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8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你妹妹真早起
Crawler | 2016-11-23 23:07:50

  首先自我介紹一下,大家可稱呼我做巧兒,26歲,算不上美女,小時候常有人說我很像一位女歌星——小雪;長大後可能多了一份妖艷感覺,沒有了那份清純感後,便給男同學或同事說有點像井上晴美(大家可以上網找找看;而對兩位明星歌手只是相似,並無得罪之意,本身我也很喜歡唱小雪的歌)可能當時大家也很迷日劇,自覺就沒有她們的氣質了,最多只是眼睛比較圓和大才有點相似吧!

    對自己身體還有很多不滿意的地方:身高方面是165公分,較瘦,比例也算可以;三圍是32B /23/34,可惜上天只給我一對32B 的乳房,雖然看上去也算竹筍形,但看起來很尖,像兩個米奇老鼠的鼻子且不夠圓大,沒有白晢的膚色,感覺上只有樣貌和一雙40吋長腿算是可取了。

    而身邊的女性朋友經常會說我很高傲、玩耍時又不顧女兒家身份,舉手投足間身體總給人很開放很隨便的感覺,經常叫我注意些,但真正的我並不是這樣,我不愛說話,可能因為這樣才給人高傲的感覺。

    從小我已不喜歡穿衣服,喜歡給人窺視身體的感覺,回想起從前的露出行為真是危險萬分,每次脫離危險後總有戒掉的念頭,可惜總是失敗。而推使我寫出不為人知的經歷,是因為一次露出,一次對我身、心傷害很大的意外,經歷了這次後,短時間內也不敢再有露出的衝動了,可能這是戒掉露出癖好的機會。

    我希望在不透露太多人物地點的情況下能真實描述出來,但因小女子文筆不太好及打字很慢,請大家見諒;而我的露出是帶有SM的,不喜勿看。文中的名字、地方,大家不用花時間去考究,當作故事看便可。

    先說說我對露出的看法:

    1)假裝不小心走光,被那些像色狼般的男人偷窺自己,當看到他們充滿渴望的眼光,很想再看清楚些但又怕被人發現時的表情就更加自豪;或利用擠迫的環境製造機會給他們非禮和侵犯,或刻意把雙乳、臀部不設防地壓在他們身上,挑戰他們的忍耐力和讓自己帶來優越感和快感,就算更自律和怕事的男人,他們的陽具也不會說謊,只好乖乖的向我站崗致謝。

    這種可算是最方便和最安全的露出方式,連胸罩、底褲也不需脫掉,衣著很正經也好,亦能隨時隨地滿足內心的慾念,而我經常會在上、下班時在地鐵和巴士上利用這方法來耍樂,時常也把底褲弄得濕淋淋的。

    2)穿極為性感暴露的衣著,情緒高漲時連胸罩、底褲也不穿,在街上若無其事地遊走,任由男人用像透視眼般的目光視奸自己和被同性用鄙視和羞辱的眼神看待。

    這種露出對我來說實在是需要極大的勇氣才能做到,在人跡稀少的地方只需顧慮碰上惡徒怕被人強暴便是,但在人來人往的地方羞恥感覺實在太沈重,所以我不常用這方式;記得有次在蘭桂坊,身穿緊身吊帶短裙的我,下身穿著丁字內褲露出雙腿和沒有底褲邊的臀部,上身真空上陣。

    當晚我本打算在蘭桂坊借醉露出的,但正當我在翠華茶餐廳把一邊乳房抽出來,假裝酒醉了不知道的樣子,當時被幾個黑人發現跟蹤,我逃避他們時更被他們強行拉進後巷打算強暴我,幸好有警察經過才脫險。

    3)一絲不掛地在公眾地方裸露身體,內心害怕被人發現,但又想再走到更危險的地方大膽裸露,全身感官及肌肉拉得繃緊、雙腳怕得不停在顫、喉嚨乾渴得要命、心跳快要爆裂,隨時名譽不保。

    有時我會一邊用刑具淩辱自己,一邊在公眾地方像痙攣般進行裸露,一旦被人發現那種羞恥感實在難以形容,有種想羞愧地懇求別人放過自己的衝動,就算被要求做什麼也可以,無論是性交或是被輪姦;這種是最為危險的露出方式,沒有任何藉口可以脫身。

