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97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東北大花被
Crawler | 2016-10-10 15:36:51

  淫城東郊,是上百家紡織廠組成的紡織區,有老少性感婦人一百五十萬,其中,性感熟婦眾多,有上海裔,江蘇裔,東北裔,湖南裔,等等。

    四月的第二個星期一,一大早,孫誠就將車開出周艷娥住的社區,在東二環路邊洗車。孫誠把蓉城來的兩個業務代表安排到女軍人的房子裏去了,這一陣兒孫誠經常住在周艷娥的房子裏,在這段時間裏,他可沒少玩弄周艷娥。

    洗車站的人忙活著清洗孫誠的捷達車,孫誠則站在一邊,目不轉睛地盯著公共汽車站,那裏,性感熟婦周玲正在等車。她54歲,身高1米6,頗有姿色,大乳房,燙發,肥臀美腿,腳長得異常秀美白嫩,穿天藍色小褂短裙,肉色褲襪奶白色小皮靴,性感異常。

    看著周玲穿著絲襪的性感的大腿小腿,孫誠感到十分愉悅。孫誠正在看著,一個騎自行車的性感熟婦經過孫誠面前。她名叫葉玲,身高1米54,54歲,貌俊美,大乳房,肥臀美腿,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她穿了米色短上衣,灰色西褲,肉色褲襪奶白色皮涼鞋,性感異常。

    孫誠見了,故意將身一歪,被她撞到。那葉玲雖已是老娘們了,經過的事不少,但見撞了一個衣冠楚楚的青年,也有些發慌,忙下了車,問道:‘你……沒事吧?’

    孫誠故意摸著腿,裝出很疼的樣子。葉玲道:‘哎呀,把你這麼好的西褲也弄髒了……’

    孫誠既想著眼前的葉玲,又想著那等車的周玲,於是留下了葉玲的電話號碼和工作單位,放她走了。孫誠於是知道了她叫葉玲。有了這些,葉玲就跑不了。

    孫誠的捷達洗好了,可周玲等的公交車還沒來。孫誠暗暗高興。他上了車,將車開下路沿,開到周玲的面前:‘大姐,我捎你一段吧,’

    周玲早就注意到了這個男人一直在看她。她也打量著這個男人。這男人總體來說還是個青年,大約三十多歲,西裝革履,非常精神,眼見得是一個事業有成的成功人士。

    一直為生活所困,奔波操勞的周玲,見這個有錢的青年對她有意,很自然地就和他對上了眼。孫誠把車開過來,周玲一則確實要趕時間上班,二則也想和這個年輕老板認識一下,於是就上了孫誠的車。她已是老娘們了,也不怕失身什麼的。

    在車上,兩人高興地聊了起來。孫誠知道了周玲的名字,單位和手機號。原來,周玲是一家電信營業廳的營業員。

    孫誠還得去紡織區辦事,第一次見面也不便幹什麼,來日方長,他把周玲送到她上班的高新區,然後開車回頭,往東駛去。

    孫誠駕車經過軍醫大學附屬醫院門口時,看到了老艷婦鄒艷。

    鄒艷,67歲,身高1米67,美貌,大燙發披到後背,穿黑底花色緊身小褂,大乳細腰肥臀美腿,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穿黑色瘦七分褲,肉色褲襪高跟鞋,她那穿著肉色絲襪的大片高高的腳背性感極了。

    孫誠盯著那老艷婦的襪蓮,情不自禁直咽口水。由於堵車,車輛行駛緩慢。鄒艷過馬路,正好從孫誠的車前面經過。孫誠突然將車往前拱了一下,輕輕撞了鄒艷一下,那老艷婦驚叫了一聲,就倒了下去。

    孫誠忙下車,將鄒艷扶上了車,直接將車開到軍醫大學附屬醫院。

    經檢查並無大礙,只是受到了驚嚇。孫誠一把就掏出五千元給鄒艷,還給了她名片,對她說:‘如果回去後身體有什麼不舒服,就跟我說,咱上醫院看。’

