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人妻熟女]

鄰家村嫂

[複製連接]
查看: 19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東北大花被
Crawler | 6 小時前

  和老婆回農村老家的當天傍晚,就又看到了桂香嫂。

    桂香嫂,是村裡同姓兄長的媳婦,就住在我家隔壁,為了能生活得更好些,她男人南下深圳打工去了。她們結婚那陣,我還在讀初中,但記得很清楚,桂香嫂是未婚先孕,奉子成的婚。那個時代,在農村,奉子成婚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而且是多少有些怕見光的。然而,這位鄰家嫂子,還真的吃了這個螃蟹,現在想起來,還會覺得她挺狂野的。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桂香嫂是一位很漂亮的嫂子,對我而言充滿了誘惑。雖然,現在我也結了婚,娶了個小我五歲、還算漂亮的老婆,見到桂香嫂,褲襠裡的老二還是會有反應。

    好在,桂香嫂很喜歡和我這個出去城裡的大學生聊天,總喜歡揪著我問城裡人的新鮮事,而我也樂於和桂香嫂套近乎,可以光明正大的意淫,說起來也是挺慚愧的,可誰叫孔子總曰「食色,性也」呢?

    當晚,我和老婆睡在了與桂香嫂僅有一牆之隔的臥室裡。農村的房子,沒什麼隔音的講究,靜下來的時候,可以聽到桂香嫂哼著小曲的聲音,偶爾還能聽到類似於在馬桶上小便的水聲。

    一時之間,浮想聯翩,想著隔壁桂香嫂的肉體,想著那溺尿的仙人洞,小弟弟很快就堅韌的挺了起來,不管三七二十一,稍微調了下姿勢,就直搗老婆的蜜穴了,也顧不得那裡其實乾巴巴的了。搞得我老婆還問我「咋這麼強了?」和老婆的親熱,十幾分鐘後就結束了,大概因為回家的路上坐車、轉車是花了幾乎一整天,的確是有些累了。

    第二天,起床太晚,早飯都免了,直接就吃午飯了。出房門的時候,發現桂香嫂也在我家,正端著碗吃麵條。這種感覺真好,一起床就看到特想看到的,不由得心裡偷著樂了一番。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開始再次領略農村的枯燥和乏味了,除了吃飯、睡覺,就是拉著老婆在村東轉完了轉村西,村西轉完了又轉村東。老家的農村,沒有網絡,沒有電子遊戲機,值得慶幸的是,每天都可以見到桂香嫂。

    一天晚上,桂香嫂照例在吃晚飯後,來到我家小坐。桂香嫂提議,第二天去山上採蘑菇。我和老婆可樂了,我可是好久沒有采過蘑菇了,上一次的記憶還是在上小學的時候,我老婆就更不用說了,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山上的蘑菇長啥樣的。很快,我們便議定了採蘑菇的路線,並約定第二天一大早就出發。

    不巧的是,當晚和老婆再次做愛的時候,老婆說來例假了。最終,同樂變成了獨樂,難為老婆為我口交了,而我也再次享受了在老婆嘴巴射精的刺激,這可是只有在老婆例假期間才有的特殊待遇。為了回報老婆的體貼,我和老婆商量改天再一起去山上採蘑菇了,好讓老婆可以多休息下。誰知老婆一再堅持,讓我明天和桂香嫂去,說她也很想早點吃到老公親自採摘的野蘑菇湯。

    第二天,天剛放亮,桂香嫂子便開始在催促出發了。習慣性的親吻老婆後,簡短的刷牙漱口,帶上一罐蜂蜜水,便去找桂香嫂子了。看到只有我一個人,桂香嫂子問我咋不帶老婆一起。我只能實話實說,告訴桂香嫂說老婆來了例假,需要休息,但她很想吃野蘑菇湯,所以今天就只能我們兩個去了。

    一路上,我們邊走邊聊,聊著聊著就聊到了城裡女孩子這個話題。我跟桂香嫂說,我覺得城裡的女孩子,似乎有些勢利,懶惰又任性,什麼這不好那不好的,還是農村的女孩子好,勤勞又善良。

