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080 | 回覆: 3 | 跳轉到指定樓層
ㄚ岑
伯爵 | 2016-10-6 10:52:51

【我成了父親與妻子的月老】(152) 【作者:性與情】


作者:性與情
字數:3783


      ***    ***    ***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心情好了,一切似乎都變得舒暢了很多。把手插進褲兜里在大街上走著,頭
腦清明,不一會就找到了回到公司的道路。看著熟悉的街景,感受著夜色的寂靜,
我的心中也寂靜了下來。是啊,那個算卦的高人說的對,父親總有一天會離去,
小穎早晚會屬于我一個人,自己去和一個蒼老的人去計較此時的得失,有意思麽?
而且經過這次,倆人以后或許就會斷絕暖昧關系了吧,畢竟這次的事情全家三人
折磨的不輕。

  回到了辦公室,我準備把手從褲兜掏出來,只是手掏出來的時候,帶出了一
張紙。此對我有些疑惑,我記得我褲兜里只放著手機,怎麽會突然跑出來一張紙。
我拿起來了那張紙,那是一張泛黃的破爛紙,只見上面用鉛筆寫著四個字:深藏
不漏。

  這張紙不是那個算卦的人的麽?可能是我當時坐在他身邊思考的時候,他寫
下這段話,偷偷塞進了我的褲兜里,之后離開的吧。今天他說的話很有哲理,也
對應我現在的狀況,只是一些話他說的模模糊糊,模棱兩可,或許是害怕泄漏太
多的天機吧。以后的情況具體會如何,沒有告訴我,小穎對于父親的恩情,回報
完了麽?現在回報完了還是沒有回報完?這些都是未知數。算了,心結既然已經
解開,何必再去钴牛角尖呢。回到辦公室后,帶著放松的心情,我在辦公室沈沈
的睡了過去,這段時間一直失眠,好久沒有睡的這麽香了。

  第二天,帶著愉悅的心情開始上班,現在我內心里面的唯一疙瘩就是小穎是
否懷孕的問題,不過現在我的心情好了很多,聽了那個算卦的話語,就算懷孕了
又如何?一切順順利刺,那麽就算懷孕也應該是我的,不知道爲什麽,我會對那
個算卦的話深信不疑。到了晚上馬上要下班了。我突然接到了小穎的電話,電話
里她說今晚不回家吃飯,想和我到外面吃。我知道小穎有話要對我說,雖然我不
知道她要和我說什麽,但是我能猜到一些,這些不正是我所期盼的麽?經過了昨
晚,我應該和小穎緩和關系,不能在這麽下去了。

  到了晚上,我相約來到了一家西餐廳,要了一個雅閣,等待著小穎。過了大
約半個小時后,小穎如約而至。自從那段時間開始,小穎的面容一天天憔悴下去,
似乎她在提前衰老一般。

  我倆要了兩份標配的西餐,兩杯紅酒。飯菜很簡單,本來嘛,西餐就是這個
樣子。

  「老公,還記得我們第一次來這家西餐廳的時候麽?」西餐上來了,我倆都
沒有動手,都那麽安靜的看著對方,彼此的表情中都蘊含著千言萬語。小穎用雙
手托著著下巴,含情脈脈的看著我。

  「當然記得,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和你約會的時候,也是在這里,我第一次對
你表白。可以這麽說,這里是咱倆感情的起點。」我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麽表情,
因爲我看不到自己的臉,或許有回憶,或許有懷念,或許有……

  「那一次老公你好傻,我記得當時你緊張的連話都說不全,磕磕絆絆的向我
表白。雖然那個時候你送我的玫瑰不是最貴的,表白的詞語也不是最美的,但那
是我最幸福、最感動的時候。」小穎憔悴的臉上帶著微笑,只是微笑中都透露著
一絲傷感。

  「是啊,那一晚咱倆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我倆聊了很多,那個時候的我也
是最幸福的時候,尤其是你答應我的追求的時候。」我環繞著這個熟悉的雅間,
雅間的裝飾和布局已經改變了,但是那種熟悉的感覺一直萦繞在心間。

  「也就是從這個雅間,咱倆的幸福徹底開始,這里充滿了咱倆第一次的回憶。
只是……只是不知道,咱倆會不會因爲這個雅間而……結束……」小穎微笑著說
著這句話,傷感的眼神中已經蘊含羞淚水,淚水隨著臉頰開始流淌。

  「爲什麽這麽說呢?你想離開我麽?」聽到小穎的這句話,心里不由得有一
絲緊張,這是發自內心的感覺,也是自己最真實的感覺,但是我此時的表情應該
還是鎮定的。

  「不是的,我從沒想過要離開你,從咱倆進婚姻的殿堂開始,我就決定跟你
一輩子,無論經曆什麽樣的風風雨雨,我都願意和你相伴到老,只是我感覺你要
離開我了。我最近不知道你到底怎麽了。我只感覺到了咱倆感情的冷淡,還有你
對我的疏遠。這幾天我一直努力著,但是我好害怕,害怕你厭倦了我。你要離開
我……」

  小穎這一刻終于崩潰了,在我面前崩潰了,她用一只手撐著自己的額頭,任
由秀發散落下來,輕輕的哭著,這些天我帶給她的委屈,似乎這一刻都要發泄出
來。

  我此刻沒有立刻回答小穎,而是安靜的看著哭泣的小穎,我不知道該怎麽回
答小穎。離開她麽?說實話,我倆的感情我從來沒有真正想過要放棄。

  「小穎,你想多了。其實你沒有錯,一切的一切都錯在我。其實有的時候我
感覺自己挺不是男人的,明明自己做錯了事情,卻讓別人去承受,沒有擔當,沒
有膽量。卻去和別人發泄自己的不滿,結果傷害了所有人……」我只能用這些暗
語去回複她,再保證不攤牌的情況下,我真的找不到合適的語言。

