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經驗故事]

故友劉萍

[複製連接]
查看: 56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你妹妹真早起
Crawler | 2016-11-23 23:07:50

  (一)

    院子裡人聲嘈雜,坐在電腦桌前的我見老婆進屋就問了聲:「幹嘛的?」

    「找房的。」

    她順口回答。

    臨街二環路,新建的花園,交通方便,地理位置乃上上之選,難怪租房的人絡繹不絕。

    窗戶開著院裡一切盡收眼底,只見一女的身影兒一晃而過,我不經意間捕捉到了她的臉龐兒,熟悉,很熟悉呀,腦海中開始了歷史掃瞄。

    呵呵,原來是她呀。

    劉萍,這名字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為印象深刻,陌生是因為相隔了二十年。想當初她還是個涉世不深的小姑娘呢,如今己人近中年,眼角旁幾道細細的魚尾紋證明歲月給她留下了抹不去的痕跡,女人啊,衰老就是比男人快。

    記憶畢竟有些模糊,河北省平山縣的,還是革命老區的人呢,好像還是什麼第二生產隊的,哈哈,這小丫頭片子居然又落在我手裡了。

    一樂一悲,心下悵然,不知所以,就在這時劉萍去而復返,小嘴唇兒,臉頰略有些雀斑,面對面我只看一眼就認出了她。果然是她!

    據她說在北京也混了這麼多年了,一直沒有離開,說話語氣低婉不乏婦人的嫵媚,個兒沒見長體態保持的還算可以,我之所以對她印象極深的另一個原因,那就是此人心眼兒多,特會見風使舵見人下菜碟,當初我就領教過了。

    女人見女人總免不了有戒備之心,當我把老婆介紹給她認識時,劉萍顯得格外謹慎,小丫頭片子一點兒沒改脾氣,總是笑嘻嘻的,但從她眼神兒中我明白了來的目地。

    好像又應了那句話:有緣千里能相會,無緣見面不相識。

    老婆拿起手機識趣躲了出去,她知道我的愛好。

    劉萍她告訴我自己在北京一個人租房住,今天之所以來也是為了房子,因為上班遠,而且去年就曾找過我,只因為這地方變化大忘了地址沒找著。

    「寶貝兒,沒想到咱們倆又見面了。」

    我笑著走到她身邊,裸露在外一半的乳房勾起了我的本能,一把抓住往裡摸時不料她拒絕了。

    「別這樣兒啊,你知道嗎我來找你思想壓力可大著呢,坐下聊會兒天吧,哎,先告訴你我的手機號好聯繫呀,別在你這兒。」

    看得出她內心是忐忑不安的。

    記憶猶新八十年代初擁有照相機的還屈指可數,我就有了一台海鷗df雙鏡頭的照相機了,當時這台照相機可為我立下了不少功勞,劉萍自然也被收入了鏡頭。

    經歷過的事一般都不會忘記,尤其男歡女愛的激情往往刻骨銘心。

    凡事處處算計,唯恐自己吃虧,可以說是女人的天性。

    臨分手時說改天再約,我還以為笑談呢,沒想到第二天她的電話就打過來了,那口氣伊然一付相思日久,唸唸不忘,腦海中的你揮之不去,甚至常常夢中相會,(該不是錯把它人當成我了吧)又念叨什麼我害了她之類的,大有掄侃之風,天哪,我玩剩下的啊居然青出於藍了,人言:士三日不見當刮目,是那麼回事。

    (二)