    2010年12月XX日(星期五)

    前天因為和男友吵架,一怒之下跑了回老家暫住,但這次男友因忙於年底工作,所以根本沒有時間理我。但驚喜的是爸媽需要離港工作三天,這幾天我自由了,放工後我立即跑到迷你倉拿回裝有刑具的旅行袋便飛奔回家。

    在電梯內我的淫穴已急不及待濕起來,股溝亦充斥住汗水……一踏進家我便把衣服脫清光,打開內裡全是性玩具的旅行袋(將來有機會才分享那麼多性玩具的由來),在廁所先剃去新長出來的陰毛,我喜歡沒有陰毛遮擋的感覺,多了一份羞恥感。

    走進浴缸我用花灑灌腸,「嗄……嗄……噢……噢呀……不行了……感覺實在太棒了……」我忍不住用花灑頭插入早已被玩鬆了肛門,不斷抽插,射出來的水柱使我很痛,但又極度興奮。清洗淨後我把花灑關了,拿出有震動性的假陽具刺激著陰蒂。

    「呀……呀……」整條陰道變得很痠軟,強烈的尿意使我難以忍受,雙腿毛孔全豎立起來,乳頭也尖硬起來,雙乳變得漲漲的有種酸麻的感覺直達腦後,我要用力地搓弄雙乳才能舒暢些。

    這種酸酸癢癢但又有點痛楚的感覺使我頭暈眼花,「不行了,呀!噢……」

    我已不能忍受陰道內的空虛感,那種有如千萬螞蟻在爬行走動、不時又小咬一口的感覺,我只有用手上那支震動的假陽具不停地快速抽插,一解我的痕癢。

    「噢……」我插得太狠了,令尿液水花四濺,淫穴被我弄到陰唇都翻開了,紅腫腫的也不知是收縮還是擴張;屁眼和淫穴完全沒法閉合,像快要被我迫出體外,但一受刺激又急速收縮,陰戶在不停張合著。

    我把震動力推至最大,「啊……啊……嗄……嗄……不行了……救命……」

    雙腿麻痺無力在抽搐痙攣、震顫著,毛孔豎立起來,手腳冰冷,「啊……呀……啊……呀……」我差點暈死當場,待我回過氣後已是晚上11時多了。

   我穿上自制的固定器刑具(其實那是小學生用來扣著水樽口可揹上肩的水樽

    扣,利用橡皮筋把兩個水樽扣串起成像「8」字般,再在原本用來穿布揹帶的孔位用兩條橡筋魚絲各穿入再打結,穿戴後正面看如一個「V 」字。穿戴時兩個水樽扣會緊迫貼著陰道和肛門,V 字兩邊穿成圈套的橡筋魚絲各套至腿根再掛在肩膀上),然後拿出一條28公分長的雙頭龍插入肛門最深處,另一條約20公分長的雙頭龍則插入陰道。

    嘩……幾經辛苦終於插至最深處,肛門的雙頭龍給我插到連末端也找不到,我把兩支雙頭龍的末端緊扣在固定器的兩個樽扣上,立即把左右兩邊的橡筋魚絲掛在肩膀上,現在緊緊地塞在下體。我拿出鏡子看看下體,只看到被兩個黃色膠圈緊貼著,膠圈中間有兩個半圓形的東西撐開淫穴和屁眼使之不能閉合。

    我的雙腿不受控制地在顫震,我努力令自己定神下來,穿上了一件黑色的厚料風褸,款式像連身裙般,離膝蓋上5、6吋,是前扣鈕式設計,背位是開叉尾的,走路動作大時可看到大腿內側;領位雖不算很低,是反領的較為松身,主要是靠腰帶束起,彎身時也很容易被看到胸口,看上也很性感。

    扣好鈕釦及把腰帶束好在背後,先在鏡子前看清楚才出門。我急忙拿了一個環保袋放入了八達通、幾隻已弄鬆的衣夾、半支水、幾包紙巾、香菸和口罩,身上只戴上手錶,穿上膠底涼鞋小心翼翼地出門。先步行樓梯到下一層,把鎖匙藏在消火喉的門內這樣會較安全。