  「老公,求求你,告訴我好不好,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就算你讓我去死,
我也毫無怨言,但是至少讓我死個明白,好不好?求求你……」小穎突然抓住了
我的手,梨花帶雨的小臉堅決的看著我,看來她的忍耐已經達到了極限,她急于
要知道答案,我到底是不是發現了她和公公的事情,還是有其他的原因。

  「其實……其安我就是感覺太累了。爲了這個家,爲了工作。工作上不順心,
家里還總出現波折。從母親去世,再有父親出事,工作上總遇到波折,生活上也
……我—直以爲我定個堅強的男人,但是自己也有自己承受不住的時候。最近一
段時間,我特別的煩惱,或許咱們現在的生活已經很幸福,我現在憂郁的情緒與
現實有些不匹配。我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抑郁症,自己最近總是無法專心,自尋
煩惱……」思考了許久,我說出了自己所有的煩惱,除了那一夜所聽到的事情沒
有說出來,也說出了自己真實的感受。我最終還是沒有勇氣說出自己內心曾經最
羁絆自己的事情,如果自已有破釜沈舟的勇氣該多好。

  小穎一直安靜的聽我說著,我盡可能找其他的理由去隱瞞這件事情,轉移她
的注意力。在沖動和理智之間,經過昨晚的事情,我最終還是選擇了理智,我此
刻想的是怎麽維護這個家。這些話語也是我內心的真心話,只不過不是重點,也
算是自己「善意」的謊言吧。

  小穎聽完我這些話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氣,其實我最怕的是我如果在這麽折
磨她,小穎會不會傻傻的做了傻事?如果小穎真的做了什麽傻事,那麽我真的就
是后悔莫及,百死難贖了。我倆說了很多的話,這個時候我想起了那條手鏈,那
條父親送她的手鏈,我發現小穎似乎好久沒有帶過它了。而且,我前段時間一直
要告訴小穎真相的,只是被一些事情給耽誤了,也忘記了。

  「還有,小穎,其實……其實那條手鏈不是我送給你的。那條手鏈其實是父
親買給你的,他說……他說是爲了感謝你對這個家的付出,還有他生病時候的照
顧。我確實,確實忘記了你的生日。我一直想要告訴你,只是……或許這件事情
說出來自己心里能好受一些。」自己最終的原因不能說出來,自己心里感覺到很
不痛快,仿佛有一口氣吐出來,或許把自己心中除了這件事情以外所有的事情吐
露出來,能讓自己的心更加豁達一些,不再感到壓抑。

  聽完我的長篇大論,小穎沈默了,她似乎再回憶什麽,回憶著這段時間發生
的事情,這段時間我的表觀,她似乎也在驗征我這些話的真僞。

  「謝謝你,老公,你能和我說這麽多。咱們先說手鏈的事情,你不用糾結,
其實我早就知道這件事情,因爲我發現了購物小票。當時我確實很生氣,但是后
來我想通了,想到了你對這個家的付出和辛苦。難道你沒有發覺,那條手鏈我現
在很少帶的,雖然我很喜歡那條手鏈,但是那畢竟不是老公你送給我的,我最喜
歡你送我的項鏈,並不是因爲它有多麽貴重,也不是我多麽喜歡它的樣式,我最
喜歡它,只因爲它是你送給我的。」小穎把頭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就那麽安靜的
看著我。

  這個對候我才想了起來,確實,除了在家之外,小穎外出幾乎不帶那條手鏈,
只是帶著那條項鏈,或許在家帶著手鏈也是給父親看的吧,爲了不辜負父親的那
一份苦心,也爲了給父親的一絲安慰,大多數的時候,那條手鏈都安安靜靜的躺
在屬于它的盒子里。

  「其實你可以一直帶著那條手鏈的,長輩送給你的東西,有什麽的。」我低
下頭喝了一口紅酒,同時把目光轉移到紅酒上,不讓小穎看到我的眼睛,我怕眼
神中會流露出什麽東西出去。

  「咱們不談手鏈的問題了,老公,有時間我帶你去做一下心理咨詢吧,讓自
己的內心得到一刻緩解,或者你請個長假,咱們出去散散心。上次去桂林,因爲
父親出事,咱們提前結束了行程,想想咱倆的幸福時光,還真的很懷念。」

  「心理咨詢的事情就免了吧,還沒有那麽嚴重。至于旅遊的事情,再說吧,
至少等忙完這一陣子的。」

  「老公,以后開開心心的,如果我哪兒做的不好,做的不對,你就告訴我,
我一定改正。爲了你,爲了這個家,我願意爲你做任何事情。有什麽事情,我願
意爲你分擔,只希望你,永遠不要抛棄我……」

  「咱們不管以前如何,至少從今晚開始,從這家西餐廳開始,從這間雅間開
始,就讓咱倆重新開始,就當做咱們是第一次相遇重新來過,好麽?原來一切的
煩惱和不快,都過去了——」小穎的頭從胳膊上�起。目不轉睛的看著我說道,
艱眼神中帶著一絲隱晦的祈求,如果不是了解事情的原委,我或許看不出來這些。
她是在安慰我,也是在安慰她自己。

  過去的一切都已經發生,一切都已經成爲定局,對光無法倒流,再去糾結有
意義麽?如果想繼續的和小穎生活下去,想維持這個家的完整,那麽自己的重點
已經放在當下和以后。雖然心中還是有些不快,但是我希望時間能沖淡這一切,
而且那個算卦的說過,今天開始,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ㄚ岑
伯爵 | 2016-10-6 10:54:04

