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不倫戀情]

孽情家族

[複製連接]
查看: 164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10-7 14:31:33

屋子裏僅僅亮著昏暗的台燈,很靜,幾乎沒有聲音,所以牆上的鬧鍾每一下
的跳動都象帶著回音一樣的在整間臥室裏叫囂著,一種難耐的情緒在房間裏不斷
地回旋。

我坐在沙發上,也很安靜地看著床上的那個人,他緊緊地閉著眼、抿著嘴,
唯一能做的就只是等待,等待什麼?上帝的懲罰嗎?當然,如果有上帝的話。

我開始研究起他的臉來,好象從來沒有看清楚過他的臉,雖然那張臉無數次
地在我身上遊走,不過那時候我從來沒有睜開眼仔細地看過,他居然還有白發和
老人斑。如果不是在床上,他永遠地風度翩翩和道貌岸然,根本不象是一個五十
多歲的老人,不對,在床上,他更有活力。我抑製不住地想笑。

門突然被踢開,我的笑凝固了,門口站著慕容偉,他冷冷地掃了床上一眼,
徑直走近我,你要幹什麼!我尖叫起來,警惕地抓緊了睡衣的領口。

你穿這麼鬆的衣服有個屁用,老頭子現在動不了你,慕容偉一把拉開我的手,
眼光死死地盯著我起伏的胸部,小妖精!接著用膝蓋頂開我的雙腿。爸都這樣了,
你這個畜生!我被死死地按在沙發上,奮力想掙開。

我是畜生,老頭子更是,你他媽就是婊子。慕容偉熟練地拉開皮帶,拉高我
的睡裙,直接將底褲拉到一邊,腰身一挺,進入我的體內。啊,好痛,我忍不住
叫起來,裏面還幹幹的,完全不能適應。慕容偉按住我,毫不留情地快速抽動。
痛楚慢慢減弱,我開始有了分泌,下體的充實感讓我抑製不住地呻吟起來,我緊
緊抓住沙發角,承受一波又一波地浪潮,水樣的眼睛迷離地引誘著身上的男人。

激情中的我迷離的眼神蕩到了床上,老人驚恐而憤怒地睜著眼,青白如枯樹
的手伸向上空,仿佛想掙脫惡魔的糾纏,一動不動。我打了一個冷顫,突然到了
高潮,下身一陣收縮。慕容偉也同時停止了抽送,射出之後迅速地抽離我。爸!
我開始尖叫。隨著我的叫聲,床上的老人,慕容仁的手頹然掉下。



    葬禮

葬禮很熱鬧,慕容仁算是太平紳士之流的人物,德高望重兼傳奇人生。靈堂
裏的人很多,客人都要過來拍拍他的家人以示安慰。慕容偉和我,慕容蘭,作為
孝子孝女當然是焦點。慕容偉一身黑裝,面色蒼白,仿佛還沒有從喪父的衰痛中
緩解過來。

只有我知道他的演技有多好,慕容偉挨著我,緊緊摟住我的肩,外人看來是
堅強的兄長安慰傷痛的小妹,但他摟住我的那只手,隱藏在布幔的陰影下卻不失
時機的揉捏著我的胸部。

我站在那裏,完全喪失了意識,空氣中飄蕩著各種聲音:唉,世事難料啊;
兄妹倆以後要相親相愛,互相照顧;慕容偉不停鄭重地點頭致意,孝子的功夫做
到盡。

靈堂上慕容仁的照片依然神定氣閑,可是棺材裏他會不會被這個兒子氣得翻
個個?我又忍不住想笑,可是,我發出的居然是哭泣聲,而且悲痛欲絕。慕容偉
轉過頭來看我,我看到他驚歎的表情。可憐啊,在客人的歎氣聲中我適時地昏倒
了。

慕容仁是一個傳奇人物,他的故事足以打動一票癡男怨女。簡單的說就是父
母棒打鴛鴦,娶了不愛的女人,他另起別院與真愛相廝守,最後事情敗露,真愛
不堪壓力自殺,死在他的懷裏,從此他拒絕與妻子同房,與真愛的靈牌相伴。不
愛的女人是慕容偉的母親,而真愛生下了的就是我。所謂故事就是故事,事情的
真相往往跟傳言相差十萬八千裏。