    那老艷婦見這年輕人既有錢又豪爽,對自己有那種意思,心裏很高興,她接了錢,道:‘你把我送回家吧。’

    孫誠當然求之不得,於是扶鄒艷出了門診大樓,上了車,送她回家。鄒艷家就在附近一棟普通居民樓裏。她請孫誠坐,孫誠實在還得到紡織區辦事,雖然戀戀不舍,也只得走了,鄒艷請他沒事常來,孫誠高興極了。

    然後,孫誠這才放開車速,向紡織區一路狂奔。

    半小時後,孫誠趕到紡織區。紡織區很大,孫誠在裏面又開了好久,終於將車停在一片新式居民樓前。

    現在的紡織廠,效益都不好,紡織區裏很多女工下了崗,於是自己想法做生意維持生活。有不少性感熟婦進了夜總會和按摩院。還有一些搞餐飲。

    這一片都是新式住宅樓,臨街的一樓都是餐館,按摩院,門臉開在高高的台階上。

    在高高的台階上開著一家米粉館,門口坐著老板娘孫惠雲,她身高1米7,58歲,貌俊美,大乳細腰肥臀美腿,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她穿著灰色套裝西褲,肉色褲襪尖頭高跟鞋,那肉色襪蓮十分標致。

    孫惠雲一條美腿搭在另一條美腿上,襪蓮高翹,孫誠見了,口水直流。他盯著那婦人的肉色襪蓮,一步步走了過去。

    那孫惠雲也遠遠看見一個衣著高檔的男人,於是她也盯著孫誠看,想把他勾過來,進她餐館吃飯。

    孫誠見那老婦看他,受到了鼓勵,他來到台階下,站在那裏,那大個子俊美老婦襪蓮高翹。她見孫誠盯著她的腳看,微微一笑,脫了那只高跟鞋,翹著那標致的襪蓮,那台階有不少層,俊美老婦高高在上,翹起的襪蓮幾乎要送到站在台階下的孫誠嘴裏。紡織區裏的餐飲,有不少是提供性服務的。

    孫誠按捺不住,將鼻子頂在婦人襪蓮上,使勁嗅著那送到鼻下發黑的襪尖。成熟性感婦人醉人的蓮香被孫誠深深地吸入大腦,令他雞巴硬了起來。

    孫誠來紡織區,是來找老情婦王月清的,王月清的家就在旁邊,也開了一家餐館,孫誠正在嗅那老婦的襪蓮,卻見王月清從相隔不遠的她的店裏出來了,孫誠忙直起身子,留下一碗米粉錢,給了孫惠雲一張名片,對孫惠雲道:‘今天有事,改天找你。’

    孫惠雲仍然翹著襪蓮坐著,收了錢,和孫誠道了別。她眼見孫誠朝王月清店裏走去,心想,原來是王月清的客人,看來這小子被自己的襪蓮迷住了,這個有錢人,以後非讓他在自己這裏經常扔錢不可。

    那王月清剛走出店門,焦急地想,孫誠怎麼還不到啊,忽見孫誠走了過來,於是嗔道:‘怎麼才來啊你?’

    王月清,身高1米68,58歲,容貌姣好,高大豐滿白嫩,腳長得清秀白嫩。她經常被她十四歲的兒子和孫誠一起輪奸,這次她被兒子操得懷孕了,孫誠駕車,送她去醫院檢查。王月清也是孫誠來她飯館吃飯認識的,孫誠已經和她兒子輪奸她快兩年了。這是個有錢人的社會,只要有錢,想玩什麼樣的女人都不成問題。

