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84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你妹妹真早起
Crawler | 2016-11-26 15:37:31

  記得那是一個非常炎熱的星期五下午,我騎著腳踏車從學校出來,滿身流著汗水,一路往回家的途中踏著踏著。十來多分鐘候,經過路旁的一間便利店,於是便停下了腳,到裡邊買了一罐冷凍可樂解解渴。

  走出便利店時,右腳突然踩到了東西,低頭一瞧,竟是一個小手包。我掏了起來,打開一看,裡面有四千多塊錢,還有一張身份證。證件上是一位叫黃惠燕的女士,今年三十五歲。我想她丟了皮包一定是很著急,看看證件上的地址就在附近,就乾脆幫她送回去吧!

  來到了身份證上所註明的地址,是個舊式的老房子。我按了按數下門鈴,卻沒聽到鈴響聲。是門鈴壞掉了吧?我試著敲著門,還沒敲了兩下子,竟然被推開了;沒上鎖,也沒關好!哼,看來這位太太還真是個冒失鬼,怪不得會把錢包給弄丟去。

  我推開了門走進客廳,並叫喚了幾聲。嘿?怎沒人在家啊!我於是便留了張字條,本想把錢包放下就走。突然,尿急了,一定是剛才一口氣喝下了那罐可樂的原故,現在想上個廁所。

  我摸索到後面的一間浴室,想撒泡尿,陡聞浴室裡傳出了斷斷續續的呻吟聲。我想會不會有人在浴室裡滑倒了,受了重傷?我急忙把門半推開地瞄了一瞄。哎呀!浴室裡的地上正坐躺著一位中年美婦,長得風騷豔麗,略顯豐滿,正半倚半靠地坐在牆角。

  只見她閉著媚眼,雙腿叉開,食指在她陰戶中扣弄著,臉色豔紅,媚唇半開地嗯哼不已。她在那迷的桃園洞口中,用中指和食指不停地撚著陰核,陰唇微張,淫水滴滴外流。她的另一隻手則揉著她的乳房,肥碩的奶頭挺凸跳動。她挖著挖著,接著屁股一挺,又落了下來,似乎進入了半昏迷的狀態中了。

  我就待站在門外,窺望得全身發熱。我終於忍不住地把校服都給脫個清光,失去了理智地衝了進去裡頭,一把摟住了她,一口就吻上了她的肥乳。

  那美婦在昏昏沈沈中受到了我的攻擊,慾火突滅,張開雙眼便看到一個陌生的青年赤裸裸地抱住她。

  「你…你…是誰啊?」她驚訝喊道。

  「太太…我…我叫阿慶,拾到妳的錢包,依妳證件上面的地址好心地幫妳送到家。妳的門沒關好,而我又…尿急想上廁所。一推門就看到妳躺在地上用手指自摸!看來妳非常的寂寞、難過,所以進來為妳服務,我會讓妳舒服、爽快的!」我一面說、一面攻擊她的性感地帶。

  我在她前身最重要的奶頭據點上,又吻又揉、又吸又咬。我感應到我倆的體溫正直直上漲,呼吸也愈加急促。

  「啊!不…我不要…阿慶…不可以…啊…啊…」她嘗試抗拒叫著。

  我此時已經暈了腦袋,那管她的呼叫,火熱的嘴唇吸吻著,一雙魔掌上下使勁地撫摸、按壓著。我摸乳撚陰,令得她顫抖著,漸漸地抵抗的力量減弱了下來。我再用大雞巴頂著陰部,手指頭在陰戶順著細縫上下撫摸,並撩弄著她陰唇上硬硬突起的小珍珠粒。

  「嗯!不行呀…這位阿慶弟弟…我…我可是有…丈夫的!不可以再跟你…不…不行…啊…」她豔麗的臉上紅通通,不停地搖著頭求饒道。

  我才不理會她,只猛然吻著她的香唇,舌頭熱情而激動地在她唇邊挑撥著,隨著她逐漸昇高的慾念,而將她的朱唇微啟,任由我的舌頭長趨直入。沒一會兒,我兩人便變成了互相吸吮、翻攪著,並忘情地狂吻起來。

  我手口並用地由她酥背摸起,從粉頸到肥臀,磨娑撫揉著。然後再由前胸攀上高峰,在峰頂乳蒂上一陣子揉捏,再順流而下攻進玉門關。她全身像有無數小蟲在爬著一般,腰部不停地扭著,像是在躲避我的攻勢、又像是迎接我的愛撫。

