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52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真正腿玩年
Crawler | 2016-12-1 22:30:24

  哥的媳婦,我的妻

    這事發生在今年的8月份,那時候我在鋼廠裡當機修,我哥那時候是我們廠的保全科的部長,由於我剛到廠裡上班,所有大小的事還都是我哥一直在照顧我,我嫂子呢是我們廠,廠辦醫院的護理部主任,剛30歲,體態豐盈,全身充滿了少婦的風韻,我哥哥不時的中午叫我和掃嫂子一起去他辦公室裡吃飯,有時候趕上心情好,我們哥倆就整幾杯,我的艷遇,和我哥的綠毛帽子也是因為這幾杯滋生出來的。

         記得陰曆八月十五,我和往常一樣去單位,剛進屋,電話響了,我一接。

    「阿松呀,中午來我辦公室喝點來,剛廠電工劉成給我兩瓶部隊特供五糧液,你過來嘗嘗。」

    「嗯,行,我一會就過去,正好我這還有點果仁,我帶著。」說罷我放下電話,收拾下手頭的工作,向保全科那面走去。

    「阿松,你不上班去哪?」我轉身一看,嫂子在我後面了。

    「哥說有兩瓶好酒,讓我去過去喝。」

    「我說呢,我一會也過去,嘗嘗。」

    「那我倆等你,我先過去了,嫂子」我說罷繼續向前走去。

    中午,保全科裡,我,我哥,劉成,我嫂子,我們四個推杯喝酒,不大會,兩瓶酒就沒了,嫂子喝的有點多了,說先回去。

    「阿松,你送送你嫂子吧,我和你劉哥在喝瓶二鍋頭。」我哥這時候說話都不利索了。

    「成,別管了,我扶嫂子走。」我一手攙起嫂子,像廠護理部走去,嫂子此刻,微紅的臉頰顯著格外的漂亮,身上散發的體香,讓我此刻不知道是醉在酒中還醉在嫂子的美貌上。

    「阿松,我要去洗手間。」

    我扶著嫂子向洗手間走去,還沒到門口,「哇」的一聲,剛吃的東西吐了我一身都是。

    「松,不好意思,你來我辦公室吧,我拿毛巾給你擦擦。」

    「沒事,嫂子,我一會洗洗就行。」

    「你來吧,今天十五,她們都回家了,裡面沒人。」

    這句話到後來我才明白是什麼意思,來到她辦公室,嫂子進去拿了條毛巾,慢慢幫我擦著,忽然,我感覺,她的手停在了我的雙腿之間,我本能一柱擎天。

    「松,你的原來那麼大啊?」嫂子伏在我耳邊說。

    「嫂子,別,別這樣,我會受不了的。」我極力的控制自己。

    「松,嫂子,早就喜歡你了,你難道不喜歡嫂子麼?松,回答我,你喜歡我麼?想操我麼?」嫂子咬著我的耳垂說。

    「我。我喜歡」這種情景,估計,廣大狼友沒有說不喜歡的吧。

    說著,嫂子的手伸進我那神聖的地方,還沒等我反映過來,她就扒掉了我的內褲,已經瞬間彈了出來,還沒等彈到最高點,嫂子的櫻桃口就吸住了它,頓時,我的全身猶如電擊過一般,全身酥麻。

    「阿松,你的真大,比你哥粗一倍,長好多,我愛死它了。」

    「松,快點抓我的奶子,扣嫂子的穴。嫂子穴好癢。」

    嫂子的淫蕩話,勾起了我心中那原本星光般的罪惡,並將它點燃成熊熊烈火。

    「惠(嫂子叫李惠),還讓我叫嫂子?你個騷比。」說吧我將中指狠狠的插進她的穴中,嫂子的穴早就已經淫水氾濫了,兩片黑透了的大陰唇,說明沒說被我哥操。

    「啊……啊……親老公,我愛死你了,我是你的」嫂子已經開始亂語了。我藉機把食指也加入了中指攻城戰鬥,雙指插B。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騷貨,誰是你老公?」我喊到。

    「你……你是我的親老公,親丈夫,我就愛你一個。」

    「那我哥是你什麼人?」我故意的調戲著她,此刻我加大了,手指的抽插速度,並且講原本的兩隻手指擴展到三隻。

    「啊……啊……冤家,他是個王八,我就要給他帶綠帽子,快……用大雞巴插我。」

        說罷,這嫂子自己拿起我的雞巴就插進了她的B裡。

    「好大,我充實,親爺們,快用力操我。」

    「想讓我操你,快喊爸爸,喊爸爸,爸爸就操你。」我此刻覺得自己的佔有欲異常的膨大。

    「啊……啊……親爸爸,快用裡操女兒B,女兒的B就是為你而操的。」  我頓時覺得自己前所未有的快感,我抓起嫂子的大奶子,用力的每次抽插都插到子宮的盡頭,隨著,嫂子淫穴內的騷水噴出,我將我億萬的子孫注入了她的腹腔。

