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23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eterjr
伯爵 | 2016-10-5 00:23:31




***********************************

                 序

  神創造了這個世界,並依照自己的樣子造出了人,但祂卻沒有給予人和身體
相符的靈魂。

  神覺得自己創造的這個世界並不完美,所以祂決定要重新創造出一個完美的
世界,因此祂離開了這個世界。

  神離開了,但祂卻遺留下了一個不得了的東西,祂的一小部份靈魂,很小卻
很強大。


                第一章

  「夏弦月,這是你這個月第幾次曠課了,再這樣下去你的出席率會不足以升
級的。」黃老師皺著眉說,對於夏弦月這個學生她是沒有辦法的了,現在只是因
為她是班主任才要說些場面話,她並不認為她的話真的會被夏弦月聽進耳裡去。

  「我算過了,最少要曠課多六天以上才會出席率不足。」夏弦月看著面前的
黃老師那對堅挺的雙乳說,黃老師還很年輕只是三十出頭,雖然因為在學校的原
因,平日的衣著都很保守,但她的身材超好,就是穿著密實的套裝也還是很有看
頭,

  「唉???算了,你回去吧!」黃老師原本就不打算長篇大論的進行無用的
勸說,現在聽到夏弦月那說話連做做樣子的興趣也沒有了,而夏弦月那放肆的目
光沒有令她有任何的不適,這樣看她的學生多的是,她也已經習慣了,心裡反而
有點高興自己的吸引力不減呢。

  「老師再見。」夏弦月點頭說完,目光留戀的看著那飽滿的胸脯一眼才轉身
離開教員室,

  夏弦月在老師的眼裡是一個問題學生,雖然未到打架偷竊的地步,但遲到早
退曠課卻是家常便飯,學校不是沒有找過夏弦月的父母商討,但夏弦月的父母都
是忙碌的商人,留在香港的時間少之又少,自今還未試過成功的請到夏弦月的父
母來學校。

  夏弦月離開學校,乘巴士往旺角去,車上擠滿了人,夏弦月握著扶手站在車
門附近隨意的看向四周,突然發現了什麼的,推開了人群,往車廂中間走去,四
周的人皺著眉卻還是退出了一條路給夏弦月通過。

  來到了車廂中間,夏弦月站在一名同校女學生身後,側著頭從後看向女學生
手上的筆記,清秀的字體整齊寫著課堂筆記,夏弦月興趣缺乏的轉過頭看向女同
學那漂亮的臉蛋,柔長的秀發束起來露出白晢的頸項,粉藍色的校裙薄透的能看
到內裡的胸圍背帶,明顯不合身的裙子緊裹著發育得前凸後翹的身子。

  「小親親,你是不是又要去做家教了。」夏弦月突然摟著身前女同學的纖腰,
向著女同學的耳朵裡吹著氣說道,受到襲擊的女同學皺眉掙扎了兩下便放棄了,
扭頭看向四周發現不到有認識的同學後,松了口氣的說:「我說過我和你不熟,
不要叫得這麼親熱!」

  「我是和你不熟,但和你的身體我可是熟得不能再熟了。」夏弦月肆無忌憚
的舔著女同學的耳垂,摟著纖腰的雙手分別往女同學的上下身移動,卻被女同學
的手抓住了,女同學恨恨的用腳踩向身後夏弦月的腳上,嘴上更是怒道:「你給
我正經一點,這裡是公眾地方,我不想給人知道我認識你。」

  夏弦月痛吸了一口氣,忍著腳上傳來的巨痛,雙手卻沒移開反而摟得女同學
的纖腰更緊了,夏弦月的身高和女同學的差不多,腦袋向前移一點便和女同學臉
貼著臉,夏弦月慘兮兮的開口說:「月明,你踩得我很痛哦!」

  「你還不松手,就會痛得更慘!」李月明的右手在夏弦月的手臂上用力的扭
捏起來,痛得夏弦月臉目扭曲,但就算這樣夏弦月還是沒有松手,反而作對的又
再次摟得更緊,嘴巴貼到月明耳朵旁說:「打者愛也,你捏得我越痛就代表你越
愛我!」

  「你就是嘴賤!」李月明又捏了好一會,見夏弦月仍然不肯放手才不甘心的
停下來,這時夏弦月的手臂早已被李月明捏得瘀起來,紫青色的一片可見月明是
用了多大的力,李月明看見心裡不禁有點後悔,反而是夏弦月還笑著調戲道:
「月明不捏了嗎,我還想你多捏一下,這樣我才知你有多愛我呢!」

  「鬼才愛你!」李月明說完,不理夏弦月的又拿起筆記自顧自的溫習起來,
夏弦月沒趣的只能見好就收,哼著歌享受著月明柔軟的身軀,聞著她身上的體香,
下身慢慢的�起頭抵著月明翹挺的臀部,李月明轉過頭來橫了夏弦月一眼,手肘
頂了夏弦月的腰際一下,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便又把注意力放回筆記上。

  「月明,不如你等一下去我家好不好?」夏弦月忍著擺腰的衝動,輕聲的問
著李月明,李月明輕哼一聲不理會夏弦月,看也不看他一眼,夏弦月無奈的只能
靜靜的摟著她,看著車窗外快速移動的風景,平息體內湧動的欲念,心裡滿是失
落。

  「弦月,你明天會不會上學?」李月明突然的問,夏弦月呆了一下才明白她
是在問自己,連忙答道:「不知道,看情況吧!」

  「這樣嗎???」李月明接著便沒再說話弄得夏弦月心裡怪怪的,想問她有
什麼事又怕她不理會自己,最後還是好奇心佔了上風,輕聲細語的問:「有什麼
事嗎?」

  月明並有立即回答,反而扭過頭來看向夏弦月,兩人原本就貼得很近,月明
這樣一動,兩人的嘴巴差點便碰在了一起,兩唇只離了幾公分的距離,夏弦月忍
著吻下去的衝動,卻又不肯先移開,兩人就這樣互相看著對方,好一會兒,月明
就在這丁點的距離下開口道:「明天放學我沒有家教要做,若果你明天上學,我
便明天上你家裡去。」

  「真的嗎?那我明天一定會上學!」夏弦月愉快的說道,忍不住的吻了吻月
明的櫻唇,月明被吻了一下也沒有任何的不快,只是白了他一眼便轉回頭去又看
起筆記來,夏弦月摟著李月明想著明天如何如何的直到車子到站了才回過神來。