    在電梯內我已後悔為何這麼快就插緊兩穴,被緊緊插著的肛門四周已滿是汗水,兩穴又不能閉合,四周的嫩肉被磨擦著很辛苦,腦部不時傳來陣陣麻痺的感覺。我不想被看更發現,故從平台花園的樓層離去,一路上也很順利,我打算步行到家附近的工廠區(這是我經常露出的熱點)。

    我走向玻璃門方向,看見有一個中年男人向著我這邊走近,看他的樣子像喝了很多酒,我沒有理會他,快速地拉開玻璃門步出。他看見我便退後一步,像讓我先出,我也沒想太多便走出去,怎料那男人竟在我走出的同時擠進來把我迫向玻璃門處,我下意識側身背向他把手護在胸前,但這樣他的身體就緊緊壓著我的身體。

    「呀……」我不小心叫了出來,幸好不是很大聲,下體被撞擊了一下很痛,我被兩支雙頭龍撞到頂點。我奮力擺脫他擠出了門後用不滿的眼神回望他,但他竟然站在原位不動的推著門,好像呆了般用怪異的眼神看著我的臉和下體。

    這時大腿內側傳來濕涼的感覺,慘了!我感到有液體流到大腿內側,不清楚是尿液還是淫水。不容多想,我立即跑向後樓梯方向,雖然這反應是很羞恥,但總好過給人看到雙腿流下液體。

    我邊走邊回望發現那男人還呆著看我,逃到後樓梯的下兩層我才停步,全身冷汗、心跳加速。冷靜下來後我回望四周沒有人才弄淨流出的東西,是白色的分泌物。我蹲在樓梯轉角處不能站起來,肚子實在太痛了,而固定器的樽扣膠邊亦緊緊地陷入淫穴和屁眼的嫩肉內。

    正當我想著應否在此解下這固定刑具時,我聽到腳步聲,噢……逃避不了,是一個約三十歲的西裝男,從下層樓梯步行而上,我看見他正偷窺我的裙下春光但又怕被我發現。

    「嘿……真是每個男人也是一樣的,看在你穿西裝的樣子還算好看,本小姐便送點甜頭給你吧!」我繼續蹲在地上假裝弄涼鞋的帶扣,哈哈∼∼我知道他已急不及待的在偷窺了,因為在街燈影照下影子已出賣了他,他的腳步放慢了。

    「不知他能否看到我下體的情況?嘿嘿……盡情窺視我吧!是否搞不清楚我下體的是什麼?盡情找答案吧,本小姐今日心情靚。」

    我已看到他的雙腿了,很緊張。突然!我快速地仰高頭看著他,看見他為了看我胸口走光看得連脖子也側了,口也合不上,眼睛看到好像快要跌出來似的,一定是從我寬闊的衣領下發現我沒戴胸罩。當我們眼神接觸時,大家呆呆的對望了數秒後,他竟急速跑走,而我竟然也被弄到滿面通紅、心跳加速,哈哈∼∼實在太好玩了。

    我走出商場來到大街,準備步向工業區,天氣不算很冷,一路上我還想著剛才的事:「不知那衰男人是否故意,是他的腿還是故意用手侵犯我?但那麼大力撞向我,弄得我這麼痛,可能被他發現我下體有硬物塞住,一會還是戴上口罩較安全。」

    路上我的下體已到極限了,我決定先到公園的女廁解掉它,心想:「下次還是下了樓才戴上。」急步走的後果是剌激被強制迫開不能閉合的肛門和陰道,肛門內像要爆發般有強烈的便意,嗄……嗄……陰唇被不斷磨擦令我不能再忍受,啊……下體、大腿內側和額頭上全是汗水。

    一到公園我立即跑進傷健人士的廁格內,脫下外套、解掉固定器和拔出假陽具,白色的淫液不斷從陰道流出,肛門內也有些透明果凍狀的分泌物。可拔出後那種空虛感又讓我想再插入,感覺矛盾極了,於是我在廁格內開始自慰起來……

    突然聽到有男人在大聲講電話的聲音把我嚇了一驚,我想應該是工業區內大排檔的食客來小解(先說說這所公廁的設計:這公廁的男廁門、女廁門和傷健人士的廁格門並不是密封式設計的,只用一支支鐵柱組成,看起來有點像監獄,因為鐵柱的角度是鈄向牆壁的,利用角度做出封閉的效果,所以在傷健人士廁格內的我不會被人看到,除非我走貼門邊才有機會被看見)。