  此時的她尚存有一絲矜持,玉腿緊夾著。我祭出最後的法寶,一口含住她的奶尖輕輕吸著、啜著,用一隻手撫摸另一個乳尖,大力揉著、捏著,而存余的另一隻手則在玉腿間揉弄她的陰核,扣著、弄著,使她全身有如雷殛,一陣顫抖、一陣抽搐。

  她低吟喘息聲漸漸大了起來,銀牙暗咬,一頭烏黑長長的秀髮隨著她的頭兒亂擺。那雪白的屁股也緩緩地篩動著,雖然她的理智不允許、嘴裡說不肯,但其實生理上已經完完全全地放縱了起來。我繼續延著她的頸後,前胸,乳溝,香嫩的玉乳,各地舔撫,磨舐著…

  她不停地扭著嬌軀,口裡雖還微弱地叫著「不!不!」但卻自動地挺高胸脯讓我吸吮,腿縫大大張開,使我的指頭在她陰戶中有更自由的活動空間。

  「嗯嗯…不要…好弟弟…啊…不要挖了…酸死了…浪穴…受不了…求求你…快…快插我的潤穴…快…阿慶讓你插得痛快…求求你…來…」她開始浪叫了起來,並狂扭著大大的肥臀。

  我也已經承不住氣,爬了起來,把她壓倒平躺在地上,將她粉腿左右張開高舉,大雞巴抵住已微微張開的陰穴縫口,屁股猛力一頂,那暴漲、充血、粗壯的大肉棒便擠入穴內。

  「啊!哦…好狠…頂得…這麼急…啊…啊…好熱…好充實…哼哼…插插…插快點…喔喔…啊…用力…用力…」那位太太狂咬牙地呻吟。

  我瞧她如此地騷浪,也被挑起情慾,大雞巴更用力地抽插著,並一邊以雙手撫壓著她那雙大奶奶。

  「啊!美…美死小…小浪穴了!啊…親弟弟…用力…對…就是那裡…爽…爽…再大力點…戳…戳啊…深入一點…再深入…插啊…爽死了!你那大鳥…幹…幹得老娘…好…好舒服…唷…啊啊…」她繼續叫著。

  她的陰唇一吞一吐地迎著我的幹肏,兩隻玉手更緊握在我的後腦,不住撫摸、不斷撩亂我的頭髮,使得我更狠、更加速地插著她。我的雞巴直撞花心,狠搗嫩穴,更在裡面磨轉起來!

  我雙手緊捏著她肥嫩的騷屁股,不住地揉動。她則舒服得陰道肌肉緊緊收縮著。

  「怎麼樣?太太,沒騙妳吧!騷穴是否快活到了極點?」

  「啊!別說那麼多,來…大雞巴…很…很受用…小嫩穴…給幹…幹得快爆了…爽…爽死了…哎哎…讓弟弟幹…阿姨的…浪穴…啊啊啊…要要…丟…丟了…啊啊…」她扭著浪臀,死命地大聲呻吟道,淫水猛地噴灑而出。

  一陣狂挺,我也不行了,熱精濤濤一波跟著一波、洩了又洩,終於累躺在那太太的身上,不住地急喘著…

  「太太,妳的身體好香、好柔、好滑啊!尤其這對奶子摸起來更是舒爽極了!妳真是太迷人、太美了!」我摸著她的乳房稱讚道。

  「好貧嘴!你…佔了人家的便宜,還說呢!說什麼來送還錢包,竟然強…強姦人家!喂…小弟弟你到底多大啦?看起來最多十七!」她嬌浪地望著我問道。

  「我的親親小浪穴,讓我告訴妳吧,我才十五呢!嘻…嘻嘻…妳也不想想妳自己用手插陰戶的那股子騷浪勁兒,好像飢渴得要死了,我不來救妳,還有誰能救妳呢…嗯?」

  「哼!要不是我丈夫開刀住院,兩個多月都沒回來,人家…才不會這麼樣天天吃自己,還被你…擺平呢!嗯…你的大雞巴又硬又有力,才十五歲就比我那皮包骨的丈夫勇上好幾倍,插得我舒服極了!」她喘著尚未完全平息的氣兒嘆著。

