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54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AFOX
Crawler | 2016-11-24 21:31:59


  負責統籌幼教部,公開招聘教師相關業務的鍾惠虹,到局長室向拓笠報告說:「局長;先前公開招聘錄取的15名幼教師,歷經三個月在縣立幼兒園見習訓練,將於下週一上午九時,邀請局長到縣立幼兒園禮堂,主持結業典禮暨學習成果展。」

    拓笠說:「下週一的上午九時,屆時縣府各級領導及各界地方人士都會蒞臨觀禮,只剩下3天的時間,鍾惠虹妳現在馬上把這專案的所有相關資料備齊,放下手邊的工作,10分鐘後在縣府大門邊會合,一起去縣立幼兒園。」

    拓笠開車載著鍾惠虹到縣立幼兒園,請園長幫忙讓見習的幼教師到禮堂集合。

    在縣立幼兒園的禮堂。拓笠問園長:「奇怪怎麼只有12位,其他的人呢?」

    園長說:「報告局長,上級領導鍾惠虹同志就交付這12位,無誤。」

    拓笠轉頭瞪著眼問鍾惠虹說:「鍾惠虹同志,怎麼不見妳小姑劉丹楓同志呢?

    鍾惠虹低著頭:「她們應該快到了,剛才在局裡就聯絡了!」

    拓笠說:「不知其他2位的靠山是誰?鍾惠虹同志負責把關,竟然沒告訴我。而且還跟著人家搞起特權。」

    鍾惠虹一臉無辜樣,像有滿腹的委屈。

    拓笠自嘲說:「這實在不能怪鍾惠虹同志,要怪我自己才對,明知她是專走後門的料,還把如此重要的工作交付給她,能力沒有、經歷欠缺,搞起特權卻不落人後,會荒腔走板也在意料之中。」

    鍾惠虹拉了一下拓笠的袖子,靠近拓笠細聲說:「局長,我罪無可赦,請您在我舊同事面前留些顏面給我。」

    拓笠看著鍾惠虹當眾做出如此曖昧的動作大聲怒斥:「留甚麼顏面,給妳臉,妳不要臉。」

    場面一片寂靜,須臾;禮堂大門口傳來高跟鞋的聲音,大家轉頭去看,鍾惠虹的前同事徐華走向園長附耳說悄悄話。

    園長說:「對不起,報告局長;辦公室有您電話,縣委黃書記找您。」

    拓笠隨即在徐華的引導之下,走出禮堂。

    拓笠拿起話茼接聽:「領導您好,敝人教育局陳拓笠。」

    縣委黃書記說:「陳局長,聽說單位在找人,我小兒訂下個月結婚,小倆口昨天到長沙去張羅些物品,今天中午以前會回來,有什麼特別狀況嗎?」

    拓笠說:「向領導報告,沒有什麼特別狀況,因應下週一的結業典禮暨學習成果展,屆時省級領導及各界地方人士都會蒞臨觀禮,基本上見習的課程皆已完成,所以利用這一兩天編排位子及典禮進行時每個人順序、走位等細節,全員都到齊會比較好運作。」

    縣委黃書記說:「我瞭解,這關係到省級領導及廣大群眾對於本縣官署的形象,那麼我讓她一回來,直接去縣立幼兒園的禮堂找你報到,我會交代她盡心配合,你們要好好的幹,不可丟我們新寧縣的臉。」

    拓笠說:「是的!謝謝領導。全力以赴。」

    縣委黃書記說:「不用客氣!」

    拓笠掛了電話後,尋思了一下。又撥電話回局裡,通知副局長王俐莎、教育督導室副主任李彩葳兩人,盡速到縣立幼兒園的禮堂來。

    拓笠掛了電話後,發覺整個辦公室,只有徐華一人坐在其位子上正看著書。

    拓笠開口說:「我記得妳,就是教鍾惠虹官場潛規則的華姐。」

    徐華�頭左右看了一下,確定局長跟自己說話,點點頭回應。

    拓笠想著鍾惠虹的事,一時有感而發,嘆了一口氣說了一句:「還是有經驗的好!」後走到辦公室外抽菸。

    徐華聽了後,紅著臉低著頭假裝看著書,思想著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拓笠抽著菸走向禮堂門口,不久,王俐莎和李彩葳到,拓笠皆同王俐莎和李彩葳向禮堂走。拓笠邊走邊向兩女訴說公開招聘幼教師相關問題。

