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66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真正腿玩年
Crawler | 2016-11-14 20:19:38

  可兒是班中的女神, 長長的啡黑的秀髮, 五官精緻, 大乳房, 粉紅乳頭. 白色的膚肌, 42長腿, 一線鮑(曾經係). 為什麼我會知道? 因為她是我的奴僕.

  嚴格來說是我的家族比較特別, 是世界唯一認可的擁有奴隸制度的特別區域.

  在我這個制度下, 我是受神一樣尊敬的主人, 手上我有過千像可兒一樣的漂亮女孩, 不過可兒是比較特別, 她的家族和我的本來是世交, 不過在她16?那年暑假, 她父親就因商業問題破產了, 本來問題不大, 在現代社會破產令都只不過是4-5年的事, 但是她父親竟然借了黑幫的錢, 所以本來可兒和她的母親就要被賣去風俗店,

  不過她的父親來了求我可不可以收留她們, 我說的是我家也有我家的規矩(當然是亂說的) 我們只會給錢當買了她們2個當性奴, 可兒本來跟我就是青梅竹馬, 那1,2億根本不是什麼錢, 不過為了可以淫穢她, 當然也要好好的嚇一下她父母, 等她們覺得不是理所當然.

  因為知道給我玩都好過給陌生人玩的理由, 而且我的人比較好,所以就決定給我家收留了, 但在此之前為了給可兒知道, 這1,2億對於現今社會都是一個不簡單的數字, 所以我特別要求一下那邊的黑幫出動多1,2千人, 以表示事件的嚴重性.黑幫的人像電影一樣, 穿的都是白色恤衫, 黑色西裝, 我已經安排了他們圍了在可兒的房子出面吶喊, (那是典型的古式日本風格的住宅, 因為他們本來都一個名門望族. )

  不久之後, 可兒最後抵不上給人包圍的壓力, 向我請求幫助, 我也很識趣, 趕去她家, 拿出現金跟黑幫交易, 而且和可兒簽署了奴隸契約, 成功地把她據為己有. 我的安排是這樣的, 她的父母繼續住做本來的房子, 不過就是軟禁的形式, 我的解釋就是因為她父母還欠人很多錢, 所以要受到我保護, 可兒就要跟我走, 因為都是2億買回來的, 要跟家裡有過交代.

  回到家中, 可兒明白到自己身體已經不再是屬於她, 我也向她解釋一般奴隸都是3-4百萬就可以買到, 今次花了2億, 所以你要比別的奴隸要更加努力去侍奉我, 也因為你什麼都不懂, 所以要這個暑假你要上特訓班去學習怎麼辦做一個奴隸. 可兒明白自己的處境, 所以也無可奈何地接受.

  我沒有立即把她就地正法, 而是拉了她到房間中叫她脫了給我看, 可兒第一次要坦蕩蕩的表現自己. 「衣服脫後就要摺好, 就整齊地放在地上, 畢竟你都是在為我打理這個家的」我嚴厲地指責她, 不過由千金小姐墮落到最低層也要給她一點時間習慣。

  奴隸一般都是穿女僕裝的, 不過乳房是露出來, 而且也不可以穿內褲, 是因為要方便我隨時都可以侵犯她們, 為了保持她們的淫穴要夠濕, 所以要用跳蛋放在私處附近, 有需要就會給她們開關。

  很快暑假就在其他有經驗的女僕訓練下愉快地過去了, 至少她在暑假的最後一天給我破處了, 然後口交, 乳交等她學了一點, 不過對於她, 還是有很長的路要走。

  可兒的生活作息表:6:30 起身梳洗7:00 用木椿練習口交8:00 到醫療室, 打開雙腿給醫生拍照小穴特寫做紀錄(個人喜好)8:30 吃早餐9:00 全裸地清潔浴室10:00 到我房間 用口交幫我清潔陰莖10:30 帶我到浴室, 用身體替我清洗11:30 做家務(視乎女僕長安排)13:00 食午餐14:00 被安排到性愛訓練 (女對女)16:00 溫書( 我不喜歡不好成績的女生)18:00 到我房間幫我口爆18:30 幫忙準備晚餐19:30 侍候我用膳20:30 私人時間22:00 洗澡22:45 上床休息