    「親爸爸,女兒還要。」說著這騷貨從抽屜中拿出雙透明絲襪,本來嫂子的腿就很白嫩,再穿上絲襪,頓時我的老二又站起了軍姿,英武挺拔著,接著她又穿上了護士裝。

    「我操,制服誘惑呀,騷貨,是你爺們幹的你爽,還是爸爸干的爽?」我點燃了只煙。

    「當然是親爸爸,那個綠毛龜,就會那幾個動作,雞巴跟眼線似的,怎麼能和爸爸的大炮比。」說著,嫂子跳起了電臀舞,圓潤的豐臀不斷的在我身上蹭來蹭去,我的老二將軍,又膨大了一倍。

    騷貨,看準了時機,一口咬著住了我的陰莖,不斷的吞吐,時不時齒唇輕咬,弄得我欲生欲死,我一把將嫂子拽起,熱吻起來,嫂子嘴裡還殘留著精液的味道,嫂子按著我的頭親吻她的雙乳,我目測她雙乳要有E- CUP,我從乳房邊慢慢吻起,時不時的用舌頭撥弄著早起勃起的乳頭,嫂子慢慢開始了呻吟,我也把全部的精力集中在乳頭,開始大力親吻猶如嬰兒般在吸食母乳。嫂子也尤呻吟變為浪叫,雙手按著我的頭我慢慢的向下放吻去,終於到了神聖的地方,我剛要舔,突然一股陰精射出正好弄了我一嘴,原來嫂子高潮了,高潮後的嫂子雙臉頰更加的紅潤,美麗,芳物不可多得。我伸張開我的長舌,尤兩片黑色大陰唇舔起,大陰唇性神經少,我有舔慢慢變為輕咬,嫂子也又一次開始淫叫。我逐步的伸進小陰吹,不停的用我的舌頭輕撥著,嫂子這時候將雙手放到了我的頭上,我知道,此刻的她正在衝往高潮的路上,我將長舌抽出集中力量舔食她的陰蒂,嫂子的雙手開始用力的將我的往她的陰部按,陰精再次噴出,嫂子有一次高潮了。

    「親爹,女兒不行了。」嫂子開始要投降了。

    身為黨人的我怎麼能半途而廢,我又一次的開始輕咬陰蒂,可能由於剛才二次高潮過後,嫂子這次來的很慢,我又將我的長舌伸進她的陰道,誰知道,由於本人的舌頭較一般人長,正好觸碰到嫂子的G點,我用力的撥弄嫂子的G點,嫂子不斷的喊。

    「親爹,女兒,快死了,求求你,放過我吧。」

    我沒有理會她,繼續用舌尖撥弄她的陰蒂,終於,高潮再次來臨,此刻的嫂子全身癱軟在辦公室的休息床上。

    「你是爽夠了,爹還沒爽呢!」說罷,我拿她的絲足,放在我的陰莖上,嫂子也很配合的上下搓擦著,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原來女人的玉足塗上黑指甲油後穿白灰色的珍珠絲是最迷人的,只見她足上五趾依次成一條斜線,嫩白無比,猶如日本那位叫村上裡沙明星的玉足,不過比其有過之而無不及,嫩白的玉足上一點死皮,硬皮都沒有。隨著她玉足的搓弄,我的陰莖不斷的膨大著,龜頭開始變的黑紫,我將陰莖尤她腳下抽出,放進了嫂子的嘴裡,她舔弄著,我開始玩弄她的菊花。

    「別,老公,別碰那。」

    「去你媽的,你的前面的處讓別人破了,後面的當然給讓老子破了。」我狠狠的扣弄著,嫂子不在說話,只是用心的舔弄我的陰莖,我感覺時機差不多了,將陰莖抽出,正好她的護理部裡有黃油,往陰莖上摸了點黃油,慢慢插進她的屁眼,雖然我的不斷插入,嫂子的不斷的喊著:「疼,慢點,親哥哥」

    我根本不顧她的喊聲,繼續深入,終於我完全插了進去,慢慢的我開始抽插,嫂子也有剛才疼的緊皺眉頭的表情轉為呻吟,我的手也沒有閒著,拿起旁邊我的內褲開始往她的淫穴裡塞,她的浪叫聲也越來越大,我開始快速抽出插入,隨著我的高潮來臨,我將又一股精液射入她的屁眼。

    嫂子此刻完全攤在床上,我的內褲也完全的塞進她的B裡,我也感覺到全身無力,也趴在了床上。

    這時,嫂子的手機響起了,是廠子來的電話,原來剛才我哥和劉哥喝酒,兩人又一瓶二鍋頭喝完後,一起去洗澡,我哥無意中踩到肥皂上,摔倒在浴池的墩布池,磕中了要害,廠子讓嫂子過去醫院看看,嫂子答應了聲。然後目光像我投來。

    一年後,嫂子生了個女兒,可是至於孩子是誰的?只有我和嫂子還有在看帖的你知道。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