    拓笠回到禮堂,向鍾惠虹要相關個人資料,也請園長同來參與討論。

    拓笠說:「妳們都是師範科班出身,這些日子只讓她們在一旁見習,根本就是應付了事,應該還有些專業的課程必須學習,像CPR(心肺復甦術)或如何處裡中暑等,妳們討論後編曲成舞蹈,成果展時表演,讓領導們看到豐碩成果。瞭解我的意思嗎?王副局長妳認為可行嗎?」

    王俐莎說:「報告局長,這想法真棒,將急救的內容配合曲目或旁白,用標準到位的動作來演出,使學習成果充分展現,吾等會克服困難來達成此想法,且力求完美。」

    拓笠說:「有王副局長的贊同,應該沒問題,現在開始由王俐莎副局長領導大家,李彩葳副主任協助,請園長配合,鍾惠虹老師幫忙,謝謝各位。」

    王俐莎走向拓笠細聲說:「局長,專案主辦人是鍾惠虹老師,怎麼變成我呢?」

    拓笠說:「鍾惠虹老師根本不知該作什麼,所以甚麼都沒做也不回報,人家縣委黃書記的兒子不來見習,沒回報,讓自己的小姑也跟著沒來見習。現在我們是來亡羊補牢!」

    王俐莎說:「真讓人匪夷所思!」

    拓笠說:「已和縣委黃書記通了電話,他兒子去長沙稍後會到。不知鍾惠虹同志的小姑來了沒?」轉頭發現全部的人都看向這裡,用手推著王俐莎說:「快去;大家都在等妳!」

    王俐莎邊走邊回頭說:「您看,應該是女兒才對吧!」

    拓笠去向鍾惠虹要了資料,一看全是女生核對之後,拓笠納悶翻手上個人資料歐陽綾;縣委書記也不是姓歐陽,那也不是女兒,拓笠忽想到是下個月將結婚的準兒媳婦,快尋體檢表。體檢表上貼的相片,瓜子臉型、黑白分明水汪汪的雙眼、直挺挺的鼻子下方是櫻桃般小嘴、留著學生髮型略帶稚氣。卻如秀外慧中的古典美女出生年份是1976年毛主席去世那年,今年是1996才滿19歲。1米67高98斤重,胸圍90腰圍57尻圍90,上下都90的葫蘆腰。B血型。

    厚重的引擎聲由遠而近,「吱∼」一聲短捷宏亮,禮堂門口一時塵土飛揚。一台紅色進口跑車在禮堂前空地,好漂亮的一次甩尾動作。

    拓笠,走到門口看了一眼,轉頭對裡面的人說:「沒事,繼續動作!」

    塵埃落定時,走出一位身材高挑的女人,低頭和車上的人說句話轉頭走向禮堂約10步時。紅色跑車又「吱∼」一聲,伴隨著引擎聲揚長而去。美女頭也不回走進門口時,看到站在門口拓笠說:「對不起,我找陳局長。」

    拓笠說:「我就是,請問是歐陽綾老師嗎?」

    看著歐陽綾點頭,拓笠說:「在此恭奉大駕光臨,請跟我來」。

    走到禮堂右側停車場,拓笠在自己車的副駕駛座門邊約1米處,彎腰成90度將車門開啟,鞠躬作揖請歐陽綾上車就座。

    拓笠開車回家,停車在家門前,幫歐陽綾開車門讓歐陽綾下車,開家門請歐陽綾進門,再請歐陽綾沙發上就坐,拓笠到冰箱拿飲料,端至茶幾歐陽綾的前面置妥說:「請您自行選用,吾人出外將車停妥,稍待片刻,您請自便。」