 第一百五十三章

     接下來的時間,我和小穎談了很多,大多數的時候是小穎在說,我在聽。我倆從初次相遇,一直到現在,中間經過的坎坷和趣事,有幸福,也有心酸。彼此像初次相遇一樣,徹底敞開了心扉去傾訴,除了父親和小穎的那些相關的事情,幾乎我倆吐出了所有的秘密。壓抑在心中的一切東西釋放了出去,心中不免得有些輕松,隨著深入的傾訴和交流,我和小穎的感情似乎也在一點點的回升……

    “老公,我可能……我可能懷孕了……”談到了最後,小穎終于吐出了我最想知道的一件事情,她說這句話的時候低著頭,不讓我看到她的表情,她雖然被我用善意的謊言隱瞞了過去,但是她說出這件事情的時侯,還是顯得很沒有底氣。

    “真的假的?”我裝作十分驚訝的樣子詢問到。

    “我是說有可能,我還沒有去驗證……”小穎深吸了一口氣,最近這段時間我倆也經常做愛,雖然是和父親穿插著來的,這就是她唯一敢于和我說這件事情的底氣。

    “避孕環有避孕失緻的先例和可能,這點我知道的。懷孕了,這不是正好麼?原本咱們不就商量要二胎的事情麼?原定于年底你摘環的,現在不是免得麻煩了----”我裝作欣喜的樣子說道,就是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否真實,經過剛剛的心理釋放,我的心情好了很多。我之所以這麼說,不是我想要這個連父親是誰都無法確定的孩子,而是……而是最後試探一下小穎,試探一下她最終的想法和態度,她的決定也能反應出她是否後悔,對我和父親之間的感情份量到底是什麼樣的區別和比例……

    “不行。”小穎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拒絕了我的話。她像是沒有經過思考脫口而出,她和我的想法應該一樣,如果懷孕,這個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根本無法判斷,萬一孩子是父親的,小穎也不願意生下來。小穎的回答雖然很筒短,但是讓我很欲慰。

    “咱們根本沒有做好要第二胎的準備,而且咱倆也沒有調養身體,如果真的懷孕了,這個孩子懷上的時候,咱倆的身體狀態是否健康無從得知,所以這個孩子不能要……”小穎脫口兩出拒絕後,就是調整好情緒,開始慢條斯理的說著她自己的理由。

    “真的不要麼?如果懷孕你要墮胎?它畢竟是一個生命啊……”我口不對心的勸著小穎,看看她的態度是否堅決。

    “那我就做一些善事爲咱家積福贖罪吧,這個孩子絕對不能要,至少等明年咱們再要孩子,好麼?老公……明年我一定爲你再生一個健康的寶寶……”小穎的態度十分堅決,堅決不能要這個孩子,同時也答應了明年生二胎的要求。我裝作失望的回應了一下,低頭喝紅酒的時候,我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欣慰和欣喜。懷孕不是小穎所願,她執意要打掉這個孩子,也算標明了態度,我也就不想太過深究這件事情,木已成舟,如果懷孕就無法改變,隻能強適自己接受現實。

    “吃點東西吧,咱倆隻喝紅酒,牛排一點都沒吃……”小穎用刀叉給我切了幾塊牛排,剛剛我倆一直談話,氣氛也比較壓抑,牛排什麼的一口都沒吃。

    “好的,你也吃一些……”談話過後,心情放松了艱多,也稍微有了一點胃口。

    “明天……老公你陪我去醫院.好麼?如果真的懷孕了,咱們就直接把孩子打掉,我希望到時候陪伴我的是你……”小穎輕輕咀嚼著牛排,此時的她應該沒有嘗出牛排是什麼味道,因爲所有的感官都不在舌頭上。

    “好的,我明天下午請假陪你去醫院……”既然一切都要挽回,我也要放棄過去,把握當下,爲未來做準備,嘗試著和小穎回到原點。

    “老公,如果到時做了人流,我想去媽媽那�去養身體,不想在家�。”

    “爲什麼要去麻煩媽媽呢?你在家不是也可以麼?有父親在家照顧你……”小穎人流後要去嶽母家養身體,倒我感覺到意外。

    “不,還是在媽媽家養身體比較好,畢竟父親是男人,人流後的女性婦科問題……他不方便的……”小穎低頭看著牛排輕輕的說道,其實她和父親已經熟悉的再也不能熟悉了。隻是趁著我還沒有發現他倆的事情,與父親開始保持距離。也確實,如果她不拒絕這個事情,旁觀者也會覺得她和公公之間會有暖味,有公公照顧兒媳的,但是沒有公公照顧生婦科病的兒媳的。

    “好吧,咱們等明天檢查完再說……”

    吃完了飯,我和小穎沒有打車回家,而是像第一次約會的那樣,牽手一起走在大街上,看著熟悉的街景,享受著夜色,談論著彼此喜歡的話題。我倆很久沒有這樣的談過心了,今天晚上貌似是結婚後,我倆交流最多的一天。我和小穎都享受著此時的時光,仿佛這個時候我倆忘卻了一切煩惱,頭腦中都是初次約會時候的回憶和甜蜜。

    甜蜜的時光過的總是最快的,不之不覺中我和小穎就步行到了家�,父親還沒有睡,因爲時間還早,父親正在看電視。按照一般家庭正常的交流,我和父親進行了溝通,因爲和小穎交流而放下了部分心結,我和父親談話也比較自然。開始父親還比較拘束,慢慢的也放開了。小穎回了臥室後就再也沒有出來,可能是不知道此時該怎麼面對我和父親間的談話,所以她選擇了“回避”。我泡了一壺茶,和父親邊喝邊聊,我告訴了她小穎可能懷孕的事情,明天將去醫院檢查和墮胎。對于一般家庭而言,打掉孩子也要告訴父母一聲,畢竟是家族的血脈。當父親聽說小穎懷孕的消息後,他顯得十分震驚,手中的茶杯差點掉在地上。隻是震驚過後,就是複雜的情緒,換做別人,或許認爲是因爲還要添孫子或者孫女而激動,而我從父親的表情中讀出了激動,還有恐懼,他也懷疑到了這個孩子是不是他的。

