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經驗故事]

紅顏乳

[複製連接]
查看: 65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2016-11-20 17:49:46

  男人靠近熟睡的少女,他是有備而來,他猛然把少女緊緊地摟在懷中,跟著,他的嘴唇也緊緊地壓在少女驚惶失色的芳唇上。同時,他也把一粒紅?乳塞進少女的櫻口裡,當少女哽噎著把藥丸吞下去的時候,他便知道他已經成功地把少女的生命抓牢了。

    紅?乳是他精心調製的春藥,和一般的春藥不同,無論女子是處子還是已經有過生育的少婦,一旦服下紅?乳後,就會陷入一種昏迷的狂亂而性慾?潮,乳房很快會不停歇地分泌奶汁,而且如果紅?乳服用過多,女子將會虛脫緻死。即使當女子死後,紅?乳也會在女屍的體內產生異常奇妙的作用。

                  芳劫

    驚醒的少女想逃已經來不及了,她拚命想推開他,反被他摟得更緊,吻得更深。

    在一陣狂吻之下,少女差點透不過氣來,她唯有欲拒還迎,屈服在他的纏吻中,而且全身軟弱無力,一切能力和理智似乎都消失了。

    逐漸地少女不再掙紮,也不想逃避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純然出於本能的感覺。

    她祇感到男人的嘴唇正在纏綿吮吸她的乳房,似乎是要吸盡她胸內的精髓似的。

    她閉上眼睛,想排斥這陌生而惱人的感覺。但是當他的舌尖侵入她唇內進一步探索時,她整個人都幾乎熔化了。

    他的舌頭又在另一個更敏感的地方活動著。

    他啜住了少女的乳尖,並用舌頭在少女的乳暈周圍繞著圓圈,他感覺到少女的乳頭在他的吮吸下變得堅硬,她的乳房正在逐漸腫脹。起初,少女的感覺是那麼難受,但漸漸地,她已感覺到是一種不可思議的享受,簡直是欲仙欲死。