    孫誠開車來到紡織三醫院,等在門口。王月清進醫院檢查去了。

    孫誠等在門口,看著進進出出的人們,這裏的醫院不像城裏醫院人那麼多,三三兩兩地有些人,不是很多,其中不乏性感熟婦。孫誠欣賞著,倒也不覺得等人的乏味。

    這時候,從醫院裏出來母親兩人,母親呂愛玲,1米65,47歲,容貌姣好,剪發,高大豐滿白嫩,腳長得異常秀美白嫩。她穿大開叉灰色長裙,上身穿雪白的襯衣,外面套一件黑色小褂,肉色褲襪奶白色高跟鞋,性感異常;她女兒呂愛雲,26歲,1米64,如花似玉的大姑娘。這母女倆都被呂愛玲的14歲的小兒子呂勇操得懷了孕,來醫院檢查。

    檢查的是個男醫生,動作粗暴,把她們的屄弄得很疼,以至於她們娘倆出來時走路都有點不方便。門口停著不少小奧托車和機動三輪車,車夫們一湧而上,想拉這單生意,紡織區生活水平低,車價已經很便宜了,可娘倆還是嫌貴,不想坐,可是又走不動路。孫誠見勢,主動上前,請她們上車,開車把行動不便的母女送回了家。

    娘倆千恩萬謝。孫誠坐在她們家聊了一會兒。呂愛玲見這年輕人又熱情又有錢,就動了把女兒嫁他的念頭,沒想到後來孫誠把她們娘倆一起都給操了,而且是和她兒子一起輪奸她們。

    孫誠當天可來不及幹什麼,他喝了幾口水,又匆匆回到醫院門口。王月清還沒出來。

    正在等時,孫誠看見馬路對面,母子倆正合力推拉一車,吃力地往前走著。小推車上是幾大袋米面,母親趙月珠,身高1米7,54歲,頗有姿色,身材高大,大乳房,肥臀美腿,腳長得異常俊美白皙,她穿白襯衣,灰色西褲,肉色褲襪高跟鞋,在前面扛著繩拖著小車,兒子在後面推著那輛四輪小推車。那小推車輪子很小,車底板幾乎著地,必須得有人在前面拖著,才能往前走。

    趙月珠的丈夫已經死於她的胯下,她母子相依為命過日子。她也下了崗,還得供十四歲的兒子讀書,生活非常艱難。今天,她弄到了一些便宜的米面,趕緊和兒子趕去,使勁裝了幾大袋,往家裏拉。趙月珠用力拉著小推車,她的的大乳房不住顫動。路邊的男人都盯著看。

    孫誠目不轉睛地看著,心想,我非摸到這大乳房不可。於是,他走上前去,說要幫他們母子送糧回去。

    米面被放到了車裏,趙月珠的兒子自己拉空車回去,趙月珠上了孫誠的車。

    不一會兒,趙月珠的家到了。孫誠幫她把米面都扛上樓。趙月珠忙著為他打熱水擦洗,千恩萬謝,心想:家裏要是有這麼個男人該有多好。

    不一會,趙月珠的兒子趙兵也回來了。他對接近母親的男人有一種本能的反感。孫誠走後,他把母親按倒在床上。

    孫誠的忙當然不是白幫的,後來,他多次和趙兵一起輪奸趙月珠。生活艱難的趙月珠,遇見這樣的有錢男人也不容易,心甘情願地供他百般糟蹋。

    再說王月清,檢查完後,已經是中午一點多了,她和孫誠回她家飯館,吃了午飯,和小她四歲的丈夫打了個招呼,就帶著十四歲的兒子王鋒,和孫誠回淫城市區去了。

    一個小時後,孫誠的捷達車停在市區錦園酒店寬敞的庭院裏,他辦了入住手續,開了兩個標準間。王月清想去商業區轉轉,買點東西。她先補補妝,孫誠先下樓等她。

    王月清被兒子在樓上纏住,半天下不來。孫誠正在下面等著。卻見酒店大堂裏面出來一位性感老婦,此老婦名叫江月蘋,身高1米7,58歲,姿色艷麗,梳髻,高大豐滿白嫩,肥臀美腿,大白腳長得異常秀美白嫩,她穿灰色小褂,大開叉長裙,肉色褲襪奶白色高跟鞋,性感異常。她見孫誠看她,便站在他車前不遠處,像是在等什麼人。

