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人妻熟女]

鄰居換妻

[複製連接]
查看: 156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真正腿玩年
Crawler | 2016-11-15 20:27:21

  去年年底,我和馮太太成了鄰居,我所住的那層樓只有我和她兩個單位。馮先生因為生意上的原因經常都要離開北京。初時倒是逢星期天都有回來。後來由於生意忙碌,一個月都沒有回來一次。馮太太的女兒託人照顧,自己很清閒。有時悶得慌,就過來來我聊天。所以我和她之間便順理成章地發生了一段不尋常的情緣。

  馮太太還不到三十歲,出嫁之前也曾在女子書院讀到中學,言詞的方面跟我很談得來。她曾說過,她和我傾談時比和她老公說話還要投契一點。初時我們之間也只研討一些學英語方面的話題,可後來因為太熟落了,也就慢慢談得比較廣泛了。

  馮太太雖只及中人之姿,不過模樣兒還端正,而且手腳細嫩小巧,令我看起來都覺得順眼。因為大家只是相鄰於樓上樓下,所以馮太太過來時,衣著也很順便。有時甚至只穿著睡衣,加上談話時又坐得近,馮太太若穩若現的肉體往往惹我想入非非。

  有一次竟情不自禁地把雙眼色迷迷地盯著她半裸酥胸上那一道誘人的乳溝。馮太太雖然也察覺了,但她卻也並不以為意,仍然若無其事地和我繼續談笑風生。

  此後,我和馮太太談笑的話題日漸無拘無束,雖然有時提到一些有關兩性之間的事情,馮太太會說她臉都發燒了,不過她也仍然肯和我說下去。而我和她之間雖然口不遮攔,卻從來沒有動手動腳的。因為我覺得可以和人家的太太這樣程度地傾談,已經是很有趣,很滿足的了。

  今年夏初的一天,馮太太又過來找我聊天。因為天氣已經漸漸熱了,馮太太太只穿著一套單薄的短袖露膝睡衣,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馮太太露出她的小腿和手臂,不禁望多一眼。馮太太嬌地笑道:「怎麼啦!沒見過女人嗎?」

  我也打趣道:「不是沒見過女人,而是沒見過美人。」

  馮太太說道:「賣口乖,我又不是十八姑娘,還叫美人?」

  馮太太翻著桌子上一本「花花公子」雜誌說道:「外國的女孩子真豪放,夠膽量影出這種光脫脫的像登出來。」

  我笑道:「馮太太身材保持得這麼好,如果拍下了像片,一定也很上鏡。」

  馮太太笑道:「別說笑了,我幾年前倒是好想照一些青春一點的照片留作紀念,可惜沒有人來幫我影。」

  我說道:「現在影都不遲呀!我有即影即有的像機,我來幫你影好嗎?」

  馮太太道:「好是好,不過怎麼影呢?」

  我說道:「你今天這樣穿著很動人,就這樣拍攝一張都好自然嘛!」

  馮太太微笑不答話,我立即找出像機,裝上菲林。馮太太笑問:「我只穿著睡衣,怎樣拍攝好呢?」

  我說道:「穿睡衣當然在床上影,你上床去,聽我的吩咐擺姿勢。」

  馮太太果然聽話地爬到我床上,我讓她斜依在棉被上,雙腿微屈。閃燈一亮,照片彈了出來。我和馮太太一起坐在床沿等著照片顯像,不一會兒,馮太太太美人春睡的姿態慢慢地在照片中顯露出來。的確是一張很美的像片,馮太太也覺得很滿意。於是我又著馮太太以不同的姿勢又影了兩張。在幫她擺姿勢時,我的手不止摸到了馮太太的手臂和小腿,也觸到了她的乳房。馮太太只是對我微笑,像洋娃娃一樣任我擺佈。不過我也只是適可而止,並未敢太過飛擒大咬。