慕容仁那時年少風流,而所謂真愛,我的母親是一個舞女。一個浪蕩公子,
一個歡場高手。一個貪圖風流快活,一個夢想鹹魚翻身,一個不小心在我母親的
心計下有了我,母親用我這個籌碼贏得了她要的榮華富貴。

我五歲生日歲那年,清楚地記得母親在摸著我的臉得意地說,真是一個小美
人胚子,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有我五分心計對付男人。那時候,母親在慕容家的一
個別院裏享受著紙醉金迷的生活,完全實現了她的夢想。至於說她死在我父親的
懷裏,真實版本是就在我五歲生日那天,她喝醉了酒跟慕容仁大打出手,一不小
心摔下樓梯死了。

那天,慕容仁最後帶著我回了真正的家,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慕容偉和他母
親。他母親驚慌失措,而八歲的慕容偉卻非常輕蔑地看著這些大人們商議著如何
應對警察,同時狠狠地小聲罵著我:小婊子!怎麼沒把你一起摔死!那種眼神和
語氣,跟慕容仁跟我母親對罵時驚人的相似。

至於與靈牌相伴,那是因為我母親死得不正常,偷偷跟法師請的鎮靈台。可
笑的是,慕容仁如果真是信佛的話,就不應該做出遭天遣的事。結果報應落在了
慕容偉的母親身上,她才是真正的自殺。她的葬禮結束後,慕容偉也報複了我。



   成長
 
五歲以前我是沒有記憶的,我忘掉我關於我母親的一切,除了她死的那天撫
摸著我的臉,半醉地歎息聲。她的手冰涼地在我臉上劃過,帶著寒氣幽幽地說:
真是一個小美人胚子。

我還記得的一件事就是慕容仁推開我母親的那一霎那,她那仿佛永遠不離手
的紅酒杯直落下二樓,在大理石地面上發出幹淨輕脆的碰擊聲,紅酒象突然怒放
的鮮花一樣灑落,然後我母親從樓梯上滾了下來。

其實她的死也是一個意外,她的頭正好碰到了樓梯口的小玉石獅子。擺平這
件事對慕容仁倒很容易,讓人佩服的是他有本事將一個包情婦的風月醜聞搞成情
比金堅、至死不渝的愛情童話。我母親的死讓她從人盡可夫的風月女人搖身一變
為愛情至上的純情聖女,而真正的受害者是慕容仁的妻子,慕容偉的母親。

慕容偉的母親才是真正的大家閨秀,寬恕、容忍、唯夫至尊、大局為上。這
也是我的幸運,不管我母親給她帶來了多大的痛苦,她都沒有加之與我,她對我
的態度是可有可無,但起碼沒讓我受過欺辱。慕容仁把我帶回家後就很少正眼看
過我,對他來說,我或多或少算是一個小小的麻煩,他不想面對我我唯一要防備
的人就是慕容偉,他顯然對我恨之入骨並且明目張膽地表達了他的情緒,從我進
門的那一分鍾起,他就不屑地給我定了性:小婊子!不過上天對我一直還算不錯,
這個克星一直在國外的貴族學校寄宿,每個月只有兩天在家。我很早就懂得不要
去招惹他,盡量在這兩天不出房門,連吃飯都不出來。

還有一件最大的困擾就是我的生理變化。十一歲開始,我的胸部開始經常發
漲,慢慢突起,乳頭變大,我非常害怕,用白絲巾緊緊纏了又纏,我在同級的女
生算是發育得很早的,所以根本沒有任何交流的機會,我甚至要穿寬鬆的衣服來
掩飾跟別人的不同。終於有一天在學校,我感覺下身沾沾的,跑到廁所一看,內
褲上全是血,我心裏一陣陣驚恐,害怕到全身發抖,然後開始止不住地哭,我想
我是快要死掉了。我哭得昏天昏地,最後暈倒在廁所裏。