    當他聽到我和小穎準備把這個孩子打掉的時候,父親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放松,但是也有一絲心痛,或許是心痛小穎要遭罪墮胎,也或許是心痛那個很有可能是他與小穎的結晶一一愛的結晶,但是他自己也知道,理性的考慮這個事情,這個孩子不能留,雖然他在內心中也有自私的一面,希望能有自己和小穎的孩子,但也隻能想想罷了,畢竟是一個孩子,萬一孩子出生後,誰也不能負得起這個責任,萬一以後有什麼事情,最大的受害者是孩子。父親對此的表情是複雜的,心疼、激動,但是更多的是懊悔和自責。父親也沒有反對墮胎,他或許也知道這孩子很可能是他的,而這個孩子絕不能來到這個世界上。

    這一夜,我和小穎相擁而眠,體會著回歸升溫的溫情,而對于父親來說,這一夜或許是個不眠之夜吧。

    第二天下午,我和同事借了一輛車,畢竟今天有許多事情要做,有輛車方便一些。之後去小穎公司接了小穎.隨後我輛開車先回到了家�。畢竟可能要去嶽母家養身體,小穎要拿一些衣服,所以回家收拾下換洗的衣服和洗漱用品,做好準備。父親在家�,呆呆的坐在沙發上看著正在收拾東西的小潁,此時他的注意力沒有在電視上,父親的餘光最多的是落在小穎的肚子上,那�孕育的可能就是他的孩子,他和自己最愛的女神的結晶,這個孩子多麼的來之不易,隻有他和小穎知道。可能是自己的未出世的孩子,還沒有出生就要教扼殺掉,父親又怎麼會舍得呢?

    臨走的時候,父親眼神中的那份依依不舍,已經沒有任何的隱藏,像是在和自己還沒出生的孩子做最後的告別,而這種告別卻是“生離死剮”。外人就算看到這種情況,也沒有人會多想,就當是爺爺舍不得未出世的孫子孫女。父親沒有陪我們去醫院,他借口要在家給我做飯,或許他是因爲不想面對可能的那種“離別”。

    好不容易到了醫院�,掛了號,就開始準備儆檢查,躺在B超的床上,小穎緊張的緊緊攥住我的手,我也輕輕握著小穎的手給她鼓勵。醫生開始給小穎坐著檢查,我和小穎緊張到了極點,我們想知道檢查結果,卻又害怕檢查結果。終于檢查完了,那位女醫生看著我們夫妻倆,欲言又止,這可把我和小穎嚇環了。

    “沒有懷孕,是經期推遲,是一種月經失調的疾病。”女醫生說出了這句話,當時把我和小穎弄的愣住了。原來的時候,我認爲小穎是99%懷孕了.我甚至連小穎的行李都�到車上了,準備去嶽母家�,我甚至事先都給嶽母打電話了。可是檢查結果卻出乎了我的預料。

    “真的沒有懷孕麼?你確定?”聽到醫生的話後,小穎似乎不再虛弱,而是一下子從B超檢查床上坐了起來,把醫生嚇了一跳。

    “確實沒有懷孕,我確定。你倆不要失望,不要灰心,想要孩子就不要著急。”那位女醫生把我倆當成了急于要小孩的小兩口,竟然害怕我倆因爲沒有懷孕而感到失望,但是她恰恰沒有想到,我倆的意思和她的想法是相反的。

    “女性月經周期一般爲21---35天,平均28天。提前或延後了天左右仍屬正常範圍,周期長短因人而異。但是如果超出了天數還沒有來月經,即爲月經推遲。影響到女性中樞神經以下丘腦一垂缽一卵巢軸以及子宮的各種因素,均可能導緻經期推遲。可發生在有排卵性的月經周期內,也可發生于無排卵性的月經周期中。”那個女醫生開始在一邊解釋原因,長篇大論,而我和小穎卻仔細的聽著,雖然心中很是激動。

    “至于導緻經期延遲的原因有很多種,例如慢性婦科疾病,或者經常服用避孕藥,內分泌失調,精神壓力過大等等,都可以導緻經期延遲,我給你開幾幅藥回去吃就可以了。在日常生活方面應有規律,多注意休息,避免勞累過度,尤其是經期要防寒避濕。防止過度節食,保持心情舒暢,加強鍛煉,提高身體素質。”女醫生說完這些之後,就開始給小穎開藥單子。

    “老公……”小穎轉過身子,一把抱住了我,喜極而泣。我的內心也是一樣,心�很激動,還好,這個結果是我最想要的,還好,一切都是虛驚一場。如果不是現在在醫院�,我肯定也要大哭一場。那個算命的,算的還真準,果然這個坎坷和煩惱過去了,一切事情都順心過了。

    “好了,老婆,不用墮胎遭罪了,別哭了……”我抱著小穎,輕輕的拍著她。她激動是因爲終于沒有懷上父親的孩子,而我激動,我的原因隻能是不讓小穎墮胎而受苦,畢竟我此時扮演的是一個不知情者的角色。

    拿了一些藥,走出了醫院,看著天上蔚藍的天空,走進醫院和走出醫院,前後也就半個小時,但是我和小穎的心情卻經曆了巨大的變革。現在……
回覆 使用道具
ㄚ岑
伯爵 | 2016-10-6 10:55:21

作者:性與情

  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公,咱們們先不回家,出去轉一轉,直接在外面吃完飯好不好?”坐在副駕駛的小穎顯得很開心,沒有懷孕,一個大石頭終于落地了,仿佛恢複到了平常活潑的狀態。

