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玄幻仙俠]

廝磨

[複製連接]
查看: 75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2016-10-7 18:49:48

  月色悄悄從窗簾的縫隙洩露進來,像一條神秘的通道將她指引。這是什麼通道呢?通往天堂或者通往地獄?這誘惑太強大,她無法抗拒。

    關小樓的目光,順著月色向前爬,向前爬……爬上於星夢純淨、美麗的面龐。於星夢早已睡熟,纖長濃密的睫毛尖上,似乎閃動著某種光芒。精細的輪廓、白皙的肌膚、挺秀的鼻子,還有……豐膩的紅唇。關小樓的心漏跳一拍。這美麗的臉精緻得如同象牙雕,月光中黑白分明,只剩下一點紅唇,形成致命的誘惑。

    一年以前,她們共同租下這間房子時,還是陌生人。只是為了工作方便,住宿方便,同是單身女子,在外有個照應。本想彼此不做過多的打擾,各過各的生活,卻在不知不覺中向彼此的生活中滲透、浸潤,越來越糾纏,分扯不開。就像那句話,原以為只是生命中的過客,卻成為一生中的傳奇。

    但於星夢究竟怎麼想,她不知道。關小樓只知道星夢喜歡她、也在乎她。但到底喜歡和在乎到哪種程度?她會願意衝破世俗的巨大阻礙與她共渡此生嗎?能接受她超越於友誼的親密關係嗎?比如說……像現在。潛藏在心底的渴望蠢蠢欲動。

    誰也沒有把最後的那句話說明。至少是暫時沒有人敢於說明。她們害怕,一旦點破了,是否還能維持現在這種曖昧不明的關係,會不會,霎時分崩離析?關小樓也不知道,這件事該由誰來開口。

    眼前的景像是這麼迷離、恍惚,令人暈眩。體內有種焦渴燒得她不能自持。於星夢就在身邊一米遠的床上,彷彿伸手就能觸及……月光中的星夢,的確像一段飄渺的夢。

    關小樓沒有動,但靈魂已向臨床爬去,像那一線月光。幻想中的柔情場面,一遍遍啃囓著她的心,人已有些恍惚,呼吸和心跳都不再寧靜。在萬籟無聲的靜夜,分外清晰。聽得令人怕、令人緊張、也更令人血脈奮張。

    不管了!關小樓一咬牙站了起來,像夢魘、像著魔,赤著腳,任憑感觀的驅使向於星夢走去。但她走得很輕、很柔,沒有聲息。像貓。

    急促的心跳像神秘的鼓點,敲得她有一絲慌亂。定定神,眼前的於星夢忽然變成了傳說中的睡美人,鮮紅豐潤的唇正等著她那深情一吻。

    一對纖細的玉手伸向她自己的背後,修長的十指靈巧的活動著,蕾絲花邊的精美文胸從幼滑的雙臂間無聲的跌落。雙手再撫上纖細的腰肢,慢慢向下,再向下……動作柔美得如同破繭的蝴蝶要擺脫束縛她的繭殼。然後,她纖塵不染的站在那裡,站在一線月光的邊緣,光潔純淨得猶如初生的嬰兒,完美無瑕。

    關小樓忽然有些羞,不由用雙手分別掩住了胸口和小腹,臉上浮現一絲暈紅。牆上投下一段無比優雅的側面剪影,那玲瓏浮凸的曲線只有雅典娜的雕塑或堪比擬。她不知道這個動作有多麼誘人,多麼唯美,如果於星夢此刻醒著,看到如此浪漫藝術的剪影,也會為她驚嘆。

    關小樓瞥了一眼床上,於星夢仍睡得香甜,柔美的唇角彎出一弧優美的曲線。這弧曲線讓關小樓忘了羞怯,悄悄爬上了床邊。她膝頭跪在床沿上,雙臂分撐在於星夢身體兩側。雙腿微分,纖長嫩滑的腿根盡處,是一方微隆的草坪。草坪絲絲順滑,密而不濃,在草坪的深處,若隱若現著一絲縫隙,微現粉紅。月光俏皮地把一半光影投射在上面。