  暑假最後的一夜, 對的今天就是把她成為女人的日子, 對於17?的她, 也不算是太早, 在晚飯後也提早了洗澡, 準備今晚被我魚肉。 她穿了我準備給她的浴袍, 連帶著剛剛的沾滿了洗髮素香氣的飄逸。令整個房間都變得柔和, 成熟的乳房在鬆散的浴衣中也顯得約隱約現, 「比起平時的你, 今天性感了百倍」我帶點輕蔑地說.

  可兒沒有回應我的挑釁, 只是以面紅紅的「嗯」了我一聲, 這個害羞的表情, 也令我連在一起害羞了, 我慢慢地把她的衣服脫光, 把她抱在我懷中, 我輕輕的親吻了她後, 便叫她含, 可是她含了一半就不行, 可是我還捉住了他的頭, 不被她鬆口, 害她嗆得翻了白眼。

  之後我叫她呈M字腳的打開雙腿, 把私處毫無保留地進入我眼簾中, 港女們平時都是相機食先, 今天我也表演一下真男人是如何用相機食先, 我拿出手機, 然後叫可兒自己打開未被男人開發的私處, 她把手劃過了小腹慢慢地移向了自己張開的陰戶,用手指分開陰唇,徹底讓陰蒂凸出來, 因為之前而被調教過, 所以她的小穴已經被淫液沾滿, 我在旁就不停地拍照, 然後放上一個論壇, 可兒對此都有點抗拒, 雖然相片沒有露出面貌, 不過看見自己的私處被無數男人瀏覽, 實在羞恥, 而且不少更為她打分, 之後我也笑笑她, 「你的評分很高」. 拍照後, 就是開始正餐的時候,

  「妳要乖乖的任我擺佈,知道嗎?」我輕軾地在她耳邊說。

    可兒有點委屈地閉上了眼了,以表現完全順服的姿態。

    開始時可兒還有點害羞,但很快就對我的巨龍強壯的體魄有了反應,我繼續纏擁著可兒雪白均勻的身驅,另外粗魯地在她乳房上揉弄,讓她發出呻吟。

  我正式開餐了, 我把龜頭慢慢地放在她的小穴上, 可兒從來沒有被這樣大的異物插入過,剛開始的時候她也翻了白眼,但是隨著我不斷抽插和陰蒂不斷的刺激,慢慢的陷入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樂中, 她除了大口氣之外, 還不停的用身體迎接著一次次的插入。

  忽然, 從可兒身上傳來一陣強烈的顫抖, 整個身體象觸電一樣的挺起, 我知道她的高潮來了。

  不久之後, 我也射了, 可兒知道要嘴巴挪張開, 然後我一則抓住她的頭, 把所有的精液射入. 「要乘乖地全嚥下. 」我溫柔地道. 可兒沒辦法, 只得吞下全部的精液. 而她的小穴則留著處女的血...我幫她簡單清潔了, 然後叫其他女僕接她到醫療室檢查, 和處理一下傷口, 我就去抱其他女人去睡覺

  這天就過去了...

  9月1日, 是開學日, 由於可兒現在要上學(這是的給她的特殊福利), 所以不會在之前一樣要做很多的家務, 主要負責的只是我的性需要. 因為昨晚的大戰, 令到可兒今天的腳也有點合不上, 可能我粗暴過頭了, 不過今天只需要上半天課就好了, 而且今天也有一個很特別的活動, 就是任命新的學生會, 我收到通知, 可兒被任命做了會長, 我也被選為副會長,

  早上的時候, 我幫了`可兒選了一套情趣內衣, 因為和校服一樣是白色, 所以不容易被發覺, 但是這套衣服內有玄機, 就是小穴的部分是沒有掩蓋, 也就是中門大開, 而且因為是長裙的關係, 所以就算是插了按摩捧,也沒有人會發覺, 不過我覺得難道太高, 所以就沒有那麼做, 而且昨天才被我開苞了, 所以我在她私處旁邊塗點春藥就算了...

