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06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2016-10-6 18:55:02

  今天是我生日,一大早起床,身下的小弟弟就勃起,想像著和自己偶像做愛的場景,正到精彩階段時,媽媽一聲,起床!快遲到,打擾我的夢中的情景,我馬上穿起衣服,連早飯都沒有吃,急忙的去上學,快到學校的時候,看著手錶,心想快要遲到,還差五分鐘就要上課了,我飛奔向教室。離教學大樓還有兩百米的距離,而這堂課的教室,在五樓……我可不想在大學第一堂課就遲到,特別是據說這門課的教授最大的壞習慣就是點名,我不想第一門課被當掉,就得在剩下的五分鐘之內,穿過這兩百米的距離,爬上那五層大樓,然後在他唸到我名字的時候適時地吼出一聲:「到!」才保住我寶貴的學分。

    不知道我的身後有沒有帶起一串殘影,眼看著只要再衝過前面的走廊,就能邁上樓梯了!我興奮地大吼了一聲,正當我以風馳電掣的暴走速度衝過樓梯的時候,耳邊傳來了一聲少女的尖叫,緊接著我一頭撞上了一個柔軟芳香的身體,那個少女又是一聲嬌呼,摔了個仰面朝天。

    我摸著撞痛的頭剛要道歉,可看到她那一雙露在短裙外修長白嫩的大腿時,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一時間什麼話也說不出了。由於她摔到在地上時,裙子自然的向上翻起,我的目光竟可以順著她白嫩性感的大腿一直看到她的雙腿之間,就在她飛快的把雙腿閤上的一瞬間,我已經瞥見了那雙長腿深處柔美而淫靡的粉嫩花瓣——她竟然沒穿內褲!我的頭腦一熱,鼻血差點噴出來。嗚∼∼討厭!撞的人家好痛!」她嬌聲呻吟著。纖長的手指彷彿拍打灰塵,很自然的把裙子下襬整理回原位。「對不起了!對不起了!」我一邊道歉,一邊扶她起來,突然一陣少女的幽香沁入我的鼻中。

    她知道我發現了她的秘密嗎?我不由偷偷看了她一眼,正好和她窺探我的眼神碰了個正著,這真的是一個無比正點的美女!長長頭髮披著肩,天使般的臉蛋,眉毛彎彎彷彿新月,鼻子挺直,嘴唇紅潤,最勾魂的是她的眼波又媚又軟,隱約透出和她清純臉蛋極不統一的一股浪勁!

    和我的眼光一碰,她的臉上立刻飛起兩片紅暈,眼神彷彿更要滴出水來,卻強裝出一副很無辜的表情——她知道我看見了!這個外表清純實際淫蕩的小美女,昨天晚上不知道是不是慰慰爽過頭了,所以早上不但快遲到了,還慌得連內褲也沒穿。

    我忍不著瞄了一眼她的胸部,淫褻的想:她不會連胸罩都沒戴吧!這小美妞的胸不是一般的豐滿,原本就緊身的上衣更繃得緊緊的貼在身上,顯露出她魔鬼般的曲線!我扶著她慢慢站起來時,輕而易舉地就從領口看到了她雪白赤裸、渾圓堅挺的半個乳房。我的眼珠幾乎粘到她的乳房上。想不到我們學校竟有這麼一位性感尤物,我新生訓練時怎麼沒見過她呢?好像我這是第一天上課來的,真是汗顏!

    她剛剛站直,突然腳下一軟,「哎喲∼」一聲,豐滿柔軟的身體居然倒在我懷裡,我的胸上立刻感到一陣陣乳浪擠壓!我靠——這不是在做夢吧!小弟弟哪裡按捺得住?立刻硬邦邦的翹了起來,頂在她的小腹上。

    她用力彈開,悠悠的瞄 了我一眼,低聲說了一句:「討厭∼」,揀起書,扭頭就往教室的方向跑。我楞了好一會才連忙追上去,叫道:「對不起了!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她腳步不停,回頭說道:「不告訴你!我快要遲到了!」

