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08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前天 11:32


  「嘟嘟嘟……」

    「喂?」代治用著疲憊的聲音應答。

    「吳先生您好!我們這裡是華夏補習班,您的兒子這個月的補習費…」

    代治沒讓她說完就掛掉電話。

    「是誰打來的?」躺在一旁的詩文問。

    「你兒子的補習班打來的。」代治閉著眼睛說。

    「發生什麼事?」詩文激動的起身,代治不說話,詩文緊抓著他的衣服,激怒的回答:

    「你是不是又把安安的補習費拿去賭了?」代治不回答,詩文激動的流淚:

    「你騙我!嫁給你後你一直在騙我,所有錢都被你騙去賭博,對兒子一點也不關心,你這父親是怎麼做的。」詩文捶打著代治,代治起身抓住她的手,賞她一巴掌「啪!」

    「不過是補習費,妳囉嗦什麼,不要再吵了,我要睡覺。」

    詩文哭著起身,穿好衣服,拿著大皮箱收拾行李,代治:

    「走吧!最好不要再回來」詩文瞪了他一眼,甩門就走,一路哭泣的詩文,累了,詩文找個地方坐下來,心想:『這輩子到底是做錯什麼事。』

    『不行!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了,要趕快籌學費出來才行。』詩文擡頭一看,一個佈告欄貼滿了廣告單,詩文看到了一張拯救了她的困難,上面寫著:『誠徵臨時工,限女性,無需經驗,工作簡單,薪水高,電話……』

    詩文拿起手機便打,毫不考慮的約見面地點,中午12:30詩文跟對方約在麥當勞,一位西裝筆挺的男士向她走來。

    男士問:「請問是吳小姐嗎?」

    詩文被他的外貌給吸引住了:「是!」

    男士:「您好!我叫林永豐,叫我林先生就行了,那方便讓我做個訪問嗎?」

    詩文覺得這男士好有紳士風範,跟代治完全不同。

    林永豐問:「請問您現在的工作?」

    詩文:「家庭主婦。」

    林永豐有些驚訝:「您結婚了?」

    詩文:「對!」

    林永豐笑了笑:「看不出來!」

    詩文害羞的臉頰像顆小蘋果一樣:「我都有了一個小孩了!」

    林永豐:「嗯,這跟我們這次的工作沒關係,請妳不用在意。」

    詩文:「我們這次的工作是?…」

    林永豐:「是請妳當我們的Model。」

    詩文心裡又冷落起來了:「可是我沒當過Model耶!而且我..我身材也不好。」

    林永豐:「不會?不會?吳小姐的身材很好,我們這個工作也不用經驗的,只要穿幾套衣服讓我們拍攝就可以了。」

    詩文:「真的這麼簡單嗎?」

    林永豐:「是的!像吳小姐這麼漂亮的女生是我們的最佳人選。」

    詩文害羞得擡不起頭來,詩文不好意思的問:「請問……價錢??」

    林永豐:「呵呵!不好意思!我都忘記酬勞的事了,這次結束後妳有三萬元的酬勞!」

    詩文大吃一驚:「這麼多!……」

    林永豐:「模特兒一向都是這樣的價錢的啊!而且我們急缺人。」

    詩文:「為什麼?」

    林永豐:「因為一位模特兒臨時有事不能來,所以我們才急著找人。」

    詩文:「那請問要工作多久?」

    林永豐:「三天的時間,可以的話再打電話給我。」

    詩文心想剛好可以拿這筆錢繳兒子的學費,還有剩呢。

    詩文:「林先生!我確定我可以做這份工作了。」

    林永豐:「好!我先打電話回公司。」

    林永豐走到一旁去打電話,詩文吐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說:「害我緊張死了,這個男人讓我…」

    林永豐:「吳小姐!我已經跟我們公司談好了,請妳明天就來上班好嗎?」

    詩文:「好的。」林永豐遞了一張名片給她。

    詩文又問:「請問你們公司附近有出租房子嗎?」

    林永豐看到她拿了一個大皮箱,就說:「如果妳不在意的話,可以先到我那邊去住,我那邊還有空房喔!」

    詩文:「這樣太不好意思了!」其實詩文已經沒錢在租房子了。

    林永豐:「那現在就去我家吧!」

    林永豐開車載詩文到了一棟大樓,搭電梯上十二樓,原來林永豐是住公寓,進去房間並不是很大,詩文心想才三天而已,勉強一下,林永豐打開房間門:

