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3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困難時做忍者
Crawler | 2016-10-7 18:49:48

  剛從手術臺上下來,還沒吃午飯。只要手術超過12點,醫院提供免費中餐。飯不急,先躲到值班室抽根煙過過癮。

    小許進來道:「保安小李有病人要請你看一下。」

  小許是我科的護士,長的端正秀氣但又不風情萬種。在以後在故事中還會提到她。她看我又抽上第2根煙,說道:「你還是少抽點吧。」

    我笑道:「咋這麼關心我?」

    她把一大包東西遞給我:「小李送的。小李是我朋友,我哪會收他的禮。我幫你推了推了,他非要我轉交,是病人的意思。」

    「那你把病人叫來,我自己退給病人。」小許叫人去了。

  我好奇打開那包,裡面是一包筍乾,還有一信封,裡有一千元錢。

    「醫生,你找我?」門口站著個農村女孩。園園的臉曬得有點黑,眼睛大大的,樸素的衣著襯托著胸前兩個高高隆起的小丘,給人一種強烈青春氣息。是我挺喜歡的類型,質樸中又有幾分野性的美。

    「你叫什麼?多大了?」

    「我叫李雨青,17歲。」

    「噢,你也姓李,保安小李來打過照乎了。」

    「我們是一個村的。」

    「你放心,保安小李是我的哥們,我會關照你的。」

    「那就謝謝你啦。」她笑了,一改剛才緊張的表情。

  我發現,她笑的時候,胖嘟嘟嘴唇向上翹,很是性感。我把信封塞到她手裡說,「這個,你拿回去。」

    「不,還是請你收下吧。」她很懂事地推了回來。

    我們來來回回地推了幾次。我道:「這樣吧,筍乾我收下,錢你一定拿回去。」我抓住了她的手,把錢塞到她手裡。

    「你們農村來這裡看病,開銷很大,我怎麼能再拿你的錢。」

    我看得出,她有點感動,眼角裡淚光閃動著。

    突然向我她鞠了一躬。我慌忙去扶她,從領口中,看到了深深的乳溝。不由暗贊農村的女孩子發育得真好,真想摸一下農家女孩的嫩乳。我扶著她肩膀,她有點緊張地看著我,雙手不知所措。

    「你看,你是小李介紹來的,我又收了你的禮物,我會關照你的,我先給你做個全身詳細檢查。」

    我按常規檢查了頭頸部後,發現她左頸部有一拇指大小的腫塊,質地中等。無壓痛。

    「你知道你得的是什麼病嗎?」

    「鄉裡醫院說左甲狀腺CA待排,會是癌嗎?」

    「我幫你排期,請你能配合我繼續檢查。好嗎?」

    「嗯。」

    我拉開她上衣前面,讓她配合我把它脫掉。裡面是白色純棉胸罩,胸罩小小的,只遮住那兩個半球,我從桌子上取了一個聽診器,將聽診器的摁在了她的左乳下方,反復聽了很久。

    這時,外面走廊上有人在說話,有點響。我乘機關上了值班室的門,回頭道:「有點吵,聽不清,能把胸罩解開嗎?」她的乳罩很薄,棉布制的,不像城市的那樣花俏。

    她有點害羞地解開了胸罩,我讓她雙手抓住胸罩的下緣,hold在乳房的上方以便我聽診。

  這時,兩個呈半球形的乳房像兩座小山峰一樣挺立在我面前,與她的外表皮膚不同,雙乳竟出奇的雪白,還能看到淡青色的靜脈。乳峰的頂端是粉紅色乳暈,像兩粒小巧的草莓。這絕對是純天然的,未被開採過的處女乳房呵。

    咽了一口口水,我再次將聽診器的摁在了她的左乳下方。頭向前傾,認真地聽著。此刻,她的右乳頭在距我的嘴唇不到兩公分的地方。只要伸出舌頭就能舔到。

    更奇妙的是,我還竟然聞到一點淡淡的汗味,那是絕對是一種的誘惑。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得盯著她那飽滿的胸部,心裡想著如何才能充分感受著她雙乳的柔滑、細嫩與堅挺。

    我又把將聽診器的摁在了她的左乳外上方聽了起來,小指有意無意輕輕地碰觸了一下她的左乳暈,她全身好像觸電一般地抖了一下,左乳頭竟然立了起來。我�看她的臉,她緊閉雙眼,乖乖地任憑我繼續聽著。聽診器裡,她的心跳快了起來。