  「那???明天見了!」夏弦月說完,吻了一下月明的俏臉才跑下巴士去,
看著夏弦月的背影,月明臉上不禁露出一種復雜的表情,有悲有喜的,只是很快
又回復成平靜的樣子。

     ***    ***    ***    ***

  夏弦月和李月明都不是居住在旺角,前者家在元朗,後者則在天水圍,兩人
只是有事才會搭上去旺角的巴士,夏弦月最近迷上了電腦,從電腦程式篇寫到硬
件制造也都有極濃厚的興趣,為了滿足自己的興奮,夏弦月幾個月的零用錢也花
到了電腦之上,這次來旺角也是因為他訂購的一個電腦配件終於從美國運到才連
忙去提貨。

  夏弦月的父母都是工作狂,從夏弦月出生不久,他的父母因為對自家的公司
的經營理念產生了分歧,便把公司分拆成兩間業務不同的公司各自經營。

  也許是運氣、也許是兩人都是營商的天才,夏弦月的父母各自經營的公司都
火速的成長,在短短的十多年間,兩間公司都成了跨國企業,付出的代價便是兩
夫妻不但互相見面的機會變少,就是和兒子夏弦月也一年見不到幾次,親情也因
此產生了難以癒合的傷痕。

  夏弦月自少沒有父母的管教,做事往往只想自己的喜好,上學在他來看是毫
無用處的事情,一來是因為他單是自學便已經能輕易的完成學校裡的課程,二來
是成績的好壞也不會使他的父母關心他多一點,因為這樣,從小學開始夏弦月只
是把上學看成是一件麻煩的事,除了最低限度的出席率和一些他有興趣的學校活
動,一般他也是可免則免的回避。

  拿到了自己想了很久的電腦配件,夏弦月便坐巴士回家。

  回到家裡,夏弦月急不及待的便組裝起自己的夢幻電腦,夏弦月的家很大,
位於某豪華住宅大廈的頂層,分上下兩層的設計,只是這樣大的屋子只有夏弦月
一個人住,平日只有早上才會有幾個鐘點女傭來打掃整理。

  為了不使自己感到難受,夏弦月在家裡一般只在二樓活動,雖然二樓一個人
住也仍然顯得太大,只是被他放滿了各種雜物後便多了點生活的氣息令他心裡好
過一些。

  夏弦月組裝的夢幻電腦用了很多市面上沒有出售的配件,這些功能強勁的配
件大多數也是往後兩三年內才會慢慢發售到市面上的,只是借他兩位跨國企業總
裁的父母面子,夏弦月才能順利的從一些電腦企業內部的測驗活動中得到這些配
件,想像著這部超級個人電腦的強勁功能,夏弦月馬不停蹄的組裝到了晚上十二
點多才完成,中間只是煮了一個方便麵來緩解一下肚子餓。

  夏弦月打著呵欠,揉著疲倦的眼睛看向牆上的掛鐘,雖然心裡早已多次的把
組裝的過程想得清清楚楚,但還是比預期的慢了很多才完成,為了明天的幸福著
想,夏弦月無奈的把組裝完成的夢幻電腦放好,清理了一下地上淩亂的物事,把
系統測試等事放到下次才做,刷牙洗臉後便爬上床去捶覺。

  夏弦月躺到床上不久便睡了過去,呼吸緩慢悠長,胸口起伏有節奏,窗外吹
來陣陣微風,為房裡帶來一點清涼,帶去一份暑熱,薄薄的被子蓋在腰上,柔和
的月光射進房裡,突然,比月光還要明亮的銀色光點出現在夏弦月的頭上幾寸之
處,陣陣銀色的波紋從銀色的光點蕩出籠罩著夏弦月的身體並溶入其中。

  夏弦月的臉上還是那睡得安穩的樣子,但身體上卻慢慢出現了一個個不明意
義的銀色符號,符號彷彿像是活的不停在夏弦月的肌膚上流動,銀色光點發出的
波紋也越來越密集。

  良久,夏弦月身上的符號全都往他的額頭上集合,一個復雜得難以想像的魔
法陣被那無數的符號組合了出來,銀色的光點從出現後便未曾動過一下,現在卻
像是被夏弦月額頭上的魔法陣吸引,又像是有強大的力量在拉扯著般在夏弦月的
額頭上幾寸之處動彈過不停。

  在第一縷陽光從遠處的地平線浮起時,銀色的光點終於被魔法陣吸了進去,
組成魔法陣的符號按照某種玄妙的規律轉動起來,天地間的靈氣自動的聚集到魔
法陣裡轉化成一種更為純粹的生命原能才進入到夏弦月的身體裡。

  生命原能在夏弦月的體內不停的啟動著那些不知沈睡了幾多萬年的遺傳基因,
每一個細胞也在不停的不知說是退化還是進化的變異著,肉體的強度不斷的上升,
腦域快速的開發著,夏弦月就這樣在沈睡之中由人慢慢的往一個神的方向變化。


                第二章

  早上六點多,夏弦月少有的早起,看著那射進房裡的陽光、感受那拂過身邊
的微風,夏弦月感到一切也不同了,那感覺難以形容,就好像一個有近視的人帶
上了眼鏡一樣,世界突然變得清晰,夏弦月坐在床上,看著那些在陽光下浮遊在
空中的塵埃,他輕易的便能捕捉到那眾多的塵埃飄浮時的軌跡.

  夏弦月沒有驚訝,這種變化就像照鏡的時候發現自己臉上多了幾點青春痘一
樣,雖然他知道這種能力不是正常人能夠擁有,但出現在自己身上卻又感到是理
所當然,夏弦月起來站到了鏡子前,身高樣貌沒有改變,但現在的自己卻已和昨
天的自己完全不同了,這種意會就像他小學時發現自己不論做什麼也不會引起父
母更多的關心時一樣。

  夏弦月揮動一下手腳,雖然表面上和以前沒有不同,但夏弦月卻覺得這輕輕
的揮動卻足以擊碎萬斤巨石,深呼吸一下,空氣進到了肺裡,夏弦月感受到空氣
中的氧氣是如何被吸收並轉化成二氧化碳的,而且夏弦月發覺自己其實已不用呼
吸,身體自然會直接吸取周遭的各種能量來補充身體所需。

  陽光照射到身上,除了令夏弦月感到了溫暖外,還有一點能量被夏弦月的身
體吸收融入到他體內那股強大純粹的能源流之中,能量流在身體內不停的循環流
動每當它流到了腦部時又會有一部份的能量被轉化成另一種更純粹的能量,夏弦
月本能的明白到這停住在腦袋裡的能量就是自己的精神力,是靈魂的表面形態。