    噢……他從男廁出來了,我怕被他發現立即縮後身體,他依舊是大聲講著電話,我看他應該喝了很多酒,因為說話內容和咬字已不像地球人的語言。今晚發生什麼事了?又是醉漢!我只好等他離去才出去。

    什麼?!他竟然坐在我這廁格前不夠一米的花槽旁吸菸講電話,位置是背向我的。我想等他離開,可是過了約五分鐘他也沒有離去,我的心魔開始出來了,拿出那條雙頭龍插入陰道和肛門大膽地自慰著,我小心翼翼把乳房從柱子間擠出去,一直看著外面那男人,心跳得很厲害,自慰時磨擦發出了水聲,又怕被他發現,很剌激。

    過了不知多久(估計應該有十五分鐘),我感到有點沈悶,便停止了自慰。

    靜了下來仔細一看,原來那男人喝醉酒睡著了,於是我再次把固定器和假陽具裝上,這次我把兩隻衣夾先夾住掛在肩上的橡筋魚絲後才夾乳頭,只要我身體動作過大便會拉扯橡筋魚絲上的衣夾拉扯到乳頭,這樣乳頭便會得到不能提防的突如其來痛快感。

    接著我再用一隻衣夾夾住陰蒂,噢∼∼太High了!很難忍受,雙腿麻痺無力,渾身在抽搐、震顫著,完全沒辦法定下來。還是不行,我解除了陰蒂的夾子,穿上外褸,把腰帶結在背部,沒有扣鈕,只能用手掩著外褸小心地走出去。

    走到公廁外面時除了那男人外,眼下一個人也沒有,我小心翼翼地走到那男人背後,把外褸脫至腰間,雙手再拉扯乳頭上的夾子,噢!很有快感,很痛,很想叫出來,但又怕弄醒面前的醉酒漢,另一方面又要留意公廁外面的情況,以便有人走近時有足夠時間逃走。

    我的膽子開始大起來,把外褸脫下掛在手上,光著身子閃躲到公廁入口前,嘻嘻,沒有人,我走到那醉酒漢面前把腿踏在他坐著的木椅旁,用手搓弄著因興奮已充血到變成黃豆般大小的陰蒂。

    「快醒來吧!你不是做夢,你眼前真的站著一個裸女對著你手淫……」我興奮地玩弄著性器官時,突然聽到公廁內傳來的沖水聲令我緊張起來:「還未確定男、女廁內有沒有人,還是小心為上。」

    我把外褸穿上,只用雙手掩緊衣口走進女廁內,沒有人,正打算去男廁確認時有點猶豫不決。我吸了一口大氣,小心地走進男廁裡察看,很緊張,心跳得很快,企廁處沒有人,我探頭張望廁格的門全是打開的,我急步走進廁格處再確認一下,呼∼∼鬆口氣。我害怕有人進來,立即跑到男廁門側探看,廁所外除了那名醉酒漢外便沒有人。

    正打算步出男廁外時,「鈴∼∼鈴∼∼」突如其來的電話響聲把我嚇壞了,急速躲回男廁內,狂奔到最尾的一個廁格內躲藏起來。我不敢動,怕發出聲響,坐在坐廁上一直等待,一直等……聽到小便的聲響、開水聲,我看著手錶已過了十分鐘了,但還是不敢有任何動作。突然……

    「喂……老鬼!在不在呀?X 你@W ……唔飲得就唔好扮飲得啦!」一把粗暴的男人聲把我吵醒。

    「哈哈哈……嘔呀?」一把沙啞的男人聲,還有小便射在尿盆的聲音。

    「糟糕!我竟然睡著了!」我驚慌地立即鎖上門,從袋中取出外褸穿上。

    「啪!啪!啪!老鬼!是否你在裡面呀?」沙啞男。

    「不要進來……不要再拍門了……」我在廁格內不敢發出聲音的想著。

    「喂!有沒有人……老鬼是否你呀?」粗暴男。

    「幹!我過旁邊的廁格站高看看是否老鬼在廁格睡著了。哈哈!」沙啞男。

    聞言我嚇得全身顫抖,差點哭出來,也不敢想像被發現後是被輪姦還是什麼了,全身蜷作一團蹲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心想看到他們後我假裝進錯男廁不知可否說得過去?