  影完之後我對馮太太說:「這麼好的身段,如果穿少一點,影出來一定更動人。不過我看似乎不太方便,還是算了吧!」

  沒料到馮太太卻大方地對我說:「你大概是想幫我拍裸體像啦!怎麼不敢大膽說出來呢?不要緊呀!我可以大大方方讓你拍攝嘛!」

  我心裡暗暗歡喜,嘴裡卻說道:「那你就穿著三點式的泳衣再拍攝吧!」

  馮太太笑道:「我今天匆匆下樓,身上只穿著睡衣,裡面可是真空的了。」

  我無可奈何地說道:「那就改天再影好啦!」

  馮太太爽快地說道:「既然要影裸照,我就索性剝光豬讓你影嘛!不過你可不要在拍照的時候衝動起來,忍不住就把我給欺侮了。」

  「那可不會,雖然我對你很仰慕,但是如果不是你同意,我絕對不敢冒犯呀!」

  「那好吧!我就試一試你的定力。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可以柳下惠坐懷不亂呀!」馮太太嫣然一笑,竟開始解開上衣的鈕扣,就要把衣服脫下來。

  我連忙阻止她道:「馮太太你慢慢脫。我想將你脫衣的過程全部影下來。」

  於是馮太太敞開上衣,讓我影了一幅酥胸半露的半身像。又把上衣脫去,讓一對白嫩的豪乳完全暴露,我看準機會幫她拍了一張連人帶乳的大特寫。馮太太轉個身子繼續把僅餘的一條睡褲脫下,當我影下馮太太全裸的背影時,馮太太已經緩緩地轉過身子,將一副晶瑩嫩白的裸體坦蕩蕩地對著我。

  這時我只顧欣賞著馮太太胸前那一對細嫩的奶子和小肚子下面那一處毛茸茸的三角地帶,卻忘記攝影了。同時底下的陰莖也勃然而硬起來,將我的褲子像撐傘一般地頂起了。馮太太嬌笑道:「你怎麼啦!未見過女人嗎?你先幫我拍照呀!」

  我頓然醒覺過來,連忙拿起像機。馮太太擺出好幾個風騷的姿態,一合菲林不知不覺間已經用完了。馮太太躺在我床上伸了個懶腰道:「好累哦!讓我在你床上躺一陣子再起來好嗎?」

  我放下像機,坐到床沿對馮太太說道:「不如我來幫你按摩好嗎?」

  馮太太向我拋了個媚眼兒說道:「好呀!你懂得按摩嗎?」

  我笑道:「試試看吧,可能不太高明。」

  馮太太轉過身伏在床上,回過頭來望著我那凸起的褲子瞇瞇嘴笑道:「看你那裡,一定谷得很辛苦。為什麼不把衣服脫下來呢?」

  我聽了立刻把上衣和外褲都脫去只剩下一條內褲。就要爬上床去,馮太太嘻嘻笑著說道:「你呀!我全身都給你看清光了,你還怕我看到你的嗎?」

  於是我不好意思地把底褲也脫去,赤條條的爬到床上去,坐到馮太太的身邊,伸手在她背脊上按摩起來,我將以前按摩女郎幫我做過的手法照施在馮太太身上,馮太太嘴裡不住地叫著舒服和稱讚我好手勢。我雙手由馮太太的脖子做到肩膊,一直摸到細腰隆。又順著她嫩白的粉腿摸向她那一雙玲瓏的小腳。馮太太的小腳柔若無骨,我不禁把她捧起來吻了一吻。

  馮太太肉癢地翻過身子,一對媚眼兒瞄著我低聲道:「你真的這麼喜歡我?」

  我把她的小腳端在懷裡說道:「那還用說,不過,你都已經是馮太太了,我喜歡又有什麼用呢?」

  馮太太俏皮地用她的小腳兒夾著我粗硬的大陽具笑道:「不要緊的,我們可以偷情呀!我老公一個月都給不了我一次,我有很多時間可以陪你玩啊!」

  我望著馮太太嬌媚泛紅的臉蛋,心裡湧上一陣肉慾的衝動。我不禁撲上去摟住馮太太赤裸的肉體,嘴唇貼到她香腮上美美一吻。馮太太也把嘴湊過來和我親吻。兩條舌頭兒靈活地交捲著,彼此都很衝動。馮太太分開一對嫩白的粉腿,倒勾著我的大腿。嬌喘地說道:「入……入來吧!」