    孫誠坐在車裏,從她長裙開叉裏使勁看她那絲襪美腿,尤其是在她轉過身去的時候,從後面看她的絲襪美腿,更有一種偷窺的快感。

    性感熟婦江月蘋還不時將襪蓮退出高跟鞋,她的大白腳穿肉色透明褲襪,很好看,就在這時,她突然把襪蓮從高跟鞋中退了出來,這時,孫誠發現她的絲襪很透明的襪尖下,那迷人的玉趾在絲襪的襪尖下呈尖形的排列,中間的二玉趾最長最突出,兩邊逐漸往兩側降低排列。

    孫誠最喜歡這樣的腳形了,他不由嘆道,真是蓮中上品啊!因為這樣的腳形穿上漂亮透明的肉色絲襪是非常好看非常誘人的,尤其是絲襪的襪尖部分和婦人玉趾的完美結合,那是眾多蓮迷最喜歡看的。

    性感老婦江月蘋的腳形迷人好看,孫誠正在欣賞她的襪蓮的時侯,她又把高跟鞋穿上了,孫誠以為她不會再脫鞋了,她可能看到孫誠在欣賞她的襪蓮,沒過一會兒,她很自然的把另一只襪蓮從高跟鞋裏退出來,自已低頭看自已的襪蓮,還不時的把襪蓮的腳尖勾起來看,不停地翹動她那迷人的玉趾,彷彿是在向孫誠展示她那迷人的襪蓮,好像是在說:我的腳美嗎?是不是很想聞啊?

    江月蘋不斷翹動玉趾,然後她又把襪蓮伸到高跟鞋裏,一會又退出來。看到她這樣的把襪蓮伸進伸出,在孫誠眼前不停地換姿勢,好像她脫掉高跟鞋是非常自然的事。孫誠真的受不了啦,有了一種衝動。真是太誘人了,她真懂男人的心理啊,孫誠真想上去捧著住她那迷人的肉色襪蓮狂嗅狂吻,這位性感老婦的襪蓮真的是太美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孫誠按捺不住,上前認識了她。後來的日子裏,他終於可以和她兒子一起盡情狂嗅她的襪蓮……

    就這樣,在四月的第二個星期一,孫誠遇到了九位性感老婦共十八只襪蓮。

    當天夜裏,在酒店裏,王月清被她兒子和孫誠奸得死去活來。

    第二天晚上,孫誠帶王月清去吃涮肥羊。涮肥羊在淫城開了不少家,規模都不小,今天他們去的這家特別大,僅一樓就有一百多桌,還有二樓三樓數十個包間。

    一樓用餐大廳前方是一個大舞台,可以表演節目,大廳上面直達樓頂,二三樓的包間圍在周圍,包間裏的客人可以憑欄觀看節目,像以前的舊戲院一樣。

    七點半,節目準時開始,主要是趙玲等十五位性感老婦表演脫衣舞,她們皆貌俊美,身高一米七五、七四,年齡從58歲到68歲不等,大乳房,高大豐滿白嫩,大白腳都長得異常秀美白皙,她們脫得只穿著肉色褲襪和奶白色高跟皮涼鞋,晃動著大乳房,她們還可以到二三樓的包間為客人單獨表演並提供性服務。

    另外表演節目的是十位民族唱法女歌手,她們年齡都在四五十歲,身高約一米六五六四左右,都頗有姿色,美腿秀足,穿大開叉旗袍,演唱《越來越好》之類的歌曲。她們也去包間為客人提供特殊服務。