  我駕駛著跑車, 可兒坐我的身旁, 我問她現在還痛嗎? 我回答我不痛之後, 我叫她拿那個我放在車裡的跳蛋玩一會, 因為她被我塗了春藥, 所以現在應該欲擺不能,

  「我驚被人看見」她擔心地道

  「不會的, 單向玻璃不會被人看見」我道

  之後我還示意她用手機錄下自慰的鮑魚特寫, 「因為都想用你來找點錢幫補一下」我一提到錢, 可兒的表情馬上變得很憂愁, 因為令她想起自己也是一樣被金錢買下來的商品.她知道商品是沒有感情的, 所以她儘量把自己的羞恥心放下...

  「大家好, 我是一個很淫蕩的小妹妹, 今天乘著主人的車上學時候, 突然覺得慾火焚身, 在主人的同意下, 我得到自慰的許可, 我的主人竟然讓我作出如此任性的要求, 即使身體已經不屬於自己, 主人還讓我碰他的東西, 這樣的主人我會一心一意地把所有愛奉獻給他。」 可兒一邊對著gopro 錄影著自己淫水不斷留出的小穴, 一邊讀著我為她準備好的稿紙, 她一字不留地讀出來, 不過我還是不滿意, 因為決勝關鍵是感情...

  「主人為了大眾都可以近距離看到我自慰的方法, 所以我也會不保留地向大家分享我最隱密的一面.」可兒的感情還是不夠, 我也讓她應該要著緊一點。

  「這是女人的陰蒂,是最容易讓女人興奮的地方,被摸的時候很舒服的,會像男人的陰莖一樣勃起」可兒終於豁了出去,向網路上的人介紹著自己最隱秘的地方.」

  「下面的洞是陰道, 是給主人插入的, 被主人東西插進會很舒服的.」

  她手指將兩片大陰唇撥開,紅潤潤的陰道都翻開了, 看進去裡面是泡在淫液裡的粉紅嫩肉。「淫水一直流出來呢!我真是不乖的女孩子。」可兒一邊地說, 一邊用手指撥動柔嫩濕滑的小穴. 此情況已經發生在學校的停車場中, 真是不可想像我學校的學生會會長是那麼淫. 雖然都是我做成的, 不過我沒有有一點悔疚。 順帶一題, 可兒的淫水沒有即時清潔好, 所以我放學取車的時候好腥臭, 最後我都是打電話叫管家處理後, 便乘巴士回家.

  為什麼沒帶上可兒? 因為我叫她去處理一下佢剩下的私人感情, 我沒有強逼叫她和她男友分手, 因為我覺得沒有所謂, 什至想NTR 一下佢男友, 都何樂而不為, 不過我都是交比可兒自己決定,

  「可兒, 我不會阻止你拍拖的, 因為說白一點, 可能之後我遇到更可愛的女生後, 就會不理你, 不過你都是我用錢買回來的, 所以如果贖你回去的話, 你這輩子也要聽我命令」

  「主人, 我明白的, 拖拖拉拉也不好, 何況沒有人會好像主人你出那麼多錢買我回來, 我會跟男朋友分手的, 之後就全心全意侍奉主人」

  「竟然你那麼想的, 我也不會有問題, 不過要是你跟他上一次床, 我也不是不容許的, 不過要請他到我們家, 在拍攝機下做愛, 同意的話就無問題, 你要是私下跟她做了的話 後果會是很慘」

  「主人... 我明白了, 我會幫你轉達你的意思去的」說罷可兒便去了跟那個男人說

  我就回家等她的消息.