  精神力在夏弦月的意念下安穩平靜的動了起來,思感不停的伸延到四面八方,
各種各樣的信息在腦海裡流過,影像、聲音、氣味、觸感。

  夏弦月看到了樓下的住戶那還在床上睡覺的小女孩,聽到有她的父母在叫喚
著她起床上學,嗅到為她準備的豐富的早餐那令人垂涎的香味,看著小女孩那還
想再睡的可愛樣子,夏弦月心裡跳出想捏一下她那漂亮的臉蛋時,夏弦月便感到
精神力化成了一只手捏了捏那粉嫩的臉頰一下。

  夏弦月笑著回味那輕輕一捏的觸感,看著半睡半醒的小女孩疑惑的摸著自己
的臉看了四周一眼後又閉上眼睛睡過去,突然的,夏弦月的精神力像是發現了什
麼,覆蓋四周的精神力集中成幾份,由面變成了線的向著幾個不同的方向伸延,
立時,夏弦月體內的血液沸騰,從醒來後便沒有軟下來的小弟更是又漲硬多了幾
分。

  從精神力反饋回來的情報,夏弦月清晰的看到大廈裡的某幾戶正在上演著精
彩的真人性愛表演,精神力高度的集中,夏弦月極有興致的看著,在做著愛的幾
對男女,男的不論,女的樣貌身材也都是很不錯,夏弦月自然地知道這是因為他
已經在潛意識中把那些不合他審美眼光的剔除了。

  那幾個女的各有自己的姿色,不是豐乳隆臀就是鴿乳纖腰,樣子有清純也有
嬌艷,看得夏弦月目眩神迷,看著那些男的在女子身上前後擺動的抽送,眾女那
呻吟不止的癡迷神態,夏弦月感到自己喉乾舌燥的難受。

  肉體碰撞的影像,情動時的呻吟聲,交合時產生的淫穢氣味,每一樣也在刺
激著夏弦月久未釋放的性欲,夏弦月吞嚥著口水,艱難的忍下了用自己的精神力
去侵犯那些女人的邪惡念頭。

  強把精神力收回,好一會後才平息下強盛的性欲,夏弦月走進了浴室,來了
一個早晨的冷水浴,冰涼的水流過身體帶走了一點燥熱,發硬的陽具也終於軟下
來,精神力化成無數的手拿起毛巾等物洗刷著身體,一切就是這樣自然,夏弦月
並沒有為自己能純熟運用精神力感到一點驚訝。

  有了精神力,做起事來都方便了很多,夏弦月一心多用的一邊洗澡,一邊從
衣櫃裡拿出換洗的衣服,又在廚房裡為自己準備著早餐,腦裡又是同時想著好幾
件事情,想著等一會上學是乘坐巴士還是計程車好,又想著那夢幻電腦應該裝上
什麼程式,這眾多的事情都是在同時的進行著,卻是沒有一點的混亂,反而比以
前還要做得條理分明、快捷清晰。

     ***    ***    ***    ***

  回到學校,進到課室裡,同學們用帶著驚訝的目光看著夏弦月,夏弦月準時
回校的次數屈指可數,所以難免使同學們會有這樣的表現。

  一邊享受著這種被人注視的感覺,一邊掃視著課室,便看到月明端正的坐在
她的坐位上,還是勤勉的看著筆記,夏弦月向著自己的坐位走去,為了不使夏弦
月會影響到其他的同學上課,他的坐位是在最後一排的角落裡,途中,夏弦月經
過月明的身旁時,偷偷的把早已放在手心的紙條放到了月明的桌子上。

  月明手快的把紙條收起來,看了看走過了的夏弦月的背影一眼,便若無其事
的重新看回筆記上去,夏弦月坐下不久,他的同學劉華強便走到夏弦月的身旁,
笑著用疑惑的語氣問:「你是不是病了?今天竟然這樣準時的!」

  「你才有是病,難道我不能準時返學的嗎!」夏弦月說時給了劉華強一拳,
劉華強是班裡少數會主動和他說話的同學,一來是因為劉華強本就是個自來熟的
人,認識不認識也可以一起說過不停,二來是班裡只有夏弦月在電腦知識上能和
他討論過不死不休,夏弦月對電腦的興趣就是被劉華強引發出來的。

  「不是不能,只是太少有了。」劉華強毫不在乎夏弦月的一拳,感嘆完夏弦
月少有的準時後,又道:「對了,你組裝的那部電腦弄好了嗎,裝好了可要給我
見識一下。」

  「昨晚便裝配好了,只是還未裝上程式,想看便過兩天到我家裡來吧!」夏
弦月對自己組裝的這部電腦很喜歡,自然想有人分享一下自己的快樂,劉華強的
電腦知識又比自己強了不少,正好向他請教一下,看看這部電腦還有什麼不足的
地方。

  「那就這樣說好了,到時可不要反悔。」劉華強興奮的說完,還想開口說什
麼的時候,上課的鐘聲便響起來,劉華強一臉可惜的聳著肩旁,說:「小休的時
候再說吧!」

     ***    ***    ***    ***

  課堂的時間,夏弦月少有認真聽課的,經常也是暗地裡做些自己喜歡的事,
老師們也基本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只要求夏弦月不要影響到其他同學,一般
夏弦月也會帶一兩本小說在這時候拿出來看,或者是補充一下不足的睡眠,只是
現在夏弦月只想利用這個時間來好好的研究一下自己的精神力還能有什麼用。

  精神力自然的散發出來向四周擴展,雖然夏弦月本能的便知道精神力的眾多
用處,但它的極限或是一些其他的使用法卻需要自己慢慢發現。

  夏弦月嘗試著利用精神力去做各種的事情,同時的分心多用,利用精神力那
偷窺的絕好能力去窺視著學校裡的眾人,學校很大,發生的事情也很多,雖然現
在是上課時間,但夏弦月還是發現到很有趣的事情。

  學校三樓的女職員廁所裡,夏弦月的班主任黃老師坐在廁格裡,原本整齊的
上衣被黃老師解開了,蕾絲邊的胸圍被拿在手上,豐滿的乳房直接暴露在空氣之
中,大小適中的乳頭還是少有的粉紅色,夏弦月一邊欣賞著黃老師雪白的胸脯,
一邊研究著黃老師手上的胸圍。

  夏弦月對女性的貼身衣物沒有太多的研究,但還是一眼看出黃老師的胸圍明
顯是扣子壞掉了。

  黃老師嘴上輕聲咒罵著那間賣給她胸圍的店鋪,手裡拿著針線想把掉了下來
的扣子縫回去,只是做不慣針線活的她忙裡忙活的縫了好一陣子,扣子還是縫不
了上去,坐在學校的廁所裡,露出了自己的豐滿乳房,黃老師心裡羞赧死了,雖
然她已在廁所門掛上了維修的牌子,但她還是怕有人會突然進來,那怕進來的是
同性也一樣。

