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3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10-6 01:27:28

她用她自己的方式,來表達對我的尊重,以及對友情的珍惜。

  1

  十五六歲的年紀,自尊心特別強,敏感、自負,卻也脆弱。雖然我一直都知道,父母下崗后到市場賣菜沒什麽丟人,但年少的虛榮里,我還是覺得有點難爲情。剛開始,我連市場都不願去,害怕遇見同學。但天天看著父母早出晚歸,累得連腰都直不起來時,我的心就備受煎熬。于是有空時,我也會硬著頭皮去市場幫忙。

  對手,就是自己的另一只手只是我怎麽也沒想到,暑假里的那天傍晚,我在跟媽媽一起賣菜時,會遇見同學吳昕。吳昕家境優越,成績與我不相上下,只是她說話時有點嗲聲嗲氣,而且還有潔癖,每天進教室,總會用面巾紙一遍又一遍地擦拭干淨桌椅后才會坐下……所有這一切,讓我這個表面上大大咧咧、內心里卻細膩敏感的女生所不齒。所以每次見到她,我總會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不屑的神色。而她,亦會回敬我一個鄙夷的眼神。因此,在年少輕狂的歲月里,我們倆就像兩只驕傲的孔雀,誰也不服誰。

  我們遵守著“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則,各自爲政,本也相安無事,沒想到,那天的邂逅,徹底粉碎了我那像泡沫一樣膨脹的自尊。看見她時,我想躲已經來不及了。她看著我,愣住了,眼睛睜得老大,嘴張得足可以塞進一個包子。許久,她才驚訝地擠出一句話:“你,在這賣菜?”我的臉瞬間漲得通紅,仿佛臉上被人掴了一個大耳光,氣急敗壞地說:“關你什麽事!”驚得正在攤子前買菜的人,都莫名其妙地�起頭來看著我。

  2

  開學后,老班重新安排座位,我們竟然成了同桌。盡管我一百個不願意,但又無力改變老班的決定,于是當她在我身邊坐下時,我毫不客氣地給了她一記白眼。

  頭幾天我們相安無事,我一顆忐忑不安的心,也漸漸平靜了下來。本以爲日子會這樣在平淡中悄悄度過,但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卻讓我異常氣憤和難堪。一天輪到我值日,自習課上,一個女生一直在跟同桌說話。我過去制止,沒想到那女生卻一臉不屑地指著我說:“你不就是一個賣菜的,你以爲你是誰呀,還管起我來了!”其他同學聞聲,都齊刷刷地轉過頭來看著我,嘲諷、驚奇,各種目光交織在一起,將我籠罩。我滿臉通紅,恨不得馬上找個地洞鑽進去。見此情景,吳昕慌忙跑過來阻攔那個與我吵嘴的女生,目光卻是閃躲不定。不用說,她一定是做賊心虛!我賣菜的事一定是她公之于衆的。我怒火中燒,目光如刀般狠狠地盯著吳昕。吳昕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麽,但卻被怒氣沖沖的我狠狠地推倒在地。

  “真野蠻!居然動手打人。你本來就在市場賣菜,難道我說錯了?”那個挑起是非的女生很不合時宜地火上加油。其他幾個女生扶起坐在地上哭泣的吳昕時,也都不滿地指責我。衆怒難犯,我只能默默承受沖動帶來的苦果。

  從那以后,我成了孤家寡人,同學們都對我敬而遠之了。于是我像變了個人似的,對生活充滿了厭倦,對身邊的人也充滿敵意。我的成績開始一落千丈,而我卻表現得無所謂,還變本加厲地逃課。老班來找我談話,從她焦慮的眼神中,我看得出她恨鐵不成鋼的心痛。但我依然冷酷地板起臉,一聲不吭。