    突然電話聲又響起,「喂!老鬼!你死到哪裡去了?又說一起上沙咀叫雞,幹!你真是的,在我貨車旁等吧!」沙啞男說著,聲音一路遠去……

    幸好,差點出事。我不敢走出廁格,雙腿完全失控地震顫不停,我擔心會再有人進來,直到冷靜下來時才發現經已淩晨1時了。我從門隙縫偷看沒有人,便決定整理好衣服後假裝沒事般的走出男廁,若有男人進來就說進錯廁所便是。

    很順利地走出男廁,門外那個醉酒男已經不見了,不知他是否就是老鬼?步進工廠區,我點起香菸定定神,經過大排檔時我下意識地在找尋剛才男廁內那兩把聲音的人,想看看他們的面貌。

    正當看得入神時,突然出現的口哨聲和笑聲把我嚇壞了。

                 (序)下

    我望向發出聲音的來源,內心第一刻想到的便是男廁內的沙啞男和粗暴男,那就糟透了。呼∼∼原來是六、七個鐵騎黨在欄杆處聚集,比想像中的要好。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喂∼∼靚女,有否興趣坐電單車呀?」

    「嘩∼∼好性感!你雖然穿著風褸,但性感到好似無穿衣服一樣。」

    「一起去玩玩吧?」

    眼看街上寂寥的環境,而大排檔內除了啤酒女郎外就只有我是女性,還是盡快離開較好,若然被他們發現眼前原來是個下體插著兩支假陽具的變態淫女,兩顆乳頭還夾有兩隻夾子,後果簡直不敢想像。

    我急步離去,幸好他們沒有跟上來,逃走下又使我到了極限,不斷的磨擦剌激著不能閉合的肛門和陰道口,兩穴和大腿內側濕漉漉的,已分不清究竟是汗水還是淫水了,慘!

    我走進一條很長但較安全的後巷,晚間有很多的士、貨車、私家車停泊在這裡,在後巷徘徊了一會察看四周也沒有人,便躲進其中一座工廠的走火通道出口內(那些走火通道出口的鐵閘是向室內凹陷的,內裡只有微弱的燈光)。我躲進這些凹陷處其實不易被人發現的,但還有點擔心,於是一邊探頭察看,一邊蹲下來小心翼翼地抽高衣擺,把固定器弄開,再拔出玩具。

    呀!當釋放了接近痙攣的下體時,乳白色的淫液不斷從陰道和屁眼內流出,兩穴四周全沾滿白漿,弄得雙手和下身黏糊糊的。但當拔出了以後,那種空虛感又迫使我再次插入,我只好拿著玩具去摩擦陰道和屁眼才慢慢地放鬆下來。

    視察一下四周無人,我再次裝好固定器和假陽具,這次要增加難度,於是再加上衣夾夾住陰蒂。噢∼∼很難受,整個陰戶又麻又痛,我失控地滴出尿液來。

    我戴上口罩、解開鈕釦,只用手掩合風褸小心地露出,一路上我彎曲著身體以車輛作遮掩,不知何時有人出現的緊張感令我心跳得很快,喉嚨乾渴得很。

    但我身體動作過大便會拉扯被衣夾連繫著的乳頭和橡筋,弄得乳頭傳來陣陣痛楚。我再次躲進另一個走火通道出口內,把水喝光後棄掉水樽,將八達通咭、紙巾和摺合好的環保袋全放入褸袋。

    忽然有開鎖聲!突如其來的狀況使我呆住了,幾秒後聽到腳步聲遠去我才有反應,探頭張望原來是大廈管理員。我很小心的放輕腳步跟蹤著他,把風褸滑下露出滑嫩的上身,一直保持六、七部車的距離,走啊走……

    「今晚運氣真好,連續兩次亦平安無事。兩個出口位是並排的,幸好沒躲錯位置,若他轉右我便無處可逃,被困著任他處置了。嘿嘿!但管理員叔叔你真沒運氣了,後面有一個裸女跟著你也沒有發覺,如果我被你發現,就給你抓我的奶子、挖我的淫穴,直到你滿足為止。嘿嘿……」

    我太興奮了,當然沒可能啦!我怕他會掉頭,所以一邊躲避於車輛之間,一邊跟著他。當他走到大街的交界處時便轉彎離去,估計他該是巡邏完工廠的後樓梯再從正門回去,由於太接近大街,所以還是走反方向。