  夏弦月惡作劇的利用精神力在黃老師拿著扣子對準著胸圍帶子上的位置時,
輕輕的推了推黃老師的玉手,被夏弦月這樣一弄,黃老師拿不穩的把扣子掉在了
地上,當黃老師趕緊彎腰想撿起來時,夏弦月早已又用精神力把扣子扔到了一旁
的去水槽裡去,看不到扣子在那裡,黃老師以為是扣子掉到地上後又彈到了其他
的地方。

  黃老師皺眉蹲下來,彎低了身子的在地上尋找著,碩大的乳房受到了地心重
力的影響,如兩個木瓜般垂在夏弦月的眼前,黑色的蕾絲內褲也因為黃老師蹲下
把套裝短裙的下擺往上拉起了而露了出來,緊貼在黃老師秘處的內輩很薄。

  夏弦月清晰的看到從內褲上鉤勒出的陰唇的形像,綺麗的景色看得在課室裡
的夏弦月下身勃起的撐起了褲子,夏弦月忍住了不去把玩眼前的巨乳和翹挺的臀
部,卻忍不住的直接用精神力去透視黃老師的嬌軀。

  其實利用精神力,夏弦月能輕易的看到任何女性的裸體,就是透視人體內的
血肉也很容易,只是夏弦月使用精神力,往往只是將它看成是肢體的伸廷,所以
除非特意施為不然不會出現一下子把人的裡裡外外看過透徹的情形,這時夏弦月
一使出來,黃老師那玲瓏浮凸的身材便呈現在眼前。

  黃老師的身材很好,雙乳豐滿而堅挺,臀部圓潤如水蜜桃般誘人,纖細的腰
肢更顯得身材的前凸後翹,完美的S形身段看得任何男人也血脈沸騰。

  這時黃老師又是蹲在地上,從後看去,豐臀的線條帶著強大的誘惑力,有肉
的臀部令夏弦月想用手拍打一下,檢驗它的彈性,臀辦之間的誘人處微微的分開,
大小陰唇的形狀很美,兩旁生長的陰毛梳理得很整齊,菊花蕾是深紅色的,看上
去卻不會令人覺得那裡很髒,反面有一探究竟的衝動。

  夏弦月看得差點在課室裡流出了口水,而黃老師找了好一會還是找不到那扣
子後只好放棄的站起來,美好的眉頭皺起來看著手上的胸圍,最後只能嘆息著的
把這個不能再用的胸圍收到了外套袋子裡,修長的手指把上衣的鈕扣重新扣上,
誘人的雙乳不再暴露在空間之中,但沒有了胸圍的存在,兩顆小巧的乳頭便突顯
在恤衫之上,誘人暇想。


                第三章

  黃老師遲了十分鐘才步進課室,除了夏弦月外沒有人知道原因,黃老師身上
還是穿著整齊的套裝,黑色的女式西裝外套,黑色的套裙,內裡穿著乳白色的恤
衫,修長的雙腿沒有穿上絲襪,腳上穿著精緻的鑲有金邊的黑色高跟鞋。

  黃老師的秀發只剛好蓋過了耳垂,黑亮的被熨成了波浪型,走動時飄揚起的
秀發露出兩邊耳垂上樣式簡單的耳環,鼻梁上的金絲眼鏡為黃老師增添了不少知
性。

  夏弦月一直用精神力留意著黃老師的一舉一動,雖然她現在的穿著如平日一
般整齊,外套的鈕扣更是全扣上了,遮掩了那恤衫上的兩點突起。

  但在夏弦月這個有心人的特意留意下,還是發覺到黃老師走動時,沒有了胸
圍束縛的胸脯上下起伏的幅度是大了不少,黃老師站在講台上,手裡拿著課本,
雖然樣子是很專心的在教學,但從她不時留意自己的胸脯,手上的課本有意的擋
在胸前,還是顯示出她很是在意自己內裡真空的這個現實。

  也許黃老師今天的運氣真的很差,由於夏天的天氣太熱,每一個有冷氣的課
室也打開了冷氣,經過十多日的折騰,學校剛建成不久的太陽能電力網不堪負荷
的壞掉了,而更加不幸的是學校裡的冷氣機全都是連接它的。

  因此這樣,現在課室裡的溫度絕不低過三十度,難為黃老師還要穿著外套,
不敢除下來,看著黃老師額頭上的汗水,夏弦月心裡偷著笑,雖然黃老師手上的
課本遮擋了其他同學的視線,但夏弦月的精神力卻是清晰的把外套下的美景完整
的浮現到他的腦海裡.

  雖然黃老師穿著的恤衫因為是乳白色的關系,透視程度很低,不過被汗水沾
濕後緊貼著胸脯,還是能給人清楚的看到她內裡是真空的,乳房的線條、肌膚的
雪白、還有乳頭的形狀都能從恤衫上看得到,這種露而未露盡的情境比利用精神
力直接觀看裸體還要令夏弦月興奮難耐。

  黃老師自然是熱得難受,卻又不能把外套除下來,她已經發覺好幾位男同學
對她這種時候還穿著外套產生了疑惑,雖然他們不可能因此發現到自己沒有穿著
胸圍的這個羞人的事情,但那些帶著疑惑看著自己胸脯的男學生的眼光卻總是令
她覺得自己被看穿了一般。

  「夏弦月,出來做這題。」黃老師直覺的感到夏弦月的眼神和其他的男同學
不同,那嘴角的笑容更令她心裡有種不安的感覺,而在這種熱得想發狂的時候,
黃老師心中變得更煩躁,便不自覺的叫出了夏弦月的名字。

  夏弦月被叫出來做題是很少有的事情,就算是身為班主任的黃老師也大多數
時間把夏弦月看成是空氣一般,對他不理不管的,同學們奇怪的看著黃老師,心
裡猜測是不是夏弦月得罪了她才被叫出來,平日夏弦月的成績在學校只有中下水
平,人人也知道他的工課是出錢請人代做的,班裡就有好幾個曾經賺過他的錢,
黃老師也知道這件事,被發現過幾次後,就很少有同學有膽去賺這些辛苦錢了。

  夏弦月走到黑板前,眼睛斜視著黃老師的胸脯,再看著她的雙眼,臉上的笑
容像是告訴黃老師他知道了她的秘密般,黑板上的題目並不深,只是夏弦月還是
特意的答錯了,這已經成了夏弦月的一種習慣,除了少數幾個人外,沒有人知道
他的學識達到什麼水平,黃老師看著夏弦月,他的眼神、他的笑容都令她感到鬼
詭異莫名,不禁把課本抱在胸前,好像這樣才能心安一點。