    “好吧,咱們去哪兒……”心�感覺放松的還有我,畢竟我內心�是真的不希望小穎懷孕的。

    我和小穎去了公園,去了商業街,小穎顯得很興奮,畢竟我倆好久沒有出來逛街了,一直工作都太過忙碌,借著這次醫院檢查請假出來,真的很不容易。沒有了-切的煩惱,小穎和我放開了內心,去享受當下的時光。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晚上。

    “老公,咱們不回去吃飯了,咱們在外面吃好不好?咱們去美食一條街……”到了晚飯時間,小穎意猶未盡的說道。

    “好啊,不過給爸爸打個電話告訴他一下……”說實話,今天因爲心情好,胃口也是大開,確實好久沒有好好吃一頓飯了。

    我拿起電話,告訴了父親我和小穎晚上不回家吃飯的事情。隻是給父親打這個電話的時候我才想起來,我和小穎走出醫院到現在,竟然興奮的忘記了告訴父親結果,而父親也不知道是出于什麼原因,竟然沒有主動打電話來詢問,或許是他沒有那個勇氣吧。當我在電話�告訴他,小穎跟本沒有懷孕,一切都是虛驚一場的時候,父親在電話那邊突然無聲沈默了很久,最後我倆簡單說了一些其他的,就掛斷了電話。

    我和小穎開著裝滿行李的車東跑西跑,最後來到美食一條街大吃特吃,各種小吃芙食,每樣吃一點,爭取吃的樣式多一些。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等到家的對候,已經快要到半夜11點了。到了樓下,我和小穎不得不大包小包的把行李再拿到樓上去,等到樓上的時候,我和小穎已經大汗淋漓,氣喘籲籲了。
父親的臥室緊閉,或許已經睡著了吧。我倆安靜的把行李都拿出來,恢複原位。當我倆脫衣服躺在床上休息的時候,時間已經是十二點多了。玩了一整天,外加上這段時間的緊張精神,我顯得很困。由于太過疲憊,我拒絕了小穎今晚的求歡。

    一覺到天亮,好久沒有睡的這麼痛快過了。小穎早早的起來準備好了早餐,而父親也起來了,看的出來,父親的精神狀態也好了一些.隻是眼神中帶著憂郁,似乎內心有心事。按理來說,沒有懷孕,父親也應該跟著高興才是,畢竟這個事情涉及到我們一家三人,但是父親的情況似乎有些不對,昨天下午他一個人在家等待結果的時候,或許發生了一些事情吧。

    到了單位,利用下午的一點空餘時間,出于對父親的擔心,我準備打開監控查看一下昨天家�的情況。

    打開了昨天下午的視頻,時間定格在我和小穎拿著行李離家之後:視頻中,父親送我和小穎離家後,他呆呆的坐在沙發上,不知道在想著什麼,仿佛失去了靈魂.隻是偶爾會用手輕拂下自己的眼角。臉上的表情,痛苦、惋惜、悔恨、自責,幾乎所有負面的情緒都在他的臉上走了一遍。我用鼠標點著快進,父親往沙發上坐了將近一個小時後,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向自己臥室走去。父親回到了臥室後,從床上掏出了一個許久沒有打開的木頭箱子,那還是從農村搬過來的時候拿過來的,當時我讓父親扔掉,又大又笨重,還占地方,當時父親一直舍不得扔。

    父親打開木頭箱子,之後從�面取出來一塊鏡框,視頻中可以看得出來,那是父親和母親的合影,還是黑白照片,用一個老舊的相框裝裱著。父親傻傻的看著相框中的照片,不由得開始老淚縱橫。父親慢慢的把相框放到了床頭櫃上,之後面對著床頭櫃跪了下去。是的,父親跪下了,向自己的亡妻下跪,他閉目流淚,像是在懺悔。父親閉目了一會後,就開始用雙手抽打自己的耳光,耳光很響亮,可見父親是多麼的用力。我沒有去數父親到底打了自己多少下,隻是看著視頻中下跪掌嘴的父親,心�很不是滋味,內心很複雜。

    父親不知道掌嘴了多少次,最後他雙臉徽紅,顯得有輕微的紅腫。父親此時已經有些木訥,仿佛失去了靈魂,如行屍走肉一般站起了身子,之後向著廚房走去。此時的父親就像被人操縱了一般。父親要去廚房子什麼?隻見父親慢慢的走到廚房,之後拿起了刀架上的菜刀……如果不是我現在還能看到父親,我一定認爲父親是要自殺。隻見父親拿起菜刀之後,脫下了自己的睡褲,用手挾著自己的陰莖。難道父親是要斬斷所有罪惡的根源,準備揮刀自宮?父親把菜刀拿起之後,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似乎有了一絲猶豫,最後父親把菜刀放下,從廚房櫃子下面的抽屜�拿出了錘子……

    父素剛剛一定是想到,如果用菜刀切斷陰莖,肯定會進醫院,到時候如何向我解釋呢?如何向自己的兒子解釋自宮的原因呢?而且,用刀切斷陰莖,如果搶救不及時,有極大的生命危險。父親剛剛權衡利弊之後,放棄了菜刀而選擇了錘子。

    父親把自己的陰莖墊在了凳子上,之後用錘子對準了自己的陰莖,隻要這一錘子下去,就算不把陰莖砸碎,也足可以破壞陰莖的海綿體,讓他終身無法再勃起。父親咬著牙,給自己下著決心,隻見此時的父索額頭上都冒出了汗水。這個時候的我,心�也緊張到了極點,無論怎麼樣,我不希望父親自殘傷害自己的身體。