    「還是城裡的女孩子好吧?」桂香嫂說,「你看電視裡,那些女孩子多漂亮了啊。書讀得多,會這會那的,不像咋農村的女孩。」

    「其實,嫂子也很漂亮的,身材又好,前凸後翹的……」本來走在前面的我,一面轉過身來看著嫂子,一面反駁到。

    還沒說完,桂香嫂就有些心急了,「什麼叫前凸後翹啊?」

    「你看啊,你有一米七多吧。前凸呢,是指你的胸部很挺啊,後翹呢,是說你的屁股很圓滑。」我立馬藉機發揮了一下。

    「書讀得多就是好,誇人也是一串一串的,你嫂子老了,哪有你說的那麼好啊。」一邊說著,桂香嫂看了下自己的胸部,又轉頭看了下自己的屁股,似乎是在確認我的表述。

    「人靠衣裝馬靠鞍的,如果你穿上件黑色的短式夾克,搞個露臍裝,配上黑色超短褲,外加一雙黑色高跟鞋,一頂黑色小帽,走在路上,絕對是迷倒一堆男人的。反正啊,我是肯定會被你迷死的了。」我邊說邊圍繞桂香嫂子比劃著,說完,還故意用舌頭舔了一圈上嘴唇。

    這下,我看到桂香嫂子的臉一下子脹紅了,頭也慢慢往下低了,真有點那麼個嬌艷欲滴的味道。可很快,桂香嫂就恢復了過來,開始舉起右手追著我喊打了:「叫你拿你嫂子開心啊!!!」

    就這樣,我們歡快的打鬧著,一前一後,跑跑停停。很快,就來到了計劃采蘑菇地點的山腳下。我們便一東一西,分開找尋並採摘蘑菇了,我們約定約一個小時後在一棵最大的松樹下會合、休息。

    現在農村的山林,雜草、雜木非常繁茂,因為青壯年都出城裡打工去了,家裡也很少像以前那樣再砍這種雜草雜木煮飯、燒水了。本來就高度近視的我,找尋起蘑菇來非常費勁,找了十幾分鐘,就只摘到了幾個小蘑菇,手上還被雜刺劃了幾條血痕。搞得我都有點瀉氣了,原以為可以很容易就採到大把蘑菇,可以很早打道回府的。沒辦法,只能一邊繼續找,一邊向那棵最大的松樹靠攏了。

    蘑菇沒採到,卻總覺得口渴,有事沒事就開始喝蜂蜜了。不多久,又感覺尿脹了,看到一處光禿禿的山石,覺得似乎比較隱蔽,便走了過去,拉開褲鏈掏出老二就開始放水了。尿漬還沒甩完,忽然眼前一亮,我靠,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眼前的一棵倒放在地上的爛木傍長滿了蘑菇,個頭大大的,不由欣喜萬分。

    快速的採摘完後,發現預定目標近乎超額完成,我便加快了步伐,趕向集合地點了。剛坐下不久,桂香嫂也走過來了,她的收穫也不小。於是,我們決定在樹下休息一會,就回家了。

    桂香嫂打開了桂花茶,大口的喝著,而我又喝了一點蜂蜜。想了想,我跟桂香嫂說,能不能換著喝點。在把我的蜂蜜遞給桂香嫂的時候,我特意把我喝水的位置遞向了桂香嫂的嘴邊,看著桂香嫂沿著我喝過的地方喝下蜂蜜的時候,我心裡美滋滋的。當然,我也同樣,沿著桂香嫂子喝茶的位置很大口的喝著桂花茶。