  「嘻嘻…我雖才十五歲,可已經是身經百戰啊!」我自傲地微笑道。

  「那…咱倆再來一回合如何?你還行不行啊?來…到我臥室內,那兒會舒服點!」她帶著陰笑地挑逗著我。

  「親阿姨,現在又想幹一炮啊!騷穴這麼快就癢了?」我就應她的要求,把她給抱起,走到主臥室的床上放下。

  「哇拷!妳還可真重咧!」我在她耳邊哼道。

  我又開始捏著她那肥挺的雙峰,並用舌頭舔吸著那肥沃的陰唇。

  「啊…啊…騷穴好…好癢啊!快…插我…求你快嘛,再來一次!」她呻吟著、並嘟著嘴唇求饒道。

  我的鳥鳥這時也已經完全膨脹勃起,便趴到她的身上,將熱紅的龜頭一頂,第二度插入這位美婦人的騷穴中。我一開始就狠狠地抽送、猛衝、猛頂、猛幹,弄得她抖顫著浪叫不已。

  「啊!啊!啊!碰到人家…花心了啦!唔…好舒服…阿慶好弟弟,你幹得人家真…真加爽咧…樂…樂死了!我……洩…又洩了…」

  我緊揉著她滑細,雪白的雙乳,吻遍她的嬌靨,心想這麼如此騷浪的婦人竟然會如此耐力不足,才開始就連連洩了兩、三回!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就在這時候,突然房門被人推開,一個嬌小俏麗的少女衝了進來,一看床上的艷景,羞得閉了閉眼睛,口中啐叫了一聲…

  那位黃姓的太太被這突發的狀況給驚呆了。我眼睛一打轉,便連忙赤條條地奔下床去,抓住少女的粉臂,把那個給拉上床。

  「不…不要…壞蛋…色狼…不要啊!」那小妮子拚命地扭動著、並羞嗔地喊喚著。

  「阿慶,她…她可是我女兒啊!」那太太臉紅得像胭脂般地哀嘆道。

  「我們的事…被她看到了,如今之計也只有乾脆為她開了苞,好堵住她的嘴,不然,讓你丈夫知道了,那妳可就沒法再呆在這家裡了。放心吧!我曾經遭遇過幾次如此的狀況,這無疑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但…曉韻才十四歲啊!」她有些焦慮地說著。

  「就是這般年齡才好控制喲…」我見獵心喜地回道。如今來了個豔麗的原裝貨,怎還不慾火高漲呢?

  我見曉韻掙扎得厲害,便把左手的兩根手指一往她的櫻唇塞入,撩弄她的口腔及舌頭,不讓她喊叫,右手則伸入她的胸衣內,抓到了一對嫩嫩的奶球兒,色急地又揉、又捏。

  這小妹妹哼哼地羞掙著,我把剛才在她媽媽身上尚未滿足的色慾,如今要全部發洩在她的身上。我的手探進了她的裙子裡,穿過那小三角褲,一把捏住了她那隻毛茸茸,熱烘烘的小陰穴兒。

  啊!摸起來真的是奇緊,彈性高,既飽突又肥嫩。

  「不…不要啊…不…」小女生驚慌地嬌叫道。

  「曉韻,來…不要怕,我們不會害妳的。媽媽會叫阿慶哥哥溫柔點,讓妳舒服,以後妳還會吵著多要呢!」那太太一邊勸說道、在邊幫我壓住她女兒的雙手,以免她做極度的反抗。

  我猴急地脫下她的學生服,然後剝下乳罩,兩隻潤美的中型玉乳抖突突地、乳珠兒丹紅欲滴地跳了出來。我接著解開她的裙子,硬拉下那薄薄的三角褲,鼓鼓的小陰戶也就暴露在我和她媽媽的眼前。好個成熟的少女陰戶!跟她媽媽一樣,屬於肥嫩豐滿型的,然而穴口的陰毛可就沒她媽媽的多了,但也還是濃密地蓋在那小腹下方。

  我的嘴開始吻著她全身的肌膚、乳房、奶頭、乃至她的處女陰戶。那漸漸凸起的陰核、粉紅鮮嫩的陰縫隙,所有敏感的地方我都不放過!舔得她是全身扭動、顫抖著。我感覺到她的體溫越來越高,看來時機到了,我馬上跨上她的玉體,把那一雙美腿撥得開開地,要她媽媽緊握著,然後大雞巴一頂,對準肉穴猛地就幹入了半截。

  「媽呀!痛…痛死了啦!哎唷…疼…真的好疼啊…」曉韻尖叫哭著。

  「阿慶喲,你倒是輕點嘛!曉韻還是處女呀!可不能像幹我一樣地那麼使勁用力啊!」那太太一邊揉著她女兒的陰部間的小突肉粒,好讓她多些淫水潤滑、一邊擔心地對我哼著。

  「啊!我不要…痛…阿慶哥哥…我受不了…放過我吧!快…快抽出…我痛…痛呀…」小曉韻節節喊疼,又是一陣掙扎。

  看著她的顫聲哀嚎,我便緩和了下來,替她愛撫著性感地帶,讓她分泌更多的淫水,然後心一狠,又猛地搗了個全根而沒!