    最敏感的地帶都受到了他無情的刺激,使少女進入了瘋狂的狀態,她不斷扭動著身體,發出像哭般的呼叫,像是無法承受。她雙手亂抓,像想抓到什麼可以使她逃避的東西似的。

    同時,她體內有一種空虛,渴望著得到充實的填滿。

    少女的身子瘋狂地聳動著,過了不久,她就全身通過電流似的,劇顫起來,她不能再忍受他的舌頭,因為實在太敏感了。

    她的酥胸的脹痛使她的整個人軟了下來,她甚至能夠感到自己冰雪般的雙乳裡充滿了乳汁,而他卻正在吮吸著她的溫香的奶液。

    她渴望自己嬌柔的乳房能夠在烈火中熔化,她所有的美麗與清潔在僵腫的乳房裡化為芬芳的乳汁,任他品茗。

    少女體態輕盈,百媚千嬌,她輕柔得什麼都不想做了。

    男人從少女身下鑽出來,並且把她的身子翻轉,使她仰臥。

    少女的兩個乳峰秀麗的向上聳起,散發著祇有處女才具有的淡淡的乳香,而他正在完全的呼吸著她的芬芳。

    少女感到他的嘴含住了她的乳頭,她的乳頭堅硬如石,嬌傲的向上挺拔。

    他的牙齒正在輕磨她的乳尖,她已麻木了,軟軟地任由他擺佈。

    扭動、扭動,直至她再也忍不住,腰部向上拱起,發出一聲長長的「呀……」

    她整個人劇烈地抖顫,然後,她就軟了下來。

    男人的陰莖慢慢前進,她發出夢囈似的呻吟。這是另一種享受,剛才的祇是外表上的享受,現在的卻是深入其內的享受。

    他前進了大約三分之一,便可以感到有阻力。他仍不停頓,穩步前進,一時之間,那個女孩的眉頭皺了起來,顯然是略為痛苦。

    痛苦積聚,那阻力亦積聚,後來就忽然之間攻破了。這也使他的前進猛的一急,一下子就進到了盡頭。她又「呀……」的叫了起來,然後反應又強烈了。

    他已經到進了盡頭,不能再進,便退後,但又不會完全退出,祇是退一部份,又繼續前進,到達陰道盡頭。

    少女很快就達到?峰,並且已經承受不住這樣厲害的進攻,感到異常疼痛,她哀求起來「不要,不要了……我受不了啦!」

    而那男人卻不管她的感受如何難受,他是祇圖讓自己得到最後的享受,熱情狂妄,又使她抖得整個人都像要散開來了。

    她一下子就痛得窒息過去,呼吸也屏住了。

       ***    ***    ***    ***

    處香他的右手緊握少女的右乳,手指尖拔弄她堅實凸起的乳頭。少女雪嫩的乳房滑膩初凝,充滿彈性,散發著少女特有的奶膩香甜。

    他的手稍稍下移,在少女酥胸的左部,靠近少女心室的地方,緊緊摀住她的乳房。

    少女嬌嫩的乳膚在他的掌下像一塊初凝溫滑的奶脂,吹彈即破。

    他把耳朵緊貼在少女的左乳下面,卻聽不見她心臟的搏動。可是她雪般的乳膚依舊溫暖而柔軟。

    男人更加興奮與狂烈,他壓迫著她的胴體,兩股相媾,她的身子一下子被他狂烈的精洩射得僵硬起來。

    少女的胸脯向上??地隆起,兩枚小巧而圓潤的乳頭不住的亂顫,許多粒汗珠從她乳峰的紅暈周圍滲出來,越來越密,凝結成一顆顆大大的淡黃亮麗的水珠。

    她的乳暈上流出的汗液,散發著陣陣乳香,就彷彿是少女那腫痛的乳房裡再也容納不了的奶汁,從她暗紅色峰尖的乳孔裡一滴一滴被擠出來。

    就像少女的初奶。從乳孔滲出的汗液癢癢地刺激著她,她急促地喘息,而更多粒帶著膩香的汗珠從她的乳孔滲出,如同一位年輕美麗母親的初奶。

    一時間,少女的玉體香汗淋淋。

    她的汗越出越多,而香氣卻越來越濃。少女僵直的身軀似乎已沒有了靈魂,杏目圓睜,眼球也不再轉動,她美麗如溫香暖玉的胸脯愈加?聳,身體成明顯的弓形,卻沒有痛苦的感覺了。

    她知道自己正在逐漸走近死亡,她的肉體正在被性慾的瘋狂進攻導向崩潰。

    而這時少女卻不知道她的美麗正在如花一樣嬌豔,她痛苦的掙紮和緊蹙的眉頭對於男人來說是如何的吸引,如何的誘人,如何的光彩奪目。

    也許每一個女孩在臨死之前,都是這樣美豔迷人的。

    少女對於他的暴虐卻無動於衷,沒有感覺,她依然僵硬的直挺著,一頭秀髮早已被香汗浸濕,一雙靈眸早失去了明亮,祇有從她眼眶中如泉水般流淌的冰冷的淚水還在證明她的生命還沒有完全消失。

    她此時的嬌軀卻又是如此的輕柔,一切女性的曲線和美感都在她漸漸僵冷的胴體上展現出來,這時的她已不再是一個稚嫩的少女,而如同一個美豔少婦般迷人,令人心慟。

       ***    ***    ***    ***-

    脯膩少女特有的淡淡奶香刺激著他,他輪流用舌頭舔舐著她的雙乳。

    他緊緊咬住少女的僵硬的乳頭,饑渴地吮吸從她乳孔間滲出的酸澀的體液,彷彿要吸到深藏在少女胴體裡的初乳才肯罷休。

    她的乳房嬌嫩卻豐腴,這男人正在不顧一切地撕咬,蹂躪她的玉體,少女淡紅色的乳峰上被他的牙齒、指尖弄出了一道道血痕。

    少女雪白亮麗的乳房終於愈加僵硬起來,而且脹痛得厲害,像是用手指頭輕輕一戳,就會把乳膚戳破一個洞,她乳峰內肉豔甘甜的生命汁液就會如溪流般湧出。

    他的動作更加大了,他已經被她的身子姿態,她的神情模樣勾引得瘋狂,他用牙咬著她的薄而性感的芳唇,而她的雙唇一直是半張的,裡面祇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了。

