出家教工作,還得面對我的裸照公佈在我大學得討論區內,於是我就強忍了下來不說。

        我繼續了家教的這個工作,因為我真的需要一份收入來維持我大學的生活,而信徹在強暴我之後則安慰我說,不會虧待我的。

        他不但要求管家替我加薪,不時還會買些衣服、手飾等東西討好我,雖然微一的要求就是要跟他做愛,有時候沒課的時候,他還會帶我到KTV或有包廂室的房間搞。

        就像現在,他將我從客廳拖到廁所,一手摀住我的嘴巴,一手熟練的掀起我的裙子拉下內褲,就往我小穴內插入。

        自從那次之後,他要求每次過來家教時都要穿裙子。

        我胸前貼著廁所的大理石磁磚,背後他兩手箝住我的雙臀抽插著,兩條腿被他拉的直碰不到地面,我只能扶著前面的牆保持平衡,未免客廳的琦琦聽到我的聲音,我緊咬著下唇不發出聲音。

        過了約二十多分鐘,他將液體射進去之後才又若無其事得走出廁所,我則在廁所清洗他殘留在我身上的液體。

        這樣的性愛關係維持了兩三個月,信徹像是膩了似的,對我也愈來愈興趣缺缺,正當我緩了一口氣時,沒想到他的心思竟打到他妹妹身上。

        那天下課,依慣例我來到何家教書,進門後發現男得管家及劉媽都不在,但隱約聽見二樓傳來嘻笑聲,我踏上階梯朝聲音處前去,以為是琦琦在房間玩耍,才發現有一群人在她的房間。

        房間內加上信徹共六個男生在輪姦她,琦琦裸著上身,而學校制服裙以被掀至腰間,淩亂的頭髮黏著幾綹在臉頰上,而臉上的液體不知是精液或淚水,不時還發出難受的呻吟聲。

        她身後一名男子不斷插著她的小穴,前頭男子則拽著她的頭髮,要她含著他的硬挺,而細碎的聲音隱約可聽見她說。

        「哥哥…我不要了…哥…不要了…嗚嗚…。」

        信徹僅是雙手環繞著,一副事不關己得站在旁邊,不時還跟著其他男生起鬨譏笑著。

        我不可置信卻又愛怕,雖然很同情琦琦,但是我一人哪敵得過六個大男生,想趁他們還沒發現我之前,輕輕得往後退。

        也許是太過驚慌,我沒有注意到背後的檯燈被我撞了一下,鏗鏗的碎了一地,裡面的男生們被驚嚇到全看過來,我嚇得往後拔腿就跑,哪知他們動作比我還快,一手就扯住我的頭髮往後拉。

        我直接被兩個男生架到琦琦的房間,他們順手就把門鎖上了。

        「又來個可以給我們玩。」

        「這個胸更大,這個好,哈哈哈哈!」

        「馬的,我要先上。」

        滿地的制服,我知道他是信徹的高中貴族學校的同學。

        兩個男子架著我,而一名男子開始脫掉我的上衣跟裙子,不時在我的胸上捏搓著。

        「不要,不要,放開我!你們放開我!」我驚慌得直喊著救命。

        他們將我拖到床上,和琦琦併躺著,一個男生直接將他的雞巴就插入我的陰道,還沒濕透的我,直喊著痛。

        「阿──。」

        我跟琦琦輪流背他們強姦著,兩個女生的呻吟、尖叫四起,惹得他們六名男子無比興奮,次次射入滾滾精液到我們的體內、嘴內。

        「阿阿…不要…嗯阿…阿…。」

        「阿……阿阿……。」

        兩個女子得淫叫聲,讓他們玩得非常起興,狂顛的抽動著,不知足得在我們身上瘋狂發洩著。

        我不知道被第幾位插入,只覺得雞巴滑入時,我口中的呻吟又開始,體內因為撞擊到深處,而不停收縮著,推擠得使他們的雞巴更緊密的被吸允的,小穴開開闔闔像是吸不夠似的,不斷像他們邀請著。

        我不知道信徹用了甚麼方法讓管家跟劉媽一整個晚上都沒有回來,我們原本尖叫的聲音,累得只剩下低低得嬌喘聲。

        他們讓我跟琦琦正對正趴著,兩個人互相接吻、吸舔著對方的舌頭,微鹹微黏的汁液,背後都被人插著小穴。

        忽地,我被人�起轉頭,又被另一男子吻著丁香小舌,他將我雙腳打開,壓下琦琦的頭舔著我的流滿精液及愛意的小穴,我看她像是魁儡般的動作,但是每觸及到陰蒂時,不自覺得讓我抽蓄一下,一旁男生則興奮得笑著。

        接著換我趴在琦琦的陰蒂上舔著,背後馬上又被人插入,前前後後,雙手背後面的人禁錮著,挺出的大胸在前面搖搖晃晃。

        他們要我跟琦琦互相摸著胸,舔著乳頭,將手指互相插入對方的陰道內,就像看著A片般互相取悅對方,我們順著他們的要求,不斷變幻動作。

        霎時臀部又被往後拉,一條大雞巴又插了進來,我又開始呻吟著,抖動的身體因為不斷的高潮,緊縮著陰道讓他又忍不住洩出。

        「這騷貨好緊,喔喔喔喔喔…要射了…喔喔喔…。」

        一旁男子推開插在我身上已射精的男子,又將他的大雞巴放入。

        「換我了。」

        就這樣我和琦琦被玩了不知道多久,直到他們心滿意足的離去。

        我離開時已經是淩晨兩點鐘了,在上了計程車之後,司機看了我全身都是傷,直問我要不要報警,我搖了搖頭叫他直接送我到醫院去。

        我到醫院時幫我驗傷的醫生也直問我要不要報警,我也搖了搖頭只說跟男朋友玩太兇而已,醫生也不以為意想說當事人都不在意了,也就不再繼續詢問,而其實我是另有打算。

        早在第一次被強暴之後,我便諮詢過律師,他建議我隨身帶著錄音筆、錄影筆,以備不時之需,所以這次所有的過程都被我詳錄起來。

        我並沒有將資料拿給警察局,而是把他們個影印了一份寄給他們得家長,孩子是就讀貴族學校,六位家長在社會地位也是非常高,不但害怕影響他們的社經地位,更是害怕小孩將來刑事上留有汙點,於是我收到了一筆非常豐厚的封口費,六位加起來數目可不小。

        這筆費用讓我不但讓我順利完成大學學位,更直接在台北買兩三棟房子,讓我一畢業直接躍升至包租婆身份。

        至於到底誰吃虧?大家各取所需,何來得吃虧呢?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