    我如夢初醒,大叫一聲「靠」!發足狂奔。然而晚了,我眼睜睜的看著她像一隻小鹿般竄進五樓的教室。等我氣喘噓噓的趕到時,迎面而來是眼鏡教授那不滿的眼神∼∼他剛剛閤上了點名簿∼∼

    垂頭喪氣的走進教室,卻看到我剛才撞到的那個真空小美女正笑吟吟地看著我,階梯教室裡人本來就不多,她坐在最後一排,身邊的座位居然還是空的∼∼大學一年級的新生們還是很可愛的,大家都像在高中時,爭著坐最前面的位置,小美女來得晚了,只有坐到最後面了……當然了,很多男生都想換到後面去,但已經開始上課了他們沒有這麼大的膽子。

    看著這個天使般臉蛋魔鬼般身材的小美女,我毫不猶豫地就坐到了她的身邊,她倒是很吃驚地看了我一眼,隨即將目光轉向黑闆,好像很認真學習的樣子。  我根本沒注意那個眼鏡教授囉哩叭嗦在講些什麼,我的注意力根本直接就在小美女身上。她的身上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香氣,我趴在桌上,躲在立起來的課本後偷瞧她,從課桌上看下去,她修長雪白的雙腿微微交叉在一起,短裙的下襬蓋在大腿三分之二的地方,這一雙裸露的美腿固然非常性感,然而當你知道她那薄薄的短裙內竟不著寸縷的話,那這一雙美腿就充滿了淫褻和情慾的挑逗。我想像著她短裙內那完全暴露的細軟捲曲的柔毛、濕嫩淫靡的蜜穴和雪白赤裸的翹臀,小弟弟不由自主高高的翹了起來。

    小美女目不轉睛的注視著黑闆,好像完全沒有發我現在淫視著她。然而從她漸漸急促的呼吸和她臉上淡淡的紅暈都可以看出這小妞在裝摸做樣!我靈機一動,寫了個紙條遞給她:「剛才把你撞疼了吧。對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

    她看了我一眼,回了一個紙條:「是好疼哦∼∼你怎麼賠人家∼」「想我陪?晚上陪你怎麼樣?」「討厭∼誰要你陪,是要賠∼」呵呵,居然對這樣的挑逗都不翻臉,說明她對我印象不壞!我便繼續進攻,用字條和她慢慢聊天,很快就用我的甜言蜜語和如簧巧舌逗的不爛之舌對小美人秋波頻送。

    紙條聊天中,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做安琪∼∼安琪兒啊,那不就是天使嗎?∼∼而不出我所料,她看到我的名字後笑個不停,「李飄飄?∼∼不是李漂漂吧?」「不是漂漂,是嫖嫖∼∼」我的回答讓她臉上泛起了暈紅,她若嗔若媚地瞄了我一眼,唇角隱隱帶著的笑意讓我頓時熱血沖腦!

    我悄悄將腿靠近她的腿,輕輕碰了她一下,她身體一震,卻沒把腿移開。我大受激勵,大腿緊貼上她赤裸修長的美腿,雖然隔著一層薄薄的褲子,卻依然能感受到她肌膚的光滑柔膩,她也一定感覺到了我火一般的體溫了,眼神開始變得曖昧起來,卻依然隱忍,不動聲色,甚至彷彿不經意的晃動著長長的美腿,輕輕摩擦著我的大腿。

    「你還是處女嗎?」我斷定這個漂亮的安琪妹妹是一個淫蕩的小美女,但我還是忍不住寫出了這句話遞過紙條去。安琪用嫵媚之極的媚眼瞟了我一眼,寫道:「當然是了!」我相當的懷疑啊!內褲都不穿的小美女還會是處女?安琪又寫了一句話:「我家管得挺嚴的,我以前念的私立貴族中學」

    我醒悟了,看來她還真是和我一樣處於青春期的性饑渴中,貴族中學那種嚴格到變態的學校出來的肯定是百分百的處女了,但越變態的地方就會出現越變態的人。

    我看著安琪,她清純的外表下隱藏著旺盛的情慾,說不定她的小嫩逼裡已經開始流水了呢!一個更大膽的念頭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來,我的手已悄悄放到了安琪的大腿上,我的手按到了她嫩滑的肌膚,她稍稍動了一下,卻沒把腿移開。