    男人用手掌握了握少女的左乳,感覺到紅?乳在她體內產生的作用並不如自己最初設想的那麼強烈,她還處在剛剛涉世的處子年齡,也許祇讓她服一粒是遠遠不夠的。

    他的舌頭伸進她還殘留著一絲溫暖的櫻桃小嘴中,舐食著、品嚐著她芬香的津液。他也把又一粒紅?乳喂進少女的口裡,需要多幾粒紅?乳才能在芳齡二八的少女體內發生作用。

    他自己同時也服下一粒,紅?乳對於男人來說卻也是少有的強猛性藥,而且沒有任何緻命的副作用。他立即感到陰莖暴脹一圈,塞滿了少女窄緊的陰道。

    少女的玉體在紅?乳的藥力下漸漸滾燙,她身子修長,冰肌勝雪,處子的幽香越發濃郁,溫軟的胸脯上不斷滲出汗珠,體香襲人。

       ***    ***    ***    ***-

    婦初男人不知足地用力揪起她濕漉漉的長發,把她的頭扯得仰起,嘴唇在他的臉上,脖子上,胸脯上如雨點一樣落下。

    他陰莖的進攻一直沒有停頓,祇是她早已沒有了知覺。

    他激烈射擊的陰莖令少女的胴體象落葉一般抖動,那少女的嬌軀也更加的僵直。

    她白玉樣的酥胸緊緊的貼在他身上,挺拔的乳蕾重重地摩擦他的胸膛。

    彌留時刻的少女落葉一樣的貼在他身上,他緊緊噬咬著她的乳蕾。

    少女原來豐滿的乳房逐漸膨脹,紅?乳的催乳藥力集中在她的胸脯,她的乳腺迅速成熟,催長著她的雙乳。少女的乳房更加豐腴美麗,肌膚雪白細膩,充滿彈性,她的突起乳頭也豎直起來,葡萄似的乳蕾上乳孔凹陷,發散出甘濃的奶香。

    她芬芳的乳房同時也腫痛得令少女的酥胸難受之至,她的嬌軀不住掙紮,淚如泉湧。她感到自己胸部的肌肉像被許多刀子割破似的絞痛,突如其來的巨痛從乳房深處很快蔓延到整個胸部,乃至全身,而乳房裡也似乎有體液流動,在彙向乳峰的最頂部,乳頭麻癢難當,疼痛欲裂。

    少女下意識地用疲軟的纖手擠壓自己的乳房,她立刻覺察到自己剛才吞下的藥丸正在給她的乳房催乳,而她即將產奶。少女驚恐萬分,不住地呻吟「不要——讓我——產奶——不要吃——求求你——不要吃我的奶水——我不能喂奶給你——不能——我的奶——不是給你——我將來的小孩——丈夫——吃奶——」她語無論次,驚痛交加,玉體抽筋,然後昏死起去。

    失去感覺的少女倒在男人懷中,乳峰上的汗水不停地從體內流出,彙成一道道細流淌過全身。

    他絲毫不理會少女剛才痛苦的語言,他祇管自己如何才能幹得痛快,反正這少女最終還是將死在自己手裡,他現在已經能夠對少女的身子為所欲為,她的感受對男人而言都是多餘的。

    他已經準備好享用少女的乳汁,他咬住少女的乳房,一邊吞嚥一邊吮吸,舌頭也不住地舔少女嫩滑的乳膚,品嚐她的香汗。他的一隻手揉捏著少女的另一個乳房,擠奶似的在她的乳房和乳頭之間來回擠弄。