    這二十五位性感熟婦五十襪蓮還當眾表演與公羊交配。

    淫城這些家涮肥羊涮的都是秀美母羊,而且都是被客人蹂躪致死後然後再做成涮肉。公羊的數量不多,專門用來表演操性感熟婦,當眾與性感熟婦們交配。有些變態客人專愛吃母羊的屄肉。

    孫誠和王月清母子在三樓的一個包間,他點了脫衣舞娘趙玲上來。那趙玲,68歲,身高1米75,貌俊美,高大豐滿白嫩,大乳房,大白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

    她只穿了一付肉色褲襪,穿著奶白色高跟皮涼鞋,走進包間。

    王月清此時已經被扒得一絲不掛了,被她兒子王鋒按在一邊的沙發上,張開兩腿,正在被兒子舔屄。

    孫誠和王鋒都是酒足肉飽,面紅耳赤。孫誠拿著攝像機,拍攝著王月清被兒子玩弄的香艷場景。

    趙玲關好門。護欄處也有窗可以關上,但有的客人不關,大廳裏到處回蕩著女人和母羊的慘叫。

    王月清他們包間的窗也沒關。

    孫誠一邊拍攝,一邊衝趙玲嚷嚷著:‘大姨,快看,兒子玩媽!’

    趙玲微微一笑,在淫城,母子亂倫並不少見,她自己就一直與兒子交配。

    孫誠把攝像機交給趙玲,讓她繼續拍攝,他自己則跪在趙玲腳下,俊美老婦趙玲靠牆站著,一邊拍攝,一邊擡起一條美腿,把襪蓮送給孫誠。

    孫誠扒掉趙玲的高跟皮涼鞋,捉了她那精美襪蓮,使勁嗅那發黑的襪尖。趙玲襪尖那醉人的異香,令孫誠獸性大發。

    他接過攝像機,命趙玲脫掉褲襪,趙玲擡著一條美腿,慢慢脫掉褲襪,孫誠覺得她脫絲襪的動作極為性感,他用攝像機都拍了下來。

    然後,他又把攝像機交給趙玲,命她繼續拍攝王月清被兒子玩弄的情形。然後,他跪在趙玲腳下,捉了她的秀足,百般吮吸撕咬她的玉趾。趙玲被弄得又疼又癢,不時發出驚叫,她的驚叫聲也被攝像機錄了進去,使得王月清被兒子蹂躪的錄像更加刺激。

    趙玲看著王月清被兒子蹂躪,想起自己被十四歲兒子蹂躪的情形,再加上玉腳被孫誠吮吸,濃濃的淫汁忍不住不停地從胯下流出。

    再說那王月清,被兒子按在沙發上,張開兩條美腿,亮著屄眼,被兒子舔屄舔得她嗷嗷直叫,淫水四溢。

    王鋒把涮熟的母羊肉,放到母親的屄裏,蘸飽她的淫水,然後吃掉。王月清的屄被燙得有些癢又有些疼,她忍不住不停地叫喚,淫水直流。

    整整兩盤母羊肉,王鋒都是這麼吃的。王月清一直在叫喚。母羊肉只是有些燙,當然不會把王月清的屄燙傷,但也燙得她有些受不了。畢竟是嬌嫩而飽受摧殘數十年的老屄啊,如何再受得了兒子如此摧殘呢?

    吃了飽蘸母親淫水的母羊肉,王鋒雞巴硬得厲害,獸性大發。他掀起母親兩條美腿,挺起粗大的雞巴,狠狠捅入58歲母親的老屄。

    身高1米68的王月清,高大豐滿白嫩,一絲不掛,如同一頭大白羊,倒在沙發上,雙腿分開,亮著屄眼供兒子奸汙。

    王鋒站在沙發前奸汙母親,他的動作頻率不是很快,卻非常狠,每次都直搗母親子宮,他每狠搗一下,母親就尖叫一聲。

    王月清的兩只大白腳舉在兒子眼前,隨著她被搗入的節奏不住晃動。王鋒哪裏受得了如此誘惑,按捺不住,捉了母親一只大白腳,貪婪地舔著母親那精美白滑的腳後跟,舔她那深彎而敏感的白嫩腳心。王月清被兒子奸弄得屄痛腳癢,忍不住叫個不停,淫水越流越多,熱乎乎地,王鋒的雞巴被浸潤得更加粗大堅硬!