    關小樓�起右手,想要撫摸一下於星夢俏麗的面龐,但卻沒有敢,僅止停留在星夢鬢邊不再繼續,她怕驚醒了星夢。這隻手虛懸著從星夢的頰邊繞過,落在了粉紅色睡衣的紐扣上。就像製作一件精工作品,五指輕輕擺動著,顫抖著,小心翼翼。一粒、兩粒、三粒……閃閃發光的漂亮的紐扣一粒粒鬆開,柔軟的睡袍貼服的落在星夢起伏的胸膛上,那隻秀美的手再將它們輕輕提起,向兩側掀開。在這麼做著的時候,關小樓一直有些顫抖,是緊張、也是興奮的顫抖。

    眼前的景象令關小樓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心跳卻更加快了。月光下的胴體實在太美,美得很難形容。這只能是上帝的傑作。她看到於星夢秀長的天鵝頸,由於頭向一邊偏側而呈現的優美曲線,緊承著的是兩條柔和細膩、秀麗的鎖骨線。美術大師筆下那細膩流暢的線條或許是這個樣子,優美而又勻稱。但她的目光並沒有在這裡停留太久,因為目光只稍稍下移,她便看到了於星夢胸前的兩枚飽滿和圓融。它們是那麼豐膩白皙,光潔飽滿,已無可形容,最要命是頂端的兩點胭紅,嬌嫩軟滑得如同兩顆熟透的櫻桃,讓人恨不得一口吞下肚裡!

    關小樓忽然劇烈的喘息起來,才發現已屏息太久。忍不住用右手按住了胸口。就是在這裡,她手臂碰觸到的柔嫩鮮活的兩點,其實何嘗稍遜色給於星夢?

    月光還是一樣柔和,照見於星夢腹間比酒窩還要誘人、還要醉人的小圓窩。沿著這裡向下,關小樓的目光匆忙一觸便逃開了,又接著又忍不住把目光移回來,再探幽隱。那裡,稀蔬有序的荒草間,埋藏著於星夢無人驚動過的處女地。

    關小樓右手的中指,輕輕從丘頂掠過,滑入神秘的谷底,再將手心翻轉,從星夢最敏感的地帶劃過,只柔柔的,不曾用力。星夢略有所覺,平靜的臉上起了一絲波紋,但並未驚醒。關小樓不禁笑了。那裡一片溫熱,觸感是那麼嬌嫩細膩、令人沈醉。

    關小樓俯下身,面頰慢慢向於星夢接近、再接近……已是呼吸相聞,胸前一陣麻癢,原來是兩隻飽滿的桃子碰著了星夢的胸口,桃尖的顫動與星夢的兩點櫻桃發生了廝磨。兩點癢迅速擴散,小腹也起了一片熱,雙股間有濕熱膩滑的液體流出了幽谷,打濕草坪。關小樓的喉間不由自主的發出輕輕的呻吟。但這聲音在靜謐的夜裡還是太清晰了,她趕緊閉緊了嘴巴,緊咬下唇。

    美妙的滋味令她將身子俯得更低,與星夢的胸膛貼得更緊,不住的碰撞著、扭動著、摩擦著。四顆柔軟的櫻桃不久就變成了四粒硬硬的小楊梅,使觸覺更敏感、麻癢更強烈。

    連於星夢也在睡夢中發出輕微的聲音,雜揉在小樓的低吟裡,像一曲女聲二重奏,她的眼珠在眼皮下不停的轉動,臉上泛起了輕紅。

    動作幅度不斷加大,迅速氾濫的快感使關小樓的腰肢和雙腿也跟著擺動起來,某種熱量渴望被釋放。她�起一條腿,騎跨在於星夢的腰間,向後坐了下去。早已有所感覺的於星柳樹立即被驚醒了。

    於星夢睜開迷離的雙眼,吃驚的看著近在眼前的面龐,感受到腰腹間的重壓,一時來不及反應發生了什麼事情。稍稍清醒了一點,趁著月光,她認出這個一臉迷醉的人正是自己的好姐妹關小樓,稍稍有些吃驚。