  在體育館內, 她男友健二

  「你現在都已經無事了, 為什麼還要跟那個混球在一起」「我會想辦法把你的欠款都還清去, 你就不要再見他吧」

  「對不起...健二, 這是不可能」「為什麼呀, 你都給她玩了一個暑假了, 這些我都不介意了, 為什麼要跟他一起?」

  「不要這樣....健二」

  「求求你別要離開我, 我真的都不介意」

  「我要走了...」

  「我不比你走, 跟我做一次那個可以嗎?」「你都傷害了我那麼多, 給我一次當補償」

  「對不起...我不可以啦」「繼續那樣只會很痛苦, 不如一了百了」可兒繼續說

  「不好呀, 就是這一次, 我在男?的第二格等你, 現在都放學了不會有人」

  可兒本來想頭也不回, 然後回家的, 不過想上健二都很可憐, 所以都是去了男?, 畢竟都是初戀, 而且是自己唯一心愛過的人, 所以下定了決心,

  可兒入了男?進入了?格後, 很快就脫光了自己的衣物, 可兒露出了雪白的肌膚透著淡淡的粉紅色,之後叫健二脫了西褲想幫他口交, 在露出了老二的時候,  可兒用她一張櫻桃小嘴慢慢的吞吐著她那青筋暴露的陽具,一雙嫩滑的手撫摸他的春袋。雖然口交的技巧不太高超,但也算不上很生硬,

  可兒吸啜了一會兒,才吐出了他的陰莖,微微小聲說:「嗯,健二,就讓我來為你服務一次可以嗎?」

  他沒有回應,只感到她一手抓起陰莖,雙腿跨在健二身上,然後蹲下。可兒一手捉著他的龜頭,讓龜頭輕擦著她的陰戶。另一隻手的手指把兩片厚實的陰唇扒開,令緊閉的陰戶終於露出一線小縫,粉嫩的小陰唇前端的陰蒂腫得跟黃豆一樣大,而陰道內肯定佈滿了淫水,有些淫水甚至已經流到大腿內側了。

  可兒身子緩緩的壓下去,把她的陰戶對準了陽具,屁股慢慢地坐下去。只見龜頭已開始慢慢的消失在她的陰戶中。她大聲叫喊,臉上的滲出汗珠,可兒就這樣騎在他身上了不久開始扭腰擺臀,放蕩的上下搖晃起來,一上一下顛動著雪白的屁股。她的手扶住他的腰上,嘴裡不時發出淺淺的淫蕩叫聲。肉棒在陰戶裡進進出出,摩擦著肉壁,片刻工夫,淫水大量湧出,順著肉棒滴到了健二的大腿上。然後順著他的大腿又流淌到地板上,弄得了一灘淫水。

  健二覺得那份快感太美妙了,精液再也控制不住。正當準備射精時,可兒捉起他的手去搓弄她驕小的雙乳,又翹起屁股,忘情地套動著香臀我已興奮到頂點,精液一洩如注的射出,一射再射。同時她的屁股以極快的速度拚命上下的套弄,直到最後一滴精液都被擠出來她的香臀還是在上下搖蕩。

  可兒伏在我的軀體上,輕輕的喘息著。雖然射了精,他我的肉棒在體內仍然深深的插入著。她依舊騎乘著肉棒,陰戶還在微微的收縮,只是搖動的速度慢了下來。

  他抱著可兒,說:「今今晚舒服死我了,謝謝你跟我做這一次」就這樣,他們都沒有理會混著淫水和精液緩緩的從陰道口流出,互相抱著.

  我的女侍從, 一直在旁拍攝, 等待可兒發現之後再押她回來, 可兒心想這次死定了...

  那天晚上:

  「這是什麼意思?」 我看完錄影後嚴厲地責備了她

  「主人, 不是這樣, 我被他強姦了」 她哭不成聲地說

  「我完全看不出這是強姦, 你還說謊  我都為你開出這樣優厚的條件, 你都是不領情」

  「對不起, 主人, 對不起, 請你原諒我」

  「不。可。能」我一字一字地說

  我從醫療室中推出一座婦科診療椅, 還準備了那都是一些不堪入目的淫具,包括各種大小的肛門珠、十幾條形狀和尺寸不同的假陽具和強力按摩棒;以及一大串超強力跳蛋、浣腸用的吸筒、粗麻繩細繩、蠟燭、小木夾;鴨嘴擴張器、潤滑油.