    「你的心跳有點快,是不是有點緊張?」

    「嗯,有點。」她露出的是羞澀神情。

    她睜開眼,看見我的眼睛盯著她的乳房。頓時羞澀地用雙手交叉扣住了她的雙乳。

    「好了嗎?」

    我被她問得有點不好意思了。我只能罷手,「噢,好了。」

    眼睜睜地看著她把胸罩,上衣穿戴回去。我只能另作打算吧。

    「你還要做個頸部和乳房的B超。」

    「為什麼還要做乳房的B超?」雨青問道。

    「因為,如果是惡性腫瘤,最常見的轉移部位是腋下和乳房。」

    「那好吧。」

    「這是單子,你去找一個,他也姓李的醫生,告訴他你認識我,你是自費的,他們有時候有科題經費,可以免費給你做。」

    「謝謝你。」雨青高興地去B超室了。

    不一會兒,雨青回來對我說:「李醫生答應給我免費做,但他說得在下班後做,5點開始,因涉及到科研,必須做的全面,可能時間較長。」

    「好啊,你答應了嗎?」我道。

    「嗯,反正我也沒有什麼事。」她答的很乾脆。

    其實,乳房B超可做可不做,既然免費,當然要做。一來排除乳房轉移;二呢,是我的小算盤,先讓B超探頭調教調教她的乳房,可以減少她的緊張羞澀,也進一步強化以後乳房檢查的必要。

    忙完了查房,5點半,準備回家,又想起還沒見雨青到B超結果,等一下吧。這個李醫生,動作太慢了。該不會有什麼貓膩?對了,什麼得在下班後做,什麼因涉及到科研,必須做的全面,可能時間較長。絕對有貓膩。

  記起來了,這李醫生原是個玩弄乳房的高手。有一次,他用B超探頭反復研摩一個少婦的乳房,把她搞得快感連連,竟叫出聲來了。被等在走廊上的她老公聽到,告到院裡。

  因乳房B超,用探頭接觸乳房並沒有錯,有時圖像不清,就需要反復地研壓。調查最後不了了之,只能怪那少婦乳房太敏感。

    想到這裡,我後悔了起來,雨青的那一雙妙乳,那經得起他的調教。我立馬打電話到B超室。

    「李醫生嗎?我有個病人,叫雨青,做好了嗎?」我著急地問。

    「還沒有,正在做,要做的全面檢查,可能時間較長。」電話那端是李醫生不緊不慢的聲音。

    「不行,病人家屬等急了。」我的語氣有點急。

    「好吧,馬上出報告。」家屬兩字顯然起了作用,畢竟他被病人家屬告過。

    不一會兒,雨青就拿著報告單來到我這裡。報告結果是:左甲狀腺腫塊,邊界尚清,雙乳未見異常,建議結合臨床,動態複查。

    「結果咋樣?」雨青臉紅紅的,輕聲問我。

    「跟沒說一樣,要我們結合臨床動態檢查。」

    「跟沒說一樣?他,還查了那麼久。」雨青似乎有點不滿。

    「當然,也有有用的資訊,惡性腫瘤可能性不大。」

    「哪還差不多。」雨青又笑了。

    「對了,李醫生跟你怎麼說?」我問道。

    「跟你說的差不多,他說若是腫瘤,最可能轉移到乳房,所以乳房要仔細檢查。」

    「是吧,你若不介意,我現在就查一下你的乳房。」我有點急不可待。

    看來,雨青真的被李醫生調教過了。她躺到檢查床上,雖然還是羞澀,但少了先前緊張與不安,她快速撩起了襯衣,又要去解乳罩的扣子。

    「不用解了,今天就稍稍摸一下,等你適應了以後,再做詳細的檢查。」

    我隔著乳罩,在乳頭的位置輕輕憮摸,她沒有沒有躲避的意思。我原想讓她適應一下被人撫摸的感覺,看來是多餘的。雨青這對乳房肯定被李醫生的探頭折騰了好久。既然如此,我就左手托住她左乳罩的下緣,右手從上插入乳罩,握住了那只高聳的左乳,稍加搓揉後,向內上方一扳。她的整個左乳房暴露在了日光燈下。