    「妳今天就先睡這間吧!」

    詩文:「那你呢?」

    林永豐:「我睡客廳就好了,反正才三天而已。」

    詩文:「你剛剛不是說有空房。」

    林永豐:「不好意思!騙了妳!」

    詩文:「沒關係!但是你為什麼要說謊呢?」

    林永豐:「因為我們現在真的很缺人,拜託妳!答應我們吧!」

    詩文:「放心吧!我答應的事就會做到的。」

    林永豐:「謝謝妳!」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林永豐:「放好行李,我帶妳去附近逛逛吧!」

    詩文心想也沒事:「好啊!」

    林永豐帶著詩文去逛夜市,兩人說說笑笑的就像一對情侶似的。

    林永豐:「肚子餓了嗎? 我請妳吃晚餐。」

    詩文:「不用了!這不好意思。」

    林永豐:「沒關係啦!真的沒關係!」

    到了半夜兩人才回到公寓,兩人累垮了,一回去就睡了??

    隔天!「叩!叩!叩!」詩文醒來。

    「吳小姐!準備一下,我們要到公司了喔!」

    林永豐開著車子到了一棟大樓,人來人往,搭上電梯。

    林永豐:「昨天睡得好嗎?」

    詩文:「睡得很舒服,林先生你呢?」

    林永豐:「一樣。」

    十二樓門一開,就是拍攝現場,有一位攝影師,一位燈光師,一位化妝師,拍攝現場並不大,攝影師是位女人,走過來跟詩文打招呼:

    「妳好!我叫文子,這三天要麻煩妳配合了」詩文很高興的和她握握手。

    文子:「準備去著裝吧!」

    林永豐:「吳小姐!妳好好努力吧!我去上班了。」

    詩文:「謝謝你!」

    詩文看到他們這邊的衣服,都是屬於比較性感的服裝,雖然以前沒有嘗試過,不過還可以接受,一個早上詩文換了好幾套衣服。

    詩文:「等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間。」

    文子:「去吧!這套拍完就吃飯了。」

    吃飯的時候,詩文特地找文子一起吃飯,可能是因為都是女性,比較有親和力吧!

    文子:「詩文!我們下午要拍一組裸身的喔!」

    詩文震驚:「什麼??為什麼沒事先告訴我。」

    文子:「這我也不清楚了,要問老闆,放心吧!依我的拍攝手法,不會讓妳露點的。」

    詩文:「這怎麼行呢……那我不拍了。」

    文子:「現在不拍就拿不到錢摟!」詩文內心掙紮。

    文子:「拍攝的時候,我們會撤走所有男生的。」

    詩文想了想才答應,下午撤走所有男生,文子要詩文脫光,雖然文子是女生,但詩文還是很不自在,遮遮掩掩的,拍到了傍晚,下班了,林永豐來接詩文。

    林永豐:「今天累不累?」

    詩文點點頭,不想多說話,林永豐知道她很累,開車送她回公寓,一回到房間

    林永豐:「吳小姐!妳先去洗澡吧!」

    詩文拿著換洗的衣物到浴室,詩文總覺得好像有人在偷窺,也許是今天拍了裸體的照片讓她自己覺得不安吧!

