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3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10-6 01:28:26

1

  午后,雨過天晴。路面低窪的地方積滿了雨水,我邊聽歌邊走路,好不悠閑。突然“嘩啦”一下,某人騎著單車從我身旁的水窪呼嘯而過,水花濺了我滿身。他在前方刹住車,得意地沖著我壞笑:“刺激吧!”

  我剛要追上去,他一踩踏腳,飛馳而去,剩我一人在校園的路上接受衆人目光的洗禮。

  我的果汁分你一半回到班上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大黑算賬。我把教室搜查了一遍,沒發現他的蹤影。算那家夥聰明,我惡狠狠地想,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坐下來,把書包塞進抽屜里。里面有什麽東西呢?我拿出來一看,是一瓶果汁。上面貼了張紙條,字寫得像鬼畫符一樣:趕緊想想,怎麽謝謝我。

  “大黑放的?”同桌小琦問。

  “每回都這樣,動不動整我,然后又來糖衣炮彈。小時候黑頭黑腦就算了,現在倒黑心黑肺了。”

  “說明大黑同志對某人……”

  “得,他要是個女生,我們就是標準的金蘭姐妹。”

  我剛一說完,坐在前面的祁燕就轉頭接了一句:“但他是男生,你們就是名副其實的青梅竹馬。”

  我正欲解釋,前后左右的同學們異口同聲道:“解釋等于掩飾。”

  看來,要與大黑保持距離了。

  2

  文學拓展課,肖老師講到李白的《長干行》。

  “這里面有一句詩,大家肯定耳熟能詳。”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學們衆口一詞。

  肖老師滿意地點點頭。“肖老師,要不要請同學來表演一下呢?”有搞怪的男生提議。

  肖老師笑笑,不置可否,突然就聽到小琦在叫我的名字,而后,大黑也被大家推上了前線。

  “別鬧了!”我懊惱地責怪小琦她們。

  大黑倒是大方:“陳天天,你就上來呗,有什麽了不起的嘛?!”

  下面一片起哄聲,連肖老師都笑了。

  我一氣,脫口而出:“誰跟你青梅竹馬,我倆明明打小冤家!”

  班上笑得更誇張了。這一出可是平常學習中難得的調味小品,被大家牢牢抓住,有好事的男生學著趙薇唱道:“小冤家,你干嗎,像個傻瓜,我問話,爲什麽,你不回答?”

  笑聲很久才停住,但我已經氣得整張臉都紅了。

  3

  我和大黑很長一段時間被大家搬上台面作爲八卦的原料,大黑通常是大大咧咧一笑而過,可是我越來越討厭這種感覺,于是開始疏遠大黑。有他的地方,我盡量避開。

  惹不起,我躲得起。

  “陳天天,你躲貓貓呢?”一天晚自習下課,大黑攔住我。

  我不理他,繼續走。

  “陳天天,你最近神經抽到了?抽到了一定要看醫生呀,否則會造成大面積神經損傷的!”我仍舊沈默。

  “陳天天!”大黑大吼一聲,然后表情瞬轉,一臉讪笑地遞給我一瓶果汁。“你最喜歡的牌子,喝了吧,你就當有冤報冤,有仇報仇,不準生氣!”說完他沖我做了個鬼臉。我突然就覺得,大黑挺無辜的,我跟他認識十多年了,多好的哥們呀。

  我一樂,他就松了口氣:“你看,你一笑,面癱就好了,感謝我呀!”

  我終于笑起來。大黑吹了個口哨,一群男生跑了出來。大黑說:“看吧,我說陳天天不會冷我多久吧,我一逗,她就樂,這姑娘從小就這樣!你們跟我賭?區區一個陳天天,我會搞不定?”他完全沈浸在炫耀里。

  “原來是這樣。”我聲音如遊絲。大黑,這次不會無辜了。因爲,你傷了我的自尊。

  4

  我真的生氣了。從此以后,再不跟大黑說話。

  他可能意識到什麽,時不時在我面前晃晃,開開玩笑,找找話題,可是我始終一言不發。直到他像一只泄氣的螃蟹識趣地走開。

  馬上就要元旦晚會了,班長謝元來鼓動我:“天天,去年你和大黑表演的雙簧精彩極了,今年再來一個?”

  “no!”我一口拒絕。

  團支書、學習委員、宣傳委員、甚至班主任都親自出馬。說客來了一堆,我卻始終不爲所動。

  “陳天天,你小氣不小氣,人家都三顧茅廬了,你至于麽!”大黑火了。

  “沒有你搞不定的,自己上吧!”

  5

  大黑找了祁燕表演雙簧。因爲臨時準備,效果打了不少折扣。祁燕下台后跟我開玩笑:“珠玉在前呀,再怎麽練,也比不了你倆多年的默契。”

  這句話聽得我心里一怔。再看大黑,他看到我,目光迅速轉移。

  我有些恍惚,我們明明是很好的朋友,小時候常常一起喝橘子水,長大了一起喝果汁,可是現在怎麽疏遠了呢?后面的節目,我無心再看。我來到走廊上,看見天空那邊有煙花綻放。呀,新的一年就這麽到了。

  “陳天天。”回過頭,是大黑。

  “新年快樂!”他說。

  “謝謝。”

  “給你。”又是一瓶果汁。讀小學的時候,爲了抄我作業,大黑老是拿橘子水賄賂我,后來每次犯錯,總是一瓶果汁解決問題。“哎,我錯了。”看我不接,他說。

  “我不該因爲一時的虛榮,破壞咱倆多年以來建立起來的感情。”

  看我還是老態度,他急了:“明明是你以莫須有的理由先冷落我的!”

  他還挺委屈的。我忍住笑。

  大黑一把將果汁塞在我手中,我一臉嚴肅地遞還給他。他急了:“群衆的眼睛是雪亮的,可也是挺傷害咱倆的,我倆都是受害者,你不能扔下我一個。”

  我終于忍不住了,笑道:“我的果汁分你一半啦!”

  “喲,你們!”小琦她們也跑出來了,一臉壞笑。

  “我們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哥們,羨慕吧。”我底氣十足地回道。

  “還有,本人鄭重聲明,我對陳天天從無非分之想!”大黑笑道。

  大家笑趴了。我突然覺得,像我們這樣的感情多難得呀。

  我的果汁分你一半。這個故事也分你一半。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