   父親手中的錘子數次拿起放下,拿起放下,此時著視頻的我也知道,隻要父親這一錘子下去,一切都結束了,父親不會再去想那方面的事情,也不會再經受不起小穎的誘惑,不會再被欲望所控制。隻是最後父親或許還是無法戰勝自己內心的膽怯和恐懼,父親竟然放棄了。他把捶子放回了原位,之後呆呆的躺在床上,捧著那個照片,一躺就沒有再下床……

    父親就那麼一直的躺到了晚上,不知道他在思考著什麼,正好那個時候我打電話給他,告訴他晚上不回家吃飯的事情,外加小穎的檢查結果。當聽到小穎沒有懷孕的消息後,父親顯的有些錯愕,迷迷糊糊的掛斷電話後,父親還呆呆的拿著手機,臉上有一絲放松,有一絲苦笑,另外,還有一絲小小的失望。總而言之,在父親的臉上沒有看到太多的快樂。

    聽到我和小穎不回家吃飯了,父親就沒有走出臥室做飯,就那麼重新躺倒在床上。偶爾起身雙手抱膝,偶爾坐在窗邊看著窗外,偶爾側躺睜著眼睛看著屋頂,總而言之,父親的眼神中充滿了思緒和心事,到底父親想到了什麼,或許隻有父親自己知道了。一直到我和小穎半夜回家,父親一直沒有睡,聽到房門被打開的聲音,他隻是本能的轉頭看了一眼臥室房門,之後又閉上了眼睛。

    關閉了監控視頻,我有些擔心父親起來,或許是上次出事的緣故,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繩。

    接下來的日子�,一切仿佛都回歸到了正常生活,小穎每天上班額外做兼職老師,忙的不亦樂乎。而我每天下班後,和父親一起等半個小對,小穎就會下班回家,一起吃晚飯。小穎和我的情緒都仿佛回歸到了從前,一家人有說有笑的,唯一沒有回歸從前的,隻有父親,他總是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有的時候,吃飯也在發呆,和他說話,有的時候他仿佛沒有聽到一樣,反應很遲鈍,不知道在想著什麼。我不由得對父親的健康狀況有了擔憂,不會是老年癡呆的前兆吧?應該不會的,父親還不到60歲,哪有這麼早得老年癡呆症的。

    爲了適當把握父親的動向,怕他想不開出意外,每天晚上我都會查看白天的監控視頻,查看父親自己在家的狀況。隻見父親電視也不看了,走圈也不去了,整天就是坐在家�發呆,看看我母親的照片,看看沙發上的全家福,有的對候臉上會帶著掙紮,似乎做著什麼艱難的決定一般。

    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左右,我和小穎下班回到了家�。父親已經做好了豐盛的晚飯,全部都是父親的拿手好萊。我有些納悶,仔細回想著今天是什麼日子,結果算陽曆陰曆,都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啊。

    “爸,今天是怎麼了。竟然做了這麼多的好菜……”我看著整整一桌子萊,這能吃完麼?

    “沒什麼,就是今天高興,一家人好久沒有正經的吃一頓飯了。爸的身體也徹底好了,想喝你喝幾杯,就這麼簡單……”父親端著最後一道萊從廚房�出來,放到了桌子上。

   “好啊,爸你也饞酒了吧,畢竟忌酒了這麼久,今天咱們就破例一次吧。”我察覺到父親令天的不尋常,爲了讓父親放松一下,我決定今晚讓父親打破忌酒的慣例,我感覺到父親今晚或許有話對我說。

    小穎也察覺到了什麼,聽到父親要喝酒,她張嘴想要詢問阻止,隻是她紅唇張了張,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這段時間,由于小穎上班的關系,凡乎沒有了和父親的獨處時間,所以她和父親這段時間就是正常的家常交流。最且,小穎似乎也再證實自己的承諾,這段時間的時光和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我這個丈夫身上。這幾天,我和小穎找了一晚痛痛快炔的做了一次愛,小穎似乎很興奮,精神狀態難得的好,她瘋狂的在床上取悅我,讓我享受到了專屬于自己的溫柔鄉。
  
    在飯桌上,我和父親交杯換盞,父親的酒量遠不如我。小穎也淺淺的喝了小半杯,一家人其樂融融,好久沒有這樣的氣氛了。父親也仿佛從悲觀中走了出來,他今晚仿佛有說不完的話,說著東家長,西家短,雖然吃飯的時間很長,但是酒喝的很少,小穎最終沒有阻止父親喝酒,但是限制了喝酒的量。

    “錦程,小穎,這段時間我想了好多。自從你母親走了之後,我一直單身一人,每天爲你們做做飯,照顧照顧浩浩,日子也很快樂。隻是現在你倆上班太忙了,上班時間外加晚上睡覺時間,你倆能陪我的時間也就短短的3,4小時。而且浩浩也被送到了親家家�,也不需要我照顧了,我一天無所事事,實在無聊的很……”吃飯到了末尾,父親突然轉換了話題,說起了這些事情。不過父親說的確實是事實,一天24小時,父親大多數的時間都是自己呆著,他很少外出,宅的很。

    “那爸爸你是想……”聽到爸爸說這些,我不由得有些奇怪,隻是大腦一時間沒有轉過來,我不由得小心翼翼的開口詢問道。

    “以前你們想給我介紹老伴,因爲你母親還有照顧浩浩,我一直沒有同意。現在一切的負擔都沒有了,我也該找個人陪伴自己度過餘生。”聽到父親這句話,我大概知道父親要說什麼了,我不由得握緊了手�的酒杯,不知道是因爲激動還是因爲……

    “你們有合適的人就給我介紹一個吧,給我找一個人品好的老伴。另外,可能家�突然多出一個比較陌生的人,會影響你倆的生活規律,所以找到老伴後,我準備和她一起出去住,最好是農村或者山清水秀的地方,安度晚年……”父親輕輕的抿了一口酒,之後誠懇的對我和小穎說道,目光在我和小穎的臉上來回的遊離,看得出來,他這些話是對我和小穎倆人說的。我被父親的這個決定弄的措手不及,我千想萬想,也沒有想到父親會做出這個決定,而且看著父親的表情,父親不是在開玩笑。