    詩文今天很累的躺在床上一下子就睡著了,隔天一早到了公司。

    文子:「我向妳介紹,這位是阿志,他是今天的模特兒,妳要跟他配合。」

    詩文一看,是一個高高壯壯的男人,雖然這也是在意料之外,不過應該沒關係吧!只是拍攝而已。

    文子要他們兩人擺出撩人的姿勢,到了下午,詩文看到的衣服,跑去跟文子理論:「為什麼衣服的布料越來越少,今天更是誇張,只剩下能遮三點而已。」

    文子:「妳跟我講也沒用啊!這是公司規定的,而且妳要穿這個跟阿志拍喔!」

    詩文一直忍耐,心想為了錢,只是拍攝而已。文子要他們擺出的姿勢,越來越超過,根本就像是在拍A片一樣,像是阿志扶助詩文的腰,下部頂著她的屁股,詩文相當尷尬。

    文子:「好了!好了!今天完工了。」

    詩文換好衣服要走了,文子叫住她:「詩文妹妹辛苦了,喝杯水再走吧!剩下明天摟!」

    詩文雖然有滿腹的委屈,也不敢跟林永豐說,還不都為了錢,晚上詩文在洗澡時,想到今天跟那位猛男拍攝,有些害羞,不過也有些興奮,因為她跟老公很久沒做愛了,忍不住摸起自己的身體,掐著自己的臀部,捏著自己的乳頭,小聲的呻吟起來:「…嗯嗯……」

    洗完出來,「咳咳!」

    詩文:「林先生你怎麼了?」

    林永豐:「沒事!有點感冒了。」

    詩文心裡出現了關愛:「對不起!都是我害的。」

    林永豐:「沒關係!」

    詩文:「今天你也來床上睡吧!」

    林永豐默默的答應了,晚上兩人各睡一邊,但是雙方都睡不著,忽然林永豐一翻身,把詩文壓在下面,兩人互看,安靜不說話,林永豐猛吻詩文,詩文並沒有拒絕,林永豐快速的脫掉衣服,狂吻詩文的身體,林永豐開始脫下詩文的衣褲,並首先由腳趾舔起,腳趾頭、小腿、大腿、肚臍,再上去吸那對乳房,兩顆乳頭都硬挺起來。

    詩文心想無所謂了,反正我跟我老公只是同床異夢,林永豐慢慢的舔到私處,那濕滑燥熱的舌頭,發狂似的在詩文肉洞入口處和週圍的敏感區不停地舔掃,每一下撩動都讓她下身隨之發出一陣酥麻的顫抖痙攣,詩文如今才體會到男人的舌頭原來還可以這樣靈活。

    「唔……唔……呀呀……呃呀……」

    詩文的肉洞內就像給一條活生生的蛇或是蹦蹦跳的魚塞了進去似的,為了活命,它得拚命地鑽、拚命地扭!

    林永豐心想在怎樣的女人,到床上還是一樣,林永豐將龜頭對準她陰道慢慢插進去,林永豐看見詩文用牙咬住下唇。

    「唔……唔……唔……唔……」每插一下,她就「唔」一聲。

    「唔………啊……啊……」

    詩文達到高潮了,林永豐沒多久抽出陰莖打槍在詩文的身上,詩文拿衛生紙擦掉,兩人躺在床上不發一語,氣氛顯得尷尬,隔天一早

    林永豐:「今天我有事,只能載妳到公司門口,妳要自己進去。」

    詩文:「嗯。」

    林永豐:「下班我一樣來接妳。」

    跟林永豐發生一夜情的詩文有些罪惡感,但是她儘量不想,一到了十二樓,發現多了一個男人,一問才知道他是老闆,來看看的,而且今天文子也沒來,換了一個男的攝影師,詩文心事重重,一直拍不好,老闆買了飲料來請大家。

    到了下午,攝影師終於爆發了,罵了詩文一頓,詩文心情很不好的到了廁所,頭有些昏昏沈沈的,上完廁所出來,她看到老闆坐在椅子上打手槍?………

    怎麼可能?她拍了兩天了覺得自己很累,一定是看錯了,揉揉眼睛一看,椅子上根本沒人,但是她發現工作人員都不見了,剩下攝影師跟老闆兩個人而已,而且服裝也很奇怪,要她穿學生制服,裙子短到大腿以上,拍攝的時候詩文覺得全身發熱,而且她又看見老闆坐在椅子上打手槍了。

    詩文覺得自己慾火焚身,想找個東西來消火,詩文跑到廁所去,鎖上門脫下內褲,內褲已經被淫水染濕了,她忍不住自慰起來,想像剛剛老闆的陰莖插入她體內,忽然門被打開了,詩文不知道這是不是幻覺,但她現在真的很需要男人。

    一個長得很像老闆的人正在調戲她,詩文只覺得下體似乎有東西進進出出,沒多久終於結束了,詩文再度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自己家裡了,好像是做了一場夢,但是過沒幾天她就收到了她的淫照,而且一毛錢也沒拿到。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