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8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2016-11-23 23:07:50

  夜,寂靜無聲,整個大地都沈浸在一片安寧與祥和之中,就連四周的狗也沒有一絲聲息。

    話說,這是一個月朗星稀的夜晚,明媚的月光投射在大地上,帶來了滿地的銀輝與斑駁的陰影。

    我穿過幾道迴廊,悄悄的走向東家小姐的閨房。仗著在這裡扛活多年,早已熟悉了主人家整個院落的佈局與虛實。

    小姐的閨房在正房的二樓上,我才走近樓梯口,就有黑暗中一雙熱乎乎的小手,將我拉住。

    通過那軟乎乎的觸感,還有那股熟悉的體香,我知道拉住我的人是誰。

    這雙手特別的柔若無骨,才一接觸,就傳來了一股股軟綿綿的熱力與溫情,還有那若隱若現的香味,刺激得我的心劇烈的跳動了起來,心裡一熱,順勢一把抱住了手的主人,跟著就在她那軟乎乎的身體上亂摸了起來,摸了幾把後,徑直來到了她那鼓脹高聳的胸脯上,盡情的揉搓起她那兩隻豐滿的乳房。

    哇塞,這妮子,才幾天的功夫,那乳房好像是又脹大了不少,沈甸甸的。

    不一會,姑娘的嘴裡開始了愜意的輕哼,身體發軟,一股腦的靠在我的身上,只有兩隻手抱著我的頭,將熱乎乎濕漉漉的嘴唇,沒頭沒腦的在我的臉上亂親了起來。

    我只感覺自己渾身冒火,胯下的那話兒也在蠢蠢欲動,脹鼓鼓的翹了起來,話兒頭癢癢的實在難受,於是,一陣衝動,一把將姑娘按在牆上,用自己挺立起來的話兒,拚命在姑娘柔軟的小腹上亂戳著。

    懷裡的姑娘似乎也動情了,將我緊緊的抱著,用她那高聳的胸脯,一個勁的在我的身上上磨蹭著。

    我喘息著,一邊亂戳,一邊伸手進她的衣服,在她滑溜溜的後背上拚命的亂摸揉捏著。

    也許是我的摸捏驚醒了她,姑娘大口的喘息了幾下,然後推開了我,顫著聲說道:「你不是還要為小姐治病麼?那可耽誤不得呢。」

    聽到她的話,我才有幾分清醒,但依舊心不甘情不願地又在她的奶子上抓了幾把,才放開了她,嘴裡依然大口的喘息著。

    稍歇,我們踏上了樓梯,經過一段路程後,只聽得吱呀的一聲,一道房門打開了,接著又被關上。

    屋裡沒有點燈,黑濛濛的,只有月光透過窗櫺,帶來了幾許光亮。

    拉我進屋的小手將我帶到一張床前,然後輕輕的嬌笑了一聲,又悄無聲息地退出了房間。「啪」的響了一聲,房門,關上了。

    藉著月光,我看清了床上躺著一個俏佳人,她正是主人家的大千金──月茹。

    月茹今年十六歲,正值春花爛漫之際,平素也不得多見。但巧的是,一天下午,她隨著丫鬟小靜到後花園遊玩時,突然尿急,於是走到一叢玫瑰花後小解。

    就在她要解完的時候,突然尖叫了一聲,褲兒都來不及拉上,就跑了出來,一邊跑一邊驚慌的喊道:「小靜,救我,快救我!」

    也是巧了,這天恰好我正在花園裡收拾花木草坪哩。正在忙活之時,就見小靜跑了過來。

    小靜大約二十來歲,人長得身寬體胖,圓圓的臉蛋,好似銀盤一般,笑起來眯縫了眼,尤其是走起路來,胸前一對豐滿的大饅頭似的乳峰上下跌宕起伏著,分外的誘人。我早就看上她了,只是苦於沒有機會接近。