  「唷…救…救命…幹…幹死人呀…」曉韻全身亂扭,叫死叫活著。

  我叫她不要亂動,她充耳不聞地越叫越兇,我也發狠地越幹越狂,使得她媽媽看得搖頭不已,心疼非常。在我抽插了數十多下之後,漸漸曉韻在我的姦淫下也感應酥麻了起來,不再有劇烈的疼痛,反而覺得有一陣陣的熱辣快感。她這一麻,浪水竟流出了不少,使我的大雞巴抽送的更順暢了。硬挺的肉棒一進一出、快速地肏著她的小浪屄。

  「喔…哦哦哦…不,別停下來!現在不…痛了…反覺得好…好舒服!嗯…沒想到會如此的爽…頂到…子宮了!啊…爽死人了…快幹我!」此時,她口中已改成羞哼的浪吟。

  她媽媽在一旁聽著女兒的浪叫聲,臉兒都羞紅了,但也較為欣慰。這一幕活春宮又引起了她的淫興。她放開了抓住女兒的手,竟然跨上女兒的嘴巴上。

  「乖兒!快幫媽媽…舐舐…媽媽浪…死了!陰…陰戶好癢…快啊!」那太太色急地催促說著。

  曉韻不由自主地伸出了舌頭,在她媽媽的小穴裡舐吮著。看到這一幕騷女兒舐浪媽媽香穴的鏡頭,使得我更加像狂風暴雨地猛幹著曉韻的小嫩穴,而她也一邊挺著那肥嫩的大屁股,迎著我的大雞巴。

  她的小口被黃太太的陰戶頂住無法浪叫,只有「唔哼」地用鼻音表示她的快感,屁股是又扭又挺,而且小浪屄還已經會緊緊夾大雞巴呢!學得還可真快,無疑是個奇才。

  她媽媽此時就如一隻發春的母狗,陰戶直套弄著女兒的小嘴,玉手揉撚著自己的硬挺的大奶頭,猛力搓著那雙肥乳,騷浪得搖頭晃腦。老天!如此淫媚的女人,她的丈夫怎能不生病住院啊?我想以後可不能常常和她們亂搞,最好隔一段時間再來,否則不被吸乾了才怪呢!

  有趣的是,開始時是我懷著淫意強姦她們母女,如今卻變成了互相淫幹的妙情形﹐真有說不出的樂意。

  我呼吸沈重,加緊繼續不斷地抽插著,而曉韻的小穴也隨之上下的頂動,套弄迎合著我的運送。我看不出一年,世上又多出一個超級騷淫的小婦人了。

  沒過多久,只見曉韻扭腰打顫,身子抖動,雙腿抽筋,洩出了處女第一次黏黏的陰精,裡頭並還有一絲絲的血跡,是處女初紅!我看了興奮得狂飆地繼續猛攻,直到她洩了又洩。那小淫穴裡的一陣陣浪水衝激,加上處女陰戶肉壁的緊夾感,令我也被誘得忍不住噴射出了濃厚精液,達到了高潮頂點!

  曉韻她娘一看我洩了精,慌忙地把我的大雞巴含在嘴裡,瘋狂地吮著我的陽精和她女兒的浪水。曉韻見她媽媽的浪態,不顧自己洩精後的虛脫感,也爬了過來,和媽媽一起搶著我的雞巴舔啜。

  看著這對母女爭吃大雞巴的淫相,剛射精後的大雞巴又莫名地硬了起來。我立即躺下,並吩咐那美婦人坐在我龜之上,大幹一陣。她那豐滿的肉體,採取了主動,不停地扭動搖晃。我也儘量配合,連連把屁股挺高,上下賣力地抽送,惹得她一波又一波的洩了三次後,才把精液強勁地灑向她的子宮內。

  曉韻這小淫娃在我們大幹的時候,自己也手淫了起來,不久便累得睡在一旁,而她媽媽也被我幹得幾乎累不成形,懶懶地仰躺在床上。我則拖起自己疲憊的身軀,睡躺在她倆之間,享受著齊人之福。

  我們三人就一直睡到傍晚時刻,我才依依不捨地跟她母女倆道別,並說了以後再找她們玩的諾言,便跨上腳踏車往回家的路途騎去。

  幹了一個老騷穴外加一個處女穴,想來也真夠爽,想著想著,一路上哼著小調回家…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