醒來時我已經在我的床上了,床邊坐著的居然是慕容仁。他看著我,臉上若
有所思的神情。爸,我完全不知所措地坐起來,恩,慕容仁應了一聲,欲言又止,
最後他站起來,在房間裏轉了兩圈,拿了一包東西放在我的床上,出去了。包裏
面是一本書和一包衛生用品,我把那本書一字不漏地看完了。

我知道我開始變化了,母親的預言一點兒也不錯,我身體的每個部位都向一
個女人的方向發展,該大的地方變大,該小的地方變小。我不再用白絲巾束胸,
而是偷偷跑到商場裏買了精美的繡花胸衣。同時變化的還有慕容仁對我的態度,
他突然一改以往的漠視,開始關心我,就象一個真正的父親。

然而我卻有點無法面對他,因為沒有母親,父親用一種隱約的方式指導了我
的生理期,但青春期的羞澀讓我對這件事耿耿於懷,甚至他對我的關心都讓我覺
得厭惡和羞恥。



   兄妹

變化的人還有慕容偉,他回家的次數日漸稀少,每一次回來我都幾乎認不出
來。他個子越來越高,話越來越少,偶爾眼光瞟我一眼,嘴角都會輕輕一揚,就
象他八歲那年罵我時的神情。可是我已經學會不在乎,我對我們的關係很滿意,
相安無事到我可以離開慕容家大門,所以當他瞟我時,我甚至會在心裏哼著小曲
慢悠悠地喝我的咖啡。

這種安靜的生活維持到慕容偉十七歲的生日的那天,慕容仁給他安排了一個
盛大的生日晚會,為他準備進入商界社交圈做了一個開幕式,那也是我第一次正
式出席社交場所。男主角是隆重推出,我們做配角的也要粉墨登場,綠葉襯紅花。

演出效果驚人的好,慕容偉完全得了慕容仁的真傳,風流倜倘、大方得體,
滿場女人芳心亂轉。我一襲粉色小晚裝,十四歲的我已經成為亭亭玉立的美少女,
吸引著周圍男人的眼光,仿佛生來就是這種熱鬧紛繁的燈光下的女人。慕容仁非
常得意,慕容家今晚的風頭是出到盡。當音樂再響起時,他對慕容偉耳語了幾句,
慕容偉皺皺眉頭,然後轉過頭來看看我,最後他向我走來。

來吧,慕容偉站在我面前,然後伸出手。後面,慕容仁在對我點頭示意。我
終於搭上他的肩,不知道為什麼,我非常緊張,完全沒有了原來的落落大方,他
身上的古龍水混著特有的體味,幾乎讓我無法呼吸,身體都有點輕輕抖動,手指
冰涼。整支舞慕容偉一言不發,甚至沒有正眼看我。

終於到晚會散場,繁榮去盡,我淺淺啜了一口紅酒,滿足地長長歎息了一聲,
我開始理解為什麼母親會如此癡迷於這種燈紅酒綠,女人,生來不就是該過這樣
的生活嗎?

你真是他媽的賤種!慕容偉從我身邊走過,對我今晚的風光他得出了結論。
我聳聳肩,是又怎麼樣,我就是喜歡。我將整杯酒一飲而盡,衝到洗手間去準備
洗澡。

浴缸裏的水慢慢撫平我的興奮情緒,水溫剛剛好,輕輕地衝刷著我的肌膚,
象一雙溫柔的手在我的全身遊走,紅酒的勁頭還沒過,全身一陣難言的騷癢。我
閉上眼,用手揉捏著我的胸部。

一陣熟悉的古龍水味襲來,我睜開眼,慕容偉正站在浴缸前眼珠轉也不轉地
盯著我!啊,我開始尖叫,慕容偉急忙按住我的嘴,神情古怪。我狂亂地抓過毛
巾想要遮掩自己。

慕容偉順手扯過毛巾,塞住我的嘴,將我的兩手抓在一起。我雙腿亂彈,水
花四濺。小婊子,你真有夠騷的。慕容偉將我拖出浴缸,再扯下一條毛巾將我的
雙手向上拉起綁在毛巾架上,我全身赤裸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不要,我的眼淚流了出來,慕容偉徑直拉開我的兩腿,手伸了過來,我拼命
扭動,但他仍然準確無謂地找到了入口,手指探了進去。我叫不出來,只能不停
地嗚咽著。下身的生澀感和痛楚讓我全身緊崩!我快要被我同父異母的親哥哥強
暴了!