    “哐當……”隻聽到一聲酒杯掉落的聲音,我不由得轉頭向旁邊看去,隻見小穎聽到父親的這句話後,手中的酒杯從手中滑落,摔在了桌子上。隻見呆呆的看著父親,當酒水灑出之後,她才慌亂的去廚房拿抹布擦拭。剛剛轉頭的一瞬間,我看到了小穎那個時候的眼神,她和我一樣,也非常轉震驚父親這個決定,而且眼神中充滿了不明的情緒。那一瞬間,我感覺到,小穎震驚的原因貌似和我有些不太一樣……
回覆 使用道具
ㄚ岑
伯爵 | 2016-10-6 10:57:02

【我成了父親與妻子的月老】(155)【作者:性與情】
作者:性與情
字數:3629
  

      ***    ***    ***    ***

             第一百五十五章相親

  我也被父親弄的有些措手不及,不過我沒有小穎那麽驚訝。怪不得父親這些
天一直魂不守舍,原來是一直思考這個問題,我相信父親做這個決定一定是思考
了很久。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爲他和小穎之間的關系,或許是他也害怕了。
用找老伴的方式可以徹底解決這個問題,有了老伴之后,他就能和別人重組新的
家庭,從而達到被迫和小穎斷絕暧昧關系的目的,同時,找另一個女人,也能減
輕對于小穎的愛意,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總而言之,一切都是因爲和小穎之間
的這種關系。亡羊補牢爲時不晚,趁著事情還沒有到無法解決的地步。

  「爸,你是認真的麽?」我不由得問著父親,和父親確認道。

  「當然,原因我剛剛也解釋過了,這一次是認真的,你們就滿足爸爸的忘年
戀吧。」爸爸大大的喝了一口酒,看來這個要求不是他自己說的那麽情願。

  「好的,我和小穎給你物色一下,有合適的就給您介紹一下。」我現在也無
法做決定,到底該怎麽辦,畢竟我還沒有充足的時間去考慮,只有先答應下來再
做決定。

  剛剛還比較活潑的小穎,在父親說過這個要求之后,很明顯,話語少了下來,
情緒有些低迷,雖然在極力的掩飾,但是眼中那一份濃濃的不舍,還是被我讀懂
了出來。吃過了晚飯,我和小穎躺在了床上,我倆玩著手機。只是小穎卻有些心
不在焉,手機被她滑動的很快,或許她此時的注意力根本不在手機上吧。

  「老婆,給爸爸找老伴的這件事情,你怎麽看?」我一邊玩著手機,一邊無
意中問道,只是我的眼睛一直用余光標著小穎,注意著她的一舉一動。

  「爸爸老了,他的要求咱們一定要滿足他啊,應該給爸一個晚年的幸福。」
小穎聽到我的話后,正在滑動手機的手稍稍停頓了一下,但是轉瞬間就恢複了正
常,只是在說話之前,她很隱晦的無聲深吸了一口氣,而且聽語氣,她說的這句
話稍微沒有太多的底氣。

  「既然如此,咱們就幫助爸爸物色一個吧,勤打聽一下。」既然事情發展到
了這一步,那麽一切順子自然,如果這樣的發展下去,小穎和父親斷絕了暧昧關
系,而父親也找到忘年戀,也無非不是一件好事。

  玩了一會手機后,我倆就關燈準備睡著,只是我和小穎都因爲父親要找老伴
的事情,彼此都有心事,或許都沒有睡著,小穎幾乎一夜都在不停的翻身,相比
較她,我倒是顯得平靜的多。

  第二天,我們一家三口都盯著黑眼圈起了床,看來沒有睡好的不只是我和小
穎,還有父親。吃過早餐后,我到公司上班,同時向我的同事朋友圈發布了尋找
50歲以上單身女性的要求,長相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品一定要穩重,懂得生活,
勤儉持家。當聽說是給我單身父親找老伴的時候,同事和朋友不由得對于我一頓
的誇贊,說我孝順有正事等等。百善孝爲先,在這一件小事上,還額外讓我獲得
了良好的口碑。

  不得不說,朋友多了路好走,剛到中午,就有同事告訴了我一條消息:原來,
在我們公司中就有一位符合要求的女性,我們都叫她張阿姨,是一位公司保潔員,
農村出身,老公在幾年前得病去世,有一個女兒已經結婚,52歲,很淳朴,長
相也過得去,看的出來,年輕的時候在農村也是一朵花,總而言之,一切都絕對
配得上父親。

  在公司中,我主管的就是行政工作,而保潔就是我主管中的一個小分類,對
于自己手下的員工,我也很熟悉,只是一直不了解家里的情況。在中午下班之前,
我找來了張阿姨,假公濟私,在辦公室聊了一下私事。我和她隱晦的談了一下這
方便的意思,當然,沒有任何工作上的逼迫。對于忘年戀,老年人沒有我們年輕
人這麽多的要求。我只是和張阿姨稍微談了一下,發現張阿姨對于忘年戀沒有什
麽特殊的要求,只要經濟能保證正常生活就可以了。以我家現在的經濟狀況,遠
遠要超出她的預期,而且我在公司是她隔了好幾級的頂頭上司,所以她還是很願
意和我父親認識一下的。現在信息時代,手機越來越發達,我要了一張張阿姨的
手機照片,等著晚上回去給父親看看。