    雨青的身子微微一顫,「你」顯然,她沒料到我的檢查會這樣開始。我又如法炮製,把她的右乳也從乳罩中扳了出了。兩隻本來就很豐滿的乳房因被乳罩托著,形成了深深的乳溝。乳頭比上午紅了許多,曾呈猩紅色,可能還沒從剛才李醫生的刺激中恢復過來;做B超用的導電糊也沒有全擦乾,冒著熱氣,此時兩隻乳房,像是剛出鍋的饅頭。真想撲上去輕輕咬一口。當然,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這個李醫生,導電糊都沒有給你擦乾,電糊是鹼性的,會傷你的皮膚的。」我氣憤地說。

    「他是想幫我擦,是我不願再麻煩他,我剛才已經擦過了,可能沒擦乾淨。」雨青從口袋裡掏出一張衛生紙,對著乳房擦了起來。

    「這樣乾擦會傷皮膚的。」我愛憐地說道。

    「那怎麼辦?」雨青問道。

    「你別動,我幫你。」我轉身在值班室拿了我自己的毛巾,在熱水龍頭裡搓了一把。稍稍一絞後,把半濕半乾的毛巾敷在了她的雙乳上。

    「你這裡的皮膚這麼嬌嫩,一定要好好保護。」

    「我自己來吧。」她想坐起來。

    「別動。」隔著毛巾,我的雙手略微用力壓著她的乳房,慢慢地揉捏著。

    「謝謝你。」雨青羞澀地看了我一眼,不再堅持。

    「這導電糊怎麼與平時的不同,有一股麝香的味道。」我自言自語道。

    「李醫生說,我運氣好,試驗新產品,所以給免費。他還說這電糊有道電好,圖像清,病人感覺好等特點。」雨青答道。

    「好個李醫生,真有兩下子。」這下我明白了,李醫生可能把催情藥加到了導電糊裡。果真是玩弄乳房的高手。

    「那,感覺是不是好呢?」我來了興趣。

    「說不上來,我沒用過舊產品的,所以不知道。胸部感覺有點熱,怪怪的,是一種說不出感覺。」

    「你告訴他了嗎?」

    「告訴他了,一種說不出感覺,可他還不滿意,非要我說。」

    「說什麼?」

    「爽。」雨青羞澀地答道。

    「你說了嗎?」我又把毛巾在熱水裡搓了一把,再次敷在了她的雙乳上。

    「開始我不想說,挺不好意思的,可我不說,他就不停地用那個探頭弄我的乳頭,上下左右地弄,那東西挺奇怪的,一會兒會發熱,一會兒又能振動。」

    「你看清了,是B超的探頭嗎?」我不信B超的探頭有這些功能。

    「沒看清,我帶著眼罩。李醫生說少女做乳房B超最好帶眼罩,要不會難為情的。」雨青答道。

    「李醫生呀李醫生,算你是高手。」我真懷疑他乘雨青不注意,換用的了個振盪陽具。

    「怎麼啦,李醫生說的不對嗎?」雨青問。

    「他說得沒錯,給做乳房B超的病人帶眼罩那,是個不錯的方法。可減少病人的緊張。」我答道。

    「他還說,醫生不能過分迷信機器,不能過份依賴乳房B超。有時用手直接檢查才是第一手資料。」

    「他說得對呀。」這一點我也同意。

    「他還問我,我的主治醫生,也就是你──有沒有檢查過我的胸部,我說沒有,你只是用聽診器聽了聽。他說那好,他也是醫生,可以幫我檢查。」雨青像個小學生,一五一十說著。

    醫院有個慣例,B超醫生用探頭怎麼挑逗乳房都行,但脫掉手套直接摸乳房就算猥褻了。這個李醫生,色膽不小啊。

    「那他摸了你的胸了嗎?你讓他摸了嗎?」我有點著急。隔著毛巾,我的雙手用力地握著她的乳房。

    「他要摸我有什麼辦法,他也是醫生呀。只是當他脫掉手套正要直接摸我時,接了個電話,回來後有點不高興地說『今天就到這裡』,然後就讓我走了。」雨青道。

    「太好了。」我暗暗慶倖我及時打了這電話。

    「你說什麼太好了?」雨青不解地問道。

    「你及時回來太好了,要不我就下班了。」我趕忙掩飾道。

    這次我把毛巾絞的乾乾的,交替把雨青那兩個不大但豐滿的小饅頭擦乾。

    「雨青,你說的那用了新產品後胸部熱熱,怪怪的感覺還在嗎?」

    「嗯,還有一點,尤其是當剛才你雙手捧住我的奶子輕輕摩擦的時候。」雨青低頭羞澀地說。

    我隱隱覺得,只要我願意,我今天就能盡情地玩弄她的乳房。但現在催情藥的作用似乎還在,這樣做不太有品味。這與鮮嫩的食材不能放味精是一個道理。來日方長,美好的東西要慢慢地,原汁原味地品。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今天你的乳房經歷了太多的刺激,需要休息休息,我就不做詳細檢查了,明天再說好嗎?」

