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3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10-6 01:27:46

坐在我身后的男生姜新強,與我住在同一個社區。

  課堂上,我總是想回頭看看他在做什麽,每次有這樣的想法時,心中總是充滿羞澀——我只是把身體略向后邊偏轉一下,然后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他正在讀一本書,或是正在算一道題。

  別爲一次牽手想太多……有時候,我就保持這種略略偏轉的姿勢,瞟著姜新強的身影開始發呆。講台上的老師看見我走了神,就站在講台上喊:“哎哎,下邊那位女生,想什麽呢,注意聽講了。”我才猛然醒悟過來,坐正了身體,臉立即紅起來,低下頭,驚惶失措地聽老師講課,但什麽也聽不進去,因爲心跳的聲音掩蓋了老師的聲音。

  姜新強坐在教室里的時候,我常常會這般身不由己地要去“瞟”他的存在。于是我會抱怨姜新強爲什麽要坐在我的后邊,我也會抱怨自己爲什麽把心思傾注到一個男生的身上。但是當姜新強真的離開了這個座位之后,我發現自己更加煩亂如麻。有一次,姜新強請了兩天的假沒來上課,在那兩天里,后邊的座位空空的,我的心也是空空的,還無比焦躁,有世界末日的感覺……

  我看過一些青春期心理的書,書上常會有這樣一句話:哪個少女不懷春。但我又不願意承認自己是喜歡上了姜新強,一個女生喜歡一個男生,讓我非常不安,羞于告人。

  姜新強是一個身材高大的男生,對人非常好,有耐心。有一周我生病在家,老師就派姜新強給我捎作業,順便給我補習一下當天的功課。姜新強總是不厭其煩地給我講一遍,再講一遍。我從沒有體驗到一個男孩會對女孩這般耐心,我感覺自己非常依戀姜新強的這種耐心。

  我總是想報答姜新強爲我付出的細致和耐心,但是姜新強卻一直沒有生病,所以我的這種心願總是沒有機會達成。有一次放學后,教室里恰巧只剩下我們兩個人,我吞吞吐吐地對姜新強說:“我,我想謝謝你。”

  姜新強驚訝地問:“謝我什麽?”   我說:“就是你給我補課的事。”

  “噢,那是老師安排的,沒有什麽好謝的。”姜新強非常平靜地回答我,然后就收拾好自己的書包離開了。我愣愣地站在原地,因爲失去了單獨傾談的機會,非常失落。

  上自習課的時候,姜新強忽然從后邊喊我:“小薇,有沒有三角板?”

  姜新強忙著做一道題,也不�頭,伸著手向我借文具。我急忙找到自己的三角板向后邊遞過去,誰知在慌亂中卻把自己的手連三角板一同伸進了姜新強張開的大手中。姜新強感覺有“三角板”送過來,就握住了,連我的手也握進了他的掌中……

  或許姜新強做題太投入,居然沒發現他的手正握著我的手。大約過了幾秒鍾,姜新強才發現他手里握住的不僅是三角板,還有一只女生的手。姜新強笑了笑,松了手。我也松了手,三角板輕輕落在他的桌面上……

  那幾秒鍾里,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我僵住了,沒有立即抽回自己的手一是因爲不願意抽回?還是怕打擾了姜新強的解題思路?

  后來,我總是很偏執地認爲,一定是姜新強故意拉住了我的手。于是我又多了一種心思,總是想找機會問姜新強爲什麽願意拉住我的手,只是我總開不了口去問他。

  一年之后,我要轉學了,鼓起勇氣單獨找到姜新強,問:“你爲什麽會拉住我的手?”

  姜新強一臉茫然:“拉你的手?拉過嗎?不會吧,你開玩笑吧。”

  我的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但強忍住了。那真是一次傷感的離別,一次無聊的詢問——我的感覺,姜新強根本沒懂。真的,年少的我們沒有必要爲一次牽手想得太多。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