  手里拿著張阿姨的手機照片,我一個下午都在辦公室里沈思著,事情發展到
這一步,自己真的完全願意麽?還是有那麽一絲遺憾吧,畢竟一切都是我主導起
來的,現在也要在自己的手中去終結這一切。想象這一路的過程,是多麽的不易,
沒有想到會發展到今天這一步,不過一切都有始有終,或許這個結局才是圓滿的
結局,總比任何一個人出事要好得多。放下了心里的掙扎和包袱,我安心的工作,
等待著下班的時間。

  到了晚上,回到家里,在飯桌上,我把張阿姨的照片給父親看了看,只是父
親稍微看了一眼,就張口答應,說對于長相沒有太多的要求,只要我認爲好就可
以了,他無所謂。看著父親那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我愈加肯定了心中的那份猜測。
在我拿出張阿姨照片給父親看的時候,正在吃飯的小穎不由得停止了咀嚼,�頭
看著我和父親,雖然她沒有表現出什麽異常的表情,但是緊握筷子的手還是出賣
了她,她緊緊的捏著筷子,捏的手指關節處都微微發白,看的出來她是多麽的用
力。

  「既然爸你沒有意見,那麽改天我就約一下張阿姨,讓她來咱們家吃個飯,
正好你倆也認識一下,畢竟是找老伴,見面還是必要的。」看到爸爸沒有意見,
我就關閉了手機,和父親說道。

  「可以,你幫我安排就好,另外,我如果和你張阿姨住在了一起,就準備出
去住。」

  「爲什麽一定要出去住呢?和我們住一起不好麽?給我和小穎做做飯什麽的。」
父親年紀大了,如果出去住,我還真的有些不放心,另外,父親出去住,我總有
一種是被我趕出家門的感覺。

  「如果你希望我幸福,就同意讓我出去住。畢竟我想要的壞境和你們不一樣。
你們必須住在繁華的都市,而我喜歡安靜優雅的田園生活。你再幫我安排一個農
村的住所吧,農村的房子用不了多少錢的。」父親一臉無所謂的說道,只是在他
的眼中,我還是讀懂了一些心酸的成份在心里,和小穎眼中一樣的表情是,眼中
那一絲弄弄的不舍,有對于我的不舍,有對于浩浩的不舍,更有對于小穎這個紅
顔知己的不舍。

  小穎給了他真正的愛情,我相信父親對于小穎的深愛,這種愛情是在我母親
身上沒有體會過的,畢竟小穎的樣貌,學曆,知識文化層面,都遠非母親生前可
以相比。而小穎的身體、性愛魅力更是無人可及,但是這一切都要結束了。對于
父親和小穎,倆人可能需要好長一段時間來適應,或許內心的傷痛只有倆人知道。
小穎的內心也充滿了不舍,只是對于父親除了性愛上的肯定以外,有沒有愛情的
成份在里面?這些我都無法去了解,一切即將結束,我再去糾結這些,有意思麽?

  第二天,我上班的時候,就和張阿姨表達了父親想要和她見面的請求,她決
定和她女兒商量一下再給我答複,畢竟她唯一的親人就是她的女兒,而這種事情,
也需要她女兒同意才行。不得不說,一旦你決定要徹底辦某件事情,有的事情,
事情發展的比你想象中要順利的多。在征得張阿姨女兒的同意后,我們決定今天
晚上就安排雙方見面,鑒于倆人是第一次見面,所以決定不安排張阿姨到我家里
去。

  我訂了一家飯店,打電話告訴了父親。張阿姨這邊就方便的多了,等晚上下
班的時候,我直接帶她過去就好,張阿姨的女兒,作爲子女,今天晚上也會一起
來。一切安排妥當了,我就給小穎打電話,正好也告訴她時間和地點。

  「老婆,我已經安排好了,今晚在紫云樓安排爸爸和張阿姨見面,到時候她
女兒也過來。晚上6點鍾,你下班就直接打車到紫云口下車吧。」一切事情都比
較順利,我的掙扎糾結的心情也好受了一些。爭取不讓大腦去胡思亂想,以免影
響我現在的決斷,既然這個結局是完美的,我就按照這個結局去推進。

  「啊……好的。」當小穎聽到一切都安排的這麽快的時候,她第一聲應答竟
然顯得非常意外,徹底發出低低的驚呼,中間隔了很久,才回答好的,凸顯出她
心中的不平靜。而且這段時間小穎雖然在一直掩飾,但是她的失落還是很明顯的。
只是她的失落,不舍占比多少,吃醋占比多少,嫉妒占比多少,我就不得而知了。

  挂斷了電話,我就等待著下班時間。正常保潔阿姨比我們下班要晚一些,畢
竟要等所有人下班后,一些清潔工作才好方便進行,作爲公司高級領導,我給張
阿姨安排了提前下班。張阿姨的女兒也早早來到了公司,我把她們娘倆安排在了
我的辦公室之中。張阿姨的女兒只是一個普通的都市白領,社會地位遠遠沒有我
高。雖然都是作爲雙方老人的子女,但是她面對我的時候,還是顯得拘謹一些,
畢竟身份地位擺在那里。我坐在辦公桌前辦公,張阿姨的女兒看著我的身影,眼
神中的羨慕是無法掩飾的,讓我的小小的秀了一把虛榮心。

  好不容易等待了下班時間,我領著張阿姨母女倆走出辦公樓,打了一輛車向
著訂好的飯店走去。只是在出租車上的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響起,我拿起一看是
小穎打來的,我沒有多想就接起了小穎的電話。

  「老公,我去了感覺有些多余,我今晚就不過去了,張阿姨和爸爸,你和張
阿姨的女兒,你們談就好,我沒有去的必要了,我回家自己吃點東西就算了,感
覺有點累……」接起電話后,就響起了小穎比較低沈的聲音,聲音顯得很疲憊,
不知道內情的人,還真的以爲小穎工作太累了,只是了解內情的我知道,小穎之
所以累不是因爲工作,而是因爲無法去面對這一切……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