    「好甜啊。你喝著甜不?」注視著桂花嫂,我故意的問道。

    「甜啊,是很甜。」桂花嫂回答道。

    我很得意的笑了。我想,桂香嫂一定不知道,我是在利用換著喝水的機會,變相接吻的鬼主意的。

    突然,感覺什麼東西落到了我頭上,我的第一感覺是鳥糞。

    「他媽的,趕拉尿在我頭上?」嘴裡這樣說著,其實我心裡在嘀咕:「真是啥都瞞不過老天?剛一有歪念,就來這個?」等我擡頭,才發現似乎大雨將至了,因為很大的雨滴正在越來越密的往下墜落。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眼看我和桂香嫂都要成為落湯雞了,我忽然想起我剛才小便也是採了蘑菇的那個地方,似乎幾塊山石搭成了一個天然的洞穴。馬上,我動員桂香嫂和我一起去那裡暫避大雨。速度,在這個時候很為關鍵,桂香嫂和我一前一後向那個位於較高位置的洞穴趕去。途中,因為走得過快,桂香嫂兩次差點向出下滑去,都是我及時而果斷的用手托住了她的翹屁股,才最終避免了慘況的發生。對此,我自然是樂在其中。

    跌跌撞撞,終於有驚無險的進到了那個洞穴。洞穴不大,約四個平米的樣子,是由幾塊石頭天然交錯形成的,正好可以遮住雨水。

    本來,桂香嫂是站在靠裡的,而我出於些許方面的考慮,只是背對著桂香嫂站在了洞口。

    「幹嘛呢?轉過身來嘛。害羞了嗎?這雨看來要下一陣子了,我們只能在這裡聊聊天了。出來時,這天氣還好好的,咋就說下雨就下雨呢?還下這麼大,你看我這衣服都差不多淋濕了。」桂香嫂一邊逗我,一邊發著著牢騷。

    當我轉過身來,我便看到了夢想中的美物--桂香嫂的乳頭。先前還沒仔細看,原來桂香嫂穿著個長袖襯衣,裡面只有一個女式背心,並沒有帶奶罩。其實,奶罩這東西,農村婦女帶的人本來就很少。被雨水一淋,桂香嫂解開了外面的長袖襯衣的紐扣,隔著女式背心可以清楚的看到桂香嫂的那個乳頭,就連乳房的輪廓也已非常清晰,雖然有些下垂,但豐滿依舊,而且看起來似乎很有彈力。

    順著我發呆的神情,桂香嫂發現了自己的窘態,善意的拍了下我的腦袋,嗔怒道:「你個小色鬼?老婆都有了,你又不是沒見過女人的奶?」

    「是沒見過嫂子這麼大、這麼豐滿的奶。」我感覺自己在說話的時候,明顯是心跳加快,面紅耳赤的。但很快潛伏的慾望讓我說出了更應該面紅耳赤的話語:「我可以看一下,摸一摸嗎?我真的沒見過這麼豐滿的。」

    「看看,可以;摸嗎,再說吧。」沒想到,桂香嫂居然會同意。說著,桂香嫂緩緩的把背心往上捲起,同時把通紅的臉蛋轉向了一邊。

    眼睛越挪越近,氣越喘越粗,終於幾乎在同一時間,我的舌頭吸住了桂香嫂左邊的乳頭,右手則捏住了桂香嫂右邊的整個乳房。

    我的這一舉動,顯然完全出乎桂香嫂的意料之外。她猛地正過頭來,開始用雙手試圖將我推開。我狂吸了一口桂香嫂左邊的乳頭,便轉頭去索取桂香嫂的香唇了,而右手則更加大力的揉捏著桂香嫂那豐滿的右乳。

    桂香嫂努力的反抗著我的索吻行為,我最終只吻到了桂香嫂的香脖,我的舌頭慢慢的向著桂香嫂的耳朵移去。當我開始舔吻桂香嫂耳朵的時候,桂香嫂終於出聲了:「好癢啊」

    「舒服吧?我會讓你舒服的。」我輕聲的在桂香嫂耳邊說著。

    「舒服吧?我會讓你舒服的。」我輕聲的在桂香嫂耳邊說著。約四五分鐘之後,桂香嫂終於開始回應我的索吻了,我瘋狂的吸吮著桂香嫂的舌頭,想吮盡桂香嫂的每一滴甘甜唾液,我感覺嫂子的嘴裡也開始呼出了荷爾蒙含量頗高的香氣。