  然後問可兒, 「你知道我做怎麼樣嗎?」

  「讓我躺上去雙腳擱在兩邊跨架上,然後兩條腿分到全開供主人任意蹂躪.」可兒害羞地說

  「差不多啦, 不過不是我蹂躪你, 今次是女僕長, 因為我不想再碰你」我灰心意冷說

  女僕長是專業的SM 者, 每次都是我叫她去教訓不乖的女孩子, 她在綁好可兒在診療椅上後...

  「再等一下,好像還少些什麼東西……對了!」女僕長如此說

  她拿著小鈴鐺的木夾,將它們分別夾在可兒翹起來的粉紅乳尖上頭。羞恥的鈴鐺聲,只要可兒有輕微的動作便清楚地響起。

  女僕長把頸環鎖在可兒的脖子上,再拿著那由一條用粗麻搓成小指般粗細的繩子,綁成了丁字褲的樣子給她穿

    女僕長雙手拉著那條淫穢的繩褲,停在比她膝蓋稍高的位置,可兒

  �高她美麗的腿,足尖微顫地穿過繩洞;接著換另一腳,兩腿都穿入繩褲後,女僕長將繩拉高至骨盆以上,粗糙刺人的麻繩就緊緊地勒進可兒嬌嫩的股間,女僕長還刻意抓著繩子微微挪動。

  「嗯……別這樣……」可兒忍不住發出羞嘆,任由繩子在她私處遊走,可兒整條股縫都濕滑滑的,小穴裡潤紅的嫩肉充血微腫,粗糙的麻繩就穿過正中央,緊緊卡進嬌嫩的肉裡,陰唇黏滿許多白白的分泌物,一條鼻涕般黏稠的液體還垂在她兩腿間輕晃。

  她股間的粗糙的麻繩,把她雪白的肌膚都磨出勒痕了,濕淋淋的陰部, 也被磨擦得又紅又腫,被粗糙麻繩穿過的鮮嫩陰戶,麻繩都被浸濕了,一大條愛液,就從她兩腿間垂下來, 十分之精彩.

  我從雪櫃中拿出潤滑油, 我用眼神示意著, 她已經領會到我想怎樣, 已經把吸飽潤滑油的大號注射筒的長嘴,插進了可兒粉紅色的肛門裡. 然加上支大size的振動捧.

  振動棒完全塞進可兒濕淋淋的小穴中, 令到她不禁把身體搖擺不定, 夾在她兩邊乳頭上的鈴鐺一直噹噹作響。

  「可愛的小妞,你要忍耐喔!剛開始會難受,但等一下就會很舒服了唷!」女僕長竟然挑逗著她.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同時慢慢將注射筒的推塞往裡壓入。

    「啊……」可兒發出讓人心疼的哀鳴,脊骨也忍不住曲起,

       「是不是很難受啊?可兒的小穴好像愈來愈緊了呢!」

    可兒柔美的身子不斷在發抖全身也拚命地想扭動,她濕淋淋的陰戶似乎把塞在裡面的振動捧夾得更緊,圈住捧的穴嘴一縮一縮地,彷彿是在吸吮巨龍。

  任人宰割的可兒, 到了另一個環節, 女僕長拿出了鞭子不停抽打可兒的小穴, 是完全沒有可惜過那是美人兒的私處, 直到可兒的陰戶已腫成一座紅通通的山丘,原有的美麗溪谷,被兩邊腫脹的肉擠成一條密縫,慘不忍睹。

  「唉唉唉……裡面都腫起來了,看起來很嚴重。」女僕長毫不顧慮可兒會不會痛,一道橫力將她發紅腫大的肉朝兩邊扯開,窄小的嫩穴終於被她拉開到看得見陰道內的景況,可兒陰道本就窄小,現在更被擠壓得像針孔一般,裡頭的黏膜紅得就像火燒。

  她騰出一根手指,插進陰道內,手指拔出來時整根都濕亮亮的,指尖來從裡頭牽出一條透明的水絲。動彈不得的可兒放聲慘叫, 響徹了全屋, 之後傳來她微少的哭聲, 最後暈到了.

  我讓女僕長等可兒醒回來後幫她做點小手術後, 之後說我之後會原諒她, 我就離開去找其他女人做愛.