    小靜跑到我的面前,叫道:「大哥,你去看看,小姐被蜂叮了,正在哭哩。會不會有生命危險呀!」

    聽著小靜的說道,我彷彿看到了一扇大門,正在向我打開。於是,隨口說道:「哦,這個呀,那說不定呢,要看叮到的部位。」

    接著我問:「小姐被叮了哪裡?」

     小靜紅著臉說:「是小姐的那裡。」

    「哪裡?」

    「嗯,就是小姐的那裡。」小靜再次羞紅了臉蛋。

    看著身邊垂涎多日的美女,我�起手,在她高聳的胸脯上摸了一把,嘿嘿的笑了:「是這裡嗎?」

    小靜的臉蛋刷的紅了,�起手「啪」的打了我一下,同時說道:「 不是。」

    看著羞澀的丫鬟,我感到無比的快意,嘻嘻笑著說:「那走吧,看看小姐去。」

    我們來到了小姐呆的地方,小靜低聲在小姐耳邊嘀咕了幾句,小姐�起頭看了我一眼,臉一紅,又快速的低下了頭去。

    小靜看了我們一眼,笑了笑,走開了。

    小姐沙啞著嗓子問我:「你真的可以治?」

    我忍著笑,鼻子裡「嗯!」了一聲。

    接著說:「不過,你可要照我說的去做才行。」

    小姐快速的又睥了我一眼,然後點點頭,低了下去。

    「那讓我看看被叮的部位。」

    小姐的臉蛋唰的一下紅了,扭捏了半天,才哆哆嗦嗦的解開了褲子,然後,背對著我躺在草坪上。

    哇塞,好一團雪白的肉團呀,就呈現在我的眼前。那肉團,粉白細膩,好像是做元宵的糯米粉,在燦爛的陽光下,發出了炫目的光彩。我呆呆的看著,心裡一陣陣的顫動著,多美的妙人兒呀。

    我按捺著劇烈的心跳與口乾,在小姐屁股蛋上下到處端詳著,但看了半天也沒有找到被咬的傷口,於是我顫抖著聲音問道:「傷口在哪裡呢?」

    羞紅著臉,低聲說:「你眼睛瞎啦,在屁股上。」

    我又仔細的看了看,才發覺那雪白的屁股蛋上,靠近中間,確實有一小塊稍稍紅腫的地方,但不仔細看,還真的發覺不了。於是,我湊近了小姐,伸出手在那粉嫩的肌膚上按了按,小姐在我手指觸到的時候,渾身顫抖了起來。

    我對著小姐說道:「你的這個病,要趕緊治療,要不,一旦毒液進入你的五臟六腑,輕者容貌變醜,重者要了你的命。」

    小姐聽到我說,顫抖著聲音說:「我不要變醜,寧願去死。」

    於是,我偷笑著說:「那我為你治療吧。呆會不論發生什麼事情,你都不要叫才是。」

    小姐紅著臉,默默的點了一下頭。

    看著小姐逐漸走進了圈套,我頭一低,就在小姐的屁股上舔了起來。

    我一邊舔一邊仔細的看,映入眼簾的,是小姐那肥白的屁股。

    小姐不愧是養尊處優,平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保養得皮膚那叫一個好,更何況那是女孩的屁股,平時總是用褲子嚴密封鎖起來的,輕易見不到光,更別說是被外人看到了。

    那肌膚真叫一個嫩呀,舔起來,就像是在舔一塊水豆腐,顫悠悠的;兩片屁股之間,是緋紅的物事,那物事像一個才蒸熟的饅頭,白嫩嫩鼓蓬蓬的,肌膚更加的鮮豔、細嫩,還有幾絲黑黑的毛毛,蜷曲著覆蓋在上面,看上去黑白分明,動人心魄。

    看著這一切,我褲襠裡的那話兒不由自主的硬了。

    隨著我舌頭的接觸,小姐渾身一抖,但剛剛說好了的,為了性命,小姐只好忍受著我的舔吻。

    小姐的屁股,端的實在美妙。我舔著舔著,從小姐屁股縫裡傳出了一股股異樣的幽香,似蘭似麝,更加使我情緒高漲,舔得更加的熱切了;而且小姐的嘴裡,也開始了若有若無「嗯嗯嗯嗯嗯嗯嗯」的輕哼,聽著那美妙的聲音,我褲襠裡的那話兒脹鼓鼓的越來越硬了。

    在小姐吹彈可破的肌膚上親舔了一陣後,我實在忍不住了,大膽的將小姐的屁股往兩旁分了分,露出了小姐那躲在深閨人未識的菊花,那菊花呈深棕色,在明晃晃的天光裡,分外耀眼;更加可愛的是小姐的花苞,那花苞粉紅柔嫩,只有幾根細細的黑色毛毛,蜷曲在那嫩生生的花苞之上,顏色還淺。