  「黃老師,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夏弦月背對著她,手拿著粉筆在黑
板上寫著,精神力卻把黃老師看得清清楚楚,說話的聲音也小得只有她才聽得到,。

  「你有什麼問題嗎?」黃老師心裡突然覺得有點不妙,但身為老師又不能阻
止學生提問,只能把抱著課本的手又更抱緊了一點。

  「我想問???老師你不喜歡穿胸圍嗎?」夏弦月寫完,掉下粉筆,拍著手
的轉身看著黃老師,聽到夏弦月的問題,黃老師臉色一變,渾身一震,差點把課
本掉到了地上。

  「夏弦月,你在說什麼,你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嗎!」黃老師的語氣是很氣憤,
只是聲音卻是很小,除了夏弦月外,其他人根本聽不到,夏弦月邪笑著,斜著眼
看了看黃老師身後那些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這裡的同學,說:「老師不帶胸圍,
看上去比平日大了不少呢!」

  「你胡說些什麼,是不是想記過!」黃老師說得很嚴厲,心裡卻是慌了,臉
色也發白起來,看著黃老師驚慌的樣子,夏弦月覺得昨天給黃老師說教的不快也
消失了,只是難得有機會,自然要好好的利用,嘴角的笑容更燦爛,用著魔鬼般
的語調,說:「若果給其他人知道黃老師不喜歡穿胸圍,不知道會怎樣呢?」

  「你想要什麼!」黃老師恨恨的說,眼前學生的笑容很可惡,恨不得把他的
嘴撕掉,但她現在只能被動的站在這裡,自己現在是真的沒有穿胸圍,雖然是有
合理的原因,但給夏弦月說出來,給其他人知道了,她便什麼面子也沒有了。

  夏弦月想不到黃老師會這樣問,他原先也沒有想過要做些什麼,只是單純的
想看看黃老師為難的樣子,只是既然黃老師這樣問,他便好好的想一想,太過份
的要求不可以,黃老師不會答應,那就只能這樣了,想清楚後,夏弦月笑得更邪
惡的,說:「胸圍,我要老師剛除下來的那個胸圍。」

  「什麼!」黃老師聽到夏弦月的要求感到了驚、羞、怒、怕,被自己的學生
提出這樣的要求,身為老師自然是覺得他羞辱了自己,又怕他拿了自己的貼身之
物後又會有更過份的要求,思前想後,臉上一時羞紅一時青白,好不容易的才下
定決心,咬牙切齒的道:「好!但拿了後再有什麼要求的話,我不會要你好過的!」

     ***    ***    ***    ***

  黃老師負責夏弦月那一班的英文,從答應夏弦月那無理的要求後,黃老師便
沒有心情上課,幸好距離下課只有十多分鐘,便在黑板上寫上今天的家課後,由
得學生自己抄下來,自己則站到了課室後方,怒視著夏弦月那可惡的背影,經過
這一次她在夏弦月面前已是再沒有了老師的尊嚴。

  下課的鐘聲響起,不等學生行禮便帶著夏弦月走出了課室,同學們看見黃老
師那難看的臉色,心裡都一致認為夏弦月是得罪了她,對剛剛在講台上夏弦月說
了什麼弄得黃老師這樣怒氣衝衝的都感到了萬二分的好奇,夏弦月跟隨在黃老師
的身後,注視黃老師那渾圓的臀部,臉上賊笑著的在腦袋裡意淫起來。

  來到了教員室,因為是剛下課不久,所以只有幾個老師在裡面,黃老師的座
位在教員室一角,背對著窗戶,左右兩邊的老師還未回來,而且因為黃老師的辦
公桌上疊起了一層層的書簿,所以教員室裡的其他幾位老師都看不到這裡,黃老
師坐到自己的坐位上,心裡遲疑不決的,雖然說是答應了,但真要把自己的貼身
衣物拿給自己的學生,還是一個很困難的決定。

  「老師,還不快點嗎,其他老師就回來了。」夏弦月看見黃老師遲疑不決的,
便提醒她一下,黃老師聽到知道等其他老師回來就真是沒機會了,難道在其他老
師面前把自己的胸圍交給學生嗎!

  黃老師早先把自己的胸圍放到了自己的公事包裡,這時在自己的學生前拿出
來,臉上不禁一片羞紅,夏弦月看著黃老師伸手進到公事包,下一刻便拿著一個
摺得整齊的胸圍出來,心裡興奮得顫抖,急不及待的從黃老師的手上接過來,在
交接的時候黃老師的手被夏弦月觸碰到,雖然只是一瞬間的事,還是令黃老師如
碰到了什麼噁心的事物般不停的擦拭自己的手。

  夏弦月看到黃老師那令他感到極度不滿的動作,原本就想這樣算的夏弦月心
裡下了決心要好好的給黃老師一個難忘的經歷,便把黃老師的胸圍拿到鼻子前聞
著其上淡淡的體香,眼光淫邪的看著黃老師,語帶調戲的說道:「真香,還有老
師的體香呢!」

  「不要聞!你拿到了就快些走!」黃老師羞紅了臉,連忙四處觀察,看見沒
有其他人發現到夏弦月的動作才心安的怒視著夏弦月,像要用目光殺掉他一般,
只是夏弦月只帶著戲謔的笑容看著她,一點離開的意思也沒有。

  「老師的胸脯真大,不知有沒有D罩杯呢!」夏弦月對女性身胸圍尺寸沒有
研究,實際上連D罩杯是多大也不知道,只是想說些令黃老師難堪的話吧了,夏
弦月在黃老師眼前把摺疊好的胸圍拉開,兩手分別拿著兩邊的胸圍帶子對著老師
的胸前比較著。

  「你、你做什麼!」黃老師心驚的一手把胸圍從夏弦月手上搶回來,塞進了
辦公桌的櫃子裡,夏弦月看著黃老師那驚怕的樣子,掩嘴笑著說:「老師,那個
胸圍是我的了,快些還給我吧。」

  「你???你拿了就快些走!你要做什麼我不管!但不要在這裡!」黃老師
說時紅著臉,心裡想到眼前這個可恨的學生會拿自己的胸圍做什麼時,也不禁把
眼睛移開,不敢看向夏弦月。