    相思心切,又一件沒想到的事,下午四點半劉萍又打來了電話,她只告訴我下班了,沒事幹,言下之意誰還聽不出來,幸好老婆六點多才回家,兩鐘頭左右調調情足夠了。

    摟住之後尋吻,她左躲右閃,雙手從後背進入一上一下,上至腋窩摸索,下至屁股抓弄,不一會兒她由拒絕變成了擁抱。

    「我想死你了,我想死你了,真的。」

    她信誓旦旦地表白,當我托起乳房時她站起來挺著胸脯迎合抓弄,那奶頭並不大,記得不小啊。唉,只怪歲月無情記憶力模糊。

    乳房與體態均等,不大不小,解開乳罩兒一口叼住奶頭時她立刻發出低低的呻吟:「別招我好不好啊,特難受,你知道我好些日子沒讓男人碰了。」

    是嗎,寂寞的女人怎會閒得住,姑妄聽之啦,我加快了嘬弄的速度。

    「別,別在你這兒,我不敢。」

    「放心,我不會要求你性交的,只是摸摸而已。」

    「我難受啊,你摸我更受不了了,其實我可想了,特想讓你胔我的屄,那時候怎麼胔我的都忘了,所以特別特別想。」

    呻吟與表白繼續,我儘量克制著不往別處想,女人到了這歲數什麼不會什麼不懂啊,尤其性要求強烈的女人自然知道怎麼去迎合對方。

    說不讓但她還是叉開腿讓我的手順利伸了進去。

    三指齊入插進陰道口競沒什麼阻擋,噢,瞬間我明白了結婚生育後的女人和姑娘的區別,想當初我要是這麼使勁兒摳挖她早就不讓了,今非昔比她已經完全能夠接受任何男人,用人盡可夫形容一點兒都不誇張。

    「求求你了,千萬別在這兒,啊,其實我也特想,好幾年沒這樣兒了能不想嗎,等有機會要不然明天晚上你去我那兒,哎喲,難受死了,別弄我了,咱們倆坐下聊會兒天啊。」

    就在這時我聞到了一股濃重的腥氣味兒,熟悉女人的都知道這是不經常洗屁股的結果,我一個男人天天還洗涮涮呢,這小丫頭片子,夠懶的!

    就坡下驢我抽出手趕緊擦擦,這味兒噁心,我也怕汙染呀。

    「真的,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做夢淨夢見你,跟老公做愛的時候也常常把他當成你,你給我的印象實在太深刻了,怎麼也忘不了,曾經好幾次我來找過你,到門口了就是下不了決心,不知道真見了該說什麼,也許你把我早忘了呢。」

    侃侃而談,真真的動聽啊。

    「咱們倆沒在一塊兒睡過覺吧?」

    「放屁!忘啦在小南屋,那天下著雪咱們倆一邊喝酒一邊胔屄,一宿沒閒著。」

    「噢,對對對,想起來了,特過癮是吧,我呀現在更想了,那時候你對我特別好,帶我出去玩,還有在香山照的裸體像還有嗎?」

    「可惜被老婆發現全燒了。」

    「以前咱們倆好的時候,我可願意讓你胔屄了,別忘了那時候我還是姑娘呢,你讓我知道了什麼是性,可以說你是我的第一個真正的男人,那時候不敢說只能偷偷體會性的甜密,挺奇怪的,一個女人不管她經歷了多少男人,但是對真正喜歡的男人耿耿於懷唸唸不忘,你挺會疼人的,我相信那時候你對我也動了真感情,儘管你好色那我也喜歡你。」

    說著她情不自禁地伸手過來讓我摸弄。

    「男人要是不行的話,全賴女人,其實男人就是靠女人調節的,性生活保持正常男的生命力就會持久,男人,我喜歡最棒的,嘻嘻。」

    一語道破真諦,懂得真不少而且都是男人愛聽的,她這個歲數正是飢渴厲害的季節,我估計一般的主兒滿足不了她。

    又是一番撼人肺腑的傾吐和撩人的挑逗,若干年前聽了我會暈頭轉向找不著北,此一時彼一時如今不一樣了我只不過付之一笑。

    「其實我也明白,就是心裡有個解不開的結,就是因為你。這麼多年了牽掛、惦記著,說什麼也得見到你,這個結才能解開,沒來的時候我想萬一你不認我了,我站起腳馬上就走,可是我不死心仍希望著,沒想到一見面你就認出了我,我高興極了。

    她又繼續做著詳細的解釋。

    「你老婆對你好嗎?」

    「好個屁,她正鬧更年期呢,我們倆有兩年了吧沒這樣兒了。」

    「哎喲,那怎麼行啊?你一個大男人家沒有性生活是不行的,該發洩就得發洩出來,要不然身體裡就不平衡了,方便的話你就出來找我,我幫你解決好嗎?」

    想當初做為姑娘或許她癡情對我一往情深,甚至可以說為我著迷,如今呢,她可是在北京混跡多年的女人了,既使上門相尋,還能像當初那麼純情麼?