    歐陽綾四處張望心想【這是他家嗎?如果是,帶我回來幹嘛!他身為本縣的教育局長也算是個不小的官,更知道我和縣委書記的關係,實在沒有理由往壞處想,既來之則安之。】

    拓笠進門跟歐陽綾點個頭,撥電話到縣立幼兒園,勞駕教育督導室副主任李彩葳來聽電話。

    拓笠說:「是我局長,我和縣委黃書記的準兒媳婦歐陽綾已回到我家了。只有她沒來見習,沒錯,拜託好多人才借到,是一些必學課程,就看影帶教學。是VHS影帶,我家就是VHS,告知王俐莎副局長我們已平安到家,再見。」

    拓笠請歐陽綾進到臥室,拓笠說:「先示範CPR,所謂CPR就是心肺復甦術。」

    拓笠讓歐陽綾平躺在床上。

    拓笠說:「實施CPR;首先排除障礙。」邊說邊解開歐陽綾的上衣、奶罩。

    拓笠趴上歐陽綾身上,用嘴吸奶、舌頭舔奶頭。

    歐陽綾心想【CPR是這樣嗎?】推開拓笠叫:「我想先看教學影帶學習,可以嗎?」

    拓笠說:「當然可以。」用遙控器開啟影片播放。又扶著歐陽綾坐起來。

    歐陽綾看著西洋A片,心想【好粗好大,教幼兒園要學習這些嗎?】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拓笠說:「認真學習,要驗收成果。」雙手邊摸邊脫歐陽綾的衣物。

    歐陽綾怒斥:「CPR是吸奶,教學看色情片。當我笨蛋,你到底要怎樣?」

    拓笠撲在歐陽綾身上說:「妳是我這輩子看過最漂亮的超級美女,我迫不及待想要幹妳。」

    歐陽綾說:「你不怕我告訴縣委書記嗎?」

    拓笠說:「把妳幹爽、幹舒服後,就怕妳不說。縣委黃書記應有交代妳要盡心配合!」

    歐陽綾說:「你不要這樣好嗎?不然我用嘴幫你吸出來做替代好嗎?」

    拓笠就將嘴貼上,把舌頭伸進歐陽綾嘴裡,吸吮她的唾液。拓笠一邊親吻歐陽綾的臉頰,還不忘一邊讚美歐陽綾的美貌,猛灌歐陽綾迷湯,趁歐陽綾迷迷糊糊之際動手脫她的裙子,歐陽綾只象徵性掙紮了一下,就任由拓笠脫她的衣服。

    這時拓笠開始展現舌功,用舌尖去舔歐陽綾的大腿,從膝蓋窩開始,舔到褲縫邊再舔回來一遍挑逗她,讓歐陽綾自己忍不住打開自己的大腿。拓笠用舌去舔歐陽綾的小陰唇,再對陰蒂猛舔猛吸,幫助催情讓歐陽綾淫性大發,直到歐陽綾動情地搖擺腰肢,拓笠才動手脫下歐陽綾的粉紅內褲,露出多毛的淫穴洞。

    歐陽綾就「啊∼」的一聲全身一顫,洩了一身的淫水出來。歐陽綾的淫穴洞騷味蠻重,是一種獨特的女性荷爾蒙味道,淫水比較濃稠,拓笠一點也不浪費全把它吞進去。

    歐陽綾在拓笠的舌攻之下,接連來了好幾次高潮:「啊啊……喔…了……別……別……啊啊……不好啊……啊啊……局長你好會舔喔……我快受不 了……喔……我要尿出來了啊……啊……啊……尿出來了……啊…… 被你舔到要死了…啊……我又要來了……我來了……我要死掉了……啊…… 啊……啊……」

    歐陽綾激動地抱住拓笠的頭,不停地搖晃自己的頭,嘴裡喊「不要」,生理的反應卻不是她能控制的。拓笠把全部精力都放在舌尖上面,舌頭不停地去逗弄陰蒂,舌尖反覆地在陰蒂週圍繞圓圈,或去吸吮歐陽綾的小陰唇,把歐陽綾弄得高潮連連,淫水汨汨地流個不停。