  父母也不明白我究竟是怎麽了,一臉關切卻什麽也不敢問。媽媽對我說話時更是小心翼翼,生怕一個不小心又惹我生氣了。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像個刺猬,但我執拗地堅持著自己的冷漠和孤傲,覺得全世界的人都虧欠我。多少個夜晚,我躺在床上思如潮湧:那天發生的一幕幕,伴著一聲聲嘲笑和指責,一次次地在我耳邊回響,淚水也不止一次地打濕了枕巾……想到吳昕帶給我的傷害,我咬牙切齒地發誓決不原諒她。

  一天中午放學時,吳昕討好似的湊了過來,支吾著想對我說什麽。而我,卻不屑地把頭扭向一邊。其實,我看得出來,自從上次的事件后,吳昕也沈默了很多,每次看見我時,她就會不由自主地把頭垂得很低。

  “殷子,對不起!”吳昕的聲音很輕,“上次的事……”我的心一顫,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在學習上從不肯認輸的人,居然會向我道歉?吳昕接著我:“看見你現在的樣子,我很難過。我的原意並不是要取笑你,但我沒想到事情會弄成那個樣子……”

  我僵硬冰冷的心漸漸溫暖,在這段被孤立的日子里,我內心的惶恐與孤單誰人知曉?我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麽堅強與不在乎,面對從沒有過的不及格的試卷,我的心會痛;面對父母焦慮的眼神,我的心也會痛。但是礙于面子,我並沒聽完她的話,就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教室。

  下午上課時,我發現桌洞里有一只紙鶴,拆開來一看,里面有張字條:“殷子,對不起!上次在市場看見你的那一刻,我對你充滿了欽佩。我佩服你能夠體諒父母的辛勞,並且身體力行地爲他們減輕負擔。一直以來,我都把你當做學習上的勁敵,鉚足了勁跟你競爭。但后來才知道,我們之間的競爭並不公平,你課余時間常去幫父母賣菜,我占了便宜。于是我把這事告訴了幾個要好的同學,希望他們的父母去買菜時,能夠多照顧點你家的生意,好讓你騰出更多的時間來學習。我還請求老師把我們調到一起,這樣我就能與你在學習上互相競爭與互相幫助……”

  我仰起頭,緊緊地閉著雙眼,生怕眼中的液體一不小心就會滑落。吳昕真誠的言語讓我陰郁的心一陣釋然。其實仔細想想,如果不是我自己死要面子,父母賣菜,又有什麽見不得人呢?

  3

  “殷子,一起出去走走吧!”又一天下課后,吳昕主動來邀請我。我很爽快地牽著她的手一起走出教室。其實自從上次看完她的字條后,我就想主動跟她和好,幸好吳昕善解人意,給了我一個台階下,或許她從我對視她的目光中讀懂了我對友誼的渴求。

  解開心結后,我與吳昕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漸漸地,我才發現自己以前對她存有諸多偏見。雖然吳昕說話的語氣有些嬌滴滴,但她其實是個堅強勇敢的女生。路上看見小混混敲詐小學生,她竟敢跑過去阻止,說她爸爸是警察,唬得那人轉身就跑;看見年邁的乞討老人,她會毫不猶豫地把口袋里的錢全都掏出來。而且,吳昕還在每個周末抽出時間陪我去市場賣菜,並美其名日:體驗生活。但我明白,她只是用她自己的方式,來表達對我的尊重,以及對友情的珍惜。

  有吳昕陪在身邊,我在幫父母賣菜時,再也不會難爲情了。吳昕熱情洋溢的笑臉和甜甜的吆喝聲,爲菜攤招徕了不少顧客。一些前來買菜的大娘一邊挑菜,一邊問我們是不是姐妹。“是呀!我們是最好的姐妹!”在我還不知如何回答時,吳昕已經樂呵呵地搶先回答了。望著她如花的笑顔,我心里暖暖的。

  在學習上,我和吳昕依舊是最強勁的對手。因爲有她的存在,我斗志昂揚。我們堅信,對對手最大的尊重就是竭盡全力地發揮出自己最大的潛能。就這樣,我和吳昕既是相互尊重的對手,又是最要好的朋友。就像吳昕說的:“對手,就是自己的另一只手。”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