    王月清白嫩的大乳房不住地晃動,那兩只大如葡萄的褐色大奶頭子直直地撅著,像是等著男人去咬她們。

    王鋒按捺不住,低頭咬住母親的大奶頭子,同時把粗大雞巴使勁頂住母親的子宮。這小子十四歲,身高1米65,卻人小鬼大,雞巴特大。王月清受不了兒子的大雞巴,也受不了奶頭被撕咬,疼得她尖聲慘叫起來!

    聽到母親的慘叫,王鋒再也憋不住了,他心裏一癢,禁不住精液狂奔,直射母親子宮深處!

    射了精的王鋒意猶未盡,把哭泣的母親拖到涮鍋旁邊的椅子上,迫使她躺在椅子上,頭朝下,雙腿高舉,搭在桌邊,她的臉則懸在椅子邊。

    王鋒把雞巴塞入母親嘴裏,命她把他雞巴吮吸幹淨,然後把雞巴頂在母親臉上,同時把一片片涮熟的母羊肉用筷子夾著塞入母親屄眼裏,蘸飽母親的淫水和自己的精液,然後送入母親嘴裏讓她吃下。他一邊這樣做還一邊說:‘媽媽,操了你半天,您辛苦了,也該再吃點肉啦!’

    王月清的大白腳就舉在王鋒眼前,王鋒按捺不住又一口吞下母親一根翹起的大玉趾,貪婪地吮吸著。王月清屄燙腳癢,不停地哭叫。

    品嘗著母親玉趾的美味,聽著母親的哭叫,王鋒的雞巴再度硬起。他先是口含母親大玉趾,把雞巴往玉腿高舉的母親的嘴裏亂捅,捅得母親不住嗚咽。在母親嘴裏,他雞巴更硬更大。

    然後,他把母親抱到沙發上,命她臉朝裏,撅起肥白屁股,跪趴著,屄眼向後朝外敞開。

    王鋒覺得母親真像一頭大母羊,他挺起大雞巴從後面再度捅入母親的屄眼。性感老婦王月清早就被兒子操得渾身無力,她埋頭在沙發裏,撅著屁股,被兒子操得不住哭叫。

    王鋒把魔爪伸到母親身下,狠狠抓住母親的大乳房,同時把粗硬的雞巴使勁頂住母親的子宮,王月清疼得失聲慘叫!

    ‘疼……疼呀……疼死媽媽啦……小鋒……你輕點抓呀……輕點頂呀……疼得媽媽……受不了呀……’王月清疼痛難忍,向兒子苦苦哀求。

    旁邊的孫誠嘴裏含著性感老婦趙玲的大玉趾,含糊不清地提醒道:‘王鋒,別把你媽玩死了!’

    王鋒這才松了手,從媽媽屄裏退出雞巴。他低下頭,開始舔媽媽屁眼兩側細密的肛毛,然後細細地舔媽媽精致的屁眼,王月清跪趴著,撅著屁股被兒子舔屁眼,又忍不住癢得叫了起來。

    王鋒在媽媽屁眼塗滿口水,然後直起身,挺起粗大的雞巴,緩慢而堅決地頂入母親的屁眼。

    王鋒雞巴太粗,王月清實在有些受不了,忍不住哭叫起來。

    王鋒拿起母親脫在沙發上的肉色褲襪,使勁地嗅那發黑的襪尖,母親那成熟性感婦人的醉人蓮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腦,令他獸性大發!

    王鋒拚命將粗大的雞巴朝母親屁眼深處裏狠頂,王月清的精致屁眼快被撕裂了!她痛苦地發出淒慘的哭叫!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