    他已經能感到少女的乳房裡已經有了乳汁,但乳孔好像是被堵住了,以至於乳水不能流出。男人於是更加用勁的吸咀乳頭,少女的乳頭被他吸得反凸出來,堅硬如石,不少汗水也被他咀進嘴裡,而他卻仍然努力地吸,因為他知道,如果他不能即時吸出少女的奶汁,少女的乳房就會不斷產出新奶直至她因香胸疼脹而死。而現在還沒到讓少女死去的時候,雖然那是他最期待的事情,他是打算讓少女在自己達到最最滿足的那一刻再親自結束她香豔如花的生命。

    突然,他的口中一甜,一絲滾熱的細流從少女的乳孔流進他嘴裡,這是少女略帶清澀的初奶。他?起頭來,欣賞少女的乳汁,她的初奶白裡透著金黃,芳香無比,正一滴滴從她的乳頭裡滲出,他用手輕輕一捏少女的乳房,奶水流得更暢,彙成一條線從她的胸脯流下。

    他用手掌把少女的奶水一抹,盡數塗在她的乳房上,沾滿奶汁的乳房更加香豔動人。他又低下頭,把另一個乳房的初奶也吸了出來,把流出來的乳汁敷滿她的全身上下,塗抹乳汁的少女更顯得晶瑩剔透,但見她梨花帶雨,玉體微顫,身上同時散發著汗香與奶香。

    少女也隨著初奶的流出而驚醒,這本應是她將來為人妻室,生兒育女時用來哺乳的乳汁,卻喂給了第一個強姦自己處子之身的男人。少女的心潮跌蕩,香胸起伏,她不住地喘息「咳咳——這真的就是我的乳汁嗎——我的乳房竟然溢出奶了——這不可能——咳咳——我的奶——女人的乳水——是我的嗎——」

    少女心中一陣慌亂,兩祇玉手緊抓住男人的頭髮,不自覺地把他的腦袋摁在自己的嫩胸上,她粉紅的乳蒂塞進男人的唇間,熱乎乎的乳汁立刻從乳房深處湧進他的嘴裡。

    她乳孔裡的滲出的汗液混合著被他吸出的體液和淡淡的初奶,任憑他如饑似渴地吸進嘴裡。

    他啜住少女的乳頭,不住地吮吸,少女滾脹的乳房塞滿他的口腔。

    他取出早已準備好的一個精緻的大容量奶瓶,捏著少女的乳頭對準在瓶口,另一祇手不住擠奶,仔仔細細地把她的初乳擠進瓶裡,略帶淡黃的雪白的奶水隨著他有節律的擠壓慢慢充滿了整個奶瓶!

    他搖晃著盛滿少女初乳的奶瓶,還能感覺到乳汁的餘溫,他心裡突然衝動異常,忍不住舉起奶瓶,品酒似地呷了一口。又仔細舔淨了溢出在瓶口周圍的奶跡,這才嘆了口氣,用一個逼真的奶嘴緊緊套實瓶口,再把奶瓶放進一個密封的著塑料袋中,輕輕擱在一旁。

       ***    ***    ***    ***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豔虐少女躺在床上疲軟地喘息,汗流夾背,肉香芬郁。

    男人含著少女的乳頭,雙手摸撫少女豔麗臉龐,把從乳房裡擠出的乳汁塗抹著她緋紅的雙頰,少女本來雪白的嬌面更顯得晶瑩透明,楚楚可人。

    一股滾熱激流從他小腹深處直衝出來,陽具一陣大盛,驟然兀長,近半尺長的陰莖直抵住少女的子宮,並撞擊著子宮朝少女體內的更深處挺去。他直想把身體完全地深入進少女的身體裡,充盈她的小腹、胸腔、五臟六腑,讓倆人的軀體徹底媾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他的陰莖以前並沒有如此雄壯,正常人的沒有兩樣,但自從多次服用紅?乳後,他的陰莖漸漸變得碩長粗大,如今他祇要稍微性興奮一下,陰莖就會雄起,長至過膝。

