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1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makelove911
Crawler | 2016-11-20 17:49:46

  大鵬平靜的看著我說:「打電話吧,你只要記住,我和你是做好的朋友和哥們就行了,不要猶豫,我和你嫂子是經過認真探討才決定的,不要讓我們難堪,也不要讓你自己遺憾,這是我們共同的願望。」我不知道說什麼好,顫抖的手撥通家裡的電話,告訴媽媽在大鵬家睡,媽媽只是告訴我少喝酒,就掛斷電話。

    無法用語言形容我此刻的心情,緊張激動,興奮羞愧,期待恐懼,接下來要發生什麼,我心裡清楚,可大鵬是我最好的朋友,真的要當著最好的朋友面和他老婆做愛嗎,我有點退縮了,我心裡沒有做好準備,站起來小聲說:「大鵬,我……我……我還是回家吧。」

    大鵬微笑著說:「青林,放鬆點,過了這道檻,你就明白了。」江華已經洗完出來了,裹著浴巾,大奶子高高的挺立胸前,大屁股扭著邊進臥室邊說:「你倆也洗洗,德行吧,呵呵。」

    大鵬說:「一起洗還是?」我趕緊說:「你先洗吧,倆男人一起我不習慣。」大鵬笑著說:「好吧,我也不習慣,你先和你嫂子聊天吧,我先洗去了。」我如坐針氈,心亂如麻,江華在臥室了叫我:「你進來呀,怕我吃了你呀,熊樣吧。」

    我僵直著身體,惶恐的進入臥室,江華坐在床頭正在梳頭,大奶子白白的乳溝映入我的眼睛,我下體不聽話的硬了,支起一個大包。

    江華哈哈大笑說:「熊樣吧,硬了吧,你們男人啊,都一個味,動不動就恨女人,可你們誰都離不開女人。」說完站了起來注視著我說:「青林,覺得我身材怎麼樣啊?」說完扯下浴巾,一個豐滿的裸體展現在我的面前。

    以前還真沒注意,江華的身材這樣好,皮膚白皙,大眼睛含著春意,嘴唇紅紅的,乳房雖大但是挺挺的,一點沒有下垂,乳頭暗紅色,峭立著,腰不是很細,略有點贅肉,更顯得成熟肉感。

    屁股又大又白,圓潤結實,腹下濃黑的陰毛,捲曲著,一條肉縫,陰唇若隱若現,我看到有點癡了,雞巴在褲襠裡跳動不安,結結巴巴的說:「嫂子,你……你身材很,很好,很……很有……有女人味。「江華笑著說:「還行吧,我挺滿意的,就是屁股太大了,不過男人喜歡大屁股,沒看都想摸我屁股嗎,你摸摸我的屁股,感覺一下,呵呵。」我已經有點思維混亂了,顫抖是手摸在江華大屁股上,軟軟的,很有彈性,滑滑的非常細膩,不僅嚥了一口口水,江華微笑著說:「嫂子屁股好嗎?用力揉揉。」我呼吸急促起來,用力揉捏嫂子大白屁股,另一隻手不覺握著大奶子,好大,我的手根本握不過來。

    這時衛生間的門響了,嚇得我趕緊收回手,江華又是一陣大笑。大鵬赤身裸體的進來說:「青林趕緊洗洗,你嫂子可等不及了,呵呵。」江華「呸」了一聲:

    「滾一邊去,你才等不及了呢,哈哈。」

    我逃進衛生間,喘息著平復激動的心,脫下衣服,打開花灑,水流衝洗我燥熱的身軀,雞巴硬的發痛,簡單的衝洗完畢,我在想,是穿衣服出去還是光著出去呢,難為情,又有某種興奮,正猶豫著,江華喊道:「別不好意思了,光著屁股進來吧,哈哈哈哈。」

    她笑的如此輕鬆,我也輕鬆許多,打開衛生間門,慢慢進入臥室。裡面的大鵬躺在床上,江華坐在身邊正在擺弄大鵬的雞巴,看著我挺著雞巴傻站在那裡,江華笑著說:「挺大的嗎,過來嫂子驗驗貨,看是不是有真本事,呵呵。」我已經有點麻木了,嫂子的手輕柔的握著我的雞巴擼動幾下,激動的我差點射出來,嫂子用力握緊雞巴根部笑著說:「難怪你和大鵬是哥們,我們第一次啊,他看見我握著那個人雞巴,激動的射了,呵呵。」大鵬微笑著說:「別提了,丟人啊,呵呵,青林可別學我呀,放鬆些,放鬆會好很多的。」

    江華鬆開手,溫柔的看著我,慢慢跪在床上,輕柔的把我摟進懷裡,大奶子擠壓在我的胸膛,軟軟的,好舒服,已經癡迷的我本能的摟住江華,兩張嘴,慢慢的吻在一起,吮吸嫂子的舌頭和嘴裡的津液,我的身體興奮的顫抖。