  「明白了,老師!」夏弦月說時特別加重了「老師」兩字的音調,聽在黃老
師的耳裡真的是刺耳之極,只是自己有把柄在對方手上也只能啞忍。

  黃老師重新把胸圍交到夏弦月的手上,只是記恨著剛剛被她看成了什麼噁心
事物的夏弦月卻在這時抓住黃老師的手不放,兩人的手掌之間只夾住了那質料柔
軟的胸圍,黃老師被夏弦月這樣一抓,心裡立時感到了極度不妙,揮手想抽回自
己的手時,卻被夏弦月緊緊的抓著不放,無計可施之下,黃老師惡狠狠的看著夏
弦月那惡魔般的笑容,說:「你究竟想怎樣!」

  「老師,我要求不多,只是用眼很難知道你的胸脯有多大,所以想用手量度
一下吧了!」夏弦月抓著黃老師的手,手指不停的揉著她軟若無骨的玉手,聽到
夏弦月那更加大膽過份的要求,黃老師毫不遲疑的喝道:「妄想!」

  「若果現在我們被人看見了,不知會怎樣呢?」夏弦月胸有成竹的,不信黃
老師不就犯,黃老師臉如死灰的哭喪著臉,她恨透了眼前的這個學生,卻不得不
想反抗他可能帶來的後果,最後只能忍著快要流出來的眼淚,說一聲:「你狠!」

  「不狠,只是老師的胸脯太誘人,我忍不住只有這樣吧了,而且誰叫老師要
不穿胸圍呢!」夏弦月無恥的話著,把黃老師說得無言以對,這時候黃老師也不
可能為自己開口辯解,只能冷哼一聲別過頭去不理夏弦月,只是夏弦月卻不放過
她,又笑著說:「胸脯大不是你的錯,有胸圍不穿,真空的四處走來誘惑人,就
是你的不是了。」

  「你!你、你好!我一定記住你!」黃老師何曾被人這樣說過,現在不但被
人說得自己像淫婦般,對方還要是自己的學生,憤怒得她差點忘了身在何處,幸
好話一出口便記起現在自己還是處境不妙,立即忍下這一道氣,準備留待他日才
和夏弦月一一清算。

  「能得到老師記住是我的榮幸,不過老師,我能開始量度一下你的胸脯有幾
大了嗎?」夏弦月極盡無恥之能事,說的時候還用令一只空著的手指一指教員室
的門口,示意黃老師時間不多了,隨時也會有人回來看到。

  「你要開始就開始!」黃老師沒有被抓住的那一只手握成了拳頭,指關節處
都因為用力而發白了,雖然怒不可歇,但心裡還是升起了絲羞澀,頭轉到一邊留
意著四周的環境,避免這邊的事情被人發現。

  「那我不客氣了!」夏弦月說時向前走一步,原本便很近的距離又更貼近了
一點,手伸向黃老師的胸口,雖然別過了頭,但黃老師眼角處還是看到夏弦月的
手慢慢的接近自己的胸脯,心裡緊張得呼吸急速起來,胸脯的起伏自然的明顯起
來,就像是歡迎著夏弦月的手來撫摸一樣。

  夏弦月把手伸進了黃老師的外套裡,雖然還隔著一件恤衫,但當夏弦月的手
摸上那尖挺的乳房上時,黃老師還是整個人渾身一抖,呼吸停止了一下,全身的
疙瘩都豎起來,黃老師努力的忍耐住把那萬惡的手拍開的念頭,腦裡強迫的去想
下一節課要教什麼,只是這樣做根本逃避不了從雙乳上傳來的那不停的被捏弄著
的屈辱感,更何況夏弦月並沒有體諒黃老師的意思。

  「老師的胸脯很軟很有彈性呢,揉起來真的很舒服,老師有沒有試過揉自己
乳房哦!」夏弦月不但肆無忌憚的揉著老師的乳房,還出言挑逗的說著。

  看著她氣憤的表情,心裡暗爽,摸了一會覺得還不過癮,便把黃老師恤衫的
扣子解開了兩顆,直接的把手伸進了去,黃老師雖然想阻止,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夏弦月手掌蓋住那豐滿的乳房,黃老師的乳房果然是很大,一只手根本不可能完
全覆蓋她的乳球,揉捏的時候還有乳肉擠在指縫之間。

  黃老師沒有說話,她知道說話只會令夏弦月更是得意,現在她心裡只想快點
完結,只是她的沈默令夏弦月很不滿,夏弦月臉上冷笑,手上更用力的揉搓著,
毫不憐惜的手指捏住了黃老師粉嫩的乳頭,大力的拉扯著。

  痛從乳首上傳來,黃老師皺眉怒視著夏弦月,卻還是沒有出聲,只是咬緊嘴
唇忍著痛,夏弦月揉捏的動作越來越粗暴,借助精神力,夏弦月知道黃老師的乳
肉上已被他捏得瘀青,只是他並不想停手,他要黃老師回到家,也要從那瘀傷中
記起自己是如何的被他玩弄的。


                第四章

  時間不知不覺間流逝,放學的鐘聲響徹學校每一角,在眾人的不可思議眼神
下,夏弦月慢悠悠的走出了課室。

  這是神奇的一天,夏弦月不但沒有曠課、遲到,甚至是早退也沒有發生,不
要說從開學至今,就是多年的學生生涯中也是少之又少的,夏弦月沒多理會那些
少見多怪的同學,很快的便離開了學校,夏弦月和李月明的事情在學校裡只有少
數人知道,大多數人也不知他們的關系,所以他們平日都是相約在校外等待對方
的。

  夏弦月在計程車站等待了一會兒便看到李月明從遠處走來,在夏弦月的眼裡
李月明總是最顯眼的存在,就是在人群中也能一眼便把她找出來,李月明不論何
時也是顯得文靜溫婉的,和她相處就如春風輕拂面般令人舒暢,只有和夏弦月在
一起時才會流露出一點嬌蠻的樣子,不論是對夏弦月還是李月明來說,對方都是
自己心中特別的存在,不知不覺間總是特別關注的對方。

  「走吧。」李月明走到了夏弦月身旁,說了一聲便上了停在一旁等候多時的
計程車裡。

  夏弦月笑著隨之上車,心知李月明怕被認識的人看到他們在一起,坐在車廂
裡,夏弦月右手環抱著李月明的腰肢,手掌在那平坦的小腹上輕輕的撫摸著,左
手握起李月明的小手感受它的柔和軟,夏弦月親密的舉動沒有受到李月明的阻止,
但也沒有作出任何的回應,還是自顧自的拿出筆記細看起來。