    我的手絲毫不耽誤的逕自直伸到她少女溫暖而有彈性的大腿之間……安琪嚇了一跳!她以為我只是揩揩油,小打小鬧一下就算了,沒想到我會這麼大膽,直到我火熱的手掌在她柔嫩的大腿內側來回撫摩時,她才反應過來,臉漲的通紅的趴到桌子上,隔著裙子按著我的魔爪,阻止它繼續深入,低聲發出一聲壓抑不住的呻吟:「不要∼∼」

    我們的座位在教室的最高一排,當然不會有人發現我的手正在安琪的大腿間淫蕩的摸索,我把嘴湊到安琪耳邊,輕輕的吹了一口氣:「剛——才——我——全——看——到——了——哦——」

    這句話彷彿一句魔咒,頓時讓小美女渾身酥軟,我緊接著又加了一句更露骨的:「昨天你是不是——手——淫——到很晚才睡?」她張著性感紅潤的嘴唇,不停的微微喘氣。我的手慢慢突破了她的防線,沿著她豐滿勻稱的大腿縫隙中插入,手指分開她柔軟如絨的陰毛,輕輕在她花瓣般微微綻放的粉嫩肉唇上挑逗的一抹。

    「哦∼」小美女發出一聲拚命壓抑的喉音,身子如同被電擊般顫抖起來。她豐滿渾圓的翹臀本能的後移,想躲開我的手指淫靡的抹擦,然而我的手指整個扣在她那羊脂般隆起的陰丘裡,把她濕嫩滑軟的肉蒂撩撥的水靈靈的挺翹起來,兩瓣玉唇的交匯處,指尖蘸著情不自禁流出的蜜液,按捺在她嬌嫩敏感的粉紅陰蒂上。蜜穴層層疊疊的嫩肉在我的撩撥下張翕蠕動,粘滑的蜜液不斷的流出……  在神聖的課堂上,在老師和同學的眼皮底下,被人如此淫浪的玩弄自己的蜜穴,這種場景是她從來沒有遇到過的。

    安琪雙頰如火,鼻息咻咻,她喘著氣,咬著唇,歪歪扭扭的在紙上寫道:「你好壞!好壞!好壞!」看著這個小美女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我褻玩的淫水直流,我忍不住分開她玉脂一樣堅膩飽滿的陰唇,手指深入那綿軟濕熱的腔道口,在一片粘滑中慢慢插入。  這強烈的快感讓小美女幾乎痙攣著俯下腰去,一股滾燙的蜜液從她的花心噴了出來,打濕了我的手,我聽到她忍不住發出來的呻吟聲,發現她的座位上已經有一片濕濕的水漬,我悄悄問她:「舒服嗎?」她恨恨的盯著我不說話。我回送她微微一笑,悄悄說:「我想和你做愛。」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過了幾乎有十多分鐘,她遞紙條過來:「時間?地點?」我立刻扭頭看她,她彎彎的眼睛也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天使般的臉,眼神卻那麼的浪。  我立刻回答:「晚上,我的公寓。」她回說:「但有一個條件。」「說!」「你白天不許再碰我!」「OK!」

    於是開始像認識多年的老朋友一樣輕鬆愉快的交談,我才知道,她家也挺有錢的,跟我一樣住的是學校附近的高級公寓,四房三廳的大套房,像我們一樣也是供四人居住的,每人都有一個單獨的臥室,不過她的套房現在暫時只住了三個人,還有一間臥室空著。

    我趁著沒人註意的時候悄悄問她:「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自慰了?」她用課本狠狠的打了我一下,徹底扼殺了我對這個問題最後的好奇心。  由於兩人都對晚上即將到來的旖旎風光有所期待,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身體漸漸起了變化。她的臉常常莫名其妙的發紅,胸口一起一伏的喘氣,眼神越來越水汪汪的,不時和我交換一下曖昧的眼神。