  「你不是怕我欺侮你嗎?」我雖然很喜悅,卻故意發問。

  「壞死了你!就算我心甘情願讓你欺侮罷了,你快點給我吧!」馮太太嬌羞地把頭埋進我的懷裡,低聲地說道。

  我扭動著腰部,將硬梆梆的陰莖抵在馮太太的陰戶。馮太太也伸手過來捏著我的龜頭帶向她的陰道口。我的臀部一沈,讓龜頭進入馮太太的陰道里。馮太太把小手移開,讓我的陰莖整條進入她的陰戶中。馮太太噓了一口氣,兩條手臂緊緊地抱住我。這時我侵入馮太太肉體裡的陰莖也覺得溫軟舒適,煞是好過。

  馮太太的陰戶有節奏地吮吸著我的陰莖,我也開始把陰莖在她那裡一進一出地抽送起來。馮太太舒服地哼著,後來就大聲地呻叫起來,底下也流出好些水來。我更賣力地抽送著。一會兒,我說道:「馮太太,我就要射出來了。不如抽出來吧!」

  馮太太嬌喘著說道:「你放心射進去吧!我剛剛來過月經,不怕會懷孕的。」

  我受了馮太太的鼓勵,益發更加衝動。打了一個冷顫,便肆無忌憚地在馮太太的肉體內發射了。馮太太的四肢像八爪魚一樣緊緊的摟住我的身軀,底下的肉洞也像魚嘴般一懾一懾地吮吸我那逐漸軟下去的陰莖。

  良久,馮太太才放開手腳讓我從她肉體上爬起來。我懶洋洋地仰天躺在床上,馮太太用手摀住剛剛被我灌滿精液的陰戶下床走到浴室去。過了一會兒,馮太太拿著熱毛巾出來替我清潔軟小了的陰莖,然後溫柔地躺到我身邊。我伸手到她酥胸玩摸她的乳房。剛才顧著讓我的陰莖在馮太太的陰戶裡狂抽猛插,一直沒留意馮太太美麗的酥胸。

  這時候才注意到馮太太的奶子雖然不算巨大,不過也很誘人,因為沒有給她女兒餵過奶,所以保持的很好。我用手指輕輕地撥弄馮太太嫩白的乳房上點綴著兩顆細細粒的鮮紅色的奶頭,馮太太雙目含情脈脈地望著我媚笑。也用手握著我軟小的陰莖輕輕捏弄著。我笑問:「馮太太,剛才舒服嗎?」

  馮太太笑著答道:「好舒服!你呢?」

  我輕輕撫摸著馮太太的奶兒,用手指撩撥她的乳尖,說道:「我也好舒服呀!真多謝你,肯把這麼可愛的肉體讓我享受哦!」

  「我早就想和你玩了,不過未有機會罷了。」馮太太輕撫著我的軟棉棉陰莖又接著說道:「喂!你這條東西有沒有試過讓女人用嘴吸過?」

  我說:「沒有呀!我都好想,不過我太太都不肯,我沒辦法說服她呀!」

  馮太太說:「那我來幫你服務吧!」

  說著就把頭伸到我底下,小口將我的陰莖整條含入小嘴裡。然後用條舌頭攪動著龜頭。我被她捲了兩卷,軟小的陰莖又硬了起來,塞滿了馮太太的小嘴。我也伸手到馮太太的陰戶,把手指伸入她的陰道里挖弄。不一會兒,便挖出一些水來。我低聲對馮太太說:「我們再玩一次好嗎?」

  馮太太吐出我的陰莖道:「好哇!不過這次換我在上面玩你。」

  說罷即騎到我身上,用手把我那粗硬的大陽具扶進她的陰道里上下套弄起來,我也伸手去玩捏她那一對結實的粉乳。玩了一陣子,馮太太陰水澆落我的龜頭,肉身無力地伏到我身上。我親了親馮太太的粉面說道:「辛苦你了,還是讓我來弄你吧!」