    隨著男人最後也是最兇猛的一次衝擊,他的全身也如同電流擊身般顫動不已。

    那少女卻是如大夢初醒般,圓睜秀目,?聳那誘人的乳房,兩手支撐著地,仰起頭,聲嘶力竭的慘叫一聲。

    他知道這是那少女臨終前的最後一陣悲吟,他隨勢緊緊摟住少女的乳峰,把頭深深埋進她的酥乳,而他的精水同時也射向少女僵直的玉體。

    少女的初奶從她的乳孔裡流出來,清澀香甜。

    他緊緊叨住少女圓滾而粗糙的乳頭,品嚐她玉體流淌的清澀的汗液以及少女甘膩的乳汁。

    少女的胸脯隨著她的一聲悲吟劇烈地隆起,少女稠膩的初奶和滴滴香汗卻更流暢地從乳孔滲出,而她自己的香軀也在這一刻停止了嬌喘。

    少女早已無法承受他狂暴的慾望,她的身子不住痙攣,汗如雨下。

    她劇烈起伏的胸房猛地??隆起,像兩座性愛的香墳,埋藏著少女久釀的奶水,黏膩的乳漿。

    在性慾奔流的時刻,少女脹痛的乳房內沸騰著烈焰的衝擊,紅腫的雙峰上兩顆乳頭堅硬地豎起,大的汗珠從她芬芳的乳房上滲出來,附著少女清甜的初奶味。

       ***    ***    ***    ***

    弄乳少女在他瘋狂蹂躪的巨痛中甦醒,美麗的身子早已經淋淋汗透,她的櫻唇微啟,從嬌軀深處沈重地喘息,她的胸乳隨著她低緩的呼吸起伏不停。

    她的酥胸香汗淋瀝,少女已感到自己瀕死的呼吸。

    她不想坦胸露乳的死去,殆盡她的初奶與體香,她需要即使是一方手巾遮掩少女那飽脹的乳膚。

    少女無力的纖手伸向床頭的一條緊身內衣背心,掙紮著套上自己的香軀。

    她神經質抽搐的酥胸因痛苦而巨烈地顫抖起伏。

    在他疲累得喘氣的間歇,少女的胸脯已套上背心,而這件薄薄的絲棉內衣是如此的緊繃,使她美麗的胴體凹凸畢現。

    她青春玉體的豐滿的乳房,醉人的乳溝,姚窕的蜂腰,透過緊身的內衣輪廓分明。特別是少女一對飽脹的乳房,還在紅?乳的藥力下繼續膨脹,彷彿就要撐破本已十分緊繃的內衣。

    少女香汗不止,胸脯更加劇烈的抖動,她的內衣很快就讓淋淋的汗水潤濕透了,全部都緊緊的黏在她的乳間,蒸發著少女玉乳的天香。

    她的乳房僵挺,瑪瑙般的乳蕾僵硬地頂著汗濕的內衣,透過濕漉得半透明的內衣,少女深褐色的乳尖清晰可見。

    她的整個乳房在內衣下伴著喘息不斷起伏,如同少女初奶的體液滲出乳孔,在緊黏著乳頭的胸衣間,散發濃膩的乳香。

    少女玉白的香軀汗如雨下,她潔白的內衣濕得就像泡在水裡一樣。

    男人把少女的身子翻轉,使她的胸口朝下,他的手卻從少女腹下伸進緊繃的內衣,一直摸到她的乳房。

    他一把抓住少女的乳房,不顧少女濕漉漉的香汗,不停的用力搓捏。他微微?起少女朝下的胸口,讓少女的雙乳離開床面,並使勁地用指甲捏掐她凸突的乳頭。

    少女的乳房自由地向下低垂,緊繃透濕的內衣在她胸前勾勒出整個乳房的寫意,而那兩點淺紅的乳暈上,鼓突起的乳頭更如破衣而出似的,不住亂顫,少女整個上半身的汗水都順著這裡流下來,夾雜著乳水,散發著幽幽的體香,滴灑在濕漉漉的床上。