    我不敢妄加置啄,心裡防線不禁豎起。女人若火,情慾場上麈戰半生的我可謂閱人多多,也曾馬失前蹄被火燒過,這歲數了還是悠著點兒為好。

    不過她的目地很明確,恢復所謂的情人關係,無疑肥豬拱門了。

    「來,坐我旁邊吧。」

    她小鳥依人似的偎在我懷裡,相依相偎似乎對她也是一種難得的享受,這麼看她好像離開男人很久了。

    情綿綿欲長長,彷彿回到了從前,手按在她胸脯上時她不再推擋,任憑我把軟軟的乳房掏出來,玩弄了幾下又讓我嘬住了奶頭。

    「啊,我真受不了,哪兒都難受啊。」

    她又呻吟了。

    平坦的肚子上一片懷孕時留下的妊娠紋,她懷孕時肚子一定不小,下面則是一片稠密的陰毛,沒脫下褲子自禁看不見外陰形狀,摸了摸興趣已經減半。

    (三)

    往事如煙,卻也有印象深刻的幾幕,至今難以忘懷。

    且看一:雪夜縱慾幽歡到天明剛進臘月就下了雪,頭場雪下的不小,沒地方去也沒的干,老婆百分之百哄孩子睡覺了,就在這時我悄悄地返回院子裡盡南頭的小房門前,劉萍沒地方住,我也是好心眼兒把這間六平米左右裝亂七八糟東西的小房騰出來,名義上租給她住,(房租才十塊錢)實際上她心裡明白我是在幫她,一個月至少我也給她三五十塊呢,感恩戴德之際無以報答,只有貢獻自己了。

    爐火正旺,火上燉著雞腿和豬蹄,那是我給她的,從農村走出來本就虧嘴,進城來掙錢有限又捨不得花,我當然得犒勞犒勞她了,正所謂有得有失,得失之間我沒覺得自己賠多少,畢竟人家還是個不足二十的姑娘,我比她大十多歲呢。

    偎在被窩裡的她用甜笑盈盈迎接我,肩披著那件小碎花棉襖,貼身只不過秋衣而已,雖然側臥著但飽滿的乳房輪廓尤其明顯,看得出來她沒系乳罩兒,那奶頭子挺蹶蹶的,小丫頭片子人不大挺會招人的。

    「哥呀,我看見了大姐已經睡覺了,外面冷不?」

    她搭訕著說。

    脫下大衣我一把摟住她笑道:「先叼一個,寶貝兒啊,今兒晚上可得過足了癮啊。」

    「嗯。」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她答應的十分痛快,張嘴吐舌立刻做了個呂字,摟著手很自然順勢而下,光溜溜的屁股納入掌心,他媽的!她居然連褲衩兒也脫了。

    既然想跟我好,就得讓我胔屄,最簡單的道理,況且她也明白。數天前正好有機會,我想胔屄了她卻不讓,原因單一:來歷假了,我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呢,給她來了個霸王硬上弓,褲子沒脫就插進去了,半個鐘頭左右我的雞巴像胡蘿蔔似的。

    很快她斟上兩杯酒,椅子為桌雖然簡陋卻充滿了溫馨和激情。

    小丫頭片子別的沒學會,抽菸喝酒一門靈,還有胔屄,來者不拒。

    「哥呀,看看妹子的屄洗得多乾淨啊。」

    發起浪來她也不怕冷,光著屁股扭一下腰將個肥臀在我面前擺來擺去,好像是在被插屄似的一下接一下挺著小腹,每挺一下,那軟綿綿的肉屄就一開一合,兩片鮮紅色的肥肉,就在我唇邊一下接一下的開合著。

    我心道:將來走進社會準是一個十足的騷屄浪貨!

    她的屄散發出一種成熟女人的味道,這種味道實在難以用筆墨形容。的確不論哪方面她都發育成熟了,如果不服用避孕藥的話,子彈多槍又好使喚她的肚子早就讓我弄大了。

    機不可失,我立即坐直身,用陰莖的龜頭從後面磨擦她的屄口,冷不防吱的一聲就整根插了進去,跟著大力一挺、一抽一插!