  馮太太笑道:「好哇!我貓在床上讓你從後面搞進來。」

  說著就伏在床上昂起大屁股,把個濕潤的陰戶迎著我。我也跪到她後面,把粗硬的大陽具對著馮太太半開的肉洞兒盡根送入。雙手就伸到馮太太的酥胸摸捏她的奶子。馮太太的陰道里繼續分泌出許多陰水,使得我抽送時發出「漬漬」的聲響。馮太太也忍不住「哎呀」「哎喲!」地叫過不休。我因為剛剛射過一次,所以這次特別持久。

  玩了一會兒,我又讓馮太太雙足垂下躺在床沿,然後騎在她大腿上弄。後來又把她的兩條粉腿左右分開高高舉起,再從正面長驅直入,直搗馮太太陰道的深處。這下子可把馮太太姦得手腳冰涼,渾身顫抖著叫不出聲,我雙手捉住馮太太一對白嫩的小腳入,粗硬的肉棒奮力朝她滋潤的陰戶裡抽送了幾十個來回,終於也暢快地在馮太太陰道的深處噴入了。

  說也奇怪,這一回做完我反而精神沂沂。我仍然讓陰莖塞住馮太太的陰道口,手捧著馮太太的臀部把她軟綿綿的嬌軀抱起來走進洗手間。馮太太打起精神從我身上滑了下來,只見白花花的精液從她陰戶的肉縫裡流出來,順著她的大腿向下淌下去。我們沖洗過後,一起赤裸裸地從浴室走出來。互相擁抱著在床上溫存了一會兒。為了避人耳目,馮太太不敢睡在我這裡。趁還不太晚,便穿好衣服,梳理了秀髮,與我吻別上樓去了第二天,馮太太在電話裡告訴我,說我們這次玩得真是開心,她說她跟老公都從來沒有這麼豪放不拘地狂歡過。我笑問:「那你老公是怎樣和你相好的呢?」

  馮太太說:「我老公那條東西倒是比你粗大,不過沒你的堅硬。他要我的時候,就立刻脫我的褲子插進來,不過往往當我還未夠時,他都已經完了。我要替他用口來,他就鬧我淫賤不衛生。我真給他氣壞。」

  我插嘴說道:「不過我看得出你老公很疼愛你哦,連女兒都託人照顧,不想你操勞嘛!每次歸家,也總是大包細包的幫你帶東西回來呀!」

  馮太太道:「那倒是的,每當我身體有什麼不舒服,他也是呵護備之。可惜美滿中往往會有不足,我老公生意一忙起來,就什麼都顧不了,而且在性的方面他的確使我很失望。有時簡直是有苦無處訴。」

  說到這裡馮太太輕輕嘆了口氣。我安慰她道:「馮太太,既然你有個好家庭,有一個關心你的丈夫。還是好好維持下去吧!至於性的方面,既然我們曾經互相擁有過,日後如果你有需要,我還是很樂意陪你玩的。不過我們最好在外面找地方幽會。以免被你老公知道,家庭起風波。」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馮太太在電話裡柔情地說道:「難得你也這麼替我著想,只要你不對我始亂終棄,在你我一起的時候,我一定任你愛怎樣玩我都行。」

  這一次電話說了很久,我和馮太太像初戀的情侶一般惺惺相惜。我們最後還約定明天下午三點鐘在尖東的「豪宛別墅」幽會。

  次日下午,我一早定好了房間,剛在床上坐下時,馮太太已經低著頭走進來了,我連忙起來迎她進來,拴上房門之後,我就摟住馮太太親了親她的臉蛋。馮太太粉面通紅的說道:「羞死人了,你約人家到這種地方。我差點兒不敢走進來。」