    我也忍不住心跳加快,血液沸騰,小弟弟不斷揭竿而起,我有些後悔為什麼不把時間定在中午∼∼時間過的很慢,我根本沒心看書,坐立不安的,安琪卻端端正正的坐著,一絲不茍地聽課,我不禁對她有些佩服。

    這時外面天黑得像是要下雨了一樣,明明是上午,卻陰暗得像是到了深夜,我正在百般無聊之際,教室裡明亮的光管閃了幾下,熄滅了。  啊!停電∼∼  女生的尖叫和男生的歡呼頓時響徹了整個教室,要是在平時,我一定是男生中叫的最響的一個,然而這一次,就在教室裡變得一片漆黑時,我的心中不由的一動,一聲不吭攬住了身旁的纖腰,一具溫暖柔軟的身體撲到我的懷裡。  懷裡的美女「嗯」了一聲,沒有反抗,我當然不會客氣,手指輕車熟路的摸向她短裙內的水蜜桃,她在我懷中顫抖著,溫暖粘滑的蜜液不斷溢出!

    突然,小美女猛的一口咬上了我的肩頭,我痛的剛要慘叫,兩片甜軟濕潤、吐著溫熱氣息的唇貼上了我的嘴唇。

    我摟緊她纖細的腰肢,舌頭和她滑軟香膩的舌頭瘋狂的糾纏著,手提起她的裙子,讓她雪白性感的翹臀暴露在黑暗中,她坐到我的大腿上,熱烈地吻著我。我的手滑入她的胸前,她兩隻飽滿堅挺的乳房又大又圓,充滿了少女特有的彈性。抓上去柔膩綿軟舒服得要死,我用力撫摩著她高聳的乳峰,捏著她漸漸發硬的粉嫩乳頭。她在我的耳邊不斷發出低聲壓抑的呻吟:「啊∼哦∼∼我∼好熱∼∼」我的小弟弟早已經高高的翹了起來,一隻纖手探了下來,「?∼」的一聲拉開拉鏈,直接把它從內褲裡掏了出來。

    停電好像好一陣子會無法恢復的樣子,因為一個工友跑進來說這是一次罕見的分區斷電,教授隨即宣佈下課,不過因為外面也是黑得驚人,所以大部分同學都不願意回公寓,特別是女孩子們,更不敢回去,反正到處都沒電,不如呆在人多的教室裡還安全些,因此教授雖然走了,教室裡卻仍然留下了一大半的同學。

    我哪顧得上這些,安琪那纖柔的手指溫柔的握著我的整根肉棒,不斷地愛撫著,她緊握著陰莖身上下擼動,用拇指摩擦著脹大的龜頭,纖長的手指反覆擠壓肉冠下方那些敏感的肉摺,時而緊套著肉棒,用那柔軟濕熱的掌心來回搓揉著。我的肉棒在她的不斷挑逗下早已硬如鋼鐵,又長又粗的勃起,她兩個手一起才能完全握住。

    她一隻手扶住我的陰莖,讓它高高指著天花闆,安琪的身體在黑暗中悄悄挪動。我的龜頭忽然感到一陣難言的酥麻快感,敏感的肉冠已頂上了一片柔軟濕熱,緊接著,整個龜頭被一個粘滑、濕潤、火熱的肉腔綿延緊密的包圍起來。我舒服的呻吟了一聲,肉棒愈發硬挺。

    安琪的手緊緊的抓著我的肩頭,肥美的圓臀慢慢坐下,少女濕潤緊密的陰道在龜頭肉冠擠壓下不斷的蠕動收縮,緊緊的纏繞著陰莖。她一聲輕哼,整個身子顫抖了一下,軟綿綿的身體也突然繃得僵硬,我知道我已經捅穿了她珍藏多年的處女膜,心頭不由得一陣暗喜。「好痛啊∼∼」安琪在我耳邊低聲呻吟,我抱著她嫩滑的肥臀慢慢下拉,在她雪雪呼痛聲中,陰莖毫不留情地迫開了她未經人事的處女陰道,直到龜頭最後頂上了嬌嫩的花心,她滿頭大汗的發出了一聲壓抑已久的呻吟。