    時機似已漸漸成熟,我的右手緩緩向下移動,想去探密桂香嫂的幽泉地帶。就在快接近茂密叢林的時候,桂香嫂再次阻止了我的行動:「除了那裡,別的地方都可以,好嗎?」

    「放心吧,我只是很想摸一摸,舔一舔。嫂子的口水好甜好香,我也想嘗下你那裡的水,看是不是也酸酸甜甜的嘛。好不?」看著桂香嫂沒有否定,我示意她平躺在地上。

    「試試嘛,保證很爽的啦。如果不爽的話,你叫我我就停下來了。」我繼續勸說著桂香嫂。

    我雙膝跪地,緩緩地把桂香嫂的長褲褪到了她膝蓋的位置,僅留一條迷你的三角褲,一塊黑黑的陰毛若隱若現,有幾條還露在了外面。我並沒急於褪去僅剩的迷你褲,我喜歡連帶貼身內褲一併親吻的感覺。我沿著內褲的邊緣親吻桂香嫂的小腹和大腿根部構成的三角區域,同時用右手隔著內褲輕撫著陰部。桂香嫂慢慢開始扭動著身軀,陰部早已氾濫,內褲濕了一片。

    「舒服吧?」我不失時機的問道。桂香嫂只是閉著眼睛點了下頭,顯然很享受。至此,我輕輕的將桂香嫂的三角褲褪了下來,露出了陰毛一片,還有兩片已明顯有些外翻的陰唇。沒有過多的語言,我的雙唇直接吮上了桂香嫂的陰蒂,就在那一剎那,桂香嫂雙腿繃的筆直,雙手用力的抓著地面,一股細流自桂香嫂的陰部緩緩流出--桂香嫂高潮了。不能浪費,我迅速的用舌頭堵住了細流的出口,大口大口的吸吮著陰精,同時桂香嫂的高潮也在延續。

    「舒服吧?」我再次問道。

    這次我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舒服,從來都沒這麼舒服過。你真厲害。」桂香嫂緩緩的說道。忽然,她看到了我雄偉的老二,關切的問道:「我舒服了,那你怎麼辦呢?」

    「嫂子,你以前沒有用舌頭做愛,對吧?用舌頭做愛很爽的,你剛才也體會到了嘛。我想,你可以用口頭幫我吸下嗎?」說著,我移動了幾步,把已脹得發紫的雞巴遞到了桂香嫂的嘴邊。

    「試試嘛,不行就算了。」我仍不忘鼓勵她。

    看著我的雞巴,桂香嫂猶疑了一下,隨即用手拿著左翻右翻的看了一下,似乎是在看一件從未見過的珍寶一樣。一番細察之後,桂香嫂將舌尖伸得老長,試探性的接觸了一下我的龜頭,但很快又退了回去,似乎覺得很難為情。

    「沒事的,試試吧。」值此良機,成敗與否在此一舉,我不得不繼續鼓勵一番了。

    想了想,桂香嫂開始慢慢的試著用嘴巴包住我的雞巴,一開始只包住了龜頭的位置,慢慢慢地慢慢地,終於整個都包了進去,桂香嫂開始為我口交了。我想,我應該是桂香嫂第一個口交的男人,大概應該也會是最後一個的了。

    初次吹簫,桂香嫂的口技實在非常不好,牙齒經常刮到我的雞巴,而且只是不斷的進和不斷的出,沒有吸,沒有吮,但我依然很享受,畢竟這種情況下,「偷情+ 野戰+ 破處(口交)+ 半亂倫」的刺激,遠遠可以彌補技術上的小小不足。所以,沒多久,我感覺似乎到了爆發的邊緣。雖然我很喜歡被口爆,但很明顯此時不是一個適當的時機,因為我的雞巴還沒有完成對桂香嫂陰道的插入。

    為此,我找了個很好的借口。「嫂子,累了吧?我再吸吮一下你的陰部,好嗎?好讓你也再舒服下嘛。我一個人舒服多不好呢。」說著,我便再次吮上了桂香嫂的陰部。

    細看之下,桂香嫂的陰道保養得還是挺好的,顏色並沒有那麼黯淡,細聞一下,也沒有很騷的味道。我的舌頭,時而舔著兩邊的大陰唇,時而吸著大陰唇,時而在陰道中抽插,而右手則一直輕佻著陰蒂,時而做直線運動,時而旋轉,很快桂香嫂的身軀再次開始了扭動。