    小丫頭片子是他媽的玩上癮了,且不提摟著我胡親亂啃,攥著雞巴不撒手,被窩裡由著性兒的折騰,都說女的來歷假之後的性要求特別強烈,本人深有體會,更不用說她是個年輕的姑娘了,胔時不算,雞巴一離開她的屄,就讓我用手摸揉摳挖根本不再乎什麼是疼痛,十二分的投入。

    開始我完全處於優勢,最後則處於劣勢,這就是結果。怪不得人言:爺兒們再牛氣也得拜倒在娘兒們下面,話糙理不糙。

    且看二:迎風招展人入鏡休息一天也沒地方去,當我提議去香山玩時劉萍立刻答應了。

    踏上這條崎嶇不平的小路,我和劉萍雖然說說笑笑不停,心裡卻不勝感慨,要知道當初破我童子元陽的就在這地方,董姐帶著我初登香山走的就是這條路。

    登高遠眺一切盡收眼底,心情舒暢極了,劉萍就依偎在身邊,山裡人爬山乃家常便飯,看得出來她體質很好,在山腳下我就讓她把貼身之類的乳罩兒和褲衩兒脫了,為的就是方便,此一時彼一時啊,這又使我不禁想起了杜國慶,想當初我們倆來的時候不也這樣兒嗎,今非昔比換主兒了,劉萍比杜國慶年輕多了啊。

    僅僅一炮董姐她就讓我上了癮,要知道她可是取我元陽第一人呢(詳情可查燕京八景)說她人小鬼大一點兒不假,隨著關係不斷親密生怕讓我老婆發現,出於謹慎她在另一條胡同裡租了間房,房子是獨門院落挺寬敞,房東是個老太太什麼都不管。

    這天她約我過去看看,晌午正熱院子裡很安靜,一身短打扮的她正在小院裡洗衣服,不知道的咋一瞧還以為她是誰家小媳婦兒呢,不客氣我從後面摟住她一手伸到胸前抓住晃動著的乳房,另一手則扒下褲衩兒,二指進洞摳挖,光天化日之下開始了挑逗和玩弄,對她我一向迫不及待,逮著了就想先過過癮。

    「討厭,剛來你就這樣兒啊。」

    嘴裡埋怨但她還是朝我蹶起了屁股,手指在旋轉,二指改成了四指越摳越深,沒幾下她就受不了了。

    「進屋吧。」

    性交當然在床上進行最過癮。

    將她的身體後仰,我俯下身子,用我的渴慕已久的雙唇壓上了她那軟而薄的、性感的櫻桃小嘴。被我一碰到嘴唇,她唔……的一聲就柔若無骨地倚在我的身上,反正已經扒光了自然任我隨心所欲的輕薄了……

    親熱中她也用手摸著我的臉頰,充滿濃濃愛意的動作讓我心花怒放。

    「好舒服喲……哥哥……快些親我的奶頭……快些親我的乳房……用力咬我的乳頭……用力吸我的乳房……我愛你……哥哥……情哥哥……我的愛人……我的肉肉……我的乳房……「她畢竟是有經驗的婦女了,她馬上就將我的陰莖帶到了她的陰道的門口處,我腹部一挺,她用雙手將自已的小陰唇往兩邊撕開,我再一使勁兒就進到了她的陰道里面了,但剛進去時還不是很深,她急切地挺身而上,迎接我的肉棒的到來。

    她的陰道肉好緊好緊地包裹住了我的龜頭,想不到她已經是少婦了,陰道里的肉還這麼緊,保養的真好!

    龜頭進到她的陰道內,她的陰道兩壁的淫肉夾住了我的陰莖,並且會吸住我的龜頭,陰道好像處女般的緊湊。

    我非常的爽快,就更加用力的抽動著,她在我的猛烈抽動下,也用力挺身而上迎合我的肉棒,只聽床鋪上吱呀吱呀的呻吟聲不斷地叫著。床鋪的搖晃和聲音讓我們倆人更加的興奮,我們摟得更緊,干的更猛烈了,肉體互相撞擊的肉搏聲不斷於耳。