  過了幾天後, 可兒身穿單薄的細肩帶短襬絲質睡衣,赤裸著香肩和兩條修長的美腿,進來了我房間, 然後跪在地上, 不發一聲, 靜後我的回應, 當時我看著股市, 所以差不多隔了一個多小時才對她說...

  「讓我看看妳整形後的樣子吧!」「知道的, 我的主人」

    可兒地閉上眼,緩緩坐到地板上躺下,接著將睡裙下襬拉高到胸部下面,她裡面並沒穿小褲,光溜溜的樣子全落在我眼中。'

  「醫生已經把我的毛根都拔掉,抹上讓毛長不出來的藥物後,再用雷射把毛細孔都磨平了。」她怯生生、羞於啟齒地說

  「還有呢?繼續啊!」我催促著可兒。

  「醫生還把我陰戶週圍的皮縮減了一小塊,被兩邊大腿的肌肉拉緊,開成一個比原來大許多、紅潤潤的濕穴,而且陰道的小洞可以直接看到深處,連尿孔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陰蒂也露出頭了」 可兒低聲啜泣地說.

  「你覺得今次的懲罰夠嗎?」

  「奴僕可兒,不珍惜主人憐愛, 只是那樣的懲罰是不夠的」

  「你應該覺得要點?」

  「可兒....不..知道...」

  「這幾天你都沒有上學去, 你想上學嗎?」

  「我...不敢要求任何東西」

  「我想你明天回學校, 正常地上學」

  「我...我可以嗎?」

  「你只要乖乖地認真上學就可以」

  「另外, 我想你拿著這個東西」 我在抽屜中拿出一個攝影機給她

  「你每天早上都要拍片自慰一次, 你做得到嗎?」

  「可兒一定會儘全力做好」

  「那麼你出去找女僕長 給你點幹活啦」

  「知道..主人」

  可兒回到學校過了一段短暫的正常生活, 直到有一天我們都在學生會室內, 只有我們2人, 她處理很多的文件, 我則在她身旁做功課. 我見很無聊, 便叫她脫了內褲出來, 然後坐檯子上,

  「先扒開來給我看,你每天早上都自慰的髒肉洞有沒有洗乾淨!」可兒慢慢用修長的手指慢慢拉開陰唇,粉紅色肉洞一覽無遺地暴露在我面前。

  現在雙腿分開、自己弄開性器官給人看,誰會想到學生會長是這樣淫。

  我在儲物室找找看看有沒有有趣的東西,卻給我在裡面找到一枝殘舊的牧童笛, 看上去是很久沒有人用。

  我把笛子放入口中那一端(即扁平的一端)伸向可兒,而是用圓形的出口那一端,她雖然一臉困惑,但仍盡力地張大了小嘴,把笛子的前端含著。

    「嘻嘻,對了!當然要含這一邊才最好看!」我色瞇瞇地盯著可兒的嘴,只見那櫻花色的濕濡香唇張成了O形,白色的笛管從中插入了櫻紅的洞內,煞是惹人瑕思。

  笛管的直徑雖然並不算粗,但我一直粗暴地當她的嘴巴是性器般把笛子一推一拉地抽插起來,而每一次的頂進都直頂至喉頭為止,再攪動了幾下然後才抽出來。被一陣陣空嘔肚感所侵襲的可兒更加強了唾液的分泌,只見她皺著眉頭,整個臉頰也被笛子的前端頂得不斷改變著形狀,而在唇角和咀邊更不斷擠出了微帶著胃酸的唾液。

  在我強制的插入下,可兒也本能地努力動著舌頭去舔、也主動地吸啜著管子,希望自己的「好表現」能令我盡快感到滿足而放過自己。

    本來比在以前,她可能只會隨便應付一下便算的,可是現在的她卻似乎明白了一個事實:必須盡力去做被命令的工作,令主人感到滿意才可得到較好的對待,這是數天調教下來所造成的一項重大的改變。

  「你看看你的小洞會不會流很多愛液出來……」我故意地羞辱她!

