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2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10-5 00:14:07

來哥倫比亞大學報到的第一天,我剛走進自己的宿舍,就看到一個棕發碧眼的男孩沖我微笑:“嗨,我叫拉斯,把東西放在這里吧。”這就是我的室友拉斯,我們都是留學生,一起住了整整兩年半。

  老兄,別再讓我吃蛋糕了拉斯很直率,很幽默,又愛搞惡作劇。我經常嘲笑他:“笨得要死,編程的速度比老牛拉車還要慢。”他也經常反擊我:“永遠找不到女朋友,見到女孩臉就比猴子屁股還紅。”

  哥倫比亞大學的學費加生活費大約一年1萬美元,這在1979年,對于一般的美國家庭來說,不是一個小數目。

  有一年,我和拉斯都沒有錢買機票回國過聖誕節,就都留在學校里尋找打工的機會。有一天,他從學校食堂搬回來25公斤奶油芝士,打算自己做蛋糕。我們計劃做20個蛋糕,天天當飯吃,以省出假期的飯錢。

  25公斤的芝士根本沒辦法用普通的攪拌器來攪,我們只好倒進一個大桶里,每人拿一個棍子使勁攪。做好了,我們開始每天吃同樣的奶酪蛋糕,吃到最后,已經到了看都不想看、提也不想提“蛋糕”這個詞的地步。直到七八天后,拉斯突然對我說:“開複,天大的好消息!剩下的蛋糕發黴了!”那天,我們倆坐地鐵到唐人街的一家中國菜館,點了7盤不同的飯和面,通通吃光。結賬的時候,看到光光的盤子,服務員不敢相信。她上上下下地打量桌面和桌腿,但是什麽也找不到。“難道你們真的把這些都吃光啦?”服務員問。我們點點頭。“天啊,你們要不要叫救護車?”服務員驚呼。

  “做蛋糕”這個詞,后來成了只有我們才能聽懂的暗語,就是指做同一樣東西做得太煩了,直到讓我們惡心。

  有意思的是,拉斯喜歡做蛋糕的習慣保留了下來。每年聖誕節,他都要給我寄一個他親手做的蛋糕,每次都加上巧克力和朗姆。但是,聖誕節時他從德國寄出,等我收到的時候,基本上已經到春節了,我們全家誰都不敢吃這個蛋糕。

  2000年,我從微軟亞洲研究院調回微軟在西雅圖的總部工作。那一年,由于搬家的工作十分繁重,我忘記了告訴拉斯。結果,拉斯又寄了個蛋糕到我原來的地址,郵政系統查無此人,又把蛋糕退回到拉斯的家里。拉斯接到蛋糕十分驚訝,他發了封郵件給我說:“你知道嗎,我一直以爲,在蛋糕里加朗姆和巧克力是一種古老的防腐方法,所以,當我今年5月份接到我去年聖誕節寄給你的蛋糕時,我在想,我終于有機會試試這種防腐的方法是不是管用啦。現在,我很高興地告訴你,開複,我把那個蛋糕吃啦!而且,更大的好消息是,我還活著。”

  我對著電腦哈哈大笑起來,我告訴拉斯:“我寫了一篇關于我們做蛋糕的博客,不過是中文的。你可以用谷歌翻譯工具翻譯一下看看。”而拉斯馬上給我回了一封郵件說:“我很喜歡你寫的我們做蛋糕的冒險經曆,不過比起谷歌翻譯版,我還是甯願讀你的中文原版。”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