    突然我發覺她在我的身體下曲起肉體,繃的好緊,收縮的陰道口也緊緊地夾著我的肉棒。

    凡事都有頭一回。

    回到她的住處我知道她不達到目的不會罷休,於是率先脫了躺在床上。天子腳下既稱爺,那就沒有什麼再乎的,娘兒們永遠隸屬於爺兒們。

    扒下褲衩兒露出雞巴我撫摸著瞧著她,小丫頭片子一點兒不傻知道我要什麼,扭捏著一付極不情願的樣兒脫下身上的穿戴,然後坐在床邊用她的手代替了我的手。

    「幹嘛呀,大白天的就想那樣兒?」

    她故作嬌嗔的問。

    「這事不受時間限制吧?」

    她一樣一樣的從手包裡取出避孕套、男寶膠囊、自慰器,小丫頭片子預備的東西還挺全,可以說樣樣具備了。

    隨著脫落乳房露出來,記得那時她的乳房是鼓脹脹的異常飽滿,今非昔比乳房失去乳罩兒束縛立刻懸垂下來,人雖少婦可這對奶子已入老娘兒們級別。

    陰毛叢中有了幾根白毛,還不到四十歲就有了未老先衰的徵兆。

    「我還是頭一回這麼清楚看你的裸體,以前就知道偷偷摸摸的,現在不一樣了,想起來好像做夢似的,睡不著覺的時候我仔細算過,那時候咱們倆性交最多也沒超過十回,可每次給我的印象都特深刻,忘也忘不了,那時候特刺激。」

    她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撥弄著龜頭和卵蛋,懸垂胸脯左右的乳房在我的揉弄下不時改變形狀,此時此刻她已經渾然不再乎自己赤裸了。

    「是啊,偷情總是刺激的,一旦成了夫妻準就沒戲了。」

    附和畢竟違背本意,我只不過象徵性的撫摸著她的乳房,唉,奶頭小不過癮啊。

    她會口交,享受有之水平一般,她會取悅於人,但僅憑女人的身子而己,她也會磨豆腐,卻無法嘬吸出我的精華,小女人本事不過如此。

    劉萍又來電話了,說要帶些東西去住宿地不方便,是否請我幫忙拉一趟,言下之意沒說明,可我心裡知道怎麼回事,又悶騷難忍了唄。

    驅車前往也就十分鐘就到了她妹妹住處,鳴笛呼喚不一會兒就看見了她。

    手機響了,劉萍接了之後只說了一句你來吧就掛了。

    「你叫誰來呀?」

    我們倆赤身裸體正在繼續,怎麼會?

    「放心吧,我的一個好姐兒們。」

    她笑嘻嘻地說著擼弄我那軟不下來的雞巴,已經幹了她一多鐘頭,她陰道里幾乎乾涸沒淫水兒了,不得已改用嘴和手。

    現在我可是深有體會了,春藥這玩意兒可不能用,吃了之後的反應太明顯,連她都受不了了,而我正方興未艾呢。

    「幹嘛呀,二打一胔屄輪著招呼麼?」

    「算你猜對了,早先我不就答應過給你找一個更過癮的嗎,咱說話算話,一會兒來的這位就特騷,上了床就沒夠,你保證喜歡。等過癮了之後請她吃頓飯就行,就為了過癮,條件不高吧,我們倆在一塊兒的時候提過你,說到這個大寶貝她死活就是不信,後來我也答應了她有機會讓她開開眼界試試,今兒不就是個機會,給你個意外驚喜不好麼?」

    人降一等必賤三分!就因為她來自農村,自卑感無形中起到了潛移默化的作用,邂逅相遇重續前緣,對我盡忠盡職且不提,巴結討好越發顯而易見了。

    角度不同,結論不同。換句話說這就是愛呢,不就解釋通了?

    有人敲門,來了。

    「別動,就這樣兒,啊。」

    不讓我動彈就這麼挺著雞巴躺在床上迎接另一個騷貨,真他媽的別出心裁,她說自己比那位好,所謂的好又能好到哪兒去。

    劉萍一躍而起跳下床,赤腳跑到門口。

    只見一個身穿休閒裝的女人閃身走了進來,中等個體態比劉萍豐滿了些,模樣兒只能算一般,明顯的是奶子大屁股也不小,一看就知道是讓男人常常用的主兒。

    劉萍動作不慢,鎖上門擁著她來到床邊笑著介紹:「這是我姐兒們叫英子,這就是我以前認識的老情人老哥兒們,咯咯,看見了吧,是不是個大雞巴呀?」

    英子先是捂著嘴唇兒樂,聽劉萍一說立刻滿不在乎地湊過來,目不轉睛盯住紫紅發亮的龜頭,見此我也不客氣抓住她的頭髮往下使勁兒一按,英子嘴和龜頭親熱地吻到一起,我和劉萍頓時哈哈大笑,頭一次見面先嘬雞巴,情慾場合估計屈指可數吧。

    她還真行,張嘴就叼住龜頭,人雖彎腰卻不影響脫衣服,片刻她也赤裸了。

    羞恥算不了什麼,既不能當飯吃也不能當水喝,想過癮體驗人生中最快慰的那一刻,莫過於赤裸裸的面對面。

    靠在旁邊的劉萍見英子把屁股調過來,渾不見半點兒羞澀,伸手照著屁股打了一巴掌,浪笑著說道:「騷貨,你丫停不會叉開了吧。」

    津津有味嘬雞巴的英子含糊不清答應,腰塌下腿裂開,黑呼呼的外陰裸露在眼前。

    且不提陰毛有多稠密,她的大腿內側和大小陰唇兒幾乎都是一個顏色:黑!