    在街上裸露真是興奮,內心有種解放的感覺,但身體就剛好相反,全身肌肉拉得緊繃繃的,腿部不停在打震,一陣陣尿意不斷湧出來,喉嚨很乾,心跳快到像要從口中蹦出來。

    中途發現一部的士,司機在車廂前座處橫睡著,看過四周安全,我難以抑制內心的衝動,把風褸放在地上後,將下體挺起貼近車門玻璃,撥開固定器,張開雙腿打算向著他自慰十秒,但陰道和直腸可能巳經適應了,就算弄走固定器,那支雙頭龍和仿真陽具也沒有被擠跌出來。

    我決定先解掉固定器和陰蒂上的夾子,只保留乳頭上的衣夾,因為兩條橡筋魚絲掛在肩膀上弄得我很痛,而在陰蒂夾上夾子也不好過。夾子一放開,呀……

    幼嫩的陰蒂本來已經被夾扁了和變成白色,現在再度充血使我又癢又痛,我一面搓弄著陰蒂,一面拿出下體的假陽具半蹲下身體向著他自慰。

    「快看啦!快看啦∼∼這不是夢境,你一生也未必再有這種機會了。一……二……三……」當我數到「三」時怕有人、車經過,還是先穿上風褸吧!我將兩支假陽具塞至最入便再往前走,走到接近與大街交界時眼看四周沒人,更沒有車輛駛進,而大街兩旁也停泊了很多旅遊巴士,我忽然感到四周寧靜得連一點聲音也沒有,時間像停止了般,腦內一片空白。

    我決定再向更高的難度挑戰,於是鼓起勇氣把風褸脫下放在一部貨車的尾箱上,赤裸著狂奔到對面馬路。我像瘋了般,完全沒有理會四周,手繞到背後按住肛門和陰道口不讓內裡的假陽具跌出來,奔跑令胸前的兩隻衣夾不停上下搖動使我的乳頭有點痛。

    到達對面後我躲在旅遊巴旁立即察看大街前後,沒有人,安全,我很興奮。

    大街最前的十字路口有一座商業大廈,而商業大廈對面是一個油站,我決定要以最接近它為目的。當我裸奔至極接近商業大廈時,我清楚看到油站內員工們的一舉一動,我停步了,因為真的沒有勇氣被這麼多人觀摩自己的裸體。

    我再次跑過馬路,打算極速跑回去穿上風褸,身處在極危險的位置,我只能極速狂奔,定眼一看,發現對麵線停泊的一輛旅遊巴車廂的燈是亮著的,司機在目瞪口呆的看我,我很興奮,急速跑過時還向他揮手。

    跑到後巷了,我立即取迴風褸躲在貨車之間急忙穿上。終於成功了!哈……哈……哈哈……面部紅熱得要命,我脫掉口罩,整個喉嚨極乾渴,心臟像要爆裂了,全身震動得很厲害,尤其是雙腿。我急步逃離現場,一路上先拔出下體的假陽具及衣夾放迴環保袋,邊走邊用紙巾抹淨下體,但下體很痛,所以我先在一間車房外的鏡柱前看看下體的情況。

    我發現淫穴和肛門已經腫脹起來,全外翻了,內裡鮮紅色的嫩肉外露,像有生命般不停在開合,還不斷流滴出滑溜溜的液汁在大腿內側;兩邊的陰唇好像有點血,看來是被固定器的膠圈弄傷了,雙腿不能緊合上,走起路來也怪怪的,我想這感覺就有如被數十男人輪姦完一樣,肉體上痛苦,但內心卻非常滿足。

    拔出假陽具後,兩穴卻有種空虛感,雖然難受,我卻不敢再塞回去。很久沒有像這樣不顧後果的裸露了,我繞道離開再回到剛才的十字路口打算回家,經過商業大廈前我偷看剛才的司機,但太遠看不清楚,只見車廂仍亮著燈,卻看不到司機的蹤影。