    歐陽綾喊:「陳局長!我欠人幹,快幹我、肏我!求求您?」

    拓笠�起歐陽綾的雙腳放在肩頭,將早已粗硬的雞巴對準淫穴口,一下往內擠進去。歐陽綾的淫穴還是很緊,就像處女一樣地緊緊包住拓笠的?頭,還好淫穴非常的濕潤,所以不難進去。拓笠將整支雞巴都插進去,完全不理會歐陽綾的掙扎,等到陰莖完全進入後,歐陽綾的淫穴洞整個都鼓起來了。

    拓笠說:「綾妹;越漂亮的美女,小屄就越鬆,像妳的太緊,很丟臉。」

    拓笠俯身將歐陽綾的嘴堵上,把舌頭吐進歐陽綾嘴裡,下面的雞巴也一口氣全刺進淫穴裡面,只留下卵蛋在外,然後放下歐陽綾的大腿,開始進行衝刺。拓笠採取九淺一深的方式,讓歐陽綾先適應雞巴大小,然後才慢慢加快速度與深度。

    歐陽綾眉毛都絀在一起,表情又是痛苦又是興奮,張開嘴大口喘息,所以特別用心愛撫歐陽綾的豐奶。拓笠用陰莖上緣的恥骨頂在歐陽綾的陰蒂上面磨擦,果然讓歐陽綾立刻再度高潮連連,拚命抱住拓笠。

    拓笠說:「下個月就要嫁入豪門,妳真的愛那個紈褲子弟嗎?」

    歐陽綾說:「當然愛我老公。」

    拓笠說:「當權貴的他說出與校花的妳正在交往時,肯定沒其他男生敢橫刀奪愛,妳根本也沒別的可選,設局下迷藥霸佔妳的身體後,在室女就成為他的禁臠,只能把愛給他。如果這樣不是打鴨子上架,什麼才是打鴨子上架。」

    歐陽綾說:「你怎麼知道我是被下迷藥?」

    拓笠說:「下迷藥是最省成本,而且效果立見,就是看準女生失身後只好成為他女人的無奈。」

    歐陽綾說:「根本就是強迫中獎,面對我自己的人生不僅沒選擇權,連參與權也被剝奪。卻已拍板定案,讓我也加入打擊權貴好嗎?」

    拓笠說:「不是打擊權貴或與權貴為敵,而是利用權貴的盲點來佔些權貴的便宜。」

    歐陽綾說:「就如同我自認和縣委書記的關係,你不敢對我亂來,但是你卻吃定了我和縣委書記的關係,不停的對我亂來。我們倆相處這短短時間,徹底顛覆了我的想法、態度。還有,你真覺得我漂亮嗎?我老公每次都說因我太美了,讓他太爽了,害他忍不住射出來,你的好大已經好久了還不射。」

    拓笠說:「妳男人沒擋頭,不知如古人所言上口小、下口窄,不然就是妳男人雞巴小,他有像我一樣品嚐妳屄的騷味嗎?我還要用各種姿勢幹妳,讓妳舒舒服服的,小穴不要太緊比較好幹。記住男人的思想是自己的妻子是越純越好,而情人是越騷越好,妳需拿捏得當。」

    拓笠躺在床上,要歐陽綾坐上來,歐陽綾掰開屄口對準拓笠?頭套下,一坐到底後,?頭頂著花心,屁股使力左右搖動,身體趴在拓笠懷裡,緊緊抱著說:「?頭頂得好深,爽死了。」

    拓笠要歐陽綾坐吞起來,上上下下動起來。歐陽綾好幾次都不順、後來越來越順,歐陽綾對拓笠說:「這姿勢感覺好淫蕩,不過,好棒。」受不了歐陽綾慢吞吞的動作,於是,拓笠雙手抱住歐陽綾,由下往上猛頂。