  「妳的陰道一定沒放進過牧童笛吧?」我在妳溫暖的小穴口,用笛咀輕輕的揉它,嘻嘻,妳下面的口也在吹笛呢,真有趣!」

    「不要!……這種過份的事……討厭哦!……」雖然以牧童笛的粗大程度並不會造成肉體上多大痛苦,但至於精神層面方面,在平時和大家一起高興地上音樂課的地方、被平時吹奏悠揚樂章時所用的牧童笛進行著如此淫偎的行為,卻是一種充滿背德和罪惡感的刺激。

  在笛子猛力的抽插下,可兒雙腳不住顫抖發軟,

    「嗄……嗄喔……啊喔……不、不要……不要在這裡……」

    我用力一推,再次把笛子的前端直壓在子宮頸裡上,

   我用手指激烈戳弄她小穴週圍,可兒似乎已經丟了好幾次,美麗的肌膚上香汗淋漓,小嘴根本沒機會合起來,一直放情又痛苦的叫著

  「啊∼∼不……不要了……噢∼∼」

    「噴出來了!噴出來了!喔∼∼噴好多……」我一邊興奮著

    「嗯……啊……」

    「喔∼∼還在噴呢……這次量比剛剛還多。」

        「快點舒服地叫啊!放學後每人在,儘管叫出淫蕩的聲音沒關係!沒有人聽到」

  之後我也忍不住了, 脫下了褲子, 叫可兒向前趴下給我含, 我強迫她口交直到射精為止。可是射了她一口精液後,我並不準許她去漱口,而是立刻命令她吞下到肚子去,但是仍有一些殘餘物留在口腔內, 所以我灌她喝很多的清水, 直到她敝尿想去洗手間, 當時我不給她這機會,

  「不、不要!你要怎樣……便怎樣吧!」可兒問

    我讓她給我乖乖任由我脫至全裸後用繩綑綁,雙手先以「後高手小手縛法」綁在背後,然後把她整個人以「M字開腳」的姿勢,以麻繩繞過橫桿再穿過她的膝蓋以下把她吊起在約一米高處。

    「……嘻嘻,這樣你便成為了一件掠在掠衣架上的人偶啦!」

    「求求主人……快、快放我下來!」

    「怎樣?是不是想去小便了?」

  「衣服既然已脫下,這裡除了我又沒有其他人,所以妳可以放心尿尿啦!」我說

   可兒曝露身體被大開雙腳在學生會室中吊高,無毛的少女私處完全曝露在清新的空氣中,她的前面正向著課室門,隨時都有人打開門的風險。可兒自己此刻卻擺出如此可恥的曝露姿勢,身體也早被我弄汙得體無完膚。一想到這裡,她便深深感到一股壓倒性的屈辱和敗北感,紅紅的雙眼深深洋溢著悲哀;而膀胱雖然早已鼓脹,但卻怎也尿不出來。

  「快點尿完喲!」

  「呵——欠,妳這樣久也尿不出,快要悶死我了,唯有找點其他玩意吧!」

    我繼續從儲物櫃找到一捲封箱膠紙,我就知道要怎樣做,我把手上的黑色封箱膠紙撕開一塊塊,再逐一黏貼在可兒的肚腹、咀巴、乳房、乳尖、陰唇、甚至是陰核之上!

  我手一揚,以快捷加粗暴的動作把貼在她肚臍下方的一塊膠紙「嚓」地撕了下來!

    「嗚唔!」這種封箱膠紙的黏力很強,所以如此大力地扯下來的結果,自然是伴隨著一陣像連皮肉也隨之撕開的痛楚!而幼嫩的腹部也立刻留下了一個方形的紅印。

    「好玩嗎?還只是剛開始而已!」

    我陰笑著,然後把貼在乳房上端的另一塊膠紙撕下。

    「嗚唔!唔唔……嗚!」

    乳房上的兩塊膠布也撕下後,接著便輪到貼在乳頭上的兩塊了。只見可兒臉色鐵青,身體繃緊,臉上滿是驚惶神色,任鼻水流個不停也完全無瑕兼顧。

    「哈哈……假的!」我把手放到她的乳頭上,作勢把膠紙撕下。但原來這次只是虛招,見到她的身體稍一鬆弛,我才真的再伸手一撕!