    「真想知道當他看到一個露出滑溜溜陰戶的裸女,單手掩著下體在大街上狂奔並對他揮手,心裡究竟會想什麼?會否很興奮或是震驚?嘻嘻∼∼今晚真是太順利了!」

    走到早前經過的露天停車場前在等候過馬路時,我看一下手錶,原來巳差不多3時了,心想今晚這麼順利,而且過了今晚也不知何時再有這樣的機會,於是決定再放任一下。我走進露天停車場和商業大廈之間的一條彎曲小道(這條彎曲小道是用來進入停車場的,車路盡頭是迴旋處,前方有一個靠海旁而建的公園,應該說是半個,因為沿著海邊而建的公園後期被運動埸館擴建而分成兩半,兩邊亦被鐵圍欄分間不能互通)。

    我走入彎路看過車廂內和街道上都沒有人,就只欠露天停車場出入口的繳費亭沒法看清楚,因室溫差距關係,繳費亭的玻璃滿是霧氣,我並沒有多想,利用停泊在彎道旁的車輛作遮掩,邊走邊把衫鈕解開,摸著陰蒂一直步進裡面的迴旋處。步至中段我索性把風褸脫下放入環保袋內,揹著袋子興奮地慢走著。

    由於彎道較窄,大型車輛不能駛進來,而停泊的多是私家車和電單車,所以就算有車輛作掩護也只能遮蓋半身,但我並沒有理會,心想若他們看到一個全身赤裸的美女,一定會驚得呆若木雞,什麼事也做不出來。

    到了迴旋處也沒有特別,我先探視公園內的情況,內裡沒有人,十分安全,進入後我很興奮的走到長凳上來個野外放尿,但下體已被我弄得一塌糊塗,陰唇都外翻了,所以令小解也不正常,尿液像無力的花灑般四處亂流亂滴。

    清潔完後我把環保袋放在公園的暗處,然後在公園內全身赤裸漫步,走到海旁石欄處看著烏黑的海面,而四周又空無一人,我決定在回家前要再作一次驚天動地的裸跑。

    我計畫在這裡跑出去迴旋處,跑過彎道,跑出大街的馬路前,再經露天停車場和運動埸館間的小路回到公園。想著想著,下體也不自覺地濕起來,我不再抑制自己,大步走出公園,快速跑到迴旋處,正打算再向前走時,突然彎道前有燈光,而且還會動的,我�頭一望,糟糕!是警車!

    完了!我嚇到魂飛魄散,立即轉身拔腿逃跑,這時車頭燈光已照射到我的背部,影子被影照到公園的圍牆上。我很害怕,這次真的玩得太大了!逃進公園裡像瘋婦一樣衝往環保袋的方向,「啪」的一聲巨響,我跌倒了,痛得全身在顫。

    我忍著痛慌亂的爬起來,但又再次滑倒……小便滴滴答答的流出來,失禁,我竟然失禁了!還要被自己的尿液滑跌地上。「不要進來!千萬不要進來……」我祈禱著一直在地上爬行,拿出風褸坐在地上急忙穿上,我不敢站起來,害怕被他們看到,因為圍牆只有半腰高,上半是鐵絲網及種了疏落的灌木。

    我很害怕,蜷曲悉縮在涼亭的長凳底下,害怕會被警察鎖走,更害怕要男朋友來保釋,害怕登上報紙頭版,害怕被家人、朋友知道我的嗜好,我要冷靜,冷靜……

    從凳子底下一直看著公園的入口,但由剛才起也該有幾分鐘,心想如果警察要是進來該不會給時間我穿衣服。我偷偷從樹隙間望出去,真的沒有看錯,確實是警車,車旁有兩個男警察,其中一個在用對講機。

    已不能多想了,我忍著痛楚彎下身子跑到海邊把環保袋整袋棄掉,這裡只有一個出口,若穿著衣服假裝平常地步出一定會被查身份證,我沒帶在身,若被搜身一定會發現我內裡全真空,還有滿是淫液、紅腫外翻的陰道和肛門。

    我不想坐著等死,於是走到分隔公園的鐵圍欄找尋生路,發現原來比想像中簡單,應該能從側邊爬的。我站到石欄上,雙手緊握著鐵圍欄,半個人騰空於海面,只要小心不被那些尖刺鉤著衣服或刺傷便是,唯一最擔心的是我不熟水性,失足便會掉落大海,凍死當場。

    成功了!攀進了埸館內,我小心地去找地方躲藏,走到大型公園那邊看看,只有遠處有人在釣魚,並不容易發現我,但這邊的鐵圍欄比剛才那個嚴密,除了頂部有像童軍會形狀的尖矛外,在石欄與鐵欄交合處竟多了一圈圈有尖鉤的鐵絲圈。這時後方傳出鎖匙碰撞的響聲,我怕埸館內有人,還是不應久留。