    但她也只是有一點兒吃驚而已,關小樓對她的摟抱並沒有讓她產生反感,反而給她一種前所未有的刺激。彼此嫩滑肌膚的接觸是如此舒服,體內有種陌生的感覺還在向她呼喚、洶湧,令她半呻吟地叫道:「小樓?」

    關小樓被呼聲打斷,也稍稍清醒。已有些迷濛的她發現眼前並不是一個夢,雖然這情形已無數次在夢中出現。此刻她並沒有害羞和畏縮,沒有突然被於星夢發現的尷尬,她已不能停下來,也無法停下來,只能順應身體的指引而繼續。她半撐著的身子終於放下來,完全的覆壓在於星夢身上,全面的接觸立即令體內的渴望升溫、升壓、徹底的暴發!

    關小樓迅速找到星夢柔軟豐滿的唇吻了下去。先是試探的輕啄,接著變成全面的包裹和吮吸,香舌也不甘寂寞的向內刺探。

    「嗚~ 」於星夢被她突如其來的熱烈舉動驚慌了神,不知所措中輕易被撬開了牙關。關小樓的香舌立即得寸進尺的向內攻掠,如同一條膩滑貪婪的小蛇,向它碰到的每一寸糾纏。星夢喉嚨間發出不清晰的伊嗚聲,熱辣的吻令她整個口腔乃至喉頭都麻癢難奈,恨不得要將含在口中不斷伸縮遊弋的小舌直接吞落肚裡。奇異的熱量在體內積聚、發酵、膨脹。全身都緊張起來,雙腿不自覺的用力蹬向床頭,兩隻胳膊也忍不住將關小樓抱緊,彷彿要將她揉進身體裡。她的身體還渴望更多、更熱烈的侵犯。

    關小樓的四肢也將於星夢纏緊,肢體的糾纏令她感到極大的滿足。口唇的掠奪和小蛇的纏繞難解難分,粘粘膩膩。良久良久,終於在輕度的窒息暈眩中,她用力移開嘴唇,拚命的喘息著,耳際也聽到於星夢同樣急促的呼吸還有心跳。她們需要一個短暫的休息,暫時平復因激情而帶來的疲憊。

    關小樓將身子側轉,倒向床的另一邊,於星夢也隨著她轉動身體,由平躺變成側臥,但彼此糾纏的肢體卻沒有分開。寂靜的夜裡除了急促的呼吸和心跳再沒有別的聲音。於星夢在近距離欣賞著關小樓的五官。她並不是特別美麗,但眉眼、口鼻,每一個部分都搭配得恰到好處,非常和諧。尤其是她那對元寶耳朵下面的耳珠,飽滿圓潤,據說這是有福的象徵。以前她就時常有忍不住想捏捏的衝動。

    關小樓有些歉意地道:「對不起。我……」

    於星夢笑笑,頗有幾分挑逗意味地對著關小樓的臉,呵氣如蘭的道:「我沒有怪你啊。」

    關小樓的心又開始不安分了。

    「星夢……我……我想……」關小樓不知該怎麼說了。剛才的大膽起源於不可扼制的衝動,是日夜煎熬的愛慾作祟,但此刻面對清醒著的於星夢,她還沒有足夠的勇氣,說出心中的渴望。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想什麼,說啊?」於星夢的眼睛頑皮的眨眨。她知道關小樓渴望什麼,因為她體內湧動的熱潮也並未消退,而彼此糾纏的肢體間還潛藏著不可言說的滋味。她期待從小樓的口中吐出那愛的訊息,只要她想,什麼都可給予。

    「我,我……」關小樓用盡了力氣,卻還是說不出口。驀地臉又紅了。忽然於星夢湊近她的耳邊,輕聲媚惑地道:「說出來啊~~只要你說……」那要命的氣息吹進耳朵裡,好癢。

    關小樓被迷惑了,這可是於星夢主動誘惑她的啊,原來這個平時裡裝腔作勢、一副天真爛漫的死丫頭也不過想著這樣的事。她的唇角終忍不住泛起一絲笑,咬牙道:「於星夢!我要你,不許後悔!」她不等回答,便再次封上了於星夢誘人的小嘴,她愛死那感覺,那味道。