    眼前的景象令他回想起以前看過的女工擠牛奶的場景,他的雙手伸在少女的內衣裡分別捏住她的兩個乳頭擠奶,不斷在她的乳暈到乳尖來回運動,並把她的乳頭向下輕撥,任憑流出的乳水粘黏著他的雙手順著手臂流出來。

    少女的乳汁不斷流出,淌在她的薄衣上,再從胸口最低處的乳尖位置流下,她胸前正下方的部分床單明顯地積存著兩灘雪白的乳汁,而且還在逐漸朝四周擴散。她的內衣早已被奶水和汗水潤得濕透,隨便一擰她的薄衣,都可以擰出一灘雪白乳香的水漬。

    他已經不耐煩這樣溫柔的擠乳,他的兩手分別粗狂地抓住少女的整個乳房,擠牙膏似地握著乳房從少女的乳根處向唯一的出口擠壓,更多的奶汁從乳孔擠出來,流在床上。一些乳汁已經透過了床單,順著床角淌到地闆上。

    少女虛弱的玉體並不是能夠容納這許多乳汁的,她的身子裡也沒有如此多的水份,但她的香胸卻在紅?乳在藥力下源源不絕地分泌著甘甜的奶,她的身體已不再需要補充分毫營養,奶水也會止不住地流出,就像這些奶並不是她自己產的,可是這乳汁的確是從她的乳房裡流出的。

    她還不知道自己到此刻分泌的乳汁早已經超過了任何一個女人一生的產乳量,假使她有好幾個待哺的嬰兒,她的乳水也足夠喂養。而如今她的乳房還在繼續產乳,祇為供男人獨自享用,直至她死去之後,她的乳汁也還會從自己的遺體內不絕流出。她更加不會知道自己死後的屍身是否還如生前同樣嬌美,女屍乳房裡的奶水又是怎樣的滋味,是自己遺體散發的腐澀還是薄命女子的幽怨暗香?

    少女的胴體也沒有因為體內乳液的大量流出而枯瘦憔悴,相反她的肌膚似乎更加完美、嬌嫩、光滑,她的胸脯更加豐滿、充實,雙腿修長結實,小腹光滑平坦,蜂腰肥臀,淒豔無瑕。

    男人終於鬆開雙手,把手臂從少女的內衣裡抽了出來,少女的酥胸又重新伏倒在床上。

    少女內衣裡的乳房在她胸間緊壓在床上,床鋪早已經被她的香汗潤得透濕。

    她無助地喘息著,粉堆玉琢的俏臉上早已分不清淚水和汗水,她小巧的嘴角由於軀幹痙攣與巨痛而禁不住抽搐,淌出幾縷香甜的津液。

    少女由於腫痛的乳房一陣巨痛,不自主地用雙手撐著床鋪,把自己的玉胸??支撐起來,想借此減輕一些乳房的痛楚。

    隨著她的身子向上?起,少女的雙乳圓滾滾地垂下來,雖然還是被內衣包裹著,但是她美麗動人的乳蕾透過汗濕的內衣清晰可現。

    少女胴體內膩香的汁液順著嬌美豐滿的乳膚淌下,滲出她的內衣,從她滾燙的乳頭滴落。

       ***    ***    ***    ***

    銜玉男人順勢把頭從少女的纖臂下鑽在她的胸前,把雙手繞過少女的兩肩,緊緊摟著她。

    他的舌頭在少女內衣的乳蕾位置上舔舐,在她的乳暈周圍繞圈。

    他一仰起頭就隔著薄衣銜住了少女的圓滾的乳頭。少女的乳頭滾燙,她的香乳不斷從乳孔滲出,他便如同嬰兒般把臉埋入少女的白皙的香懷,吮吸她的乳汁。

    少女「哎歐」的一聲嬌叱,纖手一軟,整個酥胸就向下壓在男人的身上,而少女的乳房正好壓在他張開的嘴上。她的乳汁由於自己身子的擠壓立刻透過薄衣一下子射進男人張大的口裡。