  「月明啊,放學了就不要看這些了,你學習了一天不累的嗎?」夏弦月看到
李月明如此勤勉便受不了的說道,對於不喜學習的他來說,學堂上聽一下便已經
很足夠的了,雖然他就是上課也是睡覺的時候多一點。

  而李月明聽到夏弦月的話便把視線轉過來看著他的臉,清澈的眼眸看得夏弦
月渾身不自在,在她開口說話前夏弦月便先敗下陣來,討饒的說道:「好了,是
我不對,你繼續不用理會我!」

  「弦月,我和你不同,我沒有你這樣聰明,不努力的話我就拿不到獎學金的
了。」李月明語氣平靜的說,聽得夏弦月心裡黑壓壓的難受,環抱著她的手也緊
了緊,嘴上不滿的說:「你辛苦的去拿獎學金做什麼,要錢問我要不就行了嗎?
我又不是沒有!」

  「你有錢是你的事,和我無關。」李月明搖著頭說,也沒有和夏弦月討論的
意思,又把視線轉回去繼續看自己的筆記,夏弦月張口欲言,想了想還是無話可
說,心裡悶悶不樂的,便把頭靠在李月明的肩膀上,聞著她身上清淡的體香,無
意識的把玩著她的柔荑,沈入到個人的思緒之中。

     ***    ***    ***    ***

  對於夏弦月的家,李月明一點也不陌生,一來到便自然的四處打掃起來,雖
然這房子每天也會有鐘點女工來清潔,但因為夏弦月的要求,打掃的範圍只有一
樓和二樓的一小部份,夏弦月的主要活動範圍是一點也不會給那些鐘點女工整理
的,所以李月明每次到來都會幫忙打掃一番。

  看著李月明在那裡忙出忙入,夏弦月一點幫忙的意思也沒有,他只喜歡這樣
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李月明忙碌,在她香汗淋漓的倩影下,這個平日只感到冷冰
冰的家像是活了過來,給予夏弦月溫暖溫馨的感覺,使得他心裡某種沈重得難以
承受的事物也像是減輕了幾分。

  李月明沒有理會站在一旁阻手阻腳的夏弦月,做慣了家務事的她手快腳快的
有條理的整理著亂七八糟的房子,堆積如山而還沒洗的衣物一直在等待李月明的
到來,廚房裡滿是肮亂的碗碟,夏弦月總是需要的時候才勉強的洗一下,時間久
了便積起了不少的工作,李月明一言不發的清潔那些不知放了多久的肮盆子,沒
有一點不滿,顯得那樣的理所當然。

  「做什麼呢?」林月明白了一眼突然從後抱著自己的夏弦月,手上卻是不停
的洗刷著那肮髒的碗碟,夏弦月把頭靠在李月明的肩膀上,兩手把她的柳腰抱得
緊緊的,像是一放手李月明就會不見了般,看到夏弦月沒有回答,李月明也沒有
理會,廚房裡一時間只有碗碟碰撞的聲音。

  「我媽前兩天打電話回來。」夏弦月語氣平淡的說,李月明聽到呆了一下子,
和夏弦月認識多年,但到現在她一次也沒有見過那對全年三百六十五日都在忙的
夫婦,平日裡夏弦月也是避而不談,李月明把戴在手上的膠手套除下來,白嫩的
柔荑輕撫夏弦月的臉,說:「發生了什麼事嗎?」

  「他們要我中五畢業後去外國留學。」夏弦月說話的語氣中帶著一分沈重,
他的生活裡已經很多年也沒有父母的影子,父母的意義就只余下每月往銀行戶口
裡的存款進行增添,而現在他們只是打來了一通電話,他的生活便面臨著重大的
改變,他不喜歡這樣。

  李月明聽到,沈默了好一會,才出聲說:「那你會去嗎?」

  沈默,夏弦月沒有回答,只是把抱著李月明的手又加上了幾分力,就像是想
把她擠進自己的身體裡一般,李月明心裡嘆息一聲,把另一只手戴著的膠手套也
脫了下來,身子一轉便和夏弦月面對面的相擁在一起,清澈的眼睛定定的和他對
望著,李月明在夏弦月的眼中看到了渴望,也看到了絕望,心不禁痛了一痛,卻
還是咬著牙的道:「我不會和你一起去的!」

     ***    ***    ***    ***

  夕陽西下,遠處的殘陽把夏弦月的房間染成了金黃色,而在房間裡的大床上,
兩具光溜溜的肉體交纏在一起,夏弦月壓在李月明白嫩晶瑩的嬌軀之上,嘴唇互
相緊貼在一起,夏弦月貪婪的吸吮著李月明甜美的香津,而李月明雙手環抱夏弦
月的頸項,粉舌迎合著夏弦月的任他品味挑逗,並不時吞嚥下夏弦月渡過來的口
水。

  兩人的嘴巴分了又合,合了又分,樂此不疲的重復著,口中的口水也不知是
他的還是她的,夏弦月左手撐著床,右手捏著李月明挺拔的左乳,右腿放到了李
月明兩腿之間,使得她雙腳分開露出那迷人的秘處,夏弦月粗長的陽具勃起到了
極點,紫黑的龜頭在那濕淋淋的小美穴磨蹭著,等待著進入的時機。

  春潮蕩漾,李月明臉上滿是紅霞,眉角間流露出絲絲嫵媚,胸前兩點在夏弦
月的拉扯下發硬,嬌嫩的肉體顫抖過不停,夏弦月的右手往下移動,把李月明的
左腿向外移開了一點,使得李月明的雙腿分得更開,誘人的小穴流出甜蜜的淫水
滋潤著那不停頂撞著那小穴口的兄獸,陣陣誘人遐想的呻吟從李月明的口中吐出,
卻又被夏弦月的吻堵在口裡變得斷斷續續的。

  「等一下,戴套。」情迷之間,李月明還不忙避孕,一手往下握住了夏弦月
的灼熱之處,阻止了它光臨那醉人的桃花源的舉動,另一只手推開了夏弦月的臉,
從那從未停歇的親吻中逃脫出來,只是夏弦月並不理會,把那握著自己要害的手
拿開便把棒子向前一推,便進到了那流水不絕的寶地,舒爽的快感如電流般在兩
人的身體中流過,刺激得兩人也顫抖過不停。

  李月明輕皺著眉頭,似悲似喜,難以測度,看向夏弦月的目光有憐、有愛也
有心痛,但這些很快便被下體因充實而慢慢化成的陣陣快感所消忘,李月明的兩
條修長白晢的腿環在了夏弦月的腰間,限制了夏弦月擺腰抽送的空間。