    但卻只是短暫的幾下互啄,於星夢便撇開她的唇,自她的臉頰吻上脖子。忽然耳珠一濕,竟被於星夢含進口裡,以她那碎玉般的小牙輕囓。溫熱和酥癢立即從耳輪擴散,連脖頸也一片燒灼。

    於星夢卻是心內狂喜!她喜歡這柔軟的耳珠,給她以無法形容的感覺,有點兒像,嗯……胸前的兩點。只是還比那更軟。一想到那裡,她的手立即不安分起來,�起左手,悄悄順著關小樓的光滑的肩頭向下尋找,手心裡一癢,微微感到一點涼,果然是那珠圓玉潤的柔軟部位,她一把握住,開始搓捏。另一隻手卻反向方不斷輕撫對方滑溜的背脊。

    「啊,星夢!」關小樓身上一顫,預料不到感覺來得這樣猛烈,身子輕輕扭動,美妙的感覺似乎從胸口一直傳遞向小腹,好像被蟲子爬咬。她的雙手從後面反摟上來,緊緊抓住於星夢的雙肩。她還想於星夢更用力一些,不要這樣不輕不重的,很難忍受。

    於星夢吐出關小樓的耳珠,在她耳邊夢囈般的道:「小樓,知道麼……我早就想這樣咬你了。」她貼著頸項,將關小樓慢慢舔弄,細吻輕啄,像檢驗精美的瓷器,很仔細、很小心。她怕稍不留神就給小樓種下小草莓,叫她明天還怎麼有臉見人。

    「嗚……啊……星,星夢!」關小樓覺得自己快要碎散了,現在的感受強過於星夢睡著時候數倍。全身都似乎被螞蟻爬搔,每一寸肌膚都在顫抖。她不自覺的張的雙腿將於星夢夾在中間再並緊,忽然那中間敏感的部分似乎與星夢的肌膚有所接觸,令她打了個激靈。

    於星夢的腿也感覺到了這一絲碰擦,這使她有些興奮。關小樓的反應實在讓人滿意,她平常看去很冷靜,原來如此容易動情。她將右手從關小樓身後抽出來推向肩膀,使彼此之間留出一點空隙,立即沿著脖頸、鎖骨一路吻了下去。

    她左手並未將關小樓胸前的飽滿放開,身子卻在向下挪移,扭動間磨擦到關小樓雙腿內側超常敏感的肌膚,關小樓又是一陣劇烈的喘息和喊叫,髖部也隨之做了幾下襬動。

    於星夢一直吻到充滿彈性的胸口才停了下來,她的目標是關小樓右邊的一點圓柔。嘴唇一碰上就將它整個吞入口裡,並用力的做了幾下吐納和吮吸,就像一個嬰兒本能所做的事情。忽然她產生了無比的感動,一種原始的依賴與激情,茫然中好像自己與對方結成了一體。左手立即配合著口唇舌尖的行動撫弄個不停。

    「啊——啊——啊——」關小樓忍耐不住發出一陣歡叫,此時思維早已凝固,一波波衝上來的快意淹沒了理智,聲音也不再受自己控制。她胡亂的抱住了於星夢的頭和肩膀,身體扭動,而碰到身上的一根根髮絲彷彿也充滿了魔力。雙腿努力想攀附住對方的身體,卻只夾到了對方的腰胯無處著力。下面一熱,汩汩泉流衝出了幽谷,濕癢而又粘膩。

    於星夢探出左手也抓住關小樓的肩膀,雙臂同時用力,整個人貼著她的身子向上蹭去。皮膚接觸處一片灼熱,猶如原野上的篝火,充滿了原始的激情和熱烈,霎時在她的體內引起全面的燃燒。尤其是小腹處的擦碰,更是激起一波波的春潮蕩漾。

    到這一刻,什麼都無所謂了。關小樓感應到虛空的胸前突然填滿了實物,半睜的眸子中看到了對應的面龐,就像將要被狂湧波濤吞沒的落難者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立即放開抓在手裡的頭髮,摟上於星夢的背脊,兩隻手上下左右不住的撫摸和抓捏,滾燙的唇貼上對方美麗的面龐,雨點般灑落。