    「好的。」雨青坐了起來,正要把露著的乳房放回到乳罩裡去。

    「慢。」我轉身又從櫃裡取出一包無菌滑石粉,那是我們平常備皮用的。輕輕地抹到她的雙乳上。然後將扣在乳房下緣的乳罩往上一提,叭的一下,那兩隻嫩乳頓時躲到了文胸的後面。「剛熱敷過,滑石粉會讓你舒服些的。」我體貼地說。

    我把她領進診療室。

    「根據現有的各種檢查,你甲狀腺的腫塊是腫瘤的可能性不大,可能是結節性甲狀腺腫,現在給你做個細針穿刺活檢。如報告良性,就不用開刀了。」

    「這個穿刺痛嗎?」雨青有點害怕。

    「就像打針那樣,一點點痛。」

    「是你親自給我做嗎?」雨青問道。

    「是啊,要不,讓李醫生替你做?」我笑道。

    「我當然要你做。」她笑道。

    細針穿刺活檢做得很順利。做完後,找來了保安小李把標本送病理課。費用由我的科研經費支出。

  保安小李看我把一樣樣事情辦的這麼地道,覺得很有面子,非要拉我和雨青吃飯。

    「你們醫生高高在上,怎麼會和一個小保安關係這麼好?」席間雨青好奇地問我。

    「人都有失手的時候,有一次,我的手術出了併發症,被病人家屬追著打,小李那時剛來,出手幫我解圍,還打傷了他們中的一個,特哥們。」我答道。

    「難怪你對我這麼好,都是我哥的面子。」雨青笑著對我說。

    「你們有親戚關係嗎?」我問小李。

    「其實沒有,只是一個村的。可我們那裡都這麼叫,小時候我抱過她。」小李笑著說。

    「那,你也叫我一聲哥吧?」我笑著對雨青說。

    「我叫你一聲叔叔。」雨青一臉的調皮。

    「我有那麼老嗎?」我一臉的委屈。我大約大她15歲,叫叔也沒錯。

    「哥──」雨青嗲嗲地叫了一聲。誰說山裡的女孩不懂風情,我覺得她的叫聲挺曖昧的。

    每次我和她說話我都會故意看她的眼睛,看得她微微臉紅,感覺好極了。當我知道了她的家就在毛竹園中時,非常興奮的說:「古人道,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

    她溫柔的看著我,「你有機會到大青山的話,我一定帶你到後山的毛竹園玩,山凹裡有個水潭,風景可好啦。」她得意地說。

    「好的。嗯,說正事吧,活檢病理報告大概要等5天,其間呢,還要做些動態檢查,對了,她住哪兒?」我問小李。

    「我給她在醫院對面的小旅館定了房間,老貴的呢!」小李答道。

    「是的,那裡不但貴,還不衛生,什麼樣的病人都有。這樣吧,你是不是有17樓實習醫生值班室的鑰匙嗎,現在是暑假,沒實習生,你讓她住那裡。」

    「這恐怕不行,護士長要是知道了……」小李有點不安。

    「沒事的,護士長外出開會去了。現在院裡由護士許慧負責。」

    小李知道我和許慧的關係好。他曾撞見我和許慧在17樓後樓梯口親吻。其實,我和許慧的關係僅僅限於親吻。

  那天她被護士長誤會了,到我這裡哭訴。我就摟著她,看她這麼傷心,吻了她一下,真的只吻了一下,不過長是長了點。她也沒躲閃,吻的同時,右手輕輕放她胸部,沒敢摸。誰知正好被小李撞見。事後跟小李解釋,他說什麼也沒看見。