   開啟

慕容偉將我的腿完全拉開,低下頭用舌頭代替手,我感覺到下身軟軟的探入,
不能忍受的騷癢從花心蕩向全身,我瘋亂地搖著頭,完全失去了反抗的意識。

慢慢地,他收回在我陰道裏亂串的舌頭,開始用力吮吸我的陰唇。我全身發
熱,花心開始分泌蜜汁。“好美。好甜」他不忘讚賞地呢喃。我愈加感到羞恥和
無助,但快感卻又忍不住侵入我的身心。

接著他直起身,迅速脫下褲子,挺著下邊的堅硬,像衝鋒槍一樣向我壓來。

住手!慕容偉停止了正要壓下的動作。浴室門口站著我們的父親,慕容仁。
慕容偉若無其事地站起來,居然對我笑了笑,拿起地下的褲子,離開了。我全身
癱軟,但仍然一絲不掛地吊在毛巾架上。慕容仁面無表情地先拉過浴衣裹住我,
扯掉我手上和嘴裏的毛巾。我站不住,順勢倒在了他的懷裏。

慕容仁抱我回臥室,我不停地流淚,他拉著我的手,陪我坐了整整一晚。

我三天沒有出房門,無法面對他們父子,我覺得他們看到我時我全身都是光
溜溜地,這讓我無比羞愧。三天後,我才知道第二天他們就都走了,慕容偉回了
學校,慕容仁去外地辦事。半個月後,慕容仁才回家,仿佛那晚上什麼也沒有發
生過。除了我做賊心虛,他偶爾看我時會臉紅。

最讓我羞恥的事其實是我對慕容偉的侵犯並不真正的反感,我甚至會想那一
晚上的事到面紅耳赤,慕容偉早就知道我是一個婊子,他啟動了我的性意識,我
常常會在床上翻滾,想念他的手和舌頭,然後我學會了自慰。

我還愛上了紅酒的滋味,母親的血在我身上流動著,勾引著我一遍一遍地讓
紅酒從我的舌尖滑進我的身體,火焰一樣燃燒著我的每分每寸,我用手撫摸自己,
紅色的欲望在全身遊動。

我開始偷慕容仁珍藏的紅酒,躲在貯酒間貪婪地吸取著紅酒的芳香。這成了
每天我必做的功課。

這是南美的紅酒,有它獨特的風味,當我抓住一瓶紅酒準備偷偷溜出去的時
候,慕容仁站在門口,聲音低沈。貯酒間裏昏暗的燈光讓我無法看清他的臉,完
蛋了,人贓並獲,我的心迅速下沈。

慕容仁順手關了門,拿走我手上的紅酒,居然很欣賞的表情。貯酒間有一個
小小的吧台,他拿了兩支酒杯,開了瓶蓋,緩緩地倒了兩杯。他的指頭在桌上敲
敲,示意呆若木雞的我拿一杯。

我低著頭走過去,紅酒散發出的香氣讓我無法自製,我用舌尖品嚐著濃香,
然後對慕容仁淺淺一笑。慕容仁優雅地舉起酒杯,撫過我的頭發,你比你母親還
要美。

這是慕容仁第一次跟我提我母親。很快,一瓶紅酒喝光了,我的臉發燙,真
熱,我解開睡衣上的一顆紐扣,我還要,我斜靠著吧台看著慕容仁,在暗橙色的
光暈下,臉若桃花,媚眼如絲。慕容仁一動不動看著我,你真美。

他突然抓過我,緊緊地擁住,然後毫無預警地低下頭狠狠的封住我的唇,不
給我任何反抗的機會。他混和著酒香的特殊氣味侵入了我整個口腔,舌頭深深探
入我的口中,汲取我甜蜜的津液,品嚐火般的熱情,狂烈的舌侵占了每一個角落,
幾乎令我無法呼吸。