    機不可失,忍了良久,我迅速的將雞巴插入了桂香嫂早已潤滑的陰道,一插到底後,我扭動著屁股讓雞巴在桂香嫂的陰道裡打著轉,研磨著她的花心。突來的刺激,引發了桂香嫂的二次高潮,這次她的手沒有抓向地面而是緊緊著抓著我背部。頓時感覺到一股熱液包圍了我的龜頭,我不再保留,挺著雞巴極速衝刺,不到一分鐘,一股極度的快感麻遍了我的全身。我射了,我將精液全無保留的噴射在桂香嫂的陰道深處。

    幾乎在我停止射精的同時,桂香嫂睜大了眼睛,驚詫的看著我:「你把雞巴插進我的裡面?還在裡面射精了?」被桂香嫂這麼一問,我更詫異了:難道我把雞巴插進去的時候,她一直處在高潮中,沒感覺到嗎?

    「算了。」發現米已成炊,桂香嫂也只能接受現實了,「你不僅是個色鬼,還是個騙子。好在我有上避孕環。下次,你再這樣,我就不理你了。」說著,桂花嫂開始穿起衣服了。

    我趕緊陪笑道:「對不起,嫂子。下次啊,下次肯定不會這樣了。」稍稍清理了現場,看了下洞外的天氣,才發現不知何時雨已停歇。我們很快便起程回村了,路上在一直在討論約法三章的事情,約定誰也不能再提當天的事情。

    中午煮了新鮮的蘑菇湯,可是老婆卻無福消受,因為按照嫂子們的說法,女人例假期間是不適合吃蘑菇的。沒辦法,老婆只能看著我們吃了。老婆還不停的誇讚我,說我們會採蘑菇,一個上午就採了這麼多,真能幹。這時,我還真有些愧疚了,如果老婆知道我一個上午,其實是在和鄰家桂香嫂做愛,不知會做何感想。想到這裡,我只能一個勁的多吃蘑菇了。

    兩個星期的時間,其實真的很快,轉眼又要踏上離家的旅途了。就在離家前的頭一天下午,看到我和老婆在門外說笑,桂香嫂很大方的喊我去幫手,說是家裡樓上有個重物,一個人搬不動,想找我幫幫手。老婆二話沒說,催我去幫忙,自己跑去上廁所去了。

    進到桂香嫂的閨房,門都沒關,我就從後面抱住了她。她轉過身來,反鎖的房門,這才把我拉到了床上,床上的被子鋪得是平平整整的。沒有語言,我們瘋狂的親吻著對方,交換著彼此的唾液,我的雙手大力的揉捏著她的乳房。

    由於是大白天,很怕有人來串門,時間非常珍貴。沒有太多的前戲,我的右手狂野的褪去了桂香嫂的內褲,而桂香嫂則用雙手褪下了我的褲子,下一刻桂香嫂引導師著我的雞巴插入了她已濕滑的陰道。

    桂香嫂扭動著屁股,配合著我的快速抽插,大約過了七八分鐘,我再次在桂香嫂的陰道內射出了我的精液。正當我抽出雞巴準備自行清理的時候,桂香嫂制止了我,嫂子用香唇含住了我那帶著我的精液和她的淫液的雞巴。

    清理工作完成後,桂香嫂從枕頭底下取出了一個鋼環,告訴我說,這是她送給我的禮物,叫我以後出門在外也不要忘了她。我仔細翻看了那個鋼環,實在沒看出什麼特別之處,便問她是什麼。

    嫂子說:「昨天去婦檢,我故意跟婦檢醫生說,「我的避孕環有問題,可能有些炎症」,醫生便幫我取了下來,就是這個。」

    聽到這,我愣了一下,心裡想該不會懷孕吧?可嘴上卻說:「可是,我沒準備什麼禮物給你呢?」

    嫂子說:「你啊,只要心裡還能記得有我這個嫂子就行了。再說,你剛剛不是送了好多好多好東西在我這裡面嗎?」說著,嫂子一邊用手指向了自己還流著我的精液的陰部。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