    「那好吧!就住17樓,還不謝謝你醫生哥哥?」小李道。

    「謝謝。」雨青又是一鞠躬。我再一次從領口中,看到了她的乳溝,溝裡還有些滑石粉。

    飯後雨青和小李都搶著要付錢,老闆是我的熟人,我向他一揮手,「記到我的賬上。」

    我科每週1,3,5手術,今天是週二,查完房後,我照例躲到值班室抽煙。

    「哥。」雨青推門走了進來,臉上帶著青澀的笑容。

    「在醫院裡不許叫我哥,昨晚睡的好嗎?」

    「很好,那值班床很舒服,連夢都沒做。」

    「找我有事嗎?」我不想一大早在院裡與她拉家常。

    「你昨天不是說,今天再做詳細檢查嗎?」

    「對了,是說過,我這個人事兒太多,你是要常提醒我。來吧,今天做詳細檢查,很詳細的那種,詳細到你滿意為止,好嗎?」

    「好。」雨青顯出滿意的樣子。

    我又把她領進診療室。讓她反坐在椅子上,雙手�起,放在椅背上。

    「昨天剛做的頸部穿刺,今天頭頸部就不查了,今天我們重點查背部和胸部。」

    得讓她有個適應過程,今天可沒有催情藥作用,不能太急進。我在她的背部,撩起她的套頭衫,露出了光滑的背部。「這裡疼嗎?」我沿著她背後的脊椎邊按邊問,手掌接觸她的背部皮膚,輕輕憮摸。「那麼這裡呢?」

    「不疼,一點不疼。」她似乎嫌我囉嗦。

    差不多是時候了,我拉起她乳罩的帶子輕輕彈了一下,「解開好嗎?」

    「好的。」

  我解開乳罩後面的搭扣,讓它鬆鬆地掛在乳房前面。我的手慢慢滑向腋下,再一點一點向前,來到乳房的外緣。「這裡疼嗎?這裡呢……」

    雨青不再回應。

    「雨青,有什麼不舒服嗎?」

    「沒有。」她的聲音很輕。

    我的手終於慢慢向前滑到小青胸部,握住了那一對飽滿的嫩乳。她的乳頭慢慢地硬起來了,頂著我的手心。我就這樣輕輕托著她的雙乳,並不急於揉捏,很有成就感。

    檢查乳房從後面開始,可以減少她的緊張,羞澀感。道理與B超李醫生要雨青帶眼罩有點類似。

    「小青,你知道嗎?其實我一般不親自做這樣的檢查,常由護士或實習醫生做。你是小李介紹來的,我又收了你的禮物,我就給你查的仔細點。如果你覺得不適應,或不合適,或不舒服。就跟我說,我們就不做,或者呢,改下次做,好嗎?」

    她沒吭聲,羞羞地保持沈默,這樣的親昵檢查是不是有點過了?我心裡在想。不會吧,雙乳已被我托著了,不好意思再說要了吧。

    就這樣了一會兒,我的雙手掠過乳頭,慢慢往回抽。她自然感覺到了。

    「你繼續查的呀。」雨青道。

    我轉到前面去看她的臉,她閉著的眼睛睜開了,溫柔的看著我。好像還露出了期待的表情。好一個可愛的女孩!

    我的雙手開始略微用力地揉捏了起來,盡情享受著少女豐盈乳房的美妙觸覺。她乳房很有彈性,手感極佳。玩了一會兒,手掌竟有點酸了。

    「你的乳房好豐滿,乳腺組織豐富,可能得多花點時間檢查,有什麼不舒服,就告訴我。」我邊說邊玩。

    「你接著查吧,我沒不舒服。」她的聲音更輕了。

    我又使勁地揉了幾下。「你的乳房還是緊了點,乳房太緊不易查出微小的腫塊,頭一次做這樣的檢查,是不是有點緊張?」

    「嗯,是有點緊張。」

    「這樣,我幫你放鬆一下吧。」我讓她身體更前傾一點,用食指和中指輕輕捏住兩個小小的乳頭。抖動了起來,速度由慢到快。

    顯然,雨青的乳房從沒被人這麼玩過,她整個身體隨著我抖動的節奏在不安地扭著。

    「別動,放鬆。」我加快了抖動的節奏。

    幾分鐘後雨青已是滿臉桃紅,微微喘息,顯然,我的熟練的挑逗之下她動情了。

    我看見她的臉紅了,我就故意問她:「你很熱嗎?臉為什麼這麼紅?」

    「我也不知道。」她溫柔地回頭看我。

    我放開了乳頭,再次搓捏起乳房來,「嗯,現在鬆多了。」這一回,我認真地把左右乳房各個像限都檢查了一遍。

    「沒發現有什麼病變。」我道。

    「哦,查了這麼久,你原來什麼都沒發現?」她這時才睜開了眼睛。

    我拍了拍她肩膀,「你傻呀,沒發現有什麼病變是好事呀?」

    「那麻煩你了。」她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的手法是不是重了?讓你有點不舒服?」我關心地問。