他接著以幾近懲罰的意味蹂躪著我玫瑰般的唇瓣,在他有力的臂彎及靈活挑
逗的舌尖下,我全身變得酥軟無力,不能自已。



   醉夢

狂亂中,慕容仁在我背上來回遊走的手,掀起了我的睡衣,酒後神智不清的
我思維更加混亂,空氣中充斥的糜亂的紅酒氣息更加重了欲望的味道,我完全不
能抵抗。

接著我被放倒在吧台上,十四的少女、半滑落肩的睡衣,斜倒的紅酒杯,在
昏暗的燈光下是分外妖嬈的誘惑。

慕容仁輕輕脫下我的胸罩,露出完美雪白的酥胸,白嫩的玉峰上綴著兩朵粉
紅色的小花蕊,隨著胸口一上一下。他的手邪恣的挑逗著一只小小的乳尖,感受
著它在自己的手心中變得硬挺、敏感。然後又覆上了我的胸部,用力揉捏,剛剛
發育好的少女的乳房堅挺而又柔軟,有著特殊的質感。我的睡衣和胸罩落在腳踝
下,全身只剩下小小的棉質內褲。慕容仁手法老道地揉搓我的胸部,低頭輕吻我
的鎖骨,伴隨著舌頭的舔舐,我酥軟得快要溶化了。

突然,他一口含住我一只輕顫的粉紅色小乳尖,引起我整個人猛然倒抽一大
口氣。

「不要……」

我感到自己無法承受他那火熱的舌尖在胸前緩慢又磨人的舔弄,甚至還用牙
齒輕齧著。最後我忍不住閉上眼,任由那狂浪般的情欲不斷地襲向四肢百骸。他
深深地吸吮著那迷人的蓓蕾,滿足的聽著我口中不斷呼出的歡愉的嬌喘聲。

看著我的這些嬌羞模樣,他甚至滿意地笑了笑。接著埋下頭,用牙齒輕輕咬
住我的底褲,拉過我的大腿,底褲順勢從我光潔的雙腿落下。慕容仁開始激動得
發抖,他把頭埋在我的下身,瘋狂地舔吻著我的陰唇和花蕊,舌頭卷起我內心裏
銷魂的欲望。我的呻吟溢出緊咬的牙關,下身開始分泌花露,他用力吮吸,如飲
甘露。在慕容仁這種風月老手面前,我稚嫩得任由他為所欲為。而我全身上下散
發出的無邪又天真的性感,則令他的欲望不斷地在體內瘋狂地流竄著。

閉著眼的我感受著他的愛撫及親吻,尤其是他的手指捏操著我的乳尖時,更
加令我喘不過氣來。而下一秒,他的唇舌又含住我已經變硬的乳尖。

「舒服嗎?」

他像個小孩子一樣貪戀的吸吮著,我只感到一陣陣的熱潮從自己的下腹傳上
來,我無力地任由他蹂躪。同時也感覺到他那炙熱的堅硬隨著我的嬌喘呻吟而變
得腫大。

突然,隨著一聲沈悶的低吼,慕容仁放開我,迅速鬆開自己的皮帶,拉開拉
鏈,露出堅硬而又豎直地挺向我的武器。這是我的父親啊,爸,我感到害怕,忍
不住叫他。慕容仁停了一下,仍然俯下身來用舌頭進攻著我的下體,他一只手在
我的身上急速地撫摸,一只手握住自己的分身來回地搓動,我不能再思考,這樣
就足以使幾乎沒有經驗的我得到了最大程度刺激,我很快到了高潮,體內收縮,
花蜜止不住地流。啊,隨著我在快樂頂峰的叫聲,慕容仁向我的小腹射出了混濁
的體液。