  李月明最喜歡夏弦月粗長的陽具把自己嬌嫩的蜜穴撐開的感覺,甜美的快感
使得李月明嘴裡不停的吐出嬌喘聲,而一聲聲挑動心弦的呻吟又使得夏弦月更加
辛勤不已,盡心盡力的鞭撻著身下美妙的女體。

  李月明的雙乳挺拔豐滿,一手不能握滿,兩顆粉紅的乳頭嬌傲的挺立,大小
有如小指頭一般。

  夏弦月喜歡的把一邊的乳肉含在口裡吸吮,舌頭一下下的掃過那發硬的乳頭,
牙齒更不時的輕咬那敏感的尖端,一邊的乳房得到了滿足更顯另一邊乳房的空虛
不滿。

  李月明嬌喘著把夏弦月的頭移往另一邊,夏弦月順從的把李月明送到嘴邊的
乳肉也好好的品嚐了一番,夏弦月輕輕的前後擺動,輕緩的抽動著那粗壯的陽具,
兩人的私處緊密的交合在一起發出啪滋啪滋的聲音。

  夏弦月松開了口,兩手一邊一個的揉捏著嬌嫩的乳球,手指頭輕輕的扭捏那
被口水沾濕的乳頭,微痛中帶著快感的刺激,使得李月明緋紅的臉頰流露出絲絲
淫蕩的表情。

  原本環在夏弦月腰際的雙腿分開了往兩邊張得開開的露出兩人交合的部位,
粗長黝黑的陽具水光淋漓的進進出出,緊湊的小淫穴吸附著陽具,隨著小弦月的
退離還使得那紅潤的淫蕩小陰唇翻了出來,那珍珠般的可愛小陰蒂也不怕羞的露
出頭來,在淫水的滋潤下閃閃發光。

  夏弦月把陽具插進到李月明的最深處,層疊的肉壁如無數的小手般圍繞著入
侵者,夏弦月腰部擺動旋轉,研磨著那迷人的小穴,使得它流溢出滿滿的淫蜜,

  李月明心癢難耐,身體中的快感不停的累積著,隨時也會到達快樂的巔峰,
晶瑩雪白得可愛的粉嫩腳指頭也因此起彼伏的快感而湊在一起,夏弦月把李月明
的雙腿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整個人壓在李月明柔軟的嬌軀之上,隨著身子的彎
曲,李月明圓潤的臀部便明顯的翹了起來,兩人相合之地變得更為緊密。

  夏弦月兩腿半屈,身體的重量全靠撐在床上的雙手和那進入到了李月明身體
裡的陽具來支撐,夏弦月一下重過一下的抽插著李月明嬌艷的淫穴,淫水噗滋噗
滋的被陽具進出的動作帶出來,淫水染濕了李月明整個翹挺的臀部和夏弦月肌肉
緊繃的大腿,有些還滴落到床上濕透了床單。

  夏弦月低頭親吻著嬌喘不息的可人兒,情欲高漲下兩人的口水變得更甜蜜,
互相需索不止的吸吮對方的嘴唇,舌頭交纏纏繞,喉嚨上下蠕動吞嚥下對方的口
水,李月明雙手抓緊著床單,呻吟聲不絕於耳,雙目迷離無目標的遊移著。

  兩人的身上佈滿了汗珠,男女歡愛時的淫穢氣息充斥在房間裡,兩人下體碰
撞的聲音和越來越粗重的喘息聲不停的在房裡回響著,夏弦月留意著李月明身體
的反應,他知道她快要達到高潮了,也加速著腰部的挺進。

  李月明在夏弦月的衝擊下如大海中風暴下的小舟,上下的起伏不停,李月明
放開被自己抓緊了的床單,轉而緊抱壓在自己身上的男子,十指抓捏著那不寬廣
卻是厚實的背肌之中,尋求那風暴中的一點安全感,性感的翹臀左右的擺動迎合
著衝刺的男根,追逐著那到達巔峰的最後一根稻草。

  夏弦月兩手往下,揉捏那兩片彈性十足的臀瓣,專心於抽出和插入,陽具脹
得發痛,急需宣泄的快感積蓄到了極點。

  李月明也陷入失神之中,兩腿伸得筆直,腳指頭放松了又再繃緊,兩顆紅艷
的櫻桃挺立著磨蹭著夏弦月的胸膛,李月明緊抱夏弦月的頸項,粉臉埋在了他的
脖子中,嘴裡發出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的呻吟。

  夏弦月發瘋般的抽插過不停,突然一下插入至最深處的花房之中,等待而久
的陰囊輸送著一股股的精液,噴射到李月明的子宮之中,夏弦月緊抓著那兩瓣臀
肉,陽具盡根埋沒在蜜穴裡。

  李月明渾身的顫抖,隨著夏弦月灼熱的精液灌入到自己飢渴的小穴裡,繃緊
到了極處的性的神經終於達到了極限,高潮的電流瞬間流遍了全身,一聲高昂的
嬌吟後,李月明腦袋往後一靠躺到了床上喘著氣,夏弦月順勢躺到李月明身上,
頭枕在她滿是香汗的胸脯上。

  性愛後,李月明身上散發著陣陣濃郁的體香,好聞之極,夏弦月邊聞著香氣,
邊把近在咫尺的小巧乳頭上的汗珠用舌頭卷進口裡,嚐著那微鹹的滋味,李月明
看著舔食著自己乳房上汗珠的夏弦月,輕撫著他的頭發,靜靜的享受著歡愉的高
潮余韻。

  過了一會,李月明回復了一點體力,頭腦也清晰起來,感受到下身子宮裡那
滿滿的感覺,臉上流露出有悲有喜的復雜表情。

  李月明撫摸著夏弦月頭發,心裡想著什麼,一會兒後才把他腦袋從自己的嬌
胸上移開,夏弦月�頭看到李月明那比平日還平靜的目光,連忙別過頭去不敢和
她雙目對視。

  李月明眼裡閃過一絲心痛,輕輕的嘆息了一聲,便赤裸著身子的不著一物的
從床上站起來,從一旁的書桌抽屜裡拿了一盒避孕藥丸出來,正在她要吞服之時,
夏弦月一掌把她手上的藥丸打掉,藥丸在地上彈跳兩下便不知所蹤。

  「弦月,你真的想要孩子嗎?」林月明平靜的說,只是夏弦月一言不發,緊
握著拳頭的站在那裡,也不敢看向李月明。

  沈默了好一會,李月明看見夏弦月還是不想說話,便又嘆了一聲,走上前伸
出手撫上夏弦月的臉,把他的腦袋轉過來和她對視,李月明看著夏弦月漆黑如深
海之底的眼眸,說:「弦月,你真的很自私!」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