    「還好啦,實話告訴你吧,有一點點舒服。」她柔聲道。

    「那不錯,來,穿上它。」我拉了了她的乳罩帶子,有點得意。

    她扒在椅子上沒動,似乎還在享受這種被憮愛感覺。我只好幫她戴上乳罩,她�起身體迎合著我,「謝謝你,今天還有其他的檢查嗎?」

    「沒有了,明天我要有時間,而你又願意的話,可再給你做今天這樣的檢查,那樣的話,有一個動態的對照。」

    「什麼叫動態的對照?」雨青問。

    「就是連續幾天,都查一下,看看有沒有變化,當然,得我有空,你願意。」

    「我當然願意啦!」她沖我笑了笑。「噢,還有,B超的那個李醫生說,他可以給我免費動態複查,我要去嗎?」她又問。

    「這由你自己定,反正免費,查查也行。但近期B超複查意義不大,他那特殊的導電糊用多了對乳房也不好。」我裝作我所謂,心裡當然不希望他去。

    「那我就不去了,不想再見到那個李醫生。」她忿忿地說。

    「怎麼,不喜歡他?」我又來了興趣。

    「嗯,他真的很過份的,我不想說得太具體,還有點變態。」

    「我能想像得到。」我點頭表示理解。

      ***   ***   ***   ***   ***

    週三,做了一天手術。顯然雨青已來找過我幾次,終於在傍晚時開始了她期待的檢查。

    這女孩挺聰明,她記住了上次檢查的體位,不等我說,先自己反坐在椅子上,雙手�起,放在椅背上。「是這樣嗎?」她問道。

    「行,先這樣,待會兒可能體位還得換。」

  我左把她的運動衫向上卷,右手從衣服下伸進了進去,摸索著她乳罩的背扣。她背部光光的,什麼也沒有,我的雙手下意識地向前摸去,她將飽滿的,赤裸裸的嫩乳握在了手中。「你原來沒戴胸罩啊?」

    她掏氣地回頭看了我一眼,「戴了也沒用,反正要被你脫掉的。」

    「你呀你,我挺樂意幫你解乳罩,這也是檢查的一部份呀。」我心在說,親手解開少女的乳罩,是一件多麼有成就感的事情。

    「其實,我不是想幫你省事,我的胸罩洗了,還沒乾呢?」

    「你不會只有一個吧?」我好奇的問。

    「是有倆,還有一個是我自己用花布做的,怕你見了笑話,來檢查前故意脫掉了。」她不好意思地說。

    「我怎麼會笑話,我最喜歡自然、手工做的東西了,來,讓我看看。」我的好奇心來了。

    「給,你看吧。」雨青從包裡拿出一小團布,塞到我的手裡。我抖開一看,其實是兩塊三角形的布,用幾根帶子連著。

    「來,戴上讓我看看。」

    「下次吧,下次檢查時我戴它來,行了吧?」雨晴不好意思道。

    「不行,戴上讓我看看,我就是想看。」

    她轉過身去戴了。

    「看吧,是不是很土?」她戴好後轉了回來,有點不安。

    「好美!」我不由地驚歎道。

  那兩塊白底藍花的土布,緊緊貼在那飽滿的半球型乳房上。此時她豐滿的酥胸好像兩隻高檔典雅的青花瓷,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這。我悠然欣賞著眼前的一切,不由地感歎自然美,真的不需要蕾絲邊來修飾。

    這讓我情不自禁,我用左手隔著花布揉她豐滿高聳的酥胸,右手則慢慢地到她背後將細細的結打開,扯掉她身體上裹著的那小布料。正如她所說的,「戴了也沒用,反正要被你脫掉的。」

    我用雙手開始猛烈地擠壓她的嫩乳。可能動作太突然,她下意識的用雙手來推我的手。

    「慢點,不是還要先放鬆嗎?像上次那樣。」

    「噢,對了,放鬆後再檢查,有利於反現乳房的微小病變,來吧,先放鬆。」

    「還像上次那樣嗎?」她以為我又要抖弄她的乳頭。

    「怎麼,那樣不舒服嗎?」

    「也不是不舒服,只是感覺有點兒怪怪的,說不上來。」

    「我們換一種新的放鬆方法。」

    我讓平她躺在檢查床上,那兩隻飽滿的嫩乳仍高高地挺在哪裡,結實的乳腺組織和堅韌乳房懸韌帶使地心引力失去了作用。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