    而花苞裡,此時已然沁出了一些花露水,花露水使得整個花蕊更加的水嫩了。

    看著這等美妙的所在,我的舌頭情不自禁的在小姐兩腿之間的花苞處舔了舔,小姐渾身再次顫抖了起來。我雙手抱著小姐的屁股,舌頭拚命的在小姐的花苞處死死的舔吻著。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小姐的身體不安的一直扭動著,隨著我的舔吻,嘴裡發出了陣陣輕微的呻吟,不知不覺之間,小姐的花苞處,又流出了許多的蜜汁,那蜜汁呈乳白色,黏糊糊的,糊在了她細嫩的皮膚上,也沾了我一嘴。

    小姐嘴裡的哼聲,越來越大了,她渾身顫抖著,帶動得她那雪白的屁股,也在不停的顫抖,只有那雪白的蜜汁,依舊一股股的流淌出來,將那絨毛、菊花、粉紅色的花苞,沾染得紅一塊,白一塊的。

    就在我們沈浸在那奇妙的旖旎風光的時候,突然,我們的身後,傳出了「噗通」的一聲,啊!?我一驚,放開了小姐,扭回頭一看,原來是小靜這個丫頭在不遠處坐到了地上。

    我恍然明白了,剛才的一舉一動被人偷窺了。

    就在我驚恐不已的時候,小姐推開了我,紅著臉坐了起來。

    看著小姐的舉動,我也慌了,趕緊站了起來。小姐也站立起來,手忙腳亂地拉自己的褲子,但臉蛋的紅暈還沒有完全消退,看上去依舊動人無比。此時,她看了看眼前的丫鬟,頓時明白了不少,跟著,她扭頭對我說:「還不去要了她!」

    「要了她?」我不解的看著小姐。

    「你要她出去渾說呀!」小姐急得跺腳。

    「怎麼個要法?」我依然不解的看著小姐。

    「奸了她啊,笨蛋!」小姐好像是要死過去的樣子。

    小姐就是小姐,那書念的,可謂聰明至極,我方才恍然大悟。

    有了小姐的指派,我滿心高興的撲了上去,一把緊緊的抱住了小靜。立時,一股豐軟的感覺再次襲來,剛才在小姐身上得不到的,現在可是得以補償了。

    我將自己的大嘴,直接按在了小靜紅嫩的臉蛋上,拚命的親吻了起來。同時將大手摸到了這個丫頭的胸前,開始了大力的捏搓。

    小姐則羞紅著臉,躲過了一邊。

    小靜紅著臉,低著頭默不作聲,只有顫抖著的嬌嫩身軀,顯示她還是一個活人。

    我在小靜的胸脯上摸了幾摸,覺得不過癮,於是,將手鑽進她的衣服裡面,直接摸她那兩隻碩大的乳房,好美呀。

    隨著我的撫摸,小靜全身軟綿綿的,癱在了草地上,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她兩腿之間的褲襠處,已經是濕漉漉的一大片了,還散發出一股股蘭花一般的味兒來。

    我盯著眼前的小靜,幾把扯開了她的衣服,於是,小靜整個身體,就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小靜人比較白,身體很豐腴,胸脯上,兩隻大乳房晃晃悠悠的,就像剛剛蒸熟了的大白饅頭,脹鼓鼓的,尤其是饅頭中央,那猩紅色的乳頭,水靈靈,嫩生生,好似熟透了的小櫻桃,令人垂涎欲滴;而她兩胯之間,那一大蓬烏黑的褻毛,在雪白肌膚的映襯下,更加的引人注目。

    看著眼面前的可人兒,我趴到了她的身上,急忙把堅挺無比的那話兒抵在她那粉紅色的花苞上,然後屁股一拱,我那脹鼓鼓的話兒就鑽進到一個熱乎乎的所在,哦,好爽呀,小靜的花苞,已然緊緊地夾住我的那話兒,簡直就要爽上了天。

    就在我的那話兒進去的一剎那,身下的小靜尖叫了一聲,接著,渾身就顫抖個不停,我低頭一看,一股殷紅的血,從我們的結合處,流了出來。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好呆愣愣的看著,身子也不敢動一下。