    他興奮地咬著少女漸漸僵硬的乳房,雖然是隔著一層薄薄的內衣,他也要一口一口把她的初奶吃完。

    他的陰莖繼續向少女的體內射去,被性慾蹂躪的少女逾加僵直。

    少女完美的乳房在他的吸食下漸漸紅腫,奶汁被他從乳孔擠出,滴落她單薄的內衣,乳香和汗香使少女的全身透濕著出浴後的甜膩滋味。

    少女在他的無情的踐踏昏厥過去,她的雙頰通紅,臉上卻失去了溫度。

    她的杏眼緊閉,櫻唇微啟,口裡的津液從嘴角流出。

    他乘機對昏過去的少女瘋狂發洩性慾,他把少女內衣的肩上部分向她兩邊肩頭拉開,並往她的手臂處向下扒。

    他把少女的內衣從她的頸部往胸房扒開,一直扒到少女的兩個乳房以下。

       ***    ***    ***    ***

    品酥少女裸露的胸脯溫暖而又僵硬,她的乳房豐滿,充滿彈性,兩個堅硬的乳頭挺突著,連同那兩塊小巧的乳暈,好像是粘貼在乳房上似的。

    少女的乳尖粗糙,像有裂紋的櫻桃一樣,粘在她冰涼、光滑如玉的乳房尖端。

    少女雪白的乳峰透著淡淡的紅色,已經香汗漉漉,她的奶懸在僵挺的乳尖上,晶瑩乳白,香豔得眩目。

    幾滴乳汁從她的乳峰上和著汗液淌下,落在少女被捲到乳根以下的內衣上,少女體內巨痛的痙攣令她的乳房僵硬異常。

    少女的雙頰卻如火炙般灼燙,她的秀眸翻白,祇有嬌麗的奶峰還偶而反射似地抽搐一下。

    他把玩少女那一對堅挺的乳房,他瘋狂地吮吸那兩顆小巧、堅硬的乳蕾。

    男人的雙手在少女的乳房上用力的揉搓,和面似的在剛成形的圓滾芬芳的大饅頭上揉搓。

    少女一對美麗的乳房在他的手掌下被搓得變形,乳汁也隨著他的擠捏從他的手指間滲出,他便把這些乳汁均勻塗抹在少女晶瑩剔透的玉體上,讓她全身肌膚如同在奶水浸泡過一樣,渾身飄著乳香。

    少女濕漉的身子弄得他手上黏膩膩的,他的嘴也在少女的胸上舔著那黏稠的奶汁,她的奶水也和著香汗被他吸去。

    少女在他最後的享受中堅挺,她已經殆盡了少女的全部初奶,在他狂烈陰莖的衝動下,她僵冷美豔的奶房已不能孕育新的乳漿。

    他醉心於少女的夭亡時刻,在她將死的同時嘗盡她的香乳。

    他的衝動在少女體內奔流不休,在少女僵挺之時吸吮她最初也是最後的乳汁。

    男人又取出一粒紅?乳,用手扳開少女半啟的櫻唇,把藥塞進去。他立刻感到身下的女體一陣發燙,少女的玉體像是被電擊一樣劇烈地抽莖,上下劇抖,然後一次次背部彈離床面,身子成反弓狀僵直。當少女向上僵挺的時候,除了頭部和腳跟,她的全身都??地挺立,她的雙乳更是在最上方來回不住晃動,乳波蕩漾,奶水也四處滴灑。