    我硬著頭皮踏著鐵欄中間的橫鐵攀爬逃走,但鐵欄實在太高了,攀過時雙腿不停在顫。正當兩腿也跨過時,竟失足從欄頂腳下一滑……我雙手立即緊握住鐵欄,但我的右邊大腿背和臀部被鐵欄頂的尖矛刺擦著,痛得我淚水也跑出來,風褸也被尖矛的倒鉤扯住,像脫衣服般由尾部整件被扯上去,只能包裹住雙乳和雙手,下體就完全沒有任何掩蓋地暴露出來。

    「太羞恥了,千萬不要被人發現!這樣赤裸下體被人參觀和辱罵我這個變態女,或被人報警等待消防員把我救下,登上明日的報章頭版,一定會被寫成變態女裸露身體被吊鐵欄等報導,我的人生就完蛋了,現在竟被掛起來示眾,莫非只有一直等待被救?」

    沒有希望了,眼淚也流了出來,我的雙手已經再無力氣抓緊,外褸已被扯至只能包裹著脖子、雙臂。大件事了,風褸把我的頭全部包住,我什麼也看不見,「嗚……鳴……鳴……救命啊……」我很害怕,看不見也聽不到任何聲音,我差不多失常了,感到經已有十多人正在圍觀,恥笑聲不斷。

    「救命呀!鳴……鳴……」雙腿不停在嘗試找尋落腳點,我要逃走,我要逃走呀!

    啊!我跌落地了,很痛!右邊大腿背和臀部好像被撕裂了,掌心和膝蓋亦擦破了皮。我忍著痛楚立即爬起來把風褸拉下掩蓋住身體,四周察看後一個人也沒有,我摸一摸腿背和臀部,感覺有兩條腫脹起來像蟲狀的傷痕,濕黏黏的,幸好只是流很少血,但風褸的裙腳處被割破至腰帶位置。

    咦?腰帶不見了!原來腰帶和一些破布被掛在鐵欄頂。為什麼總覺得聽到急速的吸氣聲?哎呀!慘了!原來我被一個五、六十歲的管理員坐在花槽上看著。

    他那極為淫邪的眼神和笑臉使我很害怕,不知道他看了多久?明明已穿上衣服,但感覺就像一絲不掛的站在他面前。

    這時我竟然全身僵硬了,絲毫不能動彈。被他發現我望著他,老伯竟大笑起來,還向我的方向走過來,我嚇得雙腿無力的跌坐地上。怔了一下後我急忙轉身像失了靈魂般半爬半走的逃跑,一口氣跑到平台花園乘電梯回家,幸好在回家的路上再無意外發生,

    「一直埋怨自己為何沒有察覺警車?為何我這麼蠢不戴口罩給那管理員看到樣貌?為了什麼我這樣大膽的露出……」我後悔地想著,很多很多片段在腦海裡重演。一踏進家門,我已全身無力地脫下破裂的風褸躺上沙發,不需一秒便昏睡過去了……

    我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下午四時多才醒來,這期間既沒拉上窗簾也沒關燈,就這樣一絲不掛的躺在沙發上不知被多少人窺視過我的身體。我的心情很平靜,看過手機有十多條男友的未接來電及訊息,我只給他發個短訊說「我不舒適,對不起,心情好轉才找你,關機睡覺」等。

    之後便去浴室把骯髒的身體洗乾淨,洗澡時傷口還有點痛,在塗去疤膏時我一直後悔昨晚的事,不知後腿上會否留下疤痕?以後怎能穿泳衣?但內心還滿是疑惑,我決定下樓去吃點東西后再回到迴旋處前觀察。

    我滿是疑惑地想:「是否公園內燈光昏暗,所以沒被警察發現?但車頭燈的確是照遍我的背部。還是警車正在轉彎,所以他們看不清楚?」

    這時看到有私家車駛入,發現原來也是沒有聲的。唉!真失敗,但其實我已經很幸運了,這樣也沒被抓上警署、登上報紙頭版。算了,我不想再碰到那個管理員,還是回家去吧,我打算把這次險像環生的經歷寫出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