    我已經三十多歲了,還從未接觸過女人,今天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平時只是聽說男女在一起辦事是多麼的快活,但貌似事情不是這樣的呀。

    就在我發呆的時候,身下的小靜低聲道:「你倒是動動呀,只是要輕一點。」

    得到小靜的指示,我開始模仿狗兒們辦事時的動作,屁股慢慢的開始了來回聳動,粗大的那話兒也在小靜窄小的花苞裡進進出出,來回的抽插著。

    沒多一會兒,小靜的花苞裡越來越滑,好像是多了一些什麼東西,接著,一股股乳白色的東西,淌了出來,而我們之間的結合處,也發出了陣陣「撲哧撲哧」的聲音,身下的小靜,此時嘴裡卻是發出了一陣陣「嗯嗯嗯嗯嗯嗯」的聲音,那聲音,無異於天籟之音,好聽之極……

    回想著往事,我走到了小姐的床前。

    床上的小姐,蓋了一床輕飄飄、軟綿綿的棉被,只見她閉著雙眼,躺在那兒。

    我輕聲叫了一聲:「小姐,我來了!」

    連說了兩遍,她才輕輕的「唔!」了一聲,表示沒有睡著。

    我說:「小姐,請你翻一下身,這樣才好弄。」

    我輕輕的拉開覆蓋在小姐身上的被子,小姐那具纖小的嬌軀,就暴露在我的眼前。

    小姐上身是一件菲薄的淺色衣服,下面是一條同色的褲子,緊緊的勾勒出她那纖細而不失曲線的身體。

    她的身體跟丫鬟小靜比起來說,另有一番風味。

    看著,嗅著閨房裡迷醉的香味,我的那話兒又情不自禁的脹了,我怕惹出什麼亂子,壓低聲音說:「小姐,咱們現在開始療傷,好嗎?」

    「嗯!」

    看著小姐全身不設防的橫趴在床上,我慢慢的拉下了小姐的褲子,於是,小姐那肥白的屁股,再次呈現在我的眼前。

    都說月下看美人,越看越有味,要的就是現在這個朦朧狀態。

    眼目下的小姐,雖然沒有那天看得真切,但朦朧的看來,更加有著迷人的景象,還有就是,在這個夜深人靜的時候,跟一個赤身裸體的大家閨秀呆在一起,更加的具有誘惑與挑戰性。

    我強忍住自己心臟的劇跳,蹲下身子,伸出手先在小姐的屁股上撫摸了一會兒,又細細的嗅了一番小姐身上的香味,才伸出舌頭,仔細的為小姐舔了起來。

    今天我沒有像那天一樣,一來就舔小姐的傷口,而是從她屁股的外緣開始。慢慢的向中間舔,最後到達傷口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小姐的屁股也在逐漸的被舔舐著,床上的小姐,嘴裡開始了低低的呻吟,隨著被舔範圍的逐漸擴大,小姐的呻吟聲也越來越急促而且也越來越大。

    我怕驚動了別人,急忙抓了一塊枕巾,蓋在小姐的頭上。

    舔完了傷口,我掰開小姐的屁股,只見小姐那深色的菊花,還有那嬌嫩的花苞,此時已經糊滿了粘液,氾濫著點點的光亮,更加令人興奮的,是那花苞裡已經散發出來陣陣濃幽的香味,似蘭似麝。

    我頭一低,又在在她的屁股溝裡舔舐起來。

    隨著我的舔舐,小姐又開始了顫抖,而那優美動人的哼聲也再次開始,「嗯嗯嗯嗯嗯嗯」個不停。

    我舔過了她的菊花,接著往下,來到了她的花苞,在那裡,我再次舔到了她那濃濃的蜜汁,還是那麼的可口……

    小姐趴著,實在不好舔,於是,舔過一陣之後,我將她翻了個身,仰面朝上,立時,小姐那纖小的乳峰,立即引起了我的注意,這對乳峰,跟丫鬟小靜的比起來,又是別有天地,小巧玲瓏,只堪一握,但又尖溜溜的,猶如寶塔。