    歐陽綾喊:「啊∼肏死人了,慢點,我會被你活活肏死,太深了。」

    拓笠說:「偷漢子的淫婦淫水四濺,我上抽下插、深入淺出、左搓右揉,把妳騷屄肏幹到鬆鬆垮垮,當妳男人肏妳屄時,如入無人之境,或許就可持久點。」

    歐陽綾說:「陳局長,你肏我屄,口說淫穢不堪的話,讓我非常激情亢奮。」

    拓笠轉身床頭櫃拿KY潤滑液抹自己陽具,拉歐陽綾轉身跪趴,用狗爬式插屄。掰開股溝將KY潤滑液擠在屁眼口上,粉嫩菊花猛收縮,看來十分敏感。

    歐陽綾問:「陳局長,你也要學影片肏我屁眼嗎?」

    拓笠答:「妳屁眼被幹過嗎?」

    歐陽綾說:「沒有,影片上洋女人被肏的好性奮。你快點弄我!」

    拓笠說:「妳真是初生之犢不畏虎!」

    歐陽綾說:「甚麼意思?」

    拓笠說:「沒有,怕太爽快!妳會受不了。」

    拓笠握著雞巴將?頭頂著歐陽綾的菊花,用力肏入。本來歐陽綾屁股翹高高的,因龜頭進入肛門,整個人向前趴,拓笠隨後硬挺著。

    只聽「啊∼」一聲慘叫,本來屁股翹高高的歐陽綾一下全身繃緊,脖子反射性地向後仰,屁股夾攏扭擺了幾下,想擺脫這突如其來的痛楚,卻被拓笠壓得死死。

    歐陽綾喊:「陳局長,先拿出來,求求你,陳局長,饒了我吧…我真的痛…你就別再弄了…。」

    拓笠說:「我不動作,妳慢慢把身體放輕鬆。」

    不久,歐陽綾的身體不再緊繃,拓笠挺著肉棒一寸一寸的推進去,歐陽綾好像受不了的全身發抖起來,猛然喊:「啊啊…陳局長…我的屁股快撐破了…真的好痛喔……嗯嗯……我要死了…啊…你快停啦…啊…我的屁股好痛喔…我好痛喔…快被你肏了……啊……我快裂開啊……啊……快死了啊……」

    但隨著拓笠的緩緩抽送,幾分鐘下來,痛楚感慢慢麻木了,取而代之的是屁眼裡面異常的擴張感和心理上的屈辱感。沒肛交經驗的歐陽綾看A片上洋妞性奮的表情,感覺被騙了,同時,每當拓笠抽出時,就有種排出釋放的快感。

    漸漸地,歐陽綾不由自主地向後翹起屁股,微微扭擺起來,但這回不是擺脫,而是迎合,鼻子裡發出「嗯∼哼∼」像悶騷又像舒服的哼聲。

    拓笠感覺歐陽綾的肛道壁上滑膩膩的,不時收縮蠕動,使自己的肉棒被緊緊的套在屁眼裡,那感覺說不出的美妙!再看歐陽綾,似乎也慢慢開始享受操肛的快樂,哼哼翹臀配合起來,心中大樂,慾火更是高漲,就加快速度,大肏特肏起來。

     拓笠躺回床上,要歐陽綾再坐上來,歐陽綾掰開屄口對準?頭套下,一坐到底。拓笠指示歐陽綾自己上下動起來,歐陽綾雙腳跨在拓笠兩側,用半蹲姿勢蹲下,每次蹲到一半,雙腿發軟就發抖。拓笠在歐陽綾搖搖欲墜之際,挺腰大雞巴向上頂到底,讓?頭直抵花心。

    歐陽綾大叫:「啊」身子整個站起來,淫水氾濫讓拓笠陰毛濕成一片。

    拓笠說:「妳要去哪裡?站起來幹嘛?」

    歐陽綾說:「我快受不了!讓我喘口氣?」

    拓笠說:「休息一下好了,妳站著幹嘛?來躺下休息。」

    歐陽綾躺回拓笠懷裡,歐陽綾說:「你為何盯著我看?」。

    拓笠說:「滿意嗎?還是意猶未盡!下午四點了,快衝洗整理一下,我先洗後去開車,妳隨後洗,小心勿弄濕頭髮。」

    拓笠開車載歐陽綾到縣立幼兒園,途中互表愛慕之意,另覓適當時機相聚,在禮堂邊停車場,拓笠交代歐陽綾找王副局長,車上吻別之後。拓笠感覺又饑又餓,中餐晚餐一起吃,吃飽回家養精蓄銳。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