  我說道:「現在不要緊了,這兒是我們的二人世界,我屬於你,你屬於我。我來幫你脫衣服吧。」

  因為在一種新的環境中,馮太太並不像那天在我房間裡那麼大方了,她有點畏縮地任我慢慢的脫去身上一件一件的衣服鞋襪直至一絲不掛。馮太太羞答答地說道:「我也來幫你寬衣好嗎?」

  我未等她動手,就三兩下手脫個精赤溜光,然後抱起粉團般的馮太太進入浴室裡。

  這裡的一切設備都十分豪華和現代化,浴室裡設有一個噴射水力按摩的浴缸。我抱著馮太太坐下去開動了開關,浴缸裡即刻射出幾股水流在我們身旁翻滾。馮太太好奇地摟住我說道:「這浴缸好有趣哦!有一股水流鑽入我底下了。」

  我笑道:「馮太太,你讓這裡的水給強姦了。」

  馮太太在我的腮邊擰了一下道:「死東西,不要再叫我馮太太啦!我心裡老是有丈夫的陰影,怎能跟你玩得開心呢?」

  我撫摸著她的乳房笑道:「馮先生沒時間,我來替他安慰一下寂寞的嬌妻呀!你把我當成你的老公的替身不就行了嘛!」

  倆人在浴缸裡一面享受摩登科枝的成果,一面打情罵俏的過了一會兒。這時水流的噴射停止了,浴缸中的水位迅速的降低了,水退盡時,若大的浴缸裡只留下我和馮太太

  兩個赤裸裸的肉體。我用手在馮太太的陰戶一撈笑道:「剛才舒服嗎?」

  馮太太也握著我已經粗硬的大陽具笑道:「你都舒服啦,不然怎麼這麼硬。」

  這時浴缸裡又冒出水來了,轉眼間又到了剛才的水位。原來是換水了。馮太太讚嘆地說道:「自動化的,真好!」

  話說未完,浴缸底冒出好多氣泡。那氣泡從身體上滑過,非常舒服。大約兩個字左右,停止冒氣泡了。我和馮太太手拉著手走出浴缸,抹乾身上的水珠,然後回到房間中的圓床上。馮太太握著我的陰莖說道:「我要把你這條東西吃下去。」

  我說道:「好呀!不過今天我也要吃吃你的。」

  於是我讓馮太太躺到圓床的中間,然後我就伏在她的肉體上開始和他玩「69」的花式。馮太太把我的還沒硬起的陰莖含入小嘴裡吮吸,我也伸出舌頭去舔弄馮太太的陰戶。當我舔到馮太太的陰蒂時,馮太太忍不住地縮了縮兩片陰唇。她吐出我塞在她嘴裡的龜頭,出聲說道:「不要舔我那顆小肉粒啦,我受不住了!」我沒再說什麼,只把舌頭探入馮太太的陰道里攪弄。馮太太也繼續用小嘴吞吐著我已經粗硬的大陽具。搞了一會兒,馮太太出聲要我用陰莖插她下面了。我才把她的臀部移正圓床的中央。馮太太也主動擺出個大字迎接我的陰莖順利地插進她濕滑的陰道里。

  我再伸手打開電動圓床的開關,圓床中心立即活動起來,有節奏地托住馮太太的陰戶一次一次地上下活動,使得我的陰莖在她滋潤的陰道里進進出出。馮太太還沒試過這種新奇的玩法,所以很快就進入高潮了。雙手把我攬得緊緊的,我伸手把電掣再一擰。電動圓床的速度又加快了,我的陰莖也急劇地在馮太太陰道里活動。那速度比我平時的抽送還快很多,這下子直把馮太太弄得欲仙欲死,陰道里淫水如泉水般的湧出。嘴裡不停地叫著:「哎喲!我死了,哎呀!真要命。」

  後來,馮太太面青唇白,手腳冰涼叫不出聲來了。我才連忙把電掣關了,馮太太長長地吐了口氣,幽幽望著我說道:「這圓床實在太利害了,我給你弄得整個身體好像都不屬於自己的了。」