    他的下體也祇有隨著少女的僵挺上下襬動,他的陰莖始終沒有離開少女的陰道,在少女的體內來回抽動,射精不止。

       ***    ***    ***    ***

    體納少女美麗的僵挺更令他心動,他知道這是她臨死的僵挺,他加緊享受她的胴體。

    少女僵硬的小腹猛地痙攣,他感到她的陰道劇烈緊繃,令他的陰莖一陣擠脹,又一股精液射向少女。

    他和少女的下身緊緊地貼著,少女的死亡卻是令他那麼興奮,他粗大狂洩的陰莖在少女冰冷的陰道中重重磨擦,來回奔射。

    男人此刻也是精疲力竭,但他的陰莖卻亢奮得不由自主,把滾燙的精液射入少女的子宮裡。少女優美的胴體令他如饑似渴,他把手按在少女平滑小腹上最接近陰唇的部分,用全身的力量壓迫著她柔弱的下體,少女立即痛得俏臉一陣扭曲,嘴角滲出白沫,身子卻癱軟在床上。

    紅?乳的效力已經完全溶解在少女體內,削磨著她美麗年輕的生命,她全身脫力,苦痛萬分,如等死的羔羊般任人宰割,但她的性器卻和這殘暴的男人一樣興奮不已,在她臨終之時還在不住伸縮,迎合著男人碩大的陰莖,享受男女媾合的瘋狂。她的思想已經停滯,呼吸也時有時無,但是她吐氣如蘭、遍體生香、乳漿四溢、肌膚如玉,卻都是紅?乳的藥力在發揮著作用。

    少女僵冷的陰道逐漸收縮,他的情慾卻絲毫不減。

    他的龜頭浸淫在少女陰道分泌出的黏液裡,當少女的陰道壁一陣痙攣,他感到少女的陰道緊緊地擠壓得他的陰莖。

    一大股滾燙的熱流從他的小腹內直衝龜頭,令他的陰莖猛然暴脹,在少女那狹窄的陰道里麻癢難耐,終於再也忍受不住。

    他的陰莖長久地堅挺,直戳到少女陰道的盡頭,重重地抵住少女的子宮壁,一股沸水般的精液向少女陰道的最深處激射過去,直到充滿少女的子宮。

    他感到少女嬌弱的玉體在他的射精中最後一次猛烈地僵硬,又逐漸地鬆弛。

    少女的玉體早已如同一團火般灼燙,她感覺到他的陰莖好像一根燒得紅紅的鐵棒,灼燒著她的陰道。

    少女的陰道也承受不住他這樣粗大的陰莖和這樣狂暴的精水,她祇感到一股沸騰的液體從鐵棒中射出,穿過陰道,在子宮裡灼傷著她的胴體,而她的子宮就快被他戳穿了。

    少女的能夠感到男人的陰莖如燒紅的火棒翻攪著她腹內的子宮,無休止地射著精水。

    少女覺得他的精水已經從陰道中滲了出來,溢滿了自己的腹腔、胸腔,如沸水一般,燒煮著她冰清玉潔的香軀。

    她甚至感到自己玉體裡全脹滿他沸騰的精水,她的雙乳因此腫脹不已。

    她體內的翻滾的液體湧向她的乳房,在她的玉乳裡變成同樣灼燙的乳汁,把香汗淋漓的乳房脹得透明。

    少女清甜滾燙的奶水綿綿不絕地從酥乳流進男人的嘴裡,他興奮地吮吸著少女豐腴乳峰裡無窮無盡的鮮膩的奶汁,陰莖也無止歇地狂射著精液,他的精水和少女的乳液都源源不斷地從自己身體內奔流而出,沒有止盡。

    就在他的龜頭在少女子宮內狂射的同時,少女的被火焰烙煉的陰道如一條繩索般緊縮,纏住他的陰莖,而少女的下體也把他的陰莖夾得緊緊的,不讓他逃脫。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