    於是。我心臟狂跳著,將手摸到了她的乳峰上,肆意的開始了揉弄。

    哇,好爽呀。

    隨著奶子被摸,小姐的嘴微微張開著,一絲絲的低吟,又開始了。

    我感到小姐的胸前,有一個新的東東,逐漸的挺突了起來,於是我解開了小姐胸前的衣服,以期一探究竟。有嫩紅的乳頭挺立了起來,好誘人哦,我毫不客氣的張口噙住了,開始吮吸起來。

    小姐的眉毛,開始了扭曲。

    等到兩隻奶都被我分別吃過,方才放了開來。

    當然,眼下還有更重要的工作,就是繼續為小姐「治療」。

    我發覺,此時小姐的屁股下面的床單上,已經有了一大灘東西,濕漉漉的。

    我繼續蹲了下來,小姐赤裸的花苞,就袒露在我的眼前。

    小姐的花苞不是太鼓,花苞上那些毛毛也不太多,稀稀拉拉的,比起小靜來說,少了許多。但她可是東家的千金,現在就赤身裸體躺在我的面前,心裡那份快感,可是十個丫鬟都比不上的。

    我又開始了工作,這次,我將重點,放在了舔弄小姐花苞之上。

    我仔細的舔舐著,力爭不放過每一寸土地,在舔過了小姐那兩片肥厚的大肉片,脆生生的粉木耳,翹挺起來的花生米之後,將舌尖插進了小姐的桃源洞內,並且來回的抽插著。

    小姐低沈的哼哼聲,隨著我舌頭的抽插,越來越大,而且也越來越急促。最後,在小姐花苞的緊縮之中,我伸進她的桃源洞裡的舌頭被她的花門夾得生疼生疼,緊接著,是她桃源洞裡面的大股的洪流的洶湧奔出,我的嘴巴被灌滿了……

    剛才在樓下就跟丫鬟小靜有過那麼一段,現在為小姐忙碌了半天,早就被刺激得劍拔弩張了,胯下的那話兒脹鼓鼓的頂在褲襠上,但看著小姐的花苞,愣是不敢下手,只憋得我臉紅筋漲的,現在又被灌了一嘴的蜜汁,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再也控制不住了,解開褲門,掏出了那話兒,就在小姐的花苞處摩擦了起來,沒幾下,硬邦邦的大肉棒上沾滿了蜜汁,接著,我一挺腰,話兒的頭就鑽進了小姐的花苞裡,同時帶來了一股緊仄的壓迫感。哇塞,好熱的花苞呀。

    「呀……」的一聲,小姐發出了高亢的叫聲,那叫聲穿雲裂石,在寂靜的夜裡顯得是那麼的嘹喨。

    唰的一下,我被驚呆了,也停止了動作,雖然有過跟小靜的經歷,但眼面前的情況,還是頗令我尷尬的。

    但僅僅只有一聲,小姐抓過了枕巾,用牙咬住。

    稍停,小姐幽幽的開了口:「好哥哥,再來呀,只是要輕一點才好。」

    得到佳人的鼓勵,我再次開始了抽動。

    不一會,「撲哧撲哧撲哧撲哧」的聲音,在房間裡面迴響。我一邊抽動著那話兒,一邊用手摸捏小姐的乳房,還不時逗弄著上面的小乳頭。

    終於,小姐在「啊啊啊」幾聲後,她的花苞裡,再次噴湧而出許多汁液,順著我的肉棒,流淌了出來。

    小姐也停止了身體的抖動,接著,她摟過了我的脖子,熱辣辣的親了我幾口,說:「我夠了,你走吧。」

    就在這時,小姐的房門被推開了,接著一股風颳了過來,接著,一雙熱乎乎的小手拉著我就往外走,一邊走,一邊埋怨道:「誰叫你去動小姐的,你不要命啦。」

    我現在可是徹底清醒了,但嘴裡還是爭辯道:「我忍不住嘛……」

    手的主人掐了我一下:「你忍不住,不是還有我嘛。」

    哇,真是瞌睡,遇到了枕頭。剛才同小姐弄了半天,她夠了,我呢?那話兒可還在脹鼓鼓的硬得難受哩。現在可好了,又有了新的物件啦!

    一邊走,我一邊在她的身上到處亂摸著,當走到院子裡的時候,她的上半身已被解開,突然。我的眼前出現了三倫明月,我揉了揉眼睛,沒錯,就是三個月亮,一個在上,兩個在下,有趣的是,下面那兩個月亮,居然還在晃動!

                             —— 完 ——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