  我把馮太太抱了起來,讓她的乳房貼在我的胸前,粗硬的大陽具仍然插在馮太太的陰戶裡。那時候我的胸肌緊貼著馮太太溫軟的奶子,粗硬的大陽具就浸淫在馮太太柔潤的陰道里。嘴裡和馮太太的嘴唇甜蜜地親吻著。心裡是無比的舒服。我在馮太太耳邊輕輕問道:「玲玲,這樣舒服嗎?」

  馮太太含情脈脈地望著我說道:「當然舒服了,你把我下面插得那麼深!」

  我把臀部坐正圓床的中央向後倒了下去,讓馮太太伏在我身上,然後開動了電掣,圓床中央開始上下活動,把我們相疊著的肉體一起上下推動著。我插在馮太太陰戶裡那條粗硬的大陽具也在她陰道里一深一淺地衝動著。我笑問:「玲玲,這樣好嗎?」

  馮太太笑答:「你的東西把我下面磨得好酥麻,我又要丟出來了。」

  我說道:「我都差不多了。」馮太太說:「你把圓床停一停,我們自己來弄吧!」

  我熄著開關後,馮太太就蹲在我的身上用她的陰戶來套弄我那粗硬的大陽具。我笑道:「等一會兒我射出來時,會倒流得一身都是。」

  馮太太說道:「剛才我已經夠了,現在我用嘴來把你弄到射出來吧!」

  我說道:「那會弄得你滿口都是精液哦!」

  馮太太笑道:「不要緊的,我會把你的精液吃下去呀!」

  說著她就讓我的陰莖退出她的陰戶,轉過身來用她的小嘴含著我的龜頭,接著就深入淺出地吮弄著,還不時地用靈活的舌頭攪弄著。這時我的感覺跟插入她的陰戶裡所不同的是,多了她的舌頭在卷弄我的龜頭的享受。一陣子奇癢由龜頭傳來,我終於把精液射進馮太太的小嘴裡。

  馮太太把我的精液吞下去後,又舔了舔我的陰莖,然後才溫存地躺到我身邊。我翻身擁著她,心裡頭湧起無限的愛惜。

  我讓馮太太先走了,然後我也離開這裡。從此之後,我和馮太太就經常相約到這裡幽會。因為彼此之間都情投意合,所以相處的時候就很開心。每次我都把馮太太玩得舒舒服服,馮太太也心甘情願地為我做各種性愛方面的服務。只有她豐滿屁股上的臀眼還沒讓我的陰莖插進去舒服過。馮太太沒有主動開口,我也沒有向她提出過。半年過去了,馮先生回港過年了。這次他要留在北京一段比較長的時間,我和馮太太只好暫時停止接觸了。不過當我看見馮太太一家大小親親熱熱地出出入入時,不僅沒有絲毫的醋意,反而覺得合安慰。心裡暗暗地慶幸我和馮太太的孽緣並沒有影響到她的美好家庭。

  過年之前,偶然從雜誌上看到一個署名.「玩伴」的會所徵收會員。那會所實際上是一個換妻俱樂部,可是也有選擇地接受單身男女。我覺得有趣,便隨便填了表格寄去了,心裡並不著意有否。

  年初二晚上,我正在看電視。電話忽然響了,原來是「玩伴」的主持人沈太太打來的,原來她先生正在一間酒店的房間裡促合兩對夫婦進行換妻遊戲。特召我前去幫手和湊熱鬧。我放下電話,便立即飛的士到那家傍海的酒店。照暗號在地庫咖啡座找到了沈太太,她的旁邊還坐著一對二、三十歲的夫婦,沈太太剛要起身介紹。那位男仕已經站起來和我打招呼了,原來他是與我相熟的葉先生。早些年我們曾經一起在一間酒店的餐廳做過,葉太太也和我見過一次面。不過當時怎麼也想不到今天將會玩在一起。

  沈太太見我和葉先生相識,更是喜出望外。她笑道:「原來你們早已相熟,簡直再好不過了。我另外還有事要忙,你們一起到1208室,沈先生和陸夫婦正在那裡等著呢。你們趕快上去吧!」