    教室裡熱火朝天的議論聲和交談聲就在耳邊。這無邊的黑暗中,我的大肉棒就在他們眼皮下結結實實的插入小美女安琪淫靡濕潤的處女嫩逼中,放浪的交媾。  我緩緩地?高她的圓臀,被她嬌嫩的肉穴緊含著的大肉棒上塗滿了她的蜜液,摩擦著柔軟的膣肉慢慢退出,退到肉冠的時候,我猛的把她放下,龜頭呼嘯著迫開波浪一般層層蠕動的肉摺頂入。

    受到如此強烈的撞擊,安琪幾乎要癱軟在我身上,她的嘴一直在我耳邊小聲的喘息著。每當我重重頂入的時候,她就痙攣般緊摟著我,咬緊嘴唇,發出一聲低低的呻吟。這種當眾做愛的刺激使得我非常亢奮,由於在黑暗中不能看到她的樣子,精力完全集中在肌膚和交媾處的熨貼摩擦上,使得這種原始的刺激所帶來的快感大大增強。我感覺小弟弟異常憤怒的膨脹著,帶著輕微「嘖嘖」的水聲,一下下有力而深入的在她緊密的小穴裡進出。

    我連續不斷的衝擊,使得小妮子神智迷亂,好幾次都禁不住叫了出來,我也忍不住微微呻吟喘氣。好在教室裡一片吵鬧,我和她又坐在角落裡,誰也沒註意到這邊銷魂蝕骨的浪叫聲,安琪的蜜穴真的好嫩好緊,溫暖粘滑的淫液一直不斷的溢出來,滋潤著我的大雞巴。

    這種又緊又滑的感受讓我無法再慢條斯理的一下下插入,我的心中充滿了雄性的殘暴和征服欲。安琪恰好在這個時候浪騷起來,嗲嗲的呻吟著:「嗯∼∼嗯∼∼老公∼∼好∼好舒服∼∼你做死我了∼∼」

    我低低的吼了一聲,一把抱起她,壓到課桌上,把她豐滿勻稱的大腿用力分開,粗大的肉棒頂在她柔軟的蜜穴上,狠狠的一頂到底。儘管她的小穴已經得到了充分的潤滑和開拓,然而這粗暴的插入還是使她驚叫了一聲,手指緊扣著我的背脊。

    我根本不給她喘息的機會,直接就是狂風暴雨般的狠插。每一出都退到頭部,每一入都進到根部,淫浪柔嫩的肉摺哆嗦著收縮,蜜液在激烈的衝撞下濕透了兩人的腿根。我拉開她的上衣,用力的揉搓她那一對飽滿渾圓,彈性極佳的乳房。  安琪在激烈的進攻中很快被推上了高潮,蜜液沾滿了她雪白的臀部。她不停地在我身體底下顫抖,緊緊的咬著衣領不讓自己叫喊出來,一雙手伸進我的衣服裡,用力的抓著我的背肌,肥美的翹臀開始不斷挺動。

    她沈浸在這無邊的歡愉中,她喘著大氣,低聲的反覆發出幾個音節:「快、快一點∼∼深一點∼∼啊∼∼嗯∼∼」  這時外面已經轟隆一聲,下起了瓢潑般的大雨,許多同學都驚叫著跑到走廊上去看,而鋪天蓋地的雨聲也響起了一片,恰好掩飾了我和林安珙做愛時激烈的碰撞發出的啪啪聲響。安琪猛地痙攣了,一雙長腿緊緊箍著我的腰,尖尖的指甲掐進我的肉裡,她急促喘息著,低聲浪叫著:「別停!嗯∼用力∼∼快點∼∼嗯∼∼」我感到她的陰道在一陣陣的抽搐收縮,每一次插入都將我的肉棒咬得死死的,帶給我巨大的快感,我的小弟弟上彷彿有電流不斷傳過,好想痛痛快快的射出來。