    憑我的閱歷掃一眼就看出來她性生活夠頻繁的,小陰唇兒雖然比劉萍的還肥厚,但已失去了彈性,軟了巴及懸在陰道口外,裡面的軟肉參差不齊拱出來,陰道口則完全張大,可以清楚看見裡面內壁的皺褶。

    「看著我玩她啊。」

    劉萍舉起那個自慰器動作嫻熟地擰動開關,扒開英子的陰唇兒對準之後旋轉著往裡推進,旁觀者清,看得出來她經常用這玩意兒。

    含著雞巴的英子忍不住哼出了聲兒,自慰器的龜頭可以旋轉360度,陰道里狹窄她自然受不了了,我幫忙揉搓陰蒂揪扯陰毛,她的叫聲越發明顯。

    「你自己插有什麼感覺?」

    「有感覺,雖說不如真的也挺過癮的,閒著沒事我就想弄弄,我給她用過幾次,美著呢,當時沒辦法我要早找你不就好了麼,倆一塊兒用都給我插上,嘻嘻。」

    英子的口活兒忒好了,娘兒們當中可以說堪稱一流,且不提嘬雞巴,頭朝下扒開腿一口就能把倆卵蛋嘬進嘴裡,牙舌口共用,嘬得我既緊張又興奮,當劉萍使勁兒把近20公分長的自慰器差不多全杵進去時,美得她渾身亂顫,忙裡抽閒拽過枕頭墊在我屁股下面,屁股略略懸空後她又扒開我的肛門,嘴唇兒一陣亂拱舌頭隨既鑽了進去。

    舌頭鑽屁眼兒,那滋味兒麻酥酥癢癢極了,我能清晰感覺到她的舌頭至少鑽進去一半左右,也不怕髒而且勁頭十足,這時劉萍托著乳房奶頭送到我嘴邊,真及時啊。

    雞巴越來越硬,英子已經含不住了,她擼弄的速度也驟然加快。我嘴上不說心裡有數,這他媽的春藥可真厲害,剛才胔劉萍一多鐘頭楞沒有射精的感覺,看來必須得她們倆一塊兒上我才能過癮。

    買來的香蕉也派上了用場,身邊正在用自慰器的劉萍笑道:「掰兩根兒香蕉自己插上吧,省得你那個騷屄閒著難受。」

    攥雞巴的手暗地裡使勁兒,正上勁兒的時候。

    英子惟命是從,真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聽話,站在床邊一腳踏上叉開腿,只見她一手一根碩大的香蕉前後對準肛門和陰道開始杵弄。

    這倆騷貨簡直玩瘋了,劉萍騎著我上下顛顫屁股,任硬挺的雞巴自由進出陰道內外,呻吟有聲兒,英子則讓我叼著奶頭手握自慰器玩命似的往裡杵,而且還把手含在嘴裡嘬舔,看得出來就是倆雞巴也不夠她使喚,名副其實的騷貨!

    眼看著英子重新又嘬起了雞巴,緩過氣來的劉萍見我依然愛不釋手玩弄她乳房,便往前湊湊大言不慚地說道:「真看不出來你咋這麼棒啊,不瞞你我也遇上了幾個,差不多都是我一上勁兒他們就不行了,沒見過像你這樣兒的玩這麼半天還不射精,累死我了。」

    我和她們倆相差近二十歲,幾乎一個輩分呢,過癮了卻沒有老牛吃嫩草的感覺,反爾覺得自己去了一次雞窩,他媽的,怪怪的!

    有首詩躍然出現在腦海:二八佳人體似酥,腰下仗劍斬愚夫。

    雖然不見人頭落,卻叫爾等骨髓枯。

    是啊,像她們這歲數的騷貨不該讓我沾惹,要是再來幾次恐怕我這條老命就得擱在這兒,她們準把你抽乾了算,撤!

    玩娘兒們太多的結果:死神在向你招手!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