  我帶著葉夫婦搭電梯到了十二樓,在八號房門口敲了敲門。有一位男仕出來開門。

  一見我們這三個人,便很客氣地招呼我們進去,並自我介紹了他就是沈先生,又介紹了沙發上坐著一對三十歲左右的男女就是陸先生和陸太太。葉先生和葉太太在另一張沙發坐下後,我去了洗手間,沈先生尾隨著進來小聲對我說道:「我擔心等會兒兩對夫婦怕羞打不開局面,一會兒我和葉先生鋤陸太太,你就和陸先生鋤葉太太,我們要佔主動一點,帶她們上路。」

  沈先生說完就出去招呼兩對夫婦了。我走出來坐到沈先生旁邊,我發現陸太太眼睛看到我不眨眼。我也仔細望瞭望她,原來陸太太竟是我中學時的同學。還記得她的芳名叫巧兒。我不敢貿然叫他,陸太太也沒有叫我。

  沈先生宣佈了遊戲的小則,在場的男女便分成了兩組。我站起來招呼陸先生並拉著葉太太到一張床前。葉太太玉體很健美,雖然屬於粗枝大葉型的,可是女人畢竟還是女人,那副嬌羞的笑容和被上衣蒙著的高聳的雙乳,對我可以說是充滿了性的誘惑。我大膽地伸手到葉太太的酥胸,葉太太卻怕羞地把我的手推開了。陸先生見狀,即呆呆地站著不知所措。我繞到葉太太後面雙手摀住她的眼睛,同時向陸先生使了個眼色。陸先生立即會意,他上前來拉起葉太太的上衣,從她的腰際伸手進入內衣裡貼肉地撫弄她的乳房。這時的葉太太見前線已失,也不再推拒,任憑陸先生姿意撫弄她一對漲鼓鼓的大奶子。一雙小手竟伸到後面來解開我的褲子。

  我的雙手還摀住葉太太的眼睛,只好由得她解開了我的褲鈕,拉下底褲,把粗硬的大陽具放了出來。葉太太得手之後,又把陸先生的陰莖也掏出來,雙手分別握著我們硬梆梆的肉棍兒玩弄著。我見葉太太已經豪放地發浪了,便放開了她的雙眼,卻把雙手從她的褲腰插到她的私處摸索起來,想不到葉太太的底下竟是光禿禿不長毛的。我探入他的肉縫裡,覺已經春水氾濫,非常滋潤了。

  望向陸太太那邊,陸太太已經被脫得一絲不掛,赤裸裸地躺在床沿,兩條粉腿高高舉起。沈先生跪在床上雙手捉住陸太太一對小腳,葉先生就站在地上,雙手摸著陸太太的乳房。粗大的陰莖已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插進陸太太的陰戶裡去了。陸太太的雙手也沒空著,正握住沈先生粗硬的大陽具玩摸著。

  我伸出手來,把葉太太的褲子褪下,露出嫩白渾圓的臀部和光潔無毛的陰戶。陸先生也脫去葉太太的上衣,讓葉太太胸前兩座羊脂白玉般的奶子完全裸露出來。我們讓葉太太躺到床上,然後也脫光了坐到葉太太肉體旁邊。

  葉太太坐起來,拿出兩個安全袋,分別套在我和陸先生的陰莖上,然後笑問:「你們倆誰先上呢?」

  陸先生客氣地望著我,指了指葉太太赤裸的嬌軀笑道:「你先來吧!」

  我笑著對陸先生說道:「你太太已經在給葉先生鋤了,還是你上先吧!」

  陸先生不再答話,臥到葉太太的肉體上面,葉太太也將兩條肥白的大腿儘量分開,讓陸先生的陰莖慢慢的插入她的陰道里。陸先生開始抽送了,葉太太也熱情地奉迎著。

  他們交合的地方發出有節奏地發出肌肉拍擊的聲響。我也坐到葉太太身旁雙手撫摸著她滑美可愛的肌膚。葉太太的陰戶讓陸先生粗硬的大陰莖抽弄得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響,雙手緊緊地握緊著我的手臂。而一對肥嫩的大奶子就由得陸先生任摸任捏。