    嚓!

    「嗚咕!」

    嚓!

    「嗚嗚嗚!」

    接連兩塊膠紙撕下,可兒只感到敏感的乳頭產生了兩下有如刀割般的痛楚!只見她的頭向後一拗,被束縛在半空的裸身也不斷像離開水的活魚般大力掙紮著!

    「呵……乳蒂也充血突了起來了,還興奮得亂彈亂跳的,看來妳真的很喜歡這玩意哦!」

    可兒不斷痛苦地搖著頭,那種乳頭也像被扯斷的痛楚實在可怕之極,其餘韻也到此仍未消散,令她的胸前仍像火焙般痛。

    「好,現在膠紙便只剩下三塊而已,記得還剩下那三塊嗎?」

    「唔唔!……」

    「對了,第一塊便是這裡!」我的手一撕,先把封住她咀巴的膠紙撕下。

    「至於還有兩塊……」

    「唔!……不!不要!……」

    嚓!嚓!

    連續兩聲,把陰唇上和陰核上的最後兩張膠紙都強撕下來!

    「哇呀呀!!!……嗚嗚……」

    充滿敏感神經的陰核產生出一下針刺般的激痛直衝大腦,令可兒險些立刻暈了過去;而在一瞬間全身也像失去了一切力量,令她的尿門一鬆,隨即當場失禁起來。少女熱暖的聖水,呈放射線形地不斷射出來

    「啊啊……」

    汙穢的黃色液體,沿沿不絕地繼續射出,極度的羞恥和排尿的舒暢混合成一種恍惚的感覺,令可兒張著咀低吟著……

    終於被我鬆下繩子解放她了又來,她正想穿回校服,卻被我截住。

  「隨地小便就這樣便算了嗎?至少也給我抹乾淨地下吧,學生會會長!」

    「要……怎樣抹?」可兒迷惑地看了看四週。「周圍也沒有布……」

    「這麼遲鈍!這邊不是有布了嗎!」我不滿地叉著腰指了指旁邊的地上,上面正放著可兒怡剛才所換下來的校服。

    「可、可是,那是我的校服……」

    「別在磨蹭了,快點抹,我想回家了!」

    可兒只得輕嘆了一口氣,拿起了自己的校服,美麗的裸身輕跪在地上,開始抹擦著地上那自己剛才排出的尿液。

  不久前才是一位千金小姐竟要這樣抹著自己的排泄物,加上一陣刺鼻的尿味直衝入鼻腔,令她眼眶通紅,連鼻子也皺著的顯出一副可憐相。

    「乾的布很難抹得乾淨,必須要濕一濕才行哦!」我早已預備了兩大桶水放在一旁,現在便把水拿到可兒面前。「像這樣……」

    嘩啦的一聲,我把一整桶水迎頭向可兒倒下去!

    「啊呀!」不料有此一著,可兒只被淋個遍體濕透,狼狽之極!

  「喔喔……」如出水芙蓉般的心怡,只有更增添一種可憐的美態。我待了一會,便又再次拿起第二桶水,今次更迎著她的正面直撥過去!

    「呀!!……咳、咳!……」

    「怎麼了,是不是有唔開心?嘻嘻嘻……」

    眼鼻口也入了水,令可兒嗆得不住咳嗽起來。但她一臉狼狽和可憐相,卻只是成為了我取笑的目標。

   可兒仍是一言不發地,濕透的身子跪在地上,用自己的校服抹著地上被水沖淡了的尿。

    「怎樣?學校生活好玩嗎?」

    「……」

    「一定要回答主人的問題,別忘記了妳是奴隸的身份啊!」

    「呀!」說完,我更大力一踢了心怡的背部一下!沒有防備的她被我一腳踢倒在地上!

    整個身體正面都被稀釋了的尿液完全濕透,不過我都讓她到更衣室好好整理一下才離開校園。算是對她有一點點憐憫之心, 但是好戲在後, 今晚上準備了特別節目給她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