    我咬緊牙關,用盡最後的力氣抽插她,在我肉棒瘋狂的杵入下,她極樂的大門終於打開了!  她突然狠狠地咬住了我的肩頭,低聲地發出彷彿垂死般的呻吟。疼痛暫時分散了我的註意力,使得我射精的慾望稍微減退,趁勢繼續抽插她,她柔嫩的蜜穴不斷的收縮,強大的吸力把我的肉棒吮的欲仙欲死。

    安琪張著濕潤的嘴,在我的耳邊如囁嚅般吐著迷亂誘人的氣息:「射……給我……精液……」她的身體又是一陣短暫的痙攣,花心猛地噴出一大股溫暖無比的熱汁,衝擊在我敏感的龜頭上。我爽得暈天暗地的,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強烈的快感從身體深處迸發出來,我摟緊她癱軟的胴體,大肉棒在她溫暖柔軟的陰道絞纏下不斷抽搐跳動,低吼一聲,我一跳一跳地將一股股乳白濃稠的精液有力的射進她的嫩逼裡面。  她勉力?起頭,濕熱溫潤的唇尋找著我的唇,我們瘋狂般吻在一起,舌尖如靈活的蛇般纏綿,傳遞著激情後的絲絲蜜意。

    我牽動身子,把肉棒從她已經被插的微微綻開的兩瓣花瓣中抽了出來,輕手輕腳的給她和我都穿好衣服。  安琪靠在我懷裡,任我安撫,我收拾東西后,撥了撥她的頭髮,她的臉蛋雖然在黑暗中看不清,但我想現在的臉色一定嬌艷如花,想到這,我忍不住輕輕在她臉上輕吻了一口。

    她輕輕的「嗯」了一聲,若有所思。我輕聲問她:「怎麼了?」  她在我懷裡扭動了一下身體,把臉埋在我胸上,抓著我的手放在她腰上,卻是一言不發。我摟著她的纖腰,嗅著她的發香,懷中輕柔豐盈,別有一番風味,一時間不由得也呆了。

    過了好一會,她才輕輕的吻了我一下,說道:「待會……送我回公寓好麼?」「那是當然,外面這麼大的雨,又這麼黑∼∼哎,不對,你不是答應晚上去我那了嗎?」我呵呵地笑了起來,「晚上我們繼續啊!」  她羞得捶了我一拳:「不去了啦!」我詫異地問為什麼。她把嘴輕輕送到我耳邊,輕聲說:「人家是第一次,痛嘛!」

    這個理由我當然接受了,摸著她飽滿的乳房,我低聲問:「那什麼時候可以再來呢?」「那……你做人家男朋友嗎?」安琪溫柔的說句:「人家可不是隨便的女生呢。」「當然OK了。」我心想我的肉棒上還粘著你處女的鮮血呢,這麼漂亮又嫵媚的女朋友不要不是蠢蛋麼?

    安琪聽到很高興地吻了我一下,低聲說:「知道我為什麼沒有穿內褲嗎?」這點我也很疑惑,一個像她這麼漂亮的美女,居然在大學裡不穿內褲——關鍵是她還是處女啊,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那是因為,我的內褲,全部被變態給偷走了啊!」我恍然大悟,聽到如此嬌媚的一個少女春心蕩漾的在我懷中發嗲,小弟弟幾乎要浴火重生。我摟緊她:「那好吧!晚上去我那裡,我送你一打新內褲。」

    「才不要∼∼」她撒嬌般的在我懷裡扭著,「我不去!」「為什麼,你不想要內褲麼?」我的手悄悄探進了她的腿間,那淫穢的花瓣間,還粘乎乎地流淌著膩滑的液體。「我自己去買……再去你那裡的話……我會被你做死的……就像剛才一樣……好幾次我都以為自己已經死了……」安琪低聲地說。如果是在燈光下,一定可以看到她臉上泛起的淡淡紅暈。

    我抱著她,呵呵的笑了,知道這個小美女是徹底被我征服了!就這樣,在上大學的第一天,我就認識了我的第一個女朋友,並且在課堂上奪走了她最寶貴的處女貞操!

評分

已有 2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T-hug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2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