  望向陸太太那邊,陸太太身上的男人已經換了沈先生。葉先生躺在一旁休息,陰莖上的套套還未除去,小袋裡裝滿白色的精液。沈先生站在地上,手執著陸太太的小腿玩「老漢推車」。長長的陰莖在陸太太黑毛擁簇的陰戶中魚龍漫衍,深入淺出。逗得陸太太淫聲浪叫,嬌啼不已。

  這邊的葉太太也開始呻叫了,陸先生聞聲更加衝動。急劇抽送幾下,已經煽著屁股交貨了。陸先生從葉太太身上爬起來讓我接著幹。我摟著葉太太抽送了幾十下,葉太太非常興奮說道:「換我在上面玩一玩好嗎?」

  於是我把葉太太摟住翻了個身。葉太太就蹲在我腰際,上下抽動著臀部,讓她的陰道吞吐著我粗硬的大陽具。我也趁這個有利的姿勢摸捏玩賞葉太太那一對豐滿白嫩的大奶子。玩了一會兒,葉太太軟下來了。我翻身爬起來,讓葉太太雙腿垂下躺到床沿,然後騎在他大腿上,把陰莖穿過她的腿縫插入陰道抽弄。這時沈先生也交貨了,葉先生和他一齊扶著嬌庸無力的陸太太走人浴室去了。我則一會兒把大陰莖深深地扎進葉太太的陰道里邊,一會兒又整條拔出來,弄得葉太太嬌喘連連,一口淫水自她的陰道深處湧了出來。葉太太叫道:「插死我了!插死我了!」

  我好像受了鼓勵一般,接連挺動臀部,大力地貫了幾下。終於緊緊地抵在葉太太陰部射精了。

  葉太太拿過衛生紙替我和陸先生除下袋子,我也和陸先生一齊扶著葉太太進浴室。

  三個人一起浸到浴缸裡,我和陸先生並排的坐著,葉太太橫躺在我們的大腿上。陸先生說道:「葉太太一對乳房真好玩,又大又彈手。」

  我也撫摸著葉太太一對嫩白的粉腿讚道:「是呀!葉太太不止奶子好玩,她的肉洞更好玩哩!剛才在我上面時,套弄得我舒服極了。」

  陸先生笑道:「下次我也和葉太太試一試女上男下的好滋味。」

  我們胡亂地洗了一會兒,抹乾身上的水珠,就擁著葉太太走出來。只見對面的沙發上,陸太太一絲不掛地坐在兩位男仕的中間。我們三個便坐到另一張沙發上。沈先生站起來宣佈下一個程序,我便站起來和沈先生交換了位置。坐到了陸太太的身邊,我上下打量了陸太太,覺得她比做學生時稍微豐滿一點,皮膚也細白了好多。我望著她笑著說道:「巧兒,不知我有沒有認錯。」

  陸太太驚奇地說:「真是你呀「阿德。」葉先生笑道:「原來你們是老相識了,好了,你們先上床玩吧!我要在這裡坐一會兒,看你們做戲。」

  我向葉先生笑道:「好吧!不過一陣間記得來幫手哦!我怕應付不了陸太太哦!」

  陸太太打了我一下說道:「你胡說些什麼呀!口水多過茶!」

  我抱起光脫脫的陸太太,走到床上放下。把她細細地打量了一陣,只見她比以前豐滿了,皮膚也比較白嫩了。陸太太打著媚眼兒望著我笑道:「你想怎樣玩我呀!」

  我伸手到她胸前撫摸著她的乳房說道:「你又想我怎樣玩呢?」

  陸太太故意用手摀住陰戶笑道:「你要想一個好玩的辦法我才肯讓你玩。」我笑道:「我一時都想不出什麼好辦法,不如我們敘一敘舊再玩吧!」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