我軟軟地滑下吧台,慕容仁抱住我喃喃地叫我的名字,蘭兒,我的蘭兒。

後來我努力的回想了那一天所發生的所有細節,我無法判斷慕容仁站在貯酒
間門口時是否就已經打定了主意讓後來的事情發生。一切仿佛都在他的掌控中,
一步步地引導了我。最後尚存的理智讓他並沒有真正和我發生關係,但這足以讓
我們的父女關係變得跟以往完全不一樣。

慕容仁又一次表現出他沈穩的老狐狸本色,那天之後他對我沒有任何的不一
樣,仍然象一個普通的父親對待女兒,關愛如此自然。所以我佩服的是我自己,
我承襲了母親的美貌,同時也有父親的大將之風,我們倆的表現讓我自己都覺得
那只是一個夢而已。

只是這個夢很快就又發作了。



   舊居

一個星期後的下午,我走出校門時看到慕容仁,他斜倚著他的黑林肯,休閑
的灰色毛衣讓他和平常莊嚴穩重的感覺很不一樣,他的身形的確保持得很好,欣
長而健碩,落日的餘輝抹過發際,閃耀著金光,顯得年輕成熟,完全不象一個四
十多歲的人。

爸,我抱著書包站住了。哇,你爸好帥喲,周圍一群小女生亂叫。蘭兒,我
順路經過這裏,正好接你放學,慕容仁成熟魅力殺死人不償命。接我?這是開天
辟地第一回。

我從他拉開的車門坐進去,慕容仁砰地關上車門,轉過去上了駕駛位,車緩
緩滑動。車裏的空氣象被突然關上一樣,不安分地四竄,我的心跳開始加速,小
小的空間彌漫著曖昧。

慌亂中,我仍然意識到車走的並不是回家的路,我轉頭看慕容仁,我帶你去
一個地方看看,慕容仁面不改色。車最後停在一個空無一人的別墅前,有一種非
常奇怪的感覺,記不記得這是你以前住的地方?

我母親死後,這套別墅就再也沒有住過人,雖然定期有清潔工過來打掃得很
幹淨,但整間房子裏仍然充滿了發黴和陳舊的味道。小玉石獅子安靜在立在那裏,
身上的血早就擦得幹幹淨淨。

你母親最喜歡喝紅酒,所以這裏有最好的珍釀。慕容仁拉我上了樓梯,走向
臥室深處的酒櫃,我站在床邊,仿佛突然有了記憶一樣,看到我的母親風情萬種
地倚在酒櫃後,杯中的紅酒蕩著她的笑聲,如此瑰麗。

這個年份的酒比較淡,有新鮮的感覺,適合你。慕容仁倒了一杯酒,走過來,
淺嚐一口,然後抓住我的頭,深深地吻住我,舌頭上的酒味在我的口腔內轉動,
我感覺又要醉了。

慕容仁順手把酒放在床頭櫃上,把我緊緊地擁住,蘭兒,我的小妖精,我想
死你了。我身上的校服被解開,馬上就全身赤裸了。慕容仁也很快地也脫掉了衣
服,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裸體,這個男人還是我的父親。他的肌肉還很結實,
完全沒有贅肉,皮膚厚實而光滑,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撫摸他跟我完全不一樣
的肌肉。蘭兒,你又要引誘我嗎?慕容仁把我按倒在床上。

慕容仁在我身上瘋狂地親吻,不放過一分一寸,然後跪立起來,拿過床頭櫃
的酒瓶,高高地讓紅酒從我的嘴唇、脖子、胸部、小腹、大腿一路淋落。紅酒彈
在我的身上,浸淫著我的的肌膚,疼痛而又快樂。他再低下頭舔走我身上每一滴
紅酒,我全身的細胞都被點燃,扭動著要索取更多。

我的手被他抓住,牽引著握住他滾燙的分身,我學著上下抽動他,慕容仁呼
吸急促地拉開我的雙腿,開始吸吮我的珍珠,同時手指探入我的體內,來回拔弄。

最後,慕容仁在我的手上射了,滑膩膩的滿手。而我,也在他高超手法下到
達高潮。

握著滿手曾經孕育自己的精液,滿手的兄弟姐妹,我不禁帶有罪惡的感覺。

   
                [全文完]

評分

已有 2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unlx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2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