    於星夢也以同樣的熱情回應著愛撫和熱吻,關小樓對她的點點片片的侵犯早已是星火燎原。雙唇再沒有準確的落點,額頭、眼睛、臉、鼻子、耳朵、嘴唇……就像眼前是一份豐盛的大宴,她如同餓瘋的饕餮一般貪婪。

    四條腿互相的勾索、纏繞、糾結、攀附……一時間好像已分不清誰的是誰的,像是扭滾成一團的蝮蛇,但它們的身體不是涼的,而是熱的,在盤纏和扭結中溫度還在不斷的攀升,直至將彼此焚燒淨盡。

    呼吸似乎已經沒有意義,全部空氣都從肺內抽離,心跳快得連成了一片,尤如某種原始宗教的神秘鼓點,催逼得兩人更加狂野,心臟像是一不小心就能從口腔裡吐出。呻吟聲時斷時續,時高時低,互相補充又互相攀比,突然間又會被另一個含進了嘴裡。

    汗水從緊致細密的肌膚滲出來,彼此混融,又迅速被異常升高的體溫蒸騰,髮絲被汗水粘結在身上,週遭卻是無形的煙靄,煙靄中瀰漫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香氣,氣氛曖昧又迷離。

    關小樓的手順著於星夢背脊下滑,忽然不經意摸到了兩半個渾圓中間的裂隙,纖長的玉指掠過皺褶的突起,直插裡面潮濕的谷地。但手指也只是夠到那種程度,無法伸入便改作劃掠。那裡早已是一片濡濕。

    於星夢受到這突然的刺激,整個下身突然繃緊,口中的呻吟變作略帶沙啞的嘶喊。她手上的動作忽然停了下來,伸下去分別抓住關小樓兩條腿的盡處用力向兩邊掰開,再屈起一條腿向中間探入,立即形成一個十字交叉的形式。

    關小樓心領神會,順從的分開雙腿並向前屈曲,在身軀的扭動中向於星夢貼靠。同時感覺到於星夢在努力做著同樣的事情,歡悅和狂喜淹沒一切。

    驀地身下一熱,狂嘶中急忙將對方抓緊,那最幽隱敏感的密處已無間地貼合。火熱和酥麻、光滑和柔嫩、黏膩和濕軟的種種觸覺突然數倍的放大,如同兩隻初吻唇舌的交接,電擊般的脈衝波從結合處以極速向身周放射,直抵腦頂。世界變做混沌,眼前失去光影,耳邊失去聲音,心跳和呼吸彷彿已經頓止。只剩下原始本能支配著兩具青春健美的處子之軀向著對方狂野的扭動,腰胯的狠命搖擺做著密處極限的廝磨,彷彿要攻入對方的身體,又彷彿要將對方擠進自己……在這一刻,她們渴望融合,合二為一。

    熱浪一波一波湧動,衝擊著彼此的感官世界,由內而外的充盈、膨脹、忽然包紮。剎那間已將她們炸作碎分。

    「啊————」狂呼中迸發著極度的歡愉,聲嘶力竭中呼喊著對方的名字。世界變得空靈而純粹,然後忽然間一切都停止在那裡,只剩下極度的歡愉之後余下的一點疲憊。

    關小樓和於星夢互相緊擁著,正像擁緊一段美麗的殘夢。她們用彼此尚未消盡的熱度來溫暖脆弱的軀體、用輕喃的愛語填補心靈的空虛。她們需要趁這一剎那抓住這瞬間易逝的感覺,抓住這人間純美的愛情。

    關小樓在於星夢的額角輕輕一吻,輕聲道:「星夢,我愛你。」

    於星夢輕輕一笑:「小樓,我也愛你。……想不想……繼續?」

    關小樓一手撫上她的胸口,另一隻手的手指滑向她的腹地,媚眼如絲,聲間微啞地道:「那還用說……這次由我來愛你。別想我會放過你,現在才只是開始!」

    於星夢一顫,被關小樓碰觸的地方又湧起快意,肋間的癢癢讓她忍不住發出笑聲,卻並不抗拒。

    床頭的一線月光早已偏移到床尾,但長夜未闌,不知還會發生多少故事。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