    慢慢的,嫂子吻著我的脖子,向下,停留在我的乳頭上,火熱的唇吮吸我的乳頭,舌頭尖舔弄,手在揉我屁股,手指若有若無的掃弄我的肝門,我不僅發出呻吟聲,雞巴跳動著,馬眼的液體已經流下,滴落的床邊。

    江華的屁股高高撅起,大鵬掰開大屁股,注視著我,伸出舌頭舔弄嫂子的屁股溝,嫂子開始呻吟,慢慢的一口吞進我的雞巴吮吸,我興奮的「啊啊」大叫,就這樣,我站在床邊,嫂子撅著屁股,舔弄我的雞巴,手在屁股,卵蛋和屁眼不停的愛撫,後面的大鵬貪婪的舔弄嫂子的陰道口和屁眼。

    如此淫靡的畫面,是我從未見過的,今天就發生在我的身上,我情慾高漲,嫂子的口腔熱熱的,舌頭軟軟的,手輕柔的,呻吟聲婉轉動聽。

    嫂子吐出我的雞巴,顫聲說:「不行了,我要,快呀,給我。」我木然的不知所措,大鵬�起頭說:「讓青林先來。」嫂子轉過身,躺在床邊,�起雙腿,濕淋淋的陰戶對著我,陰唇已經微微張開,如同一張小嘴一樣,我激動的握著雞巴,對著陰道口,在大鵬的注視下「噗哧」一聲,深深插入嫂子的陰道。

    嫂子和我同時發出低沈的呻吟,我挺動堅硬的雞巴「啪啪」幾下深入抽插,嫂子「啊啊」的呻吟幾聲。

    大鵬蹲在江華的臉上,雞巴高高撅起,江華伸出舌頭舔弄大鵬的屁眼,大鵬興奮的說:「青林,揉你嫂子乳房,用力點,你嫂子喜歡,老婆,告訴青林怎麼做。」

    江華呻吟著說:「啊……對,用力揉我大奶子,女人幹事時候喜歡用力揉,我不疼的,舒服著呢,啊……對,就這樣,雞巴在往上翹一點……對對,就那……啊啊……用力肏我,啊啊……別停啊……「

    我的雞巴歡快的抽插,淫水已經流出,嫂子火熱的陰道收縮蠕動,我無法控制自己,大叫著噴射而出,精液深深射入嫂子的陰道。我拔出雞巴,白花花的精液和著淫水流到嫂子的屁眼,淫靡的散發性的氣息。

    嫂子激動的說:「青林沒問題,老公肏我,讓你哥們看你怎麼肏我,快呀,我要。」轉過身,張開雙腿,大鵬挺著雞巴插進江華的陰道,開始抽插。江華開始淫叫:「啊……老公肏我,啊……啊……好舒服啊,青林摸我奶子,快呀,啊啊……」我爬上床,用力揉捏嫂子的大奶子,大鵬挺動屁股「啪啪」的猛插。

    嫂子呻吟著說:「青林騎我臉上,我……我……要吃你雞巴,啊啊……老公用力肏我,別停……」我激動的跨在嫂子臉上,軟下來的雞巴被嫂子吃進嘴裡吮吸,我興奮的渾身顫抖,雞巴慢慢變硬了,嫂子吐出我的雞巴,啊……天啊!嫂子舔我屁眼,我興奮的大叫,「啊,啊……」

    大鵬在嫂子高潮中也射了,嫂子翻過身,撅起大屁股,淫蕩的叫:「青林肏我,肏我騷屄呀。」我看著大鵬鼓勵的目光,再一次插入嫂子滿是精液的陰道。

    我感覺這樣插的好深,好緊,嫂子開始了淫蕩的叫床:「啊……啊……舒服……啊……啊……老公,告訴你哥們,啊……啊……告訴她我要……要什麼,啊……」

    大鵬鼓勵的看著我說:「青林,肏你嫂子,不要有任何顧忌,現在你嫂子就是女人,需要你雞巴肏的女人,你要叫出來,這是的嫂子不怕你羞辱,不怕你用下流話罵她,叫出來你會更快樂,沒事的,你能做到。」一股前所未有的亢奮和大鵬的鼓勵,我心底深處的淫慾激發出來,發洩似的大聲說:「肏死你,嫂子你是騷屄,我肏你騷屄,啊啊……過癮啊,肏你屄呀,啊啊……」

    嫂子淫叫著:「啊啊,是,我就是騷屄。啊啊……肏我騷屄,啊……騷屄要雞巴,媽呀,我高潮了,屄舒服啊,啊啊……別停……我還要啊……老公啊,你哥們肏我屄了,啊啊……青林肏我,啊……你是最棒的,用力肏我,啊……老公告訴你哥們,你喜歡他肏我。」

    大鵬揉著江華的大奶子說:「青林肏你嫂子騷屄,我喜歡你肏她,我看著你肏她,老婆再騷點,吃我雞巴。」

    我已經瘋狂了,我和大鵬一前一後肏著江華,在江華幾次高潮後,我們同時射了,江華吃進大鵬的精液,舔乾淨我雞巴上的淫液,潮紅著喜悅的臉,幸福的軟軟的躺在我們中間。屄裡的精液,白花花的流出來,床單濕了一大片。

    我不知道怎麼表達我的心情,大鵬,嫂子,你們是我一生中最好的良師益友,我感動的跪在床上,頭埋進嫂子的乳房,流下感激的熱淚。

    江華愛撫我的腦袋溫柔的說:「青林,嫂子必須告訴你,你和大鵬是兄弟,這份情誼來之不易,我對你有好感,不要因為我們上過床了,我就是你的女人了,更不要愛我,我也不會愛你,我愛大鵬,我是大鵬的女人,你明白了嗎?」我感激的說:「嫂子,我明白,你永遠是我的嫂子,大鵬永遠是我的哥們,謝謝你們。」

    大鵬平靜的說:「青林,我和你嫂子很幸福,我也想你幸福,你要明白,很多事只要觀念一轉變,揪心難受的心情就會變成一種快樂,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人活著不容易啊,何必給自己壓力呢,我困了,睡吧。」很快,大鵬發出勻稱的鼾聲,江華依偎在大鵬腋下,大屁股靠在我的小腹上,我僵直的躺在嫂子身後,不敢動,手不知道放哪才好,江華小聲笑著抓過我的手,放在大奶子上說:「想摟著嫂子就摟唄,現在害羞了,剛才那威風哪去了,熊樣吧,呵呵。」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放鬆身體,摟著嫂子光滑的身軀,聞著嫂子的發香,安靜的睡著了,睡的好香甜。晨曦的陽光溫暖的照射進臥室大床,我舒服的伸了個懶腰,嫂子的屁股動了一下喃喃自語的說:「幾點了,不做早飯了,累死了,大鵬出去買點得了,我再躺一會。」

    大鵬醒了,翻身下床,邊穿衣服邊說:「我去買,青林是要豆漿還是豆腐腦?」我感覺好尷尬,我摟著人家老婆,還讓大鵬買早點,心裡很過意不去,紅著臉說:「不用了,我和你一起去得了。」

    大鵬平靜的說:「你再躺會,我一會就回來,我看著買吧。」說完先進衛生間洗漱,然後下樓買早點去了。

    嫂子的屁股還在我的小腹上貼著,我的雞巴又硬了,在嫂子屁股溝跳動,嫂子笑了,大屁股隨著笑聲摩擦我的小腹和雞巴,我本能的想插進去,手在嫂子乳房用力揉了幾下。

    嫂子回頭看了我一眼笑著說:「熊樣吧,和大鵬一個德行,別憋著了,快點插進來。」,說完大屁股往後翹。

    我激動的屁股一沈,雞巴插入嫂子溫暖濕潤滑膩的陰道,『啪啪』的抽動,心裡有種偷情的緊張興奮,要是大鵬回來看見不知道會怎麼想。

    嫂子發出呻吟:「啊啊,小公狗,肏嫂子,快點,啊啊,就那,對對,啊啊。」我摟著嫂子腰,用力挺動雞巴,眼睛盯著房門,那是一種奇特的興奮,快速的肏弄,刺激的心裡,在房門打開的瞬間,我和江華同時高潮了,精液再一次射入嫂子滑膩的陰道。

    拔出變弱的雞巴,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拎著早點的大鵬,大鵬笑著搖搖頭說:

    「快起來吃飯了。」

    嫂子笑著爬起來看了下體一眼說:「肏,這麼多,我先洗洗,你快起來。」說完下床,精液順著陰道流到腿上,扭著大屁股進入衛生間。

    我快速穿好衣服,不敢正視大鵬,低著頭坐在沙發上,大鵬平靜的對我說:

    「青林,不能因為這樣而背上負擔,也不要過分追求刺激呀,你將來還有娶媳婦的,懂嗎?」

    我羞愧的點點頭。

    江華洗簌完畢出來了,扭著大屁股進入臥室穿衣服,大聲說:「青林快洗洗吃飯,還上班呢。」

    我進入衛生間撒尿洗臉,整理好穿著出來坐在餐桌旁,開始吃早點,江華已經穿好衣服,和我們坐在一起吃早點。

    江華邊吃邊說:「青林,我可告訴你,下了床我就是你嫂子了,可不許對我動手動腳的,知道嗎?」

    我趕緊說:「嫂子,大鵬,你們放心好了,我知道該怎麼做。」,話是這麼說,我的心裡還是有點彆扭,總覺得對不起大鵬。

    接下來的幾天,大鵬和江華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我慢慢的也不在糾結,開朗許多,江華還是扭著大屁股,經常被人捏一把,拍一巴掌的,滿嘴髒話,嘻嘻哈哈。

    這幾天,領導經常開會,好像在研究服務公司的事,我看見我們主任整天露出苦瓜臉,沈默寡言的。

    週六沒讓我們休息,開了一個大會,局長也親自參加,主任愁眉苦臉的做了說明:「同志們,經過局黨委研究決定,服務公司開始獨立經營,自負盈虧,現在開始,大家可以競爭經理職務,誰都可以,大家不要約束,希望踴躍報名,積極參與。」

    底下鴉雀無聲,誰都知道,所謂的服務公司,就是大的國企給職工家屬就業的單位,有一點本事的,誰都不會在這混日子,公司幹活的人不多,開資的人不少,大多數都是沒文化,家庭條件不好的,沒關係的老娘們,還有個別誰都惹不起,各部門都不要的無賴,我就知道三四個從來不上班,照樣開工資的。

    這樣的公司,混日子時候誰都能管,真要自負盈虧,獨立經營,誰願意接呀,局長尷尬的坐在前面,臉色別提多難看了,我們主任不敢看局長,耷拉著腦袋,一聲不出,會場靜的出奇。

    一個老娘們先開口了:「我說局長啊,自負盈虧啥意思,不就是不開資嗎,誰不知道服務公司年年虧損啊,你這是砸我們飯碗啊,沒飯吃,你養活我們全家啊。」

    一石激起千層浪,下面開了鍋一樣議論爭吵起來,局長做不住了,主任躲在局長後面不敢說話了,局長拍著桌子大聲喊:「安靜,安靜,不是局裡不管你們,這是改革懂嗎,我鄭重承諾,局裡給三個月的過度經費,只要你們能幹的,局裡絕不找外面的人,你們可以擴大業務,多種經營,你們要為局裡考慮,同志們安靜,這是開會呢。」

    服務公司的老娘們根本不買賬,七嘴八舌的大喊大叫,氣的局長都快瘋了,大聲喊:「在加幾個月總可以了吧,給半年過度可以了吧,誰接經理站出來,局裡一定大力支持,安靜。」

    很多事也許是命運安排吧,也許是巧合吧,我有點內急,想出去上趟廁所,就在我剛站起來走出幾步的時候,我們主任幾步跑過來,一把揪住我的衣領,拉著我就往前面走,大聲喊:「王青林站起來接任經理了,大家快鼓掌啊。」我來不及反應,已經被拉到局長面前,底下亂哄哄的,根本聽不清說些啥,我大聲反駁:「不,不是的,我……」

    還沒等我把下面話說出來,局長已經握住我的手,大聲喊:「王青林同志,好樣的,敢於勇挑重擔,局裡對你是信任的,相信你帶領大家一定做出驕人的業績,各部門負責人留下,散會。」

    我蒙頭轉向的被局長抓住不放,急的滿頭大漢,尿也沒了,我真恨自己,咋就不憋著,站起來幹個雞巴。

    就剩幾個幹部了,我大聲說:「局長,主任,我不行啊,我哪管過人啊,你放了我吧,我站起來是想撒尿的。」

    局長陰沈著臉說:「王青林同志,不要辜負了組織的信任,我不管你為啥,反正你站起來了,就這樣定了,否則你就準備回家吧。」這是在威脅我呀,我剛想狡辯,主任對我說:「你就幹吧,別推了,你小子難道是慫活呀,連一幫娘們都管不了,不閒丟人啊,啥也別說了,現在就上任,辦理交接。」

    我是沒有退路了,不接,就得下崗,接吧,怎麼幹啊,我也不懂啊,主任這個老狐狸,真不是東西,我就這樣稀里糊塗的當上了沒人願意幹的經理。

    進入所謂的經理辦公室,面對的一切只能用一個字形容『亂』不是一般的亂,不知道該幹什麼,不知道怎麼分配下面工作,這群老娘們根本不買我的帳。我一句話沒說完,她們有一百句話對付,每到關鍵時刻,都是江華幫我解圍,我真的很感激。

    公司的業務根本談不上,一直是給港務局維修處做服務的,說白了,就是和保潔清潔工差不多,以前是一個單位的,混著過也沒人管,現在可好,開始挑毛病了,不是這沒打掃乾淨,就是那沒做到位,我腦袋都大了,急的我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亂轉。

    一個月過去了,底下這群娘們開始說風涼話了,我親耳聽過『弄個王八當經理,還不整成一